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五個異想世界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7/09/30 05:56PM

 

2007/10/06 Thur., raining/typhoon, 五個異想世界

 

重看達賴喇嘛的《大圓滿》,很好看,奇怪為什麼當初要嫌丁乃竺譯得差,也不過是嫌惡一個詞叫「保任」的,到現在我還搞不清楚「任運」,何況「保任」;Chuck 九月份夢工作報告問我,出體有機會接觸到法身嗎?我覺得大乘才在一天到晚想法身那種禪定境界,出體還活龍一條的如何法身?應該是報身,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註一說:「空就是法身,明就是報身。」又說:「我們的心的基本就是法身,它自然所顯現的就是報身。」他口中的這個「明」,我們來研究一下:

你如果經常坐靜坐,你會有三種經驗,要不你會有樂,或者是明,三是無念。樂的意思是你這樣快樂你根本都不想動;所謂明就是好像很多的事情你們都知道;無念的意思就是我們平時的妄想都會停止

心本身知道心是空,那這個特質它知道它本身是空的特質我們說是明。

因為一切的根本是明,這個明不只是指光線,這個明表現在的意思就是了解或一種知覺。舉例子來說,有光線的時候你就可以看清一切,如果你把燈的開關關掉你就看不到東西,你還是看到一些東西,看到黑暗,這就是明;這種覺知,這種主體客體之間的互動,這就是明。仁波切在哈佛大學的時候有人問說腦是不是心,他說因為佛教徒說一切都是心,那腦當然也是心,但不同的是腦是心,但心不是腦,為什麼?因為心是明,但腦不是明,腦是灰色的,如果你的心是腦,那你永遠都會吐了,因為你不管看到什麼都看到的是灰色的,這就是明,一種瞭解一種反應。

有人問「這種覺知是不生不滅的嗎?」宗薩仁波切說:「已經很接近了,心就是明。講到大乘的話,明空不二,不分別。」當然這是中觀瑜珈派的看法,若依「聖靈是法身、上帝是報身、耶穌是化身」的三位一體觀點,出體會不會接觸法身,我認為法身無所不在,但我們知覺如此之鈍、如此之粗,也不會有任何覺受倒是真的。

法身是無形的,是無區別的境界,不能稱之為虛妄或寂靜,但卻是琣釭 ,是複現而非重生。因其超越時空,所以不能與改變或轉化相提並論

本性是空性和無定形相的,所以不能化現為一個媒體以實行利他事業,但卻具足成為有相的報身和應化身之能力。法身和報身是琣釭滿A且能以心力依據五種智慧而化身。

密續修行,所有本尊都示現報身相,因他們都兼備五種智慧。報身能以語言或非語言表達,即是除了用文字表達外,還能以非語言溝通。每位眾生本具報身和法身的根,能否獲得正覺則視開悟與否 。(〈五方佛介紹〉)

大圓滿的觀點是否贊同中觀他空見因為它似乎肯定如來藏或佛性不空。宗薩仁波切開示文章中有個名詞「wong」(讀不懂在講什麼),灌頂的藏文是 wang,達賴喇嘛說到灌頂:

首先要知道,我們的本性,也就是所謂的「佛性」或者是如來藏,這個心的究竟本性是與生即內存於我們。我們現在所談論這個心,從無始以來就持續進行著,而這個心的微細自性也同樣持續著。在我們心意微細自性的續流基礎中,潛伏著覺醒的能力。此一潛能我們稱 為成佛的種子、佛性、本性或是如來藏。

在未來的某一刻,當我們證悟時,我們覺性的微細續流將醒覺於一種全知的狀態中,這就是法身。在此刻,心的自性就被稱為法界體性智。法界體性身的一個面向就是在體性上是全然純淨,客塵已被遣除而不再障蔽我們心的實性。

灌頂的過程將此一潛能帶出來,潛在能力更完整地展現自己。灌頂可以授權你進入五方佛的要義中。特別是每個人將根自己的習性,在特定的某方佛中成熟開悟。(《大圓滿pp. 28-29

等一下,「在特定的某方佛中成熟開悟」是什麼意思?宗薩仁波切仁波切說:「 宇宙之間大分可以分成五種物質:水、 地、 空、 風、 火,從絕對的立場上說,這五種東西從無始以來本性就是空的, 在這種純淨的空相之上,五方佛母,實際上就是這五種元素。今天講的都是五個一組,五蘊,為了要表示很殊勝,從好的講,五方佛,五智,五蘊,五色,五毒,五形,五種品質。」是不是類似像人有金木水火土五種特質 一樣?不過藏密所說的應該是每個人的五薀特質較強的部分,以此作為對治起點。若以西方蓮花部的「品質」為例說明,「在特定的某方佛中成熟開悟」,說的是以下這種過程:

