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第十七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6/11)「零點場」理論

夢裡就跟醒時一樣互動

 

療癒場:探索意識和宇宙的共振能量場》,初看「療癒」二字以為又在講能量治療,買回來才看到英文書名 The Filed: The Quest for the Secret Force of the Universe說的是能量海或隱含秩序層 序言裡有一句:「我們並不是種化學反應,而是種能量蘊藏。人類和一切生物,全都是一股能量場裡面的能量組合,而且和世界上的其他東西全都彼此相連。這種脈動能量場,就是我們的本質和意識的核心動力機,我們整個存在型式的組成要素。」(p. 16)這裡先不談「能量海」(其實唐望稱「黑暗意識海洋」,此書使用能量場容易跟「一個人的能量場」也就是氣場混淆),近親「夢場域」,照珍•羅伯茲所說也就是「所有夢事件都在其中發生的次元」(《夢與意識投射》p. 194),賽斯主張「我們在夢裡就跟在醒時一樣互動,我們也形成群體的夢事件」(p. 195)。

 

正當我將清醒時的意念帶入「夢場域」,我的意識向夢中開放,此意識核心「動力機」發出訊號於是有了夢中人。歐林說:「一旦你心電感應地將頻率對準你與之相繫的人,你就開始把他的能量拉近。你或無法認出一些特別的事件,但你確實可以信賴潛在的感覺。」(《個人覺醒的力量》pp.179, 181 )寫《簡易靈魂出體法》的 Rich Stark 也表示「不論你在出體時遇見何人──你的朋友、逝去的熟人,或陌生人,你要了解,實際狀況並非像表面所看來的一般。」所以我們只能信賴自己的感覺,相信自己夢行為之正當。

 

沒有形體的量體

 

沒有形體的量體,這種情況在我的清明夢以上層級已經屢見不鮮。沒有形體但有觸感,你會問這到底是想像的投射還是靈體的在場?《療癒場:探索意識和宇宙的共振能量場》所描述的「零點場」,就是「萬物中介空間裡面的微觀振動汪洋。宇宙的最底層基礎就是一片能量翻騰大海,是個龐大的量子海。倘若這是事實,那麼萬事萬物全部相互牽連,就像無形的網絡。」(p. 21)今天才看到的有一段或可說明知覺與視覺的不同層級:「知覺是產生自遠比物質更根本的層級——量子粒子的最基礎底層。我們看不到物體本身,只見得到它們的量子資訊,接著才由此建構出我們的世界影像。要感知世界,就必須先調校對準零點場。」(p. 136

 

若按唐望所說,「如果聚合點沒有固定下來,我們便不可能有協調的知覺,而會經驗到如萬花筒般不連貫的影像。」(《做夢的藝術》p. 96)換句話說,協調的知覺除了意味影像的定型外,還有知覺與視覺的同步性——或至少視覺隨即跟在知覺後面出現。如同我上回出體的描述,「我想來看一下我自己。先看我的手,視覺有稍微遲滯,剛開始帶有兩邊的侷限,好像是適應視覺的這種——突然視覺長出來,還是突然身體長出來?總之有一個時間差。」(2006/11/23 Dreaming

既然人體時時都與變幻無常的量子起伏場交換資訊,這暗指人類的求知和溝通能力遠比我們目前所了解的更為深奧、浩瀚,這也模糊了我們的個體分際。倘若萃取生命所得精髓,就是一群時時與場互動,並發送、接受量子資訊的帶電粒子,那麼我們的邊際是在哪裡?身外世界又是從哪裡開始?意識寄身何處——是包納在我們的身體內部,或者是在外界的宇宙能量場中?(p. 142

2006/11/23 Dreaming 「我沒有感覺到我有身體,所以沒辦法合十及腳心相對,我感覺這次出體是一種純意識的投射。」電影《靈異第六感》(The Sixth Sense),已死亡多時的兒童心理醫師的布魯斯威利,直到最後才察覺自己是不具肉身的靈體。在多數出體情況,我也沒能查證我是具有外型的,甚至有可能我同樣也是「沒有形體的量體」,只不過暫時無法視覺詮釋轉碼,所以也就不必追究了。

