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第十九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7/01);一月份閱讀札記 :使自己不被得到


「鬼相應」與「除不至誠」

 

我欣賞《西藏慾經》作者敦群培(Gedun Chopel)的性格:

不幸與悲慘的遭遇,不曾剝奪更敦群培善辯的天性。他依然是一個思維敏捷,辯才無礙,時時嘲弄附庸的反叛者。有一次,哲蚌寺的五位格西(按:佛教學位)到他簡陋的房間造訪他,他從窗戶遠遠看到他們進來,心想這次要好好戲弄他們一番,便立刻叼起一支煙抽吸,在五位格西剛剛踏進他的門框時,他故意到佛壇前把煙灰抖在一尊佛像上,五位格西見狀,大驚失色,驚呼道:「你瘋了,豈敢如此造孽!」而敦群培卻反問道:「佛,跟你我一樣,也有苦樂的感受嗎?」五位格西聯合起來與他進行辯論,最後還是被他駁得詞窮理屈,五位格西一個個啞口無言。(南開諾布,《中觀精要》)

先撇開此舉禮不禮敬佛不談,曾在台宏法的藏傳佛教貝諾法王提到修行最根本是上師與信心。秋竹仁波切亦云:「學佛須要很用功,對上師有信心,你才有可能長大,如果沒有信心,也會長大,但是那種長大也沒什麼用。」他又說:「修上師相應是要與師不離左右,不是一年見師父一次面, 然後到山裡閉關三個月,四處討人情,說是與師相應, 其實那是與鬼相應。」這些「鬼相應」的作為使我聯想起郝明義文章裡的一個段落:

在最大的方便中,最頻繁的使用中,觀世音菩薩為安樂眾生而發願宣說〈大悲咒〉時,要求誦持者「惟除不善,除不至誠」這一點,則為人淡忘。

有一天,當 J 還在 T 醫院加護病房,我在房外等候開放探視的時候,看到一個婦女手堮陬菑@張紙條,來來回回地走,口中唸唸有詞。聽了一會兒,原來是她在叫一個人的名字。誰誰誰,你趕快回來啊,誰誰誰,你趕快回來啊。她一面拿著紙條,一面走來走去,一面唸。

當時,我好想跟她說:你這樣呼喚是沒有用的。你不是在祈禱。你不是在呼喚。你不是在背誦。甚至你不是在讀那張紙條上的字。你只是在「唸唸」,你只是在「有詞」。你要呼喚一個人回來,必須用你全部的生命呼喚。(郝明義,〈一個黑戶佛教徒的自白〉)

痛苦或快樂,都是過去行為的結果

 

藏傳佛教寧瑪派的主要上師之一頂果欽哲法王的《唵嘛呢唄美吽:證悟者的心要寶藏》,摘一點相應於此時此刻的:

不斷檢查心境是否與法教一致,或已被煩惱入侵。如果心能守戒並保持明覺,身和語自然就會跟進。這種心的內在修持,就是真正的上師,佛法是隨時都可以運用的,否則它又有什麼用?

我們現今的喜悅或悲傷,正是過去世種下的果報,因此對苦樂存有希望和恐懼是毫無意義的。所以,欣然接受痛苦以提醒自己輪迴的不完美,用它來激勵修行,並做為消解他人痛苦的時機。同樣地,用快樂去滋長你的力量,努力趨向證悟。

不論何時我們經歷痛苦或快樂、不幸或滿足,都是過去行為的結果。受苦時,你可以發自內心深處祈求,願你的苦能代替別人的苦,讓他們所有的痛楚和苦難永遠了脫。

立定決心,不要讓生命去追求毫無意義的目標。

如果你不曾修持佛法,至少有一件事不用擔心:你沒有任何機會遠離輪迴。

只有那些擁有如放大鏡般信心之人,才能引燃加持之火。

有一個念頭不是空性。如果在念頭生起的刹那能了知念頭的空性,念頭就會消失,愛執及怨恨永遠不能擾亂你的心,煩惱會自行崩解,惡業不會累積,也就沒有隨後的痛苦。

我一直記得《西藏生死書》中有句:西藏人「把正在經歷的痛苦,看成是過去業報的完成。甚至還要感謝一個業正要結束了。」(p. 131)如果我們現今的痛苦悲傷,正是過去世種下的果報, 那麼我的過去世肯定有個極大的「壞行為」,五毒中貪是沒有、慢疑不曉得,恐怕嗔痴不少。

 

現象產生由於因緣連結

 

再摘一點頂果欽哲仁波切的《唵嘛呢唄美吽:證悟者的心要寶藏》:

一個特殊現象的產生,純粹是由於一連串因緣的連結,如同陽光和夏日雷雨的結合產生了彩虹。如果你能夠全盤確信整個不斷顯現的外在幻相其本性為空時,就是最終的圓滿次第。

一旦我們瞭解這點,就很容易放下輪迴,亦不受涅槃吸引,因為這兩者也不過是分別心的投射罷了。以佛的眼光來看,即使是功德的累積和六度的修行都沒有任何本具的實質。

當你禪修時,讓念頭自生自滅,不與任何他念串連。有時,突然切斷念頭之流,注視著赤裸的覺性。

我們知道有煙代表有火,但煙不是火,不過循著煙我們可以發現火。同樣地,空性見和對空性的真正體悟是不同的,瞭解這點非常重要;但追隨這個見,並逐漸熟悉它,我們將離於任何概念或理論,而達到對空性的真實了悟。

心的究竟本性是本然明覺,念頭從中散發,就像光從太陽輻照出一般。一旦了悟這個心的本性時,妄念會消失,如同雲在虛空消散。

逆加持

 

兩天看完《五智喇嘛彌伴傳奇》。彌伴十三歲初見十歲的卓瑪時便向她求婚,並立志成為成功的商人來迎娶富商女卓瑪。二十歲時終於少年有成提親,卓瑪卻即將與彌伴哥哥成親。彌伴慫恿卓瑪私奔,卓瑪未赴約,彌伴失魂落魄、陰錯陽差來到五山口的愕戎寺,據說可在住持法座下求夢解惑。當晚恍惚中卓瑪出現,她說:

「彌伴,我們在久遠的前生中,我是你的妻。我們彼此都發過誓願,而且生生世世都照著作了。我妨害你已經妨害得夠久了;我現在解放你,再不妨害你。我明天死在拉薩,請你為我作法,使我速速轉生,轉生在你現世,轉生為男身,以便我作你的徒弟,我們又到一起。

