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 解讀「人類原型的位置十分接近做夢體與知覺界限的位置」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做夢論壇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2009/04/13 05:56PM

 

2009/04/12 Sun, sunny, outdoor 18-29°C,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出離、轉化與自解脫 

 

由於《內在的火焰》沒有新的進度——是不好摘,主要在講唐望的師父胡里安怎麼整他:用同盟來嚇他,據稱驚嚇跟生病可以移動聚合點,且迫使唐望相信同盟要他的命,因此要他服從做一些「不習慣的事」:譬如男扮女裝,從事「不習慣的事」之假裝就是潛獵。不過潛獵沒書,只有《巫士的穿越》,潛獵者鬆動聚合點不是像我們躺著迷迷糊糊就好,他們要吊起來睡,最好睡 tree house,以脫離地心引力。

 

我們回到之前停了好一會沒摘的《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從第二章 The Path of Renunciation and of Transformation 開始。Renunciation 講的是經教體系,Transformation 則是密續體系,大圓滿屬於第三道:self-liberation自解脫,這三者分別對應的是 Sutra, Tantra and Dzogchen,南開諾布說「These correspond to the three aspects of body, voice, and mind, called "the three gate," 三門 because they are the three ways to enter into the state of knowledge.」(pp. 39-40

 

大小乘等經教體系重心在於「身教」:身體的修行,主要是行為上的守戒。「These whole method is based on limiting the behavior of the individual, principally at the level of body, that is, at the level of the material dimension.」(p. 42)但大乘菩薩道也是其他較高乘的基礎,我們還是瞭解一下:

The Mahayana is based on more profound considerations, such as universal compassion and the voidness of all phenomena. In both these traditions, however, vows are a fundamental element in putting renunciation into action.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42

Renunciation 是拋棄放棄、過清心寡欲的生活,密續不需要這樣,它只需要轉化:Transformation。小乘不承認大乘,因為大乘的經論不是佛陀在世時親口說的;大乘不承認密續,以時輪密續來說,因為那是佛陀變身為報身佛在其他淨土說的,佛陀化為時輪金剛擁抱佛母,可難入目了,習慣清心寡欲的他們怎們相信那是佛陀本尊呢?更遑論其他密續教法是成道的大成就者於淨觀中所見,再抄寫下來,有些甚至是心意伏藏,直接取於法界。

The path of transformation is to be found in the tantric teachings, the writings revealed through the pure manifestations of realized beings. To explain the fundamental principle of tantrism we can consider the symbolism of two tantric ritual objects: the vajra and the bell, which represent, respectively, "method," the primordial state's manifestation as form; and "energy," the "voidness" or "essence" of that which is manifest. Vajra means "indestructible," and refers to the primordial condition of the individual, which is beyond birth and death. The bell, which represents sound, is the symbol of the energy of the primordial state.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p. 42-43)

 

「如我已經向你解釋過的,」她繼續說,「肉體─心靈的雙重性是一種錯誤的分類。真實的分類是容納心靈的肉體,與容納我們能量的空靈身體,或分身。當我們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我們的分身時,抽象的飛行就發生了。換句話,當我們的肉體完全覺察到它在能量上的空靈相對部份時,我們就超越進入了抽象,一種完全不同的意識領域中。」(《巫士的穿越》)

這裡講到的是兩樣法器:金剛杵跟金剛鈴,一個無堅不摧、一個無空不克——我亂講的,代表方便和空性智慧,說起來跟唐望的兩種分類很類似:一個是實質的身體(顯現)、一個是空靈的身體(能量)。克萊拉說「一切可見與不可見的事物都有一種空靈的本質,我們必須要知覺到它,才能夠知道如何行動」(《巫士的穿越》),空靈的本質就是上面說的 voidness / essence。密續基於什麼來轉化呢?

The Tantra are teachings based on the knowledge and application of energy. Their origin is not to be found in the oral teachings of a master but stems form the manifestation in pure vision of a realized being. A pure manifestation arises through the energy of the elements in their subtle and luminous aspect, while our karmic vision is based on their gross or material aspect. To receive this type of transmission, it is therefore necessary to have the capacity to perceive the subtle dimension of light.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43)

這段非常精要。因此密續灌頂時需要弟子觀想本尊壇城就是要轉化我的物質業力之眼,才能「看見」微細層面的示現,要能有此淨觀當然必須具備此一能力,否則只能倚賴想像。資深佛友之前也說「看」不清楚時,觀想可以幫助。南開諾布說:「To have contact with this pure dimension one needs to develop one's innate clarity to the highest degree, and to purify the obstacles of karma and of ignorance.」(p. 44

其實修法首要的竅訣不是觀想,而是迎請,真正的上師佛菩薩空行護法的智慧身就可以請來;其次是,能現量直接見到和感到,你的信心和理解就很容易生起了;當還看不清楚時,觀想有助於相應和入定。 

不過,要想和聖者的心真正相應,至少要有出離心(想得到真正的自在和自由)、大悲心(願意解救和幫助一切眾生)、菩提心(俗義:為利益一切眾生你願成佛;勝義:充分發掘出本質,並不離本質的境界)這些內在要素才行(這是一般氣功和佛法的一個區別,因為,如是因,如是果)。也有由於極大信解或以往善緣,雖沒有專門學修這些,但得到加持後,自然的逐步發掘出佛性中本有的這些特質的,我相信你也會的。(Saturday, December 30, 2006 11:51 AM

資深佛友從一開始就是寫這麼艱深的,是不是教小朋友講話也是直接教最終極版,總有一天會懂的?

 


2009/04/13 Mon, raining/sunny, indoor 25.8°C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修持只是重新喚回聚合點移動的位置 

 

昨天講到人要看到淨土必須發展出內在澄明(innate clarity)達某種高階程度。所謂的轉化,南開諾布說:「We are referring to the potentiality a realized being has to manifest infinite forms in the Sambhogakaya.」(p. 44)關於報身為什麼又叫受用身,因為其意指「dimension of wealth, the wealth being the infinite potentiality of manifestation of wisdom」(p. 44),基本上那些空行母及本尊都是 manifestations of energy。因此密續的修練在於行者跟本尊之心的合一,自己變為本尊,所以稱為轉化。

The manifestation of the Sambhogakaya 報身 comes about through three factors: sound, light, and rays. Sound is the first stage of the manifestation of energy, which is perceived as mantra咒語. This type of mantra is used in practice to integrate the visualization of the mandala 壇城 of the divinity with the function of one's own energy. Light, the second stage of manifestation, is the visible aspect of energy, energy still in a phase prior to its assuming any specific form. And then, thirdly, through the rays manifest all the infinite forms and colors of the mandala of the divinity.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46)

這就是密續本尊修法的基本概要,所以行者都要依主尊的唐卡觀想其壇城——這壇城的樣子我還不甚瞭解,目前只看過達賴喇嘛委託西方弟子製作的時輪金剛壇城多媒體動畫。我想對不是西藏文化的人來說,要去觀想出那樣分毫不差的壇城,是極其困難的,我也不明白這有意義嗎?

 

南開諾布舉獅面空行母為例說,因為那是具格行者於淨觀中所見,也就是移動聚合點後親見某個報身本尊的住所(居所),另找畫師畫下來的,由於那形貌不是現實世界可見,所以被畫成獅面。「Because her face is similar to a lion's, in particular to that of the mythical snow lion of Tibet. For the lack of any other way to say what she is like, the convention arose that this dakini 空行母 has a lion's face.」(p. 46)依唐望觀點有可能是移動聚合點往下達到完全變身的地步,成為完全不屬於這個次元的特異生物。大牛頭的大威德金剛也是同樣的道理。所以按照某張唐卡觀想我認為是有點無益的,真的不如像宗薩仁波切說的:只要相信他在那就好了。

By these means the practitioner of Tantra tries to transform ordinary impure vision into the pure vision of the mandala of the divinity. All tantras are based on the principle of transformation, working with the knowledge of how energy functions. The very meaning of the word tantra—"continuation"—refers to the nature of the energy of the primordial state, which manifests without interruption.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47)

不過這裡的前提是:門徒接受灌頂之後因此具有他自己初次轉化進入淨觀的經驗,如此他就可以藉由觀想與持咒將此淨觀經驗運用於修道上。我翻譯的:「After the disciple has received the initiation and has thus had his or her first experience of transformation into pure vision, he or she is then ready to apply this as the path, through visualization and through the recitation of mantra.」(p. 47)可見接受灌頂時依主法上師指示觀想壇城獲得初次淨觀(「看見」)經驗可能是非常重要的,而往後修該法持該本尊咒只是重新喚回聚合點移動的位置。所以你說我們在修什麼鬼密宗呢?真的是浪費時間罷了。

 

你為認為門徒如何在灌頂時移動聚合點呢?唐望曾說有一位 nagual 在就不是問題,同理有一位具格的金剛上師主法也不是問題。每次資深佛友聽我描述感到振動或激動流淚,都說是受灌之相,所以這些都是能量形式:sound, light, and rays,振頻是 sound 的顯現。你聽南開諾布說修行密續的最後結果:

The final result of the practice is that pure vision manifests without depending any longer on the visualization, becoming part of one's natural clarity. Thus, one realizes the total state of reintegration of pure vision with impure vision, the Mahamudra 大手印, the "great symbol" in which samsara 輪迴 and nirvana 涅槃 are indissolubly united.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48)

原來大手印是密續修法的最終結果,寧瑪派最終結果則是大圓滿。

 


2009/04/14 Tue, raining/sunny, outdoor 22-19°C,  Dzogchen》:運用生起的大量能量做聚合點移動的變身練習 

 

繼續討論《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Joyce 說上次看到上師當眾在講課時服藥給她很大的震撼,其實高僧大德罹癌時有所聞,之前黃英傑翻譯《夢瑜珈》時,說到南開諾布罹患血癌,「有說是因為他對一般大眾披露密法太過,導致空行、護法不歡喜所致」(簡體《夢瑜珈》p. 5),不過看他現在紅光滿面的,就是披露密法太過我才要蒐集他的書啊,不然我們一天到晚寫皈依發心嗎?

 

為什麼高僧大德不免病逝?聖嚴法師終身洗腎。其實理由很複雜,有時是壓抑太過、有時是忽略身體健康、或者家族遺傳、或者為眾生背業。但南開諾布這裡分析了走出離一途的,相對於走轉化路線的修行者,比較容易產生身心上的問題。南開諾布以修忿怒尊為例說明克服瞋,及三毒另兩個貪及痴:「through transforming oneself into the wrathful form of the divinity to overcome anger, into the joyous form to overcome attachment, and into the peaceful form to overcome mental obscuration」(p. 49)。

Suppose one becomes angry with someone and experiences a strong sensation of anger; what one does is to try, in that very instant, to visualize oneself transformed into the wrathful form of the divinity, in the pure dimension of the Sambhogakaya. In this manner the anger can be increased to the point where it causes the very universe itself to tremble 發抖, but since there no longer remains for the practitioner any dualistic division of reality into subject and object, the anger liberates itself as pure energy, without any target to be directed against.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49)

這個在忿怒那當下觀想自身為忿怒本尊,讓整個宇宙嚇到發抖,然後生氣就化為純能量,再沒有主客對立二元,也沒有人會成為箭靶,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不然下次我來試試看。為什麼棄絕會生病呢?

In the same circumstances a practitioner of the path of renunciation would try to "block" the anger, thinking of the consequences of the negative karma. The practitioner of the path of renunciation, even if he or she really "feels" anger arise in him or herself, tries at all costs to avoid it, as if afraid of facing it. In a certain sense, such a practitioner can be said to be ignorant of the nature of energy. The tantric practitioner, however, is aware of how energy functions, and knows that blocking energy can cause disturbances to the body as well as to the mind. He or she does not put the brakes on the flow of energy, does not repress it, but uses it as a means for transformation. To do this, however, requires a highly developed capacity of practice.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50)

我懂了,是運用生氣時生起的大量能量做聚合點移動的變身練習。所以是不是同理,在貪愛幟盛的性高潮時也可以完成變身聚合點之移動呢?下次記得變身,喜歡虎牙還是大鋼牙?頭上長角 怪可怕的。男性忿怒尊都很醜,主要是腿短肚子大。

Dzogchen teachings it is advised that one should know how to apply whatever kind of method is most adapted to the circumstances one finds oneself in, and most suited to one's level of capacity, until one has really acquired knowledge of the state of self-liberation. This is something the practitioner him or herself must be aware of.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50)

第二章完。南開仁波切的教法是不是很清晰易懂?但密字當頭,藏密行者太害怕那些空行、護法千年食古不化的強硬僵硬態度,只能男兒當自強,才有本事跟他們槓上。第三章「The Path of Self-Liberation」。拿供護法來講好了,目的是什麼?當然護法可以助行者消除修行違緣,但同樣的事為什麼不祈求上師就好了?上師還有跟我們建立師徒關係,護法到底從哪裡冒出來?大乘佛教沒看到供護法的,難道就不能成正覺?

