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四十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8/12)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Editorial Note  

 

「特殊作夢狀態」產生睡夢身到處旅遊

 

達賴喇嘛的《心與夢的解析》我拿來案頭好一陣子了,一直沒有用到,因此早上順便從頭翻了翻。這本書最早是 Sherry 借我的,覺得不錯自己又去買本來,但因為看過了就沒有畫線,只在編輯《心靈探索周記》的 Weekly 時將摘錄部分註解頁碼。那是 2005 年的事。書前面介紹清明夢研究學者蓋肯巴哈也受邀參加此場以「睡、夢與死亡」為主題的「心與生命」會議,第一章講「自我之內有什麼?」,第二章講「身睡、腦不睡」,西方學者專家依序講到「睡覺時在幹嘛?」、「活躍的快速動眼期」、「睡眠進化論」,我才知道快速動眼期的做作夢是只有爬蟲類以上的高等生物才有的事,因為低等的爬蟲類缺乏大腦皮質。再來是「人為何要睡覺?」,專家提到「快速動眼期睡眠所消耗的氧氣比清醒還要多」(p. 36)。

 

以上我都快速跳過,誰理西方頂尖生物、生理、心理家說什麼,好了終於來到凡瑞拉問:「向法王簡單介紹了睡眠生理學之後,我很想知道西藏傳統中睡眠與夢境的意義。西藏人是否認為不同種類的夢境來自不同層次的意識?可否說明我們為何作夢?」然後達賴喇嘛說了 539 個字,之後主編灰色字註解說:「法王的回答似乎太快就逼近經驗的邊緣地帶,提及『脫離肉身經驗』與『睡夢身』等罕見的概念,我們聚會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創造出共通的立場,讓西方文化與西藏文化可在此之上獨立存在,因此我直覺地把討論帶回雙方皆可瞭解的共通立場。」(pp. 38-39)噢,差點沒把我給笑翻,也許你不覺得好笑啦。法王到底說了什麼?「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是這樣講的嗎?請看:

法王:有一種說法是,在作夢與身體的粗重和微細層次之間,是有個關係存在。但是還有一種稱為「特殊作夢狀態」的東西。在這個狀態堙A因為心與氣的作用而在體內產生「特殊睡夢身」。這種特殊睡夢身能夠完全與粗重的肉身分離,到處旅遊(這個「特殊作夢狀態」,唐望稱之為 dreaming。)

讓這個特殊睡夢身出現的方法之一,首先要能在作夢時知道那是個夢。之後你發現夢境是可以塑造的,於是你想辦法來控制它。當你漸漸熟練後,便能非常輕易地依照自己的想法改變夢境的內容。最後,就可以從粗重的肉身分離出睡夢身。一般的睡夢狀態則相反,是在身體的內部作夢。透過特別的修行,睡夢身可以到處走動。這一種技術完全是由渴望的力量來達成的

另一種技術也能達到相同的目標,那就是氣瑜伽:運用體內微細的氣,進行禪定的修持這兩種技術都要求修行人必須能在入睡時知道自己在睡覺(這個「渴望的力量」,唐望稱之為 intend。)

似乎有些人天生就有這種能力,不需特別的修持。例如,去年我遇到一位住在尼泊爾的西藏人,他告訴我他母親有一次告訴所有周圍的人說,她會有一段時間不能動,請大家不要干擾他的身體。他們並沒有提到是否她仍在呼吸,不過那一整個星期她真的一動也不動。她醒來告訴大家在那段身體不動的期間,她到各地去旅遊。換句話說,她用自己的睡夢身經驗了一場脫離肉身的經驗。因此在特殊睡夢狀態,人似乎可以用極微細身脫離粗重身,獨立自主地到處旅遊。(達賴喇嘛《心與夢的解析》pp. 38-39

事實上在法王講這段話前主編也有引言:「近一千年來,西藏人一直在探討夢境的現象學,他們重要的獨特傳統之一是由十一世紀印度瑜伽士那洛巴創建,後來以『那洛六法』之名傳到西藏。這六種瑜伽之一,便是處理夢境與作夢的詳細方法,後來的修行人與理論家根據這些知識而加以改善,使它成為一種高深的修持。」(p. 37)那洛六法(Six Yogas of Naropa)包括拙火、遷識、睡夢、幻身、光明、中有(奪舍),就南開諾布的《夢瑜珈》來講,並沒有講到睡夢身到處旅遊的議題,相對而言比較重視清明覺性顯現的夢,以及利用進入睡眠的當兒修習自性明光,所以你知道法王提這點怪不得嚇倒一堆人,才要說「似乎太快就逼近經驗的邊緣地帶,提及『脫離肉身經驗』與『睡夢身』等罕見的概念」,意思就是人家才正要開始談夢,連清明夢專家蓋肯巴哈都還沒說話,法王就已經講到靈魂出體了,所以我才覺得好笑啦。

 

石曉蔚

2009/01/13 00:01AM

 

 

Gulubee's December Dreamwork


Summary

抽象夢:1
普通夢:
5
Total:6

Special Findout:

1. 有一隻八個月大的小baby和兩歲半的小孩半夜輪流弄醒我,作夢老是中斷,夢記得的少的可憐,請多包涵。
2. 現實世界有煩惱,能量很低的感覺。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8/12/21

It’s a weird Deja vu.  Like something I was ever experienced before but I couldn’t explain it.  I saw a bug’s shape with two strong steel-wings on the back.  It’s like its existence is telling about my stage of spiritual development.  Something was saying that I’m at this stage.  It looks like a cold animal, though.  Am I getting cold?  I don’t care about socializing with people any more. 

