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如何分辨清明夢與出體


 

為了清楚解釋清明夢與出體夢之分界,Joyce 跟我都貢獻出我們個人私密的夢經驗。論人隱私及生活細節是毫無意義的,但如果這對某些讀者的了解有所助益,進而親身練習與印證,我們的一點點小隱私也就不足為道了。我的出體記錄從一開始就以備註並列方式整理,也許某些註解是硬加或有失牽強附義,但這是自我學習及自己找答案的練習方法。

 

石曉蔚,2007/01/06

 


2006/10/29-12/07

 

Joyce

出體夢???

透視圖課,男老師教了兩個步驟,就沒了,去隔壁,換女老師來教,有6個人坐著畫了很久,我找了位置,立刻將變出來,我的視角看到有街道,視角變成飛在空中鳥瞰角度看到一隻小狗的頭頂和一點點身軀(因為我的視角很高,感覺很遠),我用視角在調整狗身,讓自己看到更多的身軀,有點像3D動畫那樣。

體夢???

我房間的天花板開了一個口,約一公尺正方大小,我的視角由床上往上升,穿越那個口看到遠方有一戴白帽的女子像這個方向走來,背景是一片空無,白白的,她從遠處走來,地好像也是白白的,但是她也是穿白色衣服,可能是不頭的白吧,她靠近了,我的視角又縮回床上,看到那女子探頭進來笑笑又不見了,我再往上探頭,看見一男子往下看,(是那女子要他過來看),幾乎是同時,他探頭下來,我縮回床上怕他看到我。但是他們好像都沒看到我,他又不見了,但我聽到他們隱約在談話,視角又上去看,二人又向我走來,我想我的房間怎麼可能有這樣的開口,突然天花板就變回原來的天花板,我的視角是由床上看上去,我笑了,心媟Q:原來如此。(好像在當時明白了這是夢,所以可以自由變化的道理) 天板又出現開口,感覺這次是在自己的操控下,然後我的身體爬向出口(之前都是視角改變,我並沒有感到身體的移動),爬出來後,自己是站在很大很大的(像一個房子的大小)灰色石頭或水泥塊上,旁邊也有幾塊,分別站著 1 個或 2 個人,感覺整個空間除了這幾個大石頭,就只有幾個人站在上面。聽到 A 叫:小心我就醒來了。

 

石曉蔚我不想判斷你的出體夢也無法判斷,畢竟那只有你才知道。不過出體跟清明有一點差別是,若還有甚多的幻聽幻覺——夢幻象,就還是歸屬清明夢。提供我一開頭長時間夢中清醒的清明夢案例說明。照我個人後期的定義離開夢才算出體。另外請去買做夢者班教材《簡易靈魂出體法》(博客來剛好剩一本),如此你對出體的定義就會更加清楚明確。

2004/09/06 09:08AM  Lucid Dream 

(早上補眠終於睡著十分鐘不到) 正在放 Dan Gibson's Solitudes/Stream of Dreams (有鳥叫背景的 New Age 音樂 )。它首先變成是 Terry Oldfiled Guardian Angel,反覆求證了幾次:努力掙醒聽到的是鳥叫音樂,沉回夢裡又是人在唱歌的音樂。那時變成男女對唱的歌,沒聽過,便在想這些音樂到底是從哪來的呢?……反正是個夢,就從床上坐起來看書架上的 CD player 到底搞什魔鬼,書架是對的但衣櫃不對了,本來是玻璃,盯著看就變成是粉紅色金葉子的玫瑰花圖案,要很仔細看才會浮出來。因為眼睛看到的就會不一樣 (2),就起身走出去看看。看到餐廳原來掛鐘的地方變成是一個香案,聞到焚香的味道,……,抬頭看到牆轉角高處掛有一個像陶瓷薰香座的東西,同時瞥了一下陽台方向(景物都對)是晚上,可是剛剛在房間是白天。看完夢開始漸漸透明,然後就醒了。

 

