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出體前期——清明夢轉出體夢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做夢論壇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Editorial Note  

 

有鑑於四年來做夢者班成員學習成效不彰,我想是缺乏有系統的做夢修學。清明夢或出體不是隨機發生,有些時候需要技巧與知識。沒有相因應知識,出體做夢進步將會非常緩慢。以下提供我出體早期的記錄,特別是我每次都從書本中學習比對相關的內容與發現,如此能夠加深瞭解,並且為下次出體做夢打下良好的基礎。

 

做夢修行不是夢夢看夢了再說,或者有出體就好,能出體就是業績。曾經成員出體頻繁,但是幾年下來幾乎沒有任何進步,問題出在哪裡呢?沒有老師指導是一點,沒有從書本前輩的經驗中驗證自己則是主因。因此提供我夢修的方法,也希望做夢者班成員如此檢討自己每次的出體經驗並查對書本所寫,不然除了只是出體了,將沒有任何他人知識會成為自己的已知。

 

還有做夢者班前成員就停留在清明夢,不肯再踏出一步。要明白清明夢意識高張時跟出體意識只有一線之隔,而我們都有出離夢的能力,就像禪修的基本在於出離心一樣,沒有出離夢的心, 則仍受限於夢,如此跟我們生生世世受限於輪迴一模一樣。從自主離開夢那刻開始,我們稱之為出體,而從清明夢乃至出體這整個過程的進階意識鍛鍊,就是巫士唐望所稱的「做夢的藝術」(the art of dreaming。我的出體做夢(意識投射)知識分期,可概分為賽斯時期、唐望時期與藏密修行時期,以下為第一期:賽斯時期。

 

石曉蔚

2009/06/11 05:32PM

 

 


清明夢時期 Lucid Dreaming

 

2004/06/05 06:06PM

 

No. 3 2004/06/09(三)04:20AM 「留鬍子男人」的恐懼出體夢

凌晨做了一個疑似出體「惡夢」。我聽見外面有走路的聲音,對陽台的門窗我都是鎖上的,但房門沒有。起身點亮檯燈,但沒亮,心想不會把我電都剪了吧沒可能,因為我的電盤根本在樓下爸媽家 ),想到房門沒關,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門邊仍然一絲不掛,因為裸睡 )。瞄見一位約六十歲、中等身材、唇上留著濃密鬍子的男性就站在門邊,我關門時還感受到他的推力,將門鎖上再跳回床上,並不害怕,口中默念我的靈氣(Reiki)祈請文:「我召喚內在愛之光,我是潔淨完美的管道,光是我的指引……」就醒了,順利點亮檯燈,凌晨四點二十分。

 

 

No. 4 2004/06/14(一) 04:50AM (recorded 7'56")  投射的夢

好像是一個投射1的夢。因為凌晨四點多被鳥吵醒,上完廁所回來,鳥叫聲仍不絕於耳,好不容易才又睡著。

在夢中又被鳥吵醒,起身走到客廳,看到餐廳有隻鳥想要飛出去。牠撞到紗窗,心想把牠捉住放出去。牠後來飛到地上盛水的裝飾容器邊,飛來另一隻鳥,一黑一白共兩隻在那邊洗澡邊玩水。突然一隻黑色的貓跳到我身上,就站起來,又有一隻撲過來,便大叫:「阿仁另一隻白的應該是Handy) 別鬧了!」這時突然看見“我自己”從臥房走出來。天哪!“我”穿著小碎花睡衣褲,頭髮捲捲的、長度及肩,我怕“我自己”看到我。那個“我”出來看了一下窗戶折回來,一點都沒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又走回臥房去。我跟著她走到臥房門口,看到一張嬰兒床還有些嬰兒用品,感覺簡直不是真的,因為格局不像我原來的房間。