S.W.鐵翼昆蟲:

These insects represent unpleasant experiences of life.

Cayce: "This indicates, in a symbolic way, conditions of the body and mind presented  as a lesson. Insects represent unpleasant elements of life in self which may be overcome.)(Dreams: Your Magic Mirror, p. 225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2/04

I saw myself in the school toilet washing my hands and then I shook hands to make them dry.  One short-haired female teacher saw me and said, “You should get one handkerchief.  Why don’t you use one?”

12/08

We went visiting師大附中.  This teacher came to me and asked me if I was in the same team with her.  And yes, I was.

12/06

I saw Jean sitting over there with bright color in the background.  She’s pregnant!

12/22

I met her at the msn.  She said sometimes she was thinking if she needs to have a baby.

12/16

Last night I had a dream about one small fortune telling stand.  One Taro card holder, an Indian woman, was there.  I went to her and she drew some cards for me.

A set of cards showed, Fred will go to India to learn their languages.

12/17

F. told me that he had a meeting with his Indian coworker, P. in the day time.  And my friend had his Indian coworker went to his home for a visit in the Sates.

普通夢 Ordinary Dreams

2008/12/04

Early morning dream:

My elder brother-in-law showed me a note.  It showed that the elder sister-in-law was upset about something and had left home for three days.  It felt like she was mad and had gone back to her hometown.

 

Dream later at night:

It was a short nap with Leon and Lance.  I saw myself in the school toilet washing my hands and then I shook hands to make them dry.  One short-haired female teacher saw me and said, “You should get one handkerchief.  Why don’t you use one?”  That’s the end of the dream.

(Note on 08th, in reality:  We were in the same group for visiting 師大附中)

 

2008/12/06

I saw Jean sitting over there (few steps ahead of me) with bright color in the background.  She’s pregnant!  I was surprised to see her pregnant because I remember that Jerry and her did’t want any kids!  Does this dream mean that Jean has changed her mind or something’s going on?  I was thinking in the dream.

S.W.懷孕:The meaning of a baby may have many meanings. Sometimes it means real spiritual development.  

2008/12/08

Yating was there.  We were talking about something.  We walked on the street of my original old home.  She was still talking like in the reality, like, very defensive.  It’s blurred now to me, but I can remember it very well when in the early morning.

 

2008/12/16

Last night I had a dream about one small fortune-telling stand.  One Taro card holder, an Indian woman, was there.  I went to her and she just drew some cards for me.

A set of cards showed, F. will go to India to learn Indian languages.  It’s weird.  And these cards were all about his career.  It’s like, he will go somewhere to learn something new.

 (F. told me that he had a meeting with his Indian coworker, P. in the day time.  And my friend had his Indian coworker went to his home for a visit in the Sates.)

S.W.Gulubee 這裡列的夢大多關注於他人的事,因為他們也沒參加做夢者班,我也不好對他們評論什麼。普通夢應該幫助作夢者首先發現自己的心裡潛意識想表達什麼,有哪些是虛掩的情緒底蘊,針對此點看看海寧格的分類會有起步上的幫助,雖然後期我們就不太需要海寧格了,因為做夢者少為情緒與業力所擾,且藉夢修發展出做夢注意力,即成為其他層面的斥候,也因此會收到來自其他層面的幫助訊息,這時夢就精彩多了,吉美袞桑滇貞仁波切說:你們在修行的時候,不會很寂寞,反而很精彩。可是,千萬不要對這些東西執著,只把它當成一種樂趣享受就可以了。」(〈大恩上師解惑答疑集錦〉)

 

可以參考「閱讀札記」以下兩篇:

•〈海寧格治療系統的夢分類

•〈《夢瑜珈》的夢分類;清明夢的成因

Joyce's December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 1
清明夢: 2
半清明夢:5
視像:0
抽象夢:0
原始夢:0
插播夢:2
普通夢:68
Total:76
Max/day: 6 (12/24.25)
Ave/day: 3.2(缺席12/7.10.11.18.29.30.31共7天未記錄)

Special Findout

1. 12月公司雖然還是忙,但調整自己的心境和堅持閱讀,讓普通夢的數量維持一定的水準。

2. 12月成功達成一次出體。這次出體能夠看見能量,是和以往出體不同的地方。從醒時到出體的過程不是像以前那樣快速跳過,而是緩慢進入。

3. 雖然這兩年夢修行技巧上有做到清明夢、出體夢、看手、夢到在別處醒來、換景、唸咒、看見能量,但經常是偶然發生,在無法掌控狀況下發生。日常生活一旦忙亂,就無法掌控能量,2009年的目標是盡量有計劃性地(在自己專注準備的某天)每月完成一至兩次成功出體。

S.W.對於「看見」能量,到底有沒有受到卡斯塔尼達描述的暗示,還是英雄所見略同,還可以再觀察。統一能量都是長成波浪狀的?多形容一點身心的感受,不然光「景物漸漸消失,往前飛『看見』能量像是線狀波浪狀從我的臉上掠過,也可以感覺到微微震動……」好像不夠過癮呢。

