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達賴喇嘛談《心經》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7/12/25 07:42AM

 

2008/01/01 Tue., cloudy, indoor 15.3°C 《達賴喇嘛談心經》(1   

 

噢對,今天開始要練習「奇蹟課程」,來,第一課很簡單啦:

第一課   

我在這房間(街上、窗口、此地)所看到的一切,不具任何意義

說一切當然是自眼前、周遭、鄰里、鄉鎮、城市,觸目所及(應該要包含眼耳鼻舌身意之覺受)的一切事物都不具有任何意義。書上並說最前面前三課一天不要練習超過兩次,每次不超過一分鐘,有這麼容易的事嗎?所以反正今天是全無意義的一天,真糟糕,也不會糟啦,因為到明天就要練習,那些意義都是我自己賦予的,而不是真實意義。

 

下午來摘讀此本薄書《達賴喇嘛談心經》(Essence of the Heart Sutra

 

根據圖登金巴格西序言所說, 《心經》屬於佛經中的般若部,集結於西元前一百年至西元六百年之間,「 內含漸修道的甚深密意,包括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及無學道(究竟道)五道」,說明「利他發心如何達到利益所有眾生的佛果」,亦即《心經》「隱意大乘菩薩道的基本動機」,其「中心思想即是悲智雙運」。他開宗明義點出「佛教一開始,就以解脫我們執著的這個束縛為中心思想,特別是法我執和人我執」,說來跟《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一開始著眼於破除所見(法執)所感(我執)為真實,義理相同。圖登金巴格西說「從讀誦《心經》來觀照空性,被視為是克服煩惱的強又有力的方法」pp.VIII-X

 

奇蹟課程第一課,除了要視眼前一切非為真實外,還要進一步觀空。 這本《達賴喇嘛談心經》,是達賴喇嘛於1998 年於賓洲匹茲堡的開示內容。達賴喇嘛一開頭便說到:「當我們談到物質時,尋求知足與否的問題才有意義。但是,既然我們的精神潛能是無限的,而生命是有限的,我們就必須盡力善用有限的此生以及難得的人身。」跟我們今天的第一課息息相關的就是:「你感受到許多的情緒,其中有些會幫助你,有些則會困擾你。 我們不斷在經驗見、聞、嗅、嘗、觸、覺。在我們每一個人身上同樣有這些意識作用。」p. 4

在物質世界中,我們清楚知道什麼對我們是有益和有害的。然後,根據這種仔細的分析和清晰的知識,我們試著創造幸福、成功的人生,這種快樂人生是我們知道與生應有的權利。同樣地,在我們的眾多思想和情緒之中,我們需要謹慎分析,以發展可以分辨有害和有益的清明覺知。所以,我們必須增長帶來快樂的積極心念,減少帶來傷害的負面心念。因此,對自我內在的清楚認知是最為重要的。

當我們尋找快樂和克服痛苦時,我們人類具有一項非常重要的能力——聰明才智。聰明才智能幫助我們克服痛苦、找到快樂,卻也會製造問題。我們運用聰明才智建造房子並生產食物,卻也因此製造出焦慮和恐懼。聰明才智讓我們有記憶過去的能力,進而讓我們對未來有所願景。我們無法單靠物質享受來排除不快樂;究竟來說,由聰明才智引發的不快樂,僅能從聰明才智本身去減輕。因此,如法運用我們的聰明才智是重要的。(《達賴喇嘛談心經pp. 5-6

第二段開始要切入般若智慧主題,所以提到聰明才智,回到我前面講的,周遭的友人包括我也算聰明但過程為什麼這麼辛苦?因此達賴喇嘛說:「把聰明才智轉變成強大的積極力量,讓心變得更寬廣,甚至當意外發生時,我們才能夠維持鎮定而不被影響。」p. 7我們都曾被排山倒海的情緒災難淹沒嗯,我們確定當初面對的是同一個人嗎?(以心意識相續論,如奧修所說:你無法踏入一條同樣的河流兩次。)

 

第二章提到世界上的各種宗教,共同的價值觀就是倫理道德以及人類福祉,雖然基督教派並沒有關於前世的信仰,只信來生地獄天堂,但 U  說起他媽媽信奉的基本教義派根本也沒有天堂,他在修行上必須應對母親的檢視,這是他起步可能要迴避的原因,說來很複雜,他父親的第一任太太後來出家為尼才娶了他媽,因此直到現在他媽媽依然仇視尼姑和尚。

讓我們看看世界宗教的其他層面:相信前世或來生。並不是所有宗教皆肯定這些是存在的。有些宗教,好比基督教,只承認來生可能是在天堂或地獄,但不承認前世。根據基督宗教的看法,當下的這一世是直接由上帝創造。我能想像如果我們真的誠心相信這種說法,它將生起與上帝同在的親密感。當然,了知我們的生命是上帝的傑作,就必定可以發展對上帝的深厚崇敬,並期望按照上帝的旨意來生活,而後實踐人類的最高潛能。 (《達賴喇嘛談心經p. 13