「彌伴,你是阿底峽尊者的徒弟彌伴大師轉世,你就重升你的寶座吧。」

這對怨偶樑子結在第一世彌伴大師,太太卓瑪想跟隨他出家住在附近,跟他學習阿底峽的聖道,卻遭他輕蔑拒絕。第一世彌伴發誓「生生世世出家靜修,直到完全把握住五智教授,且為眾生福田」;他太太卓瑪認為他只想著眾生福田,卻棄忠實愛他的妻子的福田於不顧,也發誓:「我願生生世世與你一起流轉,專門使你達不到你的目的。」隨後十七代的彌伴遭生生世世追逐他的太太所害,都無法證得第五智。

 

這使我聯想什麼呢?孽緣、怨偶必定是彼此的一種「逆加持」,讓情人們「吃盡苦頭消除了惡業,之後才得法即生修得成就」。不過「修得成就」尚在未定之天,「吃盡苦頭」倒是確切不疑。

 

「初識的我、過往的你,口中將依賴不停的夜。」

 

頂果欽哲法王的《唵嘛呢唄美吽:證悟者的心要寶藏》這本書,其實是頂果欽哲法王開示講解帕楚仁波切所寫的長頌,全部看完。

如果你決心修行,你會發現自己對日常生活的追求愈來愈少執迷,不再浪費生命,欲望和執著將消融於其本性之中。最後,你將了悟五毒的本性即五智,即不受染汙之心的自然狀態。那時,念頭一生起便立即解脫,你將永遠不會失去明覺。

六字大明咒徵五智,是一個吉祥的字。大多數的咒都由「嗡」字開頭。「嘛呢」的意思是寶,「唄美」代表蓮花,「吽」字則是宣說、迎請觀世音菩薩的遍知。全咒可譯為:「您,蓮花寶,請賜予您的遍知。」透過六字大明咒不斷重複的名號,你憶念並迎請觀世音菩薩的無盡功德, 彷彿從遙遠之處呼喚他。他會任運地示現慈悲來回應,並圓滿你的一切願望。

在過去無數的累世中所做的一切只會延續你的痛苦,而不曾帶領你更趨近解脫一步。為什麼呢?因為至今你的所有行為若不是有害的,起碼也是徒勞的。當你承認這些無意義行為的挫折和徒勞時,就會清楚唯有修習佛法才是真正值得去做的事。

一如前者般正確修行,沒有其他任何談話的侵擾,持誦的咒語可以保有其全部力量,最後能通達超越語言文字之現見實相,因為咒是不落言詮實相的自然共鳴。如果你藉禁語且只唸咒,你的修行將進步神速。如果能在一個寂靜的地方獨自禪修,憶念殊勝上師,禪修殊勝法教,若你能這麼做,縱使時間很短,也是莫大的加持。(譬如我出體唸咒)

而運用法門將尋常的睡眠轉成修行也是很重要的,能使你在修行道上更為進步。再採「獅子臥」,即右側臥,右手置於右頰下,左臂安放在左側上。接下來,觀想上師如拇指般大小,坐在你心間放出光芒,充滿全身、房間,漸漸地播散至整個宇宙,萬物都融入這一大片燦爛光陰中。保持這樣的觀想入睡。若你能以此修行方法來利用睡眠,白天的修行與夜晚的修行就能相融不斷。

 

阿布沙波是帕楚仁波切廣為人知的名字。在東藏俚語堙A「阿布」是一個尊稱。根據文字書寫的傳統,阿布也可詮釋為「阿」和「布」兩個字的組合。「阿」象徵無生的空性,而「布」意指「兒子」,表示楚仁波切對所有眾生的愛,宛如對親生孩子一樣,他也常被稱做「仁慈的阿布」。

為了找「阿布」,同時發現這些一模一樣的抽象夢:

2006/05/23 08:45AM. 「阿布政」

2006/06/13 04:55AM. 「阿布政」,一模一樣的字。

2006/06/06 04:40AM. 「初識的我,口中將依賴不停的夜。」

2006/12/16 06:05AM. 「過往的你,口中將依賴不停的夜。」

使自己不被得到

 

讀到一段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談「師徒之間與男女關係」(2002/07)的網路資料,饒富興味:

問:如何選擇上師、一位具格的上師?如何成為夠格的弟子?

仁波切:這個問題的答案,在學習的過程中會顯現出一部分。你知道,你可以選擇某某人當你的妻子,但你無法選擇某某人做你的情人。你可以指定你和誰結婚,但你不能指定你和誰相愛。這是不可能的。它(上師與弟子的關係)一定會發生。當它發生了,無人能檔;當它耗盡了,也沒有人能夠彌補。

問:那麼如何預防它耗盡?

仁波切:盡可能地少去擁有。要少於足夠,不要超過。如果你有一個情人,不要過度地在他或她身邊……總要有所保留。

問:保持距離嗎?

仁波切:不是,不是。總是保留一些未完成的事物。不要完成。對此,我有許多忠告。情人們總是說,我想要了解你更多、更深入。絕不要讓某個人徹頭徹尾地了解你。如果你變成透明的,那就是你的戀情結束的時候。總是有所保留,就像謎一樣神祕。只要你擁有那種神祕,對方感到不安全,將會一直對你感興趣。

問:所以,是神秘感讓關係得以維繫下去。

仁波切:對。我告訴你,在男女關係之中,你一定得保持神祕。你最好把這話聽進去。

唐望故事裡也有所謂「使自己不被得到」(being inaccessible),譯者魯宓進一步闡釋 inaccessible 的真正意涵是指收斂自己、節制保留並保持微妙平衡。其他諸如奧修的「活在世界中卻不要屬於世界」(《清醒後離開》p. 32) ,或反過來葛吉夫的「人被圍在他四周的東西占有」(《來自真實世界的聲音》p. 274),都是主張「不要輕易被世界得到」。摘一個卡斯塔尼達的愛情經驗來說明:

「你曾經有過一個女人,一個很親密的女人,然後有一天你失去了她。」唐望問:「為什麼她不和你在一起呢?