我不知道我在那堳搕F多久。在這期間,我沒有思想或感覺,一切都消失隱退了,唯獨我自由地飄浮在空間中。突然我覺得有火在燃燒我,才發覺太陽已經快碰到地平線了,我正視著太陽,於是看到了「世界的聯線」。我確實看到了無數奇特發光的白線,交錯於四周一切事物上,交叠或穿過周圍的每一件事物。我轉過身來察看這個驚人的新世界。

整個事情可能只有幾分鐘,但在我却是無盡期之久。我覺得有種溫暖而安詳的東西從世界堿y出,從我自己體內流出。我知道我發現了一個秘密。這秘密非常簡單,我體驗到一種無名的感覺洪流。我這一生中從未感到如此神妙的歡悅,如此的平靜,如此龐大的掌握,但我無法把發現的秘密用言語表達出來,甚至也無法把它擺進思想時,只有我的身體知道這秘密。(《巫士唐望的世界》pp. 369-371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2/08

11:00AM. 遇到男同事結婚,Fa出現餐廳,Yh在旁邊一桌,Fa介紹,看起來都是中年主管…

12/19

YH經銷大會,主管年紀較長。

12/15

1100AM. 排隊買車票,一個女的數了3000假鈔給我,明白好像代幣,她要我用400真鈔跟他買400

1/10

排隊領消費券,拿到時我說好像假的。

12/26

09:00AM. 我、MZ、一男兩女孩有Ml去爬山,到登山口,Ml很高興跳舞…

1/5

看到Ml他們去玩回來的照片,跳得很高,不知道他這麼會跳…

出體夢及清明夢 Out-of-body & Lucid Dreams

2008/12/24 08:30AM Out-of-body dream 

前面是幾段雜亂的普通夢,然後我走在高架橋下,沒有車也沒有人,電影裡那個科學怪人造型的巨人從橋墩轉出來,大概有四五公尺高,向著我走來,雙手平舉,緩慢移動,我很快朝他的方向跑入車陣中,他轉身很慢說:「這就對了,好聰明」我想他是指我的跑法讓他不容易追到我。

我又跑回橋下無車無人處,才跑兩步就出體了。飛起來時還到自己感冒也可以出體,真厲害。

景物漸漸消失,往前飛看見能量像是線狀波浪狀從我的臉上掠過,也可以感覺到微微震動,我看手,升高,又降下來,又看手,倒飛一段看著沿路街景,一直想辨認出一棟建築物,想確定是不是民權東路早期的房子,看到一個灰色橘色的建築,又看到一家X記的店,十分清晰,就提醒自己醒來時一定要記得這家店。升起三次,看手又落地,開始念百字明咒,中間有點大舌頭。再升起,飛在海上,又掉下有碰到海水,覺得有點冰,忽然掉下去,又升起,坐在沙灘念百字明咒,旁邊有外國人像是觀光客說我衣服怎樣,我不理他們,能量慢慢消失,好像又念了一次百字明咒,再飛昇起,看到許多白亮點,想再看星空。

媽來跟我說話,我敷衍應對,說要快點紀錄夢的東西否則會忘掉(沒空理你),她說討厭,我就醒來了。

S.W.我覺得出體夢摻入家人就意識不清了,除非是出體第一現場那可能沒有辦法控制,所以我們先要離開這個夢,換景到別處去。而除非我們特意去尋找熟人或去熟悉地點,不然多半不會有認識的人出現。這是重點一。若後場再出現熟人,可能已經落入普通夢了,這是重點二。多練習自己在一次出體中能多換幾個場景,且觀察場景怎麼出現(形成)又自己怎麼離開(換景)。

2008/12/26 09:00AM Lucid dream

阿媽和阿祖的死亡儀式,很多人圍觀,而且有音樂。將要死的人要排隊去中間躺下等待。U5和媽他們都在,阿媽好像躺在阿祖旁邊等我們忘了有沒有念什麼。我忽然先回家去等,媽和小J回來拿了阿媽的棉被。我問他們如何。他們說阿祖馬上就接受了,阿媽起先一直走來走去,後來去躺下比較平靜,也就接受了。我忽然想怎麼做了這個夢,與現實有關嗎?棉被還能要嗎?死亡在夢中不見得是代表死亡

 

2008/12/14 09:30AM Lucid dream

我在MZ住的地方,去上廁所時,看見有個女老師穿著丁字褲走來走去,我不太爽,MZ好像不以為意,我說了幾句諷刺的話,決定離開現場(換景)有個女的長得很像劉嘉玲拉著我一起飛,飛到一個入山口停下四處張望,怕有人跟蹤。我低頭看見黑色奇形怪狀的小蟲子,大概花生米大小,我去捏牠,牠開始變形變小。我明白牠們是被派來監視我們的。(換景)我們用飛的穿越山上一雜草長得很高的亂葬崗,到了一個空間。是一個很大的現代化球體,有個裸上身的男人好像是我愛的人,但他和身旁的劉嘉玲好像有曖昧關係,我想要離開,他跑來說需要我愛我之類的話,我用意念換景(換景)我好像身再很遠的一個高處,視角在從那個高處看回這個那個男的在的場景,這樣覺得很清明,好像有旁白暗喻要從遠處高處有距離看回來才能清明,又換了2-3景,但不記得是什麼景了。