達賴喇嘛甚至認為若同樣崇敬釋迦牟尼佛和耶穌基督的法教,「在入門的階段,可以同時學習佛教與基督宗教」,但是「當認真實踐得夠深入時,終究需要將宗教實修和形而上的玄學結合」p. 20。我認為這有點類似大學低年級的通識課程,在此階段我們可以同時修習新時代、蘇菲教派、唐望巫士、天主基督、孔孟老莊、禪學、吠陀,乃至佛法經典,但是他強調:「如果我們希望繼續更深入的訓練時,好比博士課程或某些專業技術,就只能學習某些特殊領域了。」p. 20是故博士課程不可能依然放眼世界宗教,而須擇一 specific 主題或法門,「一門深入」,這時還自詡「雜食性」是不行的,如同審博碩士的指導教授團,必須要有一位 major advisor,同時拜多位指導教授而無主從順位也是行不通的。

 

佛教是屬於無神論,並相信輪迴與解脫,否認永恆不變的靈魂(人我);相信解脫的派別裡,例如新時代高靈理論,認為「解脫就是前往另一個(高等)星球」,佛教則認為「從輪回解脫就是證得某種心的狀態」p. 24。以這樣的了解為基礎,接下來達賴喇嘛開示佛教的教義。

十二緣起1 、無明, 2 、行,3 、識,4 、名色, 5 、六入,6 、觸,7 、受, 8 、愛,9 、取,10 、有, 11 、生,12 、老死。)

佛陀借由闡述四聖諦,詳細說明十二緣起。其核心思想主張一切現象都是因緣和合所生,包括 我們的經驗、一切事、一切物。如實知見此法則是必要的,因為十二緣起是空性的基礎,而空性正是《心經》的核心。

這種理解,能逐一帶領我們去瞭解萬物的本質是互相依存、由眾多條件和合而生的。 佛陀開示一切事物都是緣起的,意謂一切事物都是沒有自性的。如果事物基本上是緣起的,自然就沒有一個獨立於其他現象而存在的性質。因此, 緣起就是性空(《達賴喇嘛談心經pp. 32, 34

為什麼一切現象都是自性空這麼重要? 佛陀說這個問題很重要,理由是能清楚瞭解空性就可以解脫。」(p. 34十二緣起第一支就是無明,也就是不曉得一切現象,包括情緒煩惱都是空性的。這一節講煩惱;

透過認識空性及清楚感知法無我和人無我,我們可以從負面情緒之中解脫,並進而從惡業造作與內在敵人之當中解脫。借由這個方法,我們開始解構貪執所引起的傷害及煩惱。一旦我們開始發展人、法二空的智慧,就可以漸漸解脫無明的束縛和內在敵人的攻擊。透過減低貪執,我們開始終止生死流轉的因果鎖鏈。在滅除了執取有我的無明(十二因緣的第一支)之後,可以預防第二支(行)的生起,最終從生死苦海的無盡流轉中得到解脫。

但是,這到底是指什麼呢?如果我們認為這個執取的我是空的,我們可能會想像身為人的我們不存在。但事實並非如此 —— 我們的個人經驗證明,作為生命的主體和媒介,我們確實存在。那麼,我們如何認識無我的智慧呢?在這個智慧之後又是什麼呢?我們必須清楚知道 唯有執取人我為實有 才是需要否定的。但是,這並未否認世俗層面有我的存在。這是佛法對空性的重要觀點。若不能理解這點,就不能完全瞭解無我的意義。 (《達賴喇嘛談心經p. 41

十二因緣就像個鎖鍊一樣,環環相扣,直到最後一支老死。這裡說的「人我」等同《奇蹟課程》說的「小我」,「無我」就類比於「大我」,所「無」的是「執取『小我』為實有」,所「有」的是世俗層面的明體本覺(大我)自顯現。這不難了解,卻實有一個自性的我(大我)存在,,世俗身份是個畫布(依業力因緣所顯),拿開小小畫布,即為大我的開顯。達賴喇嘛說:「我們目前的存在,只不過是受限於業及煩惱的身心聚合體。 因此,我們必須對這個身心五蘊培養深切的出離心。」(p. 42就是這個意思。

聖提婆是一位第三世紀的印度論師,他在《四百論》中提出對治煩惱的三個階段,內容如下:  

首先應避免惡業,

次者應避免我見,

最後避免一切見,

此是智者了知事。

(《達賴喇嘛談心經p. 43

「我在這房間(街上、窗口、此地)所看到的一切,不具任何意義」,也就是避免「見」見地、意見、成見,在不具足正見智慧前,還是少「見」為妙,一切都保持「我沒有意見」。所以關於許多世事,我也沒有意見,沒有意義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你的思維衡量考慮權衡拿捏等待等等心理活動是「不具任何意義」,所以秋竹仁波切寫道:「上師口訣,勿忘心匿。 隨處無則,浪行度日長命有樂,無厭受用。逝命有樂,悟無生滅。」(《秋瘋晨曦》p. 100)所以要你即刻享受生命。本節達賴喇嘛結語:「 無明是所有煩惱的根源,而這些煩惱又無法避免地是苦的根源。無明和煩惱是真正的 苦因』 ,而它們的苦是真正的苦,通達空性的智慧則是真正的『道』 。最後, 以智慧達到解脫是真正的『 滅』。」

 

第三世秋竹仁波切證教法月「圖殿卻吉達瓦」, 1958 年「跏趺入滅,伴隨空中出現絢麗彩虹,身體融入法界」(《秋竹仁波切簡介》p. 11)。而此世秋竹仁波切 1966 才出生,你說這八年他跑到哪裡去了? 