 

推定意向

 

「推定意向」(inferred intention)在《療癒場》內指證的實驗,是利用剛孵化的小雞,把眼前的機器「銘印」成母親,而小雞的確影響任意漫遊的機器移向小雞的次數;而幼兔則影響裝了討厭的燈的機器遠離(p. 167)。機器都能因應意識而互動反應,何況是人。實驗接著以兩人配對去影響機器,證明「戀愛中伴侶所組成的『親密』配對,所產生的效應最為強大,幾乎達到個別操作員成績的六倍」(p. 168)。

倘若這種效應會受到兩位參與者意識之間的某種共振影響,這就可以合理解釋,為什麼心意相通的人士,好比手足、雙生子或戀愛伴侶所產生的效應最為強大。親密關係可以滋生相干性(相互關聯),兩道波共相便能放大訊號,或許是由於親密配對的共振特別強烈。(p. 168)

 

意向(意願)發自無意識心靈深處,這也就是產生效應的起因。看來無意識心靈能夠和次有形的物理世界交流,也就是與萬有可能的量子世界溝通。接著,這種未成形心靈與物質世界之緊密結合,便自行組合,在在外顯世界裡構成某種有形現象。

若把零點場還有量子生物學都一併納入,那麼這個模型就完全合理。無意識心靈(思維和知覺意願之前的世界)和物質的之「無意識」(也就是零點場),雙雙棲身於萬有可能的機率狀態。或許就只有一種世界——宇宙能量場,以及物質自我進行相干組織的能力。我們有能力讓我們的相干性延展到周圍環境。只要簡單的許願,就可以創造秩序。(pp. 171-173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越人歌——先秦作品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今譯:
今天是什麼樣的日子啊!我駕著小舟在江中游。今天是什麼樣的日子啊!我竟然能與王子同舟。 王子喜歡我啊(令我害羞)!我什麼也不顧了。我心如鹿撞啊,居然看到了王子!山上有樹木,而樹有枝(知)啊,(可是)我的心這麼喜歡王子,王子卻不知。

《療癒場》(譯名真的很遜,全書提到治療或療癒不超過五頁)中有個「凝視與被凝視」的實驗:受試者於房間,掌上貼上電極記錄,然後由機率決定凝視者透過監視器執行動作。這項實驗發現,「被凝視的人在凝視時段所表現的皮膚電活動,都明顯高於機率預期值——儘管他們在在意識上並沒有察覺。根據這批研究,人類有辦法和遠處的注視眼光交流並作出反應,就算本身沒有覺知也無妨。這種知覺只發生於潛意深層。」(p. 182)這稱作遠距影響,「影響效應取決於這對施加影響者的重要程度,也就是施加影響者認為受影響的與自己的關連程度有多高」(p. 185)。這意思是說,假如我是凝視者或治療者,你是被凝視者或被治療者,遠距影響或遠距治療效應程度,跟我自認為與你的關係深淺成正比。送兒子去某處,當在巷子緩緩駛離時,我透過後照鏡瞧他上樓了沒,他竟然對著我車子遠遠地揮手——「凝視與被凝視的遠距感知」又一起案例。

 

醒者的見解和行為必須與夢者相合

 

講起來我似乎很少用夢來工作自己,以致於夢的意義某種程度流失了。或者我並不像我所以為的那麼信任我的夢。《奇蹟課程》說:「小我與你一樣,按自己的需要而任意曲解。因此你必須先答覆『你究竟想要什麼?』這個問題。你每分每秒都在回答這個問題,每一刻的決定都是一個影響深遠的判斷。它的影響會自動延續下去,直到這決定開始改變為止。可是,別忘了,那幾種可能性本身是不可改變的。」(p. 77)我在這句「可能性本身是不可改變」上停留了一會兒,也許可以比擬成跳棋,每一個位置的選擇都塑造出某種可能性,每一刻的決定都影響深遠。為什麼我的願望的那種可能性常常無法成真,J Jesus這麼解釋:

你不論你投射或推恩什麼,對你都成了真的。這是心靈運作的不二原則,不論在世間或天國都是如此。只是在此世中,內涵有所不同罷了,因為它所掌管的意念與天國的聖念迥然相異。任何法則若要維繫秩序,必須順應環境。心靈在世間的運作法則的特色是:你一服膺它們(我敢向你保證,你不得不如此),你便會得到恰恰相反的結果。因為這些法則為了順應世間的環境而調整過了;而在世間,由於你可能答覆兩種完全矛盾的聲音,因此十分可能形成完全相反的後果。

原先通行於天國內的法則,一到天國之外,就被調整為「你投射什麼,就會相信什麼」。這是它傳授的模式,這個學習模式就是,你在他人身上投射什麼,就會相信他們就是這樣,因而學到自己也是這樣的。在天國中,信念既不存在,上主及其兒女在實存的肯定下,深知你推恩什麼,你就成了什麼。那種形式的法則就是創造的法則,無須任何調整。(p. 104

一個大陸寄給我的文章(晉美彭措法王)〈醒與夢的辯證〉中,夢者與醒者在辯論孰真孰假,審判員出來裁決:「夢者比較愚笨,但他是一個公平正直的人,醒者表面上雖然顯得聰明伶俐,實際上真正愚昧無知的人就是你。你的看法有誤的原因也在於此。以真假這方面來說,你們兩個都沒有任何理由能說是實有,我命令從今以後醒者一定要跟著夢,你的見解和行為都必須要與他相合。」審判員繼續說:「因為你們以前存在矛盾,而這已經成了三界輪迴痛苦的根本。如果你們能相互團結和合,那就成了三世諸佛。」

 

石曉蔚,2006/12/16

 
 

Sean's Nov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清明夢:0

普通夢:8
Total8

Special Findout

1. 久違的入睡前躁熱感又來了,大約一週 23 次,熱醒後偶有視像殘留的印象,太睏了沒記。
2.
L 敘述普通夢,與她有部分雷同的夢境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

日期

夢後現實事件

11/4

拿一疊書稿敲某人的頭,連珠砲罵他豬頭!到底聽不聽得懂人話?

忘了

Shiao-Wei 電話中敘述校稿中的問題,腦中真想這麼做。

11/19

坐在一張斑駁紅漆木頭桌子前,抽屜鎖孔鏽蝕了,低頭看著。

 

那是我媽的嫁妝,三十多年的老桌子,我小時候的書桌。

11/25

1.     調和麵團成一坨糊狀物,觸感滑滑的,拿在手上端詳許久。

2.     黑瓦的日式木造平房,木頭窗櫺,外頭有一片綠油油草地。與M種下一棵大樹。

3.    三人圍坐一張檯子,比手劃腳的默劇,我很累想睡覺,手腳痠痛沒力氣。

12/6

1.     做牛奶饅頭。

2.     大湖生物防治場的建築與基地配置,與夢中甚為相似。

3.    Shiao-Wei 家聚會,出差外拍回來,精神差。

11/28

1.     飛到樹端,林間布滿高壓電線,手上一串東西掉下去,爆出火花,電線燒起來。

2.     弟開車肇事。

3.    微胖黑衣男子背影,叫住他。

12/10

1.  新買的烤箱冒白煙。

3.  M巧遇某音樂製作人,他穿黑色帽T

 

Joyce's Nov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 2  (疑似)

清明夢:15

視像:0

抽象夢:3

原始夢: 0

插播夢:0

普通夢:51

Total71

Max/day5-6 (11/2, 11/13, 11/23, 11/30)

Ave/day2.8 (扣除 5 11/1, 3, 7, 18, 26 沒記)

Special Findout:

 

