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第十八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6/12)


因緣具足才能進入夢境

 

還記得告別娑婆》裡說明,如果森林裡的一株樹倒下去,沒有人在那兒聽的話,它是不會有聲音的,因為在你聽到以前,聲音不算聲音同樣的,在你看到或觸摸到以前,能量磁波也不會構成物質的。」(p. 41)這段嗎?佛教稱「顯現法」——白天與夢境都是唯識自現(一切顯現為識的本性),主要是從眼識的角度,然而耳鼻舌身諸識亦可類推。晉美彭措法王〈夢與醒之辯證〉文中說,「這些顯現法的出現均需要因緣具足,若因緣具足,白天、夢境都會出現,反之,則無論是白天或夢境中都無法出現。」文中意在我的理解起來就好像,某人日夜思念某君,也非每日能將其入夢,故其關鍵仍在因緣具足上,「如果真正無因緣就能在我夢境中顯現,那要麼每天夢境都能有上天入水等的顯現,要麼沒有一天夢境出現此類的顯現。但事實上,並不是每天都有,也不是日日均無,而只是偶然出現。」

 

「只要因緣不具足,它就永遠無法進入夢境」;反之,如果真正無因緣想夢某某就能在夢境中頻繁顯現,也未免過於神通。「夢境是阿賴耶識種子現行而顯現的,也是因緣和合而出現的。總之,凡夫大部分所認為的無因無緣,其實還是有因緣的,只不過我們沒有足夠的智慧故無法了達。夢境中顯現是如此,白天也不例外,萬法(一切現象)皆仗因緣而生。」

 

文中警語:「對夢境本身都無法如理觀察,也就更不可能超越夢境去觀察白天的顯現法。」說的正是我們這些俗人,究其實,不過是因為缺乏物質實據之不安與疑惑。

 

一倍的幻象跟一百倍的幻象都是幻象

2006/12/09 10:30AM, Abstract dream.

我剛好像睡著了,因為我在想為什麼又回到這種沒什麼進展的情況,結果夢到一個是說:有一種測驗,它會針對一個問題放大,放大一百倍的強度來測試你的反應。意義當然是說,假設人生如夢,反正,針對一種你所了悟的幻象,如果它真的是幻象,一倍的幻象跟一百倍的幻象都是幻象,那就取決於你對幻象的信念有多強。那從這個實驗——夢的測驗,可以看的出來,你所謂的了悟的水平在哪裡。

「如果問題解決得了,何必擔憂?」
 

東杜仁波切寫的《心靈神醫,初看了 1/3 本,整理出一些摘句:

•佛教認為一切生命的主要本質是心,而心的本性則是清淨、安詳、圓滿的。「我」是凡夫心虛構出來的概念,而非來自心的真性。

如果問題解決不了,我就試著不燃燒自己,不無謂地浪費時間和精力。

修行讓我得以保持冷靜,,認清事情的性質,接受它,進而利用我學習到的力量來源,幫助我輕易地從我的失落中得治療。

寂天菩薩說:如果問題解決得了,何必擔憂?如是問題解決不了,何用擔憂?

對來自西藏的人而言,大家都認為心可以治療身。心引導身體上的氣——這就是關鍵所在。

內心清淨的求道者,教法將如其所願顯現。

身病可分為三大類:由貪引起風大或能量不調,一般都是集中在下半身,屬於寒性;由嗔引起膽汁不調,一般都是集中在上半身,屬於熱性;由癡引起黏液不調,一般都是集中在頭部,屬於寒性。

在某個瀕死故事堙A有一個人提到他回顧了自生至死所發生的每一件事——不是一件事接著一件事,而是整個生命同時呈現。他能夠清晰而全然地覺察到、知和感覺,三者之間毫無區別。在這個個案中,一切區限都消失了,只有一體感。由於是一體不二,所以沒有痛苦或衝突,因為只有多於一個以上時,才會有衝突存在。它們可能是「法性光明中陰」的瞥見。所謂法性光明中陰,就是死後的過渡期。對於真理如果有某種體悟的人,在這個期間將超越一般的空間、時間和概念。此類故事不僅是有關死亡的經驗而已,還告訴我們可能在活著時就可以發生的覺悟經驗。

