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6/09)

 

一、「抽象夢」所摘的「字串」或「字句」必須一字不改地出自夢,而非由夢「作者」自行演繹之「抽象意涵」。或者因夢本身即是沒有特定劇情的抽象,此時夢者抓到一絲潛隱意涵,或所抓到的意涵甚至跟夢表象無關,也稱為抽象夢。這點要多點經驗才能辨認與歸類。

 

二、「視像」指凍結或半凍結的影像,包括文字、數字及圖像,且完全沒有人物情節對話諸如此類。因為此階段接近半醒半夢時,巫士做夢者稱為「守夜」階段,賽斯稱「夢前」,相關資料要請新做夢者參閱「閱讀周記」〈夢前狀態與做夢的第一道關口〉。複雜的文字視像,像是整篇文章者則涉及藏密所形容的「自顯文字」(參閱閱讀札記〈另一類創造性清明夢境;「自顯文字」〉):有時我感覺我已經在讀了,但無法記憶內容;有時滿篇字我可以用力看進去幾個字,也可以記得,但以目前功力多半情況無法翻頁閱讀及背誦,只能看到字體顏色、段落、直式或橫式、有無縮排及項目符號。

 

三、有關做夢的階段分類:

每個做夢者都不相同,但與拉葛達談過後,我發現我們的做夢經驗有相似的地方,我從中歸納出一種可能的步驟分類。

「靜態的守夜」是最初的準備階段,在這階段中,感官開始入睡,但是人還是醒的。

「動態的守夜」是第二階段,在其中,一個人會看到靜態的三度空間影像,某種凍結的事物,例如風景、街道、房屋、一個人、一張臉或任何東西 

「被動的目擊」是第三階段,在其中,做夢不再是觀看被凍結的片段,而是觀察目擊一件事的發生。彷彿視覺與聽覺使做夢成為眼睛與耳朵的事件。

「主動的參與」是第四階段,在其中,一個人被驅使去冒險、去探究,去利用夢中的時間。 

 

Carlos Castaneda, The Eagle's Gift, 《老鷹的贈予》p. 157.

四、目前尚無法體證有共同參與的夢,但是一個努力的目標,有關此點可參閱「閱讀周記」〈未知的實相的可能的我們〉,此下是「可能的」參與夢者的各自解讀:  

Joyce2006/09/26 7:00AM.

Shiao-wei 找了個50多歲的男教授來上夢的課, 她和另一位女人坐在旁邊聽, 大概還有5-6個學生, 我一直在抄筆記, 教授教課一直說話, 有些悶. 我回頭看到Shiao-wei 和她的兒子(小學2-3年級的樣子), 心想終於在夢堿搢鴞悎v了.Shiao-wei上課, 要看大家的作業, 輪到我, 我還沒找到作業, 四處跑來跑去找我做過的東西. Shiao-wei 先去看別人的作業, 旁邊出現個男的, 好像是潛水的朋友, 問我要不要去潛水, 我有點想去玩, 但是要先交作業, 不知何時輪到我.. 

 

Shiao-Wei2006/09/26 6:50AM Abstract dream.

「在所有層級中」。跟昨晚寫靈魂伴侶的資訊有關,我寫了一個報告——都是描述靈魂,其中還有一個是,有一世是一個什麼人,但這點沒有跟 Joyce 說明。

五、報告中夢分類由上而下的順序是有意義的,其相應於意識層級與難度,由高而低依次為出體、清明、視像、抽象、插播與普通夢。抽象、插播與普通夢都屬普通夢等級。「抽象夢」的定義請複習〈特別收錄:有關「人為何作夢」的突破性瞭解〉。 Sean 所列的「抽象」,也許只是「所能回憶起」的普通夢片段,再不然就是「凍結影像」(靜態視像)的升級版「動態視像」。我也有一段影片型的「動態視像」經驗:

2006/07/12 Wed., sunny & raining, indoor 28.9°C

我要優先記錄三個小時前發生的怪現象。我先交代背景:是這樣,我早上九點要到文建會開會,但六點因一個夢醒來後就沒再睡著,所以只睡了四個鐘頭;中午只分食了阿文的辣雞漢堡幾口,下午有點腦能量不足而耳塞,因此我五點半就煮了泡麵加青花菜 (很像我在康乃爾的吃法),吃得渾身冒汗。六點邊放韋瓦第的「夏季」邊在床上躺著,不知聽到第幾遍覺得吵,起身關掉再回床上躺。

2006/07/12 06:45PM. Moving images while awake.