在雙人床左邊有間廁所,我覺得裡面有一個男人,就跑到廁所邊去看。他坐在馬桶上,手上抱著小 baby-girl,她應該有好幾個月大了好驚訝  。後來他走出來,壯壯的他們都看不到我,把小孩放回嬰兒床,還陪她玩了好一會兒,然後回到大床上,夫妻倆((開始講話,動作那樣的親密,後來他們就一邊說話一邊親吻、擁抱在一起,“我自己”比現在稍老些,看了一下陳設,應該是冬天。2

這時想到兒子不知還在不在床上,就進了兒子的房間,他還在床上睡,把他被子蓋好,他長高了許多。然後聽見本來他跟“我自己”在講話,變成是爸爸、媽媽的聲音了,在客廳,就走出來,場景又變了,牆壁是有許多粉紅色大雜點的多彩漆,他們坐在沙發上講話。我走過來,也不確定他們是不是看得到、聽得到我,就丟了一句:「嘿,你們還不睡啊?」沒想到媽媽接口說:「我們待會兒就睡。」想想好奇怪,還是走回房間,不一樣的是場景又變了,變的是廁所門開在床頭部份,左邊那張床就得離牆約六十公分,這樣才能走到後面上廁所;右邊應是爸媽的大床,我睡左邊的床。掀開被子回去睡,突然睡的感覺像是又回到現在,穿的睡衣跟睡前一樣,就醒了。

 

1)投射(projection

「你由一個普通的夢境跳出在自發的投射堙A你變得有了意識,投射,回到普通的夢境,由那兒又再投射幾次。你投射時可能涉及了過去,現在與未來、可能發現自己與某些人在一個房間堙C可是,它可能是一個有效的投射。那房間和人們是存在的,卻非以你認可為真實的方式。它們存在於另一個次元堙A但一般而言,你卻無法感知它。這不是一個想像的投射。舉個例:當睡著時,你投射到一九八二年(當時為一九六二年)。當你看這個較老的自己時,有那麼一會兒,你覺察到一種二重性。你和這另一個自己溝通。」(《夢與意識投射 p. 332-334.

2)可能實相(Possible Reality

「那對夫妻確實存在,是在一個不同系統裡你們可能的自己。妳在發展妳自己的能力時,涉入了在可能領域裡的活動,並且,由於妳在此系統裡與他感情上的聯繫,而被那對夫婦吸引過去。那件事顯示給你們看,當你們積極地思想時──縱使有可以改變事件的行動,也還跟著積極思想時──所產生的後果。」(《夢與意識投射》p. 303

 

No. 5 2004/07/25(日) 04:12AM 「白物」的恐懼出體夢

前夜十點倒在床上休息,隱約感受一身熱氣,醒來已是凌晨一點。簡單收拾後 take a shower,寫了會兒 Weekly,就寢時二點半,三點多睡著。我想我剛睡著,覺得冷氣有點熱,起身調遙控器,想調到 26 度但看不清楚數字。再躺下時,發現身上有穿衣服,可是我沒穿衣服睡覺啊?心裡在奇怪。那是件前開襟的衣服,就拉出右手、拉出左手,居然那衣服有觸感,可是沒看到衣服。

這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我就變站在床前。瞄了一下門,想關門比較安全,可是當我碰到門的時候,就被一個很大的推門的力量彈回來,那力道好強啊!發現我是沒穿衣服的。我不害怕,很不高興地走向門對著牠喊:「In the name of the Father...」想畫一個大十字架。但又被彈回床上,隱約看到一個白色的、圓糊湖的東西3,感覺全身毛孔都張開來,震驚的那種感覺,很強的能量壓覆在我身上。

可是我的心卻是非常寧靜的,就開始唸「靈氣祈請文」,總共有兩段:「我召喚宇宙中的靈氣,……。」把雙手擱在胸前,把被子拉好,繼續唸:「我召喚內在愛之光,……。」又唸了一遍,就醒了。

 