2004/09/10  08:45AM Lucid Dream*

在客廳邊放 CD 邊打手機給 Julia,……,她的聲音突然很小聲,再次確定她聽得見我就再講一遍,瞄見在廚房灶台的位置變成是一大片幾乎落地的固定窗,並有一 30cm 高的白色窗台座。看見有幾隻白色、長得肥壯的鳥飛過來在窗前,居然疊在一起 (哈哈哈),我覺得好神奇,然後就衝過去看。那時已經會意到這是不可能的,我家怎麼會有這種窗戶呢?蹲在窗台邊,想說既然是個夢那電話也沒有必要握在手上了,便放下右手,手機變成一個小小黑黑的玩意兒。注意看那白色的鳥兩三隻,好像在表演特技,然後這個夢開始糊了,漸漸淡出,就醒了

(1) 清明夢 lucid dreams

「清明夢是指作夢者知道自己在作夢,等於在夢中市一種意識完全清醒的狀態。除了清醒的意識狀態,清明夢還有其他幾個特性。與一般的夢不同的是,一般的夢,作夢者像是被動的參與者,而在清明夢中,夢者通常可以控制夢的內容及過程。清明夢也比一般的夢要有生命力。」 (Michael Talbot, The Holographic Universe, p. 122)

(2) 做夢注意力

覺察自己正在作夢,在意識上發展出觀察夢的能力,使混亂的夢境成為另一種清晰的現實,藉此出入其他不同的現實。在夢中超然覺察夢境,也就能在現實中超然覺察現實,這種覺察力被稱為「做夢注意力」是第二注意力的前身,有別於我們日常的第一注意力。因此清明夢是培養做夢注意力的作法,其需要克服的是我們的第一注意力,包括了我們的意識與潛意識所形成的投射幻象。From the webpage: 培養第二注意力

【附錄】清明夢 (lucid dreaming) 與出體 (out of body)

Chap. 9  意識光譜:靈魂出體和清明夢境

清明夢可說較一般夢的層次略高一等。做夢人意識愈清楚,夢中的景象則更具凝聚效果,不像在(一般)夢中的虛幻。清明夢就是靈魂出體的一種。從清明夢轉為靈魂出體的關鍵,即在於你能夠知道自己在夢中,同時明白自己是在出體狀態,你的意識層次便升級了。從我自己的經驗,一開始我在自己的房間裡出體,並探索著周遭的環境。

     

Chap. 10  出體的實用技巧

在日常生活中即養成隨時注意自已意識狀態的習慣,這種態度就會自然而然地延伸到夢境裡,因而知道自己正在夢中。你置身清明夢境時,多半你的意識也已經存在於你的形體之外。你可能發現你的夢中景象有許多想像的成分存在;但是,當你了解自己其實已經出體時,你就可以改變自己的夢中景象,導引自己去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當然,你或許無意變換夢境,因為你已經置身於一個很直得探索的經驗空間了。 

 

Rick Stack, Out-Of-Body Adventures, pp. 104-106, 120, 127. 《簡易靈魂出體法》

Joyce我已訂購孟羅的《靈魂出體》,尚未收到。是否還有其他作夢者班教材我可以和《簡易靈魂出體法》一起訂購?

 

在第二個月記錄夢的報告過程中,我覺得記錄、統計及分析夢,是一個很好的方式來覺知自己清明的程度,大部分的時間仍是感到能量不足。我自己覺得目前即使是出體了,也是運氣。就像打籃球吧,偶而投球會進,與在掌握中投進是完全不同的。反而是在這個月中,我藉由清明夢 和可能做了出體夢來測量自己的能量,我想知道在目前狀況的我目前心堜騊菑@件十分擔憂的事件尚未了結要如何調整才能將作夢注意力集中 。之前聽到你說幾個作夢者班成員大多是因為現實生活或心堛滌暋D影響到作夢的業績。我以漸進的方式將夢工作放進現實生活中,慢慢地融合到我的生活堙A希望這是我養成好習慣的開始。

 

石曉蔚關於清明與出體的判定還有幾點說明。

 

(1) 直接出體:剛出來的當兒,第一現場(睡覺的臥房),應該是完全沒人的,視覺上某些家具會略微變形,出體者應該核對至少時間是對的,譬如早上或深夜。出體者剛出體,並沒有從事任何夢活動,如果不能確實感知離開肉體的過程,就會突然發現自己站在床前。多重實相弔詭之處是,一開門的「外面」就是「夢實相」了,也許會出現其他人或其他夢活動,但出體者如果隨之起舞,有可能意識會掉回普通夢層次,因此保持移動或趕緊走人是確保出體意識的必要手段。

