New Journal:「入流亡所」;基因決定我愛你?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2007/07/02 06:30PM

 

2007/07/02 Mon, sunny, indoor 26.0°C A/C 何謂夢?何謂幻?如何定義?

何謂夢?何謂幻?如何定義?

某日師問徒:何謂夢?何謂幻?如何定義?佛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做如是觀』你們都比我還會背,說說看或者說說內心的感觸亦可。
徒:默然……
師說:如果都說不出那不是都白學的嗎?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這些不是用來想的或研究的,它是一種內心深深的感觸,有了此內心的感觸,才能轉化習氣,否則都只是嘴巴說說沒用的。(「隨師行記 2」)

一直惦著這個「何謂夢?何謂幻?」,如果問我這個主修夢的,我該如何答?本來我想說:夢我知道,夢跟幻我分不出來,或我還沒有能力辨別這兩者。昨天我有一個感想,拿人生在世而言,五十年後我還會在這嗎?五十年後我從這個地球上消失了,這個會消失的「我」是幻,然後問我的上師也不在了,他也是「幻」,「那我幹嘛要回答你。」但也不是沒有道理:所有現象都是幻。具體一點講,睡時所見是夢,醒時所見是幻,兩者別無二至。

 

事情總是這樣剛好,稍早讀《圓覺經略說》解釋到如夢如幻:

我們學佛經常講一切如夢如幻,普通都把夢與幻當成比喻,形容人生如夢。實際上,夢幻是一個實際的境界,如果你仔細研究,這裡面就有方法。在佛法裡有夢成就的修法,控制自己的夢,要自己作夢就能作夢,要不作夢就不作夢。要把自己的精神訓練到這個地步,很不容易,一般人都做不到,作不了主。經過正式修持的人,是可以做到的。做到了以後,要修轉變夢,你能不能做到?在夢中知道自己在作夢,這一步已經很難了。

一般人在夢中不能作主,也不知道有夢。若能在夢中能夠作主,修行則有點像樣了。再進一步,開眼作夢,對於現實生活中的喜、怒、哀、樂,以及是、非、善、惡,這些與你都不相干。然後再把夢幻境界空掉,此時看整個世界則是清淨、光明,不是說說理論而已,必須這樣修行才有把握。

我剛才講的是「夢」話,「圓覺經」這裡講的是「幻」,夢與幻不一樣。夢是睡眠時理性不作主所產生的。幻則指清醒時,例如沙漠的海市蜃樓。佛法中有修夢成就法,也有修幻成就法。如現代的催眠術,也是夢幻修法所演變出來的。如果修夢幻法不當,很容易走入催眠境界,也很容易變成精神分裂。

佛說有些菩薩只修幻觀法門,得到佛的感應,自他的力量合一,心物的力量合一,可以「變化世界」,也就是說有神通了,產生種種作用。(《圓覺經略說pp. 307-308

除了海市蜃樓,南懷璟似乎沒有進一步講解「幻」,只說:「除了夢幻觀的修法外,另外就是透過理性的認知,瞭解我們的人生是虛幻不實的,」他強調:「真正的修持不是什麼觀、什麼法,而是用智慧觀察一切如夢如幻。」知道是幻後,不執著、不沾染,隨它來去,「反正是假的嘛!不要太認真,不受這些現象欺騙。」(pp. 310-311

 


  2007/07/03 05:52PM

 

2007/07/04 Wed, sunny/cloudy, indoor 26°CA/C 「入流亡所,進入法性之流」

 

「圓覺經」提到至靜:

「楞嚴經」裡有觀世音菩薩的聲音入定法門,「初於聞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動靜二相,了然不生。」聽一切聲音,聽自己唸佛的聲音也好,聽汽車的聲音也好,聽自己的呼吸也好,聽!聽!聽到「入流亡所」,進入法性之流,「亡所」,所聽的聲音不見了,「所入既寂」,聲音寂滅了,清淨到極點,然後,動相,一切的聲音;靜相,沒有聲音;「動靜二相,了然不生」,了然無礙,一念不生。(《圓覺經略說p. 315

還記得我 2003 年修完靈氣後,又去上王靜蓉的直覺能量課。兩週末課中間她主動要求我來給她能量閱讀治療以便當作隨堂案例,結果當我躺在床上呼吸逐漸沈緩身體十分放鬆下,我聽著窗外的鳥聲和一點點的車聲,聽著聽著,一剎時「所聽的聲音不見了」,我置身一廣袤無邊地帶,「清淨到極點」,與出體到無偽裝地帶十分接近,我感覺不到肉體,也感覺不到靈體,「一念不生」還沒辦法,因為念頭一生這個神祕神奇經驗馬上就結束了。是不是「無限」不重要,有沒有「恩寵」也沒感覺,「入流亡所,進入法性之流」,確實不虛。

 


  2007/07/04 05:52PM

 

2007/07/05 Thur, sunny/cloudy/raining, indoor 27.8°C (開除濕)作明佛母的故事

 

密宗裡被視為「愛情如意佛」的咕嚕咕咧佛母,又稱為作明佛母,其誓願是解決眾生情愛的煩惱 ,再令眾生由情愛中了悟自性的清淨想到作明佛母的故事,有一些感悟:

在古印度有一 個國家,這個國 家的國王名叫俱生王(藏語:臨 吉哲及)。王妃失去了國 王的寵愛,心堳D常的失落痛苦,如梗在喉, 輾轉反側 。終於有一天王妃找 來了自己的心腹侍女,對 她說: 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到各地尋找能讓國王回到我身邊 ,繼續寵愛我的方法。侍女 對王妃非常的忠誠 ,於是馬上出 發到各地去尋 找方法。

