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四十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9/03)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做夢論壇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Editorial Note  

 

《夢瑜珈》:clarity dream 不是 lucid dream

 

讀了一點英文的 Dream Yoga,發現黃英傑真的譯錯了,他把 dreams of clarity 直接翻成清明夢,因此兩本中英文書來比對一下。

  

我對照了一下簡體《夢瑜珈》,黃英傑的確把 clarity dreamsdreams of clarity 都譯成清明夢境,而且他也沒有照原書每句都翻,而真正講到清明夢的「清明意識」(to dream lucidly)時反而用「清明覺知」,真是昏倒了!族繁不及備載僅舉幾例如下:

英文:In fact, one may develop these practices more easily and speedily within the Dream State if one has the capacity to dream lucidly.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p. 48-49)

 

中文:事實上,假如我們在夢中常識讓這顆心保持更佳的清明覺知,那麼想要在夢中培育這些修持方法,將會因此變得更為簡單、更為迅速。(簡體《夢瑜珈》p. 85

 

石譯:(不知道為何 Dream State 要大寫?)事實上,假如我們有能力夢中清明(指作清明夢的能力),在此作夢狀態中發展這些練習將更為容易且快速。

 

英文:For some individuals, these types of clarity dreams arise through the clarity of their minds even without their applying secondary methods to relax the body or control the energy. When a practitioner has matured or developed, there is a diminution of the obstacles that obscure the natural clarity of mind. ……

When all conditions are correct and the body, speech, and mind are relaxed due to a developed practice, then there appear many kinds of clarity dreams, some of which may anticipate a future event.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 47)

 

中文:就某些人而言,他們的清明夢境則來自於自心清清楚楚的覺照能力,他們即使不使用次要發法來放鬆身體或控制能量,也依然能夠擁有清明夢境。……當修行方向正確時,身口意會因為高度的修行而放鬆,緊接著就會有許多清明夢境出現,而其常會有某些清明夢境是可以預見未來的(簡體《夢瑜珈》pp. 83-84

石譯:對某些人而言,此類明性之夢由其「心的明性」所生起,即便他們並未從事一些「次要」的方法(書裡並未言明何為「主要」方法,我想是輔助方法的意思,對應於書中其他部分則是洗熱水澡等等幫助放鬆方式)來放鬆身體並控制能量。當一位行者獲致成熟或進階,此也意味著障蔽住本然心之明性之障礙已然減少。……當所有狀況都正確且身語意都因進階修持(練習)而放鬆,這時許多種類的明性之夢便應運而生,其中不乏預知未來事件的夢。

絕對地,清明夢(lucid dream)不等同明夢(clarity dream),因為在同章前面南開諾布所做的夢分類,大致分為兩類:業力型的夢,明性之夢。中譯說是:「業力牽引所形成的,另一種夢的成因則來自於清清楚楚的本覺自性」(簡體《夢瑜珈》,p. 79);用英文來講則是:「the more common types of dreams arising from karmic traces and other types of dreams arising due to the clarity of mind.」(Dream Yoga, p. 44)這裡並沒有以意識程度來分類,而且依書中所附南開諾布幾個明性之夢,並沒有清楚認知自己身在夢中,事實上按照我的經驗,夢中清明後夢戲也唱不下去了,所以有什麼機會預知未來?按唐望說法,做夢者在夢中認出斥候,夢就粉碎了,只剩下能量實體,根本沒有夢了!

 

心的自性有兩個面向:空分及明分,也就是空性及顯現,明分特別指顯現的能力。通常書裡講「明分」或「明」用的英文是 clarity,如果行者有看見能量的能力,那麼明分將會看見成純能量,因此也有說「光明」的,這也是心的自性的一個面向:自性光明,通常是指我們個人的子光明。黃英傑是華梵大學的本土博士雖然是轉世祖古也是大阿闍梨,我認為他的英文沒有將關鍵字眼翻譯正確是很遺憾的一件事。

 

的確第二章夜晚的修持有提到認知夢,也就是屬於清明的定義與範疇。若是如此 dream of clarity awareness within the Dream State,便是兩碼子事,雖然有些明夢也可以是清明夢,但從這句話來看:「我們自性清明度顯現的夢,……例如在接近清晨時,可能會出現一些你從未想到過的有趣夢境一些與你的思想及過去軌跡無關的夢境,反而是清明度較有關係的夢境會出現」,便可以明顯看出來是跟「明性」較有關而非跟「清明度」較有關的夢了。這段話的英文是:

As mentioned above, we normally have two types of dreams. The karmic type comes from the traces of our difficulties, problems, memories, and preoccupation. Then there is the type of dream in which our natural clarity manifests. For example, towards morning, interesting dreams of things you have never thought about may occur, things that have no relationship to the traces of your thought and past but are more linked to your clarity.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p. 58-59)

啊關鍵句來了,中文都沒有按照原文區分段落害我很難找。所謂自性明光修持,簡言之就是睡前(也包括醒後)的阿字觀想。譯者不能 claritylucid 都翻清明度啊!

