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無明夢中覺醒、心智如花開放  

 

設計作品

發表文章
照明著作
照明課程

城市夜遊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做夢者班

新的札記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光理公司

回到首頁


  2008/08/28 06:32PM

 

2008/08/29 Fri., sunny, indoor 30.6°C 《空行火舞》:妙音女神如何化成移喜措嘉?

 

中午草草看了一點《空行火舞:移喜磋嘉傳奇》,真的是就簡體《移喜措嘉佛母傳》的白話解說,並使用問答方式寫作。有弟子問(可能是自問自答),移喜措嘉是如何投生人間的。先講到移喜措嘉的前世,包括常啼菩薩、女商人、恆河女神、(報身界)妙音女神(天女)。報身層次的女神轉生凡人手續有點複雜:

妙音女神以何因緣化成移喜措嘉?

全能的蓮師知道要去西藏弘法利生,他來到報身界,召喚(報身)金剛瑜伽母、妙音天女、比俱致度母和六界所有空行母,他們喜樂地歌舞,……

蓮師化成金剛「笠」,妙音天女化成蓮花「陰」。他們一同進入大定狀態。……

五欲仙女獻上禮讚和供品,黑嚕嘎(忿怒本尊)催破所有障礙,諸佛、菩薩的灌頂甘露如雨降下,金剛天女起舞,壇城四門護法繼續保衛,十方護法俯伏聽命!

金剛蓮花大樂雙身滲至法界每一領域,光照三界,四處響起天籟咒音。妙音天女投生藏地一個貴族家庭。(《空行火舞:移喜磋嘉傳奇pp.30-32

我不懂耶,如果移喜措嘉前世直接是妙音天女,她就在那當下投胎就好了,幹嘛要在法界之報身界雙運,然後受孕的是地球人?所以他們兩對同步兩地,要投胎的在報身界還自己受孕自己?像西藏著名的格薩爾王也是這樣的流程投生的,不過他是先在天界因為此目的先生出來才來投胎人間。

初十那天,是一個空行勇父聚會的喜慶節日。白瑪陀稱王決定在這一天媗神子降生。他在「法界遍及」的三昧塈予w後,口中默誦著,頓時從他的頭頂發出一道綠色的光。這光又分作兩道,一道射進了法界普賢的胸口,另一道射進了聖母朗卡英秋瑪的胸口。從法界普賢的胸口堙A閃出一支五尖的青色金剛杵,杵的中間標著「吽」字。這金剛杵一直飛到紮松噶維林園堙A鑽進了天神太子德卻昂雅的頭頂,天神太子頓時變成了「馬頭明王(藏密本尊)從聖母朗卡英秋瑪的胸口堙A閃出一朵十六瓣的紅蓮花,花蕊上有一個「啊」字。這朵蓮花飄呀飄,一直飄到天女居瑪德澤瑪的頭頂,天女變成了「金剛亥母」(藏密本尊)

化身為「馬頭明王」的神太子和化身為「金剛亥母」的天女,雙雙進入三昧(定)之中,發出一種悅耳的聲音,這聲音震動著十方如來佛的心弦。十方如來佛將他們的各種事業化作一個金剛交叉的十字羯磨杵,飛入神太子的頭頂中,被大樂之火熔化後,注入天女的胎中。頃刻間,一個威光閃耀,聞者歡喜、見者得到解脫的孩子,被八瓣蓮花托著,降生在天女的懷抱中。這孩子(推巴噶瓦)一誕生,立即朗聲念誦百字真言,念罷,又唱起指示因果的歌曲……(《格薩爾王傳奇:神子誕生pp. 41-44 

可能這是天界生小孩的方式,先生再去人間投胎,跟上面在報身界大定而後大樂然後其一去投胎不大一樣。我再找找這位神子怎樣投胎人間。        

龍女不知不覺地竟睡著了。一朵白雲由西南飄來,白雲上站著蓮花生大師。大師來到梅朵娜澤面前,將一個五叉金質金剛杵放在她的頭頂上:「有福分的女子啊,自從你與父王離別,並未有一刻離開我。現在該是你為藏地百姓做善事的時候了。」  

上師又說:「記住,今年三月初八日,是神子投胎的時辰。他是藏地周圍四大城、八小城及邊地十二小國的首領,是降伏妖魔的厲神,是黑髮藏人的君王。還要記住,神子出生時,要在上顎塗上上師的長命水。初次要用頭頂進飲食,同時要祭祀邦拉神,要厲神給他穿第一次衣服。降敵之初要祭天。這些話你要牢牢地記住。」
龍女一覺醒來,蓮花生大師早已不知去向。梅朵娜澤心中不勝感激,對大師更加敬仰。

到了三月初八的晚上,(龍女)梅朵娜澤與森倫睡在一起,夢中卻見一個金甲黃人不離左右。前次夢中所見的金剛杵,發出嘶嘶的響聲,竟鑽進了自己的頭頂。早晨醒來,覺得全身輕鬆愉快;幾天之中,普通的飲食不用吃了,平常的衣服也不需要穿了。

過了九個月零八天,也就是到了虎年臘月十五日這天,郭姆(梅朵娜澤)自覺與往日不同,身體變得像棉絮一樣軟,內外透明,無所障蔽。不多時,毫不痛苦地生出一個約有三歲大小、靈性非凡、誰見誰喜歡的嬰兒。上師馬上給嬰兒灌頂、抹顎酥,並命名為「世界英豪格薩爾降敵如意寶珠」。在這同時,馬、龍畜乳牛、犏乳牛和羊羔。天空中雷聲轟鳴,降下了花雨,郭姆的帳房被一團彩雲所籠罩。(《格薩爾王傳奇:神子誕生pp. 132-133

偉人出生都要大地震動、天降花雨(天雨香花),移喜措嘉降生附近的小湖變大湖,所以取名叫措嘉,即湖泊的意思。但為什麼要這樣子生?還是說妙音天女跟蓮師雙身先孕育出一個神識分身再來投胎?

