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四十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8/11)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Editorial Note  

 

Clarity is a Manifestation of Pure Vision 

 

2009/01/04 睡前看到一些重要的段落,非常重點,《夢瑜珈》都沒講到這個,或者只是模糊帶過文中提到「經由清明度所顯現的夢境」(簡體《夢瑜珈》,p. 180),完全不起眼的句子,換成英文來講就是:「clarity is a manifestation of pure vision」(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105)。

 

大圓滿裡有且卻與妥噶,修習妥噶必須在且卻達到完美之後才能開始,因此南開諾布一直沒有從事妥噶的練習(他認為自己還沒資格),即便他的上師強秋多傑已經教過他了。當時南開諾布在義大利任教,在清明夢中回到東藏他上師的住處,上師問他開始練習妥噶了沒,他說還沒,但他覺得待在這裡(中共佔領區)不安全所以有點急著想走,上師卻要他直接去找吉美林巴求教關於修練妥噶的疑點。南開諾布心裡知道吉美林巴是十八世紀大圓滿的大師,不是早死了,師父還要自己去找他?師父說馬上到山上一處洞穴去,吉美林巴就在那裡。由於南開諾布對那一帶十分熟稔根本沒有洞穴,但為了怕上師罵,還是恭敬不如從命即刻開始攀岩。他發現岩石上刻著像大圓滿密續的經文it was a whole tantra of Dzogchenp. 103簡體《夢瑜珈》p. 123 則寫「咒語」),爬過經文是不恰當的事,因此還邊唸百字明咒悔過。上到岩頂果然見一洞穴,裡頭十分寬敞,中央石頭上就坐著一個小男孩,長髮披肩,腿往前伸直也沒盤腿,他打量四周也沒別人,只好對小男孩恭敬地說是上師要自己過來的。小男孩瞪大眼睛看著他,隨後從髮中抽出一個雪茄大小的捲軸,接著唸了起來,南開諾布一聽,真的是密續內容沒錯,夢到這裡醒來。接著書中他寫說:

Signs of this kind often manifest from one's own clarity when one's master is not present to give instructions or advice in person, but it is important not to confuse fantasy with real clarity. Fantasy is impure vision and arises for Karmic traces in the conditioned system of consciousness of the individual, whereas clarity is a manifestation of pure vision.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105)

南開諾布還又講了他上師強秋多傑的事蹟。強秋多傑是大圓滿大師,但沒有受過教育,雖然如此他也能以大圓滿禪定的方式助人。強秋多傑當時就在自己房前院子「開業」,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人來看病問事,南開諾布便待在窗戶後面記錄,每當強秋多傑「問診」後,會當場口述(dictate)「藥方」,有時是散文、有時是詩,強秋多傑即時口誦出來完全沒有任何停頓。過後,南開諾布才驚覺這種奇超常異的事情。他寫說:

He had never actually studied medicine, but his medical knowledge had manifested spontaneously form the great clarity that had arisen from his state of contemplation, and such was his skill as a healer that people came from far and wide to be treated by him. I learned about this clarity at first hand through participating in a process that was another extraordinary manifestation of it. (The Crystal and the Way of Light, p. 107) 

從我所轉述的南開諾布的清明夢,可以見到許多細節,周遭環境及人物細節的描述,據稱有些他的清明夢可以寫上二十頁。反觀我們做夢者班成員的清明夢或出體夢,我老是覺得在當普通夢寫。之前麥可泰波於《全像宇宙投影》書中指稱普通夢與清明夢的差異,在於前者是發散波、後者為收斂波,亦即清明夢可以有非常真實寫實的體驗。如果《夢瑜珈》所提「清明性」〔clarity,也有譯「(澄)明性」,有「自顯現」的意味〕,來跟《做夢的藝術》唐望所強調的做夢注意力(dreaming attention)相較,都符合第一段所提重點「clarity is a manifestation of pure vision」。

 

南開諾布說他自己從小便能認知夢境,但夢裡他急著趕回義大利(仍留有日常習氣),這點不符合出體意識,只能說是清明夢,所以無法用「第二注意力」來指稱,而是前一級「做夢注意力」。當我們邁向精進夢修之路時,南開諾布說到:「下一個重要技巧就是將日間觀察力與夢境相結合。」(p. 114

"The sorcerers' crossing consists of shifting the awareness of daily life, which the physical body possesses, to the double," he replied. "Listen carefully. The awareness of daily life is what we want to shift form the body to the double. The awareness of daily life!"