英文:If you have practiced the natural light, dreams of natural clarity will manifest more frequently. If you persevere in this practice of recognizing the state of natural light, it will progressively become easier to repeat the lucid recognition that you are dreaming. There will arise a steady awareness within the dream, and you will know that you are dreaming. (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 p.59)

 

中文:假如你曾做過自性光明的修持,自性清明夢境出現的頻率將會增加。倘若你堅忍修持認識自性光明的境界,日起有功之故,你會變得較易在夢中認證清明度。在夢中你將會生起穩定的覺知,同時你也會知道自己正身處夢中。(簡體《夢瑜珈》p. 102

 

石譯:如果你曾練習自性明光 阿字觀想),自然明性(或自性明分)所顯的夢將會更頻繁出現。如果你堅持不懈地練習認證自性明光狀態下去,逐漸也會變得容易在夢中重複地認知自己正在作清明夢(指夢中不斷確認是夢,好像我們出體意識快要下降時反覆回來看手一樣,不然出體夢或清明夢就變成普通夢)。如此就會在夢中生起穩定的覺知,而你會知道自己正在作夢。

最後一句 you will know that you are dreaming,其實這個知道的狀態也正是唐望做夢的藝術,做夢原文叫 dreaming,那個就是知夢的狀態。女門徒們把不是夢的強化意識狀態稱為 dreaming-awake,唐望曾說這個詞很蠢,美國人之女門徒後來接受採訪統一發言都稱做夢與潛獵進入的強化意識狀態稱為 dreaming-awake,不是魯宓翻的(《戰士旅行者》p. 206)「清醒做夢」,那很呆嘛!

 

其實明這個字有明瞭覺知的意思。Natural clarity of mind,指的是心性中立即能知道的明白、明瞭,那不是經過思維分析而知道的,所以屬於本覺(Rigpa)。藏密修持特別是大圓滿要達到本覺或將本覺顯露出來,本覺的運作有兩個方面,一個是顯現、一個是明白,夢境中透過本覺所顯的夢即為 dreams of clarity,特別在這類夢中,夢者身在跟幾無關的夢境中或者只是旁觀,譬如說看到一間房子裡一男一女,夢者立即知道他們的關係與故事的背景,這些細節並沒有演出來,而夢者「就是知道」。「就是知道」也就是「明」,明白的意思;夢中顯現的夢境也是「明」,這部分叫顯現或顯象,特別是自顯現。有點像賽斯描述的作夢者拾起面前能量闡釋成一個夢;或者如唐望做夢者觀看一系列的夢選擇一個投入,但看成什麼還是跟自己的習性有關(譬如分派誰去演、或場景如何顯現)。

自顯現是如何運作的?這我到目前尚未明,由明而覺,便是覺知的延伸:醒覺,在夢中保持覺性當然就是指意識程度在清明夢以上的夢境。保持夢中覺知就是練習夢瑜珈的平台,如此才能在夢中展開修持。而這本書正確翻法是《夢瑜珈與自性光明修持法》,是兩樣修持主題,前者(夢瑜珈)在夢中做,後者(自性光明修持法)在睡前醒後做。

 

石曉蔚

2009/05/14 05:20PM

 

Gulubee's March Dreamwork


Summary

清明夢: 1
視像:1
普通夢:11
Total:13

Special Findout:

1. 這個月有畢業典禮,常有相關夢。

2. 好久沒飛行了,坐直昇機飛行感覺很好

3. 這個月有出現夢中夢。

S.W.夢中夢賽斯稱為「雙重夢」 double dreaming,但為了不跟巫士做夢 dreaming 混淆,我們稱為「插播夢」(double dreams)。能夠觀察到雙重夢或插播,可以代表夢者夢中意識能力的進步。

 

視像 Images:

2009/03/02. F and some soap scum.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3/01

 

One man tried to teach one student how to “conduct” in a concert.

月底

有很多畢業典禮的練習

03/06

 

Jean was staying in a new house

03/06

前不久

他們剛在美國買房子

03/09

I dreamed about Mother-in-law.

幾天後

公婆來台北玩

03/10

My friend A was standing in front of a food stand with me.  Across the street, there was a car accident. 

月底

A 在現實中無車,月底忽然開他伯父的車來我們家。

03/31

 

I dreamed of buying some stocks yesterday.

03/30

F was talking about stocks.

清明夢 Lucid Dream

2009/03/16

I was going to a recreation park.  To get there, I needed to take a helicopter and I did.  I got somewhere, but later I found that it was just a dream, and I kept moving on, I was still in the dream.  The point was I was aware of that I was in the dream.  It was kind of fun to take the helicopter in the sky.  Something went on still.  Then a message came, L-Y is going to apply some graduate schools.  She's wondering if she should go to Canada, to Montana or somewhere else.  Then I woke up.  So actually I had a dream in the dream first and then the other dream.

普通夢 Ordinary Dreams

2009/03/01
One man tried to teach one student how to “conduct” in a concert. That man taught her in a strange way, like, he was trying to kiss her or something, which made that girl feel sick. Her facial expression was painful. The man kept telling her that she should do in a certain way as he requested, but she didn’t like it though following him. Some other scenes were about me, but I couldn’t remember at all now.

2009/03/02
I dreamed of Master Eternal Sun (日常法師).
On one paper, there's a record of something. It showed that the third stage of Boddhisattva's Path has no voice record of Eternal Sun's, due to some sins were conducted by me. On the other scene, there were three groups of people trying to climb up on one counter, from the left to the right with horizontal layout. On the left, the group was all fixed, they were not moving, just staying at the same place. The second group, someone was trying to climb up, and everyone helps everyone to get on the counter. The intention was about that they would not let any single one left down there behind. The third group of people were on the right side, they were blurred and seemed like nothing really matter to this dream. They acted as a background or strangers. I know there were more other things, but I don't remember at all now.

As I woke up, I interpreted this as a sign that the Master Eternal Sun is telling me that I should make some changes. I stopped where I was at the second stage now, that's why I can’t listen to his voice in the third stage, and also why the third group has presented as a background “only.” He told me to regret on my mistakes and purify them.

2009/03/06
Jean was staying in a new house, which is a bright, white and independent house. Garbage is around. Jerry, her husband was in the dream two. I saw a box of stuffs, some crescent moon shape and stars on one iron made belt shape. It’s only an image. Some decorations on the wall, and the other stuff, I don't remember as I got up. I picked up the garbage around their house and said, I should pick them all up because the environment is everyone's.