 

2008/12/06 11:00AM Semi-lucid dream

我和同事在工作,我們在戶外,聽說有對同事結婚了,我心想我自己不可能結婚的,他們說之前跟Crs在一起,我很訝異,男的有些不高興,我轉頭發現植物快死了,我拿新買的橘色IKEA水壺去裝水,裝到熱水又改裝冷水,醒來。

 

2008/12/13 09:45AM Semi-lucid dream

我要去美國,機票時間快過期來不及,有人幫我找了一個理由,去哪裡弄了一個大盒子,我在海關,海關人員問我:what’s this? 我說:Film。其實自己也很沒把握,他打開,結果是很大的Film,我心想可以帶嗎?我要說是拿去做研究嗎?看起來是old film, 很老的樣子,他拿去問人Film上面有很模糊的幾個人影,台灣的海關人很好,但我想美國那裡就很嚴格,要搜身。

插播在家中,Ju出現問我在幹嘛,我說要去美國,但還是沒想到辦法。他問旁邊的男的,他要我給她看機票,問我護照,我想不知會不會過期,好久沒有出國了,要去找看看。算算時間,今天好像來不及了,明天機票好像還有效。

回到海關,好像沒問題了,可是我又不過海關了。

 

2008/12/19 08:20AM Semi-lucid dream

我在一條街上,有幾家店面,我好像隨意走進一家店,把我的NB送給誰,走出後,忽然想起,又很後悔,想不起來我送的是iMac還是NB,一直想我平時用的是哪一台,又走回去想要回來

 

2008/12/20 09:15AM Semi-lucid dream

我走在一個斜坡上,非常陡的斜坡,大概30-40度,心想騎車上斜坡會摔,為何MZ就可以,想起在北宜摔車的那次感覺

 

2008/12/17 08:25 Secondary dream (點了藍色聖誕燈)

我去小F家,她家有很多朋友在,她說她家不乾淨,有法師在那裡,另外還有2-3人。我彎下洗頭忽然感覺到旁邊有看不見的東西。我去叫小F,旁邊的人說這房子本來就有問題,但是大家看不見,只聽到奇怪聲音,法師朝幾個方向做了什麼,最後說吽呸,然後大家陸續離開了。

我和小F在客廳裡忽然看到牆壁角落有東西出現,忘了是什麼,又看到一團黑黑跑過去,是隻黑貓,我很高興跑過去,叫黑咪,到了隔壁房,中間只隔一道牆,我看到飯桌上有個鬼魂,頭被藍色套子罩住,雙手被反綁,脖子被勒著跪在桌上。我說:啊!看到了。忽然閃過念頭,我怎麼會看到呢?小F看不到。我們都很害怕,那鬼魂下來,是一個女的,想要鬧我們。我指著她說:你是幻相她走過來用牙籤戳我,我有點無奈地說沒用啦,忽然得她很可憐,一定遭遇悲慘的事,就問怎麼幫她,自己也鎮定下來不害怕了。我說我父親在我9歲就走了,旁邊有個女的也說父親早逝,她說沒有人是16.17歲喪父母的,我猜她的小孩在16.17歲失去她模糊

S.W.Joyce 經常夢到死亡,因為年幼失父這件事影響很深遠。來看看凱西對夢到死亡的看法

Such a dream rarely refers to physical death, but often symbolizes the death of old attitudes. As Cayce said, "Death is the birth of a new mental development in the individual. Or it is the awakening of the subconscious mind, which manifests at the death of  the physical forces, and is a birth into a higher plane."

To better explain the association of the death symbol with changes in awareness or in mental concept, Cayce said, "There is no life without death. There is no renewal of life without first the dying of the old. Dying is not a blotting out of life, it is a transition from one state of consciousness, or life, to another." (Dreams: Your Magic Mirror, p. 234)

 

le galant's December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5

清明夢:8

半清明:9

視像:11

抽象夢:46

插播夢:43

普通夢:220

Total343

Max./day2112/13

Min./day412/04

Ave./day11.0

Special Findout:

1. 一些夢狀態的瞭解:

2008/12/07 12:25PM. 初醒期間,一個文字閱讀之後(我沒記起來,都五個字),我問我自己一個問題,跳出一句是這樣說的:「以為修養能夠。」「以為」不是一般的「以為」,是古文「以此為」的意思,所以這句話意解為:「以此為修、以此為養(跟養天地浩然正氣類似),就能夠吧」。
 

2008/12/13 05:10AM.

我飄過去,去看 TM 新辦公室。他的辦公室先是一個空間,我記得原先是玻璃可以看到小會客室,但現在用一個 panel 擋起來。本來是玻璃,它裡面再加了牆板,可能怕人家看。小會客室桌上還是裡面放了一些大的精裝書,蠻大的,A3 直立起來這樣。因為很暗,我往他座位過去,快要到時又改變主意回頭,然後再轉一個直角。像教室前門站了兩個男的在交談還一個坐輪椅的堵在門口,我從容地從他們身後擠出去,下幾個台階到路上,聽到他們喊:「看到她了!」接著要追出來。我好像是 ghost,渾身就是一縷白煙,我往上飄飛得好快。然後我覺得時間是 04:20AM,剛醒來看一下鐘是 05:10AM

2008/12/13 05:35AM Dream.