 

大圓滿教法眾所周知為阿底瑜伽——即「primordial 本初 yoga」,瑜伽這個詞並非如我們幾年前所摘印度人稱為兩樣東西的合一,譬如身跟心,南開諾布說其意指「possessing the authentic condition」(p. 51),這也是每個人的本初狀態;而關於 primordial enlightenment mind of Samantabhadra 的狀態的教法就稱為大圓滿。所以跟宗教是扯不上什麼關係的,不知道寫《我的靈魂依怙》為什麼老愛談修行的宗教面,還旁徵博引什麼《宗教現象之種種》,這本書我看了兩頁就扔到一旁。

 

經論跟密續的基礎都是心之本性(nature of mind),他們喜歡用個奇怪的詞叫「自性」(self-nature),心性也就是心的真實情況(the true conditon of mind),其超越時空及智性上的限制。我很懷疑為什麼唐望集團不提及「心」這個東西?只在卡氏門徒第一年講到「一條有心的道路」、「這條路有心嗎」?我想是講給凡夫卡氏聽的,從此以後再也沒有提過心了。

 


2009/04/15 Wed, sunny/cloudy, outdoor 28-26°C,  Dzogchen》:universal compassion

  

上次跟香巴噶舉的法海喇嘛會面他也提到寧瑪派傳承中也有夢瑜伽的修法,那就是「六中有自解脫導引」,相對於噶瑪噶舉的那洛六法、香巴噶舉的尼古瑪六法,都是差不多內容的。所以睡前我把談錫永編的蓮花生大士的《六中有自解脫導引》夢幻中有導引拿出來看看。這部分對我不是很難,但你說每晚睡前我都能察覺自己進入夢鄉嗎?不可能的事,反正這裡門檻很低啦:「若曾認出夢境七次,則必能認知(死後)中有。」(p. 116)比較難是「後修光明」的部分,說要「於隱蔽處嚴格閉關一個月,食清淡營養食品,且略修幻輪。……詳從師授」(p.117)。要老師教的,哪能自己練。

 

昨天講到正要摘般若心經:

The meaning of the term voidness as it is used in the Prajiaparamita, is the absence of substantiality—or of self-nature—of all phenomena, which is the real, inherent condition of all existence. When referring to the individual, this condition is referred to as the "nature of the mind."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52)

大乘佛教講自性又講自性本空,或說一切法無自性存在,又要修行者參悟尋求自性,真的不知道在講什麼名堂。如果一開始講一切法自性本空,直接談空性義理就好,所以怪不得正教佛教徒 S 寫的我都看不懂。她先引白居易的「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然後說:「按整句詩來解釋:一切事物皆是自性存在而非空性,它們是空性的。」只能說佛法普及教育真是失敗!

In the Dzogchen teachings many terms are used to denote the nature of the mind, including, the "primordial base" 本始基; the "base of everything"; the "essence of primordial bodhichitta, and so on. 

In the Mahayana, bodhichitta is taken as meaning commitment, based on a feeling of universal compassion, to bringing all beings to enlightenment.

The primordial bodhichitta is the state of the individual, which is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without obstacles, perfect, and includes as its potentiality all the various manifestations of energy.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p. 52-53)

大圓滿不講這個「宇宙慈悲」,因為 bodhichitta 就是 primordial awareness

In the Dzogchen teachings the primordial state of the base is not defined only as being void, but is explained as having three aspects or characteristics, called the "three primordial wisdoms": essence, nature and energy.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52)


2009/04/16 Thur, cloudy/raining, outdoor 24-21°C,   《內在的火焰》:由於愚蠢,失去得到自由的機會

  

路人兔子說「閱讀動機只是在找指月的手指」,我不是,我是在說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雖說今天不摘南開諾布,但他講的故事今天看到的,蠻合適在這兒講的。南開諾布說密續修行者利用身語意來修本尊(身體盤坐、口誦咒語、觀想本尊),有位 Virupa 是喜金剛密續(Hevajra Tantra)非常著名的修行者,突然有一天,他把唸珠扔進馬桶,供本尊的供品弄翻然後揚長而去,人家都以為他瘋了,其實很多開悟者是像瘋子沒錯。這段我們摘摘:

For years and years he applied himself to the method of transformation of Hevajra, in particular reciting the mantra of Damema, the consort of Hevajra. The story goes that one day, while he was in a state of contemplation of total clarity, he suddenly got up and threw his mala唸珠, which he usually held in his hands while reciting the mantra, into the toilet. Then when he got back to his room, he threw the mandala offering he had prepared for the practice onot the ground and went away, never to return. Virupa had awakened, but everyone thought he had gone crazy.

At the end of the practice, one breaks the imaginary construction of the transformation process, and reaches a state of integration with pure manifestation, beyond concepts.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105)

總之很美的故事。唐望的故事則是他說他察覺到自己有一種真正的恐懼,這是一種很重要的恐懼,因為他很怕像自己父母如此這般死去。而他說他的父母的一生只為生育他,他父母的父母也是如此,他們沒有一絲一豪機會可以獲得自由,死亡輕如鴻毛。所以有小孩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小孩也不會比自己獲得自由更為重要。還有最後唐望跟卡氏說:如果最後你真的笨到無法達成任務(瞬間點亮明晰體所有位置化為火焰),你至少要保留最後一點能量回到這張公園椅來,那時無論我在哪裡,我都會想辦法帶你出來。可悲的是卡氏病逝於醫院,他連回到公園椅這個最後任務都沒達成。所以我相信唐望是達成大遷轉虹光身才能做出如此承諾。

唐望說,在他恩人的引導下,他的聚合點無可覺察,但很深入地移動了。例如有一天,不知為什麼他領悟到自己有一項恐懼。從一方面來說,這項恐懼毫無意義可言;但在另一方面,這項恐懼卻是極為重要。

「我的恐懼是,由於愚蠢,我會失去得到自由的機會,而重複了我父親的命運。

「我要告訴你,我父親的命運沒有什麼不對。他的生命與死亡就像大多數人一樣。重要的是我的聚合點移動了,有一天我明白了我父親的生與死只是輕如鴻毛,不管是對其他人,或是對他自己而言。

「我的恩人告訴我,我的父母親的生命只是為了能有我,而他們的父母親也為他們做了相同的事。他說,戰士的不同之處在於他們移動了聚合點,因此明白了他們的生命要是要他們的父母付出多麼大的代價。這使他們對生命產生了敬畏之心,這是他們的父母從來不會感覺到的。」(《內在的火焰》p. 231

唐望從他最喜愛的長椅上站起來。他轉向我,目光明亮而平靜。

「萬一你笨得無法達成你的任務,」他說,「至少必須要有足夠的能量移動你的聚合點。回到這張長椅上,坐下來,去除思想與欲念;不管那時候我在什麼地方,我都會試著回來這堭a你走。我答應你我會試試看的。」

然後他大笑起來,仿佛他的承諾荒謬得令人無法相信。

「這些話應該留到黃昏時才說,」他說,仍然在笑,「絕對不要在清晨。清晨使人感到樂觀,這些話就失去了意義。」(《內在的火焰》p. 232

有關於上述那位 Virupa 成就者,他的領悟發生也是在持續修練若干年後才發生,有點像唐望說的領悟。唐望說:「領悟有兩種,一種只是口頭上說說罷了,只是強烈的情緒爆發,然後什麼都沒有。另一種則是聚合點移動的結果;伴隨而來的不是情緒,而是行動。只有當多年之後,戰士經由使用而使聚合點的新位置牢固之後,情緒上的領悟才會發生」( 《內在的火焰p. 230)。

 

【2009/08/09 增補】什麼叫「情緒上的領悟」?我查一下原文。

He said that realizations are of two kinds. One is just pep talk, great outbursts of emotion and nothing more. The other is the product of a shift of the assemblage point; it is not coupled with an emotional outburst but with action. The emotional realizations come years later after warriors have solidified, by usage, the new position of their assemblage points. (The Fire from Within)

意思是說戰士還是會有情緒上的領悟,譬如唐望隨後講的他深層的恐懼會跟他父親一樣喪失追求自由的機會,或是像卡氏在《戰士旅行者》知道飛影掠食我們的意識,很感傷自己的父親連一點機會都沒有。唐望或者是說這時的領悟才是真實的,也是一種大悲心的體觸。換句話說,大部分人沒有達到某種修行程度(聚合點移動到新位置且牢固)的慈悲感懷都是虛假的,只是「口頭說說然後什麼都沒有」。

南開諾布仁波切在 2009/05/17 網路開示中提到:大乘佛教行者練習觀想眾生的痛苦以產生悲心,他提到自己看到錄影帶中達賴喇嘛在印度給予開示時,開頭講到世間有無量的眾生便已哭泣,過了一會兒才繼續。所以說有那樣的修行才能自然流露悲心。


2009/04/17 Fri, cloudy/raining, outdoor 18-20°C,  《內在的火焰》:已知、未知與不可知

「古代看見者看見地球有一個能量繭,」他繼續說,「他們看見有一個球包住了地球,一個明晰的繭包圍著巨鷹的放射。地球是一個巨大的生物,與我們一樣承受著相同的力量影響。」

他解釋,古代看見者發現了這個現象之後,立刻想要實際地應用這項知識。結果他們的巫術中最複雜的專案是與地球有關的。他們認為大地是我們一切的最終根源。(《內在的火焰》p. 233 

古代看見者發現知覺是放射的配合,唐望說:「由於大地與人類都是生物,他們的放射能配合,或者說,大地具有人類及其他一切生物的放射,不管是有機生物或無機生物。當放射配合的情形發生時,生物會以有限的方式使用那配合來知覺世界。戰士可以利用配合來知覺世界,像其他人一樣,或把配合當成一擊,使他們進入無法想像的世界。 p. 235)下面這段對話饒富意味:

「我在等你問我一個唯一有意義的問題,但你從來沒有問。」他繼續說,「你一直執著於問我這一切神秘是否存在於我們的內在,不過你的問題也蠻接近了。」

「未知並不是真正在人類繭內未被意識接觸到的放射之中,但可以說它也算是在那堙C這是你現在還不瞭解的。當我告訴你,我們可以在我們的世界之外再聚合出七個世界,你當成是一件內在的事,因你的偏見是,你相信你與我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想像的。因此,你從未問我,未知到底在什麼地方。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指著周圍的一切事物,告訴你未知就在那。但你從未把兩件事聯想在一起。」

唐望再次重複,人類繭內的放射只是為了能知覺,而知覺是發生於當繭內的放射與外在的放射相配合時。外在的放射無限龐大;把人類繭外稱為不可知,也就是等於把地球繭內稱為不可知。然而,在地球繭內也有未知,而人類繭內的未知是未被意識所觸及的放射。當意識之光觸及到未知的放射時,那些放射就開始活動,與外在的相對放射配合起來。一旦這種情形發生,未知就被知覺成為已知。

噢,關於已知(the known)、未知(the known)與不可知(the unknowable),需要補述說明。「一切事物都是巨鷹的放射所構成的。這些放射匯總只有一小部分是人類意識可以探測的,而這一小部分又被我們的日常生活束縛縮減為更小的片段。這些巨鷹放射的微小片段便是已知,人類意識可探測的小部分便是未知,而那無可估量的其餘龐大部分便是不可知。」(p. 66)換句話說,日常生活領域或醒時意識得到的範圍是人類已知,移動聚合點所顯現的情境或場景是人類可探索的人類未知,透過練習為知可以成為已知,通常指的是明晰球體內的位置;但明晰球體外的無以計量的碩大位置都是聚合點無法移動到的地方,因此古代看見者把明晰球體拉扁成線型,看起來有點像是把聚合點移到繭外,事實上只是在原來球型範圍外,聚合點仍在變形的繭內,但已經可以經歷到無可描述的世界了。

人類是明晰生物,我們的明晰體是由部分巨鷹的放射所構成。這些放射被包在我們如蛋狀的繭內,這些特定的、極少的放射使我們長成為人類,而知覺也就是使繭內的放射與外界的放射相配合。

「例如說,看見者能看見生物內部的放射,並知道外界什麼放射能配合。」

「那些放射像是光束嗎?「我問。

「不,完全不像,那樣子太簡單了。它們是無法描述的。但是,我個人年的看法是,它們像是光的纖維。平常的意識所無法瞭解的是,這些纖維能夠察覺。我無法告訴你那是什麼意思,因為我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只能告訴你,我個人的看法是,那些纖維能夠察覺它們自己,每一個都是活生生地顫動著,而它們的數目是如此眾多,數不勝數,但每一個又都是單獨自成一個無限。」(p. 69)

因此本章在唐望及唐哲那羅的幫助下,卡氏利用夕陽餘光打開大地奧秘之門的神奇鑰匙,也就是「這是當戰士繭內的放射與地球繭內的放射互相配合時,從大地本身意識中發出的衝擊」(p. 235),這一擊可以幫助聚合點聚合出另外一個世界,因此卡斯塔尼達聚合出一個地獄的景象。跟你說唐望集團所謂的「七個世界」有點像是六道眾生生活圈吧!

我們走了好幾個小時。我非常疲勞,我的頭劇烈地痛了起來,突然間覺得好像生病了。哲那羅停下來,到我身邊。在我們四周是強烈的光芒,哲那羅的臉輝映著光芒。他的雙眼閃閃發亮。

「不要看哲那羅!」一個聲音在我耳邊命令道,「看看四周!我照做了。我想我到了地獄!四周景物給我的震駭使我恐懼得尖叫起來,但我發不出任何聲音。四周的畫面是我的天主教背景中活生生的地獄寫照。我看到了一個火紅的世界,炙熱而迫人,黑暗而多洞,沒有天空,沒有日光,只有哦充滿惡意的紅色光線在我們四周快速閃動。

……(回來後)「看,」哲那羅對我說,指著東邊的山脈,「太陽幾乎移動不到一寸,但是你一在地獄堥祗W走了好幾個小時。你不覺得這十分驚人嗎?」(pp. 237-238

另一個利用大地的一擊,卡氏聚合出一個「白而閃亮、不可思議的大圓頂」(p. 241),可能來到天堂了。

 


2009/04/19 Sat, sunny, outdoor 21-28°C, 《內在的火焰》:「看見」時會把你轟成碎片

 

凌晨我順便把《內在的火焰》譯序也看一下,原來這本是唐望離世後十年才寫的,經歷兩本接掌「教主」(唐望其他門徒的領導人)的混亂期後,「最後他終於逐漸回憶起唐望對他的完整教誨,對於唐望的知識系統有更進一步的瞭解」(p. 11),怪不得覺得好看,而且發現我已經是第三次閱讀了,可見以前真是囫圇吞棗、不求甚解啊!