我剛剛睡著了還是沒有睡著?昏沉沉的,後來起身去關音樂回來,就覺得眼簾上好像在放電影一樣。有一個女的 (我覺得她是我),身後一輛公車經過,全是灰階的影像,像是戴著極黑的墨鏡在觀看。有一幕有一個男的,在畫面上的位置及大小跟剛剛那個女的一樣,騎馬往右晃過去。這一幕閃過去後,帶著快速行進的感覺好像進了一個隧道,隨後出現街景變化得好快,像是在馬路上跑。街景依然不斷地在移動,感覺不像現代。我很訝異地看著,甚至有用點力在看,同時間想到這種像瞇著眼睛看的動作會不會讓眼皮露個小縫?影像進行有好一陣子,我完全是清醒的,後來我想測試,便把手放在眼簾上,它因而變得更黑,細節也少一些,持續了好幾秒後才消失。

六、Sean 報告中的 #99 號平衡油「大天使 Tzadkiel」,寓意「新的開始,就像大地重生或初生嬰兒的新生命一般純淨,更與潛意識層面息息相關」,或許此新生的感受能量故才使「每幾天的味道有點不同」。

 

石曉蔚,2006/10/18

 

Sean's Sept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清明夢:0

視像1

抽象夢:2(or 動態視像)

普通夢:5

Total8

Special Findout

1. 9月下旬後,記得普通夢的能力漸漸恢復。
2. 覺得#99平衡油每幾天的味道有點不同。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

日期

夢後現實事件

9/9

乘船欲逃難,M不肯跟我走。大船出海後,我意識到船身似乎故障不動了,擔心會漂流汪洋大海。

 

 

9/10

在一艘遊輪上用餐,小學同學宋 XX 搶了buffet檯上大部分食物,我揍了他一拳。

 10/16

支援法會工作,晚餐是自助式,同事夾了滿滿一大碗菜,滿得很誇張。

9/24

排隊購物,高中同學謝 XX 排在我前面,他回頭對我笑,給我一枚信封。

 10/11

大學同學陳 XX 來電說月底結婚,喜帖已經寄出。

9/30

百貨公司櫥窗內有人販售粉紅色小電鍋,鍋內擺了巧克力口味饅頭。

10/13

喝咖啡時,友人點了巧克力蛋糕一塊兒吃。當天媽給我一個紅色的大同電鍋。

10/1

我是個 gay,美國黑人,與另一名男性黑人相愛至深(情節甚多),戀情並不順利,與他相擁大哭,便醒來。

 

 

 

Abstract Dreams:

2006/09/23 03:40AM. 黑衣男背影。
2006/09/28
01:30AM蝗蟲1隻、蛾兩隻,電梯飛舞。

 
Joyce's August-Sept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0

半清明夢:9  

視像:3 (數字夢:2,只有一串數字或電話號碼 )

抽象夢:3

插播夢:0

普通夢:33

Total:49

Max./day:4 (09/11, 17, 23, 24)

Ave./day:1.3 (Sep)

Special Findout: 摘幾個清明夢與半清夢:

2006/08/21 貓道懼高的夢 (節錄)

發現我在貓道堙A  我懸在那裡, 下不去也上不去, 有點半醒的狀態, 有聲音告訴自己, 在夢婺鶪U去也不會死, 怕什麼? 到底你在怕什麼? 模糊地好像回到現場, 下去了, 不知怎樣下去的。 醒來了, 覺得有點累的感覺

 

2006/09/26 7:00AM.

