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Journal: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做夢論壇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作者:南開諾布仁波切(Chogyal Namkhai Norbu
編者:麥克凱茲(Michael Katz
出版社:橡樹林
出版日期:20100530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6409189 

內容簡介

人的一生有近三分之一時間處於睡眠狀態,而夢境中所反映的情景,即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所遭遇的渴望、恐懼和期待。

事實上,我們可以經由上師的帶領和指導,跳脫夢境的桎梏,認清夢不過是一種假象,進而在夢中修習,將夢境予以轉化,以增進自己心靈上的覺知。而此書即對「夢瑜伽」的介紹提供了最佳指引。

南開諾布仁波切在此書中,針對在睡眠與作夢狀態下發展明性,給予指導教示。作夢狀態係屬加強自我覺知(即大圓滿)廣博體系的一部分,南開諾布仁波切超越西 方一般所做的清明夢練習,進而介紹諸多引導作夢狀態的方法。在這個傳統中,作夢狀態清明性的發展,被置於以達解脫為終極目標而生起更大覺知的脈絡中。

這部增訂版,包含南開諾布仁波切所著深奧的大圓滿書籍的額外內容,並依一九九九年第一版所強調在作夢與睡眠狀態發展覺知的特定練習,予以擴展與深化。

此書亦收錄十九世紀大圓滿大師米龐仁波切所著之教言,提供對於此禪修與覺知的超凡形式更多的洞見。

作者簡介

南開諾布仁波切

一九三八年十月八日出生於東藏。兩歲時,由兩位禪修大師認證為阿宗珠巴的轉世。八歲時,被第十六世大寶法王和第十一世泰錫度仁波切認證為竹巴噶舉大師阿旺南喬的轉世。

南開諾布仁波切從八歲到十四歲,進入佛學院閉關修習,跟隨知名上師一起學習,包括女性上師阿育康卓,那時她已一百一十三歲高齡,仁波切從她那裡接受了眾多的傳承,隨後亦密集閉關修習。

一九五四年,他以西藏青年代表的身分應邀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訪問,並於該年起,在中國四川成都少數民族西南大學擔任藏語講師。在中國居住期間,他的漢語和蒙古語亦十分精通。

仁波切十七歲時,根據夢中獲得的淨相,回到故鄉德格的家,前去參見他的根本上師蔣秋多傑仁波切,他從上師那裡,進一步接受了更多的大圓滿精髓教法的灌頂和傳承。更重要的是,根據南開諾布仁波切所說,這位上師將他直接導入到大圓滿的經驗之中。

一九六年,仁波切二十二歲時,應圖齊教授之邀,前往義大利羅馬並定居若干年。

自一九六四年至九年代,南開諾布仁波切一直是那不勒斯大學東方學院的教授,教導藏語、蒙古語和西藏文化史。過去三十五年來,南開諾布仁波切在不同國家非正式地帶領傳法禪修,在這些禪修中,他以一種不分教派的形式給予大圓滿修行的實修指導,同時亦教授西藏文化方面的內容,尤其是幻輪瑜伽、西藏醫學和星象 學。

南開諾布仁波切著有十多本大圓滿禪修書籍,包括《水晶與光道》(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和《日與夜的循環》(The Cycle of Day and Night)等。

名人推薦

南開諾布仁波切是當今最偉大的西藏禪修大師及學者之一,他明白易懂的夢瑜伽教法,對任何有志於作夢與死後的佛法修行及見地的人來說,是非常珍貴的。這些深 奧與解脫的智慧教法,來自古代西藏大圓滿傳統,對於此生、現實的本質,以及意識與心的本性,提供了新的觀點與洞察。我本人抱持極大的興趣閱讀此書,並推薦 給我的學生。

--舒亞.達斯喇嘛(Lama Surya Das
《佛性的遊戲》作者,美國麻薩諸塞州大圓滿基金會創辦人

目錄

編者前言
致謝
編者導論
第一章 夢的性質與類型
第二章 夜晚的修習
第三章 修習夢之精要的方法
第四章 幻身
第五章 淨光精要修持
第六章 明性之夢
第七章 遷識的方法
第八章 瑪拉帝卡朝聖
第九章 南開諾布仁波切專訪
第十章 (米龐仁波切)掌中佛法
第十一章 南開諾布仁波切生平簡介