1.  天氣以及出差干擾我的能量,左邊頭皮睡醒發麻持續將近一個月,有很多無聊的普通夢,甚至焦躁的「撥不出的電話夢」也出現了,承認有 2-3 個夢因為覺得太無聊而很快忘記了

2.   2 個不確定出體夢,沒有出體的過程,但第二階段很像出體夢

3.  雖然清明夢增加,但大多是半清明夢,只是在比較人事物與現實的不同,感覺是能量較弱無法再進一步達到清明階段

4.  普通夢中鑰匙夢 3 ——人家拿鑰匙給我,或我要別人帶鑰匙給我

5.  普通夢中惡魔附身或中邪的夢有 3 個,我都是旁觀者,但是有極大的恐懼和擔憂

6.  用錄音筆的效果還不錯,但是細節記得沒有以前清楚,仍然無法做夢中斷起來

7.  這周開始用音樂當鬧鐘試效果

 

摘錄清明夢及出體夢

2006/11/20 11:00 AM Lucid Dream.(疑似出體)

Ann 去剪接,突然看到時間,已經凌晨 4:00 多了,我說很晚了,回去吧,好累了。 回去時到一個橋前面,我一轉身,看到我自己,非常清楚,我綁著兩個辮子對我笑,我有點不知所措,我說: 是你,是你, 我看到我自己了, 所以這就是段夢, 暫時不要讓它消失。 我問我: 你剛才有出體的感覺嗎? 我想那我剛才有沒有出體,沒有出來的感覺,我想不是對面這個我出體,就是我出體,我突然想如果我過去抱我,是不是就回到我了 我就抱著對面的我, 突然覺得別人抱我就是這種感覺, 可是我又是抱著另一個人,我摸著我的手臂,很真實。慢慢散掉了。

 

2006/11/09 08:30/ 09:00/11:00 AM Lucid Dream.(疑似出體)

M 和我在一起,我們去看一個房子,我們本來是走在一起,我覺得自己抽離開來,好像後退了一步,變成旁觀者,看著一個外國女子(很高,黑色及肩頭髮)挽著他的背影走向一個房子。我還仔細看了那個女子的高度。我在房子外面看環境,前面世很美的樹林,房子在一個山坡上。后面看下去有很多房子,還有一各項是學校還是軍營(現實中,從我隔壁的親戚家看保一總隊俯瞰的角度)我覺得這附近很吵,如果在這裡住,不管房子多好,周遭的環境還是有影響的。

 

2006/11/14 10:00/10:30 AM Lucid Dream.

有老師測量跑 100 米,一堆人一起跑,老師只有一個碼表,跑完後,我不知他怎麼測的,我是56 同事是36秒,我不相信,我記得我的100米是跑145(現實中曾經跑過 14.9 ) 所以我堅持要重跑,老師就把我原來的成績註銷了,說等你下次有空再來測。

 

 2006/11/25 08:15/09:00AM Lucid Dream.

我在一個房間的床上醒來,不是我現實中的房間,我看了一下房子內部,有點暗,像是30多年以前的舊公寓,好像比一樓高一點,有 2-3 個房間,我走來走去的看,想起剛搬進來, 我的東西都還沒有到。覺得很舊很空,可是蠻舒服的。聽到外面有兩個女人的聲音,像是 2 50 多歲的外省女人,聽他們說話,覺得她們是房東。說到鑰匙什麼的,我心想我怎麼搬進來沒跟人家說一聲,她們進來了。好像問我是不是一個人住? 我轉頭看到周佩(以前同事) 想到我是跟她一起住,我就叫她,她正在搬電腦,我要她去跟房東打招呼,心想:她比較可愛,她們會比較喜歡她,好像要她去應付的樣子…… 我自己在那個空間待了很久。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1/02

7:30AM 有個座談會, 有很多人來。

LA 跟我說,全部都要拍噢,好像他們找我來,就是來拍的,可是現在才告訴我……

11/26

他們來台灣玩,說了拍紀錄片的事,說找來的導演跟我很像

11/05

11:00AM () 我先進電影院,坐在第一排,發現螢幕上有許多小螢幕,像是電腦那樣,每個小螢幕都在播預告片,L 進來看到,就開口跟我解說,我不太高興,我就很大聲說噓。