有一天,侍女到了一 個販賣繩線集市,遇到了一位身體的膚色都是深紅色的女人, 這個女人長 得十分美麗,以至於所有 見到她的人都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跟著 她走。這個女人 給了侍女一件東 西,對侍女 說:將這個東 西給國王吃,一切的問題都會圓滿 解決的。但是後來 王妃她想,把一個來 源不明的東西 隨隨便便就交給國 王吃,這似乎並不恰 當,於是王妃並沒 有將這個東西 給國王吃,而是將 它扔到了王宮附近的一個小湖堙C

奇怪的事情 發生了,這個 小湖本來是一個很普通的湖,但是在王妃把 東西扔到湖堶悼H後,各處 的很多的龍王,受 這個東西的吸引,都來 到這個湖堶情A聚集在一起。 這些龍 王很歡喜, 為了感謝 王妃,就用神通力加持這個國王。由於受了龍王神通力加持的原因,在 當天晚上國 王莫名其妙的想念起了這王妃, 馬上回到了王妃身邊 ,一步也不願意離開。

國 王對自己 內心的變 化很奇怪,就問王妃:我本來已經 不再愛你了,但是不知道 為什麼,我突然對 你生起了愛意,而且如此的 強烈,讓 我一步也不能離開你。 王妃原原本本的將 事情的經過全部告 訴了國 王。

國 王找到那位深紅膚 色的女人,並要將她請到宮 中。國王確定 這個女人就是真實 的作明佛母真身。於是,國王拜倒在女人面前,向她求法,女人 詳細的向國 王圓滿的 傳授了作明佛母的各種修法。通 過修持,國王獲得了世 間和出世間 的兩種成就 ,國王本身也成 為人 間的第一位上 師。

——引自阿知仁波切傳授的《作明佛母自生如願所成誦修儀軌》略釋

這裡有四個轉折點,A、王妃曾得到國王非同一般的寵愛;B、王妃失去國王的寵愛,國王也說:「我本來已經不再愛你了。」這使王妃非常痛苦失落;(最重要的)C、王妃將妙藥倒入湖裡,意外利益龍族;D、龍族報恩加持國王,國王「恢復記憶」重燃愛火。

 

王妃為什麼沒有將神奇妙藥給國王服下?女人要的愛不是用強的、求的,假借外力的,那沒意思。請了解「加持」的意思,那是 enhance 不是 createcreate 是原來沒有,enhance remind and refresh。但為什麼最後成就的是國王不是王妃呢?可能是浪子回頭金不換,他的起伏變化不下於王妃,或者說只要能生聚教訓,慧眼識出其中佛法的奧秘與轉化的契機,通過精進修持,終得成就。同理,若王妃也循國王的領悟同時修習,其結果也是一樣的。

佛經很有意思,你說佛法是科學呢?還是宗教呢?例如楞嚴經講到明心見性的問題,有七處徵心、八還辨見,非常科學,非常合乎邏輯,但是,到了中間講到修行的問題,佛告訴我們要唸一個楞嚴咒,還要佈置一個壇場,這不能拿科學來解釋了。圓覺經也是這樣,以上所講的道理都非常透徹,非常解脫,分析得非常清楚,非常科學。可是,到了這裡,就是宗教了。

佛說若有菩薩以及未來末世的眾生要依此法來修的話,先有個準備工作——當持梵行,先修清淨行,清淨行就是持戒,中國文化所謂的齋戒沐浴就是梵行。齋不是吃素,齋是齋心,也叫心齋,嚴格地反省自己、克制自己,達到莊嚴、聖潔、清淨。持就是拿著不能放掉,為什麼叫修持呢?就是有個方法可依,而且不能放棄。(《圓覺經略說p. 339


2007/07/06 Fri, cloudy/raining, indoor 25.9°CA/C  基因決定我愛你?

 

台灣有個自立真佛宗、自稱「活佛」的盧勝彥,主力即在咕嚕咕咧佛母,網路上找來找去咕嚕咕咧的資料都是出自真佛宗,還有修行儀軌,但咒語首重傳承(從誰來的,他又是誰傳的,即便只是網上聽聞 mp3, wmv 也一樣)。 有一則盧勝彥弟子修咕嚕咕咧的故事:A 女弟子心儀男師兄,回家猛修咕嚕咕咧,男師兄也回家猛修,不過對象不是她是 B 女。一天盧勝彥跟咕嚕咕咧佛母聊天,說怎麼辦呢這樣有衝突,咕嚕咕咧佛母兩手一攤說我也沒輒。後來男師兄如願娶得 B 女,A 女憤而搗毀「圖摩」,再也不信盧勝彥,盧勝彥感到三角戀情神力難張,便說了這個故事。這算哪門子咕嚕咕咧?修者算哪門子修行人?那是下流手段,跟下蠱迷姦沒兩樣。

 

Y 說最近認識台大特異 ESP 功能社的大學生,去聽該社主辦的胡因夢關於她翻譯的一本新書《業力、占星與轉化》的演講 。作者阿若優所介紹的占星學從土星及三顆外行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的運行,讓人了解今生的生命藍圖。他認為宇宙會製造一些機會讓我們學習最需要突破的心靈功課。「宇宙」是誰?