「巫士的穿越是要把肉體所擁有的日常意識,轉移到分身上,」艾密力圖回答,

「仔細聽好。我們要轉移到替身上的是日常的意識。日常生活的意識!」

"But what does that mean, Emilito?"

"It means that we are after sobriety, measure, control. We are not interested in craziness and helter-skelter results."

「那表示我們所追求的是清明、協調、控制。我們對於瘋狂或慌亂不感興趣。」

"But what does it mean in my case?" I insisted.

"You indulged in your excesses and didn't shift your awareness of daily life to your double."

「你放縱於你的過度中,沒有把你的日常意識轉移到替身上。」

"What did I do?"

"You imbued your double with an unknown, uncontrollable awareness."

「你把一種未知無法控制的意識給予你的替身。」

"To draw out the double gently and harmoniously and shift to it our awareness of daily life is something without parallel," he said. "To do that is something inconceivable."

「能夠溫和協調地拉出替身,並且把日常意識轉移到替身上,是無可比擬的成就,」他輕聲說,「能夠這麼做,才是不可思議的。」

(Taisha Abelar, The Sorcerers' Crossing, pp. 224-25)

「內在力量是指一種平衡感,幾乎是漠不關心的自在感覺,但是最重要的,是指一種追求觀察、了解的自然傾向,稱為清明sobriety)。」(《內在的火焰》p. 205)清明夢的「清明」(lucid)、巫士所說的「清明」(sobriety)跟藏密所說的「清明」(clarity)我想是不同的概念,但後兩者比較涉及一份清楚的了解,也就是我們本覺中的「明分」(明白的「明」,但也有其光明的面向,是個弔詭的詞或雙關語)。因為到出體意識很多夢境相都會消解(dissolve),「自顯現」(self manifestation)比較少,是否屬於一種禪定,我尚未看到太多相關研究報告佐證,或者藏密比較不研究出體這一部分的 pure vision。南開諾布也提到

經驗夢境的主體是我們的心。只要心中有著所有一切皆為夢境的這種想法,那麼你就會開始消融這個「主體」。也就是說,心會開始自動地分解它自身。

或者,換句話說,當客體或觀境消融時,所有的行為會回歸主體,導致完完全全的分解。因此景象與夢境便再也蕩然無存了。吾人會發覺此主體是不真實的,且景象僅是一種「反射」而已。吾人因此開始覺知到主體與景象兩者間真正的本質。

了悟即是對清醒覺知,與夢境覺知已真正透徹的了解。……。當人們培育自我的夢境本然覺知時,同時可以利用夢境來加深我們的禪定覺知。例如,一位修持觀察現象存在本質的禪修者,他發現了現象本質的空性。這種空性的覺知,隨後可以把它應用在夢境中。(簡體《夢瑜珈》pp. 112-115

南開諾布說:「雖然對夢境真實本質的覺知可以加強禪定覺照能力,但是隨著這種轉化夢境映像能力的增強,可能會出現過度執著此種能力的危險性。」(p. 115)後面提到的危險性乃針對變夢法的能力而言,也就是早期 Joyce 常寫的夢中出現超能力,以我的經驗與想法,如果夢中知道境相為幻,它本來就傷不了自己,何勞去轉化它,把它變成較無害的某物?「努力維持禪定的覺知,就會讓清明、知夢的經驗自發性的再出現。」第一句「夢境覺知可以加強禪定」,到底清明夢是不是一種禪定?似乎互為表裡,這裡又說「維持禪定會讓清明出現」,則是指在夢境中, 特別是指出體掉到普通夢,但依賴平常出體的串習能力,再度恢復意識清明的情形。 

 

清明性所顯現的夢境,不一定是清明夢,這端賴夢者分析其為業力軌跡型的夢還是「清明性」(本覺明性)顯現的夢。我的抄夢生涯持續每日一小時,永遠作不完也抄不完的夢,但其中總有佳玉與珍寶,也就是法教與指導,因此我日夜奮戰不敢怠慢,這是我的苦行,也是秋竹仁波切說的一種「不得不」。我其實想批評做夢者班成員都沒什麼長進,夢記錄如此陽春(一點基本觀察能力都沒有,還是太懶得寫),而我也相信即便不是清明夢,一些由本覺明性所顯現的冗長而清晰的夢,雖然混雜一些業力軌跡也就是日常反映,多少還是有其特殊性的顯示這點是無庸置疑的。

