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空行法教》識與識中的空性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8/01/08 07:49AM

 

2008/01/08 Tue., sunndy, indoor 22.6°C  《抉擇未來》第五章慈悲與智慧的結合

 

奇蹟課程第八課:

第八課

我的心裡塞滿了過去的念頭

「這觀念清楚地指出你只能看見過去的原因。沒有人真正看得見任何東西。他所看見的只是他投射於外的念頭。」(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3)書上說無法看見當下產生謬誤的時間觀,「損傷了你看的能力」,這話聽起來是不是有點「唐望」?在《心經》裡說「爾時」,係「指善根已成熟,時為薄伽梵入三摩地之時,以薄伽梵為知時者,故說為『爾時』」(《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69)。當然如果心裡不塞滿過去的念頭,就能有正確的時間觀,而「看的能力」與「知時者」綜合一起講,便是「目睹所有時間的看見者」。

 

今天晚上讀達賴喇嘛著《抉擇未來》第五章慈悲與智慧的結合。

一個凡事以利他為動機的人會借由六度之行來成熟自己的心識連續體,而以四攝法來成熟他人的心識連續體。六度之中,越是後面的項目越難,成就也越重要。而最後的二度就是禪定與智慧。抉擇未來

「四攝法」是什麼?即布施、愛語、利行、同事四種方法。彌勒菩薩《現觀莊嚴論》裡說,為求解脫之覺悟及證得佛果之法門,其一切根基都在於融合止和觀的禪定。達賴喇嘛說「密教(密咒或是密續)就是一種能夠快速有效地達到禪定的方法」。但我恐怕長一輩的包括我父親對密教的的概念還停留在喇嘛教——我猜是頭戴尖帽、身披紅衣、吹吹敲敲那種繁複誦咒儀式,我個人的密教初印象就要算是《末代皇帝》中的慈禧太后彌留時喇嘛圍繞的情景。那麼密教是運用何種方法來融合止、觀的禪定?

一個人要是受到以利他為目的而求覺悟的激發,便會以完全覺悟當作自己的修行目標;這樣的佛陀境界便會兼具有成就自己幸福的法身以及成就他人幸福的色身。止住修和觀察修這兩個修行法都把成就色身當做目標,為的就是救助他人。有些色身具有佛身的主要或次要特徵。在顯教的圓滿乘堙A成就這種佛身的方法是先發大悲心、以利他為目的而求覺悟出發,修六度以累積功德而得成就。密續的特點在於,除了這些修行以外,還修持與所希求的色身相應的方法;也就是觀想自己當下就是佛陀的生身。這種修行就稱為本尊相應。因為這種修法和想要成就的結果一致,所以修行起來特別有效而且力量強大。抉擇未來

另一本書上說如果沒有菩提心的力量,就算修到大圓滿也不能成就。以大圓滿之基道果來說,果大圓滿就是「三身任運」之智,若以明體狀態(能量體完整時)出現那就虹化了,意思說如能證得果大圓滿可以隨時掌握自己進入虹化的境象(就像唐望巫士可以整批化為意識的火焰一起走人),且能夠轉識成智。以上講得有點遠了,那是究竟成就,昨晚我意外找到一個網頁有關「四加行四十問」,其中第十問問到「應用在四加行修行中的身語意技巧有什麼意義?」創巴仁波切說:

修四加行時,我們雖然是在唸誦祈請文,其實是在說祈請文 。在日常生活中,當我們全神貫注於自己的時候,常常會自己對自己說話。同樣地,修四加行時,你也是在「說」祈請文,使它變得更堅固、更紮實,實實在在的事情發生了。

在修四加行時所的咒,並不與高層次的修持法Sadhana practices所念的咒 一樣。這兒,它仍然只是一種過程,而不是金剛乘中比較高層次的真言。 譬如,金剛薩埵咒是一種有淨化作用的咒,共有一百個字,包含了代表一百個寂靜及忿怒尊的種子字biias。這些咒用某種方式說出來,可以激發本質純淨的要素。但就某種意義而言,這仍然只是咒的膚淺使用而已。

