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第二十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7/04);四月份閱讀札記 :前世印跡;文字是空的


清明夢與伏藏

 

南開諾布仁波切《夢瑜珈》這本書的譯者黃英傑是台灣第二位轉世活佛書裡面蠻吸引我的一個詞是「伏藏」。用我了解的意思講,所有教法經師徒口耳相傳,經年累世總會有所偏失,因此在很早的時代,即蓮花生大士那時期(西元 800 年左右),將教法埋在山洞、湖泊等「力量之處」,並由當地護法神保護,直到預言中的「伏藏師」於淨觀(某種淨覺)中取出再予以解壓縮,也許護法神也會擔任翻譯,使教法的保存不受一絲一毫扭曲。光搞這些人的前世跟師徒關係就要腦袋打結了,這麼講吧,有很深厚師徒關係的兩人會一直師徒、徒師下去:老的當師、小的當徒;師父教會徒弟,死後投胎來當原來徒弟的徒弟,再把前世自己會的學回來。南開諾布認證是安藏巴的 轉世之一,安藏竹巴是大圓滿大師也是伏藏發掘者,是第一世宗薩蔣揚欽哲旺波仁波切的弟子。

伏藏或巖藏是指為了被以後的某時期的世人發現,所預先藏起來的教法。一般相信伏藏被藏在樹林、湖中、大地裡,甚至是虛空之中。(p. 196

蓮花生大士在西藏教授期間的主要二十五位西藏弟子,都發願於往後生生世世投生於人間,以發掘伏藏來利益未來世的行者。在此要注意的是,並非所有的伏藏都傳自蓮花生大士,例如有些巖藏是來自無垢友。(pp. 255-256

按諾布書中所述,他也在清明夢境中接受教法,這是我對「伏藏」的興趣之一。《夢瑜珈》編者麥可凱茲寫道:「在我將我的夢境告訴仁波切之前,仁波切早已知道我夢中與他對談過的內容了。諾布仁波切對這些經驗感到莫大的興趣,有時候隔天他會問我,前一天晚上是否有作過有趣的夢。而假如我回答的是只含糊記得一些夢境的話,仁波切會說:『你一定要去嘗試記得才行。』」(pp. 21-22——你一定要去嘗試記得才行!  

 

夢中「心見反應」夢中形象的擴展 

 

耶喜喇嘛寫的關於夢的內容:

夢境遠比醒著的時候更有力及有效。雖然你也許認為在醒著的時候你可以全神貫注在某件事情上,但是你其它的官能仍是開放的,也因此它們會對接收到的矛盾訊息反應。然而,當你在夢境時,你身體的五種官能——眼、耳、鼻、舌、身——都停止了活動。例如,當你在夢中看到某個對象時,此時你是用心識的眼,而非肉眼在看。由於沒有受到這個感官的分心,你的心因此能以很大的能量自然地集中。所以,舉例來說,在夢中變得相較於在白天時心中浮起的偶然執著的念頭,其影響可以變得更強而有力,而且在你的心識上留下的銘記也會更深。如果在夢中你能夠專注在修行道的某個主題上,以上的道理當然也同樣地適用。(《生活中的智慧能量pp. 234-235

「你在夢中看到某個對象時,此時你是用心識的眼,而非肉眼在看」,解釋了我對夢中「代表人」的「眼見判斷」(是其他人)與「心見反應」的矛盾,不過我早已明白其代表的意涵勝於形貌顯像。「榮格認為,夢是對清醒自我(waking ego)有所侷限的視野做出補償,夢的這個功能不但和夢是訊息處理的假說十分吻合,而且遠遠超越了僅作為吸收新資訊的功用。」(《榮格解夢書》p. 37)。我所謂的「代表人」,在榮格派的解夢方法中稱為「形象的擴展」:

夢中形象的擴展就好比「剝開」情結的三層外皮。首先,了解夢者個人的聯想,這些聯想可以揭開繞著原型發展出來的情結的本質。比方說,若有夢者認識的熟人出現在夢中,那麼接下來的問題是:該把這個夢中形象看成是客觀的(指的是真實世界裡的那個人),還是主觀的(以另一個人來具體化夢者自己心靈的某部分)。事實上,熟人、熟悉的地方、熟悉的事物也可能指涉夢者心靈內在的現實,特別是當它們出現時伴有強烈的情緒色彩的話。從榮格學派的觀點來看夢的運作時,重點往往都擺在夢的形象透露出何種心靈內在意涵。

James A. Hall, M.D., Jungian Dream Interpretation: A Handbook of Theory and Practice, 榮格解夢書:夢的理論與解析pp.56-57.

書中說明夢的運作主要是為了「補償補足清醒自我對現實的看法之不足」,而記錄夢的好處,則是「讓人可以在日常生活裡去辨認類似的母題,進而採取適當的態度或作為去回應」(p. 41),如此夢中自我補償的需求就會降低。此外,如同我經常強調的,使用任何解夢書來分析自己夢中的象徵物時,必須同時審視當下生活中的事件。以熊的夢中象徵來說明,牠同時具有凶猛與 palyful 兩種解釋,因此要端賴夢中的感覺而定。除了少數「人生大夢」及「先知預言」,解夢不離當下現實事件,原因在於十之八九的夢都是現實的反映,就算預見,時間也多在一個月內,這也是做夢者班夢報告中現實事件核對表的立意基礎。

夢一定要放回夢者當前生活的脈絡來解讀。夢通常是向夢者核心的自認同提供一個通常是更為全面的角度。自我對現實的看法往往有所侷限,然而夢卻傾向暫時性地集中、加強覺察火力。把夢放回夢者的生活脈絡並不是把夢簡化成預言未來。同樣的,透過夢來確認一個人目前的意識狀態也把夢看得太簡單了,以致沒法讀出夢所隱含的補償或補足的訊息。(pp. 58-59

或然之夢與前世印跡

 

多年前看到報紙上一部電影的報導,講的是二十年後再續前緣的劇情,依著這樣的靈感,我寫了〈或然之夢〉這首詩:

「當初,其實是忘了話別。」

「結局還是要的,只是挪後二十年。」

「這二十年,好像只有五分鐘。如果當初我們的故事有了一個結局,或許今天便不會有這個重逢的機會和感情。」  

詹杜固仁波切開示影片〈加持〉(影片很長,分上下兩部)講到

我們都經歷過許多次輪迴,在這麼多次的前世中,我們曾經遇過某種聖潔的東西,某種帶有強大力量的東西,……我們大家都在前世做過些什麼,……這就是原因,這樣我們在輪迴的各處轉世,遇到各種情況,我們前世中所做過的某個特定事情,由於我們的業報,它可能會給我們的心靈帶來巨大的影響。……所以當我們重複做過某件事情無數生、無數次後,它就會在我們的生命裡留下非常強烈的印跡(imprints)。當我們一出生的時候,就有天生的喜好(natural liking),天生對某種物體或行為傾向(toward objects or toward activities)。請仔細聽,因為我正在教你們基本的佛法教義,「業力」。當我們在前世做了如此多的次數之後,我們就有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強烈地從心底油然而生。

我的意思是,我們曾經做過的事留下印跡,在今生,或者說在我們的生活中,正好有機會遇到了環境上的助因——仔細聽著,我將要說到重要的佛教術語,環境上的助因,我們需要一個業的誘因(karmic cause),那種我們做過,然後在心識裡留下印跡的,我們需要一個環境上的助因來打開 Gen sibere 的東西。Gen sibere 就是那種我們用來播種、生長、顯現、發芽的東西。……那影響很強烈,因此肯定有來源。有人會問:「你怎麼忽然這樣?」……我們心裡會有道門打開,that opening 我們稱它為「業印的滋長」,打開那道門的條件是外在的、環境上的,……有時我們也不清楚原因,……這並不是瘋了或喜歡不喜歡的問題,而是某些來自前世的東西萌芽了。

有沒有聽過「書到今生讀已遲」的說法?就跟轉世活佛一樣,很快就跟上前世進度,所以你以為修行者是初次接觸教法嗎?不認識但面熟的人是第一次見面嗎

 

加持、授能或灌頂

 

有位喇嘛打個比方說,就像有一間好大的房間,授權或皈依就是給你一把鑰匙,這樣你就可以進去使用了。靈氣師父賀倫博士認為「如果靈氣師父是個真正的靈性導師,就會一直處在對宇宙生命能量的充分覺知中。靈氣師父能像鏡子般,映照出學生的自我授能(self empowerment),讓學生看見自身存在本質的靈氣能量。」( 《靈氣108:以雙手傳遞宇宙生命能量pp. 28-29詹杜固仁波切如此說明「加持」:

加持(blessing)就是當一個喇嘛與你分享佛法的知識,告訴你如何審視自己、自省和自助,當你進步了,事情就發生了改變,那就是加持。所以當你待會離開這裡,走出門外時,一部分的佛法知識已經和你融合了,你的心靈已經改變了。也許我們有些人有愧疚的感覺,那很好,你知道為什麼嗎?愧疚來自於良知,不安的感覺也來自於良知。藉由這種方式除去所以當我們走出門外時,我們心靈有了些許震撼,它為我們指引出新的方向,我們當中有些幸運的人會說:「我想做點什麼、學點什麼、明白得更多。」而有些非常幸運的人,當他們聽到更多的佛法,他們會感到法喜充滿。

點化亦稱授能(empowerment)或灌頂(initiation)。「靈氣點化基本上是種儀式,授予個人本來面目的內涵或種子。藉由這種方式去除原本無明(ignorance)的面紗」(p. 30);而密宗灌頂則是「一個密續上師傳授給弟子的本尊修法,灌頂使弟子獲得修持此法的許可」(《拙火之樂》p. 253),「本尊被認知是一種人格化的心識狀態,讓一個行者能夠在成佛的道上前進」(《曼陀羅:時輪金剛沙壇城》p. 56),與咒語連結可以深化雙方的結合(雙方指行者與該咒本尊)。

