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99% 的努力「功德」去了哪裡?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7/10/24 05:50PM

 

2007/10/24 Wed., sunny,  移喜措嘉佛母的六度

 

詹杜固仁波切說他有十四位上師,雖說宗薩仁波切的前世主力在推廣不分派的利美運動,也就是說寧瑪派弟子也可以有格魯派上師。我也看不出這樣壁壘分明的原因何在,只不過是各派各有專攻。讀了書才知道噶舉派的最高大法是那洛六法與大手印,如果可以的話,我當然想要有一位精通那洛六法的上師,不過看到《移喜措嘉佛母密傳》移喜措嘉後來經過隱密禪修七個月,不但開發四喜的自性,能夠無礙地穿透任何物質,最重要的是身體不會受到老化、衰弱與疾病的影響,那麼只修習大圓滿密法也是可以的。

 

移喜措嘉佛母前期六個月(蓮師教導),後期七個月(密修),比服兵役退伍還快就可以控制五大(地水火風空),藉由四喜(四喜四空:初喜得應身、勝喜得報身、超喜得法身、俱生喜得本性身)也成就四身(法、報、化及自性身)(p. 76),還真是「火箭道」!卡斯塔尼達都修了十年。移喜非常聽蓮師話,尊敬他甚於佛陀,這幾頁前期修法,光態度的轉變就很可觀,她跟同修姊妹解釋自己的六度修行如此說道:

心的自性為一切欲求的無盡泉源,公平施配每種需求,那就是西藏措嘉的佈施。

心不受污染,離開了公開及秘密的戒律,以敏銳的智覺維持適當的行為,那就是西藏措嘉的持戒。

心不存偏見,離開苦、樂與漠不關心,在每個情況下都以耐心承受著好與壞的事物,那就是西藏措嘉的忍辱。

心如同河流般的連續體,以不斷的努力來培養空喜,那就是西藏措嘉的精進。

心不論現起什麼都處於生圓合一(指生起與圓滿次第)、堅固的大手印上,那就是西藏措嘉的禪定。

心為覺智、內在淨喜的連續體,……,這就是西藏措嘉的智慧。(簡體《移喜措嘉佛母密傳》p. 70

「生圓合一」可以替換成「色空合一」,所謂的大手印(Muhamudra),是指沒有好與壞、日與夜、瑜珈法與世俗務種種的二元性。所謂「大手印的狀態」大概指的就是這種無二元性無二分的狀態吧。所以持續服務未知的札記讀者,不僅是佈施,也是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最最重要的是培養出超越波羅密的智慧。

 


2007/10/28 Sun., sunny,  四喜與四空

 

繼續摘達賴喇嘛《大圓滿》,如果說正宗的寧瑪派大圓滿上師來看達賴喇嘛的大圓滿見解,會有哪裡有問題呢?

 

達賴喇嘛提到的全句是:「在龍欽巴尊者的著作,特別是米龐仁波切的著作中,提到大圓滿的空性見解應該與中觀應成派的空性見解一致」(p. 150)。在《寧瑪派次第禪》書裡引述〈淨治明相〉本論裡說:「心部若執如來藏本體不空,即落他空見;界部若執法性不空,亦落他空見。然持他空見者必無法視輪迴涅槃二界無差別,故唯口訣部行人不易偏差墮入他空。」(p. 150)照此看來,寧瑪派的大圓滿見確實與中觀應成派空性見解一致。但講到離戲,還要四邊中間都不靠,意思是中觀也要離,多說無義。

談到心的澄明本性,可以從兩個層面來瞭解:根據顯教系統的開示,以及密教的開示,特別是在無上瑜伽密續中。從顯教和密教兩者共同瞭解的澄明心性,有兩個特徵:一個是心的空性,也就是客觀的澄明;另一個則是心性的根本清明的覺知,這是澄明的主觀體驗。

比方說,法稱的《釋量論》,其中描述到那些依於心的特質(也就是知性),是如何的穩定和堅固。他陳述這一點是為了論證全知智的可能性,心意續流最重要的特徵之一就是穩定和不中斷。我們應該從心的本性,也就是清明和覺性這方面,來瞭解這堜珨〞疑酋w和堅固的心。在彌勒的《寶性論》中也定義了心的澄明本性,也就是覺知和清明的面向。(大圓滿p. 179

心的空性確實不好理解。無上瑜伽密續將心區別為兩個層面:一個是性妄作用的層面,包含了三種「相」(現相、增相、得相);另一個微細層面,包含「四種空」,「這個微細心的『四種空』代表了空性體驗的四種程度。頭三種被稱為『空』、『極空』以及『大空』。經過了這三個空,你會到達空性的第四級,也就是『一切空』,這也被認為是究竟澄明。」(p. 180

 


 2007/10/29 05:40PM

 

2007/10/30 Tue., cloudy,   99% 的努力「功德」去了哪裡?