 

(2) 夢中出體:由普通夢層次突發清明,感覺自己身在夢中,能夠自主性離開普通夢便是轉進出體狀態,如果還待在原夢中跟著其他角色一起對話,只是意識清明的清明夢。看到手是意識清明的主動行為測試,並非判斷出體的要件。

 

大體而言,出體意識在夢中是一名客觀觀察者,而不是主動參與者,他無法情感上認同夢中幻象的情節,多半只是蜻蜓點水攪動一下就轉身離去。因此保持行動的敏捷與流暢是出體者的最大特徵。

 

由於長時間瑜伽練習的能量提升與專注練習,Joyce 已具備清明與出體的基本能量,這絕對不是沒有原因的。下一步要將覺察與專注帶進日常生活,對於出體與否不用操之過急。出體書講的是,一開始出體的癥狀都是學著感知靈魂離開肉體的過程,感知肉體的振顫與僵硬,慢慢學會放鬆與放手,我自己早期的出體都在練習「拔出來」以及之後的感官感知初體驗,會有許多有趣的經驗,像一個新生兒慢慢學會適應出體的形體與行動能力。

 

參考書還有夢瑜珈》,我還買了博客來網路書店的簡體版;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

 

Joyce

Lucid Dream?出體夢?

A 去剪接,突然看到時間,已經凌晨 4:00多了,我說很晚了,回去吧,好累了。 回去時到一個橋前面,我一轉身,看到我自己,非常清楚,我綁著兩個辮子對我笑,我有點不知所措,我說: 是你,是你, 我看到我自己了,所以這就是段夢, 暫時不要讓它消失。 我問我:「你剛才有出體的感覺嗎?」我想我剛才有沒有出體,沒有出來的感覺,我想不是對面這個我出體,就是我出體,我突然想如果我過去抱我,是不是就回到我了 我就抱著對面的我,突然覺得別人抱我就是這種感覺,可是我又是抱著另一個人,我摸著我的手臂,很真實。慢慢散掉了。

 

Lucid Dream?出體夢?

M 和我在一起,我們去看一個房子,我們本來是走在一起,我覺得自己抽離開來,好像後退了一步,變成旁觀者,看著一個外國女子(很高,黑色及肩頭髮)挽著他的背影走向一個房子。我還仔細看了那個女子的高度。我在房子外面看環境,前面世很美的樹林,房子在一個山坡上。后面看下去有很多房子,還有一各項是學校還是軍營(現實中,從我隔壁的親戚家看保一總隊俯瞰的角度)我覺得這附近很吵,如果在這裡住,不管房子多好,周遭的環境還是有影響的。

石曉蔚對於我而言,普通、半清明、清明乃至出體,從來沒有分辨的困難。因為意識狀態真的大大不同。我想我必須花點時間讓你了解,不然你會每次都疑似但其實都不太是。

 

《夢與意識投射》p. 313,蘇•華京斯描寫一次夢中與可能的卡爾的作夢體在一起,她寫道:「我終於領悟到這是個夢(1),我考慮到投射(2),但決定不要毀了卡爾的經驗,縱使他只是我夢中的卡爾。」因此在(1)都只是清明夢,除非做出(2)才堪稱(夢中)出體或意識投射。但絕大部分的人都是由現實睡覺的房間內開始不自覺出體的。如我頭兩次確是出體,徵兆是時間一致(睡覺時間),地點的我臥房。只要還有夢場景當然都是清明夢。清明夢中出體一定要換景也就是投射。《簡易靈魂出體法》說的大抵都是直接出體,當然要從自己房間出來,初期出體必然有一種共同徵狀:會搖晃、頭暈

 

先提供八篇我最早由清明而出體的經驗,請由下往上閱讀。希望對你有幫助。

 

2004/09/28, 30  飛行練習 I /  無限的平靜

 

2004/09/20, 22  控制夢的練習 /  回不來醒時

  

2004/09/13  首度試飛 / 電視挖黃金報導

 

2004/09/06, 10  供桌紙條與三隻鳥的清明夢

 

2004/09/03  豪宅家的清明夢

  

2004/08/24  第一次在夢中醒來的清明夢

  

2004/07/25  「白物」的恐懼出體夢

 

2004/04/03 「留鬍子男人」的恐懼出體夢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