我喜歡這句:「如果問題解決得了,何必擔憂?如是問題解決不了,何用擔憂?」橫豎就是不必擔憂,聖靈說:「你這一生什麼,或不做什麼,對你的生命毫無影響。」(《告別娑婆》p. 268

 

「日久功深,憶念越切。」

 

想想輪迴千千萬萬世,光「前夫」的數目就嚇死人,更甭提「前妻」了,但每一世重新嫁娶新的人可是挺累人的。看南懷璟《楞嚴大義今釋》有一段:

如何叫做念呢?譬如人們,有一個人專心憶念思想他;另一個人,卻總是忘懷不想這個想念的人。這樣兩個人,雖然遇見了,也等於沒有相逢。必須要這兩個人,彼此都互相憶念,彼此都相思不忘。日久功深,憶念越切。不但一生一世,就是經過無數次生死轉世,也就同形影一般,不能分離。你要知道,十方一切佛,憐惜憶念一切眾生,有如慈母憶念子女一樣。如果兒子違背了慈母,自己逃避母愛,遠走他方。慈母儘管在想念兒子,又有什麼用處呢?如果這個兒子想念母親,也同他的慈母想念他一樣。如此母子二人,雖然歷劫多生,也不會遠離散失了。(p. 312

石曉蔚,2007/01/15

 

Joyce's Dec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 2

/清明夢:18 (包含 4 個練習出體過程的夢)

視像:0

抽象夢:4

原始夢:2

插播夢:2

普通夢:48

Total76

Max/day 6 (12/12, 12/17, 12/19)

Ave/day2.9 (扣除 5 12/11, 14, 21, 28, 31 沒紀錄)

Special Findout:

1.  本月能量較強,中旬有4次清明夢已經在“練習出體”,但通常出體過程就會有 blackout 的狀況,下旬總算成功出體,過程中一直有聲音在引導自己。

2. 本月清明夢中覺察的事務都很少很短,只要覺察到越來越多幻象,就有出體的準備或提示聲音,普通夢中超能力夢有3個。

3. 本月現實中親友發生許多狀況,普通夢似乎都有提示。

4. 音樂鬧鐘效果不錯.

5. 做了一個 Excel 統計表來統計數字。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2/03

11:15AM. 我們決定送U書,我找到一本39元的書,可是很好看,是在說一隻鴨子還是一個小鳥,還是一個種子的旅程,我都覺得很好看,想在看一看再決定要不要送給他

12/28

去誠品捐書,看到朋友捐的有幾本不錯,要朋友先留下來看看

12/08

08:30AM. 一個外國小男生好像5-6歲左右,寄住在我們家,他很可愛很懂事…..

12/08

晚上媽跟我說J(我們小時候認識的外國可愛小男生後睡醒時發現妻子滿身是血死在身旁…)

12/09

08:00AM. 老闆一直走過來跟我說話,說CZC公司裝修的很漂亮,所以他也想把辦公室重新裝潢

12/22

老闆說CZC的家裝修的很漂亮,所以他也想把他家重新裝潢

 

12/17

09:30AM. 有個很聰明的小孩,在玩一個會爆炸的東西,他的能量好像很強,我過去問他:wie is deine Jahr? …

12/24

朋友跟我說他兒子開玩笑嚇他說要做炸彈的事

12/16

10:30AM. ……想到FF得癌症的事就很難過….

