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我們將專人為您解脫」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5/02/08 06:53AM

 

2008/02/02 Sat., raining, indoor 17.4°C

 

今天的「奇蹟課程」:

第三十三課

還有另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

這只是用來覆誦的,特別是當煩惱生起,花一兩分鐘多覆誦幾遍。如此「你能夠改變自己對內在及外在世界的觀點」(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50)。宗薩仁波切花了一些篇幅講解「明相」:

離於二元的心的本性,就是明相。

「明相」常被誤解為光亮,許多新時代的書中都談論光和能,以及看到空中有光圈出現,把它當成是心靈的成就,認為心應該是和光是有關聯的。

佛教用「明相」來描述心的本性,也可能加深這種誤解。佛教說的「明相」,是指完全離於二元分別的境界,因此就連黑暗也是「明相」。「明相」表示「可見的」或「顯現出」的意思。。最好以時間來定義「明相」。「明相」即是當下或現在。

當下或明相的能量,超越主體、客體的現在心,就是覺醒、認知、覺性、意識的特質。(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p. 158-159

當然明相就是離於觀點的觀點,換句話說那就是「另一種看待世界的方式」,離於二元的「當下的看」——有點王靜蓉的口吻。 

 


2008/02/03 Sun., raining, indoor 15.4°C  《六中有自解脫導引》、《上師心滴如意寶》夢修內容  

 

睡得很舒服,一路睡到一點半,可能都是 F 說的「雜夢」。什麼叫「雜夢」我不懂?又不是夢周遭重複的事物,也不是夢潛意識補償的事務,何雜之有?像這種夢是沒救的——至少很難救,簡體《上師心滴如意寶提到,人的夢境反映的是日常生活的習氣,如果夢到的是最近處理或經歷的事,像夢到去過的地方、認識的人,這種習氣比較容易斷除,若是夢到沒去過的地方與不認識的人,這種夢就比較難斷除。我的夢十之八九,都是有個男的、有個女的,場景都很逼真,我只是沒有認知是夢而已,這樣的話就得參照唐望說法,純粹是做夢時聚合點的移動,再加上賽斯說法,聚合點自動撿起來面前的能量(穿過聚合點的能量)所演繹出來的看起來詭異、超現實的夢,這種夢要斷除,就好像要綁住聚合點不動一樣是很困難的。此外叫做夢者不做夢,那就改行潛獵者了。

 

有些夢當然沒有什麼意義,是不需要分析的。首先,夢境可能是因為平日吃了「印象食物」(葛吉夫用語)所以變成「植入式行銷」(拍電視劇將商品帶入的行銷方式)其次,所見都是聚合點的詮釋問題,或與作夢的本人無涉,有涉也看不出來。這種夢解起來,就像把你突然位移到異次元的空間一樣,碰到什麼就演繹什麼,當然還是跟「視力健康」有點關係,障蔽越重,扭曲就越大。

 

我們先摘這本《六中有自解脫導引》,這是我的主修科目,其他都是副修。我向來很心儀噶舉傳承的那洛六法,因為其不共傳承裡有夢瑜伽教法,但寧瑪派裡也有「六中有法」包含睡夢中有,其實都是一樣的。六中有(中陰)的教授如下:

第一為處生中有的修習導引,即現生過渡階段的觀修。行者藉止於聞法、思法、及修習寂止與勝觀,從而證知本明覺性。

第二為夢幻中有的教授。行者藉無動心性,修習證悟夢境或迷亂境,轉之為清淨光明境界。

第三為禪定光明中有的教授。行者藉無動、無執及無縛的禪定境界,於「四大解脫」得決定。「四大解脫」為:本初解脫、自解脫、剎那解脫及圓滿解脫。

第四為臨終遷識中有的教授。以四種遷識法任何一種,令行者的無聲本覺融入法界,又或令行者的神識經正確的竅門遷往淨土。

第五為法性中有的教授。法性即一切心法與色法的實性。行者藉「四現分」的修習,證悟一切顯相皆為本覺的自然顯現。

第六為受生中有的教授,此為死後與投胎之間的狀態。以修習法,以行者了知自身已死,遮閉入惡道之胎門、開啟往生善道或淨土之徑。(蓮花生大士巖藏、事業洲尊者巖傳《六中有自解脫導引pp. 10-11

以上所說都是總義。在此書前面部分事業洲尊者小傳裡說到,伏藏師事業洲(Karma gLin-pa)(1327-1387),「十五歲時,因授記與緣起吉祥和合,遂於形似舞神之崗波達山取得《寂忿密意自解脫》及其餘巖藏法寶。後將《寂忿密意自解脫》教法單傳予其子日月法主(Nyi-zla chos-rje)一人,並授記此法於三代內必須秘密單傳。由以不具吉祥空行之故,乃於取得伏藏後不久即便圓寂。」(摘譯自敦珠法王《寧瑪派教史》)不具吉祥空行,這句話使我聯想伏藏法會文宣上說:「此傳承極短,空行口氣未散,擁有清淨巨大之加持力。」空行是用來幹嘛的?可能是伏藏法很重要的護法使者。