「她離開了。」

「為什麼?」

「有許多原因。」

「原因並不多,只有一個,你使自己過於容易被得到。」

「這有什麼不對嗎?」

「致命的不對。她是個不錯的人。」他很坦白地說:「我全部都看見了。她是個好女孩。」

我知道爭辯也是徒然,我說那女孩其實不是那麼好的人,她十分軟弱。

「你也一樣,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直四處尋找她;這使她成為你世界裡一個有特殊意義的人。」

「這一切的重點在哪裡,唐望?」

「重點就是不被得到,你失去她是因為你很容易被得到;你總是在她伸手可及之處。」他說:「在那個金髮女郎的情況中,這句話的意思是,不要常常和她見面。你日復一日和她膩在一起,最後只剩下彼此厭倦的感覺,對不對?」

我沒有回答。我覺得不需要。他說對了。

「使自己不被得到,意思是你要小心保留地碰觸周圍的世界。收斂自己,意謂著你刻意避免去耗盡自己和別人,」他繼續說:「憂慮就會被得到,不知不覺地被得到。一旦你開始憂慮,你就會因為絕望而抓住任何東西;一旦你抓住東西不放,就會為之耗盡你的力量,或耗盡你所抓住的人或東西的力量。」(《巫士唐望的世界pp. 143-146

石曉蔚,2007/02/23

 

 

Yrleu's January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 2

清明夢:2

抽象夢:1

普通夢:33

Total38

Max./day4 (1/28)

Min./day0

Ave./day1.2

Special Findout

1.  這個月的能量超弱,都睡得太沉,上半月應該是感冒的關係,很難記得夢境。下半月能量逐漸轉強,終於在月底有久違的出體夢。

2. 一月還沒有出現夢境與現實事件有相符的地方,不過二月開始,有這樣的事件發生。

3. 對於夢如何分類,還是搞不大清楚,尤其是抽象夢與普通夢。所以我把夢到的短短片段歸到抽象夢,長一點有完整情節的當作普通夢。

S.W.:有關 Yrleu 對抽象夢的疑問,已透過 email 說明,參閱〈做夢者班:再論抽象夢 〉。

4. 我的清明夢或是出體夢,常有情色事件發生,有什麼涵義嗎?是不是因為我的性能量比較強的緣

S.W.:你很坦率,有關情色部分其實是很自然的,因為出體(清明夢)使用的正是性能量,你可以參閱「閱讀周記」〈巫士唐望的性觀點:迷戀激情與「明晰蠕蟲」 〉。其實就跟西藏密宗修行一樣,內行者看門道,外行者稱之邪魔歪道。這些很難對一般人提及,所以這也是為什麼這篇沒被收錄於《心靈探索周記》書中的原因。

5. 出體後醒來,體溫會比正常低(有用溫度計量過),會有雞皮疙瘩反應,而普通夢醒來則不會,甚至常是醒來滿身大汗。

6. 完整版的夢紀錄,公佈在我的BlogYrleu 靈魂與夢的探險  (不過比較私人的夢,就隱藏了起來)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7/1/26 6:03 AM. ……不知為什麼,有悲傷的情緒,在夢中淚流滿面。

摘錄清明夢及出體夢:

2007/1/9 8:30 AM Lucid dream. 台北市七層樓高的菜市場

……在一個七層樓的環狀建築物中,與忘記是什麼樣的人打鬥追逐。又是陽光普照的天氣,竟然有點熱,現實生活的天氣則是非常冷。我破窗飛出,環顧右下角,看到一個平台,擺著像是 Sony Play Station Portable (PSP) 的機器,每一台上面都有電視節目在上演,感覺像是電視牆一樣。

……到了一條馬路,有很多車輛,但是移動的速度卻像是慢動作,而我的動作在這個環境中也整個變慢。想起曾經與朋友在聊靈魂出體時,聊到出體飛行可以與汽車或是飛機比賽速度,於是我也想試試。嘗試看看的結果,是整個動作完全快不起來,一種像在水裡阻力很大的感覺。

……走在馬路上,覺得自己的身分像是軍人,旁邊有人和我一起走。我告訴他,我剛才在台北市的一棟七樓菜市場與人打鬥,他說那是一個停車場,我覺得不是,並堅持是菜市場。一直走著,我心想好像快沒電了,就醒過來。

Yrleul醒來的一瞬間,本來還很清楚的記憶,立刻只剩下片片段段。也許是因為感冒,身體狀況不是很好的關係吧!

 

S.W.:由於夢的記憶體不在肉體而是在能量體上,出體後回來特別可以感受一邊記錄身體會熱起來的現象(感覺像是「能量體—肉體」傳輸線滿載的 overheat。能量本不足的一般人記不得夢,理應是連傳輸回大腦的能量都沒有,身體狀況差當然也會影響傳輸功能。

2007/1/28 10:45AM Out-of-body dream. 空氣變成水的家裡

家裡房間很亮,外面的陽光灑滿屋裡,我看到空氣中有一絲一絲的纖維飄著,像是灰塵,但是又怪怪的,怎麼好像整個是水中的感覺呢?我想到可以在房間的空氣中游泳,因為整個空氣就是水。 一邊想一邊覺得這個想法真可笑。慢著,啊,我突然想到是出體了,好爽,哈哈哈,等好久!

於是我用游泳的方式,在家中各個角落穿梭,像一條魚。我穿過隔間櫥,看到家中有很多現實生活中沒有的擺設,這些擺設飾品在射進屋裡的陽光照耀下,非常美麗。我甚至看到有水族箱,也有看到熱帶魚造型的黃色鬧鐘。

我本想多看看家裡的奇妙景觀,但是突然想起石老師的叮嚀:不要耽溺細節,看手、換景。於是我看看自己的手,嗯,很正常,就是兩隻手,但是盯了 5 秒,手就開始要變形。我把視線轉移到家中的其它東西,看了一下,再回來注視手,手又正常了——這是按照唐望書中的指示。

我向右轉身從窗戶穿了出去,閉上眼默想換景。張開眼時,發現在像是公園的地方,離地約 2~3 層樓的高度。 我再度看手,發現兩手在拇指的部份灰灰的,像是一團霧,很怪。太陽很亮,我試著用手擋住眼睛,真的可以擋住,陽光無法穿過手,而且手又變正常。 我低頭往下看,看到有一棵樹,左邊有一個下坡。我就往下坡方向飛,一邊飛還一邊回想剛剛到現在做的事,怕醒來忘記。飛著一下就醒來了,全身雞皮疙瘩,哈,久違的雞皮疙瘩!