觀想是每一加行時都要使用的的心理技巧,大多數人都認為很難。在金剛乘中,觀想稱為生起次第的禪修the Developing Stage of Meditation 它與我們一般所想像的「觀」稍有不同。一般說來,我們都把觀想當作是白日夢。

在這堜珨〞瘋[想,則是接受本尊的全部態度,在心中實際看到它,而不是作白日夢。這需要先期訓練——最基本的,是打坐的訓練,也就是止觀tranquility and insight meditation。即使是接受過止觀訓練的人,觀想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你必須先研究化身的教法,而不是 一下子就去探討法身。同樣的道理,你必須先調身,然後再去調心。否則, 一定困難重重。(西藏密宗白教,〈四加行三十問〉第十問)

創巴仁波切接著說:「圓滿次第是一個總的名稱,它有不同的層次。從小乘的觀點看,它是止觀。 從大乘的觀點看,它是慈氏禪定(Maitri bhavana)之類。從金剛乘的觀點看, 它的終極就是大手印。但假如你沒有前行的訓練,是不可能突然獲得的。這就是為什麼基本的止觀訓練很重要的道理。」他強調「圓滿次第傳統上是由上師傳給弟子的。甚至在論著中,也不加以討論。用現代的話說,那就是公司的政策西藏密宗白教,〈四加行三十問〉第十問)

 


2008/01/09 Wed., sunndy, indoor 22.6°C  「秋竹佛爺」與「秋瘋」對答錄

 

奇蹟課程第九課:

第九課

我看不出一切事物的當下真相

兒子今天國語複習考考 61 分,沒辦法只好訓誡。所以照此課練習:「我看不出兒子考卷分數的當下真相。」書上說「未經訓練的心靈,很難相信那看起來有形有相的東西其實是不存在的」,不過也說到「你若已經了解,就不需要練習了」(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5)。

 

睡前看一點秋竹仁波切所著《秋瘋晨曦》某篇名為秋竹佛爺與秋竹瘋子對談,差點沒把我笑斃。來摘高階——佛境界級的笑話:

「秋竹佛爺」與「秋瘋」對答錄

秋瘋答:我在秋天時變成瘋子,人家稱呼我秋瘋子。

秋佛問:您從哪裡來?

秋瘋答:從我背後那個方向來的。

秋佛問:去哪裡?

秋瘋答:前面轉的那個方向,就是我走的方向。

秋佛問:為何來這裡?

秋瘋答:我知道秋佛您很喜歡注意人家,想知道人家的事情,所以專程來告訴您一件事。

秋佛說:我們倆找個地方,好好的聊聊。

於是,兩人走到可以眼見西方極樂淨土,但仍未能聽到聲音的距離,兩人坐了下來。

秋佛問:那個境界是什麼?

秋瘋答:那就是中國人最希求的「阿彌陀佛淨土」,也就是那個眼睛看得到想要去的欲望更高,但聲音聽不到,手亦摸不到的緣故,所以一輩子失望的過日子,秋竹佛爺您曾如此這樣的痛苦吧!可憐!秋瘋我覺得那個淨土,不只是穢土,大金剛地獄就在那裡。

秋佛問:秋瘋您所謂的淨土是指哪個?把哪個當成佛?

秋瘋答:我現在自在實用的五根十八界的身體就是極樂淨土,體內有個實在瀟灑快樂的心情就是無量壽佛,走到哪裡樂到哪裡,無二無別的樣子,就是秋竹瘋子。

秋佛問:我覺得您是個超人,請問您如何「超」?