12/01

我跟 L 很認真的說明我看電影有我的原則

11/06

我看兩隻魚, 好像是彈塗魚,死了, 我拿起來看……

12/02

看到姊做的微形實物,做的好多看起來像是真的死魚

 

11/08

08:30 AM 回家我去摸貓,發現貓身上有螞蟻,開始抓螞蟻,幫貓洗澡,罵小 J 沒照顧好貓

 

12/02

回家發現貓的餅乾盆堻ㄛO螞蟻,我就開始罵,完全忘記之前作了這個螞蟻夢,媽和小J 都說沒關係,螞蟻有蛋白質,很營養,貓才不怕,我說那我在你們碗堜鬵藏あn不好?我還是把螞蟻清一清,但第二天又有了,可是貓看起來挺不錯的

11/19

09:45 AM 夢到 14 年前一起拍片的同事,電影頒獎

11/19

1/19中午學長結婚,遇到以前學長,只有一個還在拍片,聊起我以前拍片的事,和提起我姊姊現在作電影美術設計的事。

11/29

9:00 AM 夢見在民國初年,我將一直威脅騷擾我的男子除掉……

12/01

9:30PM 電影「玩美女人」的情節

 

10/17

10:37AM 有個摔角擂台, 在深夜堸{閃發光, 有人在擂台上比劃, 四周坐了約10 個艷麗的女子, 看起來像大哥的男子, 服裝都是黑色的,

10/18

看巴伐利亞舞團舞蹈, 節目單上面跳探戈服裝有點像摔角場的妖艷女子

Abstract Dreams:

2006/11/28 06:00AM 「大者恆大」

2006/11/28 06:50AM 我們要重新整修一個很大的結構,要做一個很大的櫃子,就像一個房那麼大。

2006/11/15 10:30 AM 有個小孩在旁邊做作業, 本來他坐在地上說要夢 22 次,我說 22 不一定是 22 次,也許是兩隻大天鵝,也有可能是畫面。  

le galant's Nov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8 (半夜自發性出體 1)

清明夢:8 (semi-lucid 5) 

視像: 6

抽象夢:20

插播夢:12

普通夢:182

Total:237

Max./day:16 (11/12)

Min./day:1 (11/23)

Ave./day:7.9

Special Findout:

 

1. 同時性遙察。

2006/11/27 Journal. 早上 9:10AM 有一個夢,「Edward 穿一件蠻舊的白色 T-shit,突然身上爬一個什麼蟲,那時我正在打電話,他身上爬的好像是一隻蟑螂,他在那裡尖叫,我說:『啊,沒什麼,叫牠飛走,叫牠飛走!』」我進辦公室好一會兒,才不好意思跟 Edward 說:「我夢到你身上爬一隻蟑螂。」按照解夢書,夢到蟑螂可不是什麼好事,我想他是不是有什麼毛病啊,沒想到他說:「我抽屜放一包餅乾,有一陣子了,今天一拉開就有一隻蟑螂一路爬到我身上,我手一抬『啪答』一聲,就解決牠了。」我無比驚訝:「什麼時候?」「我剛到辦公室不久。」依此看來,夢與現實的時間是同時的

2. 11/25 做夢者班聚會,剛採訪回來的 Sean 由於還要交稿十點先走, Joyce 意猶未盡,這一聊就到了凌晨兩點。講了七個鐘頭的話,我眼皮已經撐不住了,沒洗澡也沒傳靈氣,便困倦而眠。這種狀態很符合身體渴睡、神智(清晰)未歇的出體要件,是「自發性出體」的良機,一般人會偶有「壓床」的經歷。

2006/11/26 05:20AM Out-of-body dream.