         業力 ( Karma )的概念本是奠基於兩極現象之上的,宇宙藉著這個律法才能維持平衡。這種平衡狀態並不是一種慣性,而是不斷地在動、在變化中的平衡性。這個概念之中有一種假設,那就是個人的「靈魂」(某些學派所說的「存有」)裡面有一種因力,會逐漸形成一種「果」,而引發這個過程的本能就是「意志」。這整個因力現象的結構便是所謂的「欲望」,欲望可以看成是用意志力來引導個人的能量,然後將某種衝動或想法示現出來。

由心念打造成的手銬

      如同牛頓機械定律與現代量子物理學的顯明對比,業力法則似乎也比恩寵法則的層次粗淺許多。按照艾德加•凱西 ( Edgar.Cayce )的說法,一個人如果能敞開自己與內在的「基督意識」(Christ Consciousness )連結,那麼因果律就會被恩寵法則取代。所謂的「基督意識」指的就是人類經驗中的那個如如不動的一體性,它不是在二元對立的運作層次裡發生的,因此我們若是接受了艾德加.凱西的恩寵法則概念,就會發現業力法則並不是我們生命最底層的驅力。凱西本人曾經說過:「人類的每一世都是過去所有轉世的『我』之總合。」「過去所造作的一切,不論好壞,皆包含在目前這一世的機會裡。」  

      在佛教傳統裡,解脫道與心靈修持最終的目標就是「涅槃」,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業力之風不再吹襲了」。換句話說,唯一能夠讓心靈有所進展的便是覺醒(「佛」的意思就是「覺者」),或是把意識提升至超越幻覺或業力的層次。從這些教誨中我們可以得知,對治業力最根本的方式就是超越它。(《業力、占星與轉化》)

最近有部國片《基因決定我愛你》,描述「為了愛情,吃藥更改基因與習性,產生意想不到的結果」,其概念所建立的因果關係,假設「因」全出在肉體的基因身上,因此改了「因/基因」便改了果。南懷瑾說到:「『因』是前面一個動機;只要前面一動,連鎖關係就來了,就是緣。因緣的連鎖關係如何來的呢?自己來的,無主宰,不是他力,也非自然。」(《圓覺經略說 p. 262

 

「不是他力」說的是「宇宙人生一切的事物乃無主宰,並不是閻王主宰了你的生命,也不是上帝主宰你的命運」,當然也不是宇宙幹的;「也非自然」說的是,「不是唯物所變化」,基因是唯物,也不是基因所能變化。改了「基因與習性」,連鎖關係的結果何以「意想不到」呢?原因是「一切萬有的生命和事物乃因緣所生」,基因與習性雖也隸屬因緣之力,但因緣親疏有別。

親因緣

因緣又分親因緣和疏因緣的差別,什麼是親因緣呢?自己的起心動念所作所為,例如一粒麥子,在那裡擺久了,它自動會起變化,非他力。但是,與他力也互相關聯,親因緣是由過去的的時間、空間和自我的累積,所帶來的種子。種子生現行,種子又變成未來的種子,循環不已。

疏因緣

什麼是疏因緣?增上緣與所緣緣以及無間緣是屬於疏因緣,例如我們生命的來源,必須由男性的精蟲和女性的卵子相結合,再加上精神體(投胎的那個)三緣合和而成,此三緣是親因緣,精蟲和卵子中所帶來父母的遺傳是增上緣。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風氣的影響,這些因素乃屬於增上緣。習性和遺傳以及教育和當代思潮,種種因素加起來,形成了主觀的思想意識,與別的人和事物發生牽聯,相互影響,這就是所緣緣。如此循環不斷,永遠沒有間斷地轉,叫做無間緣。(pp. 262, 263

習性和遺傳(基因)不過是疏因緣,影響所及不如自己的起心動念、所作所為。「如果要了生脫死,不受這連鎖性的生命力量所束縛,必須要切斷此因緣的作用。」(p. 263)「所謂涅槃就是把生命回歸到原來的地方」,可以不在受業力之風所所吹襲;「找到了這個生命的本體,叫做無上正等正覺。」(p. 265

 

至於唸咕嚕咕咧佛母心咒,若算是親因緣(自己的起心動念),則非他力,得在過去的的時間、空間和自我累積而成的種子裡去找、去發芽了。

 


  2007/07/08 06:28PM

 

2007/07/07 Sat, sunny, indoor 25.9°CA/C愚行與戲論;寂靜的知識

 

昨天終於有機會可以讀《The Mahasiddha and His Idiot Servant》。這個 Idiot 說的當然不是指作者 John Riley Perks 很笨,雖然他小時候成績是 X(從 A 開始),曾被判定為 retarded,但後來唸了放牛班有兩三門課也得了 BIdiot 是愚行的意思,南懷瑾說:「悟了道的菩薩們一切都在遊戲中,宣揚佛法度眾生也只不過是遊戲而已。」(《圓覺經略說p. 281

 

「控制下的愚行」說的是智者,當然也就是悟了道的菩薩,而不是我們這一群 idiots 愚者的行為,隨隨便便拿來自我解嘲。佛法中有一個名詞很接近唐望愚行的說法,叫做「戲論」;「控制下的愚行」(controlled folly註一不是愚行,而是「離戲」,離開了戲論,便是智者。