 

我想要求做夢者成員幾點務必達成,不然大夥幾年下來都沒有什麼明顯的進展:

1. 出體夢一律以錄音筆記錄轉謄並註明錄音長度。

以你們的出體記錄看起來都像是一分鐘的事。我在開始做夢早期便有出體十分鐘的錄音記錄,這樣的出體長度也經常發生。是故你們簡化得太厲害了,沒辦法判斷出到底出體了多久時間以反映能量的情況。

2. 出體夢及清明夢必須觀察入微、詳實記錄。

至少像南開諾布這樣的夢描述。人物、地點的描述必須具有基本的觀察力。相信畫畫的 Chuck、拍電影的 Joyce 對影像的掌握都不是難事。為什麼?因為沒有觀察力就沒有做夢注意力。如果記錄兩年都是兩句以蔽之,事實上我也不知道要指導什麼。

石曉蔚

2009/01/04 05:25PM

 

 

Sherry's November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 0
清明夢: 0
半清明夢:0
視像:2
抽象夢:0
插播夢:2
普通夢:28
Total:32
Max/day: 4
Ave/day: 1.0

Special Findout:

1. 視像的東西很容易觀到。但是大部分都是風景類的:比方是整片大片的森林,或者是海岸線,城市的上空。這個月份發現一件新奇的事而且一直在做實驗。比方:往新店方向,順著坐不要逆坐,選靠右邊的位置。集中注意力,眼前視像就會去森林或是山上,可事耳朵可以知道現在到哪站要下車,心裡偶爾還可以念佛號!以前很久很久以前會這樣,有好一大陣無法這樣,最近常常可以做到!我想:可能是很捷運內的空氣(冷氣,有時可以覺得是晚上夢時的溫度),風速(車子的行駛),聲音(在空中的速度)感覺很類似,所以最近常常可以感覺到!

S.W.日常生活中視像的出現表示當時身心很放鬆。此外,我們做夢者班比較要觀察的是,睡覺期間或半夢半醒之間所見到的「凍結的畫面」。 可以參考《老鷹的贈予》卡斯塔尼達觀於第二階段的描述:

多年前,當我得到了相當程度的做夢經驗後,我曾問唐望是否有什麼共同步驟。他告訴我,最後分析起來,每個做夢者都不相同。但是與拉葛達談過後,我發現我們的做夢經驗有相似的地方,我從中歸納出一種可能的步驟分類。

「靜態的守夜」是最初的準備階段,在這階段中,感官開始入睡,但是一個人還是醒的。在我的情況中,我總是會在這種狀態下知覺到一片紅色的光,就像是面對太陽閉上眼睛時所看到的光芒。

第二階段,我稱為「動態的守夜」。在這個階段中,紅色的光芒如霧般消散,一個人會看到一種影像,像是靜態的畫面。一種三度空間的影像,某種凍結的事物例如風景、街道房屋一個人一張臉,或任何東西

我把第三階段稱為「被動的目擊」。在其中,做夢不再是觀看被凍結的片段,而是觀察目擊一件事的發生。仿佛視覺與聽覺這兩種主要感官使做夢成為眼睛與耳朵的事件。

第四階段是我被吸引採取行動。在其中,一個人被驅使去冒險,去探究,去利用夢中的時間。我稱此階段為「主動的參與」。(《老鷹的贈予》p. 157

若僅就睡眠邊緣半夢半醒狀態來探究,達賴喇嘛說:

法王:具有比一般人較為高等自我觀照的禪修者,似乎也比較容易經歷到清明夢。由於禪修者經常反思自己身體的氣和身心狀態,或許就會具有特別的技術。可能因此使他們與自己的身體狀態更為契合。你是否也認為,能夠學著去做清明夢的人,智商有可能比較高?