S.W.:初期學換景都有「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睛」的感覺與過程,當換景機制越趨熟練,你會發現是景來到你身邊聚合又散去,而你可以眼睜睜目睹這個過程。賽斯說:「在醒時狀態,你旅行到地方去,它們不到你這兒來。可是,在夢的實相裡,地方到你這而來,而非其反面。這內在空間並不『取代』正常空間或把它撞到一邊去,然而,卻涉及到一個確定的內在環境或地點之創造。」(《未知的實相)p. 479

2007/1/28 12:00PM Out-of-body dream. 與公車競速

與一女同行,好像與她吵架還是怎樣,她不高興地坐上了一輛公車。我飛起來追公車,意識轉換成清明夢或是出體的形式。

我在馬路的中央追著公車,這條路是台北的羅斯福路。我覺得飛的感覺有點力不從心,快不起來以致於跟不上那台公車。一直追到十字路口,我飄在馬路中間,車子在我週遭穿梭。我低頭看看手、看看腳,很正常,可以看到有穿褲子,也看到小腿,但是腳上沒穿鞋打赤腳。

我向左看,看到一間咖啡廳,飄了進去。我眼光巡視店內的客人,發現到一對情侶正要走出店外,想惡作劇一下。我擋在男人的前方,發現他對我視若無睹,應該是看不到我。我捏他的臉,他也沒反應。我轉去摸那個女生,啊,有反應,她似乎嚇了一大跳,急忙拉著她的男朋友離開。我心想,被鬼騷擾大概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S.W.:不要騷擾夢中人,除非他(她)騷擾你,且應保持低調。訓練重點放在第二關任務(能量有限):

第二道關口:有秩序與準確地轉換夢境(換景,越多越好);目的在鍛鍊能量體。

實際任務:觀察事物、特徵,如建築物、街道形式、顏色、細節等,利用轉移做夢注意力而移動或換景。

整個報告少了現實核對表的部分。由於做夢者班的遠程目標是醒夢合一,因此將夢境與現實事件作關連性觀察至為重要,也讓夢者熟習自身所使用的象徵人及物之意義。如果初期實難辨認任何明確關聯,建議你使用賽斯所謂的聯想法。依你所列的夢數量,不應該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瞧瞧大夥前期的夢工作報告,關聯起來可一點都不含糊。

 

Joyce's January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 2

半/清明夢:10 

抽象夢:4

插播夢:2

普通夢:40

Total58

Max/day 5 (1/61/131/16)

Ave/day2.4 (扣除 71/1238162729 沒紀錄)

Special Findout

1. 一月心中有事,每晚睡前很專注祝福遠方親人平安,不知是否消耗能量?

S.W.:心中盤旋思緒才是消耗能量的主因,祝福是藉上主之力所做的祈禱,若祈福會使自己折福,那就沒人願意了。

2. 好幾次在夢中提醒自己要出體了,都掉回黑暗中。

S.W.:能量不足。

3. 大部分都是半清明夢。

4. 夢見一堆影歌星,劉嘉玲、林青霞、伍百、周杰倫、梁詠琪、李天柱、古天樂、金城武、鄭少秋、李連杰;可惜沒去對照影劇版內容。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16

11:00AM. 我媽要去一個小島還是哪裡,我們送他,公車來了,28 號。他不知道要去練功還是要去休息,從後門上,我問他行李拿了沒?小 J 說拿了啦....我看到他只拿了一個小包包。姊也在旁邊。

 

1/28

媽和小 J 臨時帶親戚的兒子去香港 2

1/09

08:30AM. 想到德國朋友都不在了,很難過

1/10

收到 M 問候的 e-mail

1/10

08:00AM. 李連杰是我的師兄,有一個部分在很陡的山頭拍攝,10 多個人跳上跳下,是用鋼絲吊的,背上都有一個鉤子,我想他們的功夫都很好。他們武打的動作都很快。我有用一個很奇怪的機器拍他們。

1/2X

俄羅斯動畫傀儡戲部分

 

1/17

08:15AM. LY 肚子還是很大

1/19

去電問 LY1/17 生了一個兒子

1/18

08:40AM. 北歐的女生做瑜伽

2/XX

商週報導丹麥是快樂度最高的國家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7/01/13 07:30AM. 我們做了一個可以隱形或變成別的樣子,有生命的車子

2007/01/21 AM. 夢是事實的一種現實

2007/01/30 00:00AM. 等待的位置,不停的移動

2007/01/24 10:00AM. 夢有大有小,有A1 A4,有人家可以透過我來夢的概念 

摘錄清明夢及出體夢:  

2007/01/11 05:20AM Out-of-body dream.

晚上戶外,LHJocel 在跟一個小孩玩,我覺得有些累,就睡了,好像睡在外面地上。LH 來抱我,我覺得有點曖昧,沒想到她對女生有興趣,一個男的蹲在旁邊的矮牆上看我們。小孩突然吵鬧,我們就起來看小孩,是 4-5 歲的小孩,胸口插著一根金屬,我大叫,男子(好像是小孩的父親)過來看,可是小孩還很活潑,我說怎麼會這樣,他們在研究說好像插在骨頭與骨頭間就還好。

我去摸小孩的背,發現金屬棍已經刺穿,從他的背突出,我大叫,男子想把金屬棍抽出,結果,是抽不掉,把小孩再空中甩,甩不掉,我們都嚇一跳,但開始知道是幻象,就很鎮定的用手點每一個人說你們都是幻覺,很用力的指向他們,他們一一消失,但是又跑出一些人,我就一直點,然後開始準備出體。

G 出現了,我也指他,但他不消失,一直嘮嘮叨叨跟我說話,我覺得我再不出體就沒能量了,就跟他說我要出體,不要吵我,她說:我不煩你,可是你要示範給我看,我心埵麻I好奇:他會不會看到我出體的樣子。我是一邊看手,手一直變形,一邊跟他說話的,手是慢慢的顯現出來,剛開始黑黑乾乾的,結果是比較像真實的手,並沒有發光發亮。我要 G 跟我換位置,因為他坐的離窗戶比較近,他就跟我換位子,她一直唸東唸西,說她也聽說過出體。我要飛出時,發現有鐵窗,剛開始失敗,然後又看手,後來就推出飛出去了。覺得好像是從以前吳興街的家飛出去的,不過那時沒有鐵窗。但之前坐在屋內看手,是在現在客廳堙A但窗戶位置不對,出去後才沒有聽到 G 的嘮叨聲。