Shiao-wei 找了個50多歲的男教授來上夢的課, 她和另一位女人坐在旁邊聽, 大概還有5-6個學生, 我一直在抄筆記, 教授教課一直說話, 有些悶。 我回頭看到Shiao-wei 和她的兒子(小學2-3年級的樣子) 心想終於在夢堿搢鴞悎v了.Shiao-wei上課, 要看大家的作業, 輪到我, 我還沒找到作業, 四處跑來跑去找我做過的東西。 Shiao-wei 先去看別人的作業, 旁邊出現個男的, 好像是潛水的朋友, 問我要不要去潛水, 我有點想去玩, 但是要先交作業, 不知何時輪到我……

 

2006/09/28 11:00AM. 小人夢

看到一個小孩很可愛, 大概像是60公分高的娃娃, 我很喜歡, 把他抱來抱去, 有人說他應該會走路了吧, 我想對阿, 他快三歲了, 應該會走路了, 把他放下來, 他剛開始走不穩, 後來跑好快, 我急著追過去抓他, 發現他變小了, 身上有層像是塑膠膜的東西, 呼吸很困難, 我就將膜撕開, 他變的更小, 只有手指大, 跑很快, 我急了,旁邊有一個30x50大小的盒子, 我覺得小人好像掉進去了, 盒埵n像是米, 突然長出了像蘆薈的植物, 底層有好多黑色的小蟲, 像是蟑螂, 我一直大叫說好怪, 怎麼會這樣, 我去捏黑蟲, 又拿個東西戳死他們, 有更大的黑蟲出現, 很噁心。 J 來幫我, 我說用火, 他就點火把黑蟲燒了, 我說可是小人呢? 會不會在裡面, 也被燒了。 她說你幹麻那麼在乎那個小人呢? 可是對我來說, 那是個小孩阿, 怎麼他們一點也不在乎生命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8/18

O 來找我,我想請他吃好吃的,找不到好的餐廳,她看起來很焦躁憂鬱的樣子

09/27

通電話,她的BB走了

08/27

李小姐親戚的喪禮,大家都沒有背傷的氣氛,我幫不上忙,覺得不好意思

09/20

李小姐希望我幫忙推薦到分公司做事,我並不看好,不方便幫忙

09/09

8.30AM 到澎湖的碼頭,民宿老闆來接我,有海嘯,很大的浪,一直沒上船

09/10

到了澎湖大風大浪, 無法去離島及玩水

09/21

阿丁來找我們喝酒,去原住民村落, 原住民在唱歌,唱了很久,歌聲很美

09/27

Shiao-wei 傳給我如天籟的音樂

09/23

要進步向上,就要爬階梯(出現很高的梯子)

07/23

Shiao-wei’s e-mail: 人生境遇就像是一個個階梯,你決定要摔下去還是趁機爬上來,都在於心念與意志

09/26

AM11.00 借廁所, 有一看起來像壞人的男子在外面上廁所, 他將外面的門上鎖, 向我走來, 露出凶狠的眼神, 我大叫救命, 但是外面的電視聲音很大, 我一直大叫, 但是覺得自己有點像在演戲, 那男子只是站在旁邊看著我

09/26

下午陪小J 去醫院檢查, 上廁所看見警語, 注意有人從隔壁伸手拿你的東西, 如有可疑男子出現, 立刻按鈴.....

Abstract Dreams:

2006/09/26 07:00AM. 可是思想源不同」

2006/09/28 08:45AM. 所有的人都要參加, 即使裝滿蟲也要向國旗敬禮」

2006/09/23. 要進步向上, 就要爬階梯」(出現一個很高的梯子)

 

le galant's Sept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6

清明夢:13 (lucid 7, semi-lucid 6) 

視像: 27

抽象夢:26

插播夢:22

普通夢:175

Total:269

Max./day:14 (09/03, 09/17)

Min./day:2 (09/04)

Ave./day:9.0

Special Findout:

 

1. 09/11 開始「早啊晚嗡」冥想——將海底輪的能量透過第三眼投射出去,(我猜測)將四天一次的例行出體節奏拉成七天一次。

2. 「幽默型」無法理解的夢:

2006/09/13 11:00AM Ridiculous dream.