 

電子檔還是很多錯,所以看實體書比較保險。有幾處唐哲那羅的忽而肉體忽而做夢體使我有點搞不清楚,哲那羅是唐望同儕中意識控制的大師——當然也是做夢者,譬如唐望說看見者在做夢狀態行動,而對巫士來說移動聚合點就是進入睡眠狀態:

然後他告訴我,我正處於最敏銳的意識狀態中,我可以意願我的聚合點移動深入左邊意識中,進入一種做夢位置。他說,戰士若是沒有做夢的幫助,絕對不要去嘗試看見。我爭論說在大庭廣眾下睡覺可不是我的專長。他澄清他的論點,說把聚合點移離日常位置,而固定於新位置,是要進入睡眠狀態;而籍著練習,看見者能夠在睡眠狀態下行動,仿佛沒有事發生似的。(《內在的火焰》p. 250

曾經卡氏問過唐望進入強化意識的他在眾人眼中會是什麼樣?唐望說看起來像是一個醉漢,這意思是說不是真的睡著關閉感官,而是更敏銳地啟動微細層感官而將肉體活動關到最小。這樣講起來的話很像催眠師所宣稱的,將物質世界的干擾關到最小,而同時打開另個頻道。按照下面的描述,被鬼壓床時是最符合「看見」的條件,怪不得我在清晨六點的台安醫院特等病房身體僵硬一動也不能動的情況下看見鬼。唐望要卡氏去看見人類明晰球體:

停頓了一會後,他又說,要看見人類的繭,必須從背後凝視人,因為人類明晰蛋體的正前方有一層保護膜,看見者稱之為前罩。這是一層幾乎無可損壞的保護膜,一輩子保護我們不被從放射本身發出的一種力量所傷害。

他告訴我,如果我的身體變得僵硬,好像被凍僵似的,也不要驚訝;他說我會感覺像是站在房間中央看窗外的大街,人們將快速地經過我的看見窗戶,而速度是主要關鍵。他要我放鬆肌肉,關掉內在對話,讓我他以慢動作的聚合點在內在寂靜的影響下移動。他催促我輕而有力地拍打我的右邊身體,在肋骨與臀部之間。

我進入沉睡之中,那是一種最奇異的睡眠狀態。我的身體像是進入冬眠,但我完全能覺察四周發生的一切,我能聽見唐望對我說話,清楚聽見每一個字,但我完全無法動彈

唐望說有一個人將經過我的看見窗戶,我應該試著看見他。我試著轉頭,但是做不到,然後一個明亮的蛋狀形體出現了,燦爛奪目。我被這景象所震驚,一時恢復不過來,它就上下跳動著飄走了。(《內在的火焰》pp. 250-251

還有一點是做夢時間是可以調整,還可以慢速播放。有個稱之為「看見的聲音」告訴卡氏可以用眼睛使事物慢下來,因此他以慢動作觀察十個明晰生物,他的看見是:「在那些明晰生物蛋體的右側有一條垂直的琥珀光帶,大約是整個繭的十分之一。那就是人類的意識帶。在人類的能量帶上有一個很明亮的點,接近橢圓形的頂點,在繭的表面;聲音說那就是聚合點。當我由側面看那些明晰生物,他們的蛋體看起來像巨大的圓形茶壺側立著,壺蓋就是前罩,大約是整個繭的五分之一厚。」(p. 231

 

但我們今天主題不是研究明晰球體構造,而是滾動與旋轉的力量。附帶一點提「看見」,唐望說卡氏這階段的看見並不成熟,因為他無法擺脫日常世界的景象。這有點跟我第一次出體對著窗外的海大喊:「我要看見能量!」但瞬間海浪化為麻花捲般的波紋明亮耀眼,整個房子像是經歷十六級陣風般的震動,這個震動像深入我的骨髓硬生生把我給震醒了。但這仍然不是真正的看見。在剛剛卡氏練習看見明晰球體後,唐望改叫他「應該面對注視人們,維持住凝視,直到我打破界限,看見巨鷹放射」(p. 251),來看看什麼叫看見能量:

我遵照他的指示。幾乎立刻地,我看見最為明亮活躍的光束纖維。那是令人歎為觀止的景象,立刻使我失去平衡。我倒在水泥人行道上。從地上,我看見那些驚人的光束大量增加,它們爆了開來,更多的光束從堶戛g出,但是那些光束雖然奪目,卻不會干擾我的正常視線。有許多人在上教室。我不再看見他們了。在長椅附近有不少男女,我想把視線集中在他們身上,但我卻注意到一條光束忽然鼓脹了起來,變成一個約七呎直徑的火球,朝我滾來。我的直覺是就地滾開。但我還來不及移動,那火球就擊中了我。我清楚感覺到了,像是有人輕輕打了我的肚子一拳。一會兒之後,另一個火球擊中了我,這次較為有力,然後唐望用他的手用力地打了我臉頰一巴掌。我不自主跳了起來,光束及火球的影像都消失不見了。

「我看見的那些纖維是巨鷹的放射嗎?」我問唐望。

「是的,但是你並沒有真正看見它們。」他回答,「當你開始看見它們時,滾球就立刻阻止了你。如果你再繼續下去,它會把你轟成碎片。」(《內在的火焰》p. 252

看到威力了吧?沒有紮實深厚的選練功力,怎麼可能出體輕輕鬆鬆看見能量郊遊去?下次要出體夢到自己被轟醒才算數。

 

據稱滾球是來自巨鷹放射的一種力量,一直不停撞擊腹部約肚臍部位,直到年老體衰撞出無法修復的裂縫,意識能量逸出,這時就是死亡的時機。其實滾球有兩股力量幾乎同時撞擊,一個是旋轉的力量、一個是滾動的力量,前者是生命與意識的維持,後者則是摧毀與死亡。

「新看見者集體去看見,他們能看見滾動與旋轉的區別。」他解釋,「他們看見兩種力量能夠融合在一起,但不是相同的;旋轉的力量在滾動的力量之前來臨,它們非常接近,幾乎變成同樣的力量。

「它被稱為旋轉的力量,因為它是圈狀的,像絲線般明亮的纖維,是非常細緻的結構。就像滾動的力量一樣,它不停地撞擊著所有生物,但有不同的效果。它的撞擊能給予生物力量、方向、意識;也就是給予生命。

「新看見者發現的是,這種力量在生物中的平衡是非常巧妙的。」他繼續說,「如果在某個時刻,生物個體感覺到滾動的力量撞擊撞擊要比旋轉的力量強大時,就表示平衡被破壞了;從此之後,滾動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強,直到它打破了生物的縫隙,使生物死亡。」(《內在的火焰》pp. 259-260 

唐望說:「旋轉的力量,給看見者一種圈狀的感覺,看見者是在做夢的狀態中看見的。而且也沒有不同的大小。那是一種無形的力量,能配合所有生命,不管是有機或無機。」(p. 260)這段給我一種藏密旋轉咒輪的聯想,你知道南開諾布說密續修法是開悟的眾生(enlightened beings)在淨觀中直接取自報身層面的資訊,所以修本尊並持其咒語,觀想種子字跟旋轉咒輪同樣也是在淨觀境界中知道要這樣修的,如此才傳授下來,可能也是一種旋轉的力量。但這裡漏掉沒講是水平旋轉還是垂直旋轉,藏密觀想中兩種形式都有,咒輪圍繞本尊時是垂直包圍一圈,從心間種子字圍繞咒輪則是水平順時針旋繞,芥子大而已。

 

所謂化為意識的火焰,除了以前解釋的瞬間點亮繭內所有位置配合放射,這裡唐望補充說明:「新看見者透過意願的控制熟悉了滾動的力量,在某個特定時刻,新看見者打開了自己的繭,於是那力量會充滿他們,而不會把他們像蟲子般縮蜷起來,最後的結果是他們完全與瞬間的崩解,被內在的火焰吞噬」(p. 258)。

 


2009/04/19 Sun, cloudy/sunny, indoor 25.9°C 《內在的火焰》:「當你處於這種傻瓜狀態時,我無法跟你說話。」

  

先摘一段藏密版「看見能量」。

When we find ourselves in contemplation, this doesn't mean that our impure vision just disappears and pure vision manifests instead. If we have a physical body, there is a karmic cause for that. We just need to be aware of it. If we have a vision of the material, physical level of existence, which is the cause of so very many problems, we need to understand that this vision is only the gross aspect of the colors, which are the essence of the elements.

Water, for example, is the material manifestation of the color of white, the essence of the element water, which has become what is is for us in its substantial, material form through our karma and our ignorance. When we finally discover the principle of this manifestation into material forms, however, we can reverse the process, so as to cause water to return to its subtle state as luminous essence. The principal means to accomplish this reversal is through contemplation, bringing about the reintegration of one's own energy with that of the material dimension.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107)

凌晨看到一段很好笑,雖然我可能沒時間摘書了。這章介紹到死亡拒絕者,也就是將自己無機生物化的古典巫士。他們發現無機生物是驚人的長壽,因為相對於人類明晰繭在腹部有裂縫,無機生物只是一條細線而已,因此可以抵擋滾球力量的攻擊。這些古典生物把自己埋起來以利用大地的能量,因此唐望和唐哲那羅帶卡斯塔尼達去一處埋有許多個古典巫士的地方,包括四個(古代)看見者和他們收集的十二個同盟。

唐望嘉獎我在古代看見者埋身之處表現良好,尤其是在最後的階段。他說,聚合點的移動會從周圍的光線變化透露出來。在白天時,光線會變得很暗;而在晚上時,黑暗會變成曙光。他又說,我自己達成了兩次聚合點的移動,只靠著動物性的恐懼的幫助。他唯一覺得有待改善之處,是我放縱於恐懼中,尤其是當我已經領悟到戰士是無所畏懼的。

「你怎麼知道我有這個領悟呢?」我問。

「因為你自由了。當恐懼消失後,所有束縛我們的也會消失。」他說,「一個同盟抓住了你的腳,因為它被你的動物性恐懼所吸引了。」

我告訴他,我感到非常抱歉,無法堅持我的領悟。

「不要擔心這個。」他大笑著說,「你知道如此的領悟一毛錢可以買一打;它們在戰士的聲明中毫無意義,因為當聚合點移動時,它們就消失了。

「哲那羅和我想做的,是使你的聚合點做極深的移動。這次哲那羅在那堨u是去引出古代看見者。他已經做過了一次,而你進入到左邊意識深處,你要花很久的時間才能回憶起今晚你的恐懼就像第一次時一樣強烈,那次古代看見者及他們的同盟跟隨你到這個房間堙A但是你的頑固第一注意力不讓你知覺到他們。」

「幫我解釋在那個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我問道。

「那些同盟跑出來看見你。」他回答,「由於它們的能量非常弱,他們總是需要人類的幫助。那四個看見者收集了十二個同盟。

「墨西哥的鄉野及某些城市是危險的,發生在你身上的事也會很容易發生在任何人身上。如果他們不小心走進了埋身之處,而他們夠柔軟,讓恐懼移動他們的聚合點,也許甚至會看見古代看見者和他們的同盟;不過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他們可能會被嚇死。」

「但是你真的相信那些特爾提克看見者仍然活著嗎?」我問。

他笑了起來,難以置信地搖著頭。

「現在是你的聚合點該移動一點點的時候了。」他說,「當你處於這種傻瓜狀態時,我無法跟你說話。」(《內在的火焰》pp. 279-280


2009/04/20 Mon, cloudy/heavy raining, outdoor 30-27°C, 《內在的火焰》:知覺界限與人類原型 

 

睡前看了一會兒《自悟自性之歌》,有篇卡盧仁波切的法嗣波卡仁波切寫的〈我的上師〉中說到,「他不但見到萬法性空,而且了悟萬法的顯現正是如夢幻所現一般。何以知之?從仁波切處處顯示對於任何事物皆無執著中看出。」(p. 84)碰到成功或艱難或不幸的事情,縱使情況變得越來越糟乃至不可收拾時,卡盧仁波切依然保持愉快而又平靜的心情,絕不會顯得心煩意躁。他只如實地面對現狀而不顯得沮喪抑鬱。所以這才是對空性有真正認識的人。

 

今天進入《內在的火焰》講到人類原型。有一段唐望解釋所謂「知覺的空白」,係當聚合點移動抵達某種深度時會打破一種界限,暫時打斷聚合點配合放射的能力——也就是沒東西可以聚合或無法聚合,唐望稱之為「知覺上的界限」。乍看之下似乎有點類似賽斯所稱的無偽裝地帶,因為從一個場域到一個場域間(不同能量放射帶)中間的空檔,但我從文中無法得知唐望說的是兩世界的空白地帶還是整個知覺的界限。先摘中文的:

他解釋,當聚合點移離習慣位置,抵達了某種深度時,它會打破一種界限,暫時打斷了聚合點配合放射的能力。

我們會經驗到暫時的知覺空白,古代看見者把這段時間稱為一道霧牆,因為在放射的配合動搖時,總是會出現一陣霧。

他說有三種方法可以處理這種情況:可以把它抽象地當成知覺上的界限;也可以感覺成用身體穿破一層紙;或者看見成一道霧牆。

在我師事唐望的門徒生涯當中,他引導我去看見知覺的界限無數次。開始時我喜歡一道霧牆的想法,唐望曾警告我,古代看見者也喜歡把它看見成霧牆。他說,這樣做十分舒適輕鬆,但也冒著極大的危險,把不可思議的事物變成陰沈而不祥的事物。因此他的建議是把不可思議的事仍然當作不可思議的事,而不要把它們變成第一注意力分類清單中的一部分。

看見了霧牆的短暫舒適之後,我同意唐望的看法,最好還是把這種變化的過渡階段視為不可思議的抽象,但是這時候我已經無法打破我的意識定著。每次我要打破知覺的界限時,我都會看見一道霧牆。(《內在的火焰》pp. 291-292

所以沒有一定必須要看見成霧牆或是什麼霧茫茫一片。因為後面唐望說到:「打破知覺的界限是意識控制的最後一項任務。」他說為了能移動聚合點到那位置上需要儲存足夠的能量,依此判斷可能不是我們換景當中的無偽裝地帶或法界。

He explained that when the assemblage point is moving away from its customary position and reaches a certain depth, it breaks a barrier that momentarily disrupts its capacity to align emanations. We experience it as a moment of perceptual blankness. The old seers called that moment the wall of fog, because a bank of fog appears whenever the alignment of emanations falters.