3)黑物或白物的恐懼

「在這『黑物』後面的能量來自隱藏著的恐懼,因為當魯柏(按: Seth calls  Jane "Ruburt", he )『逃回家』時,他自然地由牠那兒抽回了能量。即使是恐懼也不一定是敵人,它也可能是『了解』的助力,達到一個更遠大目標的方法。但因為他相信它存在,由他的恐懼中,他造成牠的具體化。廣義的說,並沒有怪獸,只有你自己的缺乏知覺力(perception)。但在魯柏『出體』時,這個事實是他的護身符──只要他記得它。『願平安與你同在』這句話能帶領他度過在其他層面的實相中的任何難關。祝它們平安能給它們一些安慰,因為它們真的有某種的實相。害怕它們的話,就是把你自己放進它們的實相的領域裡。」(《靈界的訊息》p. 208-209

 

No. 6 2004/08/24(二) 10:30AM  清明夢4

跟兒子走出房子,看見馬路對面中央銀行正面鐵捲門正下下來。覺得景物有點怪,想必是在夢中。拐進右邊小花園,黃色的高莖向日葵開得艷麗,突然想假設是個夢,那我要見到 T。兒子在前方喊我,我說要拍照要他先走隨後就來。等了好一會兒,還是不知道怎麼“變”出他來,就算了。

公園裡有許多新鮮事:像紙對折一樣的超大蝴蝶(約 60cm)在空中飛舞;兒子跟其他小朋友在玩的“會變身”的彈力皮球,要用“思想”才接得住。 進到一家日本味的食店,前菲傭 Josie  坐在一起。望見窗外水池邊長有一束束“包好”的百合,心想哪有百合長這樣子的。明知道  Josie 也不可能在此,還是問她為何一年都不寫信來,她說快被三個小孩煩死了;又問她先生如何,她說還是跟那女人在一起,而且週末還帶回家,但會給她十塊錢 (這句故意用中文講)。

 

4)清明夢(lucid dreaming 

「清醒夢又稱為清明夢,意思是在夢中可以保持清醒,並且知道自己正在作夢。有些人在作夢時會突然醒覺到自己正在造夢,當他知道自己在作夢時,他便可以控制自己的夢境。在清明夢中,你可以自由地控制自己的行動,也可以任意控制夢境的內容,甚至夢中的人物也完全由你來控制。」(From the webpage: 夢、清明夢與出體

 

「在彷彿醒來的夢裡,你真的是醒的,你在一個高層次的覺察上運作,並且在運用內在感官(inner sense)。當這發生時,內我(按:內我、大我、本我、真我,均同義詞)則是全然清醒的,這代表了意識範圍的一個明確的增進,並且相當程度地擴大了你平常對自己設定的限制。到那個時候,你才能全面開始操縱存在著的狀況。」(《夢與意識投射》pp. 350-351

 

我從下面這次經驗發現做出體夢的絕佳時機:回籠覺,也正式開啟我出體做夢的生涯。一開始都還待在夢裡,即便依現在意識分類已經達到出體標準了,但是由於還沒學會如何從夢中離開,還是歸類為清明夢。

 

No. 7 2004/09/03(五) 09:16AM  (recorded 13'36")  Lucid Dream5豪宅家的清明夢

(送完兒子撘校車後補眠)在房間睡覺,聽見爸媽上來的聲音,他們在我房門外說話,因為裸睡便把被子往上拉蓋住整個身體。似乎處於清醒與夢的交界,很想醒來又很睏。因為回來走上坡滿身大汗,衣服全都脫在床前地上,檢查我自己,卻能摸到身上的衣服。

媽媽進來放兩件毛衣在我枕頭邊,說市價一萬塊只賣 2000,我知道是個夢卻能摸到毛衣的質感軟軟刺刺的,「這不可能啊。」後來起來想搞清楚,先衝去鎖門,想如果待會兒真的醒來可以核對門是否鎖著,就知道是不是個夢。