起飛時一直運氣呼吸,一直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好像很累的樣子,往上飛,以螺旋方式上升,心想:上一次這樣飛過,不知道這次會不會看到星星?飛不高,中間停頓一下,又吸氣往上飛,外面是夜晚,出去是個熟悉的地方,是都市的街道,好像有瞄到高架橋,可能是現在公司出來的附近(士林),可是後來想不起來確實是哪哩,我晃了一下,又看手,不知要去哪,馬上想起要有意願去一個地方,跟自己說要去 ,飛一段,不知為何,想閉上眼再睜開眼就到了。結果睜開眼要努力辨識街道,看到街上有白色的 3-4 樓公寓,突然黑了,聽到鐘在走的聲音,但是我覺得我在黑暗中過度了好一會兒,感覺到自己很用力的呼吸,那種感覺好像在黑暗中靜坐加上腹式呼吸。醒來時,好像真的很用力呼吸。

Joyce這次出體重點:

1. 由普通夢到清明夢在直接跳出體夢

2. 看手 3-4

3. 有告訴自己要去一個目的地

4. 很不優雅,飛得很累,有點硬撐著出體,感覺意願很強,能量不足。

5. 有趣的是,我睡前讀到《做夢的藝術》p.81 「夢的使者的聲音」一部份,在夢中出現了我的一個同學 G,怎樣都趕不走,不像其他幻象。而且我還跟她對話,後來也懶得管她了。

 

S.W.並非出體夢中所有幻象我們都有讓它消失的能力,這當然涉及某種程度的認同(對於背景或記憶的認同),認同越深越難驅離(特別是熟人),這時還是走為上策,免得被拖累成普通夢了。南開諾布也說:「倘若你無法轉化夢境的景象,原因可能是因為在你的夢境中出現太多的過去。此種情形可解釋為,夢受到心靈軌跡或背景的影響。在面臨此等夢境時,要想轉化是比較困難的。」(《夢瑜珈》p. 137

2007/01/19 10:00AM Semi-lucid dream.

一直想著要做出體夢,瑜伽老師出現了,他說他吃到不乾淨的東西所以生病了。我一直在找衣服,很慌亂的樣子,公司地板是黑色的,又很像在老家的二樓。我們又想去錄什麼東西給貓,我去錄東西,突然覺得有能量出體,覺得要快,就開始清除幻象,就是一一指著旁邊的人說你是幻象,然後身體振動,連續三次很強烈的震動後,但小 J 一直說話,我就慢慢聽到車聲,就醒來(還在夢中),醒來就罵小 J 說我要練出體,你幹嘛一直吵,他說其實睡眠和死亡還不是差不多,就一直嘲笑我。

S.W.Joyce 很多出體或出體邊緣的夢都在與人說我要出體,然後對方表示意見,妳也蠻當一回事的討論起來。反觀我在早期出體遇有親友在場的情況則虛情假意得多了。夢中親友有時是我們投射的夢中幻象,或者也是夢體,他們出現在妳夢中在上述兩主種情況下都是基於情感上的連結,妳自己默默移動就可以了。

2007/01/23 05:15AM Out-of-body dream.

黑暗中有搖晃感,出現在現在的客廳,在房間走來走去,心想:我出體了,先看手。看到自己的手白白發著亮光,跟以前出體一樣,又低頭看腳,看到自己穿的白色睡褲變成黃色,心想:我沒有穿這條褲子睡覺,轉移注意力到別處,提醒自己不要急,先在家堻}逛,核對一下與現實的差異。我走了幾步,慢慢的看,客廳幾乎是一模一樣,可是大了一點,左邊是流理台,中間大窗加木百葉,中間有張餐桌和椅子是現實中沒有的,右邊有張桌子是對的,燈光是昏黃的。我走過客廳。直接推木百葉就出去了。

這次很順利,提醒自己不應該有呼吸上的問題,不需要用力吸氣就可以飛,繼續看手,呈螺旋狀往上飛,是夜晚,又有看到一下星空,然後我飛在幾時層樓的高度上,看到建築及街道是我非常熟悉的,台北市的街道。(在夢堸角W就知道是哪裡,醒來卻想不起來建築物長怎樣在哪裡)我平飛了一下,有速度的感覺,告訴自己要去 M ,閉上眼睛,睜眼就換了街景,但不是正確的方向,飛了一段,覺得不好,改回媽媽家,去看我的貓,又閉上眼睛,睜眼就換了街景,心想:需要閉眼睛嗎?可是好像覺得這樣比較舒服,大概因為風的關係。閉眼想著我媽家的樣子,睜眼閉眼 2-3 次後,從很高的地方降到比較低的地方,到了白底紅色線條花紋的大樓,就是我媽家,我想去找貓,伸手就摸到他了,覺得不太可能,就飛在陽台外面,好像有呼喚他,他跑到陽台的玻璃窗來,原本的陽台沒有玻璃窗,我好像暼見我媽在睡覺,貓一直看著我,我很滿足,跟他說再見,轉身飛走。

一直飛,一直 看手,然後唸「won ma ni ba bi home (註)手合十,念了好幾遍,覺得能量還很夠,就想再去 M 家,我不記得現實中外牆長怎樣,睜眼閉眼 2 次,出現好像那兒的外牆,我用意識將那個窗戶改成像現在的落地窗,發現 M 蹲在陽台上做事,現實中陽台很小,夢境中有 2-3 米的深度,我心想:現在清晨 5 點多,M 怎麼醒著?M 好像感覺有東西在附近,一直在看我的方向,但是看不到,但是好像感覺到了開始微笑,我去摸 M 一下, M 好像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笑了,但 M 看不見我。我覺得很滿足了,轉身就飛走,還有能量,但突然的念頭:我不知道我還要去哪哩,我想去的地方已經去過了,停在那裡,突然就掉落入黑暗,同時心媟Q:好吧!既然都去了想去的地方,就好好回到床上的身體。有種躺下的感覺。我「看」到睡覺的自己,視角像是我在床上眼睛睜開低頭看著我的身體。停頓了一下,以為我醒了,其實沒醒。我看到 M M 談論我找他的事,其中一個說沒有啊。另一個 M 說早上 5 點還沒睡,因為 L 從法國回來,所以在陽台準備些東西,我說我都知道,因為我去過。(我很清醒醒來,用錄音筆記夢)

