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第十六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6/10)

「代表人擴大代表

 

《作夢練習本》,書中說到我們夢到的人,其實是個大拼盤,因為夢作者將人際關係中的類似元素全攪和在一起。作者超個人學派心理治療師 Maggie Peters 指出:「夢不會告訴我們已知的事情,只會向我們展示更深層的部分。」Maggie Peters 書中兩大重點:「誰是夢中之我」及「夢中見到的人們」,按其二十年「夢工程」施工經驗,夢中的角色包括自己都屬於投射的範疇。有關「夢中見到的人們」, 她寫道:

「有些角色通常缺乏很清楚的身分,跟我們清醒經驗裡的人們完全沒有交集。另一種常見的形象是綜合式的角色,可能由不只一個我們醒時或夢中生活認識的人物元素所組合而成的。這種人就像我們認識、卻又不盡相同的某人。我們必須觀察這些綜合式角色在行為和態度上與原身分的差異性,就會理解到他們帶來是什麼樣的特質。」(p. 91 

就像我所謂的「代表人」,「他們可能讓你注意到現在生活裡,正好表現出相同模式的某人」,或「他們可能用一種互補的呈現方式,提醒你所渴望從來不曾擁有的事物」(p. 91)。

 

「多重人生劇本」

 

滿紙 J 兄(耶穌)《奇蹟課程》摘要的《告別娑婆》也談「可能實相」,但說成「真的有好幾個存在層次(實相)供你選擇」(405),所以作者才戲稱「多重選擇的人生劇本」:「我若作出不同的決定,某天早上醒來時,自己很可能已經活在不同的層次(實相)裡了。」(p. 406)我喜歡這句「它也已經開始運作了,只是你此刻還無法看到而已。」(p. 388)但喜歡歸喜歡,我們必須小心不掉入「肯定句」的心智概念中。10/29 我的出體前夢對我是而言一個十分重要的體悟:

夢裡想不清楚物質實相發生的「實際」經歷與對方身分,換做在這個物質實相,我也同樣想不清楚夢實相發生的事以及夢中人物的身分,無論在醒時回憶夢或夢中追憶醒時,都免不了扭曲與變形的結果。我們清醒時總說夢是虛幻,身在夢中也認為「現實」也是虛幻,其實一個半斤一個八兩,兩者皆為幻象,都高明不到哪去。

「巫士的危機」;其他層面的經驗

 

《超個人心理治療》作者布蘭特•寇特萊特(Brant Cortright)博士認為「生活的創傷和悲劇常常是內在旅程的動力,在心靈最黑暗、最痛苦的地方,可能會發現救贖之光、安慰的來源、療癒和嶄新的成長」(p. 21),而進入內心世界的技巧(我所應用的)即有夢工作、身體工作(瑜伽)、呼吸工作、禪修靜坐,以及超常意識狀態的工作(如催眠、巫術之旅)(p. 38)。長青(永恆)哲學提到四種存在層面:人間、中介、屬天、永恆。我目前出體所接觸的應是中介層面(the intermediate plane)。

中介層面有時被稱為靈界,是微細能量、微細知覺和微細物理過程與生命的範疇,是超視覺和通靈現象(如超感官知覺、預知未來事件、知道前世事件等)的層面,也是各種無形實體存在的範疇,比如善靈和惡靈、大自然的靈體、鬼魂,以及剛離開人間的靈魂。這個層面包括我們的微細身體(通常稱為星光體〔astral body〕或以太體〔etheric body〕),以及靈氣的知覺、脈輪和微細的能量場。這個層面也是巫術的世界,包括善良崇高或邪惡低劣的範疇,巫士的旅程就是進入這個層面的各種領域。

 

Brant Cortright, Psychotherapy and Spirit, 《超個人心理治療》p. 46.