站在房中間看,本來是我房間的樣子,左邊居然有個洗手間,my goodness, 床上還有一個小 baby!再仔細看,那房間在變化當中,變成有質感的牆壁及 old fashion 的家具。聽見兒子在右邊窗戶外面叫我,透過寬的橫百頁看見他是現在的大小,他探頭要我看他手上的玩意兒。他走開後,看見窗前木製雙人椅上有個小女孩,約五六歲、剪齊的頭髮到脖子、正低著頭坐著。後來她走到原先洗手間的位置,但變成一個凹坎還有根圓柱,她問我:「這門把是用轉的嗎?」我也不太清楚,就說:「是吧。」她進去把門扣上,柱子居然不見了,往前牆角處開了一個洞,「ㄟˊ,還有一個通道。」就跑出去看,左邊一座黃色的水槽,延右邊是直下二層樓的樓梯,蹲在樓梯口往下看是停車場,「嗯,還挺 make sense,可以直接有密道上到房間。」

明白是一個清明夢就想要變出 T`來,床的位置變成一張咖啡色的皮沙發,便坐下來等,反正時間很多,因為物理時間跟夢裡時間是差異很大的,也就是說夢裡很久的時間在物質時間可能只有一瞬間。「那他怎麼出現呢?」這時候想起出體夢說不要害怕可以出去走一走,「我應該要出去 by chance 才會有一些創造物啊。」

開門走出去,房間外是反ㄈ字形走道,看來有不少房間,左前方有樓梯,聽見 L 的聲音,他正走上來邊與兒子講話,心想:「不會吧,怎麼還有他!」他穿件黑色 T-shirt、短褲,脖子縮短了,頭髮直接觸到肩膀,「他不是 180 嗎?怎麼“倒縮”了!」,他往前面左邊走道拐去,兒子尾隨著他。

這房子我很陌生,就往樓下走,一次走兩層到一樓,「哇,好大好漂亮的客廳!塞,我家變這麼有錢!」客廳正上方是玻璃格架可以看到樓上挑空處。很好奇地到處看,門口邊有一架鋼琴,落地玻璃外是街道(白天)。客廳正對一個小花園(晚上),看見落地窗前的一株樹上開有紫色的小花,沐浴在月光及燈下。便打開落地窗看,樹上有三隻金綠色會反光的「彩艷吉丁蟲」(Chrysochroa fulgidissima),但顯然沒有被我“創造”得很好,有點像蟑螂而且很假也不太動。

沒有很仔細看庭園,因為實在太好奇就進來了。鋼琴位置換到客廳左前方,很想彈,蓋子不是很好打開,打開後居然是一個竹子編的藍子約 50x25cm,它沒有像鋼琴一樣一字排開的按鍵,而是上下左右並列有許多可以彈動的格子,「這怎麼按呢?」然後就隨便按,也不知道要怎麼彈,它居然有聲音,還蠻好聽的,好熟,好像彈的是「女子十二樂坊」的 Only Time。它似乎能 read your mind,所以心裡想什麼曲調,它就可以彈出來。彈完之後,那些按鍵就散得像豆子,許多不同種類的豆子和在一起。要把它收起來,正好有一些小孩子跑下來,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收,就跟他們合力把它壓在鋼琴蓋的下方。

很仔細看鋼琴上有一個白底黑字的商標寫「C-ring」,「我要把它背起來。」便在心裡默念好幾遍。在彈琴的時候瞄見右邊的層板櫃放著些雜物,便在想:「如果這是我家,哪裡可以找到我的物品、我寫的、我有留下紀錄的這些東西呢?」後來聽見媽媽的聲音下來了,覺得我快要退出這個夢了,夢開始變得有點透明狀,「可是我還沒有變出 T 啊?」可是就離開了。

 