 

C 回覆我:「 就像詹杜固仁波切說的,我只得到我該得到的。……」「得到該得到的」是沒錯,但詹師也說付出 100% 的努力就可以改變命運,雖然我不知道付出的 99% 的努力「功德」都到哪去了,有可能是下一世,不過下一世我才不要來受苦咧。

 

說到「功德」( merits),早上讀《寧瑪派次第禪有關「功德」的一段「本論」(我想是《淨治明相》)引述十分新鮮,原來「功德」說的是這個:

我們怎樣去說水的「體」呢?若云:水流動、濕,是兩個氫原子和一個氧原子的聚合體……(塞,好先進噢,本論到底是那個年代寫的?都提到化學式了)。如是所云,其實無非都只說著水的「性」,並未觸及它的本體。照甯碼派的觀點,這樣來認識「體」與「性」,就已經不落常斷、有無二邊。因為說來說去都說不著水的本體,那就等於認識了水的體性為空;可是我們卻同時認識它的「功德」(流動性、濕性等),甚至可以由其「功德」來作「事業」(利用其流動性來發電、利用其濕性來種植),因此便不能說,因為我們不認知水的究竟體性,對於水的證知即陷斷邊(虛無)。

同理,說法界體性空、真如空體、如來藏非諦實、法身空性,如是等等,並不等於說其為虛無,因為我們認知其遍輪迴涅槃自顯現的功德與事業。(香港出版《寧瑪派次第禪》p. 156

常斷有無也說成四邊:「常」當然就是「無常」的反義,恆常;「斷」上面已經註解為「虛無」之意;有、無可代換為「存在」與「非存在」。換句話說,「功德」可以理解為物理學作功的功,也就是「力」,而其作用的結果即為「事業」。回到前面,百分百努力才能扭轉命運,得到想要的而不是該得的,99% 的努力時,「功德」也就是「力」都到哪裡去?當然我們會想到「阿賴耶」——每個人的那個功德簿裡(我想不起來新時代常說有一個靈魂圖書館,藏有每個靈魂的生命藍圖,可以調閱出來看),來看看阿賴耶怎麼說:

意識不放縱於任何念頭中,穩定的安歇,用大圓滿的辭彙來說,是平靜、沈著以及不干擾的阿賴耶經驗(梵文即含藏)。此一心意的狀態具有些微的蒙昧和闇冥,雖然它不再應付念頭,卻缺乏清晰的特質。因此這被稱為「平靜的阿賴耶,帶有一種蒙昧的闇冥」(無明)

如果你保持這個狀態,然後繼續修行,經過一段時間,當加入某種因素時,這個蒙昧和闇冥將慢慢可以遣除。淨覺(這兒要區別凡夫心和淨覺)全然地顯現,清澈明亮,不受到凡夫心概念和念頭的扭曲,同時也去除了穩定阿賴耶的愚笨特質。淨覺能夠覺知一切,但是不受到凡夫念頭的污染,也不會攀附追逐任何對象。我們要確認和體驗的就是淨覺此一特殊的體性,而立斷的修行包含了保持住淨覺自然狀態的現前。(大圓滿p. 120

達賴喇嘛說明「心的持續經驗就是『阿賴耶』,這也是所有凡夫經驗的基礎」( p. 68),他談到薩迦派對於「阿賴耶是的續流」此一見解時,引述迦派學者曼杜婁竹嘉措——其認為阿賴耶為本有的澄明心:「輪迴及涅槃的一切現象均應被視為本有澄明心的反應或遊戲。這就是輪涅無別見(輪迴涅槃無分別的見解)。」(p. 100)但後面說到:「阿賴耶被稱為是平靜、平穩或不受干擾,但是在大圓滿中不會用這個名詞來指本有澄明心。」(p. 183

你不要被「阿賴耶」這個名詞弄糊塗。在顯教系統中,特別是在唯識的哲學教義中,有一類心意被稱為阿賴耶識,那也就是第八識,通常被翻譯為「藏識」。在中觀的著作內,經常有著將空性當做阿賴耶識的說法,而在密續的著作中,特別是在密集金剛密續堙A經常有著將本有澄明心當做阿賴識的說法,在薩迦傳統「道果」的背景中也一樣。