 

格薩爾王出生就三歲樣沒什麼,移喜措嘉「出生後一個月已長得儼如八歲大的可人兒」(《空行火舞p. 51),後來長大後的移喜措嘉被藏王赤松德贊納為妃,赤松德贊為了求法將移喜措嘉獻給蓮師,兩人成為法侶,隨後進行秘密修練。

問:赤松德贊把愛妃移喜措嘉奉獻給自己的上師好像有乖倫常;難怪有人常詬病我們寧瑪派,上師請您慈悲解說辯護。

答:(凝望虛空,默然不語。)(《空行火舞:移喜磋嘉傳奇p. 60


2008/08/31 Sun., cloudy, indoor 30.6°C 易墮斷見

 

秋竹仁波切寫到對四派空性見的見解:

佛法分小乘、大乘、密乘。

小乘分有部、經部,大乘分唯識、中觀。

一切法分色法、心法。小乘重在色法;唯識重在心法;中觀則站在中間研究,不偏色法,不偏心法。

自空派:格魯派,易墮入斷見。

 他空派:覺囊派,易墮入常見。

大圓滿:自空也對,他空也對,不偏二者,不可思議。(《秋瘋塵念紋》p. 237

Oops! 格魯派「易墮入」斷邊(虛無主義)?只是「易墮入」,不是一定墮入。好,看看格魯派怎麼說:

所謂「斷見」,就是只相信五官現量識認識對象的存在,只承認現實世界、現世生命的存在,不承認現實世界和現世生命的前因後果,即不承認過去和未來,認為人的思想感覺功能是肉身的功能,人死神滅,無前世、也無後世。

所謂「常見」,認為有一個永恆不變(常)、不可分割(一)、遍及萬物的自性,不受時空和條件限制的(自在)主體我——這就是所謂的「常一、自在」的我。他們認為,一切事物如果沒有常一自在的實有自性,就無法存在。認為一切事物內部有自我自性,外部有主宰事物的物主自性。(無處青山不道場:藏漢佛教修行理論概說p. 174

多識仁波切主要是針對印度歷史上的「外道」,在世間觀上的分類可分為斷和常兩類。至於「常」,別說是印度教的「梵我」、新時代的「大我」,乃至奇蹟課程的「神我」也有易墮入「把自我意識看得神聖,看成實體性的自性存在」的我執。佛法的「空性」見用來破除「一切事物內部有自我自性」;「無我」觀則用來破除「外部有主宰事物的物主自性」。秋竹仁波切講到「一切唯空是論」,確實容易墮入虛無飄渺的「斷空」。

自續派:勝義上來說無自性。

 應成派:不管哪一方面來說皆無自性。

應成派的世俗諦是順著世俗的看法走,駁四生主要是針對外道,不是針對世俗的人。

中觀瑜伽派(寧瑪)所講的世俗諦哪順著實相唯識走,勝義諦則順著應成中觀走。

唯識:一切法皆是唯心所變現,然有自性。

中觀:緣起故性空,心亦無自性。(《秋瘋塵念紋》pp. 231-233

曾讀到早年文殊菩薩確實有示現給格魯派開山祖師宗喀巴大師,提醒他墮入斷見這件事。秋竹仁波切說明自續跟應成派的見地:

見地分別斷定教持

 自續:有自己的立場,無自性,無遮。

 應成:沒有自己的立場,無遮。

 自空:自性空,無自性。

 他空:他污染空,非不清淨,非遮。

•覺囊派:勝義無垢,但又成立一個清淨的自性。

•舊譯派(寧瑪派);二諦離一異,然遍計所執下又能成立個什麼?(《秋瘋塵念紋》pp. 223-224

多識仁波切說「佛教針對世間觀念修行,目的是超越世間觀念」(《無處青山不道場p. 190),也就是「一切修證觀對治世間觀念」。事實上沒辦法先學一個叫世俗諦的東西,學好後再來學勝義諦。這有點不像唐望在教卡斯塔尼達先教 tonal(舉凡所有事物及萬法),認識正確的 tonal 和不正確的 tonal(人的明晰球體——存在「世俗現實」裡的能量體),再來教 nagual,就是非 tonal 的無以名狀的抽象,唐望比喻為 tonal 島上方的「空」。在中觀思想上,學因緣生緣起時就學性空,因此在勝俗二諦上才能無分別。

 

最主要的重點是說中觀應成派,並非不主張(成立)任何事情,因為學佛最重要就是正見,也就是成立唯一正見,格魯派的多識仁波切也說:「正見是非常重要的,當戒行與正見二者需要選擇的時候,寧捨戒行、不捨正見。」(《無處青山不道場p. 199)所以我想秋竹仁波切說的「自空派:格魯派,易墮入斷見」,確實只是「容易墮入」,要小心而已。

 


2008/09/02 Tue., raining/cloudy, outdoor 27.6°C 不了義閒扯淡度生咖啡

 