 

「冷血聖人」葛吉夫;我如何知道我愚痴

 

留言版 Chuck 留了葛吉夫催眠中心的網址,順道看了篇〈葛吉夫:二十世紀的達摩〉:

葛吉夫宣稱「第四道」並非他自己發明的,而是淵源久遠的古老智慧。我們可以在第四道體系中看到有些理念脫胎於佛教、蘇菲密教、基督教,有些理念則是原創性的,未見諸現存的修行體系。葛吉夫博雜廣大的密意知識經由大弟子鄔斯賓斯基以卓越的理性整理後,「第四道」體系更加條理分明。

葛吉夫是個千變萬化的人,流暢展現不同的風貌,當他嚴厲時,光是眼神就能令人動彈不得,當他溫和時,就像春天的暖陽照得人人眉開眼笑。但是身為靈性導師,他展現嚴厲、無情的一面遠多於溫和、輕鬆的一面,他從不諂媚弟子,從不讚美弟子,相反的,他不斷找弟子麻煩,不斷設計情境讓弟子不舒服,以殘忍無情的說話方式鞭策弟子,所以有人甚至稱他「冷血聖人」。追隨他多年的弟子哈特曼曾經有感而發說,「真正的」葛吉夫使人想與他永遠在一起,可是「日常生活」堛爾祕N夫總是使人想逃得遠遠的,如果不是為了修行的話誰願意待在他身邊?

的確,葛吉夫的作略就像濾網一樣淘汰道心不堅的人,或者與他無緣的人,他一點都不想浪費時間、浪費精力在無望的人身上。他的動機是,如果你不能清醒過來,那還不如去死!

哇,真是酷呆了!Yrleu 在留言版上寫道:「一開始我也是看《簡易靈魂出體法》,而認為真的就是那麼『簡易』,後來讓石老師澆了幾桶冷水清醒之後,才知道真是沒有那麼『簡易』。 我當然不是「冷血詩人」只是經常一針見血。其實一般人不能清醒過來是因為不知道自己的愚痴,關於這點詹杜固仁波切的〈我如何知道我愚痴〉(How Do I Know I'm Ignorant?)(13Mb)說明得很有意思。

「當你看見我,我試著做好人,你看見你自己。」  

《達賴的一生》(KundunDVD 叫《活佛傳》)已經租不到了,只好上雅虎奇摩拍賣競標Kundun 唸作「崆敦」。影片最後達賴喇嘛一行簡從逃到印度邊界,他回首像自願護衛的藏民致意,同時預見他們屍首橫陳。)

侍從佛喇:最後所做的會回歸,所累積的眾生的苦難可以結束。

邊界守衛:請問,先生您是誰?

達賴喇嘛:你所見的是一個人,單純的僧侶。

邊界守衛:你是佛陀嗎?

達賴喇嘛:我只是鏡射而已,像水中的月影。當你看見我,我試著做好人,你看見你自己。

十四世達賴喇嘛這一世所背負與經歷的痛苦是所有轉世中最沈重的,而當他自執掌了數個世紀的西藏美麗國土離開時,他才只有十八歲。最後字幕寫道:「 The Dalai Lama has not yet returned to Tibet. He hopes one day to make the journey.」電影最後那句「我只是鏡射而已,像水中的月影。當你看見我,我試著做好人,你看見你自己。」讓我感觸好深,如果人人本自圓滿無暇(奇蹟課程也一直強調這點),每個人所見不外乎自己的投射——「可以說是我們帶著無明和業力的眼鏡所見到的」,也就是說,你不是真的看到了我,我也不是真的看到了你,我們是看到我們以為看到的;而為了你看到你自己,我會試著持續做個好人。 

 

文字是空的

 

圖書館又借了兩本南懷瑾的書回來,其中一本《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美國西藏的密宗修行經驗(上集)》,一段看完不住大笑,還講給兒子同樂:

心中無我,魔也來得了。來了,你要知道它是空。你們也不是真修行,你說:「這些都是假的,我現在空,我不怕。」說不定你就變成它的點心麵包哦,魔是真的可以把你吃掉哦。不過,你一心念〈心經〉或《金剛經》就行了,準提咒也行。夢中有時也會有這些恐怖現象,雖是夢,一樣可怕。有人夢中知道是幻象,但還是怕,說明修行還不得力。

禪宗一般只記載大悟以後的情形。比如黃龍南祖師,他把地方上那些牛鬼蛇神的廟子都打爛了,拆了。他住在禪堂裡,夜裡睡覺時有一條莽蛇出來咬他。他大聲說:「你敢!」就翻身又睡了。他也不用念〈心經〉、《金剛經》,莽蛇就走了。

還有個禪師的故事。有個毒龍潭,人只要在旁邊動一下,毒龍就會從水裡冒出來。這位禪師索性脫了衣服跳進去游泳。毒龍不但沒出來,從那以後,毒龍就不敢住在那裡了。中國這些大禪師們,遇到這種情況,既不用咒也不用法術,就這麼明瞭簡單,這是因為他悟道了。我也有一個咒子:「他媽的,滾你的。」(pp. 115-118

哇,開悟成道的南懷璟講髒話喔,那我常講「他媽的」也不算什麼囉。詹杜固仁波切的開示,有時也常耍寶。西藏喇嘛們都很幽默開心,有時唸咒也不是那麼死板正經,也會吞口水、換氣、停頓,如同詹杜固仁波切開示影片〈蛇雞豬〉說文字都是空的:

每天的祈請,請求釋迦牟尼佛和文殊菩薩的護持,好嗎?如果你不信釋迦牟尼佛,不信文殊菩薩你信仰耶穌基督,你就想像你在向耶穌基督禱告。如果你不信耶穌基督和佛陀,你信仰上帝,就想像你在向上帝禱告。沒有差別,只是文字有所不同罷了。文字是空的。文字沒有開始、結束、含義。它們只不過因為我們的動機而被賦予含義,文字只是通過我們的動機而被賦予意義,否則它們什麼都不是,文字是空的。因此不要執著於:「噢,天哪!這兒寫著『禮贊釋迦牟尼佛』,他們是不是想把我變成一個佛教徒?這是一個陰謀!」不,他們不想把你變成佛教徒,他們為何想把你變成佛教徒呢?誰會在意呢?

當你祈禱的時候,你用什麼文字並不重要。祈禱就是把你自己向比你好的東西開放,而當你向更好的東西開放的時候,文字無關緊要。這就是為什麼「文字是空」的原因。文字沒有開始,沒有結束,不要執著於文字。執著於文字,執著意味著抱定某種東西,我們認為它存在於某種形式,其實不然。因為,一旦認為它以那種形式存在,我們便會以一種當然的方式,朝著那個目標去努力。而當我們以一種當然的方式,朝著那個目標去做,那個並不存在的形式又是由我們自己所設計的,我們的苦惱便產生了。因此,一個不存在的物體並不意味它什麼都沒有。它是我們對物體的想像,以及這種想像的作用。和我們對這個作用的反應,就是我們的痛苦的根源,以及我們的貪,嗔,癡增長的根源。

(上面這段我本來剛剛要抄寫的,再上網時沒想到竟然新闢了視頻原文下載,真是德政啊,不然像我這樣跳著摘,Media Player 很難精確控制,也很耗時。)2007/04/17 留言版一位「漫步人間」問我,是否有更恰當的方法來說明唐望的「做」與「不做」,我很認真地回答他後,他寫道:「文字的基本限制的確很難描述。「不做」、「停頓世界」都在描述一個不可說的境界,一種不得已的描述。若無實際的體驗,則文字仍然只是文字。感謝曉蔚的回覆,在直覺的理解上(無奈的說法),我瞭解你所說的。」為什麼會這樣?

空性和無我;覺者的自性遠離文字;眾生的自性也是遠離文字的。為什麼?在我們這個境界,沒有任何語文字能夠描述我們沒有經歷過的事情。當我們到達某一境界,當我們站在人們沒有體驗過的一個境界講話,那麼所說的話對你而言就會像瘋話一樣。當一個人的行為基於你沒有經歷過的體驗,當一個人的行為超出你的認知、超出現實、超出絕對的現實,那種你從未領略、聞所未聞的經歷,那麼,他的行為在你看來就是瘋狂的。它之所以瘋狂,是因為那超出了你的預計、你的概念、你的是非觀。因此,那些行為舉止超出絕對現實的人在我們看來,就是瘋狂的。所以在藏傳佛教中我們稱之為「狂慧。為什麼?因為它是智慧、瘋狂的。儘管是智慧,但在我們看來,它是瘋狂的,因為一開始它看上去可能很瘋狂,但最後它帶來的只有利益,完完全全的利益(total total benefit)。(詹杜固仁波切開示影片〈蛇雞豬〉

這只是我的出體心得說給沒有出體經驗的人聽的一個例子罷了

十八世紀庫克船長(Captain Cook)發現紐西蘭的故事:當庫克的船停在海灣時,毛利原住民根本看不到船。因為他們根據當時的經驗,不相信會有這麼大的船。毛利人只能看到庫克船長派到岸邊的小划挺,因為那和他們自己的船大小相仿。因為我們習慣性只相信自己看得到、摸得著的,我們就像毛利人一樣看不見大船,因為他們沒學會這麼做。( 《靈氣108:以雙手傳遞宇宙生命能量p. 29