 

四現分即:現見法性現分、證量增長現分、明體進詣現分、窮盡法性現分以上說明對於目前所知與了解沒什麼幫助。

 

「依六中有的修習,利根者能於處生中有即身解脫,中根者能於臨終中有解脫,鈍根者於法性中有解脫,甚至最少能令行者于受生中有時走上解脫之道。」「若行者修習僂禲A能轉迷亂心所起的怖畏、不安、誘惑等色、聲及覺受,為諸佛的形相及功德。由於行者修習的證量,縱有不正的形相或聲音生起,對行者而言,亦如油之於火,只為寂業的燃料而已。」(p. 11)暫不管轉為諸佛的形相功德及寂業的燃料,至少行者於六中有中面對各種境相皆能不為所動,縱有迷亂也不視為雜夢,逐漸認同一切顯相無疑皆為本覺的自然顯現。

 

為什麼日夜不斷的修習很重要?秋竹仁波切一世可猛了,昆桑謝拉靠不睡眠的方式證悟本初智慧:

為了完全放棄睡眠,他甚至於在晚上將其頭髮用繩系綁于梁上以保持清醒。由於他罕見的精進與毅力,他終能了悟上師傳授給他的珍貴口傳教授。

為了完全放棄睡眠,他在自己的坐墊四周放置了尖銳的刺針。他晝夜不懈地奮進修持,突破了各種障礙直至經驗之熱在體內燃燒。用這種方式,昆桑謝拉修持至道上果位徵兆的顯現。

用完全放棄睡眠的方式,昆桑謝拉不中斷地修持珍貴法要,由於赤裸裸地親證此心續之流,原本即是清淨之本初覺性,昆桑謝拉圓滿地證悟了妥噶四種自然成就見地的本初智慧。(昆桑謝拉傳記

他是不睡覺的噢但我要睡,不睡不可這樣的修叫做日夜兼修,「『處生中有』即是我們這一生。在我們這一生中,實際上我們白天在如幻的世界中活動,晚上則在如夢的世界中活動,所以便有貫串日夜的『夢幻中有』」(p. 24)。本篇首段提到晉美彭措法王(文殊菩薩化身,喇榮五明佛學院院長,已圓寂)對於夢修的開示

觀察夢境

如果夢到的大部分是現在所作之事,則因習氣極其薄弱而容易轉變;如若大部分是貪執以前的習氣,則屬於中等;若全部是從來未去過的地方以及遇到素不相識之人,則難以斷除。倘若夢到三者混雜之情景,則稱為三習氣聚集,此種夢境最難斷除。(簡體上師心滴如意寶p. 140

所以我的夢幾乎是「從來未去過的地方以及遇到素不相識之人」,老實說按比例「現在所作之事」微乎其微,因此屬於「難以斷除」級。接著晉美彭措法王講到觀修夢境分三:

觀修夢境

一、修夢

白日將一切顯現視為夢境,晚上身要為右側臥,心要為自己憶念今晚我要認識夢境,並專注於心間的光團而入睡,從而可在夢中認識夢境。爾時所見所聞皆觀修為夢幻,並且於無實空性中修練。若白天時不離一切為夢之想,則夢中出現恐怖,心想:這都是在夢中出現的,有何可恐怖的?如此便可認識夢境,爾時應於無實中修夢。

二、變夢

可將夢中的顯現轉變成佛剎、本尊,自己可變為佛陀等示現諸多神變:由一變多,多而變一,地變為水等。之後將諸法轉變為無生而修持。

三、斷夢

白天時剎那剎那斷除意識散於顯現上,結果在夢中也會如是顯現。夢中顯現時認知後於無生離境現中斷除分別念之散收,從而任何夢境均會自然盡滅。如此斷夢後晝夜始終住於法性之中,一切習氣迷現之境皆自然熄滅,融入法界中。即首先認識、中間熟練、最後融入法界。無夢時,白天所現的清晰現境入於睡眠中,於各根門中顯現,睡夢與光明渾然一體,從而安住於無執之境界中。

簡體上師心滴如意寶pp. 141-142

「斷除意識散於顯現上」什麼意思?我猜可能接近我出體時對於顯現境影像抱持一副管你去死的心態吧,也就是收束自心、不放逸於外境,但出體  320 次,我怎麼還沒有斷夢呢?