前面那夢我像個鬼被人看到,好像就是以這種方式示現(現身),跟「摘」有點雙語詞(雙關語),就是摘到這裡就這樣啦。
 

2008/12/11 06:35AM Dream.

跟一堆人在一起,問我平常在幹嘛,「謄稿啊,要不要幫我謄?」我在開玩笑,就拿旁邊的「102 問」,「好來,我們來做 102 問。」好像是某個明星的 102 問。「好,第一題……」靠,第一題就不會!第一題是:喝醉唱「我沒醉」還是「喝一杯」?這時走過一個圓的池塘,它是平的地中間挖下去,下面深一米,開了些橘色的野花。有一些旅行團的人來,在那講什麼「橘色的幸福」,看到它的時候要過去也做什麼「橘色幸福連線」等等。

2008/12/11 06:35AM Dream.

不過剛那狀態蠻奇怪,我沒有醒來,然後一直插播,就是像我平常醒的時候,一條接一條有人在講話這樣。如果是這樣,不知道是在什麼狀態下去夢的。

2. 逢甲大學校友會應該頒獎給我。

2008/12/01 06:35AM Dream.

在外婆親戚他們那裡,他們突然說一個長輩——(姨媽的朋友)宋伯伯吧過來要見我,因為我學校出了一點問題。什麼東西呀!後來我走出來,像學校大操場,所有人都圍在四周,我很不高興,後來媽媽才跟我說已經沒有問題了。什麼玩意兒啊!我便在那慷慨陳詞:「我今天這成績是怎樣?需要我媽媽的朋友這樣一個人物來幫我加分?讓人家知道石曉蔚的成績都是大人物加分過的、幫過的、灌水的?是不是這樣子?」我說:「你們這些人最好離我遠一點,所以我石曉蔚的成績就是石曉蔚的成績,我自己靠我自己努力讀的。」我講的十分冗長,「所以今天不管是我媽媽的朋、我爸爸的朋友、誰誰誰的朋友,都離我遠一點!我不跟任何人作朋友,我只是我自己。」後來又說:「檢驗很好啊,知道我四年逢甲讀下來到底是什麼 真材實料,今天我讀的怎麼樣也是逢甲造成的。我就是逢甲,跟著我喊:逢甲!逢甲!逢甲!」大家跟著我喊口號、群情振奮。「小表哥」在旁邊,一開始他還有點擔心我。我穿窄裙、高跟鞋,走前收了一句超漂亮結語:「我今天畢業了之後就是逢甲人,入社會也是逢甲,出社會就不知道了。」然後很酷地走了。

3. 很有意思的夢

2008/12/13 12:45PM Dream.
這個是桂倫鎂她拍了幾部電影吧,有兩個角色,一個很保守、一個很奔放——誇張那種,給她男朋友看。她男朋友坐在公園椅上,桂倫鎂在右邊站著背對著他,他好像思考很久很久,很痛苦的樣子,後來起來,他要走了,跟她告別時在她屁股上親,手心伸出來請她寫個「一」,都沒講話,只說:「妳懂嗎?」不是用說的,就是「一」。我想一下「一」是什麼咧!因為它有幾個畫面,其實都差不多,叫她寫「一」是什麼意思?哪一個角色啊?
因為這是一個影片,好像有一個卡片在客廳,突然就一個下載對話框,嗯?我點開,一張卡片,是過年的還是幹什麼的,要我寫對於以上的評價,我跟媽說:「妳看這卡片我有在這裡!」我沒填,把它關了。
跳一個插播
叫什麼沙多魚。

Out-of-body Dreams (Dreaming):

1. 這個月出體狀況不錯,後面幾個都是利用還沒完全睡著的時候出體

No. 367 2008/12/08(一)08:16AM (recorded 04'31")  

一個小出體。前面一個普通夢,我跟一群人在研究一個實體建築立面如何打光,有老師。後來打了一個像曼達盤的裝飾頭的陰影在建築立面上,它垂直剖面是一個大弧形,鋁板立面大概六七層樓高。這樣整個都是大受光面,後來就說怎麼打呢?我看出來那棟建築是在我舊家那條巷子我舊家位置),接著就變成我們在坐飛機了,飛機像個大鞦韆,先往後拉高,再朝巷子飛低過去,好像是要帶我們就近研究。我說:「你看,這個太陽本來就是這樣。」因為它朝南、東西曬不到。說著飛機在巷子裡幾乎著地了,著地後飄忽掉了,就變成在空中飛行了——是我目睹一架飛機在飛,我跟飛機脫開了,我不在飛機裡。

那時候我想要出來了,可是我眼前沒有一個影像及自己的夢體,沒有那個夢了,所以我就只好回到身體來出體。我好像是趴在一個衝浪板還是燙衣板上,在床上我的床位頭朝衣櫃,先晃手,等手出現後再跳下床。視覺有點侷限也不穩定,不過慢慢可以清楚看到。瞥見我睡在床上,一隻腳伸在枕頭位置,也是頭朝衣櫃但被棉被蓋住,真的像是我從那裡(這個身體)出來的樣子——她也趴著。我想起看睡覺自己的任務,過去掀她頭上的被子,她趴頭蓋被子露出一截腳在枕頭上。可是我一掀,感覺她一縮,我再多掀一點,她又多縮。啊,算了,來不及了,我勉力晃手維持一點視覺,拉開門出到客廳時,視覺已經快要沒有了,所以趕快把握時間朝玻璃門方向衝出來吧,因為我還是有點睏,我很擔心這個睏會被拉回來。 