5)清明夢(lucid dreaming)與出體 out of body 的差異

「在夢中『醒過來』,發現自己正在『作夢』,因而能用意念去操縱自己的意識和夢,這叫做『清明夢』,應當也是一種『出體』狀態。你雖可操控身體,夢的內容也記得很清楚,但你卻像是真的在演出那場戲,而非自知你已將肉體頭在床上,只有靈體在遨遊。」(王季慶,《心內革命》,p.109

 

No. 8 2004/09/06(一) 09:08AM  (recorded 4'56") Lucid Dream 供桌紙條的清明夢

(早上補眠終於睡著十分鐘不到)正在放 Dan Gibson's Solitudes/Stream of Dreams(有鳥叫背景的 New Age 音樂 )。首先變成是 Terry Oldfiled Guardian Angel,反覆求證了幾次:努力掙醒聽到的是鳥叫音樂,沉回夢裡又是人在唱歌的音樂。那時變成男女對唱的歌,沒聽過,便在想這些音樂到底是從哪來的呢?還是另一個頻道的?6OK, 不要緊反正它都是在唱歌,後來是海莉(Hayley)唱的 River Of Dream

反正是個夢,就從床上坐起來看書架上的 CD player 到底搞什魔鬼,書架是對的但衣櫃不對了,本來是玻璃,盯著看就變成是粉紅色金葉子的玫瑰花圖案,要很仔細看才會浮出來。又想到要變出 T,數:「一、二、三……」──沒有,「好,那就算了。」

因為眼睛看到的就會不一樣7,就起身走出去看看。看到餐廳原來掛鐘的地方變成是一個香案,聞到焚香的味道,很想去看到底是誰死了,怎麼會有一個像供桌的東西?納悶著:「是誰死了呢?」

急奔餐廳時有一階高差踉蹌了一下,衝到檯前很害怕會不會發現 的照片在供桌上,還好沒有照片,只看到牆上貼了很多信紙,紙的上半是我寫的、下半是別人寫過來的,原子筆跡非常清晰,但完全不像是我及任何朋友的字跡。那字的筆跡好真哪!

讀到一張我留言給自己的:「我必須強迫自己去愛。」下半部則是署名為「志成」的寫的。整個牆上貼的大都是朋友鼓勵的話,我很想背,因為非常非常的清楚,但字跡不熟、辨識有困難,所以背不起來。持續聞到有薰香的味道,抬頭看到牆轉角高處掛有一個像陶瓷薰香座的東西,同時瞥了一下陽台方向(景物都對)是晚上,可是剛剛在房間是白天。看完這些便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學會等待。」說完夢開始漸漸透明,然後就醒了。

 

6)「另一個頻道」

「賽斯說:『你不止有一個有意識的心智。我們要你改變你知覺的頻道……如果你把平常用的有意識的心智當作一扇門,於是你站在這心智的門檻向外看入物質實相,但還有其他的門……你有其他的有意識的自己……』」(《靈界的訊息》p.291

「靈魂出體可以增加你對現世的了解。你得用一種無法言傳的方式,去感受到有形世界事實上是多次元宇宙電視裡的頻道之一。我們轉到了某個特定頻道,而在往後的一輩子,它幾乎就是我們的全部。學習出體就好像你第一次發現你竟然可以轉換頻道一樣。」(《簡易靈魂出體法》p. 35

7)清明夢是培養第二注意力的方法 

「覺察自己正在作夢,然後加以停頓,在意識上發展出觀察夢的能力,使混亂的夢境成為另一種清晰的現實,藉此出入其他不同的現實。最後,發展出直接知覺到能量的能力,也就是『看見』,這是一種意象知覺能力的加強。在夢中超然覺察夢境,也就能在現實中超然覺察現實,這種覺察力被稱為『第二注意力』,有別於我們日常的第一注意力。因此『清明夢』就是培養第二注意力的作法,其需要克服的是我們的第一注意力,包括了我們的意識與潛意識。可以這麼說,『清明夢』是我們意識與潛意識清明後的直接成果,而不是用來澄清意識與潛意識的手段。」(From the webpage: 培養第二注意力

