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誤解需要兩個人才辦得到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4/01/26 11:05AM

 

2008/01/24 Thur., cloudy, outdoor 12°C  喜樂與空無

修法時,不該存在虛應故事的態度——滿懷熱誠來參加法會,回到家堙A卻什麼也不修持。 單憑參加一次法會,就假裝確有修行興趣,這是欺騙上師的行徑。

經過幾天、幾個月、幾年努力修持,你的心靈會產生真正提升的變化。因為,人的心識很自然地會去適應熟悉的事物 ,只能夠遵循熟悉的路徑行走。 我們已經習慣了心境跟著情緒起伏。如果持續修行,絕對會改變二者之間的互動關係。   

也許你已經注意到,現在的心思和十年前的心思有一些不同。就我來說,向別人解釋提升心靈境界的重要性,是件很困難的事,然而,若拿目前的心境與十年前,二十年前的心境做比較,會發現我對空性、對菩提心的體驗,有某種程度改變。

你會想著:「噢,我怎麼可能得道成佛?」 你可以先取禪道、加行道的菩薩做為典範。尤其你若以第一道階梯——資糧道的諸菩薩為典範時,會增加無比信心。(《喜樂與空無》)

達賴喇嘛說以前的上師謙遜,說自己證悟仍有不足,藉以鼓勵弟子向上,但現今天這樣反而會造成反效果,因而懷疑上師能力。所以我比較接受秋竹仁波切說自己狂開悟,詹杜固仁切說自己尚未成佛,我則要想一下為什麼他要這麼謙虛。達賴喇嘛說我們必須抱持這樣的態度:「我勢必傾全力在最短時間內,從事上師供養法的修行,只要一小時或兩小時,我非得讓它發揮最大意義不可。…… 如果你修行得法,淨化你的業障,在夢境得到對未來的正確指引,這樣非常好。」 並心想:「我已經從慈悲的上師那兒得到開示、灌頂、賜福等加持,從今天開始,我要傾盡全力修行,做為對上師的成就供養。」

 

以下達賴喇嘛介紹睡醒時的觀想法,他說:「 你可以在一覺醒來時,即抱持這樣的觀想進行修持,然後再投入其他諸如頂禮、跪拜、繞行等的其他修行。接著做你日常生活的事。」

你在清晨醒來,或半夢半醒時,如果能夠想像自己是在空性之歌聲中醒來最好。即便只是觀想層面,仍然可以體驗到睡眠明光,你就是從明光中出現。晨間現佛身的過程,要在醒來的那一刹那,即刻從明光中現身。

不論你在早晨是否觀想憶持佛身,若是眼前馬上能夠出現佛身,那是非常好的。另外, 在這個時候,我可以觀想三身。先讓自己融入空性,想像你的心在觀想空性的時候,也正在體驗快樂。基於此因,思考著這就是「法身」,並進入大樂境界。然後,升起呈現「報身」的意圖,想像出現光芒照射。接下來,經由意圖的力量而成為「化身」,觀想出現一面二臂大威德金剛法相。

從佛的整個肉身,特別是從心中的吽字音開始,發出光芒、投射十方,同時淨化情器世間,以及情器世間的眾生,帶領眾生進入大樂和空性。(《喜樂與空無》)

皈依時唸的「南摩古魯貝、南摩布達雅、南摩達爾瑪雅、南摩僧嘎雅」是文,達賴喇嘛說:「假設你不覺得困難,還是念梵文版比較好,因為梵文具有特殊力量。」文音譯的「四皈依」如下:

喇嘛拉交蘇卻(南無上師)

桑結拉交蘇卻(南無佛)

確拉交蘇卻(南無法)

根敦拉交蘇卻(南無僧)

(《喜樂與空無》)

大寶法王開示「痛苦」。大寶法王說:「很多時候,當痛苦想久了,沒有放下的話,再要以光明面的角度去想則是不容易的!所以需要學習:當痛苦一發生的當下,就要以正面的心去回應。 」我無意比較誰比較痛苦,有人認為一天不見到情人就很痛苦,有人認為情人永遠是別人先生很痛苦,有人認為與情人斷了音訊生死兩隔很痛苦,有人認為其情人老躲著不現身很痛苦。光明面是什麼?今天見不到情人明天可以見到,別人的老公總有一天會變成自己的,斷了音訊四十年突然蹦出一個女兒,情人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或者,換個人會更好,雞蛋不要通通放在一個籃子?以光明面去想還真不容易。

 

「奇蹟課程」第二十四課:

第二十四課   

我認不清什麼是對自己最有益的事

「不論在何種境遇內,你都無法明白什麼後果才會帶給你幸福。 因此,你沒有正確行動的指標 ,也沒有評估結果的能力。你對外境的知見左右了你的所作所為,而那知見本身就是錯誤的。因此,你無法做出對自己最有益的事,這是意料中的事。然而,不論何種處境,只要認知正確,你必會以最大利益作為自己的唯一目標。」(p. 36)練習句是:「與__有關的情況下,我希望發生__,發生__,」等等。書上是說我們應當能夠看出,那些目標跟境遇本身並無直接關係。「不論這境遇形成什麼後果,你一定會因著某些目標無法達成而感到失望。」(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p. 36-37

 


2008/01/26 Sat., raining, indoor 18.8-17.9°C 

 

「奇蹟課程」第二十五課:

第二十五課   

我不知道萬物的目的何在

「目的即是意義。你今天的觀念解釋了你之所見何以並無意義,因為你不知道它的目的何在。因此,它對你了無意義。每一樣東西都是為了你最大的益處。那就是它的功能,也是它的目的,亦即它的意義所在。唯有認出這一點,你的目標才會統一。唯有認出這一點,你之所見才會有意義。」(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38)是故包括你我都是彼此的目標與意義,那真是太好了。

 

「奇蹟課程」第二十六課:

第二十六課   

我的攻擊念頭等於是在否定自己原是百害不侵的

「如果你能受人攻擊,這顯然表示你並非百害不侵。你把攻擊當成了真實的威脅。」(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40)書上說因為我們攻擊時即使我們相信自己的脆弱,如此力量就被削弱。當然反過來說,沒有攻擊的念頭,也不會投射出他人的攻擊,沒有攻擊的想法,自然百害不侵。

 


2008/01/28 Mon., raining, indoor 18.4°C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誤解需要兩個人才辦得到  

 

「奇蹟課程」第二十七課:

第二十七課   

首要之務,我願看見

「你在運用這觀念時,可能會有所遲疑,沒有關係,這觀念遲早會變為完全真實的。或要達到最大成效,必須再三複誦今天的觀念,至少每半個小時應用一次。」(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42)這不是跟巫士力求「看見」一樣嗎?基本上宗教本來就差不多,不要這麼有分別心。

 

今天我們續摘《佛教的見地與修道》,在此之前先寫「奇蹟課程」第二十八課:

第二十八課

首要之務,我要以不同的眼光來看待事物

這奇蹟課程好像放唱片一樣,每個段落就會週期性重申一遍「我意願看見」,然接著「首要之務」便是改變觀點。巴著成見不放,別想踏出虛妄世界一步。宗薩仁波切這本《佛教的見地與修道》,書皮就寫:「人真的都有佛性嗎?自我為何會阻撓修行之路?何謂幻相、業力?」《奇蹟課程》本課也說上面那段立志喊話「本身一點兒都不重要」。

 

上句所謂「它本身」即「你在周遭看到一大堆戶不相屬的東西,其實那就表示你根本看不見」,若「你在其中一物上見到光明,你便會在所有事物上見到同樣的光明」(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43)。這個「知道一個就知道全部」(最近在哪本書看到,我再想一下),我的資深佛友說過:「不能契合空性,部分也不知;能夠契合空性,都在這堙C」嗯,兩種說法的確蠻一致的。以看到桌子為例,本課還說:「實際上,只要你肯撤回你對桌子的所有觀點,以完全開放的心去面對它,僅由那張桌子,你就可以獲得慧見。」這個慧見即「它與整個宇宙共享那一目的」(p. 43)。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第十三章講善知識,也就是上師。宗薩仁波切認為「師徒之間大部分的問題,都是因為弟子沒有分析、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或需要的是什麼?或者弟子缺乏明確的目標」(p. 125);「太偏向理性的弟子,每當事情不對勁時,總是責怪老師,但這種誤解需要兩個人才辦得到——失敗的師徒關係就和失敗的婚姻一樣,幾乎永遠都是雙方的錯」(p. 127)。

 

Chuck 曾問如何辨別假上師與真上師,除了人格特質外,宗薩仁波切這裡提到「對於理論和修行都有完整的了解,有不中斷的上師或教法傳承」(p. 128),就好像服藥一樣,新開發而無臨床試驗的藥,甚至還註明風險自負,如何能有信心呢?因此祖傳配方加上多年試驗證明,最好十年前用藥的人現在還活得好老的,才具參考價值,更何況是千年的傳承,依此修法出過「不少」成就者,光只師父一個人成就是不夠的,這不保證弟子依樣畫葫蘆也能成就啊?