 


2008/02/03 Sun., raining/cloudy, indoor 16.9°C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我能看到平安」  

 

今天的「奇蹟課程」:

第三十四課

我能看到平安,而非這個

「今天的觀念開始描述另一種心情,導向另一種看法。」正如我仰臥溫暖滿溢的浴缸中,四周雖是水泥磚壁,一閤眼我就超越過這些界線,換句話說,我們都同樣是無形的存在,你看到的是漫天飛舞(具象的形式),我看到的是無所不在(虛空的形式)。本課要我們使用以下練習句:「在這處境中,我仍能看到平安,而非眼前之物。」;「我能用平安來取代我的沮喪、焦慮或憂愁(或是我對這環境、人事所懷有的任何想法)。」(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p. 51-52

 

我下午片刻中想到,如果每個有情眾生都能究竟成佛,而佛是超乎三時(過去現在未來)的,那麼,有什麼理由我不是早已經證悟到某個佛國淨土的菩薩?有什麼理由那個佛曉蔚不能化現來影響我現在的自己?那麼,我所閱讀的書籍所接觸的上師,必也可以看做我自己覺悟佛狀態的示現。「心靈的平安顯然屬於內在的事物。它必得由你自己的想法開始,然後向外延伸出去。」(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51

 

宗薩仁波切繼續講「明相」:

我們的個人電影院也是連續地放映著各種境界的影片,這些影片從三百六十度的方向,以色、聲、香、味、觸放映,使得我們極難了悟它們如幻的本性。(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 159

但我相信一件事如果重複得夠久,不論是以何種方式呈現、顯示,特別是沒有太多的境像的東西,譬如前面我所說的漫天飛舞與無所不在,雖然不知道這是不是被強迫出來的,就跟師父訓練徒弟一樣,只管重複去做,終究某些外皮會剝落,屬於本質的東西就會揭露出來,那不必然是要用說的、感覺的,對於理性太強的我們還是不說的好,讓其自己呈現。

圖像的每一種模式都創造一層蔽障,遮住明相。

清除這些干擾——也就是把遮蔽當下的果皮去掉——是必要的。為了達到這個目的,行者必須先在理智上了解,然後思惟所了解的意義,了解遮蔽明相的這一切層次都只是幻相、幻覺而已。

如果你能精進地修行禪定法門,那時候你便會認清,明相才是你自己。

隨著禪修的進步,遮蔽明相的外皮變得越來越薄、愈來愈稀疏;這個時候,取而代起的是接近明相本性所產生的樂,同時心也變得愈來愈清晰、愈來愈敏銳。(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p. 160-163

「我能看到平安」的這個「平安」,便是這個「樂」。我猜英文應該是差不多意思的。宗薩仁波切說明,繼續修行會達到無明消失但無明習性(二元對立)仍在的階段,當這個習性消失一小部分的時候,就是初地菩薩;一直到二元習性完全消失的時候,即是證得十地菩薩的果位;「超越這個果位,就是成佛」(p. 164)。

 


  2005/02/19 12:14PM

 

2008/02/04 Tue., raining, indoor 17.3°C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神聖本質籠罩所見一切」  

 

「奇蹟課程」第三十六課:

第三十六課

我的神聖本質籠罩著我所見的一切

一時很難這樣看待,反正基督教義講罪污、原罪,佛教講染污、無明,事實上一切清淨無染。「因著你的神聖本質,你的眼光必然也是聖潔的。『清白無罪』,意味著沒有罪污。你的心若是上主的一部分,你的所見是通向祂的神聖性,而非你的小我,亦非你的肉體。」(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55

 

佛法說正見,什麼是正見?奇摩知識:「初學的人,不可能一開始就有正見,所謂正見是指能澈見本來面目」,不僅見自己的本來面目,而且也會見到一切事、一切理和萬生萬物的本來面目。」。剛好宗薩仁波切《佛教的見地與修道》第十七章講慈、悲、菩提心及菩薩道的善巧方便,便有一段與「奇蹟課程」幾課相應的段落:

根據佛教哲理,我們所體驗的世界完全是自心與感受的產物;對我們來說,除非我們能感受體驗,否則現象就不存在。佛陀證悟的時候,不再受自他對立所束縛,從他的觀點來看,一切眾生也都已經成佛,因此他讓一切眾生成佛的願望已經圓滿了。

如果你懷疑,為什麼讓一切眾生成佛是你的責任而不是眾生自己的責任,想想這個道理:這是你的責任,因為眾生是你的認知,而直到清淨一切自己的認知,才能成佛。因此,成佛的唯一方法,就是讓一切眾生成佛。(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p. 170-171

「清淨一切自己的認知」,「你的眼光必然也是聖潔的」,如此才能如佛陀般「神聖本質籠罩著所見的一切」,原來眾生個個都已是佛,怪不得秋竹仁波切〈「秋竹佛爺」與「秋瘋」對答錄〉寫說將來計劃是救度「千佛萬佛」——也就是眾生。這裡順便回答 AW 問「為什麼要慈悲?」如同我所理解的,宗薩仁波切宗解釋:

菩薩道的修行是以幫助眾生為基礎,但主要的意圖是摧毀自我,而不是社會服務。不論你做了多麼好的事情,以巨大的自我從事服務社會的舉動,都不能算是善行;但是如果自我粉碎了,不再自私,那就是利生的事業。(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 171