12/18

FF來電證實得癌症消息

12/19

看到我的黑貓,身上都沒有毛,白白的,眼睛是兩個黑點。我嚇死了,我就跟自己說,這是夢,沒有貓長這樣子的。我就把他抱起來說:你怎麼會變成這樣子啊?難怪你會生病,他就消失了……

12/20

媽打電話來說貓生病了,拉肚子一星期了,我衝回家去帶他去看病,結腸發炎,順便做了健康檢查,狀況還好。

 

12/25

我參加一個告別式……

12/28

如果夢到葬禮是系統夢,家族有人出事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6/12/02 AM. 我唸咒語,碰扎拉,翁札拉,唸來唸去都覺得不對……

2006/12/12 10:10AM. 一首詩:我知道王在此,就算用那個棄兵,好像再現有個將軍穿著像古羅馬戰袍之類的

2006/12/17 09:30AM. Copy一個檔案,要Copy一個快樂的情緒到另一個檔,要同時複製氣氛,情緒……

2006/12/27 06:30AM. 維持在一個能量的平衡點上,然後在那裡維持不動,告訴自己這是做出體夢的好機會。 

摘錄清明夢及出體夢:

2006/12/10 Semi-lucid dream出體練習

現實中)現在是下午 4:40,我看到牆上聶光炎的舞台設計明信片,突然想起應該是昨晚或早上有做了個夢,怎麼開始的忘了是在我現在的房子堙A我做了短暫的現實比對,就是在我的客廳(我住的地方可說是沒有隔間,我只在睡覺地方做了挑高平台,如平面圖。)我很自在的在客廳,看到牆上居然是空白的,我心想:那些聶光炎的的設計明信片呢,可能是鐵絲掉下來了吧,但是完全沒有掉落痕跡,而且牆上應該還有鑽過的洞阿……後面完全想不起來了。(如果說能量太差,是否就只能短暫出體或暫時清明,真菜!關鍵時刻就 black out 了,或是居然醒來都沒想起這個夢。)

  

2006/12/18 08:30AM Semi-lucid dream(出體練習)

醒了,我跟自己說這是出體的機會, 說著說著就睡了)我從黑暗中要進入一片「液態」的的環境,一進入,覺得呼吸不過來,頭很暈,馬上「跳出來」。我跟自己說,應該沒錯,這是出體的過程,又把頭伸入,好像在水中,感覺不能呼吸,又跳出來。再跟自己說,這是夢, 所以不是真正的水,一定可以呼吸,不會死的,再跳入,用力深呼吸,是可以呼吸,但是覺得頭很暈,呼吸不順,就逐漸模糊了,同時覺得(現實中)頭很暈……

 

2006/12/22 06:30AM 出體夢

一段普通夢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很短暫的意識到自己在睡覺,我卻又站在後面的窗前,正在比較這個窗戶和現實中有什麼不同,有個聲音提示我,現在就是出體好時機,我就衝向窗戶,被彈回來,聲音又說,你可以的,只要意願夠強,我又撞了一次窗戶,自己很確定的覺得一定可以。心理的聲音: 快看手!我舉起手時,雙手很白很亮,我用雙手一推玻璃就出去了。一出去就

飛了起來。場景是晚上的山邊,山前有個很像墳墓的大祠堂,或很像大祠堂的墳墓,上面有金漆寫字,我瞄了一眼,有點下降。聲音提示:你今天能量不高,不要被這些幻象干擾,不要聚焦去看,只要飛就好了。我開始提氣就很迅速的往上升,飛得不錯,在空中,想起曉蔚可以倒飛,我就一邊飛高一邊後空翻,暫停了一下,感覺到自己的姿勢是一腳彎曲一腳伸直,剛翻很穩定,可是好像升太快了,我突然看到滿天星空,星星好大好亮,我無法聚焦,瞇著眼睛看一下就往下降,心想:太誇張了,居然可以飛這麼高。往下降的速度很快,快到地面了,看到一隻黑狗,想起無機生物的東西,那狗果然追來了,我就吸氣快速升高,他咬了我的左腳(我沒有身體的感覺,但就是知道他咬的是左腳)想要把我拖下去,我一直跟自己說:不要理他,這是幻象,用力上升把他甩開了。飛的高度大概是20層樓,看到有一區房子,有點像教室或是工廠,燈火通明,旁邊有路樹。完全沒有人,只有看到有兩個穿淡紫色校服的高中女生邊談話邊向我飛的方向走來,我心媊控o不妙,要快離開,下降了一些。果然其中一個女的快速向我跑來,我轉身提氣往上飛,她咬住我的左手往下拉,我一直往下掉,想起曉蔚說的用手指點對方,轉身用左手食指射去,她已經飛得跟我一樣高了,就在我背後,還是個穿制服的女人,制服顏色好像改成深色了,她後退了一下,有點嚇一跳,我突然想起是用小指點,但是哪一手不曉得,而且我還不熟練,一緊張,就醒來了。