 


Shang Shung Institute05/14)(授權使用南開諾布仁波切照片放在本書):
Dear Shiao-Wei Shih,
The international Shang Shung Institute permits you to use the photo which was taken by Gianni Baggi and Romain Piro, on the cover of Birth Life and Death, for the Chinese edition of Chogyal Namkhai Norbu Rinpoche's book,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Very best wishes and good work.

D
05/22):仁波切的教法,有三大護法看著,功會不唐捐的。

Gulubee
05/22):Celebration! I'm happy to hear this good news!

資深佛友(05/23):強烈隨喜讚歎曉蔚和朋友們為這本劃時代的著作所做的努力、智慧、心血!功德殊勝!

SW
:在此要感謝做夢者班審校成員,Joyce, YL, Gulubee,她們全是留學英美碩士,我們逐字逐句對照原文,修正大陸簡體原譯的諸多失誤(這要對照原文才能發現),要求做到繁體中文版盡量忠實於南開 師這本書的英文原著,並符合台灣用詞用語習慣,及專有名詞公定譯法。

Joyce
05/23):期待新書來到!

W
:雖然後學不曾參與翻譯或審譯,但相信這一定是一件很吃力,很辛苦的差事!師姐!如同您之前感動、鼓勵後學一般...我們也永遠為您打氣加油!...加油!加油!

K
05/26):如果順利的話,今年會去考取睡眠治療師的執照,未來有計劃做睡眠的研究。希望將來有機會一起合作,我對於睡眠領域有很大的興趣,也期許自己可以幫助很多有睡眠障礙的人。

SW
:祝你考上啊!這書前面幾十幾頁都是美國編者寫的睡眠近代研究,很有意思。

Joyce
06/04):收到書了,非常非常感謝!看到時真想掉淚……

Gulubee
06/06):It was a great pleasure to receive the Dream Yoga from you this afternoon! I was really happy to see it as I came back. The first thing I did was to put it up on my top and said thanks to you from my mind, did you receive it?
Thank you very much! I will read through the book and try to put them into practice.
Cheers/thanksfulness.

資深佛友(06/10 上海):珍貴的寶書已經收到。這是一本劃時代的好書,之前未見過這方面如此詳細、直白、直至核心的引導,相信很多人會因為南師、曉蔚和不同程度發心參與者 而受益。祈願這本書能夠永遠流傳下去、利益到每一位接觸到它的人!也祝願曉蔚能夠頓悟無生、醒夢一如!

台灣格培林大圓滿同修會(06/11):感謝您們無私的付出與貢獻,功德無量!在此台灣格培林向您們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如此珍貴的法寶,我們將會轉贈與需要的法友,令其共沐於上師的法雨甘露之中!

J
師兄(06/13 廣州):昨天吉祥日到道场会供,同时取回您寄来的书,真是很好,法喜充满!
(丹增絨布仁波切/明燈論壇)

L
師兄(06/18 吉隆坡):书刚收到,请转告石老师,谢谢她!
(詹杜固仁波切/切克拉佛法中心)

 


2010 六月 27, 2:43 pm 夢修須取得上師瑜伽傳承

若要按《夢瑜伽與自然光之修習》練習書中所提的夢瑜伽及光明修法,可能還是要至少獲得上師瑜伽的傳承。南開諾布仁波切於 2009/06/21 即開示說:「夜晚的修習(夜修法),傳承就是上師瑜伽,你就可以作,先作上師瑜伽然後放鬆,當念頭產生不要追隨,當你睡眠你就能保持覺知,the state of dream 跟中陰生(bardo)與 Dharmata 有關,逐漸發展出 natural light。」

以下是《夢瑜伽及自然光修法》中提及的段落:

麥克:我聽說從一位上師處獲得傳承,接受修法並加以了解與發展很重要。我們也必須從一位上師處接受傳承,以便發展夢覺知的修持嗎?似乎很多西方人都具有清明夢的經驗,傳承和「作夢狀態」中發展清明之間的關係為何?它有多重要呢?