坐在餐廳,在寫 Journal,後來我突然(從寫 Journal 的夢中)醒了,好黑啊,因為我頭趴在桌上睡,剛剛在寫的那些句子其實都是在另一個夢裡的。我要回房,從椅子起身到我的床位,這一段路頭好暈哪,而且影像從兩側夾擊,快要糊掉。我看到床是被子掀開的,被套是現在這個被套。我特別注意床上有沒有我在睡覺?是空的,所以我一跳上床就醒來了。

 

剛進入做夢會搖晃、頭暈 

I must have dozed off on the couch.I sensed through my fitful sleep that someone stood in the room.I half roused to murmur, "I'm waiting for Isidoro Baltazar (Carlos Castaneda) to wake up," but I knew I had make no sound.I made a conscious effort to sit up. I swayed dizzily before I could focus my eyes on the man standing beside me. It was Mariano Aureliano (Don Juan Matus)

(Florinda Donner-Grau, Being-in-Dreaming: An Initiation into the Sorcerers' World, p. 160.)

3. 偶有闡釋或講解的夢,對象不明。

2006/11/11 04:20AM Primary dream.(節錄)

我跟一位女的靈修的在談,因為我會靜態的遠距靈氣,說起我們常常實驗,兩個人互做靈氣,然後請別人去猜誰會熱,其實是自己會熱,哪裡熱?人體會熱——因為我們人跟人之間有一種心電感應。

 

2006/11/11 04:20AM Primary dream.(節錄)

我在講,其實我們四位一體——四個一組,裡面每個人的信念都很重要,你的信念會影響全體 crew 的命運。

 

2006/11/13 05:00AM Primary dream.

我跟一個人講,他以為三摩地是一個容易的經驗,他說每個會靜定的人,都是三摩地。我不同意,我說不是每個都可以,他問我我不能嗎?我說:「對呀,不能啊,因為這是非常鮮少的經驗,很多人一生也只有一次而已,但我可以告訴你三摩地的經驗。」我開始形容:「你本身專注的能量向內集中,而向外擴展連結到宇宙大能,這時候你可以看到環繞在你身邊一絲一絲的光華,不管它移動的是多麼的慢,你也能夠察覺它的移動軌跡。這時候你會發現,每樣物品之間其實都是相連的,這也就是告訴我們沒有一個東西是孤島。」我在那裡描述那樣的經驗,發覺所有旁邊的人都豎著耳朵在聽。

4. 有時間點屬於「可能未來」的夢——當然得等我的書《心靈探索周記》出了以後囉。我也是認為「第二部」以後寫的不錯。

2006/11/26 11:10AM Meta-dream.(節錄)

有個 Radio 還是錄音筆在放一個廣播節目。插播:一個報紙,像是集合各家之言,列出主要人名,裡面有一個「石曉蔚」。後來終於講到「石曉蔚」,我就把錄音筆音量旋鈕轉大聲,我說:「趕快聽,趕快聽!我放大聲一點。」廣播員說道:「石曉蔚這位女詩人寫的詩 ,我個人非常推崇,特別是她『第二部』以後,《解放之歌》,其實是女性主義的抬頭,『解放』等同『解脫』的意思。」「哪裡是《解放之歌》啦,我詩集根本不是這名字,」我說,「反正他說從『第二部』開始就非常的棒。

 

2006/12/03 07:56AM Meta-dream. (節錄)

我看到書店上面有一幅三四米寬的海報,像是辦活動,寫「石曉蔚演講夢……」,「哇靠!」我就罵出來:「他媽的,誰說的?!」——我幾時答應誰要演講來著?海報有聯絡電話,立即要撥手機,主辦人是一個老師姓王,「王明覺」還是「王美覺」,不過聽起來像是女生的名字。後來不想打,便抄下她的電話號碼:02- ……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0/27

09:50AM. 看到海報:羅文嘉畏罪潛回三峽。

11/27

 

聯合報載羅文嘉在美演講批扁,民進黨說有種回來。

11/01

06:20AM. 跟華文網女主編通電話,說稿校完了,並說:「拜託,你最好不要動我的東西!」

11/13

 