《心經》是《般若波羅蜜多經》的一部分,《般若波羅蜜多經》由不同的大乘經典所組成,形成 「二轉法輪」 的核心。大乘教法根源於佛陀在靈鷲山的開示。初轉法輪強調 苦」 和「苦滅」 ,二轉法輪則是強調「 空」

三轉法輪主要是為了利益那些傾向大乘法門,卻尚未能夠適當運用佛陀對自性空的開示而無法受益的佛弟子。如果他們在真正瞭解佛陀本意之前,只能對《般若波羅蜜多經》依文解義,那麼他們將有落入斷見的危險。 (《達賴喇嘛談心經pp. 45-46

而密乘主要是依佛陀三轉法輪的經典而修行,「 三轉法輪的主要經典是《如來藏經》(亦是彌勒《究竟一乘寶性論》的依據),以及龍樹的《十萬頌集》」(p. 58;問題三轉法輪是佛陀圓寂後超越時空的開示說法,達賴喇嘛解釋:「 《般若經》宣稱這是佛陀在王舍城靈鷲山對一大群弟子所做的開示。但是,如果你參加過今日的王舍城,你可以很明顯的知道山頂只能容納少數的人。所以,我們必須從超越世俗時空觀的層面來瞭解這些描述。 」(p. 51所以小乘總批大乘法源有問題(他們真把佛給看成物質化身而已)。落入斷見的是 什麼「見」呢?當然就是最有名的八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斷」什麼呢?即陷入虛無主義當中:一切都是空啊!(那還修什麼?)所以達賴喇嘛強調:「 佛法絕非哲學家所瞭解的虛無論。 佛陀提出瞭解《般若波羅蜜多經》的方法,目的就是要知道一切現象皆是 『無自性』。」(p. 46

 

按龍樹菩薩駁斥說法,認為肉身消滅後佛無法傳法利益眾生,意思是說佛陀只有在證悟後到圓寂前四十五年時間傳授法教,同樣的佛入滅後就停止存在了嗎?或者我們順便問一下,秋竹三世到秋竹四世那八年空窗期,「他」在哪裡?

龍樹指出早期佛教有一種思想:佛陀入滅時,就停止了存在(無餘涅槃)。如果是這樣的話,釋迦牟尼佛在證悟後能夠弘法利生的時間,相較於三大阿僧 祗劫累積的修行,就顯得非常短暫。佛陀在二十九歲時離開王宮生活,三十六歲時證悟,並於八十或八十一歲時入滅。這顯示佛陀造福其他有情的時間只有幾十年而已。龍樹認為這之間的差異並不合理。

他進一步說明:推斷個人的心識之流會在達到涅槃時終止活動,是毫無根據的,因為 沒有任何方法可以造成意識之流的完全停止(《達賴喇嘛談心經pp. 47-48

說「意識之流」,不是有點「唯識」了嗎?但我們都知道講的是什麼:相續不斷的心識,那個我們稱之為「大我」的東西。下午摘的《達賴喇嘛談心經》還不到一半,事實上才剛要進入《心經》而已。

 


 2008/01/08 07:11AM

 

2008/01/01 Tue., cloudy, indoor 15.3°C  《達賴喇嘛談心經》(2    

 

接下來達賴喇嘛要進入《心經》本文了。般若波羅蜜多咒:「 爹雅他,嗡,噶得噶得,巴喇噶得,巴喇桑噶得,菩提娑哈」(Tadytha Om Gate Gate Paragate Parasamgate bodhi svaha),的確是比香港人談錫永譯港式華語簡單一點。達賴喇嘛說:「 許多佛教徒每天讀誦《心經》。 在西藏,佛教分為寧瑪、薩迦、噶舉和格魯四大派;他們都重視《般若波羅蜜多經》的研讀。」p. 68在藏傳佛教傳統上,連開示某部經也要獲得傳承 ,或者某些經也得獲得傳承才能讀,獲得灌頂才能講,在此達賴喇嘛表示 已得到《般若經八千頌》的論著傳承。

 

達賴喇嘛解釋說:「 《心經》具有兩種意義:一是共通的,解釋教法的世俗起源;二是不共的,解釋教法的勝義起源。」(p. 73說的也是談錫永所著《心經的內義與究竟義》,究竟義即勝義,或者外義跟內義都是共的,究竟義不共。共與不共這兩個詞經常出現在書名及內文,「共」的部分可能是跟整體佛教相同,「不共」若是本傳承或本派獨有的意思,那《心經》的究竟義是屬於何派的傳承?照談錫永講外義是龍樹(中觀應成,格魯派所依之義理),內義無垢友,究竟義吉祥獅子(寧瑪所依之義理),中間不清楚了。至於達賴喇嘛所說沒有再分內義,勝義緣起便是:

至於勝義緣起,經文說:「 爾時薄伽梵入觀照深妙品三昧。」 本經在此處稱佛為薄伽梵,梵文的薄伽梵,意謂一個人已經征服四種魔:煩惱魔、五蘊魔、死魔和欲魔

薄伽梵已經完全超越了四種魔,不受其影響及限制,證得諸法實相。我們說超越四魔,而不說有所得,是因為智慧自然能夠瞭解。一旦超越四魔,智慧便能朗然全現、全體大用,這就是一切智智。事實上,佛一切智智的主要特質為:對一件事能同時通達世俗和勝義二諦。然而,尚未完全開悟的眾生也會瞥見勝義、世俗二諦,但是他們無法雙照。