修印度教的 CF 說起看到百字明咒的意譯是,祈請宇宙間最大的能量加諸己身,此最大能量即包含善靈與惡靈。怪不得我總覺得百字明咒怪怪的,她的說法是,由於召來此宇宙大能,各方諸界眾生都想來雨露均霑,她問我可有「迴向」?自己能量都不夠了哪還要迴向?不過我說我下次會試試。下午新來的同事問我出體會不會回不來,如果回不來是不是就變成植物人?「當然有可能會回不來,不過我們做夢到最後能量不夠必需將身體轉換成能量一起帶走。」

巫士的危機:許多文化和時代的巫士都是起於一次旅程,被人類學家稱為「巫士之病」,這是一種進入超常意識的劇烈過程,當事人進入地底世界,在那裡經過痛苦和折磨,最後被肢解、死亡,然後重生,升到高處。過程中可能會接觸有能力的動物、「同盟」(無機生物),以及惡靈。巫士的危機表示此人被選為巫士,準備開始進一步的學習。(p. 213)

若我們不把作普通夢與巫士做夢的層面仔細區隔(其實唐望也從來沒說它們不一樣,反而說普通人的普通夢防火牆較弱),如同 Brant Cortright 所描述「如果還存在微細、內在的現實界,與我們的外在的形體現實共存,當意識向內在世界覺醒時,自然會有當下的現實經驗到底發生在哪個層面的困惑。靈修者要經過多年的努力訓練才得以找出貫通各種界面經驗的方式。」(p. 216)

 

石曉蔚,2006/11/19


 

另「做夢者班」上網了該網頁也可供做夢者複習之用,省得我像放唱片一樣重複播放。

Joyce 漸入佳境,Sean 持之以恆。視像或話語無論睡否都可摘錄起來列入業績,甚至我認為這比普通夢還有趣一些。

我的 Journal 已不再上網,如有關做夢之內容會併在夢月報中彙整。(如上面所摘)

 

 

 

Sean's Octo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清明夢:1

普通夢:8
Total9

Special Findout

1. 天氣涼了,半夜被尿意中斷的夢,記得較清楚。天亮後自然醒來的夢,印象則較模糊。
2.
搭公車若有座位可坐,則打個盹,凝聚注意力在半睡半醒瞬間的視像,隨手記下。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

日期

夢後現實事件

10/4

與爸媽在樹林中走散,後看到爸坐在一顆大石頭上喝水,他說他沿途用塑膠繩做了記號,沒啥好擔心的。

10/8

爸媽去新竹北埔登山失聯,報警協尋。

10/20

消防隊員以疊羅漢方式站高,勘火場。

 10/26

看到一則網路文章,發表高雄市消防隊新型雲梯車驗收操作畫面。

10/21

在一反覆夢見多年的寺廟內,寺廟後有一座山頭,想攀上去卻始終走不到。

 

 

10/24

我帶女兒搭公車,她長得濃眉大眼,頭髮燙得捲捲的。心想,原來這就是我女兒的長相。

 

 

10/25

某修車廠老闆載我往租車店,車子的電瓶和煞車故障。

 11/1

巷內轉彎不慎,右後車門撞凹變形。

10/26

3D虛擬空間歷險,某位自稱大師者贈予綠珠一枚,珠子在我手中變大,某男曰此乃塑膠製,可養青苔藻類。

11/5

11/9

媽給我某命相館的佛珠一串。

報紙說某命相館詐財,媽在那裡被騙數萬元。

10/28

兩個視角,一個我在駁坎上往下望,一個我在森林小徑上,森林小徑上的我意識到這是夢,動了念頭想切換到駁坎上。切換過去後,視角往下望,穿透茂密樹林,看見小徑上的我,覺得有意思,想再切換一次,又想到這時應當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看手?),因尿急便醒來。

 

 

10/30

租賃有後陽台的小房間,榻榻米床鋪,受困房中出不去。

 

 

10/31

下班乘公車打盹,夢見一長髮女子上車,穿深藍色連身洋裝。

10/31

顛醒後,一類似裝束的女子上車。

 

Joyce's Octo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 1.5-2  (有一個仍不確定)

/清明夢:8

視像:0

抽象夢:3

插播夢:0

普通夢:69

Total82

Max./day5-6 (10/3, 10/17,10/31) 都間隔14, 有趣

Ave./day2.7

Special Findout: 摘錄幾個清明夢及出體夢

2006/10/02 AM 8:45AM Lucid dream.