回到「如佛陀般神聖本質籠罩著所見的一切」,宗薩仁波切這裡也說:「要成佛必須先要了解空性,了解一切事物都是幻覺,沒有東西是以它所顯現或被想像的樣子而存在。」這也是「奇蹟課程」三十二課所說「我眼前的世界是自己營造出來的」。

要直接了解這一點不知道有多困難,但是透過慈悲的修行,你就能發展出對於一切眾生的平等心。你的平等心愈大,就愈接近於了解空性,因為空性就是平等——空性、無二以及平等是完全一樣的,而大悲法門對我們來說,可能都是了悟空性最快速的方法。(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 169

這本書我們好像摘得差不多了,算摘完了。或者明天我們略摘一些《空行法教》。其實基礎的書,也就是把幾個基本道理翻來覆去地一直講,以各種說法來闡釋,或者某個角度契合了我們的理解那就夠了,只怕是橫說豎說你都不懂,那就只能怪暫時沒緣分了。因此懂得講授的好老師很重要,佛法是不是很八股,端賴老師的解說技巧。好像以前教國文的老老師,那種《古文觀止》的噩夢,古文不必是複雜深奧的,佛法也是。

 


2008/02/06 Wed., raining, indoor 16.9°C  Happy Chinese New Year!  

 

來摘一點《空行法教》,事實上這本是對「實修者」說的,因此我不認為對於「旁觀者」會有任何益處。因為不像宗薩仁波切還舉例說明讓你理解,這本蓮師親授空行母移喜措嘉之教言,根本只說該做的與不該做的。因此一開頭這位偉大的連花生大士便講:「無論你修習外、內乘的任何法教,都得先皈依三寶。」「持戒是修行的根本。」「向三寶獻、供祈請是必要的。」(p. 34)「生起菩提心是所有佛法修行的跟本。」(p. 36)本章「修由低起的法教」,重點包括:

讓自己萬法皆空,無執於六度或大悲心。

要對自己行為的因果有信心。

不要執著任何事物,執著本身即是繫縛之根。

你無法瞭解別人,除非你已證得般若,所以不要批評別人。

罪大惡極是懷抱宗教的偏見,所以捨棄偏見。

所有共與不共的成就,皆來自自身菩提心的生起。(口訣)

除非它能有效地對治煩惱和世俗,否則皆是錯誤的禪修。

「大瑜伽士」純粹是指離於一切的執著和攀緣。

要研讀經、論、密續,並聽聞上師的開示。

大乘意指以無私悲心珍愛一切眾生。

要見由高降,而修由低起,將兩者合而為一的修持是必要的。(口訣)

(《空行法教pp. 36-45

關於「不要執著任何事物」,宗薩仁波切的解說為「沒有偏好」,他說:「『沒有偏好』是金剛乘的修行,一旦有了偏好,就有了執著與自我——偏好永遠意味著二元對立。金剛乘的『自由』,要比大乘簡單而直接的規定「你不應吃肉」困難許多倍。」(《佛教的見地與修證》p. 194

總而言之,小乘的修行以不傷害眾生為基礎;大乘除了不傷害眾生之外,還要加上菩提心和利益眾生的願望;金剛乘吸收小乘和大乘的菁華見解,而戴上淨觀的冠冕,是一種視萬法接清淨的究竟果位修持方法。如果你把一切都看成清淨,那麼就不能夠說某種東西是好的,應該吃它、另一種東西是不好的,應該避免吃它——一起偏好,就失去了淨觀。(佛教的見地與修道pp. 194-195

同樣花二十年在山洞閉關的金剛乘行者,與加入利益眾生的慈濟功德會,看起來山洞閉關那位似乎沒有利益任何人,但為何兩者二十年後(出世間)「成就」差異懸殊?宗薩仁波切說明:「一切行為的正當性都完全由當事人的動機來判斷,即使是傳統上被視為善行的舉動,如果有自私的動機,這樣的舉動就是染污不淨的。」(p. 172)這也就是為什麼梁武帝造寺、布施、供養卻被達摩祖師批「不具功德」;反之,「為利眾生願成佛」 ,是自利利他的舉措,觀想式對三寶獻供不會比真實供品功德來得小。

 

接著移喜措嘉請蓮師傳授能夠了脫生死的法門、具有廣大利益和容易修持的方法,蓮師答稱那即是皈依(refuge)。「皈依的定義是尋求保護」,免於「認定在暫時聚合體(表示五蘊的相續)內有自我存在」(《空行法教》p. 48)。蓮師說一旦皈依後,必須修持八種修學:

三種不共的修學:

一、既皈依佛,就不能向其他神祇頂禮

二、既皈依法,就應捨棄傷害眾生。

三、既皈依僧,就不能與外道為伍。

五種共的修學:

一、有四種供養:大禮拜供、寶物供、讚頌供、修持供。

寶物供:獻上供品,例如完全不屬於任何人的鮮花,或觀想的東西或是自己的身體。

蓮師說:三寶根本沒有半點需要一碗水或任何禮敬。獻供的目的是為了使你接受諸佛的慈光加被。如果你真的空無一物可供,至少要每天供上一碗水,如果不這麼做,你的皈依戒就會毀墮