潛獵者修的幻觀瑜伽

懷師:《金剛經》最後四句偈(ㄐㄧˋ)子已經告訴你了:「一切有為法 (指現象),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這幾句話,不光是理論的總結,實際上是修法的三摩地,是一個境界,一個功夫。這是密宗的大法,叫夢幻觀。真正做到了,身體若有若無,好像夢中的境界一樣,其實也沒有夢。假使有那麼一點點念頭動,也好像夢一樣,隨時空得掉。隨時若有若無,如夢如幻。

夢幻觀瑜珈是普賢如來化身也就是金剛薩埵(ㄉㄨㄛˇ)所傳承的法門。如果你隨時都在那個境界中,身體比睡夢還鬆軟,即使不修氣脈,氣脈自然就通了。打個比方,那種情形就像喝酒喝到七分醉,人很放鬆。還有一種體會是用眼神,你半張半開看前面一個東西,不動,把眼神收回來,慢慢一切都是幻了。看前面一個人,就像一個影子。常住這個境界,慢慢的整個世界都變成一個夢境,都是空的了。(《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美國西藏的密宗修行經驗(上集)》pp. 136-137

好傢伙,那洛六法之一的幻觀瑜伽,說的正是唐望巫士傳承的潛獵者的絕活,當然要練,管它是哪一派的法門。

 

石曉蔚,2007/05/20

 

 

做夢者班:由火野燒到夢瑜伽原理


四月份火野的留言,翻攪出各位的私密心得,有些見解不錯,有些概念還要加強。看到 Yrleu 好心說「出體而不自知」,這點我同意,我確實追認我定期出體之前幾次經驗為出體,但「搞不好程度還比我的高哩!」這點可值得商榷:

「進入第二個進階,會有以下情況出現,你想動身體或是四肢,卻無法動。這是因為心是清醒的,但同時你仍然處於睡眠,這個時候的四肢無法和清醒時那樣聽從大腦的協調,假如你配合某些夢境而認為自己已經脫離肉體,那將是對自己的誤導。」 (雍仲欽則多吉,〈大圓滿見之陰影〉

同樣的,打坐或接受催眠時,突然片刻感覺與身體失去聯繫,這時若認為自己出體,「那將是對自己的誤導」。 〈大圓滿見之陰影〉文章裡的「夢瑜伽的原理」講到很多重點,包括:

Yrleu:今天凌晨突然想到一句「這是夢」三個字,然後在第二段入睡前,一直默念。我的理論是,如果在夢裡會冒出這三個字,就可以馬上「夢中知夢」。

「當你白天重複某樣事情的時候,晚間你會夢到這個事情,而且印象將會十分強烈。」

 

Sean:如果碰到這種頓時進不了夢裡的狀況,耳邊就像從鐵工廠可以殺死人的尖銳噪音中,瞬間走進隔音牆另一端一樣,突然變得很安靜。那些無從辨認的聲音從哪兒來的?就不得而知了。

「由於腦波處於特定的頻率,你也許會聽到巨大的聲音,不應該害怕,應該瞭解那時來自內部的反向壓力,往往你會體驗到有巨大的水流灌入耳中,給耳膜造成衝擊,不應該害怕,並且應該瞭解它們僅僅是生理現象,不需要給予任何玄密的解釋和誇張。

 

Sean:接著“看見”無邊無盡的黑暗不斷擴散、膨脹,整個人被吸進去後,就不再有清明的意識。

「睡眠過程是一個自然收攝的過程,你不需要任何努力,儘管放鬆。然後感官收攝並出現夢。

 

Chuck:夢中出體的次數真的不多,但很有成就感,因為 夢裡的場景很逼真,有的時候夢裡人物還很奸詐。

「由於清晰的認識夢境,則你會發現夢境很真實,其實這就是夢的『實像』,形形色色各異的境界,思想製造的物質。這些所謂的奇異境界都是我們對現實世界的扭曲和反射,當你真實的看到它們的時候,假如沒有足夠的判斷能力,並相信自己進入了一個真實的世界,那麼你成為了欺騙自己的人。

 

Chuck's April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6
清明夢:2
視像:2
插播夢:1
普通夢:79
Total:87
Max./day:5
Min./day:0
Ave./day:2.8

Special Findout:

Chuck 就像老師說的,能量是關鍵。這個月我和 Yrleu 都很沮喪,上個月次數很多,這個月確難得才有ㄧ次,對於每次起床的失敗感覺,都是浪費能量的,唐望說不帶期望的去期望,這種人做事都有神奇的力量。 一夜失敗後不需要花時間在沮喪檢討,不帶期望的日常仍舊繼續做出體的準備。 就會發生了。加油。

1. 每天的做夢和紀錄都有一定規律,通常都是第一個夢後結束,4點或是5點起床,之後開始第二個,感覺睡著到第一個夢開始之間的幾個小時,像失去的時間,一點印象都沒有。

2. 這個月出現很多奇怪劇情的夢,身為父母,在夢裡體會當父母親的感覺。

3. 心態轉變,其實夢和出體沒什麼不一樣,只是清醒程度的差別,夢可以拿來檢視自己,難得的經驗也可在夢裡體會。

4. 睡回籠很容易反覆迷失在自己的小片段夢裡,有的時候坐起來一下,似乎有幫助,半夜的醒來,再去睡的時候,提高警覺一下,也會比較容易成功。

S.W.應該說普通夢跟清明夢、出體沒什麼不一樣真到了出體修行階段可以利用這段時間鍛鍊自己,真真實實是唐望所謂「夢的不做」。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4/06

07:00AM. 走到 Gouddy 房間,我看到他在算錢

04/09

Gouddy 被廣告公司破例聘請。

04/17

04:00AM. 我寄了封信給 Jason 問他有沒有需要幫忙,結果一個現在坐了他位置的人回信給我,給我一堆搞不清楚的東西。

04/23

Jason 提出只來 office 上班兩天的申請,位置被換到internship旁邊,原本位置別人坐。

04/18

05:00AM. 猴兒出現,耳朵受了傷,流很多血,阿偉和他吵架,懷疑他就是小偷。

04/20

和猴兒聊天,他說他耳朵沒事,但以前朵的確有受過很嚴重的傷,流很多血。

04/26

05:00AM. 我和阿美在聊天,他告訴我一堆如何製作烤鴨的技術,內容很長,我建議她去賣烤鴨應該會收入不錯。

05/02

收到28萬元烤鴨的新聞。

出體夢 Out-of-body Dreams:

2007/04/03 05:58AM Dreaming.

醒來一下,我知道下一秒我會以無比快的速度睡著。專心了一下,我努力思考白天決定出體要做的事,沒多久感覺到時空不一樣,克服了疲倦感我站了起來,看到自己灰灰的手,回頭看床還是只有 Poky 沒有我,我還摸了一下床,只摸到棉被和 Poky 的腿,很害怕會摸到自己。跳出窗戶,這次我沒有閉上眼睛,想看看影像是怎麼形成,鳥瞰一格一格的美國房子出現在我眼前,我很快速的往下墜,後來變成仰臥,影像在正前方不斷變換。終於停住,眼前出現一片海和一座橋,海水波濤洶湧,我命令海水像水柱一樣衝到天空,結果真的像忍術一樣,如同海底爆炸,一道水柱衝起來。我站在海面上,心裡想著昨天就打定主意做的事,我大喊著意願。後來覺得不過癮,命令水柱把我頂到空中,腳踩著水柱,繼續大吼意願,後來念一下百字明咒,只唸了前半段,但不確定有沒有唸錯,我繼續往前飛,看到橋的柱子,比我剛剛製造出來的水柱都還要高,我飛過去準備在上面在大喊一次,一到那個頂端就醒了。

Chuck唸咒和大喊後也都沒什麼事發生,剛開始吼時,聲音有點悶悶的,後來恢復正常,但好像也沒有現實中喊那樣,全身細胞都融入的感覺。

 

S.W.看不見或摸不到自己睡覺的身體,一開始原因可能在於賽斯所說:

向回看你的身體

當你醒來或好像醒來時,試著離開身體。當你有了一些經驗時,你可以嘗試正常的移動或浮升。如果你想的話,你可以向回看你的身體。不過,你必須想要如此做。往往,你並不想看見身體單獨在那兒,可以這麼說,所以你選擇了使這點較難做到的方法。光是這一個練習便會大大地加強了你的控制。(《夢與意識投射》p. 354

Chuck我的經驗是,很多時候知道是個夢,但我卻是看到自己, 而不是那個夢中的角色,有點不知所措下一步要怎麼做。 沒有場景可以離開的感覺,就一直看下去,又投入夢裡了。

 

S.W.《老鷹的贈予》第七章「集體做夢」,講到這種「被動的目擊」階段。觀察我自己的夢確也有些像觀看影片般,先是完全沒有我,或者目擊自己在夢中,然而對於「夢者我」這個主體而言,毋寧是自外於夢。然後我有時會進到影片裡,或者進一步取代原先的某個角色,完全涉入夢境。若在「自外於夢」的情況,比起夢中知夢然後走人,的確比較複雜,卡斯塔尼達在這部分講到「改變觀點」,當投入夢中便失去「夢者我」,他寫道:「我完全沈浸於做夢的影像中,我忘了我是一個做夢者。我感覺拉葛達在我旁邊,但是沒有看到她(在出體層面)。她只是以一種感覺存在。我集中注意力於這種感覺上;然後拉葛達整個人出現了,彷彿她是攝影底片重疊的影像;(然後)夢的影像消失,取而代之的拉葛達與我手臂交握著。」(p. 160

2007/04/06 07:00AM Dreaming.