Joyce 註:事後才知道,這可能是六字真言或六字大明咒,在網上看了一堆,還是搞不太清楚,這兩者是同一件事還是一個是真言一個是咒語,版本眾多不知如何是好,其中之一:「六字大明咒的譯音有很多種,所以每一種譯音都有稍許不同。因此我們以梵音持誦即可。 『唵』是皈命,『嘛呢』就是摩尼珍寶,是如意珠 、如意寶的意思。『叭彌』即是蓮花。 『吽』是摧破義。六字大明咒的意譯即是皈命清淨的摩尼寶、清淨的蓮花 。就如同《大乘莊嚴寶王經》記載。若誦持六字大明咒 。隨所住處,有無量諸佛菩薩 、天龍八部集會。又具無量三昧法門。 誦持之人,七代種族全部得到解脫,腹中諸蟲都可以得到菩薩之位 。」這個比較有趣。 

Joyce這次出體重點:

1. 第一次不是從普通夢出體,有對照房間

2. 看手次數增加

3. 清楚的告訴自己去一個目的地,達成,再去另一個目的地,達成。(睡前有先想好)

4. 比較優雅的出體,睡前想過呼吸的問題,出體時提醒自己不需要深呼吸就可飛高,即用意願控制。

5. 自然唸出咒語,覺得能量可增強。可能是這六字常聽到,比較背得起來,平日沒用過。

6. 達到目的後,有失落感,停在那哩,浪費了寶貴的能量。

7. 飛出後看到的街景變得比較真實,之前的景像都有點單純的離譜,好像只有幾棟房子,這次的街景幾乎是夜晚的台北上空,每次換景,都很寫實。

2007/01/14 12:00PM Secondary dream. 超能力夢

……沒有人理我,我看到天上的雲,覺得很奇怪,就用手指天空,雲就撥開了,我很用力的用手指開天上的雲,那種力量很強大,雲是順著我的手勢散去,就隱約看到骷髏頭,好像有 7 個。我警告大家說這是很不好的徵兆,大家還是在嘻嘻哈哈!之前他們一下出來一下不見都是在嚇我,然後 M 也是假的,有人化妝的。我說那 YZQ 呢,YZQ 出現了,抱著我安慰我說沒事啦。我發現他的髮型是短的和他現實中的不同。他說因為太趕了,所以沒有計畫得很好,我說話不是這麼說,是有關超自然的問題。

Joyce這幾天你好嗎? 前兩天有夢到你,你因為兒子有些焦慮擔憂,雖然是個戲劇性的普通夢,但那個夢讓我有點擔心你。希望你只是忙碌,其他一切平安沒事。

 

S.W.這樣的核對也好,可以證明我們夢到他人的事大半時候完全不準

 

Joyce其實如果夢百分百與現實核對準確,那有點無聊,好像同樣的事都做兩次。而偶而準確,大概能讓我們提前擔心一下或演練遇到時的措施,完全不準就可以讓我們過過與現實生活相反的另一種「可能的實相」。真慶幸自己是做夢者。

 

S.W.我所謂夢到他人的夢不準,其實是要先觀察是不是自己所思所想所憂入夢,而非是敏感到有他心通的能力。待你多觀察所謂的核對表,就能了解人跟事常是分開的。在進一步,你才能知道代表人到底代表誰?(也許是你自己)做夢者永遠優先先審查自己,再印證他人。不然你夢中殺了某某,真的是基於潛意識的恨意嗎?夢中某某死了,難道我們醒時要開始準備喪事?美國最偉大的靈媒艾德加凱西也說夢到他人死亡,百分之九十幾都是不成立的,只有少數靈犀案例。

 

Joyce前幾次的出體我都有很用力的呼吸,很像瑜伽腹式呼吸那樣。前兩次我以為只是在出體時用意試要自己如此呼吸,第三次出體後,在我醒來的那一剎那,我發現睡在床上的我真的用力腹式呼吸。所以在做夢的我用意識暗示肉體的我做動作時,我很可能會照做。之前沒想過什麼恐懼的問題,但在看完《做夢的藝術》,覺得這的確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我並沒有恐懼,但是我發現自己由醒時去暗示做夢的自己很快達到暗示的目的,如果能量再強一些,反之亦然。不知道有沒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S.W.出體的不是肉體,若有呼吸或憋氣、嗆到的感覺也純粹是一種生理慣性反應。唐望說:「肉體只是拖累做夢者的一個回憶吧了。」特別是出體者感受跟隨心意,心意想到什麼通常立即經驗到,要比在物質世界快速直接得多,所以我才說要時刻警醒於自己的心念是否造出形象與感受出來。基本上我盡量對出體中的經驗持中立態度,不因遭不明干擾而驚恐,不因白光天樂而喜樂。

 

也許你跟卡斯塔尼達一樣,做夢抵著牆,醒來也跟小狗一樣姿勢,不過,我沒這種經驗,也許因人而異。我感覺出體的層面離肉體所在層面較近時,是有可能彼此連動,但當你一轉再轉到其他較遠層面,恐怕就鞭長莫及了。初期出體需要暗示,故唐望要卡斯塔尼達睡前跟自己說:我是做夢者,那是因為能量體尚不足以自己行動之故。我這一年除了趕業績,一般睡前都不再暗示了,直接出體或夢中出體對我也無所差別,能量夠了,off you go!

 

Joyce通常是轉為普通夢或出體後醒來才會「有情緒」,有點高興或疑惑,但是出體時就是很酷很冷靜那樣,有個意念在指揮出體的自己。還沒有遇過醒來抵著牆,那樣可能真會嚇到,腿上常有不明淤青,搞不好……呵呵!

現在作普通夢,尤其是那種演戲演得死去活來的好像變少了,或是有刻意在夢中的記憶除去了?自己也不太清楚。有個部份,就是我醒來會記得當時自己出體的反應,但細節卻會忘掉,例如:出體時看見很熟悉的台北建築物,馬上知道那是XXXX,醒來後,所記得的是出體時完全能夠正確認出XXXX的事,卻想不起來XXXX是什麼?是不是我的第二注意力還差很多?