奢摩他(止)修法有四個原則,第一步是求得「專一」,止於一點(唐望說的注意力)。第二步驟是「離戲」,離開了「空」的境界,離開了「有」的境界,離開了「非空非有」的境界,離開了「即空即有」的境界,這叫做「離戲」,戲論就是說笑話。達到了「空」的境界,不要以為了不起,不要以為「空」就是道;「空」是戲論、笑話,「有」、「非空非有」、「即空即有」這些境界都一樣是笑話。離開了這些笑話,算不算「寂靜」?還沒有。接下來,第三步是「一味」,在靜中,在動中,始終如一,始終不變,不受外界環境的干擾,也不受內心情緒的干擾。第四步是「無修無證」,不須用心作功夫,也不認得什麼道。到此階段,才是「寂靜」,這才是大乘的止。(《圓覺經略說p. 287

「寂靜」為何如此重要?南懷瑾說只要心靜下來,就可以得「知」——「這個『知』它本身沒有雜念妄想,它猶如虛空無量無邊」(p. 288),叫它是佛、道,「圓覺」都可以,唐望稱它「寂靜的知識」(The Power of Silence)。《寂靜的知識》封面上書:「每個人的內在都隱藏著巨大而深沈的寂靜知識,我們可以直覺到。唯有使自我的迷執與依恃層層崩解,才能將一切還諸本來面目。」所以年初留言版大陸訪客說唐望做夢訓練目的跟佛教夢瑜伽「恢復本來面目」道不同不相為謀這點,我實在找不到巫士做夢與夢瑜伽這兩者有任何「風馬牛不相及」之處。

一修:曉蔚想要向敏林赤欽拜師學法,大約主要是沖著「睡覺法王」這四個字,而非對其教法有所了解而如此決定。

根據一修的推測,如果曉蔚真的心想事成拜「睡覺法王」為師,接受傳法後也會失望,因爲佛教的夢修法在原理上與巫術夢修法是不一樣的。一修對格魯巴的教法聼說過一些皮毛,但是對寧瑪巴的教法則近乎無知,但是可以推斷,睡覺法王的教法是以「大圓滿」的見地為指歸,而睡眠夢修只是手段——在夢中識別融入本初淨光的手段,而所謂的本初淨光並非神祕的東西,只是「事物本來的樣子」(這裡的事物並不是指「客體」,因爲能、所的虛妄對立已經消解),這個樣子可以用「空」、「樂」等神祕深奧的術語來形容和解析;而巫術中的做夢則是在能量層運作,其功用不是爲了看見佛教意義上的「事物本來的樣子」(巫術中雖然在做夢時「看見」能把一切還原為能量,但這個能量是客體化的),而是為了控制意識,使意識轉移,首先是在濁體(肉身)和精體/魂魄體/星光體(做夢體)之間反復轉移(這也是為什麽一修不喜歡「出體」這個詞,因爲根本沒有什麼體好出,只有意識移動後使用不同的媒介),以及在精界(能量世界)的不同位置,以便聚合點攜帶意識之光遍歷整個能量繭步入第三注意力。

換一種説法,佛教夢瑜伽要打開的做夢關口和巫術要打開的做夢關口風馬牛不相及。(2006/10/31

 

Akhaldan:大圓滿上師們說:「在夢婸{識夢,不是了不起的事;在夢婸{識明覺(Rigpa)才是重點。」一修說得對,您去找敏林赤欽恐怕會失望的,因此他要教授的與您要學習的或許是兩件事。

我一位在青海駐山的上師曾對弟子言:「當你們在睡覺時,也能覺察到40米外的落葉,那時再說是我的弟子。」 我不是想說您的實踐不好或不對,但它與藏傳佛教的夢瑜伽的見地,完全不是一回事。(2006/11/13

關於上面兩位的評論我還是沒看懂,還沒親證就加以辯證。唐望教誨中訓練門徒三種專長:意識的控制(經驗神祕範疇)、潛獵的藝術(不同知覺改變「客觀」世界)、意願的控制(人類領域之外的境界),卡斯塔尼達坦承:「目前我所寫的一切都是唐望如何教導意識控制的報告,我尚未描寫潛獵的藝術及意願的控制。直到現在要我描寫,甚至思索潛獵的藝術及意願的控制,都是不可能的。」(《寂靜的知識》p. 25)換言之,前九本唐望故事當中只講到第一種專長即意識的控制,其中做夢的藝術各關卡是用來教導移動聚合點的必要步驟。唐望對於潛獵與意願之教導,須建立於意識控制的基礎上。說這些書或意識的控制即代表全部的唐望知識體系,不免有點草率。

巫士做夢目標

(唐望)巫術(包括做夢的藝術)的目標是達到一種完全的意識狀態,經驗所有能被人類經驗的知覺可能性。這種意識狀態甚至提供了另一種取代死亡的歸途。(《寂靜的知識p. 24

 

夢瑜伽目標

(夢瑜伽)清明夢境經驗,對於覺悟之道會有相當大的助益。這些代表著你正在發展你的無限潛能的可能性。當我們經由傳承與教法認證了潛能,就會得到真正的解脫。解脫的意義為進入我們的本來面目。有修的行者死亡後,他們會具有解脫的可能性。對於那些臨死時沒有這種了悟能力的死者而言,他們會再次重入輪迴。(《夢瑜珈》pp. 226-228

「做夢的藝術」好比「夢觀法」,「潛獵的藝術」好比「幻觀法」,「意願的控制」則是「修行到一切如夢如幻的時候,真空要生出妙有來,所謂『性空緣起』,在空的境界裡自己起觀,觀出東西來」(《圓覺經略說p. 293)這完全是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的修行。「意願」已到達所謂的生起次第,透過唐望所謂「打破自我反映之鏡」、「走向完美無缺」兩樣條件,生起什麼呢?現在真空要生出妙有來了。南懷瑾說:「修行真到達了此一地步,可以在一念之間(意願),把自己變成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不只是想,而是真的,別人看到的不是你,而是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p. 293)當然你想成為「變形金剛」也行,端賴你的意願而定。