 但是在大圓滿中,當用到阿賴耶這個名詞時,它不具備任何前面所說的意思。在此,將阿賴耶與法身區別出來,一旦做了這樣的區別,就必須瞭解阿賴耶指的是心的一種中性狀態。據說阿賴耶頗為平靜和穩定。當你確認了淨覺,這個安靜的阿賴耶就被去除,而在念頭尚未生起之際,在此間隙中出現生動而清楚的淨覺體驗,超越任何「外」和「內」的分別。(大圓滿p. 183

看樣子今天寫不完九十九分的努力功德去了哪裡,明天再接再厲。

 


2007/10/31 Wed., sunny/cloudy/raining,  你要功德還是福報?它們都到哪裡去了?  

 

凌晨我看《菩提道次第廣論》到兩點,跳過一百五十頁,直接來到上士道(大士道)的部分,提到智慧與方便,相對於空性與菩提(菩提心和慈悲),意思是說證悟空性是三乘所共同的,然而光證悟空性、光自利解脫,並不完全——「自利且非圓滿」,母是智慧、父是方便,因此三乘之母都是空性(共同),唯大乘發菩提心(不共同),依此才能判定為大乘行者。

 

我們花最多時間的事情,希望這些將來都值得,都有結果,但我現在知道「自利利他」是一種使自己獲利(幸福快樂)更加穩固的方便法或稱技巧。怎麼說呢?原來我們以為在做的功德不是功德,這還分兩種,一是真正的「功德」,另一則是「福田」或福報——至少我們聽過人天福報,沒聽過人天功德。

 

早上《寧瑪派次第禪》正好讀到一個例子,梁武帝問達摩大師:「朕一生以來造寺、布施、供養,可有功德?」達摩回答:「並無功德。」後來梁武帝遣達摩出境。何以無功德?

造寺、布施、供養,只是修福,不可將福以為功德。功德在法身,非在於福田。自法性有功德,見性是功,平直是德,內見佛性,外行恭敬。若輕一切人,吾我不斷,即自無功德。自性虛妄,法身無功德。念念行平等直心,德即不輕。常行於敬,自修身即功,自修心即德。功德自心作,福與功德別。

「功德在法身」,故「自法性有功德」。所謂「見性是功」,及謂證一切法於法性中自顯現;所謂「平直是德」 ,即謂一切有情於法性中平等。是故於一切善業,須三輪體空而作,如是始得離虛妄分別,而所作者非唯是福田。(香港出版寧瑪派次第禪p. 159

什麼叫「三輪體空」?(我查一下網路)即施空、受空、施物空,這好像在摘哪本經講到佈施時寫過了。所以若所作的努力都只著眼於自己(吾我不斷),那叫累積福報——屬「人天銀行」所轄,若改變發心改為自利(這裡指類似靈修求解脫)及利他(這裡指發菩提心),則馬上升等換家銀行,直接轉帳到「法身銀行」了。「人天銀行」在六道輪迴經營設點,信用負載當然就下三道提領了;法身銀行聯營範圍就大了,還可以跨界通匯(欲界、色界、無色界),比較起來當然划算。所以我們的標題要改為:「你要功德還是福報?它們都到哪裡去了?」

 

為什麼《菩提道次第廣論》說功德圓滿是指自利利他兩者兼具,「對只求解脫輪迴的的小乘而言,它只有個別斷證功德以外,不具有自利的圓滿功德。因為他們雖然從輪迴中解脫出來,但沒有從寂滅衰損中得到解脫。所說的自利圓滿,就是指佛的法身。」(p. 314)此外,光利他自己不求長進也不行,「若僅看到為他人的利益而引導成佛的這片面功德是不行的,所以要懂得自己也要獲得佛果。(就是說圓滿的發心不可缺少自他二者的利益。)」(p. 315

 

再來繼續討論無論存的是福報還是功德,到底存到哪裡去了?不過我預想,如果所稱是「法身功德」當然存在「法身」上,人天福報,當然存的是化身(人)與報身(天)。三身是一體的,終究還是要問存在哪裡嘛?如來藏即是法身,換句話說,法身功德存在如來藏藏識;相對於如來藏的便是阿賴耶,福德或福報存在阿賴耶識。以上是石曉蔚說的,係因「涅槃界中的清淨顯現以如來藏為基,輪迴界中的污染顯現以阿賴耶為基」(《寧瑪派次第禪p. 105),總結來說,小功德讓你解脫輪迴、進入涅槃,大功德讓你解脫涅槃、證得法身;而再多的福德仍然讓你重返輪迴,只是稍微好過一點。