Dreamed about my mom, about me getting a haircut... blurred.

2009/03/09
I dreamed about Mother-in-law. I was inviting her to visit us in Taipei on Monday.

2009/03/10
My friend A was standing in front of a food stand with me. Across the street, there was a car accident. His car parked across the street, someone hit someone because of his car. A was surprised to find out that his car was making a car accident.

Dream two: I was running in the dream, for many rounds. The background color was a bit yellowish and blurred, I was singing all the way when running. It felt really true like in reality. I was letting out of my romantic emotions with songs in the dream.

2009/03/14
Dreamed of looking for someone on the photo album. I found I was looking for D’s photos. And I did find her photos. She was standing with her fingers hooked together.

The other dream. Ross was holding a poster walking around the campus. I also saw one big green leaf like a sign we made for decorating the stage of the gym.

2009/03/18
Somehow I dreamed of Yi-Sen. In the dream, Mom told me that he had become a vegetable. Something else, I couldn't remember after waking up.

2009/03/20
F and some soap scum. I don’t know why there were only images about this.
 

######## Haven't kept the dream journal for a long time after this date. I was too distracted by my life.

2009/03/31
I dreamed of buying some stocks yesterday and I earned 10,000 dollars. F drew a curve for me and told me that somewhere was the part that I had earned. In the reality, I don’t manage money, but sometimes it’s interesting to hear what F said about the theories behind the stock curves.

S.W.Gulubee 可以在清明夢多下功夫,回憶一下清明夢時有沒有特殊條件構成,包括睡眠週期、吃睡情況,身心狀況等等,以便日後複製同樣的條件就容易有清明夢產生。有了清明夢之後才能開始談夢修行,其他普通夢僅供你自己參考,譬如日常生活的耽溺、覺得有錯需要淨化等等,而真的聽取夢的忠告,如此普通夢才能像鏡子一樣,進一步幫你整飭日常生活。

 

 

Joyce's March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 1
清明夢: 1
半清明夢:5
視像:0
抽象夢:1
插播夢:0
普通夢:56
Total:63
Max/day: 5 (3/3)
Ave/day: 2.3(缺席3/6.23.26.31 共4 天未記錄

Special Findout

1. 三月也達到一個出體夢的業績,這次是完整的紀錄從普通夢、半清明到清明然後出體。這次也有用小指指向出現人物,但老是說:你們是幻相。下次會記得說我要看見能量

2. 這次出體沒那麼累,而且還讓發燒退了。

3. 不知為何這幾個月出體飛上升時總是肩膀會撞到什麼東西,然後才提醒自己出體又沒有身體,只有意識,就會無障礙,可是能量降低後就會被卡到,而且都是肩膀。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3/05

08:50AM. YH會議,說我們最後一名,但是拿了很多錢給我們

4/15

YH大會,有些獎項我們沒有,但我們把有獎金的獎項幾乎都拿到

03/05

08:50AM. RD跑去吐…

3/6

Rd頭痛到去吐

03/30

11:00AM.我跟一個老闆聊天,他很信任我,但他的兒子女兒和其他人不以為然,想找我麻煩,可是我完全不生氣,心裡沒有多餘的想法。結果他們後來都理解,信任我了…

4/25

和現實中一些狀況雷同

出體及清明夢 Out-of-body & Lucid Dreams

 

2009/03/30 感冒發燒,凌晨快兩點時,有人輕敲我的大門,2聲、4聲、2聲,我沒有去開門,然後就沒有聲音了,連坐電梯或走樓梯的聲音或關門的聲音都沒有,我覺得很詭異,可是也不管就睡了。

2009/03/30 Lucid dream
我回到我的房間看到2個男子,他們翻我的書想帶走,我說不行,自己去買。他們走後,我開始看房間,想把前面大窗的百葉窗拉下,覺得房後面有三面窗很怪,不是只有一面嗎?為何這裡採光這麼好,我卻沒有在這裡放書桌?書桌就出現了。我還是覺得很怪,去上廁所。一進廁所,還是 像上個夢那樣,不是我的廁所。我有些困惑,走進走出的看,我打電話給小J,跟她說在家裡發生的事,電話還沒掛,她就出現了。我忽然明白這是夢了,現在我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轉頭要走,她說話我指她說你是幻像,又出現另一個她,穿的衣服顏色也不同,我覺得真受不了,直接往上衝,出體…

 

Out of body dream - 1
我往上好衝了好多層,感覺還在黑色的建築裡,一直提醒自己放下限制,繼續衝,終於到戶外,但又不像,像是黑色的夜空,有一些像星星的小點,我上升到一個高度,星星小點忽然飛起來,原來是發光小蟲。我有點不知道接下來要預設什麼。旁白: 「出體就是(進入)虛空,你期待看見什麼呢?」四周彷彿靜止了幾秒。旁白:「對阿!我期待什麼?沒有期待算是消極嗎?」我繼續努力維持上升,又看到像星星的小點點,現在就不執著了,小光點還蠻漂亮的,忽然腳變換姿勢,覺得接近醒的感覺,感覺在床上全身的感覺(但是醒來時卻很確定那時並沒有到醒的階段)我想盤腿唸百自明咒,就開始唸,盤腿卻 覺淂怪怪的,出體應該是意識出體,居然有腿出現,還盤?忽然又覺得能量比較強,想說這算是第二次出體吧?