Joyce夢中的聲音提示很清楚,一步一步帶著我走,有時覺得那是別的聲音,有時又覺得是心堛瑭n音;出體夢中覺得很清明,可以覺察到一些能量,並不斷觀察哪些是幻象;遇到那隻狗和兩個女學生,我毫不猶豫就躲開,當時心裡很確定她們是無機生物之類的,但是我卻不害怕。

 

不知道爲什麼作出體夢時,總有點急,怕能量很快就沒了,不過12/30 的出體夢有練習回到床上

 

石曉蔚:無機生物由於跟植物很像(可活千年),知覺相當緩慢,唐望《做夢的藝術》中說,一個做夢巫士的能量,差不多要一年半載才會被無機生物發覺到。這些都是你恐懼的幻象,不要理它們就好了。至少我還沒被追到半空中過咧。哪一手的小指指都可以,基本上指過後要炸開成能量,或者急速變形,不然都只是夢的幻象成分。

 

做夢的藝術已絕版,妳得就近去圖書館借來看,才能明瞭各關任務。夢中的聲音書中提到夢的使者(也是無機生物),但同樣沒可能第一次出體就找上妳,不然效率也超高了點吧。

 

發現自己出體時的「急」是一定的,誰知道油箱的能量還剩多少?但態度至少要超然優雅,不必跟這些假人消耗能量,保持行動的流暢才是正辦。

 

妳的出體夢是相當清楚的普通夢轉清明再轉夢中出體。人物依然很多,也有暴力型投射。不過已經很不錯了。下次往下掉時或能量不足時再記得看手,先隨意飛到任意地點。再幾次,妳開始要令自己去到「某一地點」:在心裡重建該場景,專注在感覺上,妳就會到那了——當然是可能的不是真的。

 

 

 

Sean's Dec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視像:1
抽象夢:1
普通夢:5
Total7

Special Findout:

1. 數次睡眠中抽筋的現象,但無仔細記錄。

2. 睡眠初期有A. 全身搔癢感 B. 躁熱感。接著“看見”無邊無盡的黑暗不斷擴散、膨脹,整個人被吸進去後,就不再有清明的意識。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

日期

夢後現實事件

12/10

家人們即將去一個道場待一星期,媽叫我自己料理三餐。

12/17

家人到新莊一處佛堂,問我要不要跟?

12/16

弟拿一分型錄,要我幫忙看看。

1/12

幫弟找機車型錄,詢價。

12/30

L走在海邊,礁石沿岸是一排長長的各式印度神祇廟宇,全是貝殼、珊瑚礁、石頭蓋成的。

 

 

12/31

延續前一日夢境,廟宇前各色人種遊客甚多,都在朝拜、行走或飲食。有個操廣東話的男子,在一小方地皮上占地為王,還有國號。

1/9

報載孤懸英國外海的“西蘭共和國”是世界最小的國家,王位繼承人要拍賣。

1/10

一名中性裝扮女子,臉上有雀斑,嗓音清脆,相談甚歡,已入夢數次。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6/12/20 00:18AM. 視像:一頭低著頭的小老虎。
2006/12/25 23:10PM. 急速墜落感。

Sean連續數日發燒,腦袋劇痛,又耽擱了交報告時間。

 

石曉蔚:東杜仁波切《無盡的療癒:身心覺察的禪定練習》中引述了一段,正好可以映照你的發燒緣由:

古代大師們說,如果你心中沒有不歡喜和不快樂的意念,你的心就不會急躁不安。如果你的心不會急躁不安,你的氣(或者說你身體中的能量)就不會被干擾。如果你的氣會被干擾,你身體中其他各生理元素就不會不平衡。而這些平衡的元素,會幫助你的心免除急躁不安的情緒,喜悅之輪就會持續旋轉著。——第三世多竹千法王(pp. 38-39

Sean謝謝你分享東杜仁波切書中的這段話,我反覆讀了數天,即便是短短幾行字,能發生的力量與意念的指導,在我看來都是有效的。
你在留言版上的一段話,是我最近非常喜歡的話語:

「唐望故事」好看,即在於不拿什麼禮義廉恥當戒尺香板。當能在其他世界行走如風,或看穿現實事件的虛妄荒誕,剩下的都是愚行在應對進退。沒辦法,因為其他眾人仍把我們歸類來歸類去,包括我們父母友人,眾人不願或無能醒,也只好陪著演場戲。當然重點是「控制」,而不是被控制或失去控制。所以人照罵、孩子照打,打罵完瞬間一切恢復正常。

縱然屬於自己的時間有限,睡前我仍會繼續重讀唐望幾分鐘,除了我那還不見清明的做夢外,醒時的潛獵,目前是清晨被鬧鐘驚醒後,急忙梳洗出門趕搭車的一路上,念茲在茲的唯一念頭。

 

 

le galant's December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9

清明夢:13 (semi-lucid 7) 

視像: 6

抽象夢:32

插播夢:19

普通夢:189

Total:268

Max./day:20 (12/02)

Min./day:3 (12/13)

Ave./day:8.6

Special Findout:

 

1. 無法想像的夢 

2006/12/05 09:45AM, Weird dream.

我長條桌面牆,有幾個東西在我面前。我聽到指示說:跟你前面的人說「嗨!」,我就看我前面,它好像是個秤——透明的盒子,但裡面我可以看到蛙鏡和泳衣。我以為他在上面哪裡游,可是後來想想看都沒人,蛙鏡都沒帶。左邊也是一樣的一個盒子,我敲敲它,ㄟˊ,它伸出一隻手來,我就握著。然後我要把蓋子蓋好,因為突然我敲它,他要出來,它蓋子就自動打開了。他好像擠壓在裡面,像人家泡福馬林的,但我知道他是去游泳了,身體在這,那他就握我的手。我在要走開的時候,他手又不放,我就只好……,好吧,讓你握著。

2. 古代的夢

2006/12/05 09:45AM, Double dream.

插播:林青霞跟一個男的演的,他好像是烈士吧。後來看到徐悲鴻的輓聯,那好像是個集體的追悼會,露天。一個特寫,他們倆眼淚撲溯而下,林青霞還抱著一個小孩。古代,清朝嗎?

 

2006/12/07 04:55AM, Semi-lucid dream.

好長一個夢,一直在飛,是一個很奇怪的夢。我在一個蠻高的平台(像是天上),好高。我好像引起誰的 jealous,細節我忘記了。隨後場景有點換,就是為什麼變成我要 re-decorate,因為有個女的失敗了——她東施效顰失敗,所以我就要把整棟樓全都換裝。我飛下來,情況緊急,因為(她)失敗,所以要把整個(左右整排窗)帷帳全都給我掀下來,(我一邊飛,所經之處一路自動)掀下來、掀下來。(飛行)當中有個聲音說:「反正全部弄下來也不用花很久時間。」它有兩層(中央挑空),所以那個帷帳全掀下來後要往上飛,最後那個聲音在問我:「這樣,全部好了沒?」好像是 Boss,我就從那裡飛出來,OK 了。

補述我因為一直在處理我、一直受到我的鼻子塞住的影響,在夢裡也是 double check 我的身體。好像是靈體已經 OK,再回過頭來 check 肉體,應該是兩個層次。我不知道我在做一個什麼投射的……把自己拋射出去的動作,有點危險但成功了,另外有一個 compare 的,她想要來攪亂我,一個女的,她想要來破壞我,她失敗了。所以我就要來查封她,要把所有的帷帳都放下來。應該是這樣。後來變成往上出體在飛,而且我飛的速度非常的快。那是古代的場景。