第四佛土是極樂淨土,此佛土名為極樂,乃因其中從未聞苦、從不受苦。在此階段所轉化的煩惱是貪,所淨化之蘊是想蘊。於貪欲的轉化中所證得之智是分別智。此佛土的本尊是無量光。我們稱這位本尊為阿彌陀無量光,其實他還有成千的其他名號。另一常用的名稱是無量壽。

阿彌陀坐在蓮花與滿月輪上,其下的寶座由八隻孔雀抬著。孔雀象徵美麗動人,也象徵貪欲,因為我們一見美麗動人的東西,即起貪心,戀戀不捨。阿彌陀面為紅色,右手持蓮,左手持鈴。花瓣光潤之蓮,象徵修彌陀法可令修者之心平和而安適。同時,蓮花還象徵我們之生於輪迴,有如蓮花之長於污泥;一旦開悟,我們即解脫輪迴的痛苦,如蓮花之出於污泥而不染。(〈五方佛介紹〉)

我們從第一佛土開始瀏覽一下:

第一佛土:色究竟淨土;證悟色蘊/無明煩惱本性。

第二佛土:喜悅淨土;證悟識蘊/瞋的本性。

第三佛土:具德淨土;證悟受蘊/我慢本性。

第四佛土:極樂淨土;證悟想蘊/貪欲本性。

第五佛土:勝業淨土;證悟行蘊/嫉妒本性。

看起來脾氣不好的人到第二佛土喜悅淨土也有潛力:

第二佛土是喜悅淨土,藏文名稱意思意為真樂。它以真樂為名,是因生該土者即不再退轉,亦不變異。這是證悟了列為第五蘊之識及與識相應之瞋煩惱的本性上。瞋煩惱的藏文名稱意思是比單純的怒強烈。證悟了瞋的本性,你便能把瞋轉化為真樂,因為到了那個時候,你的心態是沒有恐懼、毫不遲疑。因了知瞋的本性而成就之智為大圓鏡智。

不動如來是象徵證得真樂與無畏佛土的本尊。不動如來坐在由八隻大象抬著的寶座上。大象被認為是體力最大的動物,象徵瞋於諸煩惱中最強。不動如來代表此最強煩惱之被征服、平定和轉化。不動如來面為藍色,象徵法性不變。他特金剛杵與鈴,表示其一切所作皆為利他,而且全無缺點或錯失。金剛杵象徵無誤,鈴象徵凡有所作,皆以和藹可親的態度為之。(〈五方佛介紹〉) 

搞不清楚。宗薩仁波切說:「現在至少你應該知道所謂五方佛不是你要尊敬的一個方向,而是你的一個化現。」你是哪一個佛土的?我看我們一起到第二象限「極樂淨土」好了,光「喜悅」不夠過癮。

 

2007/10/24 Journal. 《移喜措嘉佛母密傳》有一段五毒轉五佛五智的道歌也很有意思,節錄起來是:

侵略性及惡毒心即是大圓鏡智,看入你的憤怒,那兒有金剛身,金剛薩埵的力量;

驕傲自大即為平等性智,看入自然的純淨,那兒有珍貴之源,寶生如來;

貪欲和羨慕即是妙觀察智,看入你貪欲本質上的鮮明,那兒有無量光,阿彌陀佛;

嫉妒與離間即是成所作智,看看嫉妒念頭的後面,那兒有立即的成功,不空成就佛;

愚癡和笨拙就是法界體性智,看入愚癡,那兒有動態如幻之景,盧遮那佛。

簡體《移喜措嘉佛母密傳》pp. 57-60


2007/10/07 Sun., raining, Ludicity, Luminosity, Rigpa, Mind of Clear Light

 

繼續讀《大圓滿》。達賴喇嘛說在灌頂中有三個情形或或三個條件,能夠令心成熟或者能夠喚醒心的覺性特質,這三樣東西就是:「外在所使用的法器、金剛上師持誦的咒語,以及金剛上師個人的三摩地禪定。」(p. 29)進行灌頂時最重要 的部分就是專注禪頂,達賴喇嘛說:「我會盡量保持在三摩地的禪定狀態,因此你們每一位也應該盡量專注,一步一步依著我的解釋,盡量將心保持在同一種三摩地的狀態。」(pp. 29-30

 

大圓滿傳承似乎比其他金剛稱的修行還要仰賴具格的上師,因為對大圓滿的基礎(根)而言,有兩個面向:本來清淨,自然現前(任運自成);依此根基,有兩個修行法門(道):力斷(本來清淨),頓超(自然現前)。至於成就的結果(果),「本來清淨的『內在澄明』(inner lucidity)引領至法身;而任運自成的『外在澄明』(outer lucidity)就引領至色身。」這個「澄明」所指為何?是一種明明白白的清晰嗎?