Out of body dream - 2
肩膀上升時又被什麼卡到兩次,這次想要找老師,我上升時,有人在我旁邊,我飛了一會掉下來,有幾個人走來,我用小指指向他們說你們是幻相,有個女人退後無法前進,有個男的戴黑眼鏡痞痞的有像是G子,我用小指指他說是幻相,他並不怕。我轉身指向一個老男子帶一個小男孩,他們在這個夢堿O我爸和我弟,他們很難過,好像說我怎麼用這種方式對待他們,不過他們也退後了,我完全沒有一點情緒。旁邊那個戴黑眼鏡的男子一副好像這是對他沒用,靠近我曖昧地說:你不知道這對恩師(老師)是沒用的嗎?他知道我在找老師的事,我立刻轉身飛走,他們緊跟在後,我知道沒有能量了,立刻掉下去,我將自己藏在一棵大 樹中,我知道那男子是假的,我在樹旁,他們看不見,我用手指尖和樹連結時,忽然覺得這裡已經不像是出體了,肉體的感覺又回來了,還躲起來幹嘛,那就醒來吧,接著睜眼醒來。發現退燒了。

半清明夢與普通夢 Semi-lucid & Ordinary Dreams

2009/03/03 10:15AM Secondary dream
我遇見KV,跟他一起去家醫院還是一個人死的地方,有個老女人過來要跟我們坐跟她聊天。我說我們該走了,抬頭看到女人身後有個窗還是白色螢幕,顯現她死去的兒子,他兒子 頭上還有傷,我拉了KV轉身就走,然後告訴他,手牽手走到一個地方看到有2-3個新聞組同學在作答…

2009/03/08 11:00AM Secondary dream
我正在一個好像訂婚儀式中,男方是誰我也不太清楚,他好像有個大家庭,我心想不要太多儀式就好,他有姐妹好像不錯,我想我媽他們還不知道,找時間在告訴他們好了…
在一個山上的房子,我在一條巷子裡倒摩托車,小Yin在樓上叫我…
媽要我穿俗氣的白色禮服,說沒有儀式,我想起昨天訂婚的事跟她們說,新郎的兩個姊姊會倒後滑冰的事,小J說難怪你會想嫁給他,我想沒儀式,還是穿好一點表示尊重。忽然害怕起來,難道真的要結婚了?有人問我對方如何,我完全想不起來對方是什麼人。也沒有打電話來,可能不結了,那也好。忽然新郎站在我旁邊,我想起跟小J說他不高,結果旁邊那男的大概身高190公分,我看著他說:喔!原來比我高,連我都不太認識,就要結婚,到他們家裡是件多麼奇怪啊∼

 

2009/03/14 04:53AM Semi-lucid dream 臺北氣溫10°C 白色情人節/前晚看了詹杜固仁波切去看動物的影片
我和SW去上課,上課的地方是一個比較大的長型客廳,我坐在比較後面,前面很多人坐在地上,我透過人的間隙中看到DBF王,他同時也看到我,他用力地看我一眼(好像看到我被鬼附身一般)我整個人昏過去,短時間沒有意識(在夢裡沒有意識?)他走過來說沒關係,沒事,要其他人把我扶到旁邊,法王好像做了什麼,我躺在旁邊休息看著他們,好像睡著了,他們繼續上課,過了一會兒,我醒來發現媽在旁邊瞪我,她好像是跟蹤我來的,她氣得不說話,往外走,我想追她,但覺淂不好就這樣走。課程結束,大家捐款,SW在旁邊切水果,我忘記準備紅包袋,一直找,法王不耐煩,我找SW借,她也沒有多餘的,我找到一個,把三張壹仟捲在一起塞進袋,拿給法王,他不耐煩說他還要上繳,搞得這樣怎麼做,我一直說抱歉,不好意思,好像就沒事了…
 

2009/03/18 08:30AM Semi-lucid dream
我起床要去上廁所,阿祖坐在馬桶右邊,大哥在左邊,我知道他們兩個都已經過世了。我愣在那裡,可是瞄到大哥動了一下,阿祖眨了眼,我想上廁所但有點怕,到隔壁間上,剛好在廁所隔壁有門,我到隔壁把門栓上,擋住了阿祖,但阿祖好像不見了,大哥被擋住,我看不到。

 

2009/03/30 12:00PM Secondary dream
我在我的房子,窗外騷動,我看到樓梯間那邊掛滿厚厚的彩色布條,不是很整齊。我下床去看,有工人施工到我的房間來,有個男的看起來是中年50幾歲,戴付黑眼鏡,好像是他主導的,我問他這是怎麼回事,旁有鄰居太太拿解說在看,我跟旁邊施工的小弟說是還不錯,而且可以當消防器材,我想著人還可以滑下去,又有點像是西藏的彩幡,又很像棉被條做的。很多人跑進我房間,我房間是一樓,旁邊是兩面大窗,看得很清楚…

 

2009/03/30 Semi-lucid dream
那戴眼鏡的男的看了我有關藏佛的書,就放下,熱心地跟我說他要做什麼什麼,要我看什麼說明書,但是好像很怕被我罵,我說如果你好好說,也許我還支持你,可是我一夜醒來就變成這樣。昨晚敲門的是不是你,他好像不認,覺得很不好意思。旁邊鄰居太太也開始唸他,他就趕快跑去上街做彩排。我看到外面有些戴斗笠,吹著嗩吶,穿得很像清朝的人排隊走過…

S.W.Joyce 自己坦承,看不出出體訓練的階段性目的何在。 由於夢修跟一般作夢的差異在於,前者必須要有清楚明確的目的,這可在行前大致擬定一個出體工作項目,且一出體就要回憶起來而去執行,否則都算是失敗的出體。自己想要加強哪個項目,在醒的時候多複習幾遍書上的內容,比較容易形成一種提醒,然後夢者才能在一次又一次的出體經驗中累積關於訓練項目的真實心得出來。

 

 

le galant's March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4
清明夢:8
半清明:4
視像:6
抽象夢:43
插播夢:34
普通夢:200
Total:299
Max./day:16(03/02, 10, 13)
Min./day:2(03/14)
Ave./day:9.6

Special Findout:

1. 清明夢、半清明夢、普通夢:

2009/03/14 07:30AM Lucid dream.