衝出去之後風很強,這個風有點晃,晃動的狂風。我就手腳合十,手抵在胸口唸上師心咒。那個風有點從左邊吹過來的。因為很久沒出來了,不免有一點點擔憂,什麼都看不見、強風飄搖這樣唸咒。後來覺得沒什麼好害怕的,就這樣繼續唸,唸了好一會兒就回來了。

 

No. 368 2008/12/17(三)12:27PM (recorded 07'43"+1'39")  

前面直接出體。我前面一個夢醒來之後,我就馬上坐起來,把被子掀開,下床。晃手看到手了,回頭看床上是空的。出來客廳的時候,再望到我的門上貼著一個門聯—— 40cm、寬同門寬,上半金色下半紅色,畫了一個圖案。我想起來好像是前一個夢有看到,我拿的,我記錯了,(現在看清楚)原來是一個喝茶的——喝茶的意思啦,我還以為是個佛。衝飛出來來看到陽台木圍籬面也貼了一張,長得像一隻大牛還是黑黑的什麼壯碩的巨人吧。

出來唸百字明咒。因為 Joyce 說她可以唸兩遍,我就唸了五遍。其實在唸的的時候已經有大幅度旋轉,而且變平躺的,我去撈,覺得腳下有人撐著我。……。

……

後來在講台的左邊有一個發言台,出現一名官方女發言人,一直在那裡廢話。……。結果她說,也不能態度上,也不能說要練、要修,所以說……,也不可以有要練習的念頭或想法。便很為難,因為她一直在罵我,所以後來我生氣了,朝右前門飛出來的時候,還罵她們混蛋。

跳過欄杆,我沒有要飛走,降落到地面,大概有七層樓吧,還抬頭看了一眼上面,看要不要再飛上去。唉,算了。跳過馬路這邊,下面像是一個放牧區,還是什麼非常漂亮的地方,還看到雪山——不過雪山看起來是在下面雲海當中,搞不清楚,反正它顏色非常的清澈,還蠻漂亮的。

後來飛走,出現在一個比較像中國大陸的巷道,跑了兩步,沒什麼太大興趣。我不想唸咒了,情緒不好。我也沒有喊,就眼睛閉起來,關掉這個景,飛得時候,很慢很慢風才來。我有些想懺悔,所以想好好、慢慢地唸上師心咒。一個字一個字想明白代表的意思,緩慢地重複了幾遍就回來了。前面在唸百字明咒的時候,出現的聲音都很嘈雜;這裡唸上師心咒有點難過,剛剛不應該發脾氣。

 

No. 369 2008/12/22(一)10:02AM (recorded 04'51")  

一個比較短的出體。前面還沒完全睡著時,看到一個夢畫面是在義大利,一個小店。我聽到老闆娘跟老闆——一對老夫婦——叫他把上幾個月的花費寫出來。店面非常小,一個 G-case 後面僅容轉身,老先生在小黑板上寫 11、下面寫 56。我以她他在問我,我好像是再多一個零吧。這個夢影像飄忽掉了,我本來想從這兒走的,但我沒有我的夢體在那裡。 

意識回來身體,覺得可以出體,沒等就直接坐起來,下床後晃手、晃手都晃不出來(影像)。回過來來摸我的床,沒有摸到我,但是摸到我的毯子、我的枕頭,我還爬過去摸另外一個床位也是空的。還是看不到怎麼辦?就原地跳啊跳,晃晃手,覺得一股力量一直想要拉回睡覺的身體——就是出體的感覺快要飄掉。一直到看到手的時候,我覺得那種出體的感覺才能凝聚起來,就是你的意識跟(場景)畫面(不管是夢還是什麼)是分開的,一定要找到一個 connection,所以看到手意識才能拉到場景裡來,大概是這樣子吧,不然又飄走了。(看到手幫助「色」或影像穩定下來。) 

看到手就好辦了,也看見自己跟睡前一樣。這個臥房好暗哪!跟我房間配置一樣,不過窗戶比較小,一樘善對開簾把光都遮了。書架上一直有個廣播在報「現在大學生哪……」。Beddings 比較舊式,在床右側還有一張書桌,沒仔細看因為蠻黑的,就開門出去。因為我的視覺是灰階,阿文房間像放了幾台腳踏車吧還有開燈(色溫是黃的,所以應該不是黑白視覺可能是亮度太低而已),聽到客廳有男人睡覺的鼾聲。我看不清楚,好不容易才看到是在沙發上,鼾聲隆隆(呼吸很大聲啦,不過我醒來時發覺自己呼吸也很大聲,所以可能是我自己睡著的聲音)。

客廳大概都對,來不及了,我看不見了,趕快朝玻璃門出來。風的力量是有,唸咒時我是默唸沒唸出聲來。風很狂亂,力量還沒沈澱,我在唸上師心咒,為什麼總有個「MahaMaha」的聲音?我的姿勢跟睡姿差不多,兩腳併攏微彎,後來才把合十的手放到胸口。我覺得出來唸咒比較放心,因為前面在跟影像拉鋸,有一點抗拒;出來唸咒沒有影像,至少就比較好一點。我把注意力放在心輪,沒想別的。退場的時候是馬上一下子回來,差不多就是呼吸的一個吸或一個呼就回來。馬上發現自己呼吸很沈(很深呼吸)、很大力在呼吸(也有點聲音)。