《心經》接著說:「 薄伽梵入觀照深妙品三昧。」「 深妙」 意指空性,或是「 真如」 、「實相」 。空性被稱為「深妙」 ,是因為想要瞭解空性必須深觀。這極難為凡夫所了知。(《達賴喇嘛談心經pp. 73-74

我現在才知道薄伽梵是佛陀,奧修最常提到的也是最近 HF 送給我的《薄伽梵歌》,大概是佛陀法音。「 一般來說,佛經主要分為三種形式:第一種是佛陀親口所說,第二種是菩薩或聲聞弟子代佛所說,第三種是聲聞弟子或菩薩因佛陀的加持而說法。從下段經文可看出,《心經》的序分屬於第二種形式,正宗分則是屬於第三種類型。」(p. 83《心經》 此處所指的菩薩是觀自在菩薩,也就是觀世音菩薩——達賴喇嘛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他解釋「 覺悟」的覺, 意思是「淨除煩惱、所知二障」,悟則「 表示了知全部的知識」,而「 菩薩指的是透過智慧,無畏地悲憫一切眾生而證得覺悟」(p. 82 而舍利子是佛陀兩大弟子之一,也是很高果位的菩薩,因此《心經》是「佛陀安住等持王妙三摩地引發了觀自在菩薩與舍利子的對話,因而產生《心經》的教法。隨著舍利子的發問,開展出般若波羅蜜教法的主要部分。」p. 84

 

有沒有覺得達賴喇嘛很棒?信手拈來,都是重點。經文一開頭講善男子、善女人,表示「 就修習般若波羅蜜的功效來說,性別是沒有差別的」,達賴喇嘛也說「 即使古印度的文化偏見認為受具的男眾(比丘)優於受具足戒的女眾(比丘尼),但比丘戒和比丘尼戒並沒有階級上的差別」,但是「 比丘尼的受具儀式需二部授。 二部授所不可或缺的受具比丘尼種已經不存在,因此這意味著西藏佛教不可能有女眾出家者可受具足戒」,他也承認:「 戒律的改變只能透過集會討論與所得共識;這不是某一個人所能決定的。」(pp. 85-86 還好我不出家,不然就得拜無量壽佛使我「畢竟不受女人之身」了(註一)

觀自在菩薩的回答是善男子、善女人必須深切、正確且不斷地體悟「五蘊亦從自性空」 。「 亦」 這個辭彙暗指一切現象已被囊括於這個五蘊皆空之中。五蘊(梵語 skandha )是構成個體存在之色、心二法。既然五蘊為自性空,因此由五蘊組成的個體也是自性空。(《達賴喇嘛談心經pp. 88-89

如此我們又繞回《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第一課:「我在這房間(街上、窗口、此地)所看到的一切,不具任何意義。」因為五蘊皆空嘛。

 


2008/01/02 Wed., cloudy, indoor 14.4-16.6°C  《達賴喇嘛談心經》(3   

 

奇蹟課程」第二課也很簡單:

第二課   

我在這房間(街上、窗口、此地)所看到的一切,對我所具的意義,完全是我自己賦予的

練習的方式是坐在這前後環繞一圈,看到什麼都練習一下這種新觀點,包括你面對的電腦螢幕看到我寫的字,所具的意義,完全是你自己賦予的

 

開始續摘《達賴喇嘛談心經》。達賴喇嘛說:「《心經》的隱義,它是與空性智慧相應的道次第。」p. 88這個隱義應當就是內義及究竟義,談錫永也說跟五道(資糧、加行、見、修、無學道)修行次第有關。

既然「我」是自性空、無我,因此凡是屬於「我所」的也是自性空。換言之,不僅「我」(五蘊的主體)是自性空,而且「我所」(五蘊)也是自性空。達賴喇嘛談心經p. 89

今天多了一個「我所」,這個「我所」的「所」就跟《奇蹟課程》第二課講的「對我具的意義」的相當,「我所」後面所接的動詞一概皆空,因為主詞虛設,受詞當然也成立不起來。但達賴喇嘛這裡強調:「在此我想強調的是,觀自在菩薩之所以告訴舍利子觀五蘊自性空,並不是宣稱它們不存在。」p. 90關於這個主詞我,還有兩個層次:身體與心識,達賴喇嘛的舉例很有趣:

然而,「我」也並非是完全等同於身體。且思考以下的思想實驗:假若有人願意提供機會讓我們把老舊的身體換成一個更年輕、更健康的身體,我們將會打從心底很樂意地做這種交換。這意味著至少在某種層次上,我們相信有一個非身體的「自我」會在這樣的交易上受益。

我們可以將此思想實驗延伸到心的領域,想像如果我們有機會把無明、貪婪的心換成佛陀完全證悟的心,我們將如何反應。我們當然很樂意做這種交換,再次想像有一個「非心識的自我」能夠受益。這代表著我們既不全然把自我等同於身體,也不將之全然等同於心識。(達賴喇嘛談心經p. 94

華倫比提主演的《上錯天堂投錯胎》,講的就是認同之外於身體有一個真實的我,女友終於認出情人的那幕,認同的是情人心識(靈魂);《小活佛》有一段證悟後的佛陀回到家中,父母妻子仍以為他是以前的喬達摩,佛陀說:你再看仔細,我還是他嗎?連心識都換了,那他是誰啊?但史書上還是寫喬達摩悉達多證悟成佛,後來他父母妻子都誠心皈依於他。