感覺就真的像意識的轉換,沒有片刻的失去感覺,專注一下細微的震動,我順利的滑入做夢。腳底感覺到地板,我看見了手,沒有異常。站在椅子上,我回頭看 自己的房間,是最接近現實房間中的一次,床上還是沒有我。我想穿牆到隔壁,但牆壁很硬無法穿透,我閉上眼睛很有信心的嘗試,還是失敗,我拿頭去撞牆也失敗,但沒有感覺到疼痛。走到Gouddy 房間,我看到他在算錢,我用力掐他想要嚇他,但後來想應該是自己的投射,我走到客廳,中途我隨意的敲門和牆壁,都很硬。想說努力讓出體和現實一樣的實驗,到這裡應該就可以了。跳出窗戶,準備去另一個不一樣的地方,還到一個像是古代日本的街道,看到一些人在聊天吃麵, 我一直走到路的盡頭,看到遠方有一個牌坊和一些小建築,我想到換景練習,地轉了幾圈,卻沒有任何異常,打轉的時候有一隻腳在地上當軸心,後來我練習在空中直接旋轉,抓到訣竅轉了一下,之後看到眼前的房子和牌坊,好像過幾年後一樣,同樣色系,但是變成了更大更華麗的幕府建築。有點快要回體的感覺,我一直看手,但後來還是醒了。

Chuck在空中旋轉的練習,剛開始失敗,因為沒有這樣的經驗,但想像一下,第二次就成功,真的只需要想像力。

 

摘錄普通夢 Ordinary Dreams: 這個月的夢,有很多身為父母的體驗。

2007/04/05 04:55AM Dream.

和爸媽一起在遊覽車上,還有家億表弟一家人。我還看到一個小女孩,她是我女兒。我聽到她在和旁邊的人問我的情況,我在後面偷聽,覺得自己不像個父親。後來我們的車經過一個校園,所有的路人都圍在校園四周,而校園裡面卻是一堆大象在隨意走動。我帶著女兒下車,和她一起逛動物園。插撥場景換到 Duncan,他被水潑到,循著水他看到一個游泳池,他潛到底部,看到我的女兒!抱著我女兒,我很不解的找游泳教練,發現教練也抱著一個屍體。後來有三個女學生來和我搭訕,我說我已經做爸爸了,她們很不敢相信,後來我又看到我女兒,我很高興的抱著她,我和她說,玩水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在夢裡突然好像知道那是她的前一世。

 

2007/04/14 05:00AM Dream.

我是一群小孩的媽媽,大家努力的往上爬,但溪水不斷的沖,好不容易爬到了上面,我的兩個小女兒問我姐姐到哪裡去了,我不願意告訴她們,因為重量太重,我放棄了最大的女兒,回頭我看到大女兒的腳,她躺在洞穴的底端。水沖我的時候,突然想起來要看手,想說過爬上岸後再看,但之後還是忘記了。

Chuck有些夢醒來,感覺和出體夢一樣,夢裡也有思考也有作決定,也有很清楚的各種感覺,只是普通夢比較融入,不知道這只是個夢而已。醒的瞬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S.W.醒來的瞬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或不記得自己是誰,係因夢中聚合點移至能量體的他處聚合而成(儲藏或共在,因為所有曾發生的都沒有消失且共存於此刻一個世界(可以說在阿賴耶識中自己的另一個前世身分),由於夢中過於認同(聚合點定著)在剛回返的當兒(聚合點返回原位置,這個世界),認知詮釋系統有點跟不上的原因:

「世界的穩定並不是幻象,幻象是聚合點在任何位置上的定著。當移動聚合點時,並不是面對一個幻覺,而是面對另外一個世界。你在這種狀態下的所作所為都不是幻象,它們就像你明天要面對的世界一樣真實。但是明天,你現在目擊的世界將不存在。只有當你的聚合點移到現在的特定位置時,它才存在。」(《內在的火焰》p. 318

 

「因為我們使聚合點固定在另一個位置。這樣定著越強,我們對它的體驗也越強。它會對我們起作用,只是因為我們聚合點的定著。」( 《做夢的藝術》 pp. 82-83.

 

 

Yrleu's April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4
清明夢:6 (semi-lucid 2)
抽象夢:6
普通夢:46
Total:62
Max./day:6 (4/19)
Min./day:0
Ave./day:2.07

Special Findout:

1. 比起3月份,記得的夢次數又增加了一些。
2. 通過無偽裝地帶時,之前的夢情節忘記得很快。
3. 夢中知夢時,會感到背有有一股拉力要將自己拉離原先的場景。
4. 出體時往上飛行時,感覺到是景物在移動,而不是人在移動,並且會有困在一個天花板與地板的夾層之間的感覺。
5. 可以在出體時念出蓮花生大士咒。
6. 夢中出現美女的機率頗大,欲求不滿,並且夢境和映出我內心的壓力。
7. 完整版的4月份夢紀錄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4/7

1:30AM. Dapa找雷教授談產學合作,他的小舅子要當寬廣的人頭,雷說搞得這麼複雜,以後很難再有顧問關係。

4/12

Dapa下午來公司讓我蓋產學合作的合約章,提到王XX,也就是他的小舅子,和雷教授。

4/9

9:16AM. ……我繼續揉麵,麵中出現雞骨頭,我就用手把骨頭捏碎,讓骨髓的汁液流到麵粉中入味,麵粉團逐漸染成暗紅色。

4/12

中午在韓式料理店吃人參雞腿餐,吃完雞腿肉開始嚼燉得軟爛的雞骨頭。

4/15

8:38AM. 一堆騎著重機車的飆車族衝進我家裡,他們來的目的似乎是要質問我爸一些事。

我爸問我他們這樣OK嗎?我火大,告訴他這是我家,我在裡面讀書睡覺,不允許他們這樣的騷擾。我嗆他:「如果你說,我是你爸,養你、讓你念書,你就得聽我的,那我甘願,認了。不要在那邊搞假民主,事實上是獨裁者,這樣太虛偽了!」

4/15

下午我和我爸起了點小衝突。原因是,他又在大放厥詞講一些如何教育我兒子齊齊的話。我聽了就很不屑,告訴他,在我小時候像齊齊這麼大的時候,他對我的一些高壓與揠苗助長的教導方式,除了讓我到現在還可以清清楚楚記得那時的痛苦外,根本沒有任何幫助。

4/19

8:10AM. 某人幫忙介紹客戶給公司,WiNOC 應該可以滿足他的需求。

4/19

早上台大計中的技正寫 Email Frederic,介紹台大醫院資訊部,因為他們有 FreeRADIUS 無法連入到 Active Directory 的困擾。

4/24

7:55AM. ……想到飛彈,我往Bus左方的上空看,果然看到有許多顆飛彈飛來,尾巴還冒著煙。也有噴射機飛過來,飛機飛低靠近後,我看到飛機上的紅星星標誌,想到:「糟了,是中國發動空襲!」感覺似乎離死亡很近,可是我心裡卻是莫名的平靜。

4/25

吃早餐時,看中國時報,關於國軍漢光演習兵棋推演,描述中國飛彈來襲時,國軍可以用秘密研發之地對地飛彈予以反擊中國沿海地區。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7/040/9 07:39AM. Block worlds are dimension worlds.

2007/04/09 04:03AM. Qon作為遊樂園的第 H 項目。(Yrleu 註:Qon 是我公司的一個品牌。)

2007/04/13 07:17AM. 用對講機向植物說話,但植物要有反應是植物公司的責任。

2007/04/15 08:55AM. 尋找許久的 XXX,"依引得高瓦"(人名)可以滿足。

2007/04/15 09:30AM. 激發作夢的機器影像。

2007/04/21 11:30AM. 一個國王說:「美麗的話無用!」

其他夢與出體夢:完整紀錄

Yrleu 最近的幾次出體中,我是透過無偽裝地帶的轉換,才從普通夢的場景轉到另一個場景。過程像是這樣:

1. 在一個普通夢裡。
2.
意識到是在夢中,視覺消失,進入到一個完全黑暗的無偽裝地帶。
3.
過了一段時間後,視覺恢復,發現到了另一個場景。

我曾經也在睡前很心急,用盡各種自我暗示的方法想要出體,但發現效果不彰。現在我比較隨緣了,因為就像老師說的,能量不夠,什麼方法都沒用。所以我現在在第一段睡眠時,不做任何努力,順其自然只是盡量放鬆,放鬆心情與身體;如果身體沒有太累、沒有睡太沉,有作夢自然醒來就爬起來記夢。我把重點放在第二段睡眠,在第二段睡眠入睡前才去自我暗示。 關於自我暗示,之前看到的一些像是「我要清醒地入睡」等等的暗示句,都覺得太長了。今天凌晨突然想到一句「這是夢」三個字,然後在第二段入睡前,一直默念。我的理論是,如果在夢裡會冒出這三個字,就可以馬上「夢中知夢」。今天有一個很長的出體《2007/4/1 百貨公司家飾部(出體)》,搞不好是這個方法奏效,不過我不記得夢裡是不是有想到這三個字。

我決定三不五時就默念「這是夢」,如果變成習慣也帶到夢中,應該對於夢中之夢有幫助才是。一旦夢中知夢了,離出體就不遠了。

S.W.「這是夢」,確實是清明夢研究學會推薦的用詞,隨時重複此句,成習慣後,在夢中一出現就可判定是夢。 「這是夢」,也是奧修教導的技巧,即要把眼前一切視為夢幻,使自己與現實脫開來,不再隨情境人物起舞。