 

No. 9 2004/09/10(五)  08:45AM Lucid Dream8三隻鳥的清明夢

在客廳邊放 CD 邊打手機給Julia,說明天要上鋼琴課會把指法標在 Variations On The Kanon 的琴譜上再給她寄去,她的聲音突然很小聲,再次確定她聽得見我就再講一遍,瞄見在廚房灶台的位置變成是一大片幾乎落地的固定窗,並有一 30cm 高的白色窗台座。

看見有幾隻白色、長得肥壯的鳥飛過來在窗前,居然疊在一起(哈哈哈),我覺得好神奇,然後就衝過去看。那時已經會意到這是不可能的,我家怎麼會有這種窗戶呢?蹲在窗台邊,想說既然是個夢那電話也沒有必要握在手上了,便放下右手,手機變成一個小小黑黑的玩意兒。注意看那白色的鳥兩三隻,好像在表演特技,然後這個夢開始糊了,漸漸淡出,就醒了。

 

8)清明夢(lucid dreaming)與出體(out of body

Chap. 9  意識光譜:靈魂出體和清明夢境

「清明夢可說較一般夢的層次略高一等。做夢人意識愈清楚,夢中的景象則更具凝聚效果,不像在普通夢中的虛幻。清明夢就是靈魂出體的一種。從清明夢轉為靈魂出體的關鍵,即在於你能夠知道自己在夢中,同時明白自己是在出體狀態,你的意識層次便升級了。

「從我自己的經驗,一開始我在自己的房間裡出體,並探索著周遭的環境。」

「如果你強烈地相信,物質世界是唯一能夠被稱為是『真實的』世界」,實際上是封閉了個人從非實體空間汲取直覺直知的經驗之路。」

Chap. 10   出體的實用技巧

「在日常生活中即養成隨時注意自已意識狀態的習慣,這種態度就會自然而然地延伸到夢境裡,因而知道自己正在夢中。」

「你置身清明夢境時,多半你的意識也已經存在於你的形體之外。你可能發現你的夢中景象有許多想像的成分存在;但是,當你了解自己其實已經出體時,你就可以改變自己的夢中景象,導引自己去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當然,你或許無意變換夢境,因為你已經置身於一個很直得探索的經驗空間了。 」 (《簡易靈魂出體法》pp. 104-106, 120, 127

 

 

清明夢轉為出體夢 From Lucid Dreaming to Out-of-Body

 

2004/08/15 06:20PM 

 

No. 10 2004/09/13(五) 09:15AM  (recorded 6'29"+2'11")  Lucid Dream / Out-of-Body  首度試飛

(早上補眠,九點醒來覺得差不多該起來了,想再躺一下,又沉進夢裡。)在一個走道空間,觀察深色木皮牆面細部:裝飾柱上 4 cm ㄇ形不繡鋼分縫飾條上方嵌有 1 cm 厚的大理石,「這設計好熟哦,好像是我的設計。」(夢中記憶)便循著走道一路向前走,轉角是個 lobby 只有一張沙發。後來隱約覺得有人進來了,就往回走進一個大禮堂但家具收納起來的空盪盪的空間,窗簾都拉上也沒開燈顯得有點昏暗。

當時已知身在夢中且在出體狀態9,並查覺自己一絲不掛,便試試用「飛」的 。真的飛起來了,覺得好神奇噢!好像哈利波特第一次飛掃帚的情形。騰空後感覺著飛行時空氣擦過身體,但不太會控制飛的力道而不住地時而向左右傾斜10 。到禮堂底部時不是很好降落,很笨拙地轉彎下降。想到有人要進來,「我沒穿衣服,天哪!」那得找一個地方躲起來。找到禮堂左側一間廁所,把門扣上,想說反正是個夢,不如變件衣服來穿吧。就想著變件深色工作服套裝之類的,然後再走出去。