 

我們來瞧瞧卡斯塔尼達變十呎(300cm)高巨人這段:

唐望說:「你要踢起灰塵,彷彿你是個十呎高的巨人。」

我的表情一定很愚蠢,唐望笑得全身抖動。

「用你的腳踢起灰塵,」他命令我,「感覺巨大而笨重。」

我試了一下,立刻感覺沈重。我開玩笑說,他暗示的力量非常強烈,我真的感覺巨大有力。他斷然地說,我的巨大感覺不是由於他的暗示,而是聚合點移動的結果。

他說古代人會成為傳奇,是因為他們知道寂靜知識中移動聚合點的力量。巫士有限地重掌這古老的力量,藉著移動聚合點,他們能控制他們的感覺並改變事物。現在我靠著感覺巨大有力來改變事物,如此的感覺作用被稱為意願。(《寂靜的知識p. 232


2007/07/08 Sun, sunny, indoor 25.1°CA/C  「今日之我非昨日之我。」

 

詹杜固仁波切說那時在印度甘丹薩濟寺,有人要幫他畫唐卡(按:以彩繪或堆繡而成的本尊像,一般多裝裱於彩色錦鍛所製的布框之中。) ,他拜託畫者千萬不要把他畫得太胖,但男本尊神尤其是憤怒尊都是一攤橫肉,結果畫出來真的一點都不意外。 南懷璟說:「人生一切都是幻化,眼睛所看到的都是幻化,我們自己也是幻化,今日之我非昨日之我,諸行無常。」(《圓覺經略說p. 293)所以舊照片中我的皮膚細胞全都換過不知幾輪了,那截頭髮也不是我頭上正頂的這些,「佛說一切大乘道的菩薩從此幻觀開始修」,要從「這個能夠知道幻化的、能夠起幻觀的、與幻化並不相同的」這裡去體會(p. 295)。

 

以下是我覺得「圓覺經」最重要的一段話:

善男子,若諸菩薩悟淨圓覺,以淨覺心,知覺心性及與根塵,皆因幻化,即起諸幻,以除幻者,變化諸幻,而開幻眾,由起幻故,便能內發大悲輕安。

一切菩薩從此起行,漸次增進,彼觀幻者,非同幻故,非同幻觀,皆是幻故,幻象永滅。

為什麼要「即起諸幻」呢?「以除幻者」,以幻除幻,以楔出楔。例如唸佛,因為念頭太多,用唸佛號來除掉念頭,其實佛號也是妄念,以妄念除妄念。

「變化諸幻,而開幻眾」。修行者必須「性空緣起,緣起性空」,空中可以生起妙有,妙有又須化空,空有之間,任運自在,「變化諸幻」。我們是幻眾,不信,八十年後一定沒有你了。像釋迦牟尼佛就是「變化諸幻,而開幻眾」,講了那麼多佛法,留下不少經典,他自己也是幻化。

「由起幻故,便能內發大悲輕安」。因為菩薩明白眾生是幻,所有一且均是幻化,不執著幻化,不為幻化所困,而能起幻。救度眾生,這是幻行,大慈大悲之心。( pp. 289, 294

「彼觀幻者,非同幻故」,這個能夠知道幻化的、能夠起幻觀的、與幻化並不相同的,要從這裡去體會,注意!這是傳大法唷!

「非同幻觀,皆是幻故,幻象永滅」。再進一步,把那個能知道的也把他拿掉,因此一切幻象永滅。(《圓覺經略說p. 295


  2007/07/09 06:54PM

 

2007/07/09 Mon, sunny, indoor 25.8°CA/C真空生出妙有來

 

天界眾生都有千年壽命,何況兩眼相視、意念一動就生出小 baby 了。我想起「隨師行記 5」裡有段:

感動-衝動-好動與勞動

某日師邀徒明年一起去西藏。
徒說:我現在有兩個小孩沒辦法去。
師於是說:一時的感動結了婚,耐不住的衝動生了第一個小孩,不斷的好動生了第二個小孩,結果換來的是一輩子的勞動。

要看的書籍資料很多,《菩提道次第廣論》有三十五萬字,B5 size,總頁 834,是我在博客來意外看到進口簡體書最後一本買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是宗喀巴大師所著,他創立了藏傳佛教的格魯派。

「先修奢摩他(先修止),次修三摩缽提(三摩地,再修觀),後修禪那(思)。」西藏密宗的黃教就是走這種修持路線。西藏的達賴和班禪,都是屬於黃教宗喀巴大師的法系。所依據的經典是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和「密宗道次第廣論」。(這兩本我都有。)

真正學密宗的話,差不多七、八歲就出家接受教育,專門研究佛學,到了二十幾歲要接受考試,就是說佛學的學問成就了,慢慢才開始修加行,先修拜佛、懺悔……等等,到了中年,才正式修學觀法,而能夠有所成就,已經四、五十歲五、六十歲了。(所以詹杜固四十歲時才到馬來西亞弘法。)這是密宗正統的修法,不是拿點水在頭上滴一滴,灌了頂了,會唸個咒子,哦!我學密宗了,開玩笑!真正學密要先瞭解教理,每一個理都要懂,每一個理都要想透。經過修證,這樣才能發起寂靜中的智慧。(也就是寂靜慧,等同唐望「寂靜的知識」。)(《圓覺經略說p. 318