宗薩仁波切拿看電影來比喻,在電影院每個人都沈迷於電影中,完全忘記這只是電影。神智清醒的人,搖搖你提醒你這是電影,這就是上師們在做的事。開示(十五)秋竹仁波切解釋「一因二道」:

•普賢王大力願頌是從自續來看,「生死涅槃法,一因二道果。根元本無為,自然不可說。無世出世名,了此即成佛,無明而流轉。」

其中一因二道果的解釋為:

一因:根元本無為,自然不可說

二道:世、出世(無「世」、「出世」名)

果:了此即成佛。無明而流轉。

 

•基道果發願文是從應成來講

本有本然離戲論

並非有法佛未見

並非無法輪涅基

不融不是離意境

大圓基意圓證悟(《秋瘋塵念紋》pp. 250-251

應成這邊的有點難懂,自續好像還比較容易一點。沒有世也沒有出世,懂了就成佛了,不懂(無明)就繼續輪迴流轉。對輪迴沒感覺,所以容易陷入斷邊還是常邊呢?秋竹仁波切在〈開示(十四)〉講到自性自證:

初地菩薩以上屬出纏如來(?),才能談報、化身,才能應眾生之化,而談不了義。(按:就是隨順世俗觀點來講。)

報身佛是十地菩薩的幻覺(按:只有菩薩可見報身佛),化身佛是凡夫眾生的幻覺。

凡夫只能談了義經,因未見自性,未自度,不能度人,只能自性自證

出纏如來(?)已見自性,才能因應眾生根器,談不了義經,才有八萬四千法。

我們唸佛經是因應我們的自性,只能自性自證。(《秋瘋塵念紋》pp. 248-249

因為基本詞彙都不懂,不知大師們到底所指為何,我只是就字意上來推,這個「悟」啊,中午看到多識仁波切寫說:

禪宗說「頓悟漸修」,先悟再修。藏傳佛教說不修是悟不了的,除非你前世、前前世等數世修過,不然不會頓悟。「悟」就是見道,見道了以後還要修,修道分十地。悟前悟後都要修。「修」就是修德行,修慈悲心、菩提心。開悟、見性是智慧,它與慈悲德行兩者就像鳥兒的兩個翅膀。(《無處青山不道場:藏漢佛教修行理論概說p. 215

有一種修持法,在心態上就當我們以前(前世)就會這樣來修。假設我們以前都悟過,那「恢復以往的悟」是否「恢復以往的『見道』」,希望是啦,若恢復以往的「見道」,就是恢復以往的「看見」,以前是名「看見者」,目前還是瞎子(無明),只要恢復「看見」,就向初地菩薩邁進,屆時就可以喝不了義閒扯淡度生咖啡了。

 


2008/09/03 Wed., sunny, outdoor 30°C 《智慧明光:心經》:靈鷲山「小即是大」

 

無處青山不道場》我已經看完了,如果有提到類似內容再做摘錄。今天已經快看半本《智慧明光:心經》,因為心經內容我已經看蠻熟的了,所以看得快。這本書裡附了靈鷲山的照片,還真小,所以看是不能容納「千二百五十人」。

 

《心經》一開頭:

如是我聞,一時,薄伽梵在王舍城靈鷲山與大比丘僧及大菩薩眾俱。

我們前期摘過,因為「佛陀在定中加持舍利子向觀世音菩薩請益」,「這部經雖然看起來是由舍利弗與觀世音菩薩之間一問一所開展出來的,但可視為是由佛陀所開示」,即「說法者是釋迦牟尼佛」(《智慧明光:心經p. 67)。至於王舍城的靈鷲山:

 

   靈鷲山

靈鷲山在世間法上來講,是因為當地的山形像靈鷲的形狀一樣,因此稱為「靈鷲山」。經典中有這樣的記載:佛陀在此開示般若教法時,想修學般若經典的他方世界以及天上的眾生都示現為靈鷲的身形來到此聽聞佛陀說般若法,因此稱為「靈鷲山」。

從凡夫的眼中來看此山,其外型很像靈鷲;但是對於業障清淨的聖者而言,所見到的則是佛陀講授般若經點的聖地,充滿著佛陀所說的般若經典。歷史上也有這樣的記載:以前聖者到靈鷲山朝禮聖地時,所看到的境相是:一部部經書堆疊在聖地中的莊嚴景象。(智慧明光:心經pp. 68-69

所以堪布慈囊仁波切說,「各位修行者本身業障清淨到什麼境界,以後去朝禮靈鷲山時可以試一試,看看會見到什麼樣的境相?」(p. 70)我不大關心我們這些凡夫俗子看到會是什麼境相,我只想知道「千二百五十人」到底是在世間法上來講的肉體集會,還是「甚深空性禪定」上來講的精神聚會?

 

七月的抽象夢:「2008/07/25 08:00AM. 很多人在講解心經是二元無生論。」基本上我並不知道《心經》在講「無生」,之前摘的《心經》內容也沒有提到此,頂多是就五道修學來講解,但本書作者慈囊仁波切則說明:「在此我們不用五道結合的詮釋方式,而是以現在應該如何更容易地契入般若波羅蜜多的方式來講解。」(p. 89) 本書前面一再提到「無生」,當然也跟「聖者」有關:

透過了悟空性,確實了知所謂的蘊、界、處——五蘊、十八界、十二處等都是無生的、空性的,透過空性的智慧,才能成為聲聞、緣覺的聖者。必須了解粗分蘊、界、處的空性,才能證得聲聞的果位,成為聖者。