He said that there were three ways of dealing with it. It could be taken abstractly as a barrier of perception; it could be felt as the act of piercing a tight paper screen with the entire body; or it could be seen as a wall of fog.

In the course of my apprenticeship with don Juan, he had guided me countless times to see the barrier of perception. At first I had liked the idea of a wall of fog. Don Juan had warned me that the old seers had also preferred to see it that way. He had said that there is great comfort and ease in seeing it as a wall of fog, but that there is also the grave danger of turning something incomprehensible into something somber and foreboding; hence, his recommendation was to keep incomprehensible things incomprehensible rather than making them part of the inventory of the first attention.

After a short-lived feeling of comfort in seeing the wall of fog I had to agree with don Juan that it was better to keep the transition period as an incomprehensible abstraction, but by then it was impossible for me to break the fixation of my awareness. Every time I was placed in a position to break the barrier of perception I saw the wall of fog. (The Fire From Within)

所以,似乎沒有什麼共通點。這邊插播一個唐望建議的方法來處理不耐、絕望、忿怒及哀傷,中午我掛 已經是第二次盜刷我照明著作的出版社老闆電話時既忘了觀想自己是本尊讓宇宙發抖,也忘了轉動眼球得到舒慰。來看看唐望的眼睛體操:

「當不耐、憤怒或悲哀侵襲時,新看見者建議一種非常簡單的方法。」他繼續說,「他們建議戰士轉動他們的眼睛,什麼方向都可以;我比較喜歡順時針方向轉動。

「眼睛的運動會使聚合點暫時移動,在這種移動中,你會得到舒慰。這是屬於意願控制的範疇。」(p. 295

什麼叫人類原型(the mold of man)呢?

         他詳細說明了人類的原型。他解釋成一種能量的模式,使一團無形體的有機物質能被印上人類的特質。他說,人類的原型像是一個巨大的鋼印,不停地蓋印出人類,仿佛一條大量生產的輸送帶。

         他說,古代看見者及當今世界的神秘主義者有一共同之處——他們都能看見人類的原型,但都不瞭解那是什麼。幾個世紀以來,神秘主義者都犯下了重大而無望的錯誤:他們相信人類的原型是一種全知全能的造物主。而古代看見者的解釋也是同樣的錯誤:把人類原型稱為友善的精靈,人類的保護者。

        他說,新看見者是唯一清醒地看見人類的原型,並瞭解它的人。他們所瞭解的是,人類的原型不是一個造物主,而是我們所能想像出來的所有人類的特徵,及一些我們甚至無法想像的。他向我保證,就算我能夠看見,我也必然會做下錯誤的判斷,就像神秘主義者一樣。任何看見人類原型的人,都會自動假設那就是上帝。

        因此,他們看見了我們所謂的上帝是靜態的人類原型,沒有任何力量。因為人類原型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會介入我們的行動來幫助我們,或懲罰我們的罪過,或獎勵我們。我們只是它印出來的產物;我們是它的印記。人類原型正如其名,是一種模式,一種印子,把一群特定的纖維聚集起來,我們稱之為人。(pp. 297-298

我不大能關連看不看見人類原型跟修行有何關係?不過我想到的是,夢者千萬不要被親見上帝尊容與沐浴在其恩澤的遐想中沖昏了頭,老子我從來不相信什麼上帝,搞了半天是個無能的大鋼印!因此我對王季慶出體蒙聖恩及什麼尼爾唐納與神對話,根本就嗤之以鼻,說起來跟卡氏差沒多少:

從我主觀的觀點中,我看見那光芒無盡期之久。那光芒的壯麗超過我的描述,但我無法確定是社呢們使它如此美麗。然後我想到的是,它的美麗是來自一種和諧感,一種安寧與休息,到達了終點,終於得到了安全的感覺,我覺得我在寧靜鬆弛中深呼吸著。這是多麼圓滿的感覺啊!我毫無疑問地知道我見到了上帝,一切的源頭。而且我知道上帝愛我。上帝是愛與寬恕,那道光芒沐浴了我,我覺得淨化了、昇華了。我無法抑制地哭泣起來,主要是為我自己。那道壯麗的光芒使我感到卑劣、下賤。

當我以全部的熱情凝視著那光芒時,光芒似乎濃縮起來,於是我看見了一個人。一個閃亮的人,散發著魅力、熱愛、瞭解、誠實、真理,一個具有一切良善的人。

看見那人時所感到的熱情,遠超過我這一生中對任何事物的感情。我真的跪了下來,我想要崇拜那似人的上帝。但唐望介入了,他拍打了我的左前胸,於是我失去了上帝的影像。

我剩下來的是一種煎熬的感覺,混合著悔恨、興奮、確定及疑惑。唐望取笑我。他說我虔誠而粗心,可以做一個偉大的傳教士,現在我甚至可以去當一個精神導師,因為我看見了上帝。他戲謔地催促我去開始傳教,向所有人描述我所看見的。(pp. 299-230

我發覺我以前也過渡簡化目睹人類原型的經驗,凡看到一個光溜溜又略帶光芒的人形便說是它好像也不大對。唐望說:「有兩種方式去看見人類的原型。你可以把它看見成一個人,或者看見成光芒,這決定於聚合點的移動。如果移動是水平的,原型就是人型;如果移動是在人類能量帶中央,原型就是一團光。」(p. 304)唐望看見人類原型的位置十分接近做夢體與知覺界限的位置,這就是為什麼新看見者建議去看見及瞭解人類的原型。這點很奇怪,所以肯定無偽裝地帶沒有看過人類原型也就不是知覺界限的位置。

 

 


  2009/04/19 05:42PM

 

2009/04/21 Tue, cloudy, outdoor 23-21°C,   解讀「人類原型的位置十分接近做夢體與知覺界限的位置」(1

  

我在查「本尊」的說明資料,不是很多,最清楚的還是《心與夢的解析》的註釋:

修本尊(chosen deity):在佛教的密續裡,個人密續修持的專修本尊稱之。金剛乘對這類的本尊有極為詳細的描繪,一般來說,對於特定本尊的禪修是要幫助修行人主動控制自己的生命能量(氣),因而促發他能領悟自心的「淨光」本性。(p. 241 

 

法王:或許我們因此可把這些人視為具有較高程度的自我觀照。在睡夢的狀態中,顯然有一種心識的形態可讓人進行某種修行。舉例來說,可以進行本尊瑜伽,這是一種金剛乘修持;或是培養自己的慈悲心或觀照力。

 

化睡眠為修行

法王:我們除了在清醒時可修行之外,如果在睡覺時也能運用心識來達成完善的目標,那麼修行的力量將會整個提升。否則晚上至少有好幾小時都被浪費掉了。所以若能將睡眠轉化為對修行有正面作用的過程,就可好好利用它。經續派的方法是在睡前試著生起完善的心智狀態,例如慈悲心,或是對於無常或空性的領會。

關於如何轉化睡眠、使它完善的方法,經續派有許多教導,但似乎並未特別說明如何把夢境轉為完善的的技巧。

另外也有一些關於如何用夢境的微象來判斷修行境界的參考書籍。這和彼特昨天提出如何認識預言式夢境的問題有關。如果夢中的微象只出現一次,便不具重要性,不過當這些夢境一再出現,就值得加以注意。

接著我們談金剛乘與四部密續。在較為次級的三部密續(事部、行部、瑜伽部)堙A儘管討論到好夢和惡夢、吉祥和不吉祥的微象,卻沒有特別說明如何於夢境中修行。但這三部密續有講到修行人透過自己主修本尊的禪定瑜伽,可提升作夢狀態的澄明性。(《心與夢的解析》p. 120

 

法王:整個壇城本尊的表現方式源自於印度,自然有著印度文化的影響。(因此)一位西藏的卓越學者格西更敦群培說到,那些代表佛陀極微細身的報身,都被繪成穿戴印度國王皇冠與裝飾的樣子。一般來說,若是您想說明報身的真正本質為何,這是一種純然完美而絕對尊聖的身形,然而一旦這種陳述與特定文化相關,人們自然會看看周遭,盡力想像所謂的完美身形是什麼樣子。

不僅如此,報身是一種色相身,也就是具有形象的身體。以此基礎來說,報身的顯現應該是對大家來說都合宜的樣子報身並非有某種內在而自主的形體,這是從他人的觀點來得到見證的形體,只是個相對的顯現。(p. 228

法王:有關中陰狀態看到寂靜與忿怒外相的本尊(中陰文武百尊),這種特別詳盡的描述,完全是針對遵循藏傳佛教寧瑪派法門的修行人而言。因此並非所有西藏人都必須會在中陰狀態經歷到相同的視覺模式。(p. 229

沒了,差不多這樣。但由於一般說法是本尊是證悟眾生的報身形式主要是來幫助人,這個我們暫擱一邊,因為同樣的,對於沒有此類信仰的人而言,幫不幫助人就得回到第一條註解:「對於特定本尊的禪修是要幫助修行人主動控制自己的生命能量。」我們也可以說唐望巫士藉由移動聚合點來到知覺界限的做夢位置,由看見「人類原型」,促發他能領悟自心的「淨光」本性:那就是「看見人類明晰球體」,也就是「明體顯現」。

 

今天依主題繼續往下探勘。為什麼我說人類原型極可能是藏密本尊呢?衝著兩句話,一中一英來作串聯。堪布雅嘎傳記:

那一年,上師給索甲喇嘛師徒及阿旺丹增師徒詳細講述前行,我也趁此良機聽聞了一次前行並作了筆錄。此後的修行過程中,自覺內心隨外境而轉的狀況有了(一定程度的)緩解,無論觀察修還是安住修,都變得輕鬆自然。沒過多久,自心即完全專注於禪定狀態,觀和住都蕩然無存。於自性明空境界之中,自然放鬆,接著一切顯現都變成了明點。再後來,明點也消失於禪定之中,任運現出無任何顯法之境

我把這個情況告訴了上師,他聽後就說:「我不清楚,也許是阿賴耶識。」我自己也覺得應該慎重一點,於是就把修前行時觀修的所緣相一一敏銳地觀想出來。結果觀想越是緊密,反而越能坦然進入無念無顯之境界。我又將這種情形告訴給上師,他依舊說:「我不清楚。」

後來上師在傳授正行引導中「分辨心與覺性」時才解釋說:「這個覺性呀,在你修前行時就向我問及的像無現定般的境界,其實就是!當時沒給你加以指明,是因為擔心如此行事會對你不利。俗話說:『非時洩密修法,連狗都不如。』」(丹增嘉措活佛,《堪布阿瓊仁波切密傳》)

何以說跟人類原型有關呢?其實不是直接相關而是跟唐望描述的「看見人類原型的位置十分接近做夢體與知覺界限的位置」有關。再按知覺界限的描述:「當聚合點移離習慣位置,抵達了某種深度時,它會打破一種界限,暫時打斷了聚合點配合放射的能力。」打斷聚合點配合放射的境界應該就是「無任何顯法之境」,其不屬於「第一注意力分類清單中的一部分」。

 

至於阿瓊仁波切的老師說這就是覺性,南開諾布說:「Clarity does not belong to our reasoning mind(即分類清單)but to the pure presence of the primordial state.」(Dzogchen: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108)加上本篇開頭所述有關本尊註解的部分,是故可以勉強把「知覺界限與人類原型」,與「無顯法之定境與本尊修持」拉上一點關係。至於親見本尊就只能當做藏密版卡斯塔尼達的神話故事了,但還好藏密本尊修持並不將自己自外於本尊,而是修到自己與本尊無二無別,基本上我想唐望應該可以接受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唐望自己說了一個竅訣,為什麼卡氏這次親見本尊——人類原型——需要先回憶起他的形像呢?就好像藏密行者在從事本尊修法時必須牢記其一切細節。

「人類的原型是在有機生物的巨型能量帶中一團巨大的放射。」他說,「它被稱為人類的原型是因為它只出現在人類的能量繭內。(是故名之為本尊。)

「人類的原型是巨鷹放射中看見者能去直接看見,而不會傷害到自己的部分放射。」

他停頓了許久才再開口。

「打破知覺的界限是意識控制的最後一項任務。」他說,「為了能夠移動聚合點到那位置上,你必須儲存足夠的能量,踏上重新發現的旅程,回憶你曾經歷過的一切!」

我試著回憶起人類的原型,但沒有成功。我感到極為挫敗,不久變成了真正的憤怒。

唐望不為我的憤怒所動。他正經地說,當聚合點對遵從命令感到遲疑時,憤怒是正常的反應。

 

「要花很多時間,你才能瞭解,你的命令就是巨鷹的命令。」他說,「那是意願控制的精粹。在這同時,命令自己不要焦躁,甚至在最疑惑的時刻也是如此。要很久時間才會被聽到及服從,就像是巨鷹的命令。」(《內在的火焰》pp. 294-295

「你的命令就是巨鷹的命令」,這是唐望傳承修行的口訣,有沒有很類似我們摘前本南開諾布的本初覺性普賢王如來在說話?還有一個關鍵字唐望也提到清明,「夠清明,才能去觀察他們所看見的。」(p. 302)此句正好呼應南開諾布的「Clarity belongs to the pure presence of the primordial state.