唸書有什麼難的,書給我,不怕唸不過那些自小出家的,只怕栽在「文字障」上——我指的是文字本身的隔閡,因此手邊這本《菩提道次第廣論》( Lam-rim)是早先文言文版的現代語譯本。唐望故事說到《寂靜的知識》就沒下文了,一則唐望這個師父走人了,二則卡斯塔尼達自己沒悟出來,不然他也不會病逝了。藏密則還有下文,寂靜慧只是初步,南懷璟說:

寂靜慧有了基礎之後,再修觀想。修觀想也不容易,你坐在這裡,或走在路上,隨時感覺到菩薩就在前面,在意境上完全看得見,乃至身心與菩薩完全合一。當然,自己知道,進一步,使別人也看到你有特殊的現象,這是「復現幻力」,達到幻觀成就,心力的作用呈現出來,那麼,自己也感受到各種境界的變化。

以密宗來講,到這一步是初步的成就,叫做「生起次第」,本來沒有的,在空地上,建起房子來,這是心力堅固所造成的,產生種種變現,近於神通,這是屬於緣起,也是妙有。由此再轉入圓滿次第,本來無中生有,等到有修成了,再歸於無,再把它空掉,徹底的空了。這是宗喀巴大師所創黃教走的路線。( 《圓覺經略說p. 319

人也是心力所造,南懷瑾要我們問自己,「例如牙痛,疼痛的感覺是幻,那個能知道疼痛的並不痛,疼痛與他毫不相干」(p. 295),那個能知道的是什麼?一切如幻,那個能知道是幻的是什麼?你是什麼?我是什麼?

 


註一: 「控制下的愚行」(controlled folly),內容參閱:  

石曉蔚閱讀摘記: 解離的真實與巫士唐望的對話(1)

唐望強調當人學會看見後,就會發現一切都是平等的,在這平等之下,因此才不重要性。 「我的歡笑,就像我所做的其他事一樣真實,但它也是控制下的愚行,因為它是無用的,改變不了任何事,但我仍會歡笑。 另一方面,我選擇歡笑,不是因為它們重要,而是因為這個選擇是我的本性。」

石曉蔚新閱讀札記2007/04/30:男人從食色性也起修

然後他說要學智者「控制下的愚行」(Controlled Folly),我說前提必須是一位智者,不然 only folly, not yet controlled.


  2007/07/10 04:12PM

 

2007/07/10 Tue, sunny/raining, indoor 24.6°CA/C 一樣有血有肉,有喜怒哀樂

了知身心皆為罣礙,無知覺明,不依諸礙,永得超過礙無礙境,受用世界及與身心。

所以佛叫我們修夢幻觀,不取動相,也不取靜相,徹底明白身心就是我們的大障礙。

無知與覺明是相互矛盾的,卻擺在一起,這是有其道理的。無知與覺明是同樣一個東西,沒有悟道以前是無明,是無知,我們天天在用,能思想、能感覺、能造業,我們用了一輩子,還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悟道之後,你就明白他是空的、幻的,「不依諸礙」,不在身體上,也不在心念上,「永得超過礙無礙境」,永遠超越身心的障礙,也超越無礙空的境界。到此地步,此時可以享受物質世界的一切,也可以轉過來享受自己的身心。(《圓覺經略說p. 297

相在塵域,如器中鍠,聲出於外,煩惱涅槃不相留礙。

這個時候,活在世間,一樣講話,一樣做事,但是心中無事,他同普通人一樣,有血有肉,有喜怒哀樂,但內心是空的。

當我說「五十年後我從這個地球上消失了,這個會消失的『我』是幻,然後問我的上師也不在了,他也是『幻』,『那我幹嘛要回答你?』」,那法身呢?

視師為佛

某日
徒問:視師為佛,可是佛有法、報、化三身,應視為何身?
師答:看你的信心哦!
把上師當化身佛看,則得化身佛的成就。
把上師當報身佛看,則得報身佛的成就。
把上師當法身佛看,則得法身佛的成就。(隨師行記 4

南懷璟解釋「悟有我者,不復認我,所悟非我,悟亦如是」,即「悟到有另外一個我存在,離開這個肉體,另有一個靈明覺知的我存在,空空洞洞,清清楚楚,道家謂之『元神』,或者認為這就是『法身』,不再認為肉體就是我。」但他說這個悟到靈明覺知的我也是假的,仍是一念所造,「修行要達到無我,幾乎做不到。」(p. 258)南懷瑾也說:「八萬四千法門,沒有哪個好哪個壞,要在和你相應,而你能老實修行,又如『楞嚴經』所說『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圓覺經略說p. 403

 

而我從大部分是新時代叢書的「閱讀摘記」,到主調以唐望故事為主的「閱讀周記」,到雜食跨界的「閱讀札記」,再到以長青哲學修行體系為主的「新閱讀札記」,雖然我覺得我寫的是一樣的東西,如同意識的層面分為粗重、微細、極微細(gross, subtle, very subtle),不同階段寫的內容也是一樣,領會層次各有不同。佛法不佛法對我都沒差別,如同出體遇上不明生物,你如何關心他的國籍、語言與膚色?不明生物的定義可能是非人、人非人、其他修行者,或他界眾生幻化的。

 