 

但阿賴耶跟如來藏仍是一體兩面不可分別的。我想福德功德存的地方都一樣,只是目的設定不同、領現的銀行階等不同。關於本覺(澄明淨覺)與阿賴耶的說明:

就算是在粗糙意識彰顯時,澄明淨覺的特質也遍滿其中。這是一個秘密,由於受到概念化思想的矇蔽和其他因素影響,而被隱藏起來。然而透過上師的加持,以及你自己的功德和對口訣指示的禪定,也可以直接認識淨覺。

之前,就好像清明、覺知的意識保有自己的覺性。然後你到達了阿賴耶不動搖的意識狀態。漸漸地,你的體驗越來越深。阿賴耶是一種空白、遲鈍的狀態,就像是無意識的狀態。沒有念頭可追隨,因此任何內外的分別,它都是洞澈而清晰,也就是無障礙和不曖昧,但卻受到一種遲鈍特質的垢染。

一旦你超越了阿賴耶,就像一個人突然從頭上將很重的帽子脫下,殊勝的淨覺特質立即現出。沒有內和外,沒有「這個」或者「那個」,沒有可以被體驗,也沒有正在體驗的東西,沒有任何主體和客觀的二元對立。但這並不是無意識的狀態,也就是說你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會想。這一個淨覺並不需要通過物件來尋獲(就像意識認知物件的方法)。一切知識的物件,外和內,都回到內在,所生起的就是覺性的殊勝狀態。

這個獨特的本有澄明心已被直接的指出,重要的是專注於其上,而前所未有的體驗將會現起。在我看來,這就是大圓滿的殊勝之處。(大圓滿p. 188

所以物我兩相忘的片刻,「可以說當我們問自己:『發生什麼事?』那個不想任何事情的狀態,或什麼事都想不起的狀態,是中性的阿賴耶狀態。它被認為是平靜和穩定,但此刻卻是由於一種蒙昧的闇冥而被污染。如果這就是大圓滿的指引,那就變得頗簡單。每次你打瞌睡,就在大圓滿的指引中。而你的一生可能就在這樣的狀態中渡過。」(《大圓滿p. 207)真的是這樣嗎?明天再討論。

 


 2007/10/19 04:18PM

 

2007/11/01 Thur., raining,  一切的顯現均是淨覺的展現 

 

繼續研究淨覺、本覺、原始智。

大圓滿中有三個元素,也就是體性、自性及(體性、自性、大悲)。只是單純地說「體性是本來清淨」是不足夠的;你在心中必須確定體性是本來清淨。本來清淨這件事本身並沒有太大的幫助,你必須對體性就是本來清淨有所體驗和領悟。對一切現象(比如一個瓶子)來說也一樣。如果你不能知道和瞭解它真的就是如此的話,它是空的並沒有用,體性上它是本來清淨也沒有用的。(大圓滿p. 200

朋友囑咐我「任何情況下,自性本來清凈、菩提心永不退轉、平常心是道,這幾句都該記著、體會、實踐。受益會是無窮的。」達賴喇嘛上面說「比如一個瓶子」,如果我不能了解它真的就是如此,再說空也沒有用,再扯勝俗義諦也是空談。「體性是本來清淨」(p. 201),自性本空,「在無上瑜伽密續中成就領悟的先決(不可或缺的)條件,就是對空性的領悟。對空性沒有瞭解,也就沒有大樂的禪定」,「因為分析性的禪定會壓抑大樂的產生,也妨礙達到心意的微細狀態。因此不採用分析性的禪定來修行」(p. 203)。而所謂不採用分析性的禪修,在大圓滿術語裡叫心性休息——「在心的安歇中直接指引」(p. 206)。當然心意識續流被打斷的發呆瞬間可以作為淨覺直指的基礎,但這並不是淨覺狀態,需要進一步發展。