二、絕不捨棄殊勝的三寶。

三、你必須準備好一個曼達盤和五種供品,向三寶獻供,之後行皈依並祈請。

同樣適合累積福德的方式,是大聲誦讀佛經、吟誦與供食子。

四、不管旅行到任何地方,都要憶念諸佛和菩薩,獻供與皈依。

離去之時,如果不記得在跨出門檻的七步或時步內行皈依,那麼你的皈依戒就毀損了

五、思惟皈依的功德,一再一再地如是修學。

(《空行法教pp. 52-56

每天出門前供水並行皈依頂禮完才走,就可以確保受的皈依戒損毀。至於不與外道為伍,瞧我不是猛閃印度教的前同事嗎?印度教相信大梵天是造物主,也相信有一個「神我」(一種更大的自我)存在,所以佛教跟印度教在勝義諦上是相違的。雖然肯恩威爾伯一直在吠陀經裡尋找與佛教共通的長青真理,但我對吠陀經典(偉達經)沒有什麼……啊,我不能有偏好,差點忘了,隨便啦。

 

蓮師說:「如果你努力地皈依,就不需要修持太多別的法教。無庸置疑地,你將會證得佛果。」(p. 58)是很好,但沒講時間表,移喜措嘉趕緊問:「皈依的實修為何?」首先發願「為利眾生皆成佛……」(pp. 58-59),其餘唸誦按照各宗派儀軌或一般慣例即可。

 

皈依佛、法、僧是「外皈依」,「內皈依」則必須皈依上師、本尊、護法。關於皈依的不共心態,「必須視上師為佛,不能捨棄本尊,以及不斷地向空行母獻供」(p. 63)。這裡又有八種修學:

三種不共的修學:

一、皈依上師,就不能對他產生惡念,甚至起了揶揄他的念頭。

二、皈依本尊,就不能中斷對本尊的觀想與持咒。

三、皈依空行,就不能忘了在固定日子獻供。

五種共的修學:

一、飲用食物的方法:任何你所飲、食的第一部分皆加持為甘露。觀想上師在你頂上、本尊在心間、空行在臍間而供養甘露。

二、行走的修學:不管你往哪個方向去,觀想上師在你頂上輪、自身是本尊在心間、空行護法是眷屬從。

三、認定上師親如心臟、本尊如眼睛、空行如身體般地修學。

四、不管生病、困頓、安逸、喜悅或憂傷,你都應向上師祈請、向本尊獻供、為空行修薈供和供食子。

五、你應一再地皈依。皈依上師,會清除障礙。皈依本尊,會證得身的大手印(表示個人本尊如彩虹般的色身)。皈依空行,會獲得成就。(《空行法教pp. 64-65

「奇蹟課程」第三十七課:

第三十七課

我的神聖本質降福了世界

「這個觀念首度揭露了一點你在世上的真正任務,或是你存在於此世的原因。你的目的乃是透過自己的神聖本質來看世界。如此,你與世界一起蒙受降福。」(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56)年夜飯桌上,姨媽領頭做飯前禱告:「感謝主,賜給我們豐盛的一餐……」其實我沒在聽啦,我一看那一字排開的表弟妹全都低頭祈禱,「嗯,你什麼時候信基督教的?」二表弟不好意思地說:「現在而已。」其他那三個冒牌貨都在偷笑。剛我哥說姨媽的禱告詞很奇怪,「外婆活到現在為什麼也要感謝主?那是外婆自己修的好,她的習慣、態度、飲食等等,那外公早死是不是就不用感謝主?」是啊,這全是外婆自己的福報,也許是過去世帶過來的,我哥還算有慧根,觀念正確。

 

「透過自己的神聖本質來看世界」,無一不圓滿具足,「透過你的慧見」,即能「視自己為完整圓滿的人」,也能使他人「重新意識到自己的完整性」(p. 56)。感謝主當然是可以的,但這一課教的是「只要你默然體認:萬物都在你的神聖本質內蒙受了降福」。意思是說我能夠看到平安、也能降福一切。

 

年夜飯時電視快閃字幕一則報 導,聖嚴法師的新聞:

捨一腎  聖嚴公開談病情

沒有必要再去猜測,透過新春開示的影片,聖嚴法師把自己的病情一次說清楚講明白為了維持正常功能,聖嚴法師每星期有三天要到醫院洗腎,有人建議他換腎,但是聖嚴法師說,何必浪費能夠再活多久,聖嚴和醫生都沒有答案,但是,為了心中未完成的心願,他要繼續堅持下去曾經說過自己身體有病,但是心中沒病,所以病的很健康,新的一年,退居幕後的聖嚴繼續發願,繼續貢獻自己的力量。(民視,2008/02/06 22:59

