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愚行與戲論;寂靜的知識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7/07/08 06:28PM

 

2007/07/07 Sat, sunny, indoor 25.9°CA/C愚行與戲論;寂靜的知識

 

昨天終於有機會可以讀《The Mahasiddha and His Idiot Servant》。這個 Idiot 說的當然不是指作者 John Riley Perks 很笨,雖然他小時候成績是 X(從 A 開始),曾被判定為 retarded,但後來唸了放牛班有兩三門課也得了 BIdiot 是愚行的意思,南懷瑾說:「悟了道的菩薩們一切都在遊戲中,宣揚佛法度眾生也只不過是遊戲而已。」(《圓覺經略說p. 281

 

「控制下的愚行」說的是智者,當然也就是悟了道的菩薩,而不是我們這一群 idiots 愚者的行為,隨隨便便拿來自我解嘲。佛法中有一個名詞很接近唐望愚行的說法,叫做「戲論」;「控制下的愚行」(controlled folly註一不是愚行,而是「離戲」,離開了戲論,便是智者。

奢摩他(止)修法有四個原則,第一步是求得「專一」,止於一點(唐望說的注意力)。第二步驟是「離戲」,離開了「空」的境界,離開了「有」的境界,離開了「非空非有」的境界,離開了「即空即有」的境界,這叫做「離戲」,戲論就是說笑話。達到了「空」的境界,不要以為了不起,不要以為「空」就是道;「空」是戲論、笑話,「有」、「非空非有」、「即空即有」這些境界都一樣是笑話。離開了這些笑話,算不算「寂靜」?還沒有。接下來,第三步是「一味」,在靜中,在動中,始終如一,始終不變,不受外界環境的干擾,也不受內心情緒的干擾。第四步是「無修無證」,不須用心作功夫,也不認得什麼道。到此階段,才是「寂靜」,這才是大乘的止。(《圓覺經略說p. 287

「寂靜」為何如此重要?南懷瑾說只要心靜下來,就可以得「知」——「這個『知』它本身沒有雜念妄想,它猶如虛空無量無邊」(p. 288),叫它是佛、道,「圓覺」都可以,唐望稱它「寂靜的知識」(The Power of Silence)。《寂靜的知識》封面上書:「每個人的內在都隱藏著巨大而深沈的寂靜知識,我們可以直覺到。唯有使自我的迷執與依恃層層崩解,才能將一切還諸本來面目。」所以年初留言版大陸訪客說唐望做夢訓練目的跟佛教夢瑜伽「恢復本來面目」道不同不相為謀這點,我實在找不到巫士做夢與夢瑜伽這兩者有任何「風馬牛不相及」之處。

一修:曉蔚想要向敏林赤欽拜師學法,大約主要是沖著「睡覺法王」這四個字,而非對其教法有所了解而如此決定。

根據一修的推測,如果曉蔚真的心想事成拜「睡覺法王」為師,接受傳法後也會失望,因爲佛教的夢修法在原理上與巫術夢修法是不一樣的。一修對格魯巴的教法聼說過一些皮毛,但是對寧瑪巴的教法則近乎無知,但是可以推斷,睡覺法王的教法是以「大圓滿」的見地為指歸,而睡眠夢修只是手段——在夢中識別融入本初淨光的手段,而所謂的本初淨光並非神祕的東西,只是「事物本來的樣子」(這裡的事物並不是指「客體」,因爲能、所的虛妄對立已經消解),這個樣子可以用「空」、「樂」等神祕深奧的術語來形容和解析;而巫術中的做夢則是在能量層運作,其功用不是爲了看見佛教意義上的「事物本來的樣子」(巫術中雖然在做夢時「看見」能把一切還原為能量,但這個能量是客體化的),而是為了控制意識,使意識轉移,首先是在濁體(肉身)和精體/魂魄體/星光體(做夢體)之間反復轉移(這也是為什麽一修不喜歡「出體」這個詞,因爲根本沒有什麼體好出,只有意識移動後使用不同的媒介),以及在精界(能量世界)的不同位置,以便聚合點攜帶意識之光遍歷整個能量繭步入第三注意力。

換一種説法,佛教夢瑜伽要打開的做夢關口和巫術要打開的做夢關口風馬牛不相及。(2006/10/31

 

Akhaldan:大圓滿上師們說:「在夢婸{識夢,不是了不起的事;在夢婸{識明覺(Rigpa)才是重點。」一修說得對,您去找敏林赤欽恐怕會失望的,因此他要教授的與您要學習的或許是兩件事。

我一位在青海駐山的上師曾對弟子言:「當你們在睡覺時,也能覺察到40米外的落葉,那時再說是我的弟子。」 我不是想說您的實踐不好或不對,但它與藏傳佛教的夢瑜伽的見地,完全不是一回事。(2006/11/13