我按了一個按鍵,不小心又是轉到逢甲學 Lee(建築師)那。「不好意思,」我說,我告訴他我這支電話是個奇怪的、像鳳梨剖半的電話,可以像話筒放到耳朵。它可以收聽到其他頻道,那頻道好像在美國,報導連續三次遭到恐怖物質的攻擊。我聽到華人的聲音在喊:「趕快啊,趕快!」他們任何防禦設備或彈藥都沒有辦法減緩這次的攻擊或做有效的抵抗。我跟學長說,「這可能不是這個實相的攻擊而是另外一個實相界的。那你說這一個電話,我也不知道它為什麼到我手上?我每次碰按鍵,它就自動重撥,上次打出去也是一直到你這邊來,我很抱歉。因為 anyway 根本沒有按鍵,頂多是剛開始在用的時候,勉勉強強用刀子切兩個像按鍵的東西,憑意念設定一個叫開、一個叫關這樣。本來有個鈕被我取消,叫『改變外型鈕』。實在是很奇怪的事!」

2. 「神祕型」無法歸類的夢:

2006/09/15 04:45AM Mystic dream.

我們朝對岸飛過去,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岩石山上面有幾個「第幾次」沒寫好,我想把它寫好。我飛過去的時候,有一個聲音說:「為什麼妳不能像是朝一個目標接近,進而由下而上接近、衝向它?」所以我就飛過去到那個地方的底下岩壁上,由下而上掠過。掠過之後,看到那東西好像兩個,上面好像樹枝,有隻獅子還是老虎。掠過後又飛太高,所以我得回頭降落在剛剛獅子還老虎的平頂的石塊上———那已經是最高了。往下俯瞰,中間變成一個中空圓柱體,底下有一隻獅子,位置蠻低的。我好像應該直接跳到牠身上,牠就掛了。但 anyway 我沒跳,只假裝喊了一聲,結果那隻獅子以為有東西砸下來,牠就像是有個重物擊到牠而自己摔倒。

後面要往下跳的時候,聽到一個「到我就怎樣」的聲音,有一些句子,像是過去式的。

3. 「了悟型」概念夢:

2006/09/16 04:10AM Double dream.

主夢的插播是有一本書裡面,還是我在哪裡看一本書,它有橫式的回條——作者寫的,是因為它在書裡面顯得很顯眼,其他的書都寫直式,而它寫橫式,背面就是一個回郵信封的封面大意是說,那女作家她說她特別感謝,她好像因緣際會認識了一個傢伙,那傢伙一直批評她,所以她簡直像被恐怖奴隸般的對待,但是這個反而對她的文章有所精進。她後面寫到,如果不是這個小惡魔的話,她的作家生涯也許三個月就結束了,所以她後面用了一個形容詞:是一個「甜甜的」——現在回憶起來,是一種「甜甜的」感覺吧!(按:我的書《心靈探索周記》橫式編排)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9/01

02:30AM. 有一個設計師到一個座位區位,地上浮起約幾公分的高差。

08/20

 

勘查丸紅公司既有辦公室現況,有一區地坪墊高約八公分。

09/01

05:00AM. 夢到 Ling 回台灣,但行李幾天後才搬回家。

10/05

 

Sean Ling 回台快一個月,在美國寄的包裹才到。

09/06

08:15AM. 一個男的講牛奶,吸人奶。

09/18

丸紅辦公室設計需求表裡列「集乳室」。

09/06

09:30AM. 窗外看出去對面有個空地,有一些人在排隊,穿紅衣服。

09/09

 

倒扁靜坐第一天。

09/07

08:50AM. 放我的錄音筆,是我沙啞的聲音在講葉子,一種維護法。

09/18

 