在大圓滿的辭彙中,傳統對此的稱謂就是「淨覺」。描述淨覺的一個方式,就是遍滿一切的清明和不間斷。沒有絲毫蒙昧、闇冥的特質,而是自然地放鬆、原始和澄明。這種體驗會生起。當這樣的體驗生起時,就涉及到所稱的「本來現前的專注」。當淨覺被指引,此一本來現前的專注自然出現,就像太陽所照耀的光芒。我們不需要依賴經由努力而產生的專注,透過此一自然的專注,淨覺保持住自身。(大圓滿p. 207

達賴喇嘛也說:「在大圓滿的辭彙中,一切的顯現均是淨覺的展現。」(p. 208) 朋友也說到:「識取外顯和自心的關系,徹底離戲后,外顯就可以控制和變化或寂靜了。」上述三元素中又出現「大悲」,對應的是「力」。凌晨讀《菩提道次第廣論》悲憫程度還分悲心跟大悲心,一字之差,等級不同:

這裡要特別說明一點是:外道的心中也有悲憫心,但沒有大悲憫心;聲聞和緣覺(獨覺)雖有大悲憫心,可不具有悲心;一切菩薩具有了悲憫心、大悲憫心及悲心,唯獨不具有大悲心;大悲心唯有在佛地才有。所以,諸位學人應當懂得悲憫心、大悲憫心、悲心及大悲心的區別。(簡體新譯版菩提道次第廣論p. 318

可是我還是沒看懂差別在哪裡,大圓滿三元素之一的大悲,得在佛地才有,那凡夫還真無法圓滿。

 


2007/11/02 Fri., raining/cloudy,  《大圓滿》完結篇

 

繼續摘《大圓滿》。秋竹仁波切譯的有寂懷攝祈請加持文裡有句「無滅語笑三界懷」達賴喇嘛說明「十二種金剛笑聲」:「事實上一切都是澄明的展現。這樣的澄明體驗會生起,而當它們生起的時候,你不會恐懼落入輪迴,也不會期望達到涅槃,你不會有任何期望或恐懼。一切的體驗和一切的感受,不論好壞,業力、果報、生死以及變化等等,這一切都是澄明的奇妙展現。這就是『十二種金剛笑聲』所指。」(p. 209

 

但這一類體驗生起的同時,如同打瞌睡、發呆不能說就在大圓滿的指引中。大圓滿的祖師爺龍欽巴尊者歸納十種心靈陷阱:

1. 概念束縛之陷阱。

2. 非概念化狀態束縛之陷阱。

3. 陷入精進努力的陷阱。

4. 執著現象為真實的陷阱。

5. 從他處去尋找究竟真理的陷阱。

6. 執著空色為有(具有特徵)的陷阱。

7. 看不見真實體性的空性見解的陷阱。

8. 無目的漫談自己對大圓滿 「領悟 」的陷阱。

9. 就像投石入黑暗中那般無效地 「虛無 」禪定的陷阱。

10. 因為抓不到重點而忍辱的陷阱。

大圓滿pp. 209-210

什麼是「相」?上面括弧說「具有特徵」,便很容易理解,《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寧瑪派次第禪》引自:《淨治明相》說明如下:

凡夫說為「心識」,於諸佛即說為「心智」(即未解脫時說為「心識」,既解脫時說為「心智」),心識虛妄,心智則真實,唯無論虛妄真實均為心之境界,故名之為「相 」。

是故說究竟證量,須知心識與本覺之區別,一有能取所取、能詮所詮,即非真如,即非本覺。(香港出版寧瑪派次第禪pp. 166-167

所謂「空相」,也是說執著於空的特徵。反正橫說豎說,我們只有「凡夫心識」,還不具有「諸佛心智」。這本書終於來到總結處。一位大圓滿行者該如何修行或行持呢?達賴喇嘛說: 

我整個的開示是以龍欽巴尊者的開示為骨幹,根據《法界藏》的論述來解說。應該單純的將我到目前為止所教的,視為一把鑰匙、一個基礎或一個泉源,往後應該透過進一步的閱讀、禪定以及修行來補充。

一個真正的大圓滿修行者,最重要的就是在修行中持續的努力。要擁有修行道上高級階段的真實體驗和領悟,在共同的修行之道上打下穩定的基礎十分的重要。這就是為什麼在大圓滿的系統中,如此強調前行法修行。在大圓滿的方法中,共同的前行法包括了皈依、發菩提心、金剛薩埵禪定和持咒、供養曼達拉、大禮拜和上師瑜伽

倘若你能夠持續的努力,不失去希望以及勇氣,你會在心靈道上進步,這是一定的。(大圓滿p. 211

 全書完。

 


 

註一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