 

接下來便進入第十七章「做夢體」的旅程,因為解讀「人類原型的位置十分接近做夢體知覺界限的位置」,還剩一個做夢體沒講到。為什麼這句話這麼重要?唐望說:「做夢體及知覺的界限是聚合點的位置,這項知識對看見者的重要性不下於現代人的讀書與寫字。兩者都是經過多年努力的成果。」(p. 306)我們最好謹慎地查一下英文有沒有翻譯錯。

He said that the dreaming body and the barrier of perception are positions of the assemblage point, and that that knowledge is as vital to seers as knowing how to read and write is to modern man. Both are accomplishments attained after years of practice.

不錯,魯宓翻對了,兩者都只是聚合點的位置,換句話說禪定也是聚合點的位置。禪定的 vision 也是聚合點的位置:

It is important to maintain one's presence in contemplation, without correcting the body, the voice, or the mind. One needs to find oneself in a relaxed condition, but the senses must be present and alert, because they are the gates to clarity. (Dzogchen: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108)

今天來不及講做夢體了,明天再繼續。

 


2009/04/22 Wed, raining, indoor 24.0°C   解讀「人類原型的位置十分接近做夢體與知覺界限的位置」(2

 

E 昨晚好心丟了一個議題,但我實在看不懂:

過去從未有過閉關想法,但最近因工作繁忙,覺察自己又心浮燥起來,夢修行沒有進展。 會想每個月定期閉關個幾天,但閉關到底是否只是逃避呢?我在專注認真工作時,面對人群又如何確知自己不是又被業力牽引,遠離修行之路。秋竹仁波切提到要與大家相處好,大家延伸是指眾生嗎?

回覆:閉關是修行用詞,可能從武俠小說時代就有,但你說的是避靜不是閉關。避靜隨時都辦得到,可以在自己住處或什麼山寨(我是指民宿或山莊),然後刻意噤語。如果你有語言上的勞累,噤語是不錯的休息,我是不會啦,我沒什麼機會說話,所以噤不噤語沒差別。但你還沒皈依三寶佛,只可能去「內觀中心」打坐,那裡也是強制噤語,但修行與打坐都需要指導,自助式內觀打坐我看不如拿一箱雞蛋在加自己孵吧,還可以培育眾生。

 

還是回到資深佛友的建議,加深對於修行的認識,修行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做夢者班的班旨,全寫在《內在的火焰》封皮上,如果沒買到這本絕版書,我抄給你:

「真正的戰士是清明冷靜,理性與感性並重,強調徹底的專注與完全的責任。

一旦時機成熟,他們會被一股來自內在的火焰所包圍,然後從這個地球表面上消失蹤影,

自在無礙,彷彿從未存在過。」

這段話是人生如夢最好的寫照。你的問題在於沒有在出體時深刻體驗如如夢之夢(a dream like a dream),因此累積的經驗智慧帶不過去醒時日常世界。一旦新工作充塞各種人事物,夢修及日常心境馬上退步,醒時與夢時意識被拉跑了。做夢第二關的換景沒有練好之故,致使對於顯象是空的體證不足。醒夢是不分的,夢裡得幾分,醒時就幾分,要知道自己是不是被業力軌跡帶動日有所思也有所夢,觀察夢境便知道。如果我的情緒帶不到夢裡,我照樣可以發脾氣罵人,因為生起便消失,這裡沒有壓抑,這是修大圓滿的規矩,但我只略懂皮毛而已。你依然可以認真上班認真溝通,但是不帶回家裡,這就是修行。

 

至於秋竹仁波切所提的走入人群是要我們實踐大乘的菩提心。這裡有檢驗自我的意味,因為自我為中心,所以自私,所以離群索居,以為自己修得很好,事實上只是我執而已,就是唐望說的自我重要感。這裡是作個對比與提醒,與人相處好,從家人到同事到不認識的人,沒有這個胸襟進不了大乘。

 

我的夢修行心得在此列兩個就好:(其他參閱

一、心得均自出體夢中來。
1.
不分醒睡每個活人都在作夢

2005/04/13 Dreaming. ……我開始覺悟,所有夢世界裡每個人物自己演自己的,只在我的「做夢注意力」下才有生命,但是完全沒有能量反應,他們就像是動畫電影裡的角色似地自動播放。……

2. 醒夢經驗均是一場空

2005/05/10 Dreaming. ……我在夢裡完全清醒了,明白前面這一切只是個夢,而我的感受與思緒如此的真實,等同我真的經歷過它們,但是所有的情節、情緒都是徒然的,都是一場空!……我在夢裡的雨中,呆立良久後才真正從床上醒來。

我的夢修行心得每一個心得都是一步一腳印,有時在出體中這樣的體悟毋寧是非常悲傷的。你在做夢者班快三年,由普通夢而清明夢,慢慢有了穩定的出體經驗,你能不能寫出自己確實堅定不移且得來不易的體驗?不是學用書本上的或他人的經驗,你慢慢列出來就知道自己的夢修實在沒有很紮實的體證。

如果假設我列的兩項你確實體證到了,不分醒夢每個活人都在作夢,以及醒夢經驗均是一場空,這時候說人生如夢就對了,然後在世俗中生活便能夠超然而不在意,逐漸活得輕盈,凡事就算難過也很快就放下,當然這是指一般性的事務,已經很不錯了不是嗎?

這本《內在的火焰》被我這次插花講繭內繭外配合放射又讀完一遍,全書閱畢彷彿未曾讀過,簡直跟新的一樣,不是它變了就是我變了,我想是我觀點改變的關係,讀起來非常有勁,又成功將唐望集團與藏密集團結成同盟。

 

下午摘到本尊跟本初智慧是熱身,雖然我們要解讀的命題「人類原型的位置十分接近做夢體與知覺界限的位置」裡沒有說到智慧,但是肯定到達知覺界限位置的「進入無念無顯之境界」,已經極為貼近空性智慧的成熟,而阿瓊仁波切的上師肯定說此就是覺性。同時,我也很訝異與同意地看到唐望畫下他的教誨的終點,他說:「當戰士從日常意識狀態中,不靠其他人幫助而打破知覺界限時,他們的訓練就算結束了。Nagual 帶領戰士到入口,但成功與否在於個人。」(《內在的火焰》p. 324)說起來好像藏密也是這樣,上師為弟子直指心性也就是本初覺性後,接下來就是弟子要修持以讓經驗加長與穩固,說起來就像是成為做夢位置一樣,隨時都可以移動聚合點回到那個位置去。

 

十七章做夢體我們可以需要摘的不多,大抵跟近來所溫習《心與夢的解析》說到「特殊做夢狀態產身睡夢身」,這裡當然說是特殊而非普通夢;唐望的間接說法是「你必須要回憶起你的聚合點移動到那位置創造出你的做夢體的時候」(p. 306),換言之,是聚合點移動到做夢位置創造出做夢體。做夢體我們在週記時代已經摘爛了,就是能量體或者稱為替身、分身(the double)。什麼是做夢位置?

「我說你那一天曾旅行了極遠的距離,」他平靜地說,「我這麼說是因為我知道。我在那堙A記得嗎?」

我因為緊張及焦慮而汗流浹背。

「你旅行了,因為你在很遠的做夢位置醒來。」他繼續說,「當哲那羅從長椅上拉你穿越廣場時,他就為你做了準備,使你的聚合點從日常意識一直移動到做夢體出現的位置。你的做夢體事實上在一眨眼之間飛越了極遠的距離,但那並不重要,神秘的是做夢位置。如果做夢位置夠強,它能把你拉到世界的盡頭,或超越世界,就像古代看見者。他們從這世界上消失,因為他們在超越已知界限的做夢位置上醒來。你的做夢位置那天是在這個世界中,但距離歐薩卡市十分遙遠。」

「那樣的旅程怎麼會發生呢?」我問。

「這是沒辦法知道的。」他說,「強烈的情緒,或堅定不移的意願,或專注的興趣,都可以成為引導。然後聚合點會有力地定著在做夢位置上,時間長久得足以把繭內所有放射都拉到那堨h。」

第一句畫線的句子是「使你的聚合點從日常意識一直移動到做夢體出現的位置」,記得我們說過人睡著後聚合點會自然移動,如果聚合點移動在普通範圍內那就是普通夢或普通作夢狀態;如果聚合點移動超過某個深度,那就是特殊做夢狀態,能夠產生出做夢體或睡夢身,唐望稱此狀態叫 dreaming,不一定指出體,因為藏密的幻身瑜伽也是同樣道理,總之都產生一個 the other。但是這裡不同處在於畫線第二句:「聚合點定著在在做夢位置上,時間長久得足以把繭內所有放射都拉到那堨h」,由此可知做夢體沒有把明晰繭帶著跑,我們假設明晰繭還留在躺在床上睡覺那個肉身包著他,但只要我做夢體在其他位置呆得夠久,我就完成肉身搬家了,把整個身體搬過去那個地點,因為世界所現所顯都是聚合點配合放射的結果,基本上沒有要搬五十斤豬肉過去那麼辛苦,換成你要搬八十斤牛肉。

 

唐望說到一個很重要的觀念,所有世界就在這裡不在別處,no distance at all

「如果我成功地聚合出另外一個世界,會發生什麼事?」我問。

「你會一頭栽進去,」他回答,「就像哲那羅那天晚上在這埵V你示範放射配合的奧妙一樣。」

「我會到什麼地方,唐望?」

「當然是另外一個世界,還會到什麼地方?」

「我身邊的人們呢?還有建築物、高山,及其他一切呢?」

「你將會被隔離開來,由你所打破的界限——知覺的界限所隔離。就像那些把自己埋起來抗拒死亡的古代看見者,你將不會在這個世界中。」

我聽著他的話,內心在激烈交戰著。某部分的我叫嚷著唐望論點的不可信,而另一部分的我卻毫無疑問地知道他是正確的。

我問他,如果我在街上,在洛杉基的繁忙交通中移動聚合點,會發生什麼事。

「洛杉基會消失,像空氣一般,」他表情嚴肅地回答,「但你會留下來。這就是我一直試著向你解釋的神秘。你已經體驗過了,大拿你尚未瞭解它,而今天你就會瞭解它。」(p. 325

所以法海喇嘛說出體出去哪裡?根本就沒有外面也是對的。唐望在第十八章「打破知覺的界限」終於來到他解釋的終點,卡氏的任務是要日常意識下跳崖且在到達谷底時必須要聚合出另一個世界,也就是把「繭內所有放射」(對一個世界的完整感知)全部都拉過去;而唐望自己跟其他同儕共十六人則要進行最後的修行圓滿離世啟航。基本上兩者的任務是一樣的,前者卡斯塔尼達目標洛杉磯自己的家(無意識下的選擇),後者唐望團體結業班目標「永遠保留意識」,我說不出來他去哪裡,我要是說淨土,那也是藏密成就者肉身離世的去處,至於虹化的大遷轉成就者去了哪裡,我沒有資料說明。毗瑪拉密札去五台山,蓮花生大士回空行淨土烏地亞那——在今天巴基斯坦北部,這都是很簡略的說法。

 

無論如何這最終篇講到的就是大圓滿成就者的臨終,只不過卡氏是模擬考,還在這世界混,前者要聚合出另外一個世界、跳出這一個世界,怎麼辦到的?唐望的口訣是:「只有放射配合的力量才能暫時抵消掉放射配合的力量。你必須要抵消掉那使你知覺日常世界的放射配合。意願出聚合點的新位置,意願聚合點定著在那位置足夠的時間,你就能聚合出另外一個世界,跳出這一個世界。」(p. 324)這口訣太長了,應該叫操作流程,棄機或棄艇說明。唐望巫士棄艇練習的模擬考中也有考慮淨土啦:

我記得了唐望使我知覺那個世界好幾百次了。我也記得在那些沙丘(指考生日常意識在的位置)之外,是一個精緻和諧、充滿純白色光芒的閃亮世界。

這次當唐望與我進入後,我感覺到那光芒,從各處射來。那不是強烈的光,而是非常溫和的,讓我感覺它是神聖的。

當那神聖的光沐浴我時,一股理性的思潮在我的內在寂靜中爆發。我想非常有可能,歷代的神秘主義者及宗教聖人都經歷了聚合點的旅程;他們在人類的原型中看到上帝,在硫磺沙漠中看到地獄,然後在那白色光芒中看到天堂的榮耀。(p. 326

卡氏這裡提的「硫磺沙漠地獄」,是因為他也聚合出那樣的世界來。還記得我們大膽假設七條放射帶可能代表佛教六道生存圈嗎?唐望說:「聚合出另外的世界,不僅是練習,也是意願的問題。而那也不是把世界射出來,像玩橡皮筋似的。你瞧,看見者必須勇敢無畏。一旦你打破了知覺的界限,你便不需要回到原來的世界了。懂我的意思嗎?」(p. 329)所以此舉使古代看見者聚合出另外七個世界的位置且永遠停留其中,同理,肉身轉赴淨土的成就者也不需回到原來的世界。而需特別注意的是:「在人類放射帶中水平移動,而仍舊在同一條巨型能量放射帶上。那道霧牆,黃色的沙漠,幻影的世界——全都是水平的放射配合,是我們的聚合點到達關鍵位置時所造成的。」」(p. 328)唐望強調的是要往中央深度移動。