3. 2006/12/13 大學同學 Julia 打電話給我,距離上次聯絡差不多快一年,12/03 的夢相似度高達 90%,誤差的 10% 的部分是:我不是夢到她

2006/12/03 11:20AM Secondary dream.(節錄)

S 和他先生,我跟 S在聊。我問她最近怎樣、小孩怎樣?她便說她兒子念國中了,好像是轉學到一個私立的,好像在淡江附近,「那可遠了!」我說。才看到旁邊茶几,她把我送她的花做成乾燥花。後來我跟她先生說,我現在大概清醒的時間很短,所以也不會有什麼晚上跟他們一起活動。好像這裡是台南又好像台北,搞不太清楚,便沒講。

【現實版本】

我跟 SJ 在聊:我跟 Julia 在聊。

她好像以為我怎樣:Julia 一直關心我快不快樂。

我問她最近怎樣、小孩怎樣:我問 Julia 最近怎樣、小孩怎樣?

她便說她兒子念國中了:Julia 說她兒子念國中了。

「那可遠了!」:她說兒子念南投普台國中,中台禪寺辦的,我說:「那可真遠!」

轉學到一個私立的:因為 Julia 跟兒子都是基督徒,我說不然轉回其他私立學校念,她也正打算如此。

她把我送她的花做成乾燥花:Julia 說我幾年前跟她講的重點(停止內在對話),她一直記在心裡。

不會有什麼晚上跟他們一起活動:Julia 說她一直沒機會來台北找我。

好像這裡是台南又好像台北:住台南 Julia 打電話給駐台北的我

4. 我的「視像」(凍結的整篇文字與質感牆壁)突然變少了,不知何故。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2/03

11:20AM. SJ 在聊,她說兒子唸國中了,好像轉學到一個私立的,我說:「可真遠!」我所在好像是台南還是台北,搞不太清楚。

12/13

 

住台南的 Julia 打電話來,說兒子唸南投的某國中,我說:「好遠!」建議轉回台南的私立中學

12/04

05:20AM. 我提到 W,因為他是公司股東,我會告訴他公司現況、結餘多少等等。

12/14

 

W 打電話來,我告訴他公司目前結餘以及新案。

12/04

05:20AM. 公司一個男的要複製檔案,因有一封 email 判定有毒,電腦就沒辦法繼續。

12/13

D 在公司,發現隨身硬碟因一個檔案中毒,致使硬碟全部無法存取。

12/04

10:25AM. 我進樓下,泥土地上還有像米糠的屑,環境這麼差,好像在整修。

01/02

樓下家開始局部整修。

12/14

09:10AM. 快遞來,我簽收,裡面有機票。

12/23

爸媽訂機票,旅行社快遞來收證件。

12/14

10:50AM. 我在弄兒子的 xylophone,拿槌子在中間敲再把它鎖固。兒子拿漆料在漆他紅色的琴鍵,周邊是金色的,又好像畫。

12/26

兒子鋼琴班飯店演奏會,之前忙於練琴。當天獲頒一張燙金獎狀。

12/14

10:50AM. I 拿了幾張明信片叫我看,有一張跟我的類似,那是在歐洲比較北邊的國家。

12/24

L 在國外寄給兒子的四張明信片。德國一張,西班牙三張。

12/17

06:55AM. 我想睡覺前看點書,但點不亮,我想那燈泡燒掉了。

12/26

睡前看書,突然檯燈燈泡燒掉。

12/19

11:50AM. D 說我作好了一個簡報檔,如果他想用的話也可以用。

12/04

D 要作設計提案書,我說一樣的話。

12/25

09:35AM. 「劉巧玲是誰?」

01/15

上「奇蹟課程中文部」網站列印訂書單,赫然驚見匯款戶名: 劉巧玲。一字不差。

12/28

04:15AM. 看到路緣石邊滿是被剁得沒四肢的咖啡色短毛狗,嚇了一跳。

01/16

下班時赫然發現辦公室對街路邊大榕樹被截枝,只剩主幹,情況慘烈。

12/29

10:50AM. 我去 J office,家族企業,空間好大,好多長輩。

12/29

J 來我辦公室,提到家族企業一堆長輩的事。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6/12/01 04:10AM. 我給一個男的有關靈修的文件,在內容部分我講一講就會有一個原先的什麼聲音。(因為外面有隻鳥,牠有點像破折號——很奇怪的聲音,可能是夢到夢裡去了。)