我往上爬, 站在高一點的地方, 做了一個好像是瑜珈的動作-是一個平衡的動作(想不起來是什麼) 距另一個再地面上的我, 大概兩公尺, 站在地面上的我, 對在上面的我說, 保持一個平衡點, 這樣就很好。 我的視角有兩個, 一個是看著我在上面, 另一個是我維持平衡時看出去的角度。 

 

2006/10/07 11:30AM Lucid dream. (節錄)

我開到一個地方, 要媽先開一下, 我騎腳踏車, 結果媽一開就撞到別的車, 我覺得很抱歉, 應該我來開。 我騎著腳踏車時, 想到剛才的車禍很想罵三字經, 但是腦中想如果我在夢中罵了三字經, 我紀錄的夢的時候也應該紀錄下去, 那看我夢報告的人(Shiao-Wei 的樣子有出現)會不會覺得我不太雅觀?

 

2006/10/07 Dreaming.

我覺得以上的清明夢很重要, 怕忘記了, 要趕快記下來, 就坐在床旁邊的小凳上, 在小桌上記, 意識十分清醒, 覺得自己是醒來的, 我開始寫2006/10/07 夢到…… 眼睛好像被點了眼藥水, 周圍一圈霧霧白白的, 但是看字看得很清楚, 又寫了一會, 想站起來一下, 站不起來, 還坐在那裡, 發現這是夢, 告訴自己原來我還在作夢, 所以我在床上睡覺, 坐在小凳上的我看了床上的我一眼, 意識也重疊了一下, 然後我很開心的跟自己說哇, 我做了一個出體夢ㄟ。 腦中想因為我有兩個意識……對了, 做出體夢要看手, 我趕快看自己的左手, 我的手很白很美, 好像一個發光體, 這時腦海想順序好像不太對。 不過既然做了出體夢, 就不要醒來, 繼續作夢吧, 我就起身了, 這時的我就進入床上的我醒來了。

 

2006/10/17 10:37AM Dreaming.

我房間的天花板開了一個口, 約一公尺正方大小, 我的視角由床上往上升, 穿越那個口看到遠方有一戴白帽的女子像這個方向走來, 背景是一片空無, 白白的, 她從遠處走來, 地好像也是白白的, 但是她也是穿白色衣服, 可能是不頭的白吧,她靠近了, 我的視角又縮回床上, 看到那女子探頭進來笑笑又不見了, 我再往上探頭, 看見一男子往下看, (是那女子要他過來看) 幾乎是同時, 他探頭下來, 我縮回床上怕他看到我。 但是他們好像都沒看到我, 他又不見了, 但我聽到他們隱約在談話, 視角又上去看, 二人又向我走來, 我想我的房間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開口, 突然天花板就變回原來的天花板, 我的視角是由床上看上去, 我笑了, 心媟Q: 原來如此。(好像在當時明白了這是夢, 所以可以自由變化的道理) 天板又出現開口, 感覺這次是在自己的操控下, 然後我的身體爬向出口(之前都是視角改變, 我並沒有感到身體的移動) 爬出來後, 自己是站在很大很大的(像一個房子的大小)灰色石頭或水泥塊上, 旁邊也有幾塊, 分別站著1個或2個人, 感覺整個空間除了這幾個大石頭, 就只有幾個人站在上面。 聽到 A 我就醒來了。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0/01

L 留下幾個東西給我, 火柴盒和幾個像玩具的小家具

10/

L 送我 Disney 的鐵盒糖果

08/31

爸的鑰匙夢

10/05

IKEA 2 支鑰匙失而復得記

10/06

PM12.30看到我的黑貓在地上, K向他潑水, 我說貓不喜歡碰水, 可是貓開始在地上滾來滾去, 好像很舒服, K就潑更多的水幾乎可以將他淹了一半, 他很開心翻來翻去,

10/14

看到院子有一隻野貓, 我開口問他在這幹嘛, 他居然走過來跟我磨蹭, 我就蹲下來跟他玩, 突然聽到旁邊地上排水洞….’ 冒出很多肥皂水, 幾乎淹到我們的腳邊.