秋瘋答:怕你秋佛無智,講也不見得聽得懂,但是若你真的想聽,我就告訴你: 

我跟誰皈依?「跟自由皈依。」

誰取名?「自我掌握來取名。」

跟哪個師父學?「不欺騙自己的師父。」

讀哪個佛學院?「智慧佛學院。」

讀哪些?「三界萬法。」

校長是誰?「八識王。」

誰是同學?「五識五蘊。」

哪個堪布?「閻羅王。」

哪一派?「順其自然派。」

學到什麼?「回歸到本初那代。」

什麼畢業證書?「究竟通。」

考什麼?「自傳。」

考得如何?「過關自明。」

將來計劃什麼?「救度千佛萬佛。」

目標是什麼?「教訓高僧與大德。」

目的是什麼?「大家平等。」

理想是什麼?「眾生同我瘋。」

哪裡人?「我是有情人。」

姓什麼?「眾生是我的姓。」

父親是誰?「空性。」

母親是誰?「緣起。長兄無因普賢王,老二我秋瘋金剛法,老三金剛總佛,老么金剛勇識即金剛薩埵,大姊般若佛母,妹妹空行母,除此外所有的女性都是情人,想結婚,老婆變成無量無邊,秋竹佛爺您不要等秋瘋的喜帖。」

秋竹佛爺聽完頓了三秒鐘,第一秒化身佛明,第二秒報身佛明,第三秒法身佛明,當秋佛呆呆地說不出話時……

秋竹瘋子說:哈哈!釋迦佛常說「不能見如來」,今天在不可思議中見如來。

秋瘋大笑如雷聲震耳時,到底是秋竹佛爺融入秋瘋?還是秋瘋融入秋竹佛爺?搞不清楚下,忽然之不僧不俗相,就是剩下的那個。  

民國八十五年九月二十六日《秋瘋晨曦》pp. 205-209

How's that? 我最喜歡爸爸是空性、媽媽是緣起,其次同學是五蘊五識、學到回到本初那代。這樣的麻辣鮮師,也算世間少有。《心經內義與究竟義》註釋說到「《大般涅槃經》說如來有四果德:常、樂 、我、淨,此為佛性與凡夫無常、苦、無我、不淨的心識相對。」(p. 173)這個「佛『我』」,肯定不是假我,因為凡夫這裡寫到「無『我』」,也不是一般理解的「無我」(selflessness)。同樣「佛『明』」相對於凡夫的無「明」。另一個需要解釋的就是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其實是數學加法):

無垢友說,(心)經中雖然只說五蘊,其實亦同時隱指十二處(六根及六塵),十八界(六根、六塵、六識)。亦即已盡觀蘊、處、界一切法相,悉皆自性空。(《四重緣起深般若p. 29

 

無垢友言:需認知蘊、處、界實無共自性,亦即五蘊、十二處、十八界,彼等所具之自性其實已為汝說之特性。

此理易明。於五蘊,任何人皆知色蘊自性不同識蘊自性,此如色可呈現為外境相,識則不能。於十二處,色處自性不同於聲處自性,此如色由眼緣,聲由耳緣。於十八界,意識界不同於法界,彼有執著、分別自性,而法界則周遍無分別。(《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p. 51-52

五蘊就是色蘊、受蘊、想蘊、行蘊、識蘊。

六根:眼、耳、鼻、舌、身、意。

六塵:色、聲、香、味、觸、法。

六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


 2007/05/23 07:46AM

 

2008/01/10 Thur., 2008/01/11 Fri., sunny, indoor 23.6°C  《空行法教》識與識中的空性 

 

奇蹟課程第十課:

第十課   

我的想法不具任何意義

「這觀念適用於你所意識到的或練習時意識到的一切念頭。」然後加上一句:「這觀念能幫我解除自己目前的一切信念。」因此當自己在胡思亂想時,要肯定:我那關於(   )的想法,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那些念頭並非你真正的想法」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6,雖然書上說目前我們還沒有能力分辨出什麼才是真正的想法,但如果我們具有此能力,便不會懷疑你一度信以為真的念頭與想法,實際上不具任何意義。

 

奇蹟課程第十一課:

第十一課   

我那無意義的念頭,顯示給我一個無意義的世界

「這是我們第一個與修正過程休戚相關的觀念:即扭轉世俗的想法。外表上看起來好像是世界操控了你的認知對象。今天的觀念介紹給你的則是,你的想法操控著你所見到的世界。由衷歡喜地練習這初具雛形的觀念吧!因這觀念是你解脫的保證。」(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18)如果奇蹟課程都這樣說,我們心中的敵人其實只是假想敵,其本身也是無意義的。不過我們曾經無意義的念頭,顯示給我們無意義的戰,無意義的世界,當然。