 

No. 370 2008/12/31(三)09:58AM (recorded 06'04") 

一個出體。其實還沒有睡著,看見凍結的畫面,是一處像「月世界」的地方,一些石灰岩奇怪的山圍起來裡面有些綠色潭水。我在等待時機要出來,但是畫面沒有要停,且有點往左邊 pan 掉,它不是消點,是一張圖片,左邊再過去就黑掉了,沒東西了。沒了一陣子,我想往中央裡面縱向進去,畫面又移回來,很好啊,我就就近看可不可以轉移到畫面裡,就進來了。往前過去,卻偏往左邊岩石,剛好有一個凹縫,我不是要站上去,因為我根本沒有身體。 

我在衡量,可能再回來床上(出體)來不及,就試著晃手——是意念晃手,(跟直接出體晃手的夢體感覺不同)那不是睡覺的手或夢體的手。隱隱約約看到兩個半透明灰灰的手在揮動,純影像。來不及,我看算了吧,朝隨便哪裡就衝出來。因為我也不大確定這樣算成了沒,我是覺得這次出體都蠻虛幻的,一直到回來——回體的感覺是完全是出體沒錯啦。 

出去時風是很狂亂,我這次夢體比較沒有那麼 solid,我也不知道我的手在哪裡,也不是很 care,便來唸上師心咒。也沒想中脈,都沒有耶,不過力量帶著我一下往上、一下往下,而且都是蠻驚恐的——雲霄飛車級的,我也不大想要動念。我只是發現在唸咒當中,我以前都習慣合十、腳也是,可是我覺得那腳是伸直且慢慢併攏的。本來感覺是直立,慢慢變倒栽。那些影像都很飄忽,不過隨雲霄飛車的視角都是蠻壯觀的倒是。或是飄過一些沒有凝聚的影像,我沒有辦法描述。 

我唸咒不算什麼很有感應,我希望能把上師想在心裡。在唸上師心咒時是出現一些聲音,後來變成垂直往下倒栽,掉到最底穿過一片黑——反正都蠻黑的,幾乎沒有什麼景。後來改唸百字明,唸的時候出現的聲音跟我比較……,那時有出現一些地景,我沒有太在意,有人跟房子,暗暗的晚上,唸第二遍時是在一處潭水上面。百字明來合音的聲音是一位比較老的男人,也不是比較老,他可能有點口音,我在想我某一世可能有某個省份的身分吧。這次比較有想到是我的聲音,但不是這一世的聲音。第二遍沒有唸完就回來了,持續地把它唸完,很暈哪——很晃盪。

 

No. 371 2008/12/31(三)12:30PM (recorded 04'48"+1'03")  

在山路上開車。我發現自己打倒退檔,開了好久才突然驚醒,還好沒有撞到任何車。打正檔開了一陣子,不知道要去哪裡,而且還蠻高山的,不是我平常走的路。我看到藍天,路兩側高高挺挺的樹上楓葉都紅了,好漂亮噢!金色陽光映照著,金色、紅色、橘色,所以我馬上就要出來,也不確定。就在車裡打橫意欲往前,一直碰到前面擋風玻璃。管你去死咧,直接就地開始唸咒,後來也不知道怎樣的車子的就感覺沒有了,就開始唸咒。

還沒唸兩句就覺得我的腳被抓著,我彎下身來摸,他整個身體就在我後面。……

…… 

後來我真的也是沒事幹了,然後唸百字明咒第二遍,講剛那些話,蠻久之後我想我到底要不要回來啊?哪裡都沒去耶,就回來了。在一個夢裡假醒錄音。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2/04