所以盡量要做到「靈肉分離」就是了,我會提醒自己,我現在還需要很多的提醒或暗示。

 

Sean's January Dreamworking


Summary:

普通夢:11

Total11

Special Findout:

1. 夢記錄成績太差,試著改變睡覺的方向,頭朝北方,目前似乎有較易記得的傾向,繼續觀察中。

S.W.除頭朝北方有利出體外,保持皮膚清爽低溫也有幫助,另外注意補充優良蛋白質。因為你屬於朝九晚五上班族,又住得遠,平日要提早睡覺,睡前喝一大杯水,利用半夜上廁所可以多記些夢;週末一定兩段式睡眠;上班隨時保持身體放鬆(減少耗能);看淡一切事。能多睡就有業績。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

日期

夢後現實事件

1/15

1. 小學同學 Y 跨過我的頭。

2. 一個牧童正在放牛,說他弟弟死了。

 

 

1/18

參加書法比賽,前兩名是書法好手,在一整面直立的白紙上,騰空飛上去寫大字。我不敢自暴其短,不敢抬頭。藝人 C 要走,我跟著她,她想打發我走,我編些理由不想離開。

2/3

同事說 HTK 前請十多名書法家揮毫寫春聯,免費贈送,現場大排長龍,還得領號碼牌。

1/22

藝人H(男)死亡

1/28

藝人H(女)於27日車禍,28日宣告不治。

1/23

妹結婚,我找襯衫領帶相機,想跟妹借她的 Olympus,弟已穿得人模人樣。

 

 

1/28

1. 騎機車甚久,腳踏板上放一牛皮紙袋,內有 MO、文件。遇大學同學 CC在打籃球,球場旁有一小佛堂。

2. 一婦人開車撞到我,我請人報警,記下車號。

3.   在一小佛堂遇到媽,她的耳朵內有異物,我幫她察看。

2/6

2. 在中興路、五峰路口附近,一婦人開車未減速急速迴轉,我緊急煞車,差一點追撞她。

 

 

 

1/29

媽在我身後睡覺,我看報紙。

 

 

2/5

與小學同學 L 交談,他說建中畢業後考上 T 大,我回說:「你一直都很會唸書。」

2/9

某部落格提及 T 大辦的企業行銷營隊,L的名字出現在經理人講師名單中。

2/9

攝影師友人是雙性戀。

2/13

與該攝影師敲定隔天到九份採訪。

 

le galant's January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10

清明夢:16 (semi-lucid 9) 

視像: 7

抽象夢:24

插播夢:34

普通夢:164

Total:255

Max./day:13 (01/28)

Min./day:4 (01/13)

Ave./day:8.2

Special Findout:

 

1. 無法想像的夢。非常小的人的夢已經出現超過四次。 

2007/01/07 07:56AM Wield dream. 

有一隻魚,牠受傷,都在流血,一隻魚嗎?有一個水龍頭一直注入水,我想這樣對牠也蠻好的,就可以一直 refresh。我要走了,可是我怕牠被水沖走,所以我就拿橡皮塞子,水還一直在流,把它半塞起來。然後我好傷心噢,因為牠不知道會不會活?牠變一隻貓,然後我就撫摸牠。後來我叫牠:「你在睡覺噢?」好像又回到前一個夢的房間,「我待會兒就回來。」牠本來要起來,「你繼續睡,你剛剛都沒在睡。」我說。我好像後來還回來看牠,變成一隻小動物,叫牠繼續睡。

 

2007/01/20 02:20AM Wield dream. 

「剝乾」是一種小人,非常小,是那種薄翅類昆蟲大小。我看到桌上一個小人跑過去。

 

2007/01/22 10:15AM Wield dream.

在一個草原上,有一群羊,羊中間有草。我覺得羊怎麼回事,後來說不要理羊了,就放牠們走,為什麼牠們跟著跑?牠們本來停在一處斜坡,可是為什麼在跑的時候,草地也跟著跑?我就覺得有點怪。後來鏡頭帶近去看,羊群中間還有些全身都是綠色的怪物,這時候有一些比較大的巨人(跟我們一樣 size,可能是羊尺寸很小)碰到麻煩了,因為這些綠怪跟羊準備撲殺巨人,我們這一群同夥就準備去幫忙那幾個巨人。我們並沒有直接靠近,有一個男巨人(長得像大力士)打了一下中間像蟾蜍的綠色怪物,他手就痛了,我在想才打一下手就痛了,那還有其他隻怎麼辦?所以就變成有一個(像魔戒裡的精靈)Legolas (勒苟拉斯)來幫忙。最後一幕是,中間巨人他拿像放風箏但比較硬的紅色的頭,還有一個紅白的符號,Legolas 就在那看那個箭,把它翻正。總之,是我們去幫忙的。

2. 主夢/插播,潛隱訊息的主觀感受

2007/11/22 04:55AM Double dreams.

插播:「台北的天空非常正面與積極,我感覺要走出自憐的悲傷,非常有希望。一個傢伙在講。

潛隱訊息:我看到一個字是西藏,他對西藏教派的一些想法。

主夢:我在台中家整理東西,周X(資深照明產業工作者)和幾個日本人開始批評起來,他說:「嗯,看起來妳的室內設計作得不錯。」我反問:「你如何看出我的室內設計作得不錯,是跟其他人 the other's 的設計比較?」那日本人聽不懂 the other's,我解釋說:「Compare to the other Taiwanese's interior design.」後面都是用英文倒ㄎㄠ回去(反唇相譏)……。

補述:這一次的潛隱訊息,我是有感覺的,因為我在想他這人寫這樣子,基本上是自己的想法吧。他應該像是(西藏密宗)寧瑪派的,我在想為什麼他說台北的氛圍非常好、可以幫助XXX,這是他個人的想法吧!這是第一次對潛隱訊息有一個 judge 的情況。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1/05

08:50AM. 我床旁邊開了一個窗戶,有升降梯吊水泥上來。我想把床調個頭,這樣就不會碰到床。

01/17

 

油漆工來漆兒子房間,我把床搬開。

01/05

10:05AM. 我在拍照,拍的時候變成短片,曝光時間好長,而且還在晃動,我說:「啊,沒帶腳架。」

01/17

 

隔天要拍住宅完工照,要 Ray 帶相機,談到用慢速增加曝光時間,所有景物才會清楚,才想到說:「啊,(辦公室)沒腳架。」。

01/06

11:00AM. 我去外地沒有航班回返,想到在這裡三天沒人照顧兒子。其實想陪兒子,如果我在家裡沒走的話。

01/18

菲利浦邀出席香港產品發表會,提供機票住宿,我回說要照顧兒子,不克參加。

01/07

10:55AM. 林青霞「蜀山劍俠」。

02/01

 

Joyce 郵件提到徐克的《蜀山傳》,大多交戰都以元神出竅形式進行。。

01/07

01:47PM. 我講解不是房間尺寸 double 就更好用,因為 cabinet 等家具都有固定尺寸,舉例床有固定尺寸:single, double, King or Queen

01/17

 