當然在沒見到法身或證得法身前,要說法身不是幻化的就跟說肉身是幻化的一樣只是紙上談兵。早上看《隨師行記》,秋竹仁波切說得好:「像憂鬱症患者,經醫師開導,知道他所憂鬱的是幻,是不實在的,但一下子他不會相信,要慢慢才會相信是幻,然後不再憂鬱。我們認為外界是實有也是習氣累積所成,要慢慢去除習氣,才能證得是幻。」(p. 27)相信是幻對於我已經漸漸步入「習慣相信」,法身不是幻,還沒概念,因為那個不生不滅的名稱太多了,我可能也要設一個對照表,類似唐望故事裡:能量體=the otherthe doublethe second attentionthe second ring of the power,所以佛性=自性明光=法性=法身=明體=明點=明覺=本初智慧=無上正等正覺=阿耨(ㄋㄡˋ)多羅三藐三菩提。我不知道修行也在修語言學(Linguistics)欸。

 


  2007/07/12 06:30PM

 

2007/07/12 Thur., sunny, indoor 25.6°CA/C 「不憤不啟,不悱不發。」

2007/07/13 Fri., sunny, indoor 26.3°CA/C

 

如南懷璟所說,世人敗在凡事「看得破,忍不過,想得到,做不來」,非大勇猛不行。怎樣大勇猛?「未得令得,未斷令斷;貪瞋愛慢,諂曲嫉妒,對境不生;彼我恩愛,一切寂滅。」等一下,彼我恩愛什麼意思?「既沒有恩,也沒有愛。既沒有怨,也沒有恨。這是學佛的第一步(哪這麼多第一步),也是做人的基本修養。」(p. 377)至此還要「漸次成就」,再求進步,「求善知識,不墮邪見。」就是還要求明師指點,是明師不是名師,拜師去。《圓覺經略說》進入尾聲,主題帶到拜明師(善知識)。

佛說後世眾生,假如找到了善知識,「應當供養」,如何供養呢,「不惜身命」即使累死了,被整死了,都不在乎。如此為法忘軀,怎麼做得到?各位看過西藏密宗的密勒日巴傳吧!密勒日巴替師父蓋房子,千辛萬苦蓋好以後,還被師父痛罵一頓,誰叫你蓋在那裡的?拆掉!密勒日巴只好一塊一塊拆下來,重新蓋過。蓋好以後,又被罵一頓,再拆掉,重新再蓋。如此蓋了四次,師父就是這樣整他,他的師母看了不忍心,直哭。他走了沒有?他就是不走。( pp. 386-387

這是師徒,何況愛侶?怎麼就是不走,我也不會走的——催眠師毛國光那種遜ㄎㄚ例外(我上了他三堂「打開你的心靈力量」當場走人,課總計十堂」)。什麼是明師(善知識)?

善知識很難辨,善知識就有脾氣,奉勸各位學佛儘管學,千萬不要去找善知識,否則遭遇很慘。佛法不一定 在口頭上,而是在行為上,他在行為上折磨你。善知識只是想辦法把你所有的妄想都打斷了,都憋住了,憋到你開悟為止。孔子說他的教育法是「不憤不啟,不悱不發。」逼著你發憤,先刺激他發憤,然後再進一步啟發他。不悱不發就是故意引起他的懷疑,讓他自己去找答案。現代的教育法是鼓勵鼓勵,結果許多都鼓勵壞了,成不了大器。(《圓覺經略說pp. 387-388

放棄自我重要感」喊得震天嘎響,真來一個上師當場給你難堪,說你這個錯、那個不是,熬得下去才是英雄豪傑,當場走人的是狗熊孬種。這麼說起來,有人是不憤不啟,我是不悱不發。百思不得其解,肯定我的白頭髮就是這樣來的,逼得我不得不自己去找答案;有的人非得激怒他、棒喝他,不然他永遠在過無憂無慮的日子,還以為自己在「穩定的進步」中

善知識也是要吃飯過日子,也有妻子兒女,也是要錢。你看密勒日巴傳,密勒日巴當初去見師父的時候,窮得不得了,沒有錢去供養師父,只有一隻跛腳的羊,他只好空手去了。見了師父,跪下來,師父說你拿供養來呀!密勒日巴說我只有身口意供養,只有我這個人,其他什麼都沒有。師父大罵:「你不誠懇,家裡還有隻跛腳羊啊!你就是捨不得!」所以,善知識也會摶(ㄊㄨㄢˊ)財,也有妻子兒女眷屬,跟普通人一樣。(《圓覺經略說pp. 390-391

以前我老聽月入十七萬的靈修朋友說,她認為王靜蓉不應該將靈修作為謀生的工具,不然咧?以台灣的書市規模,就算靠她二十七本著作她能夠過日子嗎?唐望似乎也講到回報,他說:我不要你報答我,把它存入人類精神帳戶云云。唐望這批巫士十六人,沒收幾個學生,仰仗門徒供養僧多粥少,是故他說他還玩股票。宗教上師可不同了,一打響知名度(譬如台灣幾個雄據一方的高僧),大功德主都來了,一旦被這些名人金主包圍,哪還看得到這些「垃圾」徒弟。 若以明師不去上電視當名嘴,只收幾個垃圾徒弟能夠過日子嗎?當然不愛名的明師也是需要錢的,所以有這段:

某日徒請上師默(算、卜卦),師父拿起念珠,眼睛睜大,口中唸唸有詞,
阿寶好奇問上師,剛才口中唸什麼咒?
師說:沒唸什麼咒,只是唸著不要貪圖徒弟的錢財供養罷了!(隨師行記 1