佛陀曾經說過,你自己的智慧是最好的老師。尋找外在上師的時候,究竟的力量仍然應該放在內在上師,也就是你自己的智慧上。重點在於,有時我們先需要外在上師喚起內在智慧。(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 129

秋竹仁波切說:「其實師父就是外師父、世俗師父,也就是我們對秋竹說他是世俗的上師,有一天你真的將秋竹上師跟內心的佛無二無別的時候,那你們的師父就是內心勝義上師,勝義上師的時候沒有一個所求跟能求的,等於是平等了,那就證悟、開悟、開竅了。」

一旦你做過徹底分析、選好了上師之後,就不要再理會以後的判斷,這樣子師徒關係便能繼續發展。

最好能仔細思惟,自己希望以及需要從上師那裡得到什麼,而不要花太多時間待在上師身邊。可能上師每晚到酒吧去、通宵打麻將、白天睡覺,但是每過一陣子,他就告訴你一些適合你心靈的東西,難道這不正是你所需要的嗎?其他的一切,對你的生命而言,既不重要也沒有任何影響——這是最佳態度。(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p. 129-130

瀏覽竹巴噶舉網頁,上面也交代會所守則(道場行儀):「面謁上師,上師開示解答完畢,應及時離開,不可無故滯留干擾上師作息。」「當你自己問過的問題請勿再重複問。請你給上師有更多的時間禪修或休息,以利益更多的眾生,」是啊,管上師是在打麻將還是喝紅酒,「你的功德將是更無量」。呵呵。

 


 2004/01/26 11:11AM

 

2008/01/29 Tue., sunny, outdoor 24-11°C  「如來藏就在我所看到的萬物之中」  

 

一篇〈勘布卡塔仁波切開示三昧耶戒〉說到

      其實,在一開始,我們是相信上師。但後來接觸到不同的朋友及人、事、物等種種環境因素,使自己對上師的信心有了動搖,對上師的生活方式及形象產生了懷疑。其實,錯不在上師,而是在我們的心。因為信心的動搖,相對所接受到的加持力也就越來越弱。上師本身並沒有變,變的是我們的心。
       
因此,當我們發現對上師不再像第一次見到他,把他當做佛陀般看待時,要趕快提醒自己,把這個信心再找回來。如果沒有做到這一點,而讓信心開始動搖,那麼接下來我們便會將上師當成一位很普通的人——也就是說,他只是一位很有智慧的凡人,而不再是一位有成就的上師了。而當這些意念生起時,我們很快的就會被業障所控制。換句話說,由於我們信心的些微動搖,不再把上師當做佛陀般看待,那麼整個業障便已進入我們的身體,使往後的整個生活狀態或是修法,產生種種的障礙。〈勘布卡塔仁波切開示三昧耶戒〉

所言確實不虛,灌頂沒有感到什麼特殊加持,可能是因為尚未具足信心之故;具有信心才能感受加持的相應。

        當我們對上師的信心開始動搖時,這一刹那間,我們已破壞了三昧耶戒。那麼在接下來的生活或修法中,我們便會出現種種的障礙。因此,保持對上師的信心,不要有一絲絲的動搖,正如一個容器或瓶器般,當它產生一丁點的污垢時,我們若馬上清除,那麼便極易清除乾淨。但若我們視若無睹,此容器的污垢更會越來越多。有一天當我們很想去清除時,我們將會發現,那是件相當困難的事,要花上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勘布卡塔仁波切開示三昧耶戒〉

「奇蹟課程」第二十九課:

第二十九課

上主就在我所看到的萬物之中

「今天的觀念……解釋了為什麼沒有一樣東西在本質上是獨自存在的個體。它也闡明了你所見的一切何以了無意義。」當然接下來直接使用造物主的目的,但由於有沒有造物主涉及名相定義的問題,暫且不論,本課所強調的是改以開放的心來對待萬物,因為它們「絕不是它表現在你眼前的樣子」。「當慧見向你彰顯了那帶給世界光明的神聖本質時,你才會徹底了解今天的觀念。」(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45

 