早上一個夢是時空穿梭夢。我搭上一輛路線極微熟悉的公車後,躺著睡覺,還拉上百頁簾。後來彷彿看到居仁國中,馬上跳起來開窗簾,接著打明道中學正門經過(往台中市駛去),竟然是我初中時的樣貌,而且跟看黑白照片一樣。我看著車後的明道學妹,3 字頭學號寫高一,我依此推算我約莫是 1 字頭學號高三,並想著我如果此刻回到明道去豈不是很有趣?兒子在前兩座,坐在一男士邊靠走道,隔走道是該男的太太,看起來不太友善。我問那男的現在是哪一年——民國幾年?他說是 83 年,我想到 83 年兒子都還沒生,兒子反問我是指時鐘的時間嗎?後來兒子做了三四個花來送人,後來給我一個像劍蘭的葉,自己也留一個,我揮揮像劍的葉作勢要砍他脖子,他用像劍的葉擋開。後來到一路衝,我望見辦公室內有好大的櫻花樹,白色大朵的中央一點紅,還配幾朵像牡丹那樣俗豔的大花,本想叫 兒子看,不過覺得有點假。

 

2009/03/20 12:00PM Semi-lucid dream.

我在大桌上工作,分配每人一鋁臉盆的麵粉,然後要倒一玻璃小酒杯的液體,我先弄的是大寶法王的,但我倒了兩小杯,所以我去找打蛋器來攪,結果變成奶泡,還分神想大寶法王不是會喝得一嘴奶泡?這時外面走廊列隊要歡迎某上師到,我奔回去要就位,但女眾不必列席,我進右側廳跟這些師姊一起,稍微不悅,因為打斷我前面的工作。蔣中正穿淺咖啡色中山裝,我因為不悅看都不想看他,他往右邊走掉了;左邊有個像誠品書店的(沒有啦像高級藝品店),國父孫中山正在講話,我跟師姊們議論,覺得國父是自己家族的。

變成在看商品,跟 C 走出來像商店街的,她看到一樣在那顧影自憐說自己好可愛,上頭是男裝,我沒什麼想法,想到自己沒帶皮夾,C 走遠我跟她喊要回頭拿包包,她沒聽清楚。但我找不到原來出來的門,有一間門上寫某某電影拍攝現場,類似納粹集中營的劇情,所以我推門進去一股消毒藥水味,中央廣場像是戒備森嚴。折回原來的商店街時,人潮都不見了,我依然在找熟悉的門,忽然間像是回到非常舊的時代,街屋依舊但沒有商店了,感覺非常蕭條。遠遠我看到一台非常舊式的車駛過,插播說原先賣蝦的誰現在幹嘛、原先賣烤肉的現在幹嘛。

我見一個小 booth 是那原來賣蝦的,我問他我的朋友跟同學呢?他說他們都轉換其他職業了,那我呢?他叫我到地下室有一個什麼「航」的。

2009/03/12 12:20PM Secondary Dream. T 在我辦公室,他說好運每個人大不同,我說:「好運不好運,運氣只是佔我們生命當中的一小部分,譬如說因緣巧合、機緣巧合等等。」講好多,後來我說:「我建議你們如果要算,擲骰子或是抽牌,盡量就抽到自己滿意為止。因為我們抽牌的用意,主要是讓自己心情好,這樣懂不懂?所以心情好最重要。」有人就說:「那這樣會不準哪!」「怎麼會不準?」我說:「有效、有效,只不過是效力逐漸遞減而已。」這我最後講的。中間我還講到譬如有人該死,所以他今天去八里島就算錯過了這班死亡飛機,下次他去香港他就掛了,他只是把機會讓給別人把感傷留給自己,要死還是會死的。

2. 插播夢和當觀察員的

2009/03/04 05:25AM. 「嗯我們金剛兄弟照搏的。」一個男的練武的,他要跟我要什麼,因為有個女的媽媽還是誰生日還是節慶,他要幫她祝賀,所以要借用我的資料,然後獻藝。所以他剛這句話講的是他有來——就是那個地點是……為什麼這個地點可以到人家獻藝的人前面?不知道,反正他是直立的下去,獻藝。

 

2009/03/10 05:30AM. 一個廣告:一對兄弟在水裡面玩,是做的動畫,結果好像下面像雲一樣脫開了,接著哥哥不小心掉下去,鏡頭照他扒著像冰的雪峰這樣,「唔!」然後那個弟弟馬上看,「好可怕喔!」爬上一個小階梯到他那小雲——非常小就他屁股大——爬上去坐好。後面就亂了,好像介紹幾個版本的故事,第二個有點像典型基督教的故事。

 

2009/03/16 06:20AM. 在聽一個怪老師講課,他教得不錯。好像是講婚姻理論,婚姻是個拋物曲線,所以在某一個高峰的時候,反正往後就不行了,所以他認為……後來他又說是一種 circle,只是方向的問題,在哪一個點最棒,就會成功,不用離。說著他就拿一個像籠子的裡面有尺、有刻度——像溫度計垂直軸上有橫的刻度,他邊比,讓我就可以抓住那個拋物線上的尺度。後來他又說:「ㄟˊ你們說它是個拋物線的話(其實它是由一些像小釘子橫出去的這樣所組合而成的小橫線),」搞半天,他說:「這樣也對。」到底不知道是對還是不對,然後他說是路線的問題。後來他那個籠子越變越大,他就把它望地上摜,壓扁 一樣,然後坐下來。他戴一個像太空人的頭盔,後來拿下來,才看出他頭差不多頭頂的地方有兩條線,1cm 寬,像皮帶貼著臉頰這樣,經過的地方頭髮剃掉。再看時,他在弄那個手,「手怎麼按哪?」他忘了。他那個手是機械的,但是要去操作他原來的手。從這邊開始他分成有兩個部分:一個是舊的,我看到舊的手和頭,他已經死了,因為他眼睛翻白,這裡也有個頭,這個頭和身體他要去操作。他好像冰封了好久,所以指甲有點長,很久沒用了不大靈活。(新的)他這裡有電子來控制他原先的身體來做動作。我在問旁邊的人是他是用他自己的細胞繁殖的,就新長一個頭和身體。因為他有絕症就還是死過去了。我在想他怎麼 operate (手術)的?就馬上培植長個新的連在一起。他頭盔拿下來時,我覺得蠻感觸的,就是他其實是勉強維繫一個人身。