我們相信不論是多世或一世,總有一個連續的自我存在。這種連續性感覺使許多非佛教徒主張有一個外在的靈魂:統一、不變而獨立於身心之外的自我;換言之,即是有一個絕對真實的存在。然而,佛教認為假如我們嚴格且仔細地分析的話,無可避免地是絕對找不到。

因此,佛教徒否認永恆不變的想法,並進一步主張:永恆的自我,完全是形而上的概念或是幻想。儘管眾生都有與生俱來的「我見」,但永恆、不變、單一、獨立的自我想法卻是只存在於如此思考的眾生心上。透過詳盡的探究後,佛教徒推斷:「我」只不過是以身心五蘊緣生的現象而已。達賴喇嘛談心經p. 95

這是佛教的無我觀,所無的是小我,但也不說有個大我,那只不過是換成一個「超極大的我」罷了。其實沒有「我」或無我,不是說就停止「存在」,自性雖空,但依然有力用與顯現,以物理學來講就是依然可以「做功」,怕什麼呢?神沒半個實質身體,也沒心識可電腦定位導航,也不是飄來飄去的鬼、靈魂或「更高的靈魂」(高靈),一樣可以「行在天上如行在地上」啊?因此達賴喇嘛說:「佛教徒宣稱自我是絕對不可能從生理與心理成分之外找到,這亦排除有一獨立自主的行為者能主宰有情眾生。」pp. 95-96

 

況且唐望巫士門們個個把「我」丟掉,還是照樣行走如風,成就虹光閃人,書上說是「意識」的火焰,意識或識也是勉強說的,說是一種覺知(Rigpa)還比較接近一點。我相信雖然唐望文獻裡的英文用的是 awareness——覺知,但必須要將這種「覺知」與一般人基於五蘊的自我的覺知區分開來,因為唐望巫士開宗明義就是要去除我,甚至去除人類形象,因此可以說成「無我覺知」。釐清此點,自然就可以撇清跟佛家的「唯識」有任何相干。

雖然唯識宗否認自性及外境的實際存在,但仍主張經驗是存在的,亦即心是實有的。抱持唯識宗見解的人主張:若心非實有,則無分辨善惡、損益的意義了。他們假設現象的存在,必須經由一客觀、實有的基礎以進行不同的作用。然而,唯識宗認為諸法並非全然由心所造。若是如此,我們可以僅僅透過想像就把白色變成黑色,把黑色變成白色。既然這不是事實,我們就必須進一步承認內在的主觀經驗與意識也是實有的。同樣地,對唯識宗而言,也不能從字面來理解《般若經》中的空性解釋。唯識宗認為,若我們只是從字面上瞭解「無色、受、想」的意思,就會掉入斷見,而與因果律相抵觸。

唯識宗有一個重要支派,就是「隨教行唯識派」。此派雖否認自性實有,但安立阿賴耶識實有。此派本師認為,如果說粗意識(譯按:指第六意識)為人我或自我,就很難在某些時間(比如昏倒、熟睡或無想定)主張有自我的存在。唯識宗以阿賴耶識而起的「我執」染汙識,稱為「末那識」。因此,隨教行唯識安立意識為八:眼、耳、鼻、舌、身五根識,第六意識,第七末那識,第八阿賴耶識。(達賴喇嘛談心經pp. 108-109

唯識宗的說法我看了就頭暈,基本上都是作文出來的,為了填補暈倒、打噴嚏、性高潮、看見根本上師時出現的心意識斷流,又創了第七識,為了功德存放安全起見又創了阿賴耶識。基本上以上通通沒有,真的一樣起作用、有顯現啊,為什麼呢?因為一切世間法(事物、現象)都逃不出「依他起性」的範疇。

 


 2008/01/08 07:28AM

 

2008/01/03 Wed., cloudy, indoor 16.5°C    「奇蹟課程」第三課:我不了解我所見   

 

奇蹟課程」第三課:

第三課   

我並不了解我在這房間(街上、窗口、此地)所看到的一切

達賴喇嘛解釋:「唯識宗承認外境的自性無,他們因此得以遣除外境的貪著與嗔恚。可是,這是不足的。除非他們也能認識心的空性,否則將會執著平靜、安樂而厭惡悲傷、恐懼。了知諸法皆空——不分內或外、心或境——即是中觀宗的精妙之處。如此徹底的瞭解,才能使我們從一切束縛中完全解脫。」p. 114嗔恚(ㄏㄨㄟˋ)解除也沒有用,除非認清情緒的空性,不然搬到喜馬拉雅山的山洞去住,還真的以為自己清心寡欲、喜樂平靜。

這堶n說的是,假如諸法根本不存在,那麼《心經》泛舉五蘊及三十七道品就顯得無多大意義了。若空性的理論是否認諸法存在,則再多的例舉說明也是沒有意義。因此,這說明了諸法是存在的,但並非自性有;諸法僅根據緣起來理解。

若我們能夠瞭解應成派對空性的詮釋——諸法皆無自性,我執就無法產生。從這個實修的角度來看,應成派對空性的見解,就是無我教法中的最究竟看法。

對發心修行的人來說,重要的是培養正確知見,以去除諸法實有的謬見。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削減主宰我們的煩惱。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任何修行,如持咒、觀想等等,都無法對抗這個根本無明。僅僅生起「願自性執消失」的念頭是不夠的!我們必須通達諸法皆空才行。這也是徹底離苦的唯一方法。(達賴喇嘛談心經pp. 119, 121-122