「上主就在我所看到的萬物之中」,換句藏密寧瑪派說法,便是「如來藏就在我所看到的萬物之中」。修行者首要之務調伏自心而已。

佛家諸宗無不立二諦,唯甯瑪派認為若依了義實不必安立,但為隨順學人的成見,以為不說二諦即非佛學,故亦權宜以立二諦。於不敗尊者的年代,挑戰如來藏者即由二諦挑戰,故不敗尊者於論著中即時時提到二諦,於其所造的《決定寶燈》(Nges shes rin po che'i sgron me),更用兩品的篇幅專談二諦。此處譯出的兩篇論典亦不例外,即主要依二諦以明如來藏,尤其於《開許他空》一篇,更闡明何者堪為勝義,由是開許他空見之「勝義不空」。於《廣說如來藏》一篇,則依自宗了義大中觀見而隨順世間安立,姑且施設法身為勝義,將法身本具功德稱為世俗。然而二者實不可分離,因此唯有說勝義與世俗恆時雙運。一旦明白大中觀施設二諦之原則,即知不能建立勝義空、世俗有。(如來藏二諦見《不敗尊者說如來藏

所見萬物即世俗諦,上主/如來藏即勝義諦,上主/如來藏就在所見萬物之中,即勝義與世俗恆時雙運。晚上剛好讀到跟今天奇蹟課程說到「今天的觀念……解釋了為什麼沒有一樣東西在本質上是獨自存在的個體」相關的內容:

沒有一法是真正的創生、住留與壞滅。諸法都是如幻,它們以依存的方式存在,而不是獨立自存的。

沒有一法是單獨自存的,有其獨立的成分和特質。

沒有一法是依緣於自身而獨自存在的,諸法都是名言的、虛假的創生。

(《超越的智慧》pp. 198-200


2008/01/31 Thur., raining, outdoor 10°C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心的訓練  

 

「奇蹟課程」第三十課:

第三十課

上主就在我所看到的萬物內,因為上主在我心裡

「今天你學著使用一種新的『投射』方式。我們並非企圖藉著向外看出自己厭惡之物而予以拋棄。而是企圖從世界中看出藏於我們心內的東西,我們想要認出的東西都在那兒。這樣,我們就等於致力於與所見之物結合,而不是把它排斥於外。」這就是慧見與你看事心態之間最根本的差別。」(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47)這段話就是我們夢修時必須謹記的:一切境相皆出於自己識的顯現或阿賴耶的顯顯,而不是什麼自外於我們內心的東西;同理,還要將此運用於日常醒時生活,雖然這要難得多。

 

奇蹟課程第三十一課:

第三十一課

我不是眼前這世界的受害者

這句話應該送給網路留言的那位大陸仁兄。「今天所介紹的觀念乃是你的解放宣言。這觀念也應該同樣應用在你所見到的外在與內在的世界中。」「提醒你自己,你是為了自己的自由之故而宣告獨立的。整個世界的自由都繫於你的自由之上。」第二句話比較不好解釋。先說第一句,我們常收到一些轉寄郵件,報導非洲飢民瘦如柴骨,生存於與蚊蚋爭食的悲慘世界,那裡活是餓鬼道的寫造,若不由佛家因果的角度來看,我們均難以釋懷,恩澤廣被的造物主、上主,為何單單遺忘了他們?若是由因果業力理解,還有更佈畏的的地獄眾生、餓鬼眾生,那是如何而造成的呢?當然如果待在餓鬼地獄道的眾生能有慧見識破所處境地盡皆虛妄,痛苦就消失了;同理,夢境中識破是夢,夢就消失了,因此到了三十二課就會說「我眼前的世界是自己營造出來的」。

 

第二句有點弔詭。我這裡要引一個宗薩仁波切說的故事。我找不到原出處,大意是:很可能大家都是佛,只有我一個人是眾生。以下是我自由發揮:只是大家為了啟發我修行的緣故,一起配合演了齣人生大戲,戲中有各式各樣人等,幸福悲慘不一而足。直到有一天我證悟了,了解到大家包括我原來都是佛,只要我拔除那層無明,便可以親見大家的本來面目;譬如隔壁賣菜的阿花根本是綠度母扮的,天王巨星瑪丹娜如詹杜固仁波切所說是金剛瑜伽母,阿扁是那隻牛頭大威德金剛,馬英九是馬頭明王等等,如此才說「整個世界的自由都繫於你的自由之上」。

 

繼續摘佛教的見地與修道》,第十四章心的訓練。中午讀《阿格旺波尊者自傳》提到他早期在加行階段,用一百四十六天來修性心,主要是依四出離心來反覆修心,如此「上等根器的人可以得到四禪定,中等根器的人可得初禪定,下等根器的人最少可得欲界一心不亂定,這樣成就後,再傳授直指大圓滿明智,就稱得上實際的止觀雙運。」所以我買了達賴喇嘛新出版的《道次第修心之實踐》(附 DVD),「佛教之修行注重修心。所謂『修心』,指觀修自己的心續;以所學得之教法運用在調伏內心之煩惱,令心續變柔和、清淨。」如此上師相應還不是該修的時候,那很後面了。