我哥說摩門教十一稅(收入的十分之一要捐給教會),也沒看到做了什麼善事,看看聖嚴法師的精神,才真的令人欽佩。但他也感覺大乘教律太多,他感覺不自由,因此他才買了出唱片的盛噶仁波切的書看。所以囉,我推薦他的都是新時代摩登活佛,拍電影的活佛宗薩仁波切走國際巨星路線,詹杜固仁波切當過時裝模特兒。啊,恭喜新年好!今年炮怎麼放得稀稀啷啷的?天冷的緣故吧。

 


2008/02/07 00:12AM

 

2008/02/07 Thur., raining, indoor 16.3°C  「我們將專人為您解脫」

 

格薩爾網頁法會參贊前兩項很幽默:「1. 內壇(歡迎來電,我們將專人為您解脫) 2. 外壇(歡迎來電,我們將專人為您解脫) ——真是太幽默了!捧腹大笑半天定睛一看,才發現是我看錯,原句是「我們將專人為您解說」。

 

繼續摘點《空行法教》。外、內皈依講完了,還有內皈依。密皈依不是皈依什麼人的對象,而是皈依見、修、行,蓮師說「行這種皈依的人,必須是渴求成佛的最利根器者」,即「以具信心的、具禪境的、具一味的來皈依」。要點是:「要離於攀緣,也就是不求佛果亦不棄輪迴;要離於實質並不落任何言詮;要離於取捨並不落任何範疇」。 密皈依「機緣是不求有來生而皈依。目的和功德是在此生即證得圓滿正覺」。(空行法教p. 69

 

密皈依也有三種不共修學與七種共的修學,簡單摘是這樣:

三種不共修學:

一、見:眾生和諸佛皆具有相同的佛性。修學顯空不二,了解現象和心沒有分別。

二、修:修學自心坦然安住、離於一切參照(reference points)。

三、行:行住坐臥間,修學無須臾的散亂。

七種共的修學:

一、不捨棄上師

二、不中斷功德的因緣

三、摒除最微細的惡行

四、不詆毀任何法教

五、不要自滿或自誇

六、不停止對眾生的悲心

七、在閉關之地修行鍛鍊

(《空行法教pp. 69-70

密皈依的好處(merits,功德)有哪些?

見:免於常見與斷見,淨除邪見和拘泥的障礙,圓滿法界光明的資糧。

修:淨除深執與習氣,圓滿無別無二的資糧。

行:淨除虛偽與愚痴,圓滿喧囂中的無執資糧。

空行法教pp. 70-71

密皈依的實修包括,見:自然安住、修:離於參照、行:無時散亂,特別是「不管任何事,都不要認為是缺失」(p. 71)。方法即為:「以悲心為了自利、利他而受持菩提心戒。然後,目不轉睛地凝視虛空,安止明覺——清楚、清醒、鮮明和遍在,離於知者與所知的拘泥。」(p. 72)本章皈依結束 。「目不轉睛地凝視虛空」雖是觀察明點的練習方式,我一直認為跟唐望的「看見」有關,他也囑咐我們經常觀看物跟物間的虛空及陰影。

 

今天的奇蹟課程

第三十八課

我的神聖本質無所不能

簡直就像業務人員出門前信心喊話一樣。這個大有為的神聖本質沒有什麼事是擺平不了的,「它不受時空、距離及任何限制的約束。你的神聖本質將你立為上主之子,與造物主共享同一天心」;「你的神聖本質能夠消除所有痛苦,結束一切哀傷,解決所有的問題。凡關係到你或任何人的問題,它都能夠解決。它以同等的力量幫助每一個人,因為它拯救每一個人的力量都是同等的」(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58)。當然這是心念練習手冊,是故除了信念、信心的建立,並沒有實際的扭轉乾坤的操作細節。說起來就只有一樣,當一件事苦的覺受被改變,就好比味蕾改變辨識模式,等同改變事件本身。

 

《阿格旺波尊者自傳》裡,大量描述他的夢境與境相。其中一段提到以觀想變現供品,但卻被空行母嫌:

第二天我作了隆重的會供和如願,並在灌頂期間都很注意地找供品來供養。我們認為已是很隆重地作了會供,但空行母還是不那麼滿意。然而有的人還要說什麼實際和觀想,只是用糌巴做幾個小小的供品來念誦千萬遍,看來這樣做是不行的。「要向至尊諸上師眼前懺悔供品法器小罪過」就是這樣,想積累資糧反而起了拉後腿和犯戒的作用。娘仁波切說:「炒一點麥青稞來請很多客人,這是令客人不高興的因。」就和這個一樣,因此我想不要光說以觀想來變化供品,要找很多實際的供品來作隆重供養才行。過後在灌頂和傳承圓滿結束時,非常隆重地做了一次為表示謝意的會供。供品有很多寶石、綢緞、茶葉、水果、騾馬等各種千供。(簡體電子版《阿格旺波尊者自傳》p. 48