奇蹟課程」第四課:

第四課   

這些念頭不具任何意義,它們就像我在這房間(街上、窗口、此地)所看到的事物一樣

1. 留意心中念頭,約一分鐘,應用此課程

2. 好壞念頭無所撿擇。「『好』念頭只是那超乎其上的念頭的一些陰影,而陰影會模糊人的視線。『壞』念頭則會擋住視線,讓人根本就看不見。」

3. 此課目標僅是訓練我們「區分無意義與有意義的第一步」。「學會看出無意義者俱在身外,有意義者俱在心內。」

4. 練習指認出念頭中的主角或內容事件。

5. 以此方法省察內心不超過一分鐘,以免陷入胡思亂想。

6. 本課練習不超過四次,以免造成跟念頭形影不離。(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p. 6-7

 

奇蹟課程」第五課:

第五課   

我絕不是為了我所認定的理由而煩惱

「先從心內找出你所認定煩惱之『源』,以及其所導致的種種煩惱。」書上說煩惱可以顯現為恐懼、憂慮、哀傷、焦慮、憤怒、仇恨、嫉妒等形式,「在你明白外在形式根本無關緊要之前,每一種形式都成了你每日練習的最佳素材。」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8

 


2008/01/06 Sun., sunndy, indoor 20.4°C   《達賴喇嘛談心經》(4    

 

奇蹟課程」第六課:

第六課   

我煩惱,是因為我看到了根本不存在的事物

練習範例如:我很氣(某事),因為我看到了某個根本不存在的事物;我擔心(某事跟我想的不一樣),因為我看到了某個根本不存在的事物。可以運用於任何令你煩惱的事物,「在開始時應該先花一分鐘的光景省察內心,再把這觀念應用到每個覺察到的煩惱念頭上。」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0

我們應避免誤解空是絕對的實在或獨立的真理。空必須被理解為事物的真正性質。因此我們讀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不異色,色不異空」這並不是指 「大空」 ,而是指某一種特定現象的空,好比此處所指的是色(物質)。

「離開色別無空 」 這句話意味著色的空性即是色的究竟性質。色無自性,因此本質是空。此本質—— 空 ——並非與色無關,反之,這是色的特徵,是色的一種存在模式。我們必須瞭解色與空是一非二。 達賴喇嘛談心經p. 123

我的朋友由於各自的業力牽引、業障蒙蔽,能不能體悟所摘書上義理(不具了解的福慧資糧),能了解後又如何起修(起頭仍是一團迷茫),起修後會不會所託非人(上了假上師賊船)都是問題,但我相信「上師論」的一點,這在許多著述當中都強調如此:把具格上師當成佛,就得到佛的加持;把上師僅僅當成老師就得到老師的教誨;把上師當成一般人,幹什麼咧?滿街都是路人。基本上對任何一個普通上師,即便他的成就很普通都可以讓我們獲得最大利益。明天的奇蹟課程第七課就是「我只看得見過去」。

既然色缺少自性,它就絕不可能與其他現象分離。所以,這種依賴,意味對他事物的開放性與延展性。因為這種根本開放性,色非固定不變,而是不斷變異、隨順因果的。換言之,因為色是由因、緣的交互作用所產生,並無獨立不變的真實性,它們就有可能與其他色法(因、緣)互動。這完全是一種複雜而又相互關聯的存在。達賴喇嘛談心經p. 124

所以就像金剛經所說: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唯獨當下即是。是啦,道理人人會說,煩惱來時還是一塌糊塗。《奇蹟課程》「第六課」強調:「並沒有小煩惱這一回事,它對我心靈的平安所構成的騷擾都是一樣的。」以及:「我是不可能只保留這種煩惱,而拋得開其他煩惱的。因此,為了達到這些練習的目的,我要把它們一視同仁。」(學員練習手冊p. 10)我是沒什麼大煩惱,只剩下一點小煩惱,這個完全依賴對某種事物的「開放延展」,說起來也不是穩定結構,非常依他起性。

當我們提到「色即是空」時,我們否認色有自性。這種空稱為「自性空」(西藏佛教稱為自空)。但是,我們不應把自空或是自性空詮釋「色是自身空」;「自身空」相當於否定色的存在,如同我之前重複強調的,《心經》的教義不是如此。色是色,毋需否認色的真實是色。因此,「色是色」的事實完全不與「色是空性」互相矛盾。

這是很重要的一點,值得一再地說。空性不是指「不存在」;空性是指「自性空」必須依待「緣起」。萬法都有「依待」與「和合」的本質;一切現象都只是因緣的和合。空性讓因緣法變的可行。

我們可用一連串的推理來表達諸法相依而生。因為諸法相依而生,我們才能看到因與果。因與果只能存在緣生的世間,而緣生只能存在於無自性(空性)的世間。因此,我們說空即是色,這是色從空性生起的一種方便說,而空是色法緣起的基礎。因此,色界是空性的顯現。達賴喇嘛談心經p. 125