 

本章結語:

「我要你跳過所有水平的移動,」他說,「直接進入把下一個完整的世界:黑色世界。幾天之後,你就要靠自己做到這件事。你不會有時間摸索,你必須這麼做,才能夠避免死亡。」

他說,打破知覺的界限是看見者一切的累積。知覺界限被打破的那一刻起,戰士對於人的命運便有了不同的定義。由於知覺界限的打破具有超越性的重要,新看見者把它當成最後的考驗。

這個考驗包括在日常意識狀態之下從一個山頂跳入深崖中。如果跳入深崖的戰士無法消除日常的世界,在墜到崖底之前聚合出另外一個世界,他就必死無疑。

「你所要做的是使這個世界消失,」他說下去,「但是你要多少維持住你自己,這是意識的最後城堡,新看見者的依靠。他們知道在他們的意識燃燒之後,他們多少會保持住他們對於自己的感覺。」(pp. 330-331


  2009/04/23 06:03PM

 

2009/04/23 Thur, sunny, indoor 30-25°C, indoor 25.90°C    《作為上師的妻子》:「此一婚事乃日月之合。」

  

《作為上師的妻子》很好看,原來我手邊 Sherry 借給我的《我從西藏來》就是創巴仁波切離開西藏後的第一本書,譯的名字叫邱揚聰巴,怪不得我沒認出來。最早詹杜固仁波切的羅師兄給我英文版《The Mahasiddha and His Idiot Servant》,之所以我沒看完因為前面都是 idiot servant 的自傳。至少創巴太太沒有光講自己,沒幾頁認識創巴仁波切了,才十六歲,創巴二十九車禍左半身體癱瘓。

 

先講講創巴仁波切太太的故事。我概述就好反正也不適合放新札記,免得資深佛友說我帶壞新人「認為佛法就像我摘的那個樣子」。戴安娜 Diana 是生長在英國上流社會家庭的少女,父親在他十三歲時過世對佛法有點興趣,她認識創巴仁波切前就一直夢到前世在西藏修行是名女尼有自己單獨的寮房,後來創巴仁波切才告訴她因為她有自己的房間可能親戚有特權,或有可能是創巴前世的親戚,總之 Diana 經常夢到西藏事物,還可以想起自己閉關時在山洞害怕野獸接近,並能記起自己修的咒語。

 

十五歲的 Diana 的媽媽痛恨佛教,還好英國貴族都唸寄宿學校,她可以私下跑去跟仁波切們聽法,第一次見到創巴仁波切時他才二十八歲,她第一次跟他面談,「似乎就已經有性愛的感覺了」(p. 17),不過年紀輕沒有特別注意到。後來 Diana 經常想念他,「迫不及待」想見他面。在聽到他車禍後,她穿上商店順手牽羊來的印度紅袍走很長的路去見他,仁波切躺在床上療傷,「儘管受了傷,卻依然『性』致勃勃」,「接下來的事很自然地發生了,有點意外,但也是兩廂情願。……他邀我跟他上床,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其實當下那一刻,我正希望他這麼說」(p. 29)。那時她剛滿十六歲。

 

「我們繼續躺在床上聊天,其實我們一整天都在床上度過。對我來說,跟他在一起乃是天經地義之事,以前不管做什麼都沒有這種自在感。」Diana 寫道。跟仁波切在一起的初次週末,仁波切便跟她說:「也許有一天,我們可以結婚。」她馬上說:「好,好,我很願意嫁給你。」(p. 30)那個週末仁波切寫了一首美麗的詩:

此一婚事

此一婚事乃日月之合。

此一婚事乃海天之合。

天地之力如此展現,我又奈何?

今日一場大風暴來襲;

風勢強勁,橫掃秋葉。

此乃風樹之會。

情為何物?

對妳的渴望,深於對妳的印象;

對妳的記憶,可以刻在堅硬的岩石上。 

妳的字很美,因為出自妳的手。

我聽到黑天神克里希納

在遠方吹著幽雅神笛。

妳我皆須鼓起勇氣。

我的字字句句將不褪去,

妳依然在我寢室裡,

如同上師在我心裡。 

讓我們在不二的虛空中

一起翩然起舞。

讓我們在寂靜的清明中

一起引吭高歌。 

然而悲傷仍在

如同「一如」頭戴荊棘王冠,被釘在十字架上處死。

但這不是本丟彼拉多的錯:

這超出了他的威望與力量。 

我發現許多事情,

就像孩子收集了許多小圓石。

我真高興妳是幸福的泉源。

妳散發出光芒。 

這是妳的入口:

妳進入這扇大門,

就能輕而易舉地打開心胸。 

信念最重要,

其他都不打緊,

信念是一切的管道。 

來吧我的摯愛,

開放心胸。

驚人的大發現正等著我們。

如果我們都努力,

妳就不會孤伶伶地踏上這條發現之旅。 

一九六九年十一月二日(pp. 31-34

很棒的詩。「天地之力如此展現,我又奈何?」這很像秋竹仁波切的文章,他寫了很多「我又奈何」,可見他們的智慧與洞察早已知悉因緣和合,一切乃順勢而為,沒有半點勉強與造作。初次週末就許下終身,1970/01/03 結婚他們前一天才決定,原因是 01/01 蘇格蘭一項滿十六歲者可以未經父母同意結婚的法律生效。他們倆跑去基督教教堂,個不高的仁波切跛腳腿上套著金屬固定板,Diana 高挑留著金色長髮,

註冊官旁邊放著一本《聖經》,他對仁波切說:「一手放在《聖經》上,對上帝發誓。」仁波切回答:「很抱歉,我做不到,我是佛教徒。」他不照做也就算了,不過接下來註冊官吩咐我做同樣的事,我回答:「很抱歉,我做不到,我是佛教徒。」這可把他嚇壞了。我這個英國少女,一看就知道是良好家庭出生,現在卻離家出走,更過分的是還聲明放棄基督信仰。有一剎那,我還以為他不核發結婚證書了,但最後,他還是發了。(p. 44

嗯,我今天讀到這裡。這本書所講的創巴仁波切,他目前已經轉世都成人了吧,當時為什麼他會還俗,酗酒性雜交等等,完全是以世俗法來度化西方人,並將佛法從流亡西藏弘揚到西方國家。許多喇嘛仍死守西藏文化習俗的殼,然而他在車禍後領悟到他的微細的限制,於是才走一條完全不同於傳統喇嘛的路。(蔡雅琴)導讀有一段解釋得很好:

第一,就時空背景而言,六、七年代的美國,是一個探索、追求、狂野的年代;「嬉皮」世代摧破了中產階級拘謹、保守的屏障,越戰與和平之訴求打開了人們向來狹隘的視野;在尋求靈性解脫的同時,饑渴的大眾常常誤入各式各樣的陷阱——他們或固著於外相,或顛倒於斷常(二邊),以致於種種向上的追求,變成了糖果和蜜糖,雖然暫舔滋味,但是豪無究竟可言。為對治此一「精神性之唯物主義」的迷思,創巴仁波切不顧強烈的反對與攻訐,毅然決然捨棄他的僧人戒律,以徹底融入當時眾生的情境:體會他們的心態,運用他們的語言,幫助他們超脫其迷障。(p. 7


2009/04/24 Fri, sunny, indoor 30-25°C, indoor  27.80°C 《內在的火焰》有關做夢體

 

今天輕鬆摘些《內在的火焰》有關做夢體的部分。我目前混淆的是做夢體跟明晰球體的關係,還有能量體是屬於明晰球體還是做夢體?但卡斯塔尼達寫到「這些年來,唐望及他團體中的其他成員曾經試著讓我瞭解,我們可以同時身處二地,我們能體驗某種知覺上的雙重性」(p. 306)此點造成做夢體與明晰球體的各別存在事實。明晰球體跟做夢體在「看見」時有何差別呢?(不過再看一遍爪子寫的好像口氣也沒那麼壞。我最壞,你怕嗎?)

唐望使我進入了強化意識中,有一會兒我能夠把唐望及唐哲那羅看成兩團光芒。哲那羅不是我在日常意識中所認識的唐哲那羅,而是他的做夢體。我能夠辨認,因為我把他看見成一團飄浮的火球,他不是像唐望那樣固定在地上。哲那羅,那團火球,看起來離地幾尺飄浮著,隨時準備一飛衝天。(《內在的火焰》p. 307

《做夢的藝術》提到……嗯找不到,白色的虛幻能量。書中提及,唐哲那羅使卡氏的聚合點深深移動到了左邊,他的力量把卡氏的聚合點拖到做夢體出現的位置,然後卡氏看見了他的做夢體在看他。所以進入左邊意識是關鍵,是否剛好也是左邊呢?「他說沒有於我沒有靠他的幫助而進入了強化意識中,因此我的聚合點十分鬆動,我可以靠放鬆自己,或者靠在長椅上打瞌睡,而讓聚合點移到左邊意識之中。」這句我們摘過了。

 


2009/04/25 Sat, cloudy/raining, indoor  23.0°C  《做夢的藝術》:to complete the energy body 

 

睡前我看《做夢的藝術》中英文版,實在是不懂。唐望說做夢第一、二關在鍛鍊能量體,到了第三關能量體完整 completing energy body 後,能量體就開始行動。還說巫士「巫士會花上一輩子時間學習移動能量體」(《做夢的藝術》p. 178)。意思說的好像是這樣,配合法海師父的說法,在做夢者第三關之前,無論出體或普通夢,其實都是體內做夢,透過出體做夢(dreaming),「移動能量體的方式似乎沒什麼大不了」(p. 178)。我不知道達賴喇嘛所謂特殊做夢狀態產生睡夢身,然後可以去旅行,說的是不是剛好指巫士做夢第三關能量體完整後能量體可以去旅行一樣的意思?因為夢境都是聚合點移動的結果,移動的越深夢境越清晰,所以清明夢跟出體夢這樣清晰的夢也都是聚合點移動的結果,且用到一部份能量體。

 

這個一部份能量體,唐望沒有直接說明但也雖不中亦不遠矣,他說:

「我以爲我是在使我的能量體完整。」我說,多少對他的話有點驚訝。

「你是在做那個,以及更多的,你是在學習達到一貫性。做夢使做夢者定著集合點,因而達到這個目的。做夢注意力、能量體、第二注意力、無機生物及夢的使者等都只是達到一貫性的副産品。換句話說,它們都是使集合點定著在幾種不同的做夢位置時的副産品。」

「什麽是做夢位置?

「任何在睡眠時集合點所移動到的新位置。」

「我們如何使集合點定著在做夢位置上呢?」 

「靠著維持住夢中的所有事物,或隨自己的意願改變夢境。透過做夢練習,實際上你是在練習一貫性,也就是說,你在練習使集合點定著在你的夢境的新位置上,因而能够維持住一種新的能量體形狀。」

「我真的維持住一個新的能量體形狀嗎?」

「不完全是,不是因爲你不能,而是因爲你只是在集合點位移,而沒有使它運動。集合點的位移只造成很小的改變,幾乎無法被注意到。位移的挑戰在於,由於這些改變如此細小,如此繁多,能够維持住所有這些改變的一貫性便是很大的成功。」

「我們如何知道我們維持了一貫性?」

「可以從我們知覺上的清晰度看出。我們的夢境越清晰,一貫性就越强。」(《做夢的藝術》pp. 88-89

不好意思我看錯了,我看成「新的能量體」,原來是「新的形狀」。至於出體做夢(dreaming)使用一部份能量,可以從下例說明,有一次卡氏身陷無機生物世界,說出承諾要將自己的能量解救一位受困的小女生(藍色斥候)自由:

「但我的能量體不是一直都在行動嗎?」

「只有部分如此,不然你不會進入無機生物的領域中。」他回答,「現在你的整個能量體都必須被用到,才能做到第三關的練習。因此爲了能使你的能量體輕鬆些,你必須收斂你的理性。」(p. 165

Don Juan added that without the energy body one is merely a lump of organic matter that can be easily manipulated by awareness. (The Art of Dreaming, p. 132)

唐望解釋說:「一群無機生物的集體意識先是誘使我産生强烈的情感,想幫助藍色的斥候自由,而吸取了我的能量體,然後那群無機生物的集體意識把我的身體也拉進那世界。唐望說一旦沒有了能量體,剩下的只是一團可以被意識所輕易控制的有機物質罷了。」(p. 153

 

目前的理解是,明晰球體特別指的是明晰繭,繭殼包著裡頭的能量體,聚合點屬於明晰球體的一部份也就是繭殼系統,明晰體在人類正常位置時,明晰繭整個外型看起來像球型,因此稱為明晰球體,但透過做夢移動聚合點達一定深度,造成一種新的能量體形狀,那時或者不像球體,而是其他形狀。聚合點定著所聚合而成的世界使我們感知有其一貫性,做夢移動聚合點配合其他唐望技巧使夢中影像保持不變,也稱達到了一貫性,這樣就可以稱為一個聚合點位置,也就是做夢位置。

 

有句克萊拉的話我永遠記不起來,因為我老被西方思想訓練想成心靈和肉體之二分法,事實上唐望傳承強調真正的分裂是肉你與分身之間,這句話我們來讀原文,有點難找:

Clara explained that we are convinced that a dualism exists in us; the mind is the insubstantial part of ourselves, and the body is the concrete part. This division keeps our energy in a state of chaotic separation, and prevents it from coalescing.