要證得緣覺的果位,必須了解外在所執的一切境相以及粗分能執的自心,其本質都是不真實的,能了悟這一點,才能證得緣覺的果位。

大乘修行中,要證得菩薩的境界成為佛子——必須如實地了知能執的心和所執的法,其本質都是空性、無生的意義。《現觀莊嚴論》中說:「聲聞、緣覺與大乘道皆無生。」(pp. 56-57

所以,聲聞、緣覺、菩薩及佛陀聖者的差別,即在於對般若空性義理證悟程度上的差異,因此我們稱「般若波羅蜜多」為「般若佛母」,由此可知般若的教法是非常珍貴而重要的。(智慧明光:心經pp. 59-60

所以舍利子是大比丘僧,聖者觀世音菩薩,在他們的境相中所見的靈鷲山「小即是大,大即是小;小不異大,大不異小」,所以照樣小得容納得「千二百五十人」,不然我們去當地丈量考古,按照遊行集會警方人數估算法,即每平方米多少人這樣估算,也沒啥意思。既然同樣是《無量壽智經》文前、文後也說:

如是我聞,一時,薄茄梵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僧千二百五十人、大菩薩摩訶薩眾,俱同會坐。

……

爾時,如來說是經已,曼殊童子及諸眷屬,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宣讚佛旨。(《大乘聖無量壽智經》)

所以你瞧,除了人以外其他與會者,還真不是肉眼能見的,所以集會場地絕不是世間法上所見小小的靈鷲山頂。今天地理課寫到這裡。

 


  2008/09/22 07:22AM

 

2008/09/06 Sat., sunny, indoor 28.8°C 《普賢上師言教》:勝義諦唯信心才能證悟

 

來摘一點《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之皈依篇。秋竹仁波切幾次開示所強調都是信心、信心,信心為何如此重要?

現量證悟實相勝義諦也唯一依賴於信心。如佛在經中說:「舍利子,勝義諦唯以信心才能證悟。」依靠所生起的不共信心,上師三寶的加持融入自相續後,自相續中便會生起真實的證悟,當見到實相真實義時,對上師三寶會真正誠信不疑,生起不共的不退轉信心。所以說證悟實相與勝解信二者是相輔相成的。(《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p. 142

所謂勝解信是「了知三寶的不共功德與加持之後,從內心深處生起信解」,這裡也說到「無論是苦還是樂,是病是痛,是生還是死」(pp. 139-140),任何事情都要皈依三寶,所以我皮膚過敏也可以皈依三寶,依賴他們可以幫我解決嗎?還是我應該去找皮膚科醫師比較實際一點?

 

歸觀想皈依境時,要觀想今生的父母親各在自己右邊及左側,前面是自己的怨敵和損害自己的魔障為首的三界六道一切眾生,接著面向皈依境合掌唸誦皈依偈。為什麼怨敵魔障比父母還重要?「這是因為我們這些已入大乘法門的修行者,尤其是為了圓滿廣大的福德資糧,不失毀所累積的一切善根,修安忍是非常重要的。要修安忍,必須依靠怨敵、魔障進行損害,才能修安忍苦行。」(pp. 146-147

從正法方面而言,父母教我們的是成辦現世利益的一切欺誑手段,從而導致我們後世無法從惡趣的深淵中解脫。從這一點來說,父母的恩德並不很大。而怨敵跟魔障呢?怨敵因對我們製造違緣、妨礙修行而成了我們修安忍的對境,並且使我們遠離長期被輪迴繩索所束縛、不能得以解脫以及財產受用等一切痛苦的根源,從而獲得自在,所以對我們恩德極大。魔障也是我們修安忍的對境,它使我們遭受病痛和苦痛的折磨,我們依此可以清淨自己往昔所造的許多罪業。(《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p. 147

講到皈依的學處,皈依佛後,不能頂禮世間天神;皈依法後,連夢中都不應作損害眾生的事;皈依僧後,不應與外道為友,也就是不能跟不信仰佛陀導師的外道交往。雖說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外道,但侮辱上師、褻瀆正法、誹謗密宗的人也不能交往。還有藏曆每月十五、三十日,應當盡可能供養三寶。

 

摘完了。上邊說的皈依佛之後,尚在輪迴中的世間天神不可以頂禮,例如地方神、土地神等世間大力鬼神,還有尚未擺脫輪迴痛苦的外道天尊(天神類)。多識仁波切說,「外道追求升天堂,佛教則追求涅槃境。天堂仍然會有生有死,涅槃則是一種則滅無為的境界。」(《無處青山不道場p. 192)我們人道在欲界,上面還有色界跟無色界,三界仍是輪迴,但就是因為我們在欲界,有欲有色,就彷彿覺得無色的存有「十分高級」了,按多識仁波切說法,新時代所謂的高靈——高級存有,也還是在色界,如果通靈者通上一個無色界的存有,那簡直要當神來崇拜了。《與神對話》我想如果不是尼爾耍詐,就是他通靈到一個無色界的超級高靈而已。

比如禪,有世間禪、超世間禪。《俱舍論》裡說,一禪天到四禪天,色界天到無色界天,一步比一步深,一步比一步高,像色界天的天人坐禪的時候,可以經過多少個劫年身體不壞,以禪為營養生活,但「崇高必會墮落」,三界崩壞時,他仍舊在六道中輪迴。釋迦太子出家求道時也習過這個禪,最後悟出它不是解脫道,就馬上放棄了。

坐禪、觀修完全是為了對治世間觀念,超越世間,不是為了長壽住世或者為了神通。所以,有一首偈贊說釋迦牟尼佛未達一禪天,就已經超越了世間禪。(《無處青山不道場:藏漢佛教修行理論概說p. 190