達賴喇嘛強調「空性並非絕對的真實存在」,也不是另有一個虛無世界、究竟實相,他說:「空性並非核心的實存,並非存在於宇宙的中心而從中生起萬法。唯有在個別現象之中,才能理解空。」;「空性只能說是個別現象、個別事件的究竟實相,當個別事物止息時,此事物的傾家蕩產性也隨之止息。」p. 126以下是本段落「瞭解二諦」的總結:

每天,我們透過心與感官在不斷變化的世間中察覺世俗諦。然而,只有透過分析,我們才能理解勝義諦——諸法的真實本質。瞭解勝義諦,就是了解現象的本來面目,事物存在的究竟狀態。雖然許多印度思想派別——包括佛教與非佛教——依二諦來理解的本質,更精細的瞭解不是二諦並非分開獨立的實體。這個特質,是我們必須清楚掌握的。達賴喇嘛談心經p. 127

這裡講到藏密各派詮釋心經的版本,寧瑪派的米龐大師如是詮釋:

有一種詮釋傳統,可能源自寧瑪派的大師米龐,習慣以「證空性四法」來解讀《心經》。根據這種方法,第一句的「色不異空」,就是指萬法本空,藉以破除有邊常見(誤認萬法實有的邪見)。第二句的「空不異色」,是指空性是緣生的,藉以破除無邊斷滅見(誤認萬法不存在的邪見)。第三句的「空不異色」,是指色、空雙運,或指空性與緣起的相應,同時破除有、無二邊。第四句的「色不異空」,則指色法與空性並非難以兩立,而是一體不二。因此,這四個觀點能超越世間的一切戲論。(《達賴喇嘛談心經pp. 127-128


2008/01/07 Mon., sunndy, outdoor 22°C, indoor 20.8°C  《達賴喇嘛談心經》(5  

 

達賴喇嘛談心經》看完了,連心咒都跟港仔翻的不同,Gate Gate 中文寫揭諦揭諦,昨晚我聽堪布貝瑪千貝仁波切唱的都不是這樣,「爹雅他    噶得噶得  巴喇噶得  巴喇桑噶得  菩提娑哈」,這樣接近多了。

 

達賴喇嘛談心經》這本小書值得多看幾遍,其實心經是觀世音菩薩——也就是觀自在菩薩,跟佛陀弟子——算是大羅漢(得果位的小乘),兩人在佛陀身邊,仰賴佛陀的加持——進入「強化意識」(甚深禪定)之後的一場精彩對話,說的當然就是五道行者(修行者)如何修學般若波羅蜜多——也就是空性智慧。前面都是針對鈍根說的,般若波羅蜜多咒則是對利根行者說明空性。

般若波羅蜜多稱為「大神咒」,理由是徹底了悟其意義後,可以淨除貪、嗔、癡三毒。稱之為「無上咒」,乃因此咒旨在解救眾生脫離輪回,不以小乘行者的自證涅槃為滿足。稱之為「無等等咒」,基於佛陀是無上正等正覺,故為「無等」,而可經由此咒的圓滿體悟來達到佛陀果位。最後,般若波羅蜜多是「除一切苦咒」,因為它滅除明顯的苦與引生未來苦的苦因。

般若波羅蜜多是勝義諦,因此是「真實不虛」。勝義諦與世俗諦無二無別,顯相與實相亦無二無別,因此,勝義諦是「真實不虛」,也意指透過持頌此咒,就能達離苦與苦因,到達完全的自在境界。因此,我們說般若波羅蜜多咒是「諦」。(《達賴喇嘛談心經p. 139

之前引用日本人松原泰道譯的「般若波羅蜜多咒」白話版本:「渡吧!渡吧,心連著心,渡過迷妄之河。彼岸才是永遠的覺悟。渡吧,渡吧,心連著心,渡過迷妄之河,登上無執著的彼岸。這是做得到的,走吧!」在這裡說的則是:「去!去!到彼岸,究竟到彼岸,植根於圓滿覺悟之境。」(p. 140)其實這只是字面上的,其真正的隱義仍然攸關五道修學,五道次第即是資糧、加行、見、道、無修(究竟),為什麼次第這麼重要?因為領悟與所破對象不同,跆拳道也分段啊,這沒有問題,問題在於行者起步一定得累積資糧,不然無法起修,路都還沒福報看見,談什麼究竟呢?心經的隱義便是:

般若波羅蜜多咒中蘊藏《心經》的隱義,揭示空性的了悟與成佛五道有何關聯。在般若波羅蜜多咒中,讀到的第一次「噶得」,是指力勸入資糧道,第二次指力勸入加行道。「巴喇噶得」,是指見道,現證空性。能依此行觀的行者,稱為「聖者」。「巴喇桑噶得」,是指修道(藏文 gom,意為「熏習」),在此是指行者經由不斷練習,而熟知空性。最後的「菩提娑哈」,是力勸定住於覺悟之地,也就是入究竟涅槃。

我們能將《心經》正宗分與成佛的資糧、加行、修道、究竟五位相配合。《心經》一開始所說的四法證空性:「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不異色,色不異空」,是指證空性的前二位階——資糧位、加行位。空性與八不——諸法皆空而無相——等等,指出在見道位悟入空性的方法。「無無明,亦無無明盡」等等,解釋修道位入空性之法。下一段的「舍利子!是故菩提薩埵以無所得故,依般若波羅蜜多」解釋住於於金剛喻定的法雲地菩薩如何禪觀空性。(《達賴喇嘛談心經pp. 140-141