《心靈探索周記》華文網女主編不當校對、嚴重越權,警告她不要動我的內文。

11/02

04:45AM. 插播:一些女人是織品,要打破curse。後面跳出:「這麼多 curse,這些無名的 curse。」

11/10

JC 提到家族 curse

11/02

04:45AM. 我在放文章,它有好幾樣,但我一點一點的開放,有的改了再放、update 上去。

11/19

 

網站「做夢者班」網頁登場,有夢工作報告、講義及出體記錄三樣。我是當天決定的,之前沒有想過。

11/11

10:40AM. 打電話給皇翔建設陳總,詢問三燈光案,他說再研究。

11/15

 

Edward call 陳總,說三案要再釐清。

11/11

05:45AM. 吉普車兩側都是空的,有個人被甩出去。我說綁安全帶,吉普車後座哪裡找安全帶,這實在是很大的疏失。

11/19

台中市長一行高雄助選回程車禍,後座夫人重傷。報導呼籲後座要強制綁安全帶。

11/11

05:45AM. 馬英九要住院了嗎?而且傷勢蠻重住院,還有另外一個也是領導人。我想這下可好,兩個領導人都住院了。

11/19

台中市長胡自強偕夫人,台北市長馬英九,一遭車禍、一特支費遭調查。是國民黨兩領導人。

11/12

10:35AM. 插播:喬許•葛洛班的新專輯。

11/12

收到 AllofMP3 “Josh Groban - Awake” 上架下載通知。

11/16

11:50AM. D 說我作好了一個簡報檔,如果他想用的話也可以用。

12/04

D 要作設計提案書,我說一樣的話。

11/25

09:40AM. 電梯車廂打開有兩個ㄇ型不鏽鋼扶手距離不到一米,但與車廂門沒對上,我上去時車廂小姐捏一把冷汗。左邊一家餐廳。

11/27

設計完工的鐵板燒餐廳,門廳進餐區高差常摔倒人,與業主看現場建議做ㄇ型不鏽鋼扶手。

11/25

12:25PM. 我在弄一台電腦,按左邊想要掃描一首歌,可是它要用另外一個軟體,所以輸入一個檢查碼。

12/06

R 在聽網路音樂,我說給我網址我也來聽,他說 KKBOX 要用另外一個軟體放,後來安裝完登入要輸入他的帳號密碼。

11/27

09:10AM. E 穿一件蠻舊的白色 T-shit,突然身上爬一隻蟑螂,他在那裡尖叫,我說:「啊,沒什麼,叫牠飛走,叫牠飛走!」

11/27

E 說早上九點多打開抽屜,從一包舊餅乾爬出一隻蟑螂,一路爬到他身上。

11/28

05:15AM. E 說有一個 LED 資料不足,並抱怨製作燈具採購規範時,廠商沈拿望遠鏡偷看。我表明不拿回扣,但資料要給我,我還是要履行我的工作將規範寫清楚。

11/28

當天下午廠商沈來,他屬於建築師指定廠商,我表明態度,要他提供資料。

11/30

06:50AM. 跟某業主通電話,她問我她們家天花板的作法。

12/01

E 說該業主11/30 來電,因臥房天花板有樓上住戶的水管聲,問天花板怎麼處理。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6/11/02 02:50AM. 我一直在排斥一個、一點一點排斥一些狀況,後來也一點一點的接納,而面對它們。

2006/11/04 03:00AM. 潛隱訊息:「你很少受到相同記憶的影響。」那夢有一點殘存的印象:我在抽牌,一直重複出現的一張灰色的蓮花的牌,也不像蓮花比較像一個缽、透明的缽;它好像是情緒牌的第一張:原始的情緒。我已經是第二次看到它,就愣了一下。最後是,有兩個一樣的東西、或者是相映的東西,先有一個,然後另外一個在它旁邊,所以形成一種相應的圖例或結果。