 

2009/03/20 10:40AM. 蔣家不知道第幾代一個男的,我看到電視他們(一對男女)死了,他們還有一個新聞,不過,那女的顯然是很委屈,好像是不被男方家裡接受,男方好像家裡最小的一個兒子吧。他們(指這對男女)年紀有點大了,男的稍微老一點,女的還蠻漂亮,他們在拍 V8。我看到的畫面是:他們倆不知道在幹嘛,然後男的面對鏡頭,他的眼圈有點浮腫,頭髮長長亂亂到脖子底,拿紅酒對著臉灑,要女的舔。女的去舔了一把脖子救舔不下去了。我看她在哭,哭得淚流滿面的。後來有一幕,她在那裡講說沒力怎麼抱他,什麼飛上枝頭當鳳凰、飛黃騰達、還可以再進修等等,反正她覺得很扯。她坐在地上,她像以前的中國小姐,頭髮捲捲長長,在說,跟那男的講:「不管你怎麼樣 XXXX,你眼裡有我,這就夠了。」(「這就夠了」是用唱的。)

3. 相似度非常高的預知夢

2009/03/17 12:30PM. 我跟一堆人在一棟大房子裡DZ 寺),有好幾層(四層樓)。主要是來的人分成三批(台北、台中、高雄三個中心),其中有一批要死不活的像是半死人這樣,他們的臉好白都穿黑衣服。在我們這地方,有個傢伙還有點道行,他在那封玻璃,氣窗上面有一塊玻璃拿紙糊起來,但是沒有糊好05/30 晚聽見 R 在對面上層舖哭,N 上去看她接著把她頭上的氣窗關起來),接著有個更高級的人就說他來弄便上去,後面有鬼嘛05/31 師姊中午在議論說外面有鬼,其中一位師姊說外面陽台欄杆有風馬旗,另一位說法會通常有結界,外面的鬼進不來),他喝叱一聲叫它退後。因為我在上層舖那裡看(我是在上層舖看),歪個頭看一下就看到那個像鬼的,然後也看到裡面的那群人——就是本來是我們一起來的(我們台北師姊們),但是他們都臉比較白穿白衣服,他們可以跟這些鬼相處。

Out-of-body Dreams (Dreaming):

1. 出體夢以刪節號取代的部分為我個人修行內容,不宜上網。

No. 379 2009/03/05(四)09:52AM (recorded 06'09")   

我在客廳,聽到兒子房間傳來樓下隔壁鄰居的女兒要出門。我等了半天都沒人出來,後來我去陽台,她好像已經走了,我拿鑰匙鎖門,看的是沒鎖的樣子。進來時想到我電話線已經拔了嘛,餐桌上一堆東西,把鑰匙扔在桌上便朝玻璃門出來了。  

這次唸咒有蠻明顯的共鳴聲音,我唸的是XX咒。衝出來之後,我老是覺得有東西托著我,差不多到我膝蓋後面,所以全身放鬆的時候,腳就卡在膝蓋這兒。稍微注意一下就開始旋轉。後來聽到一堆人合音跟著我唸,但他們不是唸XX咒。我想想我還是手合十吧,態度還是要恭敬。然後我很仔細地想身口意三門還用手比了一下;祈請,唸咒。也沒有說會被咒音搶走,即便他們唸的跟我不一樣。

後來有一點點要倒懸的跡象。我是往後飄移的,有看到一些叫暗的影像,有一些壯闊的地景,接著有一些像中世紀的圓柱形的樓房。我那時想:這些都是幻相,我才懶得理你呢!我也不想害怕。……。

……。前面在唸咒時覺得自己有穿舞蹈練習衣,就是我們練舞穿的,先穿一個黑褲襪,再套一件像游泳衣的,所以我去摸了一下我的胯下確實是兩層沒錯。……,覺得嘴巴有什麼黏黏答答的東西,所以,我還在半空中飄,當然周遭有一些殘破的影像,我吐掉的時候,馬上「ㄆㄧㄚ」一聲到地上,哪那麼近啊?!

吐掉感覺比較好。……。後來就回來了。

 

No. 380 2009/03/11(三)12:23PM (recorded 09'26") 

最早前面一個普通夢混了好久好久。像間晚上的教室,不均質的黃色燈光,席間D跟我說什麼事,我頭髮「靜電」了一下,因為我跟他在回答,他說右前方那男的對我有敵意,我跟他說那個其實也不是我同學,他是小學同學,這時我警覺是非現實,但我還跟在對答,但我想以後可以跟他講這個夢。後來還和了好一會兒,我怕夢已經要醒了,才走出教室門朝走道端點衝破出來。

一開始唸XX咒便是非常強烈的旋轉,但事實上唸兩句後發現唸錯了,隨即更正,並把XX想在心輪,接著放鬆肢體,讓它轉,一點都不在乎。有沒有合音我忘記了,反正超級旋轉,這是第一段。出現在像是天快要破曉的市鎮上方,有些零星燈火,我在蠻高的高空下方還有朵朵蠻稀鬆的雲絮,我想到早上送過兒子,時間上似不太吻合實際。我往前飄移時,往沒影像的深灰色塊裡進入,然後就完全沒有影像了。那時我有點害怕,……。