2008/09/07 Sun., sunny, indoor 30.1°C 空行火舞:移喜磋嘉傳奇》:「最大的灌頂」

 

我們今天來摘點《空行火舞:移喜磋嘉傳奇》。因為移喜措嘉是金剛瑜伽母的化身,所以卓格多傑上師說寧瑪的信眾可以修「容噶」,但「金剛瑜伽母以噶舉派那洛巴殊勝」(p. 35)。我自己是不知道什麼叫「容噶」,所以這裡只摘錄金剛瑜伽母睡眠瑜伽。千萬不要以為女生才修金剛瑜伽母,據說宗喀巴大師死後弟子整理遺物才發現他有修金剛瑜伽母。

入睡前,觀想自己身成為一面二臂的金剛瑜伽母,安詳地處身雙三角形交疊的壇城(想像不出來)。自己安躺時,觀想自身枕在上師報身佛多傑羌(誰呀?)膝上,這時的多傑羌是左手持鈴,右手持杵。以我的經驗,這樣觀想會使人很快入睡,睡得很甜,內心生起善念。

睡醒時,觀想來自二十四處聖地的空行,發出以純淨光作為媒介的咒聲,使自己從睡夢中清醒;洗面時要確知金剛瑜伽母在洗面;穿衣時,金剛瑜伽母在穿衣。簡言之,自己日常一切活動,都是現給金剛瑜伽母享用。(《空行火舞:移喜磋嘉傳奇p. 41

關於此點,可以講兩句秋竹仁波切說的。他說:「現在談的節儉是吝嗇的反射,儲蓄是為更多的緣故,故應捨。當用則用,能吃多少拿多少,不多拿,拿而不用才是浪費。」(《秋瘋塵念紋》p. 308)如果觀自身為本尊,本尊還要計較每天花的小錢,算了啦。還有一個也講到吝嗇心。

真正的布施圓滿不是對外施捨多少東西,而是對內的吝嗇心斷了。若一定是對外的施捨,佛陀已布施圓滿,為何乞丐還是那麼多?

正是由於吝嗇心的斷除,所以有可以短短的三個月就能布施圓滿。至於對外施捨的東西,盡量,能越多當然越好,如果會引起煩惱,就不要做。若做不到,還可以行持戒,再做不到,可以行忍辱,依此直到行智慧,一層一層遞減。(《秋瘋塵念紋》p. 310

這個自觀瑜伽母本尊的模樣可不是太賞心悅目:「自己赤裸的身體猶如熾燃劫火般通紅,一面二臂三目,眼睛望向上方的空行剎土,右手持有金剛杵標記鋒口向下的鉞刀;左手高舉盛滿鮮血的顱器;嘴巴正在喝飲鮮血……」(p. 46)怪不得新時代那些人喜歡天使女神,其實美女看多也會膩,要「美不異醜、醜不異美」才厲害。

 

蓮師攝受移喜措嘉為弟子及明妃後,當然要給予灌頂。書上提到「最大的灌頂」(最奇妙灌頂)。好,這時蓮師變身為紅色黑嚕噶(其實黑嚕噶到底是什麼我還搞不懂),再變身殊勝黑嚕噶(更高階變身),吼說:「空行嘉瑪,你想進入內修持明壇城嗎?獻上秘密大樂的曼達。」(p. 78非實物供養,秋竹仁波切書裡提過這種供法:

將最愛的五蘊幻身當成曼達,放在盤上供養皈依境之佛菩薩。供養者沒有放不下的一顆心,一切著相立刻斷除,斬力決,此乃勝義了義之法門。不了義之法門是以金銀、實物供養。(《秋瘋塵念紋》

p. 285

五蘊——色受想行識都可以供,觀想當然沒有色,但自己色身也可以供。好來看看嘉怎麼供。

移喜措嘉以九隻手指造了蓮花手印,蓮師做了杵輪手印。蓮師黑嚕噶以大樂光明籠罩移喜措嘉,打開秘密壇城,進入最秘密的空行心髓灌頂。(《空行火舞:移喜磋嘉傳奇p. 79

簡體《移喜措嘉佛母密傳》對於「最大的灌頂」說得清楚明白,但書一翻開便寫:「本書為保留密教法寶而於漢地出版,以供具正統傳承上師灌頂口傳者閱讀。懇請得此法寶者在具德上師傳授及教導下,翻閱修習。法寶珍貴難得,望倍加愛惜。」所以我是無法摘要上網的。這部分依序描述頂輪、喉輪、心輪、臍輪同樣的生起黑嚕噶淨土,最後蓮花生大士指示措嘉:「在四喜根本壇城中,自授四罐入四智,如是七天,並觀『暖』的上升即是覺智。」(簡體《移喜措嘉佛母密傳》p. 51

 


2008/09/09 Tue., cloudy/raining, indoor 29.5°C 《大成就者之歌:傳承篇》:「舉世無雙的蠢蛋」

 

你以為資深修行人都講話斯文哪,那你就錯了。剛看了點《大成就者之歌:傳承篇》,祖古烏金回憶兩個傢伙在辯空性,來瞧瞧:

在楚布寺的時候,有一天,當帝亞一位剛在色拉學院完成辯證法(dialectics)與因明(logic)課程的密友兼親戚走進房間時,我正和他坐在一塊兒。帝亞•珠彭是那種比較單純的禪修者。