2006/11/05 05:50AM. 最重要的那個段落的文章,是經過很久時間才披露的,如果你仔細看的話,你如果看進去的話,才會了解他的真情,非常的 true love

2006/11/06 04:35AM. 前面有一個,跟一個女的在通信還是怎樣。她用了一個文章來說明她現在進入的狀態,我本來要告那個女的,後來她自己採取一個路線是「使用中毒」(聽不清楚),但沒有「調」(聽不清楚)出誰是作者,所以在畫面上感覺是 webmail 裡面的郵件,她用甲(假)的名稱進來,所以我在想她用甲(假)的名稱這一個部分,事實上還離真正……,她只要承認她是誰,整個遊戲就結束了,但她沒有承認她是誰。

2006/11/07 03:40AM. 我在寫還是看幾個文字,我跟那個原擁有者應該是屬於同樣一個層級,他之前看到的跟我現在看到的是一樣的。

2006/11/07 06:40AM. 有一個男的,官方說法是,他的一個經驗跟我的是完全吻合的。

2006/11/08 04:20AM. 我有一份文件提供給別人使用——中間有一段是我有開悟嗎?雖不能使自己快樂但有幫助。好像有一個「11:11」這樣的一個概念,所以我在補錄前面的動作,當時沒有特殊的情況。回頭檢查我作的,title 應該是「鸛鳥踟躕」,我想怎麼剛好跟我目前的經驗吻合,但我要把它重作一遍,發覺開悟經驗還是要……(沒錄好)。

2006/11/09 06:50AM. 「改變原物料的昇華」

2006/11/10 09:20AM. 「幾點溫暖的感受」

2006/11/11 09:30AM. 他寫了:「很高興你能堅持這個。」

2006/11/11 11:10AM. Title:「我們遺忘了什麼?」

2006/11/12 09:50AM. Target 的紅心、射靶的紅心。在處理那個紅橙黃綠藍靛紫之後,一個 target。有兩個人離席要走,一個主要的人提醒他還沒到最後一個,紅橙黃綠藍靛紫,還沒到最後一個。(按:也許是肯恩威爾伯所描述的「意識光譜」)

2006/11/12 10:45AM. 他說:「並沒有想像中的壞人。」

2006/11/13 02:15AM. 有個傢伙說:「啊對,有個東西要給妳。」「嗯,是什麼?」「一覽天空。」他給我一個影片叫做「一覽天空」。

2006/11/14 03:30AM我跟一個人說把一個什麼東西放在我那裡,但我知道放在我那裡其實也只是一個事件,不能講真實,反正就是已經發生的事件。(很難轉述了。)

2006/11/14 06:50AM. 換成小我的格式是沒有形,換成大我的格式是有形的嗎?(問號是因為我記不清楚)

2006/11/17 04:15AM. 一堆未來的人,長的好帥的一群未來的中國人,他們穿太空衣,對著未來的日本人,然後日本人問他們說:「你知道 XX 是什麼嗎?」反正在ㄎㄠ中國人就對了,被問的面有難色。

2006/11/19 09:45AM. 一篇文章頁面上、中、下各有三個 numbers551811。(按:想是平衡油嗎? #18 克服自我欺騙;#11 去感覺無條件的愛;#55 支持完成理想。)

2006/11/22 08:40AM Primary dream. 我在一張桌子邊,對面有個男的。我在喝玻璃杯裡的 orange juice,喝完灑出來。那個男的是我房東,他對我有情愫,我放下杯子的時候說:「前世註定的。」他說對,但他不是房東,這份感情早在見面以前就已經重新喚醒。

2006/11/25 08:35AM11:11」,是 11 11 分的事件。

2006/11/27 06:40AM潛隱訊息:「就……提供詩址。」我好像寫了好多,其實是針對一個主題去寫的。

2006/11/27 10:35AM我取出曾活出生命意義的什麼。

2006/11/29 10:45AM司機說四分鐘後上車:「我們要改變這個時間。」

2006/11/30 04:05AM我好像在校閱什麼,後來要公開表明我的靈魂狀態。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