 

10/7

11.30AM 夢到 X 要結婚了, 我去德國證實這個消息, 他還沒回到德國, 他好像還不是很確定

 

10.08 收到 T e-mail K&R 終於結婚了,  X  和他老公 H Sauna, 我知道  X  有去參加婚禮而不是 M 要結婚

 

10/8

9.00 AM 顏色的夢, 和某人看著許多顏色討論著….(可惜忘了細節)

 

10/13

朋友帶我去他朋友的店, 他朋友給我們看很多小小的彩色金字塔, 有能量磁場之類的,可以看出每個人適合哪種顏色, 分析個性, 還有讓身體健康. 我是天空藍色. 之前不知道有這種東西.

10/11

9.00AM 我們要修補 XX (現在公司名)的菜? 我們一直在修補, 要找不同的東西來修補.

10/26

老闆發現公司招牌掉字, 要我們修補.

 

10/17

10.37AM 有個摔角擂台, 在深夜堸{閃發光, 有人在擂台上比劃, 四周坐了約10個有艷麗的女子, 看起來下大哥的男子, 服裝都是黑色的,

10/18

看巴伐利亞舞團舞蹈, 節目單上面跳探戈服裝有點像摔角場的妖艷女子

10/20

8.30AM 我跟 X GF 在聊天, 她長得好像跟現實不太一樣突然想到他是M的女友, 覺得有點氣自己幹麻跟她說話, 而且她長得又不像

11/1

L 跟我說他遇到  X  及他女友的事

 

10/21

AM10.00夢見大學同學 R

10/21

被同學R的電話吵醒, 問晚上有沒有空聚聚, 他一年不會打一通電話給我. 這是今年的第一通. 但我晚上有事, 沒空見他.

10/30

7.30AM 做瑜珈時間, 我不想做, 好像很多人都不能做, 躲到廁所去, 我一直咳嗽, 咳到吐血, 吐到地上, 瑜珈老師不太理我, 只是一直講解怎麼怎麼做. Shiao-Wei 和他小孩都在旁邊, 公司變得很大.

 

10/30

中午胃很不舒服, 本來不想做瑜珈, 瑜珈老師很關心我, 但堅持要我做, 做完後很舒服.

Abstract Dreams:

2006/10/1.  我說玩具就代表文化, 這些都是

2006/10/03 08.45AM.  有旁白夢與現實是一體兩面夢和現實是合而為一, 把夢抽空了,就剩下現, 把現實抽空, 就剩下夢 (接下來的畫面是一個圓圈中, 有些點點, 被擦掉還有些別的點.)

2006/10/11 09.00AM.  我們要修補 XX (現在公司名) 的菜? 我們一直在修補, 要找不同的東西來修補.

 

石曉蔚:十月普通夢的部分你自己加了解夢的評論 (另附報告),只要你認為那對你是有效的詮釋,就姑且算是吧。你的清明夢算是增多了,下一步要利用此時機「出體」也就是投射。我跟賽斯所認定的靈體投射必須要將自己投出夢外,進到其他的夢或其他地點。

清明夢轉為出體

「在清明夢中,雖然我們可以思考,但頭腦卻非百分百清晰。我們隨時會被夢中境物所迷,而又墜回普通夢境之中。當我們能在夢中控制自己的行動和思考之後,我們可以在心中命令自己:『我不要幻覺!』並離開該夢,如果成功的話,我們便可以由清明夢跳進出體狀態了。」

還有一種初期出體情況,但我比對了一下你的記錄,不盡相同,你參考就好:

聽到古怪聲響透過眼瞼視物 

「當你一意識到自己漸有睡意,你就是處在似睡非睡的階段。你的魂體仍在你的身體裡,但是你絕對不是處在正常的意識狀態中。 你可能產生奇怪亢奮的感覺,並且聽到古怪的聲響。你會許可以透過眼瞼視物。現在,你只消放鬆,就可以出體了。」《簡易靈魂出體法》,pp. 119-120.