 

專注力:禪修 10 階釋放心智潛能》一書譯者偶值所做的譯註說:「在佛教名詞中,luminosity 特指心的本然狀態之一,通常被譯為『明性』,意指清楚明白,但常被誤為『光明』;雖然它確有『在黑暗中出現清明』的意味,但絕非光亮本身。」(p. 27)這也是我不喜歡丁乃竺譯本的原因,因為 clear light 她也譯澄明。Lucidity 譯明晰不是很好嗎,清明也可以啊,而無論是 luminosity clear light,是真的有燦然光覺生起。南開諾布仁波切提到「在修證的過程當中,會不斷的出現一系列不盡相同的『光境』。」(《夢瑜珈》p. 112)他說明以大圓滿教法而言,最後階段出現的光稱為「任運成就」(p. 112)。

 

達賴喇嘛說:「如果我們談的是大圓滿,舉例說,我們會發現諸如:本性淨覺;基礎淨覺;燦然淨覺(明覺力)等等。在心意分析談到本識時,也會用「淨覺」。(p. 169)淨覺就是明覺(rigpa ,在《夢瑜珈》裡譯作「本初智慧」——「覺知或自性的自我淨化心靈之精純展現」(p. 105)。南開諾布仁波切說:「無上瑜珈部密宗灌頂中有四個層次的灌頂,最後一個灌頂時,稱之為名詞灌頂。當你完全能了悟這些灌頂時,你的上師會為你引見自心本性。」(p. 112)引見自心本性,達賴喇嘛說法即是具格的上師為你直指淨覺,他說:「當上師的加持注入我們心意續流時,也正是直指淨覺生效時。這並不是一個容易的過程。因此在寧瑪派傳承中,也就是大圓滿的法教中,上師的角色十分重要。」(《大圓滿p. 33

就多竹千吉美天貝寧瑪說,一切所知的對象都被澄明心(mind of clear light)所滲滿,就像麻油籽中滲滿了自己的油一樣。所以算六識的粗糙面正在作用,仍可以透過加持及要點指示,直接引介出澄明心的微細面向。這就是大圓滿法教的殊勝及深奧之處。雖然六識全部正在作用,澄明心的微細面向還是可以當下直接指引出來,而你可以即刻體驗到。然後你將禪定專注在這上面。當你在這樣一種無概念的狀態中禪定,慢慢的,澄明心的體驗逐漸加深,粗糙的念頭和概念逐漸變小。( 《大圓滿p. 51

 

如果一個人非常敏銳,又具有功德,了解到此重點,領悟和解脫可以同時發生。比方說,在灌頂的時候有些人在心意的續流中體驗到智慧的覺醒,這是灌頂的具格意義。像這樣同時領悟和解脫就會快速引領覺醒成佛,因此這使一個十分殊勝的道路。( 《大圓滿p. 58

達賴喇嘛在此說:「一旦你在見解上有了體驗,就不再需要任何額外的禪定或行為技巧。你要在體驗見解的廣大或基礎虛空中持續修行。」(p. 51)是嘛?我還考慮要不要去上基礎禪修班呢,我連打坐都不會。大圓滿蠻有意思的。當然這是正行部分,前行都蠻枯燥共同,跟世俗佛教差不多。

 


 2007/10/19 05:37PM

 

2007/10/08 Mon., cloudy/raining, 「直指淨覺」(direct introduction of rigpa

 

繼續昨天的澄明心(mind of clear light)與明覺(rigpa)。《夢瑜珈》書名小標就叫自性光明修法(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明覺與自性(nature of mind)光明可以是一回事,後者是前者的「 顯現」。前封講到「任運」不知何物,早上剛好看到《寧瑪派次第禪》談錫永做了清楚的解釋,還有一個「法爾」:

法爾功德之建立。本論依輪迴界之認知,而於世俗層次顯示勝義,說五身、五部、五剎土、五方佛(buddhas of five families)、五空行母之任運。

所謂「任運」即顯現之意,不說「顯現」,無非為欲與輪迴界作分別,此猶凡夫「心識」,而佛則不說「心識」而說「智」,名相不同,理趣則一。

自勝義而言,「身」指法爾智與法爾功德之攝集。此中「法爾」義,即為勝義。寧瑪派次第禪p. 145

網路隨便晃看到「阿闍梨」是佛法碩士,博士是「堪布」,怪不得談錫永十年唸出一個「阿闍梨」,我想我也可以。繼續「會發光的明覺」:

澄明(lucidity)是經由本身微細的能量而彰顯,在清明中覺醒;在不喪失和不再融入中,令其赤裸並成為自己唯一的專注。最究竟的要點就是,清晰的知覺到基本虛空和智慧都現前的一種覺性。在此要點的基礎上,澄明的證量明耀燦爛,越來越清晰,如同百億個太陽。

在大圓滿中,澄明自然存在的現象就像太陽和太陽的光芒,無法分割,倘若你能經由此而將真心的燦爛帶出,你就可以在禪定中保有澄明的體驗,沒有波動也沒有來去。(《大圓滿pp. 190-191

這樣淨覺(rigpa)的狀態要如何維持?這裡說到「勿散亂直接注視淨覺的體性」(p. 58),若我們壓根不知道「淨覺的體性」在哪兒,達賴喇嘛則要我們「身子坐直,心勿散亂。」他說:「在大圓滿的傳統中有一種方式,『將心意投注於眼睛上,將眼睛投注於前方的虛空』。這很有用,因為我們的眼識非常有力量。」(p. 58)眼識,當然唐望也強調過:「巫士之所以要強調他們眼睛的閃爍及他們的凝視,是因為眼睛直接與意願相連接。事實上,眼睛更深層的是與抽象的連接。」(《寂靜的知識 p. 151)這裡「意願」可以等同「心意」,「抽象」則可等同「本初智慧」(rigpa)。

 

一開始練習,淨覺也不用想得多麼深奧,就如同達賴喇嘛所形容的,「本性上是空,單純的明白,單純的覺知」,然後想它「體性上原來即清淨」( p. 59)就可以了。他引述曼杜婁竹嘉措所說:「在前念與後念之間的空隙中,鮮明的淨覺是不間斷的。」(p. 71)在〈淨治明相〉中也說:「無相教人念佛至絕聲始『無憶無念無住無妄』,實是修兩念頭之間的法爾空隙。 寧瑪派修數息,其口訣即教行者但住於一呼一吸之間。」(《寧瑪派次第禪 p. 98)因此不管前念後念還是一呼一吸之間,「自生的淨覺會比較清晰,也比較容易被指引出來」(《大圓滿p. 71)。

 

「直接指引」說的是「直指淨覺」(direct introduction of rigpa)或「引見自心本性」,一再強調上師的關鍵重要性,達賴喇嘛再次強調:「見解的直接指引只有在俱足實在體驗的上師遇到俱足信心和虔敬心的學生時才會發生。在其他任何的情況下都不容易產生。」( pp. 73-74)書中提及淨覺的兩種面向,一個來自我們自己體認,一個來自上師直指,事實上是同一件事。達賴喇嘛說:

從根本上來說,不論我們是誰,無論我們是否禪定,淨覺的自生智慧本來一直就在,我們從未與它分離過。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依據個人的修行基礎,上師會向我們直指出淨覺。在這兩種情境下淨覺的體性是相同的(即無造作的淨覺),只是一個尚未被直指出來,而另一個則是我們認識到自己真實的本性是什麼。因此我們會從兩方面來談淨覺。事實上它們不是兩件事。( 《大圓滿pp. 76-77


 

註一: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簡稱宗薩仁波切)簡介: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Dzongsar Jamyang Khyentse Rinpoche1961 年出生於不丹(網路也有寫加拿大),是公認最創新、最具創意的年輕一代藏傳佛教重要轉世上師之一 (其被視為蔣揚欽哲旺波的轉世)。他曾經執導過兩部佛教主題的電影: 高山上的世界盃》(The Cup )(「亞藝」可租片), 以及《旅行者與魔術師》(Travelers and Magicians )(博客來有賣 DVD,金革出版)。在台灣出版的書包括 (2005)佛教的見地與修道(2006)近乎佛教徒》 (簡體書名《正見》) ,與有聲書西藏密宗外相的內在意義

問:近幾年來,台灣流行「新時代」思潮,有些人甚至嘗試將佛法與新時代訊息結合。仁波切對此潮流有何評論?
答:我有兩點看法。我是個頗自負的人,所以對那些「新時代」導師,並沒有太高的評價。因為這些人通常只告訴你你想聽的東西,而非你該聽的內容。身為佛教徒,我們的目的不是去聽「新時代」那種類型的音樂;佛教的終極目標不是放鬆自己,與宇宙合而為一。學佛的目的是成佛並利益眾生。(
from: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簡介〉)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