仁波切:如果你要的只是有限的對夢的經驗——在夢時具有覺知,或甚至是一些明性體驗的話,即使你沒有接受過傳承也能夠做到。然而,如果你要想將夢經驗作為 你的修道,看看它如何影響你超越你的生命——在死後,並以你的夢修為中陰做準備,那麼你必須得到傳承,否則,你就不能超越也沒有運用不同修持方法的可能 性。(《夢瑜伽及自然光的修習》p. 211

 


資深佛友關於《夢瑜伽與自然光修法》之評論

Sent: Sunday, April 18, 2010 10:42 PM
Subject: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編者導論/科學與夢的現象

寫這篇的人很了不起(按:編者麥克凱茲),能把各家學派的精華和一些侷限用這樣短的篇幅展現出來,也能看出西方雖乏聖人之道但仍有許多聖人之才。從此文也 可看到:西方對於夢及與夢相關的心理學的研究,嚴重受到思維方式和實踐途徑的限制:如果一起步就是二分法(主客二元),那結論永遠是二分和糾結不清的;沒 有認識到心和物有共同的本質,沒有回到本質來看問題,得到的結論自然是管中窺豹、盲人摸象;而實踐的方式更是很難達到或超越第六識和第七識,即使偶爾到達 第八識甚至靈光一閃,也被不及格的理論和認識限制了,而引導不上去了。而這些,恰恰是佛陀的證悟獨到之處,佛法也為現代人的心智成熟和解脫,提供了可行的 康莊大道。

Sent: Sunday, April 18, 2010 10:56 PM
Subject: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編者導論/傳統文化中的夢境工作

非常重要的一點在於:把夢的體驗和覺悟帶入白天,進而日夜無別。很多大師的夢修厲害,是和醒著時的串習相關的。離開逃避的心,任何時候都是夢境、也是現實,生、死、中陰做一個整體來熟悉和鍛煉,那就有十足的把握。

2010/02/28
拜讀了這幾章譯作,真是十分敬佩!相信這會是劃時代的著作,幾百年過後人們仍會從它受益!
一方面敬佩曉蔚的專業和專注,另一方面也發現南師的引導解決了曉蔚以往夢修方面可能存在的瓶頸困惑。
我也曾對第九章兩三處的用字最初感到不習慣,但是仔細思考之後,認為都是精當的。
其實有了南師這些精要,我都覺得仔細體會和探尋每一個夢不是太必要了,要是能增長明性,那一切皆轉。其實上師們的體驗既是豐富的,又是單純的。能夠逐步萬 法歸一,把無數的問題歸結為一個問題,然後解決這一個問題,或者認識到這個問題也並不存在,那所有的問題也就都解決了。本質上的學習、修持和行善,和規矩 上、表相上的學習、修持和行善,是有著很大很大差別的。

Sent: Sunday, April 18, 2010 10:17 PM
Subject: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第十章掌中佛法

對於本章節,在字句上恐怕沒有什麼建議,只是講一下不造作狀態,注解婸′O感知升起的當下覺知;不經修改、非由因果產生的純淨明覺:這個狀態的體 驗和心智的運作習慣相關,當下止住業識之流才能見到,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修出離心、修大悲心、菩提心之法的原因,只有習慣性地生起出離心、大悲心,才不會被 欣、厭的事物帶著跑,或產生負面的情緒;而俗義的菩提心的修行使我們處於痛下決心、徹底止住一切業識之流的狀態,勝義的菩提心的修行使我們認識到業識之流 也是空性的,最正確的起點就是終點。有很多人誤解不造作狀態,有的以為前念已去、後念未生的中間就是,有的以為不論有什麼想法都不干涉它就是;可是如 果是前者,那這個不造作也就有了出、入,成了輪迴法;如是後者,那行者和凡夫也沒多大區別了,能否不受念頭的役使而造業,也成了問題。所以,此處一定要謹 慎對待。如果明白了、把握好了,念頭生起的當下就進入不會造業的狀態,念頭的波浪從明體的大海中來,又回到明體的大海中去。什麼也都在堶惜F。