2006/12/02 02:20AM. 我做 Reikei 睡著。最後好像是我以一個跟某某有關的身分,我強調這一個經驗並不是……地方可以找到的,但我的檔案裡面可以找到。

2006/12/02 04:55AM. 我在寫還是選一個句子,其中有一個名詞,是用另外一個可以替換的說法。後來就出現……,這一段已經模糊了。所以我好像是確定是同樣可以代換的,它那個證明是考題還是,變成是身歷其境的。跟雙生靈魂有關嗎?〔再錄〕前面那個可以被代換的,其實是一個永恆的概念,就是,不因為實相變遷而影響它的有效性,somehow 某種認同、認可的智慧。後來好像有出現證明我用的是這樣,不因為時間的關係而依然有效。

2006/12/04 10:30AM. 「不知道他這次出遊到什麼地方?」

2006/12/05 03:55AM. 最後一句:我在這種 4000m 的高空,或是這麼早;這麼早的時候,在 4000m 的高空……。主夢:我不知道在做什麼——幫忙還是,後來其實是無意間按下一個什麼,就幫到忙。至於是按到什麼,那好像是做了好幾次的動作,後來才比較明顯出來,是根據我最後的一個描述,兩個字——我忘了,是引號,那樣的主體情況或夢的意象才完全轉到我的動作之後——我剛剛講的抽象意義。

2006/12/05 05:00AM. 我在幫忙還是怎樣,後來發現自己在幫忙其實是由於港邊的人說,校正他們的一個什麼,就接受到一個宇宙間的禮物。

2006/12/06 04:25AM. 「羅列式」

2006/12/08 05:55AM. 反正是(依)當時的全像感覺為之。」

2006/12/09 10:30AM. 有一種測驗,它會針對一個問題放大,放大一百倍的強度來測試你的反應。意義當然是說,假設人生如夢,反正,針對一種你所了悟的幻象,如果它真的是幻象,一倍的幻象跟一百倍的幻象都是幻象,那就取決於你對幻象的信念有多強。那從這個實驗——夢的測驗,可以看的出來,你所謂的了悟的水平在哪裡

2006/12/11 09:05AM. 「唸牛頓,只要是牛頓無損於……真理。」

2006/12/12 05:50AM. 「我們見面,不聊個上百……

2006/12/13 06:30AM. 「扣掉肉體直接下降的功能。」——這是最後一句話。我好像在描述幾個出體事件,是指說出體是一種蠻真實的經驗。我在描述的時候,好像是直接的描述,然後把幾個肉體的 delete 掉,直接換到真實的自己——本我嗎?換到自己真實的本我,來形容這個意識下降,就是把那些不必要的枝枝節節 delete 掉,直接用這個部分來發言。

2006/12/16 06:05AM. 「過往的你,口中將依賴不停的夜。

2006/12/17 06:55AM. 一個像是有很多紙,那是不同的「明」的狀態。

2006/12/20 10:20AM. 有一個人說:「我夢直接,你夢間接……」

2006/12/21 06:40AM. 肯恩•威爾伯的三個模式,我們能引用的屬於第三個的一些 pattern 的描述——是這個模式的描述。

2006/12/24 12:20PM. 「女人的惦記為記憶。

2006/12/27 04:55AM. 潛隱訊息:為什麼出現「Vajra」(就是藏密的「金剛」)的聲音呢?

2006/12/30 03:30AM. 「開證他的體性

2006/12/31 06:15AM. 「德進」,保持精進:先失去再擁有的感覺。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