(清明夢學者)珍•蓋肯巴哈(Jayne Gackenbach):在這方面是有一些證據可資證明,然而普遍來說,智商不像方位感那麼重要。天生擁有這種技能的人比較容易作清明夢。還有,冥想似乎也能增進身體的方向感。最後,作清明夢的人在睡邊緣會有更多的清醒意象,而且也比較常在白天作夢。我們該如何提升夢中的清明性?在睡覺前可以從事一些活動,比如幫助自己發展想要在夢中保持清明的意願,也可以用冥想來增加夢中的清明性。有的人會在睡眠週期進行到四分之三的時候清醒過來,大約是清晨四點鐘,他們會冥想,然後回去睡覺。這樣似乎有幫助。(冥不冥想我覺得無關宏旨,分階段睡眠是誘發清明夢的主因。)

法王:有很多人把睡覺和禪修混在一起,但不是有意的。(眾笑)

•蓋肯巴哈如果人記得自己的夢,就比較有可能記得清明夢的發生。還有,打盹的時候也是清明夢發生的良好時機

法王:看來的確很有可能,因為這種睡眠狀態比較微細。雖然睡著了,卻不是深睡,這時我們的觀照力比較強。也比較容易理解夢境,特別是當你坐著睡而不是躺著睡。如果你有辦法打直脊背來睡覺,你就應該這麼做(《心與夢的解析》pp. 100-102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1/1

HS 帶我和幾位出去玩,到了一個房間裡面很寬闊,出去有條更大通道,有大草坪,我心裡想:這個房子很好很棒,車子可以停兩輛,綽綽有餘。

11/6

HS打電話給我,新店的房子要賣。

11/4

高級的大飯店裡面,坐電梯到樓上去,好像是義賣場地,一箱一箱都是義賣的東西,有小熊髮夾,問HS多少錢,他說還是和以前一樣月結。

11/7

HS和我說莊敬路的房子想要賣掉,因為爺爺很急要現金。

11/26

和前公司老闆在同一個教室裡接受考試,但是我沒有看書。心裡有緊張。很想作弊但是又不知考什麼。

12/10

去天母某骨董店和友人拜訪。佛菩薩考試了智慧,信任,忠誠度。

11/23

C姐對我很生氣

11/24

告訴C姐,她的賣價客戶無法接受,客戶堅持要簽委託約。她生氣後來不接電話!

普通夢 Ordinary Dreams

2008/11/02 Dream

我和鑽石到某個地方,好像什麼事情順利辦成功,所以上香秉告答謝。有一個男的站在中間約四十多歲和我們一起拜拜。

 

2008/11/03 Dream

我發現我的頭變大了,好像是骨珠整個貼在我腦上,摸會有點痛。找許先生帶我去看醫生,上了公車,公車開往下士林,外面有下雨,上車之後,車上乘客說這車開往下士林(心想:下士林是什麼地方,我不認識路,還是回市區看醫生好了,公車停在路邊。到了三角休息區下車後。

到了書店逛,後來摸我的頭還是覺得腫腫的很可怕,想要去看醫生,裡面的服務生帶我到側門電梯,和我說電梯下去後右轉再轉就到醫院了。我依著他的方向到,路上感覺經過銀行和學校(有班級學生和老師在教師上課),到了診所,醫生摸了摸頭說:你這個不是病,這個是被外來的靈或不明物所附,後來我就離開上課去了。在上課時,老師好像是外國人,一個學生另一個是我,上課上到一半,老師頭痛拿藥起來吃,後來我也想吃我的藥,一看我的藥有好多大小白色的藥和藍色圓的藥,一次要吃十幾二十顆,覺得很可怕,太多了!我想再去問一下醫生,醫生說:你這個不是病,這個是被外來的靈或不明物體所附。後來我不理他,想找第二位醫生問問看。

Sherry我起來覺得這個夢境很奇怪,過幾天就擲杯問法王,是否要請骨珠回家,答案是OK!就在11/23請了骨珠回家。

2008/11/05 Dreams

1. 我和M去看電影,他勾著我的肩很高興,就和以前一樣

2. L 也知道我喜歡看電影,也帶我去看電影,看完電影後就配合我帶我去某地參觀,這地方很荒涼,裡面的人都沒房子住,都睡在路邊,用一個白色的毯子裹著睡覺,他看了覺得要珍惜現在所擁有的。Michelle告訴他怎麼讓我開心他照做,帶我去看電影吃東西後又帶我去泡溫泉,但是泡溫泉我只用淋浴。許父也來了,但是有去參加朋友或親戚之類的往生告別式之類的,後來也來帶淋浴溫泉,有些浴室已經滿人了,好像是某個大學來拍廣告片,我請他們不要位置,我要淋浴的浴室,請他們不要一堆人強浴室淋浴間,他們拍完片後來就離開了。