南懷璟這裡說,「只要你是塊料子,夠得上法器,善知識會來找你。善知識都想把自己所知道的東西傳下去,一個有成就的人都想找一個好學生,問題在於你自己是不是法器。」(《圓覺經略說p. 399

 


  2007/07/13 07:08PM

 

2007/07/13 Fri, sunny, 35°C 《真愛永恆》

2007/07/14 Sat., sunny/raining, indoor 26.3°CA/C一張時空照片

 

電影《真愛永恆》(The Fountain) 講的是「合一」,女主角活在男主角心裡好幾個世紀,他最終必須進入一顆垂死之星,藉行星雲爆炸之際爆破自己,散向四面八方,遍滿法界,名之新生。女主角非人身亦非化幻之樹——他物,他只有放下執著於一個外物(無論是西班牙女王、他腦瘤去世的妻子易希,還是後來那棵樹),單獨一人赴死(套上象徵盟誓的戒指,心意上與女主角合一),終得二人成就。

 

有關「合一」的一個重要橋段是,身為實驗室領導者的男主角,以猴子為試體實驗新藥治療腦瘤的成效,當然他這麼拼命研發是為了救他的太太易希。一天他想到來自中美洲的一棵樹的樣本:

Tommy:「記得去年做的化合物嗎?」

A:「哪一個?」 

Tommy:「採自中美洲那一棵樹。那一棵,扭葉樹,82-A46

A:「產自瓜地馬拉。那棵歷史悠久的樹,我們有樣本,但無法繁殖,接枝也活不了。」 

Tommy:「混入你的化合物,兩者的三級結構相似。曼尼,找樣本出來。」

B:「我沒看到。」

Tommy:「用想像的來比對,像情侶似的水乳交融,女方在上面……」(Picture them by side by side, fold into each other at two laps, woman on top.

A:「兩者的磁域互補,只要能讓它們結合…… 

(混和後)

B:「我沒看過那種黏連模式。」

Tommy:「但聯結到什麼?」

B:「不知道,但絕對是依附到生長快速的部位。」

那個不生不滅、明心見性的本性——管他叫法性還是法身——是不須去修的,但也不能閒閒沒事、光陰虛度,還是有可以修的方法,佛說依於「未覺幻力修習」,南懷瑾解釋:「修行是幻法,幻人修幻法。換句話,學佛修行靠什麼來學?說靠我們的妄想來學,因為我們都是靠幻法來修。」(《圓覺經略說p. 306)總共有三種漸修法門:修止、修觀、修禪那,由此三種排列組合出二十五種修行方法。這是漸修,至於頓悟,書上說到如來禪的頓悟法門,也就是:「知幻不離,不作方便;離幻即覺,亦無漸次。」南懷璟說這句話很重要,可以背起來當咒語唸,總有頓悟的一天( p. 411)。

 

今日聯合報載中學文言文、白話文比例降至 45:55,保證不低於 30%。我國小到高中,國語、國文都不錯,再減下去下一代真的連古文都看不懂了。(其實每晚如此寫,覺得像在上修行補習班,打字的跟讀稿的一起上。)佛經裡說到三個時期:正法時期(佛活著時)、像法時期(經教佛像還在)、末法時期(一切經典都沒有了)。所以目前並非像莊圓師父徒眾所稱的末法時期。然後我想這些轉世活佛一世世這樣傳下去,為何還會有末法時期?除非天災人禍、核武終結之時。

 

《魔鬼終結者》(The Terminator)第一集我到戲院看了三次,還不是租錄影帶,除了來自未來的雷斯卡爾跟莎拉說:「約翰交給我一張你的照片,照片有些舊,照片上的妳跟現在一樣,但是有些憂鬱。我一直很想知道當時妳在想些什麼。我愛妳,莎拉。我是為妳而來的。」(我都會背了)的理由外,還有空降時空那段,赤條條的,怪不得跟我日後出體經驗有關,原來早就埋下「空降技術」的種子。 《似曾相識》(Somewhere in time)我也到戲院看了三遍,裡面也有一張時空相片:男主角克里斯多夫李維到某一飯店看見古早曾駐台的女伶一張照片,驚為天人,因此催眠自己回到過去與她相識,那張照片就是剛好女主角被拍時他出現而她對他微笑所照下的。

 

就像《真愛永恆》(The Fountain)裡在靈界的進化存有男主角,不斷重複前生的片段場景時空,時而切入轉換過去重新經驗,直到他在關鍵時刻重做選擇,換另一種思維方式與態度。在靈界時女主角的聲音不斷迴盪耳畔:「Finish it.」三者或者三世問題同時迎刃而解,任務終告完成,他與女主角,無論經歷的哪一生、哪一世幻象,在靈界全都圓滿了。他並非如電影文案上說的是二十六世紀的太空人,他其實代表的是「源頭自己」,離本初智慧十分接近,但還未臻圓滿,直到他了悟的那一刻,我相、人相都同時瓦解了。電影「外太空」場景說的其實是:

以大圓滿境界為我的道場,盡虛空遍法界均是我的道場。「身心安居平等性智」,(男主角)我相沒有了,一切眾生(女主角)與我性相平等,同一本體,沒有差別。為什麼呢?「涅槃自性無繫屬故」,因為一切眾生與諸佛的本性本來清淨,本來解脫無所繫,本來平等無所屬。(《圓覺經略說p. 422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