由於我個人是二、三次長時間清明夢以後就都是出體了,每月清明夢也不算多,所以等你能真正出體,我才能給予你較多的指導。

 

le galant's Sept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7

清明夢:10 (semi-lucid 8) 

視像: 13

抽象夢:22

插播夢:28

普通夢:203

Total:286

Max./day:23 (10/07)

Min./day:3 (10/16)

Ave./day:8.9

Special Findout:

 

1. 10/29 的出體前夢,在普通夢意識層級:「我想起一個「『我學生』,但我搞不清楚這段經歷到底是在現實還是只在夢裡發生?這段記憶不太確定,我想可能真的只是在夢裡而已。」夢裡想不清楚物質實相發生的「實際」經歷與對方身分,換做在這個物質實相,我也同樣想不清楚夢實相發生的事以及夢中人的身分,無論在醒時回憶夢或夢中追憶醒時,都免不了扭曲與變形的結果。我們清醒時總說夢是虛幻,身在夢中也認為「現實」也是虛幻,其實一個半斤一個八兩,兩者皆為幻象,都高明不到哪去。

 

2. 相較於 Secondary dreams,主要夢 Primary dreams 我將之定義於處理人生重大事件,其中不涉情緒性反應及行動,相對而言多屬客觀與中性描述。如此說來抽象夢中有不少都是主要夢。

2006/10/01 04:20AM Primary dream.

像是一種卡通動畫,好多人。我是一個好奇怪的笨蛋——不知道是什麼動物,我看著我妹妹掉下來的花生,就啃著吃,他們都露出很厭惡的表情。我吃上癮了,就決定作我自己。我覺得吃的感覺很好,像是一個芭樂裡面放花生米,事實上我沒吃他們的份,我是吃掉出來的、掉在地上的。最後還是決定作我自己,有個 60 天的一個概念。

 

2006/10/04 04:15AM Primary dream.

在一個很長的夢,不記得了。一小片段在台中家大紅門的前面往北移動,我在跳一個舞,我似乎 care 對面樓上房子的什麼嗎?為什麼我跳著跳著變躺著飛,在感覺上是跳到前一種狀態,不是這個生命、這個 life,是上一個 life,隱約是這樣吧。

 

2006/10/04 09:50AM Primary dream.

我跟人討論作夢。一個傢伙我好像幫他跟另外一個人說,相信他說的都是真的,他好像就是我——作夢者。他提出的資料都是他以前——我以前——作過夢的資料,所以基本上我懷疑我怎麼老是有同樣的做作夢經歷

【重錄】一個人在整理他的夢,交給旁邊一個人,那個人不相信,我便幫他說話:「你必須相信他所有的夢都是真的。」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0/01

11:40AM. D 要拿去回收,我說那是廠商送來的建材。

08/20

 

D 來找建材矽酸鈣板,我說可能回收了,可以請廠商再送。

10/03

09:30AM. 業主等我的圖說要找人估價,我說我們設計服務也有含估價。

10/04

 

丸紅公司電話要求提供施工經費概算。

10/03

10:45AM. 媽媽拿四張紙去影印。

10/11

配合紅衫軍訴求,媽媽要我填四張罷免綠委表格。

10/06

08:20AM. 看到一頁有「1-1-1」這種東西,縮排。

10/25

 

建築師寄來台北體育場競圖報告書格式,要我寫照明設計部分,頁首即 1-11-1-1

10/11

09:40AM. 我靠在一輛車上,我以為那輛車是我爸的,但有人把車開走。

10/19

 

雷諾來把我車開走,辦理續保並出險與定期保養,我開爸車上班三天。

10/15

04:10AM. 我看到雜誌後面有幾頁 ILR 的作品,想上樓去訂那個雜誌。

10/23

為基隆河域照明案,開始翻閱 International Lighting Review 雜誌;11/10 Edward 找不到掃瞄好的一本,說要幫我訂。

10/15

08:50AM. 我跟 C 去看音樂表演是贈票。入座後被人趕,我說這全是贈票哪有位置。前面是鋼琴曲,後來是國內的鋼琴家在介紹介紹幾首鋼琴曲的彈法,彈一彈就起來,我想哪有人這樣,至少把一首彈完。

11/01

收到 Sean 音樂會贈票 email11/11 晚國父紀念館音樂會,票自由入座沒劃位。是有李斯特及蕭邦暗戀曲的混合編曲八手聯彈。限於十點一定得結束之規定,最後一首曲只奏到一半,安可曲也只唱一半。