「你所理解的空性是什麼呢?」他的朋友戲弄地問道。

「空性非常簡單,就是我們所稱的大手印和大圓滿。」彭珠回答道。

「你這個傻子!你不能僅僅以另一個字眼來定義空性;它應當是所有教授的基礎,你卻無法描述它。你坐在這裡,佯裝是噶瑪巴的助理教師,你這個騙子!」

「好啊,如果你這麼急切的話,你就為它下定義。」彭珠強烈要求道。

「不運用特性去解釋的話,要如何溝通任何涵意呢?你認為你將會出奇不意地領悟究竟實相嗎?你需要使用文字與概念。你這個白癡!」他的朋友回覆道。

彭珠反擊說:「如果你認為你能使用文字和概念來展現空性的話,那你才是舉世無雙的蠢蛋!」

他們繼續這樣彼此鬥嘴、嘲笑對方。(大成就者之歌:傳承篇p. 281

如何?「舉世無雙的蠢蛋」這句話我要學起來。上次 C 又寫了堆「我錯了嗎」來還罵我只交修行朋友,認為這樣認真生活也是修行。我是這樣回覆的,比起來算客氣的了:「令人難過的言論!先搞懂怎麼修再在世俗中修吧。」偈文有云:「不聞何以知,不知何以修。」(簡體《金剛密乘大圓滿:突破輪迴之道》p. 67真的啊,如果能懂空性,差不多就見道位了,見道後面才是修道,先聞思,修還在後頭。

正見空性才算是初地菩薩,此時進入見道,從初地至七地是修道,八地以上是無學道。(《秋瘋塵念紋》p. 333

智慧明光:心經》我們繼靈鷲山的地理考察後,接續研究本文。慈囊仁波切解釋觀世音的藏文叫做「見瑞喜」,「見」表「眼睛」,「瑞」是「不眨眼」,「喜」是「看」,即「菩薩眼睛從不眨眼地觀照一切有情眾生」(p. 75);而觀自在的「自在」,則是「大慈大悲自在、菩提心自在、利他自在」(p. 76),我還以為是怎樣活得自在咧。我們不細摘《心經》經文的逐句解說,只概要列一些比較新的說法:

除非到了真正確知空性意義的時候,才能說真正見到諸法。佛陀在《禪定王經》裡有提到這方面的內容:「眼耳鼻非量,舌身意亦非,若諸根為量,聖道復益誰?」因此思維一切法的實相、空性時,我們以所見到的、所聽到的等等來做的判定,是不能相信的。如此思維時,對「色即是空」就能有所了知,進而產生定解。

在二諦上,所顯現的色相和顯現色相的識,屬於世俗諦,都是虛妄的法;色是空性的,這是屬於勝義諦,是法的實相。

或許有人會想著:「這個色身也是空的。」說著「色即是空」而不吃晚餐,可能有色變成空的過失。色不是空,色身要把它餵飽(《智慧明光:心經pp. 107-108

這可能是我目前陷落在前首詩寫的空性大斷見,所造成的過失。雖然文殊提醒的是自宗不立見地是中觀可能的過失,這種有過失的空性見,過失在於誹謗因果,就是不承認因果有為法的存在。可能我還沒領悟「空即是色」,慈囊仁波切說:「在色顯現的當下就是空性,而不是在這個色相之外有另一個空性存在。」「在色之外沒有色的空性,因此空性本身就是色。」(p. 112)空就是色強調的是「空性與顯相是無別的」(p. 113)。

 

沒辦法因為在男女關係上,女生主力在空性智慧,男生主力在巧善方便……,基本上我搞不清楚男生的角色是什麼,男生自己去研究。秋竹仁波切說得好,君臣、師徒、夫妻、男女,最好一個是忿怒尊,另一個是寂靜尊,這樣就能配合得很好。不要兩個都鬥智,也不要兩個都火爆,這樣很難相處。

治國、君臣、父子、夫妻、師徒均需要威權與懷柔,一個是寂靜尊,一個是忿怒尊。(《秋瘋塵念紋》p. 308

至於兩個一組的現(現象)分與空(空性)分,慈囊仁波切引宗喀巴大師所說:「現分緣起不欺誑,空分遠離時執意,若時二者別現見,爾時仍昧牟尼旨。」意思是我們各別去認識所顯的一切相跟空性是兩個東西,就是不了解佛陀的意思。那怎樣才合牟尼旨呢?宗喀巴大師又說:「現見緣起全不誣,即滅實執取境相,若時同起非更迭,乃圓成正見觀察。」(《智慧明光:心經p. 114)意思是說:

只有當你經由聞、思、修,不斷修學之後,等到有一天,當你見到緣起所顯現的一切境相與空性是無二無別的、是一體的時候,對於佛所說的空性的意義就會有正確的了知。(《智慧明光:心經p. 115

慈囊仁波切說,不要將「空即是色」理解成「於空中有色」。空性的了悟是指,「悟出所執的顯相與顯相色境的本質——空性,這二者是無別的,消除了二者為異的執著時,對佛陀所講的般若正見便能在心續中生起定解與了悟」(p. 115)。

 


  2008/09/25 06:15PM

 

2008/09/15 Mon., raining, indoor 274°C 明點與明體

 

傳說中的明點到底是什麼?明點觀跟巫士唐望所說的「看見」一樣嗎?因為巫士訓練中看見明晰球體也就是為了要觀察到聚合點的移動,同樣地若能看到聚合點,也就同時看到每個人的明晰球體。