2007/4/1 10:40AM. Out-of-body dream. 百貨公司家飾部

今天 9:30AM 起床上完廁所,感覺狀況不錯,睡得有點飽。在醒來前,一直在想著蓮花生大士咒,但是似乎記得不大對,就去翻了翻《西藏生死書》,然後念了幾次 OM AH HUM VAJRA GURU PADMA SIDDHI HUM,想說如果待會去睡真的出體了,一定要試試。我就再去睡了。

我在一個河邊走著,景色很美麗,突然想到是在夢中,拼命要記住整個場景,想在醒來後儘量記下。但是,我感到背後有一股強大的拉力,我像是腰部被綁著彈力繩,一直被往後拉。因為我覺得這個場景很美,想要繼續留在這個景裡不想離開,就擺動雙腳要繼續往前走。我掙扎抵抗了一下,還是抵擋不住拉力,我感覺一瞬間我被拉回身體,並且視覺完全消失。在這個視覺完全消失的無偽裝地帶,我開始不斷唸著蓮花生大士咒,然後感覺整個人在旋轉。到後來,我像是靈體的頭與身體分開了,然後我開始扭轉掙扎,像是在脫一件很難脫的衣服,最後只剩下手還黏住,最後用力一撥,我覺得整個人輕鬆了,同時視覺恢復。但是我頭上還綁著頭巾,我也嫌麻煩就把它也脫掉丟棄

我在一個像是葡萄架裡的地方,有很多很多的桌子,排得很整齊。桌子有著藍色的桌面,藍得很美麗。我舉起手來看,很正常,過了一會,兩手的掌心出現紫色的大塊斑點,斑點上有金屬光澤,很像擦紫藥水。我接著看腳,也很正常。然後,我開始往前飛。想起了應該要作飛行練習,就心裡喊停,果然就停住了。這時的我是保持著直立的姿勢飛。我抬頭看,有雲,但是天空的顏色很奇怪。我決定要試試能飛到多高,看能不能飛到外太空,於是雙手上舉往上衝飛。我一直往上飛,但是很奇怪地,地面也跟著我升高,我像是變成在天花板與地面之間飛,但是天花板與地面也同時跟我往上升,於是我就像被困在一個房間裡一樣。不過很有趣的是,我週遭的景物卻是不斷地改變,是「換景」不斷哪!

飛了一陣子,覺得這樣子被困住也無聊,剛好左邊出現像百貨公司的地方,就向左飛了進去。果然是一間百貨公司,我是在家庭用品飾品部門。我用像超人飛行的姿勢到處穿梭,看到許許多多美麗的飾品,燈啊什麼的。看到一些店員,沒有什麼客人,只看到幾個小孩在玩。飛著飛著,看到前面有一個男的像是經理,他也看到我舉起手似乎要問我話,我沒理他,選擇最近的一個窗戶穿過玻璃飛出去。然後又從另一個窗戶飛進來。再飛了一下,就感覺電力耗盡,醒來。

Yrleu:通過無偽裝地帶時,之前的夢情節忘記得很快。夢中知夢時,會感到背有有一股拉力要將自己拉離原先的場景。

 

S.W.:通過無偽裝地帶或在「夢場景—無偽裝」間進進出出,並不會洗掉記憶,但有可能去的地方多了,中間停留不太久的地方會記不住。我的經驗是,夢中出體常會洗掉前面待在普通夢的記憶,通常只能從意義轉清明的那一刻記起就跟日常生活一樣,心不在焉的時刻也沒什麼記憶。有關換景不斷或影像模糊變換,原因是 聚合點尚未定著之故;另外,唸咒旋轉是被某種力量引導,蓮花上師應該不是無機生物類,應該是更高階的高靈:

等待聚合點定著

「意願是秘訣所在,巫士用意願來移動聚合點,同樣的,用意願來固定它。而意願沒有技巧可言,對意願只有熟能生巧。」耐心等待,使聚合點定著在位置上。(《做夢的藝術》p. 184

 

不正常做夢:某種力量使我旋轉

唐望要我告訴他那些不正常的做夢練習。有時當我在夢中被某件事物拉出時,我不會像平常一樣地進入另一個夢,整的夢的狀態都會改變。我會發現自己進入某種未知的空間,我會開始飛翔,被某種看不見的力量引導著,使我不停地旋轉。「那些是你與你的無機生物朋友們如假包換的接觸。」唐望說。(《做夢的藝術》p. 76

 

2007/4/2 8:17AM. Lucid dream. 幫表弟理髮

我要幫小姑姑的兒子理髮(也就是我的一個表弟,現在是大學生),帶他到一個房間。因為我知道這是夢,就告訴他我要變魔術給他看,我就變出椅子與垃圾桶,還有在他身上變出怕剪下的頭髮沾到衣服的理髮用罩巾。我讓他坐在椅子上,罩巾有點小,我就再變大一點。準備要開始理髮了,但是又想說既然是夢,何必那麼麻煩,乾脆也不需要用剪的,繼續變魔術好了。我先變出一個髮型,表弟的前額像是禿頭有點疏鬆,我就在他的前額再變出多一點頭髮。表弟有在練身體,屬於肌肉男的那種體格,手臂上臂尤其明顯的粗壯。我告訴他,現在不流行肌肉男,而流行型男,最好是帶點娘味,既然要改變造型,應該要徹底一點。

我就開始在他的手臂動手腳,變了幾次,才讓他的手臂變細,不再看來有大肌肉。在變的過程中,其他的堂兄弟們也都進來觀賞我的表演。造型做完,我把表弟帶出房間,回頭看看房裡的椅子與垃圾筒,想說這是我變出來的,應該清理一下,就嘗試把它們變不見;結果並沒成功,我沒辦法讓它們消失。出房間在走廊上走著,看到孫芸芸靠著牆壁站著,我覺得她好美,就過去和她親熱起來,還一邊用手指試著看能不能穿牆,但是沒有辦法。我想果然能量還是沒那麼強。

Yrleu:可以想見孫芸芸是我喜歡的類型,是現實生活欲求不滿的補償。

 

S.W.:南懷瑾說:「一切凡夫之所以不能解脫,首先就是因為被色蘊困在那裡。不要說佛法,要跳出三界外,就連你自己身體色蘊的三界你都跳不出來。比如說男女性衝動的問題,就與色蘊有關。不是說性衝動完全就是色蘊的關係,而是說色蘊得很厲害,引動你的心理起作用。」(南懷瑾《現代學佛者修證對話(下集):學佛修行與五蘊解脫》p. 22)若你還不能了解夢中求補償是無濟於事的,就這一點上我無法進一步指導你,因為這是意願問題。

2007/4/8 12:15PM. Ordinary dream. 我的特異能力
我妹叫我去關廚房瓦斯爐上正在煮的一鍋滷肉與魯蛋,我在廚房的門口,直接用手想像扭著瓦斯爐開關,開關竟然真的轉動,爐火就被關熄。我妹看到嚇一跳,而我也很吃驚什麼時候有了這個能力。我開始把玩我的新能力,隔空拿衛生紙啊什麼的,玩得不亦樂乎。我發現,只要用想像力再加上手的動作,就可以做很多的事而不用真的去接觸到東西。
最後,我把滷鍋的蓋子掀開讓肉與蛋可以變涼,當然也是用想像的遠端取物能力。

Yrleu:醒來,試試看是不是真的開始有特異功能。啊,發現果然只是一場很真實的夢而已,我還是一個平凡人。夢有時會真實到讓人弄不清現實與夢的分別。

2007/4/10 9:40AM. Lucid dream. 吻一個中國美女
和老婆到一個和式的房子裡,裡面有許多女人。我注意到其中一個中國美女,皮膚超白皙,白到肩膀上血管的青色都透了出來。她和我們說著話,我看到她腳上的涼鞋沾了泥巴,為了怕太多泥巴沾在木地板上,就踮著腳尖站。啊,白皙的腳趾真性感,看得我好心動。我站起來走動,突然心裡蹦出一句話「這是個夢」,這幾天一直碎碎念「這是夢」的修煉生效了,我馬上知道是在作夢。在作夢,那還等什麼?我就一把捧著那個白皙中國美女的臉,從嘴吻了下去。吻著吻著,旁邊走來一個光頭的彪形大漢。應該是中國美女的丈夫吧,我想。他很生氣我對他老婆所作的舉動,就要打我。既然是夢,就沒什麼好怕,我就和他幹架起來。很好笑的是,他也說這是個夢,而我們繼續打。打著打著,當他用他的大光頭撞我時,我的視覺消失。後來我感到他在咬我,我一火大,就把他的下巴整個撕開,他就掛了。

Yrleu:是充斥色情與暴力的清明夢,除了欲求不滿外,應該還有一些無名的壓力需要藉由夢來紓解。

 

S.W.:同樣的心理問題重複出現,因為你無心去消解它達賴喇嘛說到一個要旨:「當你對某一個所慾望的物件生起燃燒般的執著,或是對某一個憎惡的物件生起了暴力的憤怒,或者是對有利的狀況、物質的擁有感到喜悅,又或者你對不利的情況以及像病痛等悲傷感到困擾,不論是哪一種情境,那一刻都是在對你淨覺力量的測試,因此認知到智慧就是解脫的基礎這一點十分重要。(《大圓滿》pp. 84-85

2007/4/16 3:51AM. Out-of-body dream. 歐美式莊園

2:00AM. 左右去睡,觀察自己入睡的過程,特別去注意呼吸與身體逐漸麻痺的現象。不知過了多久,感到頭部不斷震動,出體訊號強烈出現。我一邊想著待會出體要做些什麼,一邊複習著蓮花生大士咒,有一種要去旅行的感覺,就像孫燕姿的一首歌:「感覺對了我要出發∼∼∼」然後慢慢往下滑出體。