10/15

09:50AM. 廠商交給我旁邊的組員一塊很小的 sample,我說:給我大的好不好。

10/24

薄片石材廠商給我一片淺黃色超小的透光sample,我嫌小,說改天拿大的來。

10/19

03:55AM. 夢到 J,好像有一個男的被抓還是犯罪。

11/10

J 來辦公室會面。說到大陸公司一名員工被關進監獄,涉及發票罪。

10/19

09:30AM. N 跑到我家,我跟他講丸紅競圖的結果:日本人不喜歡我的設計。

10/19

醒來 致電告知 N 丸紅競圖失利,因為日本人社長比較喜歡另一家的設計。

10/20

10:45AM. 我在夢裡,先收到 LW 給我的照片。

11/03

收到 LW 寄來的 Kate Crossan / Danny Boy 音樂CD

10/26

06:30AM. 我拉著業主吳萍的臉頰說:「拜託,照我以前,哪會讓妳欠錢欠這麼久。」

11/03

八大雜誌董事長吳萍積欠工程尾款半年,Edward 說近日她先匯一半。

10/27

06:30AM. 我改寫 Like an Angel Passing through My Room,老師說很棒,改得很好、很好聽,就打很高分數。

10/31

兒子的英文作業要改寫 fairy tale,他改寫 Wishing Moon,老師說他寫得很好,打很高分數。

10/28

09:45AM. 插播:其實他應徵五次。

11/03

我問新來的成員,決定來光理之前應徵幾家,他說五家。

10/28

10:25AM. 一個女的像潘迎紫,這麼老了還演「一代女皇武則天」,從年輕演到老。

10/29

聯合報說劉曉慶重拍武則天。

10/28

12:10PM. 去德惠街 7-11。老闆娘穿便服,但沒跟我打招呼,我想可能我很久沒來了,她心裡不舒服。

11/06

在德惠街餐廳吃飯,穿便服的 7-11 老闆娘看到我並說她老公坐在另一桌,我上前致意,7-11 老闆說本來我生日那天教會員工要跟我說生日快樂,結果我沒來。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6/10/03 06:50AM. 我在講將起床之前的記憶融合在起床流程鬧鐘設定當中,也就是延續夢以及現實生活,變成完全連貫而沒有中斷。

2006/10/05 05:30AM. 「在所有的地方」

2006/10/06 05:40AM. 我沒辦法用那樣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如果存在已經存在,我無法用不存在的東西來證明存在。只能用這樣的方式來證明,用有限的來說明無限的是很荒謬的事。

2006/10/07 04:15PM. 我寫了一個東西,感覺上是突出於其他的,而且好像有一整個章節要用到暱稱,要用到非常親密的稱呼。

2006/10/10 08:35AM. 「至聖團

2006/10/11 04:50AM. 兩種語言,我在那講是沒辦法達到其中一種,沒辦法這樣直接翻譯、代換過去,那沒有達到它原來的意思。

2006/10/11 05:10AM. 我在那裡申明,回到最基準的原始條件,將沒辦法翻譯成那樣就對了。沒辦法一個蘿蔔一個坑回到翻譯出原來的意涵,但是建議回到某一點上,即最原始表達的意思。

2006/10/13 05:30AM. 我在寫文章,寫的是我跟某人交換什麼在活,有一個交換、shift 的動作 。

2006/09/08 06:55AM. 把一種情況全部都列到前面才進行一個夢,所以夢境進行到哪裡,它的情況,前面都已經列了

2006/10/20 06:30AM. 我讓他自承在六工作」,就是假裝承認他在比較高的認定層級。

2006/10/22 04:30AM.  我隱約看到有一個回覆的什麼東西,是被自動成為一個選項,就是它可能是由另外一個選項,另搭一個橋樑、一個媒體,然後就連接上了。補述:我收到了一個自動回覆,它變成一個總結——我所有信件的總結,是對方採取的一個行動,是全部含攝的。所以後來出現四個字叫「瑞氣千條」,像是一種大放光明的狀態,最後 final 的狀態。

2006/10/23 06:10AM. 「以我靈修十年……」

2006/10/25 09:00AM. 「去平添一件……的光采。」

2006/10/25 10:35AM.  「深情款款」

2006/10/31 04:10AM. 我剪輯一些字句,另外一個人,不是人,我也不知道是誰。我剛好剪輯的這些是 keywords,所以那些 keywords 事實上是可以引發另外新的狀況。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