……出現在一間室內工廠,飄離地六、七十,工人就在我們旁邊,我好像意識程度有點降低,還跟他不知說什麼,飄過一個門後,他有點變了,指著 courtyard 左上角房間說是他住處。打開裡面有兩張單人床,後來變三張,好亂喔!床上扔的眼鏡和一堆雜物,空氣沈悶,配置左下是門的話,右下角還有兩張並排的書桌,沒什麼採光。我打量他長得很普通,穿襯衫但是配運動褲,蠻土的。他後來變一個女的,我旁邊不知怎麼也出現一個女的,跟她在講話,好像在講我的出體夢有次碰到什麼事情,跟她核對。她長得有點鷹鉤鼻,坐過來手上拿軟膏在擦牙齦,然後再擦她鼻子下面(鼻孔旁)有些脫皮。

我突然站起來,說:「我跟妳好像沒有什麼關係喔?」懶得聽她們廢話,就衝出來了。改唸XX,我覺得XX好強啊!超級強!旋轉像洗衣機脫水一樣。第二遍時有點被背景聲帶跑,不知道是什麼聲音?再重唸時出現在一個景,路邊有些房子,我看到一間豪宅,像古代的,它的大門掛著門簾還是兩塊紅的布,白色粉牆裡面院子還種花。再往前走,這裡是一處山坡上,俯瞰下方有一棟白色 vila,庭院裡開滿了花,有僕人正在澆花,覺得好漂亮。

抬頭看一下上方天空,居然有一個像阿拉丁神燈的精靈好大的佛,那個佛留山羊鬍下巴尖尖戴個印度阿三包頭巾,蠻瘦的整身深咖啡色,左腿單盤右腿拱起,膝上坐個小一號的男人在懷裡,也是咖啡色。因為正在蓋,但是我竟然看到他右手腕由上而下點了一下,嗯?我嚇一掉,是活的?趕快奔過去看。本來是欄杆變成有白色窗簾的窗框爬出去,踩在外面的架子上。它變成四層樓高的大海報看板了,平面的,好像是一個畫冊。這時我聽到 Stream of Dreams,想要飛過去時就回來了。

 

No. 381 2009/03/13(五)08:43AM (recorded 03'55")   

比較短的出體。前面我看到一個大峽谷,下面是溪水還是潭,很大的,我想飛在潭上不過沒有成功,就醒來。 

我還沒睡著,我看見台中家小房間的門,躺在床上的視角,然後我睜開眼看到現在面前的衣櫃,又閉上眼看到小房間,但很不清楚。晃手,看到我兩隻手在那鬼混,後來我不管了,我也不管從哪裡出來,就假設——心理上的假設比較重要,假設起床——其實都沒有實質感覺——然後到門那裡,退後,往窗戶那衝。以上是幾乎沒有視覺的。一旦有力量來的話那就是有成功。 

我只要擺脫夢影像就輕鬆很多了,因為看不清楚夢的時候那種壓力是非常的大,我是說夢實相的壓力。出來之後意識清明,便來唸XX咒。這次都在飛,我身體整個打開像隻鳥一樣飛。前面都沒有影像,後來出現的影像都很壯闊,我記不多了,譬如說我經過下面有一些地景,再來是稻田,稻田不是平行分割線,每一區塊由綠到黃顏色各有不同,而且變換得好快:一下是播種、一下變綠、一下變黃,很大一片。 

後來來到一處比較高的平坦岸岬,沙色金黃,陽光普照,前方遠遠看下面像是海又像是有地物,晴天下霧霧的。我落地……。看下右邊有一個非常陡的坡(斜 80 度),兩層樓高,上面有個門,左邊似乎有個崗哨。。我對那個高點往下看的情況很好奇,可是我爬不上去,也不會飛了,試了幾下不行就乾脆離開這個景好了。閃走還是最容易的。離開這個景又唸兩下咒就回來了。

 

No. 382 2009/03/20(五)09:27AM (recorded 03'03") 

很短的出體。我睡著了,突然感覺我在書桌前,左邊是窗戶,我看著一個什麼,然後我想要脫長褲子……,便站起來把褲子踢到腳下。可是脫的時候我知道我早上睡時已經脫過了,但一時還沒完全清醒,繼續趴在桌上睡,像趴在床上一樣不覺得桌子硬。

我看著左前方窗框下有一片 8 公分樹葉在離桌 5 公分高處飄,我還在幹嘛?所以我就晃晃手,邊晃手邊往右跑,我也不知道這房子配置是什麼。

晃手是有手,但似乎跟夢場景也沒什麼關係,衝出來時幾乎感覺不到夢場景了。接著來唸XX咒,用的是大師兄的口音:「蓊ㄚˊ……」,我把身體放大字型,就好像被虛空的浮力撐著,身體傾仰、四肢略微下垂,奇怪,右手就摸到……。

我也沒有理它,我不知道在幹嘛耶,只是很 relax。……。後來感覺飄掉了,……,我還在唸「蓊ㄚˊ……」,就回來了。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3/07