我完全看不到,是在無偽裝地帶。只感覺我從一張椅子上跳飛起來,並且還折斷一根椅子坐板的木條。在完全看不到任何東西的情況下,我飛著、飄著、游泳,經過一段時間後,當我可以看到東西時,我發現自己站在家裡的客廳。光線非常暗,我只能隱約辨認出隔間櫥在我正前方,我舉起手來看,因為太暗了,只能看到黑影。我開始唸起咒,但是感覺不是很順暢,意識有一點剛睡醒的混沌。我用意念想讓這個場景變亮一些,但是仍失敗,因此決定要離開這個場景。我走到窗戶,用手戳戳玻璃,發現穿不過去,是硬的。不管啦,我就用頭一頂,整個人穿進去玻璃。為什麼是穿進去,而不是穿過去?因為我整個人進到玻璃裡面,感覺有微微的亮光,但是出不去

 我在玻璃裡面飛著,一段時間後,我覺得這樣不行,就加速飛行,最後感到窗簾布搔著我的頭,我才整個人飛出玻璃。我看到一棟歐式或是美式的莊園,就像報紙上明星豪宅的那種,而我是飛在很高的地方鳥瞰,用像坐在椅子的姿勢。我想到看手,非常正常,盯了一段時間也發現沒有任何變形。我抬起腳看,打赤腳沒穿鞋,而且穿著一條長褲。我想起出體 Forum 有網友嘗試看自己的「小弟」,也想試試看,就用手拉開褲頭瞧瞧。也很正常,造型對,該有的也都有。我飛到莊園的游泳池,感覺到開始下雨,天空飄著雨滴,而我發現看到的影像開始不順,我知道快要沒電了。然後,畫面整個停格,就像攝影鏡頭沾到水滴一樣,我看到一個靜止畫面,上面幾個水滴,然後就醒來。

Yrleu:第一次嘗試去觀察手腳以外的器官。

 

S.W.:我也有突然停格許久、然後退場的出體經驗。看身體哪裡意思都一樣。卡斯塔尼達問到為什麼要看手?

「說正經的,你怎麼能期望我這麼做?」我問。

「就像我告訴你的,」唐望強硬地說:「當然你也可以隨你該死的高興,看你的腳趾,你的肚子,或你的傢伙。我說看你的手,因為對我而言,那是最容易找到的東西。」

Carlos Castaneda, Journey to IxtlanThe Lessons of Don Juan 《巫士唐望的世界》pp. 184-185.

做夢體是身體的複製

唐望對我解釋,做夢體有時候被稱為「替身」或「另一個自己」,因為它是做夢者身體的完美複製。

基本上它是明晰生物的能量,一種白色的虛幻放射,由第二注意力的定著所造成的立體影像。

唐望解釋說做夢體不是一個幽靈幻影,而是像世界上其他事物一樣真實。(《老鷹的贈予》p. 39)

 

 

Joyce's April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 1
半清明夢:14

 S.W.:由於此部分數量已多,下次拆開清明夢跟半清明夢,分開列。

抽象夢:6
原始夢:2
普通夢:31
Total:54
Max/day: 2 (4/1, 4/16)
Ave/day: 2.7 (缺席甚多:4/1, 3, 5, 6, 7, 15, 17, 22, 27, 29 共 10 天未記錄)

Special Findout

1. 這個月能量比上月好一些些。

2. 也是只有一個出體夢。

3. 半清明夢增多,有14個,只要在夢中有和現實比對事件皆列入半清明夢,由於我現在即使在出體前也幾乎沒有跟自己說這是夢的暗示,所以清明夢那種確認自己在做夢的意識通常都省略了。

4. 抽象夢增多。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7/04/23 07:00AM. …什麼飛輪…

2007/04/23 07:00AM. …因為你說家族正要有轉變和進步,我也想要跟得上…

2007/04/28 07:40AM. …讓自我重要感降低…好像一個大師說的

2007/04/30 07:30AM. 像是高山青的歌詞「高山青、澗水藍」

2007/04/30 07:30AM. 有個女的很有能量,我在旁邊看他的能量

2007/04/30 07:30AM. …山上一些東西靈氣相關的東西,有些在水下…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4/10

08:30AM. …像唐望一樣的爺爺要我去進入一個小小的箱子還是空間…

4/16

Yrleu post 唐望故事on Youtube SW 網站…

4/12

09:00AM. …夢見Brother在北京醫院的狀況,醫院條件不好,甲哥也在醫院…

4/13

姊打電話說醫院條件很差,三人房很吵,甲哥下週會去北京看大哥…

4/12

10:00AM. 和姊去游泳,好像是海邊的游泳池,岸邊很淺,淺的部分大概只有幾公尺…

5/6

5/6 MZ 到白沙灣海邊,發現退潮已經退到警戒線外,根本不能游

4/14

08:30AM. 和一位男子走在水裡,水好清澈,有光影,可以看見石頭和小魚,…

4/22

MZ 去神秘谷看到清澈水中的石頭和魚

4/16

05:30AM. LSO 肚子很大,但是我們只有一起吃東西,我都沒有去問他的BB

5/1

LSO 去吃飯,到送他上車時才跟他肚子裡的BB打招呼

其他夢及出體夢:

2007/04/10 08:30AM Semi-lucid dream. 

像唐望一樣的爺爺要我去進入一個小小的箱子還是空間,我覺得不舒服就跑出來,他安排附近有一條黑狗,變成黑豹朝我跑來,好像就是要把我趕到那箱子裡,我那時覺得他是唐望。後來進了箱子變成在車子裡,他在開車。銀白色長髮的印地安人,60多歲吧。開車到一個地方,好像都是中南美洲的人很兇狠,好像要來砸車,已經靠近我們的車了,而且檔在前面,唐望(我爺爺)停車注視著他們,一句話也不說,我感覺他的眼睛發光,像是鏡子反光一樣,那些人似乎被一種能量震懾,然後有點失去記憶,就慢慢退開。在右邊有個男子轉頭回去對他老婆笑著說,我看了那老人一眼,覺得有些奇怪,好像不能動,然後腹部感覺很奇怪,現在覺得好餓喔。 我們向前開去,我感到他的能量很強大,有一點覺得很棒的感覺…進入黑暗

 

2007/04/12 08:30AM Semi-lucid dream. 做夢者班成員拍電影

看到 SW,然後她說他們正在拍片,導演是 YY 現實是YR,然後問我有沒有跟他們互動,我稍微抱怨了一下說回覆 Chuck 訊息,但沒回音。然後她說 Chuck 也在,我覺得Sean 也在,可是為何沒有找我,然後又要拍什麼片呢?導演跑來跑去的,我好像可以認出誰是誰,旁邊有人出現,我就跟他說那個是誰,還有 Chuck 是哪一個。心裡有些不爽,但忽然想到現在是第二段睡眠想到要出體,就想直接出體,用手去推的姿勢就進入黑暗中…

 

2007/04/16 08:30AM / 09:00AM /10:30 Secondary dream.

這個夢蠻長的,SW 在幫我們考試,很像智力測驗,考卷上還有布之類的,SW 走來走去一直來提醒我這個那個,我在夢理看字看得很清楚,都是選擇題,慢慢考一直思考,每個題目都好像一個故事,不是很容易作答,需要想很久好像有個題目,SW 跑過來問我怎麼會選這個,別人都選別的,大概有 10 多個人在考…

 

2007/04/19 08:30AM Secondary dream.

我曾經是個老人,很清楚曾經經歷過衰老,然後又回復到現在年輕的我,爸爸在旁邊…

 

2007/04/21 07:00AM Out-of-body dream.(在花蓮民宿 05:30AM 忽然起身拍照 06:00 左右又睡)

覺得身體振動到頭部,感覺 MZ  醒來坐在床邊看電視,我想出體,他拉著我的手我感覺我的意識要拔出去了,可是有一部份被他拉著,結果我的意識跟我的身體只有頭部連在一起,意識的感覺是整個人倒立的,身體在床上,過了好一會,進入黑暗…

我在現在的房間起來,走向落地窗飛了出去,回頭看到 MZ 坐在床上背對我,穿紅色上衣,不是昨晚穿的,我沒看到我自己,覺得很奇怪,想說是不是他擋住我了。但是很怕看太久,就回身飛去,飛在海上吹著海風好舒服,時間像是清晨。感覺很快樂,因為好久沒出體了,看著海浪,飛了一會兒,覺得飛太遠了,該找個目標去,忽然掉了一下,就想趕快回民宿好了,開始換景,換了幾次,剛開始好像有閉眼,就跟自己說不要閉眼,睜著眼看景色好像也是像放幻燈片那樣有黑畫面,能量快不足了,有點像是自由式划回床上的自己,進入黑暗,然後醒來。醒來後問 MZ 有沒有拉我的手,他說有一下,但沒有看電視。

 Joyce這次出體重點:

1.  第一次出體有震動,身體拔出的感覺。

2. 沒看手沒念咒

3.  出體時的空氣很清新

4.   換景的練習有比較進步。

 S.W.:也許是受到其他力量引導而出體,不是 MZ 拉的。我也有被拉過:

2004/10/12 08:48am  (recorded 1'12")  Out-of-body Dream

(出體非常短。)躺在床上睡,突然有一個好大好強的拉力把我往後拉,但是還是在身體裡,就揮揮我的手,感覺兩隻手麻麻的,想透過眼皮看看有沒有手在動,事實上是沒有的。因為剛剛的力道實在很強所以有點害怕(1) ,透過眼皮看到衣櫃的樣子也不是對的,聽到音樂的節奏比較大的而不是原來在放的 New Age。整個過程都沒有下床,就醒了。

 

(1) 被人拉出體 

我在觀察也同時在經歷發生的事。在這個能量體來到我肉體時,那四個幫忙的高靈幫我拉起來。他們幫我把那能量體接起來,我覺得很輕、很好!而且我覺得那個能量體本來就是在我的身體裡面,它給我的肉體精力和能源。」(實驗室個案報告)《靈魂出體》p. 71

 

 

le galant's April Dreamworking


Summary:

出體夢:5

清明夢:6

半清明:

視像:9

抽象夢:23

插播夢:29

普通夢:193

Total273

Max./day15 (04/21)

Min./day5 (04/09, 10, 17)

Ave./day9.1

Special Findout:

 

1. 隱喻型的夢 

2007/04/04 04:05AM System dream.