「聚合點(assemblage point)的功能是什麽?」我問。

「它使我們能够知覺,」他回答,「過去的巫士看見人類的知覺集合在那一點上,看見所有的生物都有這樣的亮點,他們歸納知覺必然都發生在那點上,不管以何種方式。」

「過去的巫士看見了什麽使他們認爲知覺是發生在聚合點上?」

他說,首先他們看見無數的宇宙明亮能量纖維穿過明晰球體,其中只有少數穿過聚合點,因爲集聚合點的面積要小得多。

然後,他們看見在聚合點周圍總是有一圈特別明亮的光環,把穿過聚合點的明亮纖維照得非常亮。

最後,他們看見兩件事:第一、人類的聚合點能够脫離它們原來的位置。第二、當聚合點是在原來的位置時,知覺似乎是正常的,這可從觀察對象的行爲方式來判斷:但當聚合點不是在平常的位置上時,從觀察對象不尋常的行爲可以證明他們的意識狀態改變了,他們以不尋常的方式知覺。

古代的巫士從以上得到的結論是,聚合點的移動越大,行爲的改變也越不尋常,由此可知,意識與知覺同樣也發生不尋常的改變。

「要注意當我說看見時,我總是說『看起來好像』或者『似乎』,」唐望提醒我,「看見下的任何事物都是獨特的,除了用比較的方式,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談論它。」(《做夢的藝術p. 21

唐望說:「關於這種困境最恰當的例子是巫士談論聚合點與那光環的方式,他們用明亮來形容,但那不是明亮,因爲看見者不是用眼睛去看,但是他們必須設法彌補其中的差別,於是他們說聚合點是一個亮點,被一個光環圍繞著。」(pp. 21-22)同理明點也不是一個會發光的點,而所謂的「由明體所現」,基本上跟聚合點系統的功能差不多。書上所有人的明體是顯現這些明點實質是空的,空性能生形象但是自身沒有樣貌

「那些纖維怎麽集合成對世界的穩定知覺?」我問。

「沒有人可能知道答案。」他强調說,「巫士看見能量的運動,但僅是看見能量的運動而無法告訴他們能量是如何及爲何運動的。」唐望說,看見無數的有知覺的能量纖維穿過了聚合點,古代的巫士假設在穿過時它們被聚合了,被那光環所結合;看見那光環在失去知覺的人或將死的人身上會變得很黯淡;而在屍體上則完全沒有,他們便相信那光輝就是意識。

「那聚合點呢?屍體上有沒有?」我問。

他回答說在死的生物上完全看不出一點聚合點的痕迹。聚合點與它的光環是生命與意識的記號,古典的巫士得到必然的結論,意識及知覺和聚合點及其光環有密切的關係。(《做夢的藝術p. 22

我們可以暫且假設「聚合點及其周圍的意識之光」說的是相續的心識,或者明體是不是就是明晰球體?一個死人當然相續的心識已進入中陰不再存在於肉身。那個所謂的萬相唯心造的心,當然涉及境相聚合成形的功能。你知道奪舍法就是一個活的心識進入一個死屍的身體,因此我們可以說失去聚合點及心識光輝的死屍,突然又有了外來的聚合點及心識光輝,但那人的氣質習性將完全屬於另一個人。

 

你一定會問, 心識進行奪舍,那能量體哪裡去?唐望說:「聚合點與我們平常所知道的身體沒有任何關係。它屬於明晰球體(luminous ball)的一部分,而那是我們的能量自身(energy self)。」(p. 25)明體或者等於「聚合點+能量體」。《心與夢的解析》有關於心識的說明:

心、心識(consciousness):佛教多數論師都把「心識」定義為「明覺」(明亮的覺察)。「明」意思是「照明」或呈現客體(對象)的能力。同時,心識之所以「明」也因為它是「澄明」的,猶如開放空間,雖然具有內含物,但本身之內或自己本身都沒有固有而自存的內含物。最後一點,心的明性意指著它的基本自性,也就是「淨光」(clear light)。在具有明性的同時,心識也有「覺性」,它會去知道或理解所出現的客體。因此,當人看見藍色時,心識的明性讓心中呈現出藍色,心識的覺性讓人理解並且用其他心智功能來操作所呈現的藍色,例如概念性思考或記憶。(心與夢的解析p. 253

至於另一個詞:「明體」,其他佛法書我沒有看過明體的說法多半說的都是「明點,明點的定義也有抽象跟具象(例如男女的紅白菩提即紅白明點)。因此本尊觀想、自觀本尊,就是間接的引導我們自性顯現。觀想觀音也是用自己的明體來變現出頭頂的觀世音影像,然後跟自己求:「拜託成全我、我們、他們。」靠的還不是自己聚合點去聚合,最終成為世俗的真實事件。雖說是靠自己明體顯現,但要讓事件落實必須具備實體化所需的能量,因此巫士們使用意遠願鉤上宇宙無限能量團——黑暗的意識海洋,藏密修行者則讓法界之力鉤上自己,獲得諸多加持力的意思。

 

我今天才知道佛性就是空性,空性說的就好像是宇宙無限放射明亮纖維一樣,所以一切才成為可能。原來空性/佛性(每個人都有佛性=每個人都是能量纖維、意識大海中的小波浪)是講這個啊!