車進廠,說太多樹葉吸進鼓風爐,造成風扇雜音,說以後不准停樹下。

09/13

10:00AM. 美國連續三次遭到恐怖物質攻擊,是病毒攻擊事件。

09/29

聯合報載:BotNet 殭屍病毒三年前攻擊美國,至今美國仍是受害最深的國家。

09/14

05:20AM. 跟一個人自稱姓汪的傢伙電話講到王靜蓉課上的事情,邊講邊翻箱倒櫃要找王靜蓉上課筆記。

09/19

Journal 寫到被王靜蓉兩次靈氣點化經驗。

09/16

10:00AM. 爸爸和哥哥好像要去烤肉。

10/01

聯合報「板橋慶中秋,千人烤肉」。

09/16

10:00AM. 樓下五樓配置,一位老先生得癌症非常瘦,往廁所走過去。

09/25

爸爸官校同學王伯伯自美國返台住我家,他接受癌症化療變得非常瘦。

09/16

10:30AM. 一個年輕人長得像謝長廷,是他弟弟,給我張名片寫「汪朱乃爾」——某個日本大學,我心想我還「康朱乃爾」咧。

09/28

聯合報有謝系子弟兵的負面新聞。

09/16

01:55PM.一架飛機降落時擦撞到前面一台,撞一撞就爛了。

01:55PM. 我跟爸爸在看飛機失事的這個電影。

10/01

晚餐讀報,聯合報載巴西兩架飛機空中擦撞,大的那台 150 名乘客罹難。餐桌上問空軍老爸飛行實務上是否無法避免相撞。

09/23

04:55AM. 林大為有一個客戶,之前我有服務過,他說他只是純幫忙。後來他弄一個「麵包」交到我手上,我拿也不是放也不是。

10/02

燈光設計師林大為轉介「皓宇」基隆河河域照明顧問案。皓宇樓上聯合公司為宗邁建築師——我的業主。基隆河案看來棘手,照明無從著力,還沒決定是否承接。

09/28

09:45AM. 插播:康乃爾 brochure 介紹著名景點,有頁下面還賣高檔衛浴。我面前出現一個像兒童戲水池在試水的東西。

09/28

收前中原學生祝賀教師節 email,提到他在弘麗進口衛浴擔任業務多年,去年底成立自己的「軟水系統」設備公司。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6/09/01 02:30AM. 潛隱訊息:「秘密發展的」

2006/09/01 06:30AM. 潛隱訊息:「銀翼頭腦

2006/09/02 09:37AM. 「一個人在東廂房,總是全然一致。」

2006/09/02 12:25PM. 潛隱訊息:「這裡唯一的一份禱詞

2006/09/03 04:30AM. 我所取的句子,放在第二個的有太陽下山「太陽」字眼,把它放在文章裡,作為第二次冥想的內容

2006/09/04 03:30AM. 張偉傑的書裡有一個狀態,是人有兩種情況會發生,這兩個情況去交換一個幸福的狀態——由外而內。

2006/09/06 10:30AM. 有一個人說:「你在作夢,自己要懂得設定。」

2006/09/08 03:30AM. 有一個夢跟……,這個夢……像是靈魂的訊息。 我想講,為什麼不直接申請進到「我的圖書館」,那就會看到我也在弄那個(生命之)書。就是每個人都可以創造自己的生命吧,而且有一些決定可以影響

2006/09/08 06:30AM. 有一個夢是說,作夢其實是一種心的功能。我只知道在功能裡面有一樣是,最好的、好的想像……的「開花」嗎。這一個夢裡幾乎都是在把它扭轉成好的想像當中,所以自動就帶來——這是每個人所賦予的權利,所以自動就帶來他所渴望的。

2006/09/10 08:10AM.  潛隱訊息:「明遠敬恭

2006/09/15 05:30AM. 「你就得到一個鄭佩佩式的留言。」

2006/09/16 10:00AM. 「最壞的地方過了,就是好的地方。」

2006/09/20 05:25AM.  「一個人可以像他那樣的純潔無瑕。」

2006/09/21 10:20AM. 「深得,得了景新」(同音字)的一種頭腦開封法。兩個古代的人。

2006/09/23 04:55AM. 潛隱訊息:「我要的是你的佛性。

2006/09/24 09:35AM. PUCTON。

2006/09/25 10:20AM. 「赤板納(同音字)精神就是流亡機制。

2006/09/26 6:50AM. 「在所有層級中」。跟昨晚寫靈魂伴侶的資訊有關,我寫了一個報告——都是描述靈魂,其中還有一個是,有一世是一個什麼人。

2006/09/27 06:20AM. 潛隱訊息:「依所適者相遇。

2006/09/28 06:30AM. 一個靈魂從遠古到現在,重複做的行為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