05:10AM. 一個三月份生的人寫的,提醒我要去轉帳,捐錢給一個喇嘛。

05/17

請家人在上海幫我匯款給南開諾布仁波切

03/09

05:10AM. 大學同學上來就分兩排對坐。

03/14

大學同學會辦在內灣「美人湯」,在樓上大長桌對坐。

03/10

09:20AM 「瘦了十公斤的孫燕姿」。

05/13

孫燕姿抵台開演唱會,開唱前胃炎、斷肋骨。當然這個夢也影射我自己瘦了。

03/10

10:45AM. 網頁看到好多像塔羅牌的,有一個講到我的學生傳給誰。

05/29

前照明班學員部落格披塔羅牌訊息。

03/13

11:30AM. 看紅燈有點頭腦不清我就過去了,剛好警察 due 到我。我解釋腦袋不清楚。

05/20

紅燈左轉被警察追蹤後攔下開罰單。我說我以為這是此區的「約定成俗」:紅燈可以左轉,因為每個人都如此。

03/16

06:20AM. 他頭頂有兩條線 1cm 寬,分兩邊下來貼著臉頰這樣,經過的地方頭髮剃掉。

06/01

E 解釋頭頂百匯穴是從兩朵垂直對上在頭頂交會處。

03/16

12:15PM. 地上結霜,Julia 好興奮看到地上都是是白色的冰,我說:「唉唷,不要像鄉巴佬的樣子好不好?這裡這時節還會下雪。」

06/05

上海落下罕見冰雹,約兩公分大,地上滿是白色的冰,眾人衝上街,覺得新鮮。

03/20

09:05AM. 一大空間很多人睡,很晚了,燈好亮在我頭上。叫他們關也不會,我就去把所有開關關掉。後來要睡把衣服放在臉盆裡當枕頭,這樣頭比較舒服。

05/28

 

入住 DZ 寺通舖,我在上層舖,晚上要睡時燈還在頭上亮。我去關燈。後來沒有提供枕頭,就用皮箱衣服墊墊當枕頭睡。

03/24

05:40AM. 沒辦法連線,剛好抄到一個句子,不知道為什麼斷線。

05/02

正抄二月夢,斷線四小時。其實是我網路線鬆掉啦。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9/03/01 12:00PM. 「林登區」。(醒時)

2009/03/01 12:30PM. 看到一篇文章最下面是:「愛不是好玩的」——是我自己想的吧。

2009/03/03 06:45AM. 我想吻一個跟世間有關係的。

2009/03/03 06:49AM. 原型跟 XX 都算太高了——在講心咒。

2009/03/03 09:40AM. 「妳要試再吃胖一點就……」

2009/03/06 05:20AM. 我的一個文章主段,它有描寫到一段感情,這段感情還搜尋到有兩種描述——小段——是很詭異的,就是很特例。我好像把它弄出來了,以後別人就可以看了。有什麼問題嗎?在challenge 那個男的什麼。

2009/03/06 05:20AM. 「-611」。在想前面夢在講那兩個描述,有個補述,還有一個醒時插播:「幹嘛要承認呢?」其實那兩個描述是我弄出來之後是司馬昭之心——不是我寫的,那兩份還是英文的,跟閃電有關。

2009/03/06 05:20AM. 「就是放大版的 iCAM」(醒時)。經過一間什麼。

2009/03/06 11:50AM. 一個文案裡面還有一個本案叫「非常非常謝謝你」Very very thank you。

2009/03/08 11:35AM. 我的娃娃叫做 To Domain: Domarnuyuu。(夢錄音是這樣拼出來的。)

2009/03/10 09:20AM. 「瘦了十公斤的孫燕姿。」

2009/03/10 09:20AM Lucid dream. 「IPPIIN」。看到一個網站寫什麼毛筆,我在想可能推出新活動,不過哪裡看到這個「IPPIIN」?圓神的部落格,什麼「抓到一個音樂趕快聽」。

2009/03/11 06:35AM. 關於 clarity 的抽象夢。好像有一個情況,一個什麼東西我一直不願意面對或接觸的,但事實上我有用另外一種方式,或我知道某個句子是講這個,我就在描述這樣的情況。

2009/03/12 11:30AM. 聲音說:「一個人建立痛是在於建立苦。」應該要建立快樂——我在講。

2009/03/13 11:40AM. 「買恐龍,買雲寶。」(醒時)

2009/03/13 12:30PM. 「使掉入二元」。(醒時)

2009/03/14 08:00AM. 「他說深深感動」 。(醒時)

2009/03/14 08:00AM. 「早點進入讀書『相』為本」。(醒時)

2009/03/17 12:30PM. 「戲論觀察妄加痛苦根」。(醒時)(按:這是文殊基道果無別發願文,但有點混淆,原句是「戲論觀察妄加分別心,……,願能斷除戲論痛苦根」。)

2009/03/19 07:00AM. 「應該有個清楚的回憶」。

2009/03/19 12:05AM. 「義傳密意加持入吾心」。(醒時)(按:這是文殊基道果無別發願文)

2009/03/21 08:00AM. 「把一些好的直接拿來用」。

2009/03/21 12:04PM Semi-lucid dream. 「女兒的事證」——最後插播。

2009/03/21 12:31PM 視像:剛剛看到一張粉紅色的票,左邊寫中文魏碑字體:覺者的XX。

2009/03/21 01:25PM. 「走過雨中的小水滴」。

2009/03/24 12:00PM. 插播:「他們用的是 chitta……」。

2009/03/25 05:35AM. 「面對各種刁難,你們已經在學習忍耐了」。(醒時)

2009/03/25 12:35PM. 插播:當一個強者永遠是強者。

2009/03/25 12:35PM. 「Super essence of ……」。(醒時)

2009/03/26 11:24AM. 「這是人質的心聲,我們希望能夠……」。

2009/03/29 10:20AM. 插播:「石頭嫁給金頭嚴重貶值」。

2009/03/30 10:10AM. 「惡小鬼發現自己是惡首長」(音)。(醒時)

2009/03/30 12:40PM. 「嗯,看起來像是法身佛」。

2009/03/31 12:50PM. 「我是用羅盤的姿勢壓他」。(醒時)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