"Being divided is our human condition," she admitted. "But our our division is not between the mind and the body, but between the body, which houses the mind or the self, and the double, which is the receptacle of our basic energy." (The Sorcerers' Crossing, pp. 42-43)

為什麼講這段如此重要?因為接下來要解釋什麼叫能量體的完整。這個二元性也是密宗修行要克服的,所以才要無二。克萊拉繼續說:「在出生前,人類的雙重性並不存在,但是從出生後,人類的意願便把這兩部份拉開來。一部份朝外發展,成為肉體;另一部份朝內發展,成為分身(即能量體)。在死亡時,較重的部份,肉體,回歸為塵土,被大地所吸收;而較輕的部份,分身(能量體),就自由離去。但是很不幸的,由於分身(能量體)從來沒有發展完滿,它只能體驗自由一剎那,然後就消散在宇宙中。」(英文版 p. 43

 

而唐望怎麼說能量體完整這件事呢?

「這個第三關的練習是用來鞏固能量體。做夢者在第一及第二關時開始鍛煉能量體,當他們抵達第三關時,能量體已經呼之欲出了,或者該說它已經準備好行動。不幸的是,這也表示它準備好被細節所催眠。」

「能量體像是一個被囚禁終生的小孩,當它自由時,它會吸收一切它能找到的事物。我是說一切事物,一切無關地枝微末節都會被能量體所吸收。」(《做夢的藝術》p. 164

 

他曾告訴我在抵達做夢的第三關時要四處行動。對我而言,四處行動就表示要走路,我告訴他我明白他的看法了。

「這不是我的看法,」他簡單地說,「這是一個巫士的看法。巫士說在第三關時整個能量體都能像能量般運動快速而直接,你的能量體完全明白該如何行動,它能像在無機生物世界般行動。」(《做夢的藝術》p. 176

以上就是我經常出體在做的,我不會陷入一個夢場景太久,一直在換景,卡氏說他「完全證實了能量體唯一行動的方式是飄浮或滑翔」(p. 178),什麼時候達到能量體完整?

他解釋說一切與能量體有關的事都决定予集合點的適當位置上,而做夢只不過是用來移動位置的手段。因此潜獵是使集合點停留在最適當位置的方法。在這堙A這個最適當的位置能讓能量體鞏固而且最後能現身

    唐望說當能量體可以自行移動時,巫士便知道集合點已抵達最完美的位置。下一步便是去潜獵它。也就是說,使它固定在那位置,讓能量體完整。他說這個過程非常簡單,只需要意願去潜獵它。(《做夢的藝術》pp. 183-184

He explained that since everything related to the energy body depends on the appropriate position of the assemblage point, and since dreaming is nothing else but the means to displace it, stalking is, consequently, the way to make the assemblage point stay put on the perfect position, in this case, the position where the energy body can become consolidated and from which it cart finally emerge.

Don Juan said that the moment the energy body can move on its own, sorcerers assume that the optimum position of the assemblage point has been reached. The next step is to stalk it, that is, to fixate it on that position in order to complete the energy body. He remarked that the procedure is simplicity itself. One intends to stalk it. The Art of Dreaming, p. 161

其實我腦袋也亂亂的,同時翻中英文好幾本搞在一起,你要是要上廁所或吃東西就去忙吧,不然我壓力好大。我一直在找做夢體跟能量體之間的關係,《做夢的藝術》比《內在的火焰》後寫,但唯一《做夢的藝術》提到的只有做夢身體,我想證明魯宓的錯,可能他先翻《做夢的藝術》才翻其他的,而且唯一只有此書寫集合點,其他的書都寫聚合點:

「就是要移動能量體是多麽的不可能,而又是多麽的容易做到。你想要像在日常世界般地移動能量體,我們都花了許多時間與努力來學習走路,因此我們認爲我們的做夢身體也應該走路。這是毫無道理的,這只是因爲我們首先想到的就是走路。」(《做夢的藝術》p. 176

"The riddle of how impossible and yet how easy it is to move the energy body. You are trying to move it as if you were in the daily world. We spend so much time and effort learning to walk that we believe our dreaming bodies should also walk. There is no reason why they should, except that walking is foremost in our minds." The Art of Dreaming, p. 154

整個《內在的火焰》最重要的一句話:「看見人類原型的位置十分接近做夢體與知覺界限的位置。(The position where one sees the mold of man is very close to that where the dreaming body and the barrier of perception appear. )」(p. 304

 

嗯做夢體豪無疑問是能量體,只是完整與否嗎?還是說能量體現身(emerge)且可以獨立行動是,那就是特殊做夢狀態「產生」睡夢身?明天再繼續研究,小女子不才書讀得少,還有一點不明。

 


2009/04/25 Sun, cloudy, indoor 21.3°C,   做夢體與能量體、明晰球體的關係

 

我們趕緊來講我凌晨的重大發現,真是太重大了錯誤,錯誤到我下次再刷《心靈探索週記》都要改正了。錯誤之所以發生是因為寫者的修行進程沒有把同樣事情拉到一起,照著唐望說的寫,譯著照著翻,但事實上前後期或者大家用代名詞講述同一個東西,或者魯宓自己也是將 dreaming body,《做夢的藝術》翻成「做夢身體」(感覺非常普通),其他書寫「做夢體」還加 bold(感覺非常特別)。

 

回到昨天克萊拉說的極為重要的一句話:「肉體─心靈的雙重性是一種錯誤的分類。真實的分類是容納心靈的肉體,與容納我們能量的空靈身體,或分身。當我們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我們的分身時,抽象的飛行就發生了。換句話,當我們的肉體完全覺察到它在能量上的空靈相對部份時,我們就超越進入了抽象,一種完全不同的意識領域中。」我們再接下去講。無獨有偶唐望也說:「他說肉體與能量體是人類領域中唯一相互對映的能量結構。因此他認為,這兩者才是真正的二元性。身體與心靈,靈魂與肉體等等的分法,只是心智的一種推論,沒有任何能量的基礎。」(《戰士旅行者》p. 242

(一)

「今天,我們將要討論巫術中最重要的課題,」唐望突然說,「我們將要開始討論能量體。」 

他以前向我描述過能量體不計其數次,說它是一團能量場,與組成肉體的能量場相互對映。他說與肉體的明晰球體比較起來,「能量體」比較小,比較緊密,看起來比較重。(《戰士旅行者》p. 241 

He had described the energy body to me countless times, saying that it was a conglomerate of energy fields, the mirror image of the conglomerate of energy fields that makes up the physical body when it is seen as energy that flows in the universe. He had said that it was smaller, more compact, and of heavier appearance than the luminous sphere of the physical body. (The Active Side of Infinity, p. 216)

好,這魯宓翻的,接下來我要來挑錯了。畫線的部分,原文的意思是,肉體(physical body)被看成宇宙中的能量流時,是一團組成肉身的能量場(energy field——這個部分就是明晰球體(luminous ball or sphere),而所謂的「能量體」(energy body)(肉體的相對部分)也是一團能量場,但它是肉體能量場的鏡射影像mirror image),魯宓沒有把鏡射影像翻出來。為什麼「鏡射影像」如此重要?因為它代表非實質存在,也就是空性。沒有把這點提出來理解,我們就會陷在將明晰球體與能量體混淆不清的地步。

 

現在清楚了:人類具有兩體的二元性,肉體與能量體,肉體在能量層次來看也是能量所組成,當我們看見人類能量面時會感知成能量場、氣場(aura),或像唐望看見者看見成一個球型或蛋型體,這個肉體能量結構由一層大拇指厚的繭殼所包覆,在其中(通常在繭殼表面)有一個聚合點,聚合點聚合在人類共同位置的能量纖維束,配合作繭內放射而形成一個我們所熟知與感知的人類世界。一個聚合點位置可以單獨成為一個可以感知的世界,以上是肉體的部分,名為肉體也是一種能量場,這個明晰球體就跟氣場一樣包覆在我們身體周遭。氣場跟明晰球體能看見者的感知中帶有顏色,不過跟人工光源的白光一樣,以琥珀色為主略帶其他色光。

(二)

唐望解釋說,肉體與能量體是兩團被某種奇異的凝聚力量所壓擠在一起的能量場。他一再强調這種使能量場凝聚在一起的力量,被古墨西哥巫士認爲是宇宙中最神秘的力量。他個人的揣測是,這是整個宇宙最純粹的本質,也就是一切事物的總合。

(三)

唐望說藉著紀律,任何人都可能使能量體更接近肉體。平常兩者之間的距離非常遙遠。一旦能量體接近到某種距離時(每個人都不一樣),任何人只要透過紀律,都能把「能量體」鍛煉成一個複製的肉體,也就是說,一個立體的,實質的個體。也就是巫士觀念中的「另一個」或「分身」(替身)。同樣道理,透過相同的紀律,任何人也能把他們的實質肉體鍛鍊成一個複製的能量體,也就是說,一種肉眼無法看見的空靈能量,就像所有能量一樣。(《戰士旅行者》pp. 241-242

我們如果同意上面卡氏最後一本書所寫,能量體就是分身也稱為替身這裡最困惑的莫過於上面第一句(一)最後提到能量體比肉體的明晰球體小(compact),而替身或分身(the other),在《巫士的傳承》當中則被魯宓翻為 the double,因為:

「我們稱他為 Nagual,」奈士特繼續說,「因為他能分裂成二。換句話說,只要他需要,他隨時可以進入我們所沒有的狀態;有某種東西會從他頭上出來不是個替身,而是個可怕,兇惡的形象,看起來像他,但有他兩倍大我們稱那形象為Nagual,而任何有這種形象的人,當然就是Nagual

 

然後她重複了一遍奈士特早先時候說過的理由,為什麼稱呼唐望為Nagual,同時也肯定我是Nagual,因為我有那個形象從我頭頂出來

我想要知道為什麼她們稱那形象為我的替身。她說她們以為是在與我分享一個笑話。她們總是稱那形象為替身(double),因為那形象有本人的兩倍(double)大。(《巫士的傳承》p. 257

I wanted to know why they had called the shape that had come out of my head the double. She said that they had thought they were sharing a private joke with me. They had always called that shape the double, because it was twice the size of the person who had it. The Second Ring of Power

我想魯宓在《巫士的傳承》裡也許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兩倍大的替身會不會是鍛鍊好且完整能自主移動(自主的意思是能量體自主不是經由我們自己的心智,這點我們待會再補充)的能量體,上面這裡說的是 nugual 才有兩倍大的替身 the double,(對不起我去查一下所有提到替身/分身的書原文到底寫什麼?)真的是寫 the double

克萊拉說,「注意觀察我。看看你是否能看見我的分身。」 

「你的什麼?」我著急地說,怕我漏失了重要的關鍵,或者不知道她到底說的是什麼。 

「看見我的分身,」她重複,小心地說出這幾個字。「它就像是照片重複曝光的效果。你有足夠的能量與我一起意願出這個巫術途徑的結果。」 

"Watch my double," she repeated, enunciating the words carefully. "It's like a double exposure. You have enought energy to intend with me the result of this sorcery pass." (The Sorcerers' Crossing, p. 114)

「但是再告訴我一次,克萊拉,什麼結果?」 

分身,空靈的身體。肉體的相對;現在你應該知道,或至少開始懷疑,這不僅是心靈的想像而已。」(《巫士的穿越》)

"The double. The ethereal body. The counterpart of the physical body, which by now you must know, or at least suspect, in not merely a projection of the mind." (The Sorcerers' Crossing, p. 114)

好吧,唐望說能量體比肉體小,說的是比肉體的明晰球體小,是我腦袋轉不過來。結論:能量體或替身(the double)比明晰球體小但更重,其比個人大兩倍,這裡個人指的是實質身體,能量體稱替身是因為看起來像人體的關係。回過頭來補述能量體的自主性。

 

我英文版裡缺了 Tales of Power,講到一句很關鍵的話,「當一個戰士完成了做夢看見,並發展出替身時,他一定也成功地抹去了個人歷史、自我重要感及生活中的習慣性。他說他教我的所有技巧,以前被我視為空談的,事實上是用來清除一個替身在日常世界中的不協調與不實際,使自我與世界脫離可預測的束縛,變得流暢自由。」(p. 68

By the time a warrior has conquered dreaming and seeing and has developed a double, he must have also succeeded in erasing personal history, self-importance, and routines. So doing is the means for removing the impracticality of having a double in the ordinary world, by making the self and the world fluid, and by placing them outside the bounds of prediction.

這不是原書而是網路上某人的重點筆記。我開始懷疑為何魯宓要翻譯一個「替身」出來,唐望故事系列書籍當中並沒有用替身或分身來講,此點造成我很大的困擾,就老老實實用 double 也可以,跟 nagual 不翻一樣意思。因為 the double 並不是我們替身的觀念,他是我們人類兩體(肉體與能量體)較不為觸及的那個面向,鏡子的本質,不能像個替身演員這樣。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那涉及另一份二體性:心智與本智。肉體是容納心靈的容器,這裡心靈是指我們能推理思考的心智;能量體也有個這樣的本具能力,但是這部分更為廣大浩瀚,因為唐望曾說能量體是個超級大資料庫,我們累世所有的印記包含全人類共同的記憶(共業的超連結)都儲存在這裡。達到能量體或說完成能量體(compleing energy body)或能量體完整,whatever,都代表修行上的一個里程碑。

 

能量體的本智是如何進行或作用、行動的呢?

「一個自由的戰士能使世界不再依照固定的秩序進行,」唐望解釋,「對他而言,這世界與他自己都不是物體了,他是一個明晰生物生存在一個明晰的世界中。替身對巫師而言是件單純的事,因為他知道他在做什麼。寫筆記對你而言是件單純的事,但是你仍然每次都用你的鉛筆把哲那羅嚇得半死。」(《力量的傳奇》p. 68

我要回想一下我哪裡看到的。我記得的內容是,保持放鬆與「放任」力量會完成它自己,我用放任關鍵字找找看。BINGO!