 


2008/09/20 Sat., sunny, indoor 30.9°C  「無明夢中覺醒、心智如花開放者」謂之「佛陀」

 

今晚來續摘《智慧明光:心經》。

《入中論》裡有一個偈頌說:「此中猶如已覺位,乃至未覺三皆有,如已覺後三非有,癡睡盡後亦如是。」意思是說:「當我們作夢的時候,會夢到有人稱讚你或是很美的境界等許多不同的夢竟,而且在夢未醒之前,夢境中有著所對的境、能認知境的識和根等等,以及一個在覺知夢的自己。……除非你從夢中醒來,否則只要你還在夢境中,還在迷惑的話,就永遠會認為所看到的境相都是真實的。(《智慧明光:心經p. 103

另一本多識仁波切的書,我說要買來研究人天福報的《佛在靈山莫遠求:在輪迴中獲得人天幸福的修行法》,他說藏語稱佛為「桑吉」,「『桑』是從『無明夢中覺醒』,『吉』是『心智如花開放』,合起來就是『佛陀』」(p. 51),按當代語彙新編就是「現實駭客」(Reality hacker)。多識仁波切說,生命之所以在輪迴苦海裡流轉不息,完全是因為俱生無明——「使心性變得混濁不清的染塵」(p. 48),慈囊仁波切也說:「我們認為存在的一切無明的、錯亂的顯現,就如同睡醒時夢中的境相都消失了一般,這個錯亂的無明在心中所顯現的境相便除滅了。」(《智慧明光:心經p. 104

 

慈囊仁波切說:「第六個『意識』,是意在心中對法產生作用而生起的,所對應的境是法(現象),當沒有法的對境時,意識也就沒有作用了。」(p. 133)換句話說,如果意沒有對法起作用,意識便不會產生。多識仁波切說:「『分別』就是第六意識的思維活動。我們的五官是無分別的,如眼、爾等見到色相、聽到聲音,都是現觀無分別的東西,要認識事物,就必須通過第六意識的思維活動來完成。」(《佛在靈山莫遠求p. 53))

 

多識仁波切還說:「人的智慧不是現觀,完全是分別見,是人的意識思維活動。到佛地的時候,對於法性的認知變成現觀,而對於法相的認知則是分別觀,也稱妙觀察智。」(《佛在靈山莫遠求pp. 53-54)所以「現實駭客」的「無明夢中覺醒、心智如花開放者」,確實如達賴喇嘛所講能夠「雙照」世俗、勝義二諦,「所以顯相與實相二者是雙運的,這就是空性的意義」(《智慧明光:心經p. 134)。

 

這裡的多識仁波切屬於格魯派,慈囊仁波切屬於寧瑪派,一搭一唱,道理相當。

 


2008/09/22 Mon., sunny, outdoor 33-28°C  明體是什麼生?

 

我們繼續摘打一點《智慧明光:心經》。今天從「無相」起摘。心經云:「舍利子,以是諸法性空者,無相、不生、不滅、無垢、無離垢、無減、無增故」(p. 16),漢文版就是「舍利子,是諸法空相」這段,談錫永譯的無垢友的版本則是「是故舍利子,一切法空性無相」。慈囊仁波切說:

「無相」是說因是沒有相的,因本身不是自性成立的。因為我們的觀念會這樣思維:「一切法的生起是因由因而產生果,因此一切法都有其因。」於是便對因執取它的相。因為因本身並不是自性成立的,所以,因無相,沒有真實的本質。(《智慧明光:心經p. 135

慈囊仁波切接著說可以由(宗喀巴)《中論》及(月稱)《入中論》的四生(自生、他生、自他生、無因生),來思維「生起」的觀念。每次看到破四生頭就很暈,都要講到種子跟芽是自生還是他生,他們西藏人把「生」定義成完全相同的複製,且是恆定產物,只要有任何影響因素就不成立這四生。

 

我本來中午想到複製牛,可不可能算自生?但是複製牛的過程有太多操控因素影響其結果,再者兩者基因相同的牛體,但在這一剎那年齡並不相同,譬如一老一小,這樣也不算自生,自生定義為一比一的複製,時間不同就不算數,所以還是因緣(基因工程)生。

如果真有一個事物生起,若從這四邊去思維,分辨果的生起是否是自性成立的話,會發現:根本沒有所謂的生起(無生),因此也就沒有因的真實性。(《智慧明光:心經p. 138

慈囊仁波切說:「如果大家對於空性的意義有想要深入了解的欲望,可以找機會進一步就《入中論》所談的這四邊生上去探究更深入的意義;如果沒有強烈的求法動機,稍微這樣知道一點也就可以了。」(p. 138)嗯,看來我們沒有太強烈的求法動機。張上師說是「因緣生」凡有外在條件也就是外因決定的,就是因緣所生;慈囊仁波切說是「無生」,根本沒有生起,有點難懂,這好像是說一切都是空性,隨因緣聚合,(眾生)各自解讀這樣。考考你,明體、明點是什麼生?慈囊仁波切說:

「不生」,在我們不思維、不分辨的心中,由因生果是有的;但是如果我們去辨析的話,會發現因並不是自性成立的,所以也就沒有這個因生果的情境,則就生起的果而言是不存在的,是無生的,果也不是自性成立的。

因此,世俗諦是緣起而形成的,是緣起的生,是在我們不辨不察的心中生起的。在凡夫不辨不察的心中認為是由因生果,一切法由此而形成。然而經由辨察之後,則能了知自性成立的生是沒有的。(《智慧明光:心經pp. 139-140

「我們不辨察的心本來不知世俗是由緣起而生」(p. 140),所以似乎這裡說的是「緣起而生」/「因緣生」=「無生」/「不生」。所以我們是什麼生?既然大家都不生,就隨和一點嘛。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