關於上面兩位的評論我還是沒看懂,還沒親證就加以辯證。唐望教誨中訓練門徒三種專長:意識的控制(經驗神祕範疇)、潛獵的藝術(不同知覺改變「客觀」世界)、意願的控制(人類領域之外的境界),卡斯塔尼達坦承:「目前我所寫的一切都是唐望如何教導意識控制的報告,我尚未描寫潛獵的藝術及意願的控制。直到現在要我描寫,甚至思索潛獵的藝術及意願的控制,都是不可能的。」(《寂靜的知識》p. 25)換言之,前九本唐望故事當中只講到第一種專長即意識的控制,其中做夢的藝術各關卡是用來教導移動聚合點的必要步驟。唐望對於潛獵與意願之教導,須建立於意識控制的基礎上。說這些書或意識的控制即代表全部的唐望知識體系,不免有點草率。

巫士做夢目標

(唐望)巫術(包括做夢的藝術)的目標是達到一種完全的意識狀態,經驗所有能被人類經驗的知覺可能性。這種意識狀態甚至提供了另一種取代死亡的歸途。(《寂靜的知識p. 24

 

夢瑜伽目標

(夢瑜伽)清明夢境經驗,對於覺悟之道會有相當大的助益。這些代表著你正在發展你的無限潛能的可能性。當我們經由傳承與教法認證了潛能,就會得到真正的解脫。解脫的意義為進入我們的本來面目。有修的行者死亡後,他們會具有解脫的可能性。對於那些臨死時沒有這種了悟能力的死者而言,他們會再次重入輪迴。(《夢瑜珈》pp. 226-228

「做夢的藝術」好比「夢觀法」,「潛獵的藝術」好比「幻觀法」,「意願的控制」則是「修行到一切如夢如幻的時候,真空要生出妙有來,所謂『性空緣起』,在空的境界裡自己起觀,觀出東西來」(《圓覺經略說p. 293)這完全是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的修行。「意願」已到達所謂的生起次第,透過唐望所謂「打破自我反映之鏡」、「走向完美無缺」兩樣條件,生起什麼呢?現在真空要生出妙有來了。南懷瑾說:「修行真到達了此一地步,可以在一念之間(意願),把自己變成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不只是想,而是真的,別人看到的不是你,而是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p. 293)當然你想成為「變形金剛」也行,端賴你的意願而定。

 

我們來瞧瞧卡斯塔尼達變十呎(300cm)高巨人這段:

唐望說:「你要踢起灰塵,彷彿你是個十呎高的巨人。」

我的表情一定很愚蠢,唐望笑得全身抖動。

「用你的腳踢起灰塵,」他命令我,「感覺巨大而笨重。」

我試了一下,立刻感覺沈重。我開玩笑說,他暗示的力量非常強烈,我真的感覺巨大有力。他斷然地說,我的巨大感覺不是由於他的暗示,而是聚合點移動的結果。

他說古代人會成為傳奇,是因為他們知道寂靜知識中移動聚合點的力量。巫士有限地重掌這古老的力量,藉著移動聚合點,他們能控制他們的感覺並改變事物。現在我靠著感覺巨大有力來改變事物,如此的感覺作用被稱為意願。(《寂靜的知識p. 232


2007/07/08 Sun, sunny, indoor 25.1°CA/C  「今日之我非昨日之我。」

 

詹杜固仁波切說那時在印度甘丹薩濟寺,有人要幫他畫唐卡(按:以彩繪或堆繡而成的本尊像,一般多裝裱於彩色錦鍛所製的布框之中。) ,他拜託畫者千萬不要把他畫得太胖,但男本尊神尤其是憤怒尊都是一攤橫肉,結果畫出來真的一點都不意外。 南懷璟說:「人生一切都是幻化,眼睛所看到的都是幻化,我們自己也是幻化,今日之我非昨日之我,諸行無常。」(《圓覺經略說p. 293)所以舊照片中我的皮膚細胞全都換過不知幾輪了,那截頭髮也不是我頭上正頂的這些,「佛說一切大乘道的菩薩從此幻觀開始修」,要從「這個能夠知道幻化的、能夠起幻觀的、與幻化並不相同的」這裡去體會(p. 295)。

 

以下是我覺得「圓覺經」最重要的一段話:

善男子,若諸菩薩悟淨圓覺,以淨覺心,知覺心性及與根塵,皆因幻化,即起諸幻,以除幻者,變化諸幻,而開幻眾,由起幻故,便能內發大悲輕安。

一切菩薩從此起行,漸次增進,彼觀幻者,非同幻故,非同幻觀,皆是幻故,幻象永滅。

為什麼要「即起諸幻」呢?「以除幻者」,以幻除幻,以楔出楔。例如唸佛,因為念頭太多,用唸佛號來除掉念頭,其實佛號也是妄念,以妄念除妄念。

「變化諸幻,而開幻眾」。修行者必須「性空緣起,緣起性空」,空中可以生起妙有,妙有又須化空,空有之間,任運自在,「變化諸幻」。我們是幻眾,不信,八十年後一定沒有你了。像釋迦牟尼佛就是「變化諸幻,而開幻眾」,講了那麼多佛法,留下不少經典,他自己也是幻化。

「由起幻故,便能內發大悲輕安」。因為菩薩明白眾生是幻,所有一且均是幻化,不執著幻化,不為幻化所困,而能起幻。救度眾生,這是幻行,大慈大悲之心。( pp. 289, 294

「彼觀幻者,非同幻故」,這個能夠知道幻化的、能夠起幻觀的、與幻化並不相同的,要從這裡去體會,注意!這是傳大法唷!