我好像是一個年輕的男人,搭乘一種很奇怪的運輸工具——上升的帶動軸、一人一格——去讀書。因為很陡地往上,我把身上一堆東西放在腹部,兩手抓著旁邊欄杆。上到上面,沒事。走到三樓還是二樓,我也不知道我在哪一間,就隨便開了一間看裡面,問教官,他就說:「你手上有表啊,這麼先進,可以用按的。」說著就按到我非常努力地唸書,按到最後我沒有房子住、失魂落魄潦倒在一個 deck 上,地上都是樹葉,教官還說:「啊,你沒買房子。」我就倒在地上開始哭。

那時在搭那個 lift,我好像得一個獎,好像是「乘龍快婿」獎,是很棒、要連續很棒才會得。

2. 在夢中看見存在的另外一個層面

2007/04/25 04:45AM Dream.

……,最後面我看到 L 他哥在下面溪谷的大石頭上,他突然看到什麼就往下衝。我看到的是一個岩石,他如何能跑那麼快?奇怪,那岩石是往下,他卻往上走,看起來像是踩空的,所以我不住有點擔心地看。後來在某一個層次我看到它其實是實質的,他走上另一岩石邊,他邊看邊講:「你看,全世界最漂亮的玫瑰!」他扒著一個岩壁,我真的看到了玫瑰,不算紅,有點半褪色的感覺,我跟他揮手表示我也看到了 ,他的位置越來越低,影像是比較溪谷了,夢到這裡結束。

3. 出現兩三次就要特別注意:

"You're not real, Clara," I insisted, "You're a dream."

"The sorcerers who reared me told me that women need two of anything  in order to solidify it.

 Two sights of something, two readings, two frights, etc. You and I have now met twice. Now I am solid and real." Clara said.

 (Florinda Donner-Grau, Being-in-Dreaming, p. 115.)

 

我向他們敘述我認為是我真正的做夢。唐望給了我一個準則:如果我看見了同樣的影像三次,我就要特別加以注意;否則,初學者的嘗試都只是建立第二注意力的踏腳石而已。 

(卡斯塔尼達《老鷹的贈予》p. 68.

 

金剛經

2007/04/06 11:15AM Dream. 

……我收到一封好正式的公文,用皮包的寫文言文。……,翻過來有一堆人名,其中有「抄金剛經的人是林青霞」。……

2007/05/06 09:25AM Dream. 

……餐廳發餐,是一個紙盒裡有紅豆。旁邊女的過來,我以為她紅豆要給我,我說:「妳是要加持啊?」就隨便拿了一個小紅豆和一個 ham 小切片,她看了一下:「妳沒有拿金剛經?」「金剛經是哪一個?」她指長長那片(2cmx1.5cm 橘色),「好啦,下次我知道我就拿那個大的。」……

  

四個字的名字

2007/04/18 06:30AM Dream. 

「代表人」他改名字了,他叫四個字,我問他為什麼要改成四個字,他說什麼我忘了。……,他有點又像「我哥」的感覺。 

2007/04/21 11:15AM Dream. 

……姨媽開始頒獎,其實家還有一些隱藏的優秀的人,頒給一個叫四個字的——套夫姓的一個女的。

4. 鳥、鹿、豬的動物夢,所有這些都是化現:

2007/04/14 09:20AM Dream.

我在一個房子裡,我好像睡上層舖。「我哥」問我——他在寫毛筆字——什麼「孫X島」,我問:「什麼孫哪?」「以前古代人造句不是都有什麼孫?」「是猴孫島。」他後來寫了一個類似的,還有唸給我聽。我爬到上層舖,看到面前好大的窗,空的——是窗戶打開的,外面是海。後來飛進一隻,那隻鳥好漂亮,脖子細細的,飛進來跑到我左邊。我拿棉被抵住牠,但牠咬住——牠的喙是吃魚的,都好尖哪——牠咬住我左手背的皮,好痛!我叫「我哥」要救我:「趕快、趕快!」看到我的手被夾出一點血來,不多。可是我看牠怎麼是一個昆蟲的頭,還是一個插播,那隻死鳥,怎麼辦呢?

我心裡跟牠對話:「你出去啦!」因為那窗戶就在我面前這麼大一個,大概 2mx3m。牠說:「不要啦!」我好像看到一個小孩,兩歲。後來我再講一次,還用手比給他看:「你出去啦!」他說:「我不要嘛!」(呵呵,真受不了!)

 

2007/04/22 10:05AM Dream.

後來爬山路,哇靠!來了一隻鹿,我坐在一個什麼上面。牠跑過頭後回頭看我,居然嘴巴在流口水。我對牠說:「我不能吃啦,我不是吃的啦。你吃素不是嗎?!」後來,往前,又來兩隻,一隻紅的欸,我便往回跑,嚷著:「鹿來了,鹿來了,紅色的!」下坡底拐角牆上面有一個管理員哨亭,我在那拉繩子,可是它一直掉下來,同行的大夥都站在那裡不動。突然跑過來一隻金色的,又跑過來一隻黑色的,總共有黃色、金色、黑色,再來一隻紫色,紅的就沒過來了。我旁邊一男一女,男的穿紫色衣服問:「紫色配黑色,可不可以生出紫紅色? 」那女的說:「也許可以呀,你去試試看啊!」

 

2007/04/24 03:06AM Lucid dream.

夢好長,蠻恐怖的。我在房間睡覺,外面有些豬在叫,豬啊。後來我覺得不妥,我還是必須……我想去關門,正衝過去關的時候,豬就要進來,好多豬、好用力,我用定力及意志力,用力推上去,鎖住。然後我對著門一直在劃符號,夢裡認知是除魔的符號,其實是靈氣第一個符號,一直劃、一直劃、一直劃。牠們還是在外面,好像後來我又回到床上去睡,一直在掛心外面的豬。這時候好像有一個插播是:觀世音菩薩還是阿彌陀佛,佛反正,時間差不多了,祂的法力就發動了,之後呢,我聽到那些豬撤走,踩上金屬樓梯的聲音,走了,才鬆一口氣。

後來我在床上想,其實這些都是化現,就是,當然,假設我們都是某種投射的影像好了,根本沒有一個自我存在,那些豬會存在嗎?你老子就是不理牠,牠又能怎樣?因為你也是空的吧,那牠又能把你怎樣呢?

5. 本月出體直接出體與夢中出體各半,以下出體夢前段摘要

No. 263. 2007/04/05 () 08:37AM (recorded 06'47") 有夢但沒在夢裡的出體

非常短的出體,而且一直聽到 Stream of  Dreams。不過這過程比較特殊的是,我醒來錄了一句夢中出現的話語之後,這時候就開始出現夢的片段,因為耳邊還在聽 Stream of  Dreams,覺得身體放得好鬆。開在一條黃沙路上,面前出現四條岔路,我載一堆人,不知為何就往最右邊那條路開去。路口一塊大石頭,驚險擦過,事實上我已經飄起來了,就變變半飄,而我身體又還是躺在床上。很好玩的是,這時候我慢慢沈下去,我聽到我呼吸聲好大,我邊聽然後繼續看著影像。這次真的是很神奇!然後偏向右邊後,我就想要「出來」了,我想要「出來」但夢還在進行,因為它是像放影片一樣,所以躺著的我把靈體的手拿到眼前,影片跟手兩個層面感覺是同時的,還有 Stream of  Dreams。我曾想要從夢中飛,可是我並沒有在夢裡面,因為夢的感覺像個視窗而已,我所謂感覺飄起來,意思是視窗剩上半部橫條狀。我一想要移出去,夢中的中心就跟著偏到右邊,下面是溪谷。 

影像至此結束,我確定只剩下我和我面前的手,和我聽到我呼吸的聲音以及 Stream of  Dreams。所以管,我拔了一下,我好睏,一拔就起來,看到我的房間,都差不多。我快到門邊的時候,才想起跑回來摸我。我的床被子掀開,是我的床單,是我的被套,但沒有我加的一條淺藍色毯子。我去摸床上,看起來空的,但摸是有一個東西,但一時摸不出人形,只是有一個厚厚的。不管了,把握時間吧。來到白色門前想頂出去,撞到,所以還是用開門的。晃出來的時候,因為 Stream of  Dreams 還在,我感覺也在身體裡,所以我就趕快晃手並跳一跳,然後才看清楚我的客廳。啊,不管了、不管了,沒時間了!因為能量感覺不是很好,這裡沒窗我就朝廚房這邊,反正配置也不太一樣,就飛出來了。……

講到這個「我聽到我呼吸聲好大」,在夢錄音曾經有一筆,我講了兩三句話就睡著了,錄音筆拿在嘴邊還繼續錄了兩三分鐘,氣息的進出的聲音十分濃重,跟我這次聽到的呼吸聲相同。「我並沒有在夢裡面」無法從夢中出體,使我想起之前的一次經驗:

2005/12/01 08:36PM Lucid dream.