06:35AM. 跟靈氣老師王靜蓉打電話,好像要我過去幹嘛。她說叫我可以待久一點。

01/26

佛法中心大年初一團拜,上師說中午有餐可用,叫大家待久一點。

12/05

04:50AM. 一大早去哪,但不知道那裡可不可以停車,太早了,所以沒什麼事可以做。

01/14

載兒子去小碧潭捷運站,參加畢業旅行。集合時間 06:50AM,該處停車場不對外開放。

12/05

01:00PM. J 在弄幻燈片,我已經幫他排好了,他還要自己弄。

01/19

我改好 Excel 檔寄給 J,他印出來改他自己的 Excel 檔。

12/07

12:20PM. Sherry 嚷著要去喝下午茶,那時已經兩點,「好,喝茶,要快,我要回家了。」我說。

12/09

Sherry 說買好春天下午茶券要請我。後來約12/16 去。

12/10

09:35AM. 跟李奧納多看他的玻璃屋,裡面好大像間展廳。我看見正面兩道彩虹,他說第二道叫 neon

01/18

剛好路過友人新完工玻璃屋。如夢描述,玻璃屋金屬架嵌全彩 LED,倒影在玻璃上形成第二道 neon

12/09

12:10PM. 看到石頭上寫馬永成「敕令」什麼,反正收押的意思。 

12/09

收押已久的馬永成以五十萬元交保。

12/13

05:10AM. 像鬼一樣飄去友人辦公室,看到落地玻璃後面再加了牆板。

01/18

如夢所述。

12/13

08:20AM. 上師在間大禮堂開講,我想到沒帶錄音筆,回寢室去拿。

01/07

當天才知道佛法中心有課,下班後從台北來回新店拿錄音筆去上課。

12/14

11:40AM. 開車時雨刷也壞了,坐在一個水盤上,腳差點踩不到煞車。

02/02

車子上高速公路後一直抖,加速不起來。後來送修車廠說雨刷也快壞了。

12/15

12:10PM. 我跟 Julia 說前夢:我就是有這種能力到風景如畫的地方。

01/30

跟南部的大學同學 Julia 等相約「光點台北」喝咖啡Julia 稱讚我挑到美麗的地方

12/16

11:15AM. 我看到 M 的發票統一編號不對,錯了,就要去叫他。

01/18

拿到 M 開的店的統一發票,上面的號碼非常奇特,比中樂透頭獎還難。

12/18

12:20PM. 視像:某主持人主持談話性節目,他一臉落腮鬍。

01/07

上師從尼泊爾回來,兩個月不見,留了一嘴鬍子。

12/19

11:13AM. 「張大春」送給我一個像茶葉包的,他好像是學會的。

01/22

佛法中心尾牙摸彩,我抽中「會長」的一包普耳茶。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8/12/01 11:50AM. 「貪瞋癡修好就可以成聖了」。(醒時)

2008/12/02 06:45AM. 在講唐望巫士們的「寂靜知識」並不是藏密他們所描述的那個狀態。大意是唐望不等於藏密啦,早一點的抽象夢都在講這個。

2008/12/03 04:50AM. 某人對於我對佛教的了解起非常大的誤解,所以我的夢境都在闡釋他的看法。補述:某人不是某人啦,反正就是用很奇怪的字來寫、很奇怪的詞,把意思都弄擰了。因為有兩個版本,都是比較文字型的。

2008/12/04 09:20AM. 「定義乃非自然之罪」——那是一個書名。

2008/12/05 11:05AM. 「一刻也不得相續的心」。(醒時)

2008/12/06 12:25PM. 有個傢伙講:「你真的要幸福長度好一點。」我在聽。(醒時)

2008/12/07 11:20AM. 「小木地瓜」。很長啦,是什麼等於是什麼地。那是在說一開始修行像是在修相反的事情,到最後才會漂白。

2008/12/07 12:28PM. 「以為修養能夠」。(醒時)

2008/12/07 01:10PM. 在看書:「萬物所做的一切顯現無一步是根據人……」

2008/12/09 06:50AM. 「現在可以過來撈過界」。(醒時)

2008/12/09 09:40AM. 「這表情讓人家誤會」——某樂團在唱一首流行歌。

2008/12/10 11:05AM. 視像:我的手錶上寫「1010 菩薩」。(醒時)

2008/12/13 12:45PM. 「內斂於XX的倒裝」,內斂於放肆還是什麼的倒裝。

2008/12/14 05:35AM. 「沒有作息影響作息」。(醒時)

2008/12/14 09:55AM. 「架高標準」——夢最後。

2008/12/16 06:55AM. 夢在介入那個不定的個人主義的部分。大部分夢都是在夢可能在講的內容。

2008/12/17 08:35AM. 「但是它跟你我共同的部分相同」。(醒時)

2008/12/17 08:40AM. 「最後一次回到生活中來的時候……」(醒時)我講很多,可只有記這一句。

2008/12/17 08:56AM. 「放下 XX,從覺開始」。(醒時)

2008/12/18 04:30AM. 什麼活動,其實意思是說第三方,反正誤解第一方的意思。

2008/12/21 05:37AM. 上夢的前面一個夢。那個小男孩做了一件什麼事,就有一個東西插入。他也是這樣做的,所以那時候我有想到我也是要這樣做,做一件插入——像把劍插進來……也沒那麼像劍啦,反正不曉得什麼很抽象的東西。那時候的理解是,我是這樣做、那小男孩也是這樣做,所以是沒問題的。那是插進來一個心的……Heart,然後我在那裡分析,小男孩本身也是要用到心來 insert,我本來要做的好像也是這樣,不然多複雜一點,做得一樣:插入,所以我才認為是:事情本來就是這樣處理的嘛。

2008/12/21 01:05PM. 「他的託望,是完成在上帝國王的交代」——這最後跳出來。前面我在看一篇文章,在唸,是在講一個女的故事。

2008/12/23 10:06AM. 「有心促成植物的解釋原理——無機生物化。(醒時)

2008/12/23 11:28AM. 問:什麼東西卻思想不了怎麼辦?答:果實,這一點。果實不是 fruit,是「果才是實在」的意思。

2008/12/25 03:40AM. 在夢直指教授,應該是屬於抽象型的夢。我好像在問到底直指的時候,他說的話或者是一些描述,我在核對我有沒有那樣的經驗。

2008/12/25 06:54AM. 「暨非真也非假」。(醒時)在講 XX 不是真的。

2008/12/26 03:45AM. 插播:「以達法身之敬心」。

2008/12/31 11:50AM. 「他們都是覺醒的人和個人在溝通」。(醒時)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