行者對於自己所在階位有適當的評估相當重要,如此可以知道現階段努力的重點。譬如一開始一定密集觀修淨障法門,U 算是悟性高,E 還不認為自己業障嚴重,大聲跟我喊:「難道我有錯嗎?」就跟阿扁道歉一樣,有個鳥用啊?!如果通通沒錯,那我就祝福他幸福快樂囉。走得比 U 快一步的 K 進一步體會:「這次的事給了自己很大的警惕,自己應該確實做好淨罪集資的功課。」集資,就來到資糧道。

真正的位階轉向,是發生在行者深住於心一境性時。行者在資糧位時,對空性的瞭解大多來自對空性和諸法自性的思維理解。擁有敏銳智力的菩薩行者,在生起利他心前,可能對空性就有深切的瞭解;較少思惟的行者,可能會先發願濟度眾生。對這兩種行者來說,深入瞭解空性,都可有力地增上並圓滿其他修行法門。深入瞭解空性,能產生強烈的出離心,那就是脫離輪迴苦海的願心。出離心,也是培植大悲心的根基。

資糧位上的空性瞭解,主要來自於學習、內省和思惟;透過思維修,能更加瞭解空性,最後獲得究竟清明的智慧。此時,行者入加行位,能洞見空性,雖非直觀,但已不只思惟修,而是已經瞥見空性了。(《達賴喇嘛談心經pp. 141-142

我不能說我一定穩站加行位,但我出體中目睹顯相為空也能體悟,那肯定不是思惟來的,至於出離也早是第一志願,不然練出體要幹嘛?雖然大悲心尚在培養。加行位要做什麼呢?四加行,即皈依、發心、懺悔、供養,另配合上師瑜伽也就是上師相應法來做。

在加行位時,行者對空性的瞭解逐漸微細深妙。禪觀時已能不靠思惟。當不落世俗諦能、所(有、無)之二邊,就是自性空時,即入見道位。此時,能、所雙泯;能觀心與所觀境融合,有如倒水入水般,現證空性。

當行者加深空性的現證時,便能於修道位中逐步斷除煩惱。在此位階,歷經「七不淨菩薩地」。之所以稱不「不淨」,是因為唯證八地才能完全根除煩惱。到了八、九、十地時,就連習氣和根本無明也都斷除永盡。最後,破除障礙諸相之勝義(性空)不異世俗(緣起)的所知障後,即顯佛之一切智智。(《達賴喇嘛談心經p. 142

因此你就能明白供養的重要。當然最主要還是在破除煩惱,所以剩下一點時間摘「奇蹟課程」第七課:

第七課   

我只看得見過去

為此之故,你所看到的一切都不具任何意義。

為此之故,你所看到的一切,對你所具有的意義,完全是你自己賦予的。

為此之故,你並不了解你所見到的任何事物。

為此之故,你的想法不具任何意義,而且正因如此,它們才呈現出你所看到的模樣。

為此之故,你絕不是因著你所認為的原因煩惱。

為此之故,你是因為看到了不存在的事物煩惱。(《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 p. 11

這裡所要破的是舊有的時間觀念,我們對於周遭事物的感知僅僅是重複過去的經驗,欣賞或嫌惡皆基於過去的經驗,因為我們透過學習而學會了情緒反應與判斷,是故,本課要我們面對所看到的一切事物都承認:「在這XX上,我所看到的只是過去。」

持誦《心經》的般若波羅蜜多心咒,就已經總結一開頭觀自在菩薩回應舍利弗的提問。

到這堿陘謘A薄伽梵一直入於觀照深妙品三昧。佛陀以不作意的方式,啟發上述觀自在菩薩及舍利弗的對話。當對話結束時,佛陀即讚揚並印可觀自在菩薩的說法。從此印可可看出佛陀的觀照深妙品三昧,是空(勝義諦的自性無)有(世俗諦的諸法緣起)雙運的現觀。這種空有等觀的能力,也是佛陀心的特質。(《達賴喇嘛談心經p. 143

本書完。


註: 「畢竟不受女人之身」

2007/12/31 Mon., cloudy, indoor 16.8°C Journal

〈大乘聖無量壽智經並無量壽智心要陀羅尼〉其中有一段:「若有自書寫、或使人書寫是無量壽經,畢竟不受女人之身。」《無量壽經》本文為:「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其有女人聞我名字,歡喜信樂,發菩提心,厭惡女身,壽終之後,復為女像者,不取正覺。」(語譯:假如我成佛,我將使十方世界中的女人在聽到我的名字後,歡喜無比,發起修行佛法的信心,厭惡身為女人,並且在壽命終了之後轉女身為男身而成佛。否則(我)就不證入涅槃。)(《新譯無量壽經》p. 49 

我是有聽過女修行者得等來世轉成男身始可證悟,也聽過女十惡。那移喜措嘉佛母及諸多藏密空行母又是如何證悟的?書裡解釋說是因為「古印度的女性地位低下,而且被認為罪業深重,不得成為梵天王、帝釋天、魔王、轉輪王與佛,而且淨土之中也無女人。」(p. 47)太怪了,歧視女性,佛超越三時,應該有個放諸千古不變的說法吧。達賴喇嘛說不得歧視女性,否則會倒大楣——嗯是這樣講的嗎?懶得查了,差不多意思。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