 

空行法教》一下子就半本了,我們今天輕鬆摘一點。寧瑪派這一支傳承,主要都是修伏藏法。「之所以要埋藏伏藏的原因,是為了預防密咒乘法教被摧毀、避免金剛乘的墮染或遭知識份子的修改、維持加持力,以及利益來世的弟子。蓮師為每個伏藏法授記了取出的時間、取藏者的名字,以及將會持守法教的具緣者。」(p. 23 書裡解釋移喜措嘉「是金剛瑜伽女的五位空行母化身之一,體性上也是蓮師自己的化身之一。她的出世,主要是為了襄助蓮師在雪域西藏弘傳金剛乘,尤其是伏藏的法教」(p. 29)。

外相上,空行母一字的字義是指「空中所住者」,是一種毋須在地上行走的天人。有各類的空行母:智慧空行母、事業空行母和世間空行母。」真正的智慧空行是明覺(awareness)的空性本質,識(perception)是男性的,而在識中的空性則是女性的特質。因此法身佛母是所有空行母的根源。(祖古烏金仁波切導讀開示,空行法教:蓮師親授空行母伊喜.措嘉之教言合集p. 29

法身佛母、般若佛母都是法身,金剛亥母則是報身,所以我以前問過移喜措嘉跟曼達拉瓦到底是金剛亥母嗎?前兩位人名都是化身。但金剛亥母跟金剛瑜伽女是不是講同樣一個,我還不清楚。不過,「空行母能以不同方式和各種形體示現,有些會顯得粗暴或令人反感,乃是為了遏阻概念化的思考和不淨觀。」(p. 31

除了智慧空行母之外,還有為利益眾生而擔負佛行事業事業空行母;視察我們守護三昧耶情形的三昧耶空行母;還有居住在世間主要、次要聖地的空行母

依喜措嘉佛母也是聖度母的化身之一,聖度母則是金剛亥母的化身,而金剛亥母的體性是般若佛母和普賢王佛母。相對應的男性的三身佛,則是普賢王如來、金剛持和釋迦牟尼佛。

 

最後,在修持佛法時最好憶起金剛乘中寧瑪派的不共功德,尤其是大圓滿教法「修自低起、見由高降」,蓮師這句話實為關鍵。若我們的舉止依見而行,那麼會看起來瘋瘋癲顛的;但若是只遵循小乘的見,則永遠不會有解脫的可能。聲聞、緣覺的見,如法讓我們即生成佛,得經過三大阿僧祇劫。因此我們必須依止小乘的修,而保任內密的見。(祖古烏金仁波切導讀開示,空行法教:蓮師親授空行母伊喜.措嘉之教言合集pp. 30-31


2008/01/12 Sat., cloudy/raining, indoor 23.6-22.3°C  無意義的世界我煩惱

 

國民黨立法委員選舉勝選,看到電視播陳水扁總統致詞,我開始同情他,他不知道下輩子要淪落到地獄哪一層?不過秋竹仁波切有篇也到「名」犯人(跟名作家、名主持人一樣)林春生

因果何其不爽!

請問林春生,由何因投身此世間?

倘若前世種惡因而來,不落地獄緣何因?

如林春生因前世善業因投生此世間,何有造此惡業之實?

民國八十六年九月十日(《秋瘋晨曦》p. 392

嗯?最後一句「實」是事實還是真實、實質?既立前旨因果不爽,此「實」即為今生所造之惡,這裡應該不是在講勝義諦、究竟義的萬法皆空吧。奇蹟課程第十二課:

第十二課   

我煩惱,是因為我看到了一個無意義的世界

「這個觀念十分重要,因為它糾正了知見上最大的偏曲,是你認定的那個可怕的世界,那哀傷或瘋狂的世界,帶給你無比的煩惱。它這一切特質,都是拜你之所賜。世界本身是不具意義的。」(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19)現象本身(體性、自性)是空性的,這也是佛法修不淨觀或淨觀,修相對論(如夢中轉變為對立之物),隨你喜好。電影大智若魚Big Fish片尾字幕打出來:一個故事如果重複得夠多次,它就會變成真實的。