 


2010/04/20 資深佛友對於原中譯者序的評論

拜讀了。感恩!再次復習了要點。
每位大師引導的路子都有它起作用的關鍵之處。願我們對這些關鍵之處都能早日到位,這樣,師父的高深證量就真的和我們建立起必然的關係了。

「在當代大圓滿經典著作《水晶與光道》(中文版)第 90 頁,仁波切說到:大圓滿採取另一種方式,其原理與密續的不同。噶拉多傑並沒有說:『先教四加行』。他說第一件事是上師應授予直接導入,並且弟子應致力進入本來狀態,由他自己發現此狀態究竟是怎樣的,
以至對它不再有任何懷疑。
然後弟子應努力保持在這個狀態中。
當障礙升起時,行者採用採用某種修法來克服它們。
若行者發現自己缺乏某些能力時,則可以做一些啟發這類能力的修法,
是故我們可以看出大圓滿的原則是依於行者的覺知來決定什麼是需要做的,而非依於一個對每個人都一樣的強制規矩。」

另外,看下一段:

「仁波切說,有的人一輩子都在修五加行,有時沒有修完就已經死了。大圓滿教法不應該先斷言人的根器,應該讓所有對大圓滿教法有真實興趣者有機會得到一位具 格的大圓滿上師的心性直指,在這種直指和反復引導之下,一直無法升起本覺經驗者,則有必要轉而修五加行。而且仁波切的九乘佛法聞思修課程 Santi Maha Sangha 中有大量的前行內容,所以說南開諾布仁波切不重視或否定前行是完全錯誤的。


一直到七、八百年前,加行的傳統才從噶舉派中興起,在此之前的一千多年間,並沒有加行存在。幾百年前的藏傳祖師們採取加行的做法,正是為了適應當時的時代 狀況和弟子根器,這在當時正是一種與時俱進,這是符合佛教教法的根本原則的(佛陀本人在世時也根據僧團情況變化而調整戒律,根據弟子不同時期的狀況而給予 不同教法)。同樣,當今全球總體進入後工業時代,工作、學業、生活的緊張繁忙,已讓大多數人失去了花費大量時間、保質保量地完成加行的可能性。很多人只是 利用閒暇時間湊數量而已,因此有時反而失去了加行的意義。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以大圓滿正行直指心性,並以覺知為紐帶統攝一切座上座下狀態,就成為對許多人 而言修學大圓滿的更加有效和相應的方式。這正是和當初祖師們確立加行傳統一樣的與時俱進!」

上師的開示和其下文的分析很精彩,實際上,也都是一種方便有此分別念的行者的說法。


我們修的是不是加行?要是心安住在大圓滿,那就算形式上是四加行或是吃飯睡覺,那也都是在修大圓滿了。關鍵是:


心到位、見修行時時刻刻高度一致!


傳統上,弟子不能理解的話,只能是能理解到什麼程度,就在這個程度上起修,這樣才有一灌有一灌的見地、四灌有四灌的見地。大海的上師就用大圓滿見講過四加 行,並舉了光修供曼紮、僅讀外語黨章、僅觀咒聲傳到星月之上就證悟了大圓滿,這樣的三個例子;也講過岡波巴大師先用頓悟大手印接引,效果不明顯時再用漸修 大手印四瑜伽來接引,還不明顯就傳本尊生圓二次第,還不能受益才傳四皈依、金剛薩埵百字明等法囑令修持。
還是回到前文:每位大師引導的路子都有它起作用的關鍵之處;願我們對這些關鍵之處都能早日到位,這樣,師父的高深證量就真的和我們建立起必然的關系了。


隨喜贊歎心部和界部的法也得到南師的弘揚!據說曆史上通過界部訣竅成就的祖師,有的令全國人民都虹化一空的,有的僅吹氣就令羊群當下虹化消失的。比較神奇!


 


註: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