在禮堂銜接走道處有一位歐巴桑在打掃,就想要變成跟她一樣的衣服,不知有沒有變成功就是了。從她面前走過去,她用台語朝我問:「妳從哪來的?」便用台語回答:「我是來清潔的。」但她好像聽不到我的聲音又問了一聲:「妳是做啥的?」就只好趕緊閃人。

出來的地方變成是一間四五米高的電玩店的遊樂場,高窗採光非常明亮。再走出來是往下許多層的電扶梯挑空空間,那時手上抱件咖啡色毛茸茸的東西,又想再試試看要不要直接從挑空處跳下去,「不行,我有懼高症。」就改用半躺漂浮在電扶梯踏面上方 30cm 的方式,繼續抱著毛茸茸不明物  “滑”下樓。

後來想到書上說如果想去誰那裡,就專注地想。決定 skip 這個夢,閉起眼睛重複地唸:「我要去見 T ……」 11 張開有在天空中漂的感覺,周邊有雲但不是很清楚。想不行,我得想要去個「地方」。又閉起眼睛很努力地想:「T 他在哪裡呢……」反覆地唸。

再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坐在一間工作室裡,面前直擺著一張很大的工作台,瞥見右前方電視螢幕右下角有張臉有點像他,端詳了一下不是。「這是他的地方嗎?好像也不太像。」有位男生正在台前轉著螺絲,似乎在修理機器,他轉頭瞄了我一眼,我坐在沙發的左邊扶手上。

夢中電視正在報新聞,說在士林有一座廟,畫面鳥瞰一處僻靜山野有許多木製踏階通到廟,在很多年以前當時的住持為避禍,將黃金熔掉倒進木料中,當成枕木舖在台階底部,最後即便木頭爛了那黃金都還在。電視播出一些比丘尼出動在掰開木頭取出黃金的畫面。「嗯,有這種事情嗎?」

 

9)「清醒夢轉為出體」

「在清明夢中,雖然我們可以思考,但頭腦卻非百分百清晰。我們隨時會被夢中境物所迷,而又墜回普通夢境之中。當我們能在夢中控制自己的行動和思考之後,我們可以在心中命令自己:『我不要幻覺!』如果成功的話,我們便可以由清醒夢跳進出體狀態了。」(From the webpage: 清醒夢轉成出體經驗

10)「飛行」 

「飛行是最基本的能力,在靈魂出體後你必定會嘗試到的。在頭幾次的經驗堙A你會感到自己不受控制地向上升,並害怕會墜地,不過當你有更多經驗之後,你便會去控制,而且你的飛行技術會越來越好,相信世上最快最新的機動遊戲也不及這個刺激……在出體狀態下飛行並不用控制自己的手腳或身體,而是要靠你的思想來令自己飛行。」(From the webpage: 出體後之活動

11)「專心想著他,你就能找到他」 

「卡爾和朋友相約當晚相見於夢中,或來一次靈魂出體之旅。他的朋友住在紐澤西:

    當我昇離時,我到達了另一個空間,我暗自狐疑:『我要怎樣才能去到紐澤西呢?』我試著去想像所有正常合理的方式。可是我的耳際響起一個聲音說:『你不必那麼做。只要專心想著他,你就能找到他。』於是我閉上眼睛,集中注意力,忽然間,朋友的臉竟出現在我的眼前。」(《簡易靈魂出體法》pp. 20-21

「在出體狀態中,在心中想著你想見的人或地方,最好不要只想著那個人或那地方的名字,要很清晰很詳細的在心中描畫出那個人或地方的外貌,甚至那個人或那處地方給你的感覺,越清楚越仔細越好。然後在心中命令自己:『我要到那堨h!』或『我要找他!』成功的話,你或者會經過黑暗空間或穿過一條黑色的隧道,然後在下一刻便到了那個地方或去到那個人身邊。」(From the webpage: 出體後之活動

PS.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沒成功。下次會記著「清晰想著外貌和感覺」。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