 

「凡是不具意義的,便無好壞之別,那麼,一個不具意義的世界為什麼使你煩惱?」所以《心經》最後說也沒有什麼苦集滅道,嗯,這誰說的?噢,達賴喇嘛說:

儘管世俗諦有緣生和緣滅的過程,勝義諦卻無;因此,此二者在此也要遮遣。經文又說:

 

是以無苦、集、滅、道。無智,無得,亦無不得。

 

在此,一開始即針對佛陀初轉法輪開示的苦、集、滅、道四諦,從空正見的立場予以遮遣。其次,對此四聖諦法之修習結果亦作一遮遣——無智,無得」,亦即肯定主觀經驗的空性。最後,即使遮遣的過程也是空性的——亦無不得」,甚至是現觀智慧而生的清明狀態本身,亦是空無自性。究竟涅槃或成就圓滿佛果所具有的一切特質,都是由空性所生,在此也都予以遮遣。(《達賴喇嘛談心經pp. 134-135

是以無苦集滅道,也就是說「沒有可怕的世界,那哀傷或瘋狂的世界」,此即肯定主觀經驗的空性(不具意義)。今天續摘《抉擇未來》第五章慈悲與智慧的結合。瑜伽行者會觀想自己的心識具有本尊身相與特質,可以進而了悟這個神聖身的空性。達賴喇嘛說:「所以有人說瞭解空性的智慧心識當中有個部分就是以本尊的方式出現。」

密續本尊——水中映月應化身

佛教媮鷁M沒有所謂的造物主,在它林林總總的灌頂形式堳o有數量極多的本尊。在密續前三部堛漸輕L便是利用了欲界的五種樂境,也就是悅人的色、聲、香、味、觸等五境來作示現,但是這其中並不帶有一絲男女交媾的樂境。對於無法利用這些欲界境的修行者,佛陀的色身會以具有比丘形貌的無上化身出現,就像釋迦牟尼佛一樣。

如果修行者的性向和能力適合修行無上瑜伽,而且善根也開啟了,示現在他們面前的則會是交合中的男女本尊色身。對於能夠以忿怒修道的行者,本尊的色身會以忿怒相示現。而對於能夠善用欲望的行者,則現祥和相。所以色身會依照修行者的根器作不同的化現。抉擇未來

達賴喇嘛說:「所以在所有的本尊堙A有許多只是化身,也就是某一位佛陀的倒影。」接下來密宗四派共主的達賴喇嘛免不了介紹四派的看法,我只略摘寧瑪派的大圓滿部分,以茲說明有條件的他空見是存在的,事實上只是一種過程而已,就好比修行的次第,這不是最究竟的。

寧瑪派:大圓滿

大圓滿所說的根本指的是清淨光明根本心,但是他們稱它為「一般心識」。心與根本心有所區別:「一般心識」指的即是後者。

在其他系統堙A修行者在初階時所作的修行大多和名相有關,為的是彰顯清淨光明根本心。但是在大圓滿的修行堭q一開始就不太注重名相的運用,只依賴口訣來強調根本心。這就是為什麼它會被稱作是不作意說。

因為大圓滿的修行極度強調清淨光明根本心,所以它包含了對於二諦的特有見解,稱為特殊二諦。對於這點我們可以約略這麼解釋:事物的根本實相我們稱之為真諦;相對地,偶發無常的事理則稱為俗諦。就這種觀點來說,清淨光明根本心空無偶發事相所構成的俗諦,所以是種他空;這是就客體物件的空性來說。但是,清淨光明根本心仍然具有根本清淨的本質,所以還是不脫佛陀次轉法輪時所開示性空的本質。抉擇未來

一下就來到結論:

身心融合 ——成就無上利他體用境界

在修行風息與心識並重的系統時,修行者會達到一種純粹身體與純粹心靈——幻身與淨光心——的融合;借由這種融合就能達成佛道上利他體用的境界。在母續的特殊修行法堙A佛性是借由虹光身達成。時輪系統強調的是心,而這一派成就佛性的方式是借由空色身和無上不變的極樂融合而成。大圓滿的寧瑪派主要注重的也是心。這一派的修行是借由四相的成就來消耗掉身體的粗糙因素,而和母續類似的是,修行者也會成就一個大移轉的虹光身。所有這些智慧與慈悲的體現都是為了幫助眾生脫離肇因於無明的痛苦輪轉。抉擇未來

我們再來找有高難度的。還有什麼經啊?我那天剛買一個三民書局的注音版本《大乘起信論 》,就看到談錫永寫:

但執大乘起信論有如趕狗入窮巷

不知此論說他空,不依唯識立法相。

彌勒法系實三分,法相唯識如來藏。

三者即為基道果,請將五論平心看。

任壞其一皆不可,偏持其一法亦喪。

彼輕今學縱然非,汝壞其果更孟浪。

(《心經內義與究竟義p. 161

算了我知錯了,反正才一百二十元,買來收藏的。「看到無意義的世界我煩惱。」

 


2008/01/13 Sun., raining, indoor 20.0°C  無意義之物不算存在

 

唐望所謂每一個夢的記憶都是能量體上一個位置,如果每個月我有 200 多個新位置,一年有 2500,兩年就 5000 個,夢當中至今鮮少有重複的,的確是有「我來過這裡」、「我認得他」的感受,但地點重複數量有限,「我認得他」還較為頻繁(因為同批人在輪迴裡也是成群轉生);出體也大多沒有重複地點,所以這樣算不算是慢慢複習所有阿賴耶識上的記憶倉庫?也就是所謂像翻土一樣鬆動阿賴耶識,以便讓明體顯現?這就像是地毯式搜索一樣,不然記夢的功能就太少了點,讓我記得很白工。所以你看,我口錄夢,雖然馬上忘掉,但藉由我手抄再電腦整理,這樣就存檔編號了,多半我寫過的夢我也記得,所以夢也越挖越深。

 

我猜測記夢剛起步都是夢一些周邊日常庶務,慢慢推及較年代久遠的事,譬如 J 說早八百年前的同學都出現了,我在記夢第一年也出現許多小學同學、初高中同學,有一次我還寫:感覺我這輩子認識的人通通出現了。 這場景有點像《大智若魚》老爸爸即將過世前要求兒子復述一遍自己講過的「自己的死法」,兒子描述父親此生所說的故事當中所有的人物都來到河邊歡送他,大家歡欣鼓舞地向他告別,然後他復原成魚遊進河裡。這一幕是十分有意義的,這也是巫士生命回顧的真義,清理過的記憶就等同向其告別了,它就不再箝制我們。

 

奇蹟課程第十三課:

第十三課   

無意義的世界令人恐懼

「一個無意義的世界事實上是不可能存在的。凡是無意義的東西就不能算是存在。」(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21)這只是說明我們不認為自己看到無意義的東西,亦即我們認為自己確實看到了具有意義的東西。 D 曾分享他老師的見解:這世界是無意義的,等著你去賦予意義。這是對奇蹟課程「意義」兩字的誤解,因為這裡申明的是事物本身不具有任何人為及天授的意義,其本身是中性的,也就是佛法所說的空性,沒有任何外加的個人意念闡釋,無非就是顯現的現象,而一般人無法接受「事物不具意義」這件事,直接導向空無的恐懼,但「空」並非一無所有,只是還原存在的體性、本質。因為將無意義導向空無,就是佛法的「斷」見;反之,賦予最高神授永恆不滅的意義,則落於佛法的「常」見。

 

因此,在成就佛果的「常、樂、我、淨」之前,凡夫們還是不要有個人偏好意義的好。我想起很久以前 R 寫,「覺得這就是要告訴我什麼」,好,那是「什麼」啊?如果重大事件或遭遇沒有轉化成向上的動力,反成向下種業的禍田,我們寧可相信這無疑是一種業障違緣。

 


註: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