……遠遠的有一個柵欄,寫「終點」,後面在施工,再過去就真的沒路了──還沒蓋完嘛,而是「空」的。總算那個車子停下來了,但是在我看到旁邊都是空無中的雲的時候,那時我在想:「塞!這是一個夢,我待會應該要飛走。」我想要離開這個夢,車子一路壓過柵欄後,它才慢慢停下來,我按到 P 檔,然後我們這些人員就離開那個車了,那我咧?我也走了不成?視覺影像就留在那個空車、空的駕駛座上,看著一片空無的端點,後面寫個牌子「施工中」。我在哪裡啊?我沒有「我」怎麼飛呀?所以我就回來了。

今天的出體經驗的特殊在於,由醒到夢到睡到出體全程覺知,我的壓床經驗只有極累狀況下一次,這證明我不是那麼受限於肉體的人。前段夢影像算是一種「夢前」狀態,即「入眠前的夢境」,不過隨著我聽到我的呼吸聲,代表身體已經完全進入熟睡。夢是完全無聲的影像,或像是卡斯塔尼達分類的「被動的目擊」階段,「在其中,做夢不再是觀看被凍結的片段,而是觀察目擊一件事的發生(夢見自己在其中)。」(《老鷹的贈予》p. 157)再者,想想看這裡重疊著有幾個層面:現實層面(Stream of Dreams)、夢的層面(動態影像)、靈體的層面(舉起手,但還沒有視覺),我在下床後就沒聽到我的呼吸聲了,那麼我應該不在身體裡,但仍聽見 Stream of Dreams——這或者是肉體的耳朵聽的,表示跟肉體尚有一層聯繫。

No. 264. 2007/04/09 () 10:45AM (recorded 02'57+22")

我聽到電話,我聽到手機響,我衝出去接。可是我明明記得我手機關了,一出來要拿書包裡的手機,好極了,客廳完全沒有層板架;在我放雜物的高櫃位置,變成一道牆,上下有兩幅畫,大概 30x30,下面那一幅好像是一個動物的尾巴,豹皮鱷魚尾形,橘色斑紋。我不看了,趕快衝出去。……,我感覺有出現影像,是一個室內,有天花板,白色。所以我那時候在想,我會不會晃到一個地方,出現一個老師給我咒語授權哪?這時,電話就來了!啊,電話真是糟糕!

被現實世界的電話聲強拉回來時,我的心臟猛烈強跳,幾乎無法負荷。我覺得干擾出體做夢者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做夢者也要極力避免類似干擾。爾後我早上二段睡眠一律拔電話線。

No. 265. 2007/04/16 () 10:02AM (recorded 03'22") 

前面是一個半清明夢,從一個房子出來,是一條巷子,前面通到一個橫的路口,還來不及思索,直接朝路衝牆面衝過去。我覺得開始力道產生,它在產生瞬間拉升衝刺的力道,是我整個穿過那堵水泥牆——斬石子,它還留有一絲殘影。穿過之後就變加速度,風速非常好,可是我還是好睏。……

 

No. 266. 2007/04/20 () 10:56AM (recorded 07'17"+02'25")

我前面一個夢醒了,然後我就想自己拔起來。幾乎就是立即的,我就坐起來,看不見,揮手、揮手,沒有阻礙也沒有視覺,起來,然後用走的,走到客廳的位置,摸著牆感覺像沙沙的像木板釘的。跳跳跳、晃晃手,視覺突然出現,刷黃色的漆,好 fancy 的家噢,quite modern。我看到前方應該是陽台的部分出現一個房間,左邊門跑進去看,它是黑白色調的,白色牆,床鋪白色但折過來是黑色的被套,好大一間!擺飾都很  modern and colorful,還不錯。我趕快再跑出來,跑好快,想要去看我原來房間。我原來房間外面家具也都不同。不管了,出來就朝剛剛第一間——我原來玻璃門的位置,我是眼睛閉起來就往前頂出來。……

 

No. 267. 2007/04/30 () 09:22AM (recorded 10'20"+20"+32"+01'09") 清明夢 re-try 版

前面我作了一個夢,前面有兩座橋被拆走了。我開左邊這條橋,開到中間的時候,靠!沒了!拆掉了!我整個人連車要跌進海裡、還是水裡,蠻高的喔。我在臨栽下前瞥一下右邊,另一座橋果然也被拆掉了,我就跌下去很慘。所以這個夢醒來,我在跟同事講,「媽的,拆掉也不會講一聲,對不對?我應該走另一條替代道路。這樣很慘欸!」後來就走了。 

走了之後我就醒了,醒了之後我又繼續再想:我去開車,其實一開始就是清明的,剛剛那個夢裡作的夢也是清明的,但這一次清明度增加了。我開車出去,一開始沒有車子嘛,所以我好像不太會煞車,開一個空空如也的車。一出去右轉,再左轉上坡,蠻多車子的,我在想:好啦,假裝踩一下煞車。這一次我要走橋下右側的便橋,接著拐上一條山路。山路其實就像貼著山旁邊的路,景色都好清晰,雖然我沒車子的形體,但左側房子立面一個接一個過去,右邊是水。突然開到一處是圓形的大花園,好漂亮噢!那空氣氛當中還有一些虹光,這樣的歐式圓形花園就像是我上次有夢過,我以前鄰居老先生過世後,我夢到他,我說:「你現在住在這兒很好啊,一個大花園上面。」它是一個像圓環的,中央百花開放,周圍一圈環形,傍著山,零星遊客,不多。我把車子停了,停下來後先是踢腳踏車的支撐腳;再用 Megane 的方式,按熄火、抽晶片鑰匙;打開門,奇怪,引擎還在熱,哄哄哄的;門關後,按關門鎖,怎麼還在哄哄哄。不管了,我看了這景色一眼,蠻好的,直接往前蒙著頭一衝刺,我就出來了。……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4/01

11:45AM. 歌:「我拿什麼奉獻給你,我的爹娘。」

04/08

下載蘇芮〈奉獻〉。

04/06

12:25PM. 隔壁辦公室小姐說,因為處理很多黑函攻擊、不愉快,所以她不要幹了。

04/18

 

問起才知道隔壁辦公室小姐已離職,理由是另有生涯規劃。

04/08

10:20AM. 我問空服小姐:「那空橋還有接到飛機嗎?」她說沒有,空橋在外面了。

04/13

 

搭飛機往台南,因故沒有空橋登機,要坐接駁巴士。

04/11

10:50AM. 一個廠商在講他從 public 的時候開始……。我問:「什麼 public?」

05/08

Jelly 推薦 OneRepublic 樂團的歌曲網頁。

04/12

06:05AM. 有一個畫面是金剛薩埵百字明咒。它是在時間上是立即性的檔案。

05/12

收到金剛薩埵修法電子書,附圖解。

04/19

06:40AM. D 寄來封下面有些畫。側邊像史前動物的象。

05/18

D 回覆信提到象牙。

04/19

09:55AM. 去拜訪王靜蓉,有一本書。

04/26

Joyce 說去上王靜蓉的一階靈氣完收到一份禮物,是一本書。

04/20

10:55AM. 在放音樂,都好舊,他說這些歌曲都是非常棒的經典。

04/23

Download Olivia Newton-John 的老歌。

04/21

09:00AM. 講到以前看到我非常的漂亮飄逸修長之類的形容詞。

04/23

Yrleu 白日夢形容高橋、鈞甯的形容詞。

04/24

03:06AM. 阿彌陀佛在唸咒。

04/29

找到阿彌陀佛咒語。

04/27

04:50AM. 一個辦公室門廳的設計,主要是一個材料做成黃藍紅三色玻璃拱門。

05/09

台玻送來玻璃樣品,有黃、藍、玫瑰紅色玻璃。想用在新辦公室案的設計裡。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7/04/01 10:45AM. 好像聖經上說:「切勿以凡夫的面貌示人。」其實好幾句,只記得這一句。

2007/04/05 11:45AM.「潤華之間的安固」

2007/04/06 02:55AM. 「無論這是因緣的哪一個,都會有劫——都難逃一劫。」我正在回一個人他的經歷、他的夢。

2007/04/07 03:40AM. 我說:「我不是要環保,地球是宿主,人是寄生的,人怎麼和地球永久共處?是這意思。」

2007/04/07 07:20AM. 插播:如果接受佛,確保每一粒、每一個種子——叫五明XX——都可以發展出XX智慧啊。

2007/04/09 06:50AM. 「從那裡開始,即是為我們開了另一道窗。」

2007/04/11 05:20AM. 有一個是:什麼東西是虛幻的?我還是誰?反正兩個靈體見面了。

2007/04/13 01:56AM. (我做 Reikei 睡著了。)「禪修的母老虎」

2007/04/13 05:40AM. 這個夢的意義是:有人在講兩個能量看起來是正的,然而兩個碰在一起或許會有能量是負的情況。

2007/04/15 04:55AM. 「所謂事業的息、增、懷、殊。」

2007/04/22 06:40AM. 插播:這是一個畫很大的弧的半徑。事實上用 AutoCAD 畫是可以 dir 到它的圓心,它又有一個雙重的、兩個的概念,但在現實上是困難的,因為 compare 到原先在電腦上的是可以 dir 它的半徑,現實就可能沒辦法做到。

2007/04/22 11:55AM. 「我們來看看咒語傳承,它是用來連接……」我忘記了,意思就是說,那個迷失很久或是散繞輪迴的人,我們可以透過咒語,把這些人很快就找到。

2007/04/25 03:45AM. 在夢裡面聽到有另外一個聲音或是來源在說,類似:人是虛幻的。

2007/04/25 05:00AM. 「相繼帶來脫離之光。」

2007/04/28 10:00AM. 「經由一系列的或一件事,喚醒你的靈知。」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