已完工案業主想調主臥房間,我要先確定現有床尺寸——特別是她 King size 床的床頭櫃,才能調動。

01/08

09:30AM. 我吃了一顆安眠藥,有點想睡。

01/18

E 提到正準備懷孕的老婆晚上都睡不著,想要醫師開些安眠藥來吃,醫師說不妥。

01/13

09:20AM. 我跟一位男業務說:「你們菲利浦在市場上一點競爭力都沒有。」他變成智林 LED 女業務,她明白我的意思。

01/19

辦公室地上一堆飛利浦男業務送來 LED 樣品,同事批尺寸太大,我說菲利浦這樣一點競爭力都沒有。E 提到智林LED女業務也來看過。

01/15

10:15AM. 我包包裡是兒子的勞作,厚紙板四邊綁一些短的裝飾。我待會好像有個舞會。

01/21

兒子拿宮燈勞作回來,四周綁吊飾。提到導師參加學校教師舞會,給我看學校網站上的舞會服裝照片。

01/15

10:56AM. 在辦公室回頭一瞥,Ray 的桌椅不見了,「他沒來上班嗎?」E 說打電話也沒人接。

01/16

Ray 哥哥前晚上課時昏倒送醫,故沒來上班。一早確實聯繫不到。

01/19

01:35AM. 插播:是一個故事,有一個加強的水。

01/26

火供簡儀,用Reikei 符號淨化水。

01/19

09:30AM. 一個男老外在主持音樂節目,我 call-in,他講到三四部電影,我比較有印象的是第一部「森林花園」。

02/02

讀《密宗大成就者傳奇》第一位講到箭矢大師薩繞哈,聯想起奧修《與先哲奇人相遇》中的薩納依(1080-1140),著有《真理花園》,其愛之路的修行途徑亦稱為花園途徑。

01/23

08:20AM. 7-11 老闆娘泡在一個好大的澡缸,我問她:「雙胞胎不太好照顧喔?」

02/08

7-11 老闆娘消失了幾天終於出現,說是趁寒假帶雙胞胎兒子去統一度假村,設施不錯,還可以泡三溫暖。

01/28

08:35AM. 插播:要防止婚喪喜慶的干擾。看到一輛車,裡面載滿小孩,還敲鑼打鼓的。

02/08

台北第一殯儀館出殯場面壯觀,造成民權東路交通阻塞。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7/01/01 04:45AM. 「攝受週期」。兩個夢都在講類似印度教的一個相應的準備。

2007/01/03 04:00AM. 都在夢那個 Rigpa(按:明覺,即本初智慧)

2007/01/03 09:15AM. 「兩隻貓在雲朵上

2007/01/05 03:00AM. 夢變成跟本尊,自己跟本尊的關係

2007/01/06 11:20AM. 沒有人問我,我說:「對,但我學的是另外兩個字『如是』,就可以取代所有的。」也不是取代,反正這個字比較對

2007/01/07 05:55AM. 「覺者心中的寶藏」

2007/01/07 10:55AM. 插播林青霞好像有秦祥林、秦漢在追求她。最後她將「蜀山劍俠」跟秦漢,後來跳出一句詩:「終於看到XXXX,二人成就。」

2007/01/08 05:30AM. 我好像接受一個法,灌頂嗎?我回頭檢視其他的,是擺在第一個,我總覺得是其他語言的。然後檢查其他檔案,確定我被灌的是沒錯的、是已經有的。

2007/01/11 05:30AM. 好像在留言版還是類似的什麼,有一個男的、蠻年輕的,他留的內容我忘了,但最後一句是有一個字——不知道是跪還是拜,這個字是做「如是」解——「自觀」吧。

2007/01/15 03:20AM. 有一個文字的,在說誰半夜還是怎樣的情況下回來了。它這是講靈魂的事,但是發生些情況,就在那演:有個女的學生在打瞌睡,突然「女主人」回來了,點亮燈,所有人都醒了。那意思是說,它主要採取的步驟必須是要順自然而行,才是最適切的方式。

補述:譬如說好像也許你碰到一個環境——人造的 situation,你以為放著它,你的本性會自動學習嗎?這是不一定的,但是順著本性就可以學習到。

2007/01/16 06:30AM. 前面一直有好幾個夢:第一個是「純純長相」——一個佛還是什麼;第二個就是關於他的說明、經驗等等;第三個也是一個 support 這個佛的說明,但是站在客觀的立場來說明別人的資料。

2007/01/16 10:40AM. 剛剛醒的時候,(夢裡)我打開一個什麼,跳出兩個詞:「依序」……「X足」——知足?跳出來最後一個字像足。

2007/01/22 05:50AM. 一個傢伙講。「台北的天空非常正面與積極,我感覺要走出自憐的悲傷,非常有希望。

2007/01/25 05:10AM. 關於前世,我好像知道了,還是已經讀過了,所以那個檔就留在那。但我沒辦法直接使用那個檔,便告訴那女的我已經讀過了,然後想辦法 copy 了三個部分句子來取代原先。這夢的後面又跳出來:「我是貝瑪。」

2007/01/25 10:20AM. 跟一個周星馳的聲音,又好像在看一篇我寫的文章。因為我所經歷的就是周星馳,可以經驗上升也可以經驗下降,但是不能經驗XX,所以我選擇的結果是:我不要那樣的經驗。

2007/01/27 11:30AM. 最後一幕是奧修在一片草皮上跟小孩子在玩球。他穿黑色的袈裟,風吹動他的長袍,十分輕飄飄。我突然覺得他們這種人死之前,都圍繞在一種人活動快樂的氛圍當中,而不像有些人為了求道離開人世,頂多在一片孤寂的大自然當中過世。奧修在臨死之前,還能夠享受那種兒童的純真、活動的氛圍與生命力,是蠻令人感動的。

2007/01/28 05:15AM. 「肯定在……階段的感覺」

2007/01/30 03:20AM. 我這個夢想不清楚了,隱約是在一棟房子修呼吸法門,有一個人跟我對應,後來我照著他做,吸了一鼻子不通順,但我轉了一個身,從左側臥到右側臥,後來還是做對了。

2007/01/30 05:55AM. 這是我聽到的口述錄音,一個小孩在講他接受到的東西,後來是一個小女孩在講她接受到的東西,還有其他兩個案例。這都沒有什麼影像,是說,第一個女的說:「啊,其實你跟我是一樣的。」那好像跟我所做的分別有關,我其實是做第二個小女孩。

2007/01/30 10:55AM. 「嚴格來講,並沒有在目前狀況還蠻失望的。」

2007/01/31 07:20AM. 「我這一年不是情感上的意圖用事。」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