 

秋竹仁波切解釋四出離心「此生有欲非行者,輪回有欲非出離,自欲有欲非發心,生死有欲非見地。」他還「迷亂的心」,眾生就是因為自己有迷亂的心,以至以為有什麼外境造成,其實是因為自己心念的緣故

心的訓練很必要,因為心是「自我」的基礎,沒有受過訓練的心,會讓你陷入各種紊亂中,而這樣的心容易被激怒、容易起伏、容易受外境影響、容易受操縱、容易因為膚淺的讚美而滿足、容易受到無意義的批評或毫無實質的惡言傷害;它也經常太僵化、太固執,無法接受新鮮的主意。

心的訓練,最終是要讓我們成佛;但在相對上,它對日常生活也有極大的影響。訓練心的目的之一,就是讓我們自在地使用它,例如,如果你的心經過良好的訓練,就能在完全憤怒的狀況中調整心理,對於那個生氣的對象生起大慈,這就是所謂超然之力。

訓練心的另一個目的,就是能使用新更大的部分。如果你訓練自己的心,就能讓心的功用全部歸你所有並自由控制,你就可以具備任何你想要的特質。(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p. 131-132

宗薩仁波切說:「心的訓練是對無形的東西作無形的訓練,因此,形相的破壞,例如火葬、土葬等,並不能消滅它。」(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 132)這裡還要加上《阿格旺波尊者自傳》所說,大意是經過累世訓練的心所轉生的人也會顯現出跟凡夫不同的特殊徵相,因此心的訓練成果絕對是死後唯一可以帶走的東西。

 


2008/02/01 Fri., cloudy, indoor 18.1°C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親密伴侶也需要習慣  

 

「奇蹟課程」第三十二課:

第三十二課

我眼前的世界是自己營造出來的

「你能夠捨棄它,就如同你當初營造出它時那麼容易。你看見它,或看不見它,端賴你自己的意願。」怎麼說話口氣跟唐望巫士一模一樣?!「只要你還想要它,你就會看見它;一旦你不想要它時,它就在你眼前消失了。」(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49)當然這裡指的是人類幻象世界。練習句是:「我眼前的這一情境是自己營造出來的。」當然包括我坐在這裡給虛擬讀者札記,也是我自己營造出來的。這樣的武斷講法任誰一下子都很難埋單,所以佛法以另一種因緣說來取代,有遠因加上助緣推波助瀾,因而形成間天這種局面、處境;小的情境則是近因加上助緣,當然指的是情緒的狀態與擬想,那確實是自己營造出來的沒錯。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第十五章禪修,只畫線一句話:「從食物到最親密的伴侶,剛開始都需要習慣的過程。使自己習慣於某種事物,一般而言,是一種無意識的心理操作,而禪修則把它轉為意識的操作。」(p. 138)但就我今天所讀的《阿格旺波尊者自傳》,他的上師巴珠仁波切說:「不要學那些愚蠢的禪師們很執著地止修,並把它看得很重要,這種禪師沒有用!」重點是:「不要一開始就說正行正行的,不要做好高鶩遠的人,要當好修道者,先要打好扎實的前行基礎。」所謂修心,也就是用心思維上師所講的法。

 

第十六章止觀,篇幅佔了 27 頁,想必是相當重要的一章。宗薩仁波切簡單解釋:「『止』保護你的心不受干擾,而『觀』則提供光亮讓你看得見。」(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 140)好像還是很抽象,所以又說:「藉由一再地聽聞教法或開示,盡可能完全弄清楚修行的技巧。」Y 師兄說起參加堪布貝瑪千貝仁波切的法會,他不僅現場教唱〈觀音十法〉,還教怎麼打坐。看了一大堆關於止觀修法的說明,就好像我看新買咖啡機操作手冊,說來實在可笑,我真的不會用,但憑著前一台咖啡機的經驗,我自己終於試出來怎麼弄一杯奶泡咖啡。操作手冊是很愚蠢的文字,更何況是修心的操作與步驟?

 

《阿格旺波尊者自傳》巴珠仁波切說:「對治凡夫的實相執著是以觀明相、想清淨、生佛慢來達到三境威力,其他的傳承中只單單講了生起次第的修法,而沒有講開始時就需要見地,然而在甯寧瑪巴的傳承中開始就講對大清淨、大平等的見要有一個無法改變的了義識。」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