我毫無疑問地知道,這種現象攸關「無限」。唐望把無限描述爲一種有意識的力量,會刻意干預巫士的生命。現在它正在干預我的生命。我知道無限透過遺忘的回憶清晰地向我指出,我對于控制的執迷有多麽深,讓我準備好迎接某種轉變。這種確定性讓我害怕,但我知道某種東西將阻止我掌握控制,我需要做到清明,流暢,與放任,才能面對那將要來臨的事物。

唐望很好性子地笑了笑。「這一切都是你心理上的誇大,你的一廂情願,」他說,「你就像平常一樣,尋求因果關係的解釋。你的每一個回憶越來越清晰,越來越讓你震驚,因爲我已經告訴過你,你進入了一種無法逆轉的過程。你的真實心智開始浮現了,從畢生漫長的昏睡狀態中甦醒過來。(《戰士旅行者》p. 197

(我有折頁起來嘛!)「你的真實心智開始浮現,從畢生漫長的昏睡狀態中甦醒過來」這句話是所有唐望巫士鍛鍊的目的,也是所有修行體系追求的目標,真實心智就是指本初心智、本覺、本智,Rigpa。而做夢的藝術不是只是要行者睡覺做夢,我也是一再強調不要只記夢而要全面觀察醒夢的意識狀態並記錄下來,因為最終我們要醒時就能轉入做夢狀態,說做夢是個弔詭的詞,我們不要受它所限。

「今天我爲你準備了一個新的做夢定義,更能配合你的狀况。做夢就是改變與黑暗意識海洋Dark sea of consciousness)聯繫之點的行動。如果你這樣來看做夢,它就成爲一個很單純的觀念,與很單純的作法。」……

「做夢這個字眼總是讓我感到不對勁,因爲它其實喚醒了非常有力量的行動。」……

他以各種方式宣揚所謂的做夢注意力這是一種特殊的注意力,或一種特殊的意識,能用在日常夢境的項目之上。

他說關於巫術的正確操作型定義應該如下:巫術就是以「聚合點」的控制來改變它與黑暗意識海洋的聯繫焦點,因而能够知覺到其他的世界。……

唐望回去討論原來的話題:我的穿越黑暗意識海洋的旅程,他說我在內在寂靜inner silence)(禪坐的寂止)中所做到的做夢dreaming)十分類似(禪定)。然而,進行穿越黑暗意識海洋的旅程時,絕不會有任何入睡(by going to sleep),或必須在夢中控制注意力之類問題的干擾。(《戰士旅行者》pp. 203, 206

上面這段描述的情境應該可以類比於入定,入定決不是睡著,而是與更大的能場聯繫。上面沒有需要再附原文了,唯一翻錯的是:不是「必須在夢中控制注意力之類問題的『干擾』」,而是「企圖」,「there was no interruption of any sort caused by going to sleep, nor was there any attempt whatsoever at controlling one's attention wile having a dream」(The Active Side of Infinity, p. 181)。為什麼?因為要達到「放任」,讓力量或本智來接管。

 

The double 從頭頂出來是我聯想到五月底要去頗哇法閉關,主法上師會為閉關弟子開啟梵穴也就是頂輪這件事。臨睡前我還把《普賢上師言教》頗哇法的部分拿出來看,直接是法本,沒有相關說明。下面這段跟我看的內容很相近:

頗哇法

在卷頭語中我們已經講過了,不論是誰在未斷氣之前都先要現死相。就是身體重了,呼吸急促了,舌頭大了等等的現象現前(可參見本書131頁)。在度亡的時候我們要注意仔細觀察死者,對於生前曾經修過頗哇法的人,在他死相現前時就要教導他:"這個時候你不要心慌,不要痛苦,不要捨不得離開你的家庭。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有生必有死,每個人都會死,這是辯證法。所以要鎮定,不要悲哀,心不能散亂。現在到了關鍵時刻,千鈞一發,你曾修過頗哇法,現在要注意觀想用'--'把明點提起來,升到頭頂上,再觀想把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的腳拿開,然後'--'明點就出去了,就到了阿彌陀佛或觀世音菩薩的心中。你就可以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假如亡者生前沒有修過「頗哇法」那麼在他死相現前時,就要由度亡的人來幫他修。到時還是用觀想法,度亡的人把氣集中到手上,然後把氣從他的腳底往上推,推到心臟,再推到喉嚨,再推到頭頂。一邊推一邊觀想,最後"--"觀想他的識神從頭頂出去了。這個方法很有用。人到最後這一關非常重要,所以大家為幫助死者可以用這個辦法。 (悉曇學會〈中有成就秘笈〉)

還有「黑暗意識海洋」的翻法我也覺得有待斟酌,Dark sea of consciousness,被魯宓這樣翻好像是「黑暗意識之海」一樣,不太好吧?應該翻「意識(的)黑暗海洋」或「意識黑暗之海」。「意識黑暗海洋」感覺就很親近我的經驗了,雖然我沒有透過醒時轉換意識出到那裡去,基本上也沒有到達哪裡,總之黑漆抹烏的,資深佛友還說我「能量不足以照見」呢?

 


2009/04/28 Tue, sunny, outdoor 26-21°C,  《內在的火焰》:完全的自由;《Dzogchen》:three transmissions1 

 

《內在的火焰》算是摘完了,我們又要回頭來上英文課了。南開諾部這本《大圓滿:本自圓滿狀態》進入第四章傳承的重要(The Transmission):

In Dzogchen, however, realization is not only considered to be attainable in one lifetime, but the "Great Transference into the Body of Light" 大遷轉虹光身 is also spoken of. This particular realization, which was actually accomplished by master such as Padmasambhava 蓮花生大士 and Vimalamitra 毗瑪拉密札, and by Tapihritsa in Bon tradition, involves the transference or reabsorption, without a physical death, in the course of which realization the physical body disappears from the sight of ordinary beings.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61)

要不將大遷轉虹光身跟唐望傳承巫士化為意識火焰離世放在一起想,確實很難,因為兩者講的明明是一樣的事情。我們可能還是要摘段《內在的火焰》的結語:

他一再重複著,意願的控制開始於自己給自己的一個命令。然後命令被重複,直到它成為巨鷹的命令;最後當戰士到達內在寂靜的時候,聚合點就會根據命令而移動。

如此的控制成為可能,他說,對於看見者是極為重要的課題。對於新看見者而言,這表示拒絕成為(巨鷹的)食物,這表示把聚合點移動到一個特定的做夢位置,好逃離巨鷹的吞噬,那位置被稱為完全的自由

新看見者最幸運的一個選擇,是絕不容許他們的聚合點永久地移動到任何位置,除了強化意識之外。他們發現答案不只是去選擇另外一個世界赴死,而是去選擇完全的知覺,完全的自由。

「新看見者會被釋放配合的力量所燃燒,」唐望繼續說,「籍著意志的力量,經過一輩子的完美無缺,他們使意志的力量變成意願意願是所有琥珀放射意識的配合,所以可以正確地說,完全的自由就是完全的意識。」

「這就是你們都要去做的嗎,唐望?」我問。

「我們當然要這麼做,只要我們有足夠的能量。」他回答,「自由是巨鷹賜予人類的禮物。不幸的上,很少人能瞭解要接受這項偉大的禮物,我們所需要的只是足夠的能量。

「如果那就是我們所需的,那麼不管任何代價,我們都必須成為能量的小氣鬼。」

說完之後,唐望使我們進入日常意識狀態中。在黃昏時,帕布力圖、奈士特及我跳入了深谷中。而唐望和其他 nagual 團體成員被內在的火焰所燃燒,進入了完全的意識狀態中,因為他們有足夠的能量,來接受那不可思議的自由贈予。(《內在的火焰》pp. 334-335

開悟跟大遷轉虹光身都是一個特定的做夢位置,所以怎麼能說做夢不能究竟呢?活的時候不能究竟沒關係,死後再接再厲:

If one does not succeed in realizing this Body of Light in one's lifetime, one can realize it after one's death, as has happened to many practitioners of Dzogchen in Tibet in recent times.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62)

南開諾布說開悟或覺悟不是只靠某些大圓滿特定法門,同樣主要必須基於來自上師的傳授。傳授包括口耳(oral)、表意(symbolic)與直指(direct)教授。他還說在大圓滿傳承裡,儀式與灌頂並不像密續傳承那樣不可或缺,「The real meaning of initiation is transmission of the state of knowledge, and this can take place through just the giving of a simple explanation. Everything depends on the disciple's capacity to understand.」(p. 62

 

前天秋竹仁波切在全德中心講課時,說有些人嫌他講得少,他說他也可以滔滔不絕地講個五個鐘頭,從小乘到各派說法講一遍,但除了讓我們聽不懂外沒有什麼幫助,不如每次講少少的而我們都能瞭解比較重要。他說他怎麼講他高興,他有他的計畫,我們管不著。是啊就是像媛芝這種心態的弟子覺得每次來虛此行,我一點不覺得,我認為師父在場我就有收穫。

 

其實這本書都是一樣的觀念反覆提及,我已經看到 130 頁了,你瞧接得剛剛好:

A master teaches through the three transmissions, direct, symbolic, and oral. But oral transmission doesn't only take place in the moments in which the master is formally seated in a room with hundreds of persons before him, to whom he is explaining various theoretical aspects of the teachings. The master can transmit the state of knowledge at any moment, and any conversation or advice he may give is part of the oral transmission.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129)

拿口傳(oral)來講,藏語口傳我們台灣弟子哪會聽得懂?但就跟上靈氣課時一位學員問王靜蓉問題,但她記不起王靜蓉的回答想請她再說一遍,王靜蓉說你的身體已經聽見了,一樣意思。口傳也沒有一定是要心智來聽懂一種我們熟悉的語言,因為發生作用的不是聽得懂這件事,嗯這樣講起來是說給能量體聽的,能量體比快譯通還厲害不止精通八國語言,它是聽能量振頻,大概這意思。我想師父說講五個鐘頭,那不是詹杜固仁波切的專長嗎?哦,好險我師父不是他。時間不夠先看看什麼叫口授或口傳:

The oral transmission includes both explanations given by the master to bring the disciple to understand the nature of the primordial state, and methods of practice to enable one to enter into the knowledge of the state.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63)


2009/04/29 Wed, sunny, outdoor 27-22°C, indoor 24.0°C,   Dzogchen》:three transmissions2 

  

《大圓滿:自我圓滿狀態》全書閱畢,從 03/29-04/28 剛好一個月整,真高興要換一本看了。昨天談到上師的傳授有三種方式,第一種是口傳、第二種是象徵,第三種是直指教授,我有點跟傳承三方式搞混:心意、表達跟口耳還是怎麼說的?就是從(法身)普賢王如來傳給(報身)金剛薩埵是心意相傳,金剛薩埵傳給極喜金剛是表達,極喜金剛是第一位人間祖師從此爾後就是口耳相傳。

 

反正象徵教法就是拿象徵品秀給弟子看,以便傳遞本初狀態的知識。這裡舉的例子是水晶,其他還有利用故事、寓言(parables)、謎語(riddles)。灌頂時師父是有用過水晶,不過我們完全沒有注意到,「which are shown to the disciple by the master in order to transmit knowledge of the promordial state」。故事是聽很多,寓言有一些但謎語沒聽過。接下來是直指教授,最出名的例子莫過於諦絡巴對那洛巴的一擊:

The direct transmission comes about through the unification of the state of the master with that of the disciple. An example of direct transmission can be found in the story of the awakening of Naropa, the famous Indian mahasiddha 大成就者, who  was a disciple of Tilopa.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63)

那洛巴是那爛陀寺很有學問的僧人,但始終只停留在智性上學派層級,而沒有真正的活在所謂的知識狀態(這裡南開諾布跟唐望都稱這樣的狀態才是真正的知識)。後來他離開到西藏因為根據他的靈視(vision)將有一位上師可以讓他覺醒。花了很長時間探尋這位上師皆毫無所獲,一天他意外遇到 一位漁夫自稱帝洛巴,看到他邊煎魚邊將魚捻起復活後扔進水裡,那洛巴一見便升起極大的信心,因此跟隨帝洛巴許多年。「Throughout this whole time he received no teachings whatsoever, but Tilopa continually put him to the test of various acts of self-denial.

One day, when master and disciple were in a mountain cave, Tilopa asked Naropa to go down into valley to get him some water to drink. Naropa, despite the sultry heat, after expending a great deal energy, managed to climb back up with some water. As soon as he saw him Tilopa took off one sandal and struck Naropa on the forehead with it. Naropa fell down, stunned. When he came to his senses once again he was greatly changed; knowledge had been awakened in him. But this was not a miracle carried out by Tilopa. For years and years Naropa had made a continual self-sacrifice, preparing himself to receive transmission.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64)

所以南開諾布說,教法的傳授(transmission)不僅是介紹(真正)知識的狀態,同樣也是「in its function of bring about the maturing of the transmission」(p. 64),直到達到證悟為止,意思是說拿灌頂為例,每次灌頂上師會為弟子引見自心本性,但不是初次灌頂弟子即能領會,所以需要一再接受相同的灌頂,直到見到心性為止。

For this reason the relationship that links master and disciple is a very close one. The master, in Dzogchen, is not just like a friend who helps and collaborates with the disciple; rather the master is himself or herself the path. This is because the practice of contemplation develops through the unification of the state of the disciple with that of the master. (Dzogchen: The Self-perfected State, p. 64)

今天可能有講故事,比較有趣一點。讀原文書也不錯,可以練習英文,況且說真的比中文的容易懂。

 


註一: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