觀察虛空中的明點是一項重要的練習。阿格旺波尊者看到的明點可大了,跟卡斯塔尼達一樣,可以觀察到好幾個層次:

不久,以嚴格的閉關,早、晚來修頓超。一次修持時,現出明點虛空燈像面盆那麼大,有五層。由於對心髓傳承祖師們信心和觀想的緣故,寂靜忿怒報身佛與刹土的相遍滿了整個虛空,明智妙用金剛鏈細微智慧融入內境,消失了所有證相的執著外殼,到達了明空赤裸的智慧本來面目中,外境與內心的分別全消失,在光明大圓滿見中安住了半天。(簡體電子版《阿格旺波尊者自傳》p. 34

不過越到中後,阿格旺波尊者成了大成就者,可以參考的內容便少了。回到奇蹟課程所對治的心念問題,《超越的智慧》裡也有一段,達賴喇嘛說:

自在天不是虛空。虛空不能視為神、創造者,因為它沒有心的活動,不能帶來利益或傷害。虛空與所有的活動都脫離,因此它不可能是神。一個恆常的我或是神識,也不是自在天。你可已辯稱自在天的不可思議境不是凡夫所能想像的,但這有什麼意義呢?

自在天創生了什麼?神識嗎?你們不是主張神識、微塵組成四大元素,自在天是永恆不變的嗎?如果自在天是創造者

其他的都是被創造者,這不就破了你們所主張的恆常性嗎?

根據我們的觀點,有情眾生及情器世界是因為我們的業行而產生,追溯業行的來源是我們的心,是我們的心識。這不是說這個世界的本質是心識。行為是因為善的或是惡的念頭而引發,在這個基礎上,形塑了情器世界。

當念頭來時,呈現了對象的形象,而這只是對於對象的一種認知而已。(《超越的智慧pp. 175-176


 2008/02/07 00:13AM

 

2008/02/08 Fri., raining, indoor 16.1°C  年初二  缺乏愛的念頭,陷身地獄之中

 

了知空性可以消除煩惱障,我想起八百年前的夢,或者就跟出體碰到不認識的人一樣,這些夢永遠不能算是預知,也永遠不會在現實世界上演。賽斯的可能實相理論,除了他親傳的 Jane Roberts,我懷疑有誰能真正運用得上呢?請個厲害的師父作法消除違緣還比較快。

事實上,沒有甚麼事情是依靠神靈,或者上師叮叮咚咚的外念咒、內搖鈴而能成的。一切講因緣,一件事情的成就,需要眾多因緣的和合,不是一兩個緣就造成的。(大寶法王〈佛子行三十七頌開示〉)

也不是沒有「結緣品」,每天都在這裡不斷製造文字「結緣品」,緣結了以後是要用來幹嘛的?每讀一本新佛書,就要從人身難得、思維死亡開始講,一切都是無常的,也叫你「不厭受用」,持續不懈地努力從事文字工作了幾年,比佛法入定還難修。拿這時間不管是「無厭受用」,或是好好翹二郎腿看本書都好,搞文字實在不是個修行議題。

 

昨天窩在床上看頂果親哲法王的《你可以更慈悲》(頂果親哲法王 1991 年圓寂,新轉世一轉眼已經 17 歲了,「法王」的意思是,這些人掌握多數教法的傳承,其他高僧會的也必須要傳給他,以法王為法脈而延續下去),選上師前要多閱讀這些上師的傳承傳記,對於生平事蹟生起信心,特別是那位讓你生起最大信心者,即選擇他作為自己的上師。回到信心,同理,選情人也要倚靠他的「生平事蹟」,能讓自己生起「不退轉的信心」(irreversible faith——這是四種信心最高的一種。

第一句「找尋時,避免過早依止」是甚麼意思?是指當我們觀察一位善知識的資格時,要專注於判斷與觀察他是否具備善知識的德行,而不在於個人情感的好惡,感情用事,有可能讓我們找到善知識,但也可能找到惡知識。因此,首先要理性地找尋與觀察善知識。

第二句「依止時,不做觀察」是甚麼意思?在做了相當的觀察之後,判定這位善知識的功德大於缺失,是一位具德的善知識的話,即可以依止。如此決定依止之後,就不應該再作觀察或者懷疑他的好壞。(大寶法王〈佛子行三十七頌開示〉)

書上說,人身難得、得聞佛法、遇上師攝受為弟子,是福報足夠的緣故,還說如果地獄道眾生像——我忘了多少,其次是餓鬼道像恆河的沙那麼多,那麼生為人,就像一根手指上的灰塵一樣多。所以人類很少,修習佛法的更少。如果人身難得成這樣,天人都比凡人多,不珍惜這個機會,下次要再投身為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唉呀,我知道你不想下輩子的事,我也不想,我最遲中陰生一定可以解脫。