「非同幻觀,皆是幻故,幻象永滅」。再進一步,把那個能知道的也把他拿掉,因此一切幻象永滅。(《圓覺經略說p. 295


  2007/07/09 06:54PM

 

2007/07/09 Mon, sunny, indoor 25.8°CA/C真空生出妙有來

 

天界眾生都有千年壽命,何況兩眼相視、意念一動就生出小 baby 了。我想起「隨師行記 5」裡有段:

感動-衝動-好動與勞動

某日師邀徒明年一起去西藏。
徒說:我現在有兩個小孩沒辦法去。
師於是說:一時的感動結了婚,耐不住的衝動生了第一個小孩,不斷的好動生了第二個小孩,結果換來的是一輩子的勞動。

要看的書籍資料很多,《菩提道次第廣論》有三十五萬字,B5 size,總頁 834,是我在博客來意外看到進口簡體書最後一本買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是宗喀巴大師所著,他創立了藏傳佛教的格魯派。

「先修奢摩他(先修止),次修三摩缽提(三摩地,再修觀),後修禪那(思)。」西藏密宗的黃教就是走這種修持路線。西藏的達賴和班禪,都是屬於黃教宗喀巴大師的法系。所依據的經典是宗喀巴大師的「菩提道次第廣論」和「密宗道次第廣論」。(這兩本我都有。)

真正學密宗的話,差不多七、八歲就出家接受教育,專門研究佛學,到了二十幾歲要接受考試,就是說佛學的學問成就了,慢慢才開始修加行,先修拜佛、懺悔……等等,到了中年,才正式修學觀法,而能夠有所成就,已經四、五十歲五、六十歲了。(所以詹杜固四十歲時才到馬來西亞弘法。)這是密宗正統的修法,不是拿點水在頭上滴一滴,灌了頂了,會唸個咒子,哦!我學密宗了,開玩笑!真正學密要先瞭解教理,每一個理都要懂,每一個理都要想透。經過修證,這樣才能發起寂靜中的智慧。(也就是寂靜慧,等同唐望「寂靜的知識」。)(《圓覺經略說p. 318

唸書有什麼難的,書給我,不怕唸不過那些自小出家的,只怕栽在「文字障」上——我指的是文字本身的隔閡,因此手邊這本《菩提道次第廣論》( Lam-rim)是早先文言文版的現代語譯本。唐望故事說到《寂靜的知識》就沒下文了,一則唐望這個師父走人了,二則卡斯塔尼達自己沒悟出來,不然他也不會病逝了。藏密則還有下文,寂靜慧只是初步,南懷璟說:

寂靜慧有了基礎之後,再修觀想。修觀想也不容易,你坐在這裡,或走在路上,隨時感覺到菩薩就在前面,在意境上完全看得見,乃至身心與菩薩完全合一。當然,自己知道,進一步,使別人也看到你有特殊的現象,這是「復現幻力」,達到幻觀成就,心力的作用呈現出來,那麼,自己也感受到各種境界的變化。

以密宗來講,到這一步是初步的成就,叫做「生起次第」,本來沒有的,在空地上,建起房子來,這是心力堅固所造成的,產生種種變現,近於神通,這是屬於緣起,也是妙有。由此再轉入圓滿次第,本來無中生有,等到有修成了,再歸於無,再把它空掉,徹底的空了。這是宗喀巴大師所創黃教走的路線。( 《圓覺經略說p. 319

人也是心力所造,南懷瑾要我們問自己,「例如牙痛,疼痛的感覺是幻,那個能知道疼痛的並不痛,疼痛與他毫不相干」(p. 295),那個能知道的是什麼?一切如幻,那個能知道是幻的是什麼?你是什麼?我是什麼?

 


註一 「控制下的愚行」(controlled folly,內容參閱:  

石曉蔚閱讀摘記: 解離的真實與巫士唐望的對話(1)

唐望強調當人學會看見後,就會發現一切都是平等的,在這平等之下,因此才不重要性。 「我的歡笑,就像我所做的其他事一樣真實,但它也是控制下的愚行,因為它是無用的,改變不了任何事,但我仍會歡笑。 另一方面,我選擇歡笑,不是因為它們重要,而是因為這個選擇是我的本性。」

石曉蔚新閱讀札記2007/04/30:男人從食色性也起修

然後他說要學智者「控制下的愚行」(Controlled Folly),我說前提必須是一位智者,不然 only folly, not yet controlled.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