如果有一天我們更深刻地瞭解相聚一起的背後原因,我們可能無須太多言語,只有感動的互相擁抱,微笑,或者哭泣。

無論如何,今天能夠相聚一起,那麼的融洽,絕對不是今生短暫、少許的因緣所致,而是有著間接的,或者可以說是過去多生多世的因緣和合而成的。因此,認真去想,我知道這是一個難得珍貴的緣分。(大寶法王〈佛子行三十七頌開示〉)

當然我們知道慈悲是為了徹底打破自我的方法,這我早寫過,只要能徹底去除自我,唐望巫士是不一定要慈悲的。但我發現他們也很「慈悲」,他們對待這個世界的所有一切都是柔和的,而慈悲也不是作善事那種表象上的慈悲。《你可以更慈悲》講的就是〈佛子行三十七頌〉,也就是菩薩道,整個看下來,跟耶穌基督的作法一致,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打右臉送左臉,諸如此類,就是修忍辱;有些人根本不知道在修什麼?也許是倒數第二個靜慮,其實那個要靜一靜的狀態根本是假的,有靜沒有慮,我們需要好好研究一下什麼是靜慮。〈大乘聖無量壽智經並無量壽智心要陀羅尼〉結尾:

布施力能成正覺,人師子悟布施力,若入大悲城邑中,布施力聲普皆聞。

持戒力能成正覺,人師子悟持戒力,若入大悲城邑中,持戒力聲普皆聞。

忍辱力能成正覺,人師子悟忍辱力,若入大悲城邑中,忍辱力聲普皆聞。

精進力能成正覺,人師子悟精進力,若入大悲城邑中,精進力聲普皆聞。

禪定力能成正覺,人師子悟禪定力,若入大悲城邑中,禪定力聲普皆聞。

智慧力能成正覺,人師子悟智慧力,若入大悲城邑中,智慧力聲普皆聞。

這下子巫士唐望一族早掛了,不必大悲一樣解脫自由的傳承已斷,只剩下三千年來需要倚靠大悲得悟的佛,作什麼都要大悲,管你是坐在山洞大悲,還是坐在菜市場大悲。靜慮是禪定,似乎太高深了,從第一項檢討起,我們首先缺少布施力,太自私自利。自私的人要練習布施,練習付出不求一比一回報、不求立即相應、馬上有效果。我們持戒應該沒問題,特會堅持的,也很潔癖;忍辱也相當不錯,簡直悶死人了;精進也有一定水準,那麼愛加班、求好心切、完美主義。禪定及智慧離我們還有段距離,不予討論。

作佈施時,也會有障礙,即成佈施魔,這個魔稱為散亂佈施魔,雜亂無章之意。佈施要有智慧,能夠明辨何者是應佈施的物件,要不然,散亂無章的佈施,反倒是行善的障礙。

持守戒律時,也會有障礙,即是持戒魔,這個魔稱為持戒苦行魔。例如有些人吃素的動機只是因為傳統習慣、佛經記載或者為了得到「素食者」的名號而吃素,事實上這樣還不如不吃好,因為並沒有具備正確的動機,沒有太大的意義。

修安忍也有一個魔,稱為安忍煎熬魔,意思是不自然的強忍著。所謂安忍,是指遇到別人的傷害時,自然發自內心的一種慈悲為懷的安忍,並不是頑強的苦忍著。如果刻意想太多,那就不是安忍了。

修持精進也有一個魔,稱為刻意精進魔。精進是一種自然熱衷於修習善法的心態,相對來說,強迫刻意的去行持善法,那就不是精進,同時也不是修行。

禪修時的確會有很多覺受,好的覺受,善的覺受等。因此所謂貪執的魔是指不要貪執這些覺受而以為這些覺受是最好的,是殊勝的。

修智慧也有一個魔,這個魔有九個頭,是最厲害的魔。他稱為增毒的魔。很多人讀了一點書,作了一點研究思維,得到了一點理解之後,就以為是了不起的理論而驕慢。(大寶法王〈佛子行三十七頌開示〉

接下來的奇蹟課程先摘第三十九課:

第三十九課

我的神聖本質乃是我的救恩

《奇蹟課程》中文譯者若水,早年潛修佛教,因此在行文中多少帶點佛學基礎詞彙,地獄與天堂的兩極,就像輪迴與涅槃的兩極,但是 J 兄這本「直接口傳聖經」顯然沒有要我們離於二邊,而是選擇遠離地獄的另一邊;再者,得救等同得度,這點倒是沒有差異,「人間的救主(菩薩)必須自己先得救(「得度」到彼岸)才行,否則他如何傳播救恩(度人)?」重點在於「認出你的得救(得度)是世界得救(得度)的關鍵」(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p. 60)練習句包括:

我對__缺乏愛的念頭,使我陷身於地獄之中。

如果罪咎就等於地獄,它的反面是什麼?

我的神聖本質就是幫我由此解脫的救恩。(p. 61

大寶法王也說:「如同佛陀曾說:『自己能為己救護,他人何能救吾等?』自己要成為自己的守護。」(〈佛子行三十七頌開示〉)寫到這裡。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