3. 我去坐高鐵,但是在高鐵的轉運站要換車,(這個地點很奇怪已經是第二次以上來到這個地方。)我要還車到其他地方,怕來不急,先去報到拿車票,但是行李留在車廂內,心想先報到待會回來拿行李,哪知回來時行李不見了,碰到高鐵的人員還有外國的長官,他說:趕快!剛才已有一個旅行團拿走了,後來我追到車上和司機問:先生請你停車我要把我的行李帶走,請你把我的旅行箱還我,我要回去。」我剛開始很禮貌和他說,他不理我,後來車子離車站越來越遠,我的脾氣也越來越大,失去耐心開始在罵他!因為越離越遠我怎麼回去司機又不停車!後來我就罵他:你是不是男人太過分了!

Sherry常常夢見在高鐵轉運站

 

S.W.Sherry 總是和善對人,但也偶爾受欺壓,某些情緒還是會反映在夢中。

2008/11/08 Dreams

1. 夢到大寶法王參加一個法會,裡面空間沒有很大,是個室內!ㄇ字型的一個場所,有黃色的布幔和藏傳是佛教的布置和唐卡,感覺裡面很精緻不大什麼法會不知道

2. 感覺到了內湖的某個地方或內湖附津有 MRT 的地方,交通很方便但世人蠻少的!出去要花很多時間蠻遠的看到了一輛金龜車,可是車外用了一個外罩把它蓋住,這個外罩很滑稽,裡面有一個男生載著2~3個女生要去台北的路上。

3. L 和我說:「我知道你會做到八月底,30日會離職,永豐的錢你要去拿。李小姐說:下大師的人會來看房子,你看有什麼案子可以請他們賣我說公館的案子

 

2008/11/15 Dream

在一個場所裡,我看見兩個小女孩(兩個都是我)大約都是7~10歲左右的小女孩,有一個小女孩皮膚比較黑。其中有個小女孩對我說:你叫Sherry,她(指皮膚黑的小女孩,她也叫做sherry也是你的一個靈

 

2008/11/16 Dream

感覺到了一個不是人間的地方。左右旁邊有兩個龍雕的石柱子,很高聳很壯大,龍柱雕刻栩栩如生,表情很豐富中間的大門很高聳,我在門前感覺很像是一個小布丁點!門的質感和感覺很特別。覺得是了龍宮

 

2008/11/26 Dream

鑽石打電話給,說:「你猜我在哪裡?」我聽了聽電話中傳來的聲音,先確定沒有聽到鸚鵡吵雜聲,聽到點鈔機的聲音,我說:你在銀行。後來我對自己說:事情已經完成,我可 以補眠,多睡一小時。到了一個餐廳,裡頭有人在煮臭豆腐,餐廳很多小攤位,很像buffet

 

Chuck's November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0
清明夢:2
視像:0
抽象夢:0
插播夢:0
普通夢:28
Total:30
Max./day:3 ( 11/01 )
Min./day:0
Ave./day:1

Special Findout:

1. 回想夢久了,大家都覺得我記憶力好像很好,對於生活一些小細節和場景都記得很清楚,像一個夢一個夢往前推一樣,我都是用這方法回想夢還有生活的事。

2. 每個昨天,感覺起來和夢真的沒什麼差別。

3. 這個月有很多的色情夢。

S.W.我希望 Chuck 能改善記夢的方法與觀察時點,兩年來統計表裡沒有列過一項插播夢與抽象夢。首先是夢的定義,不是睡著後的記憶才稱為夢,夢前、夢後,我們的心識所能捕捉的一切聲音影像都應該列入夢記錄。所謂「做夢的藝術」與「夢瑜珈」都不僅僅在訓練睡著後這段期間的心識活動,怎麼睡著的、怎麼醒來的,醒夢中介狀態,都要觀察記錄。

1. 使用固定本子謄夢,方便日後查核:記夢四年我目前累積共十九本的記夢本(每本兩公分高),有時我需要回頭查某個期間的某個夢,夢的理解不是當下的,有時候需要時間慢慢了解。這裡舉個簡單的例子:

2006/01/20 09:00AM Lucid dream 「夏殼基因」

我在辦公室(不是現況),……,後來進來一個男的,四處看看,他瞄一眼我座位旁邊地上,「啊,那雙球鞋還在!」朝他視線看去是我的淺藍色球鞋 (應該是我大一穿的),「這球鞋有什麼不對嗎?」「你不記得了?」他說:「別假了。」「我告訴你,」我有點不悅:「我如果記得我就會跟你說記得,我不記得的我就不記得。」我是指作夢狀態,似乎隱隱約約知道自己在作夢,而我覺得他很面熟,「你是哪一班的?」他好像也沒說。

他後來站在我面前,定睛看著我神情嚴肅地說:「我們都是同樣一種人……」「什麼人?」「我們都有『夏殼』基因,妳看著我的眼睛。」我看入他的左眼,單眼皮,我不覺得我的眼睛跟他或他的眼睛有什麼特別,「還有一條能量線條。」然後就對著我從頭比劃到腳,……,邊解釋能量線條是來自哪裡的什麼。當他對我比劃時,我閉起眼睛,覺得渾身被一團能量夾起來,尤其兩頰感覺特別明顯,然後他聲音停住了,我在想再睜開眼睛我還能看到他嗎?他沒講完啊,可是夢已經沒有了。

網路搜尋:1945 9 1 日,夏殼以香港英軍司令的身份代表英國政府和蔣介石接受日本人的投降。

 

2007/04/29 Journal.

學佛朋友寫來:「『夏殼』:英文或梵文『釋迦』是怎樣的發音?詹杜固仁波切的視頻埵n像發音就是『沙嘎』。」看來我真的有「夏殼」(Shakya)基因。

 

2007/12/04 Journal.

宗薩仁波切提到寶性論七個金剛重點,這使我聯想起我有次清明夢,一個傢伙闖進來說我們都有「夏殼」(Shakya) 基因,原來是佛性這個「種姓」(元素)與家族啊。

藏文裡面叫 「抗」,是種姓(英文為 element 元素的意思)。 事實上種姓「抗」這個字是在講佛性,事實上種姓就是造成某種東西的元素。我們現在還會談到一個字,藏文 叫「瑞格」,就是家族的「族」這個字。同樣的,「瑞格」這個字也是談佛性,只是 從不同的角度去談。當我們談到家族的「族」,我們會談到姓氏的「姓」這個字,比如講遺傳、朝代。

我們全部都屬於這個家族,我們都可以有那個姓氏,我們都可以去繼承那個財產。你要不要去繼承當然是看你了,但大部分我們都忘記有這個遺產可以去繼承。回到「抗」也就是種姓這個字,種姓就是造成某個東西的元素。比如說義大利的皮鞋,皮革就是那個種姓(元素),義大利或是義大利人就是那 個家族。不管那個牌子、設計師、品牌,這都是細節。(宗薩仁波切講「寶性論」)

2. 隨手抄下半夢半醒的字句與影像:達賴喇嘛說:「雖然睡著了,卻不是深睡,這時我們的觀照力比較強」,內容參考前面答覆 Sherry 的部分。

 

3. 記錄作夢時間:藉由自己長時間累積的夢記錄,確實了解抽象夢好發在上半夜、現實核對發生在將起床前。錄音筆可以省去看鐘的動作,若不用錄音筆,看鐘時間可以簡化為五進位,5、10、15 分,避免太精確的時間分散記夢的注意力。Joyce 曾經費了很大努力克服記錄時間這點,Chuck 在普通夢的記錄方面努力還不夠。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1/01

看到一個鐵籠,裡面的狗在吃著狗,很恐怖,我拿著棍子衝進去要分開他們,然後我告訴自己不要嗔。

11/13

在網路上看到,流浪漢在公園屠殺流浪狗的畫面。

清明夢 Lucid Dreams

2008/11/05 08:00AM Lucid-dream

小學同學在教我唱歌,我臨時抱佛腳,等下要去表演很緊張,後來我發現我在睡覺,覺得旋律很聽,歌詞好像有點意義,我想學起來,帶回現實,我一直唱到醒來,歌詞是要如何從起點飛躍過終點。

 

2008/11/03 01:30AM Lucid-dream

我和爸爸媽媽三貼,騎摩托車,後來閃電擊中我們的車子,我發現是個夢,然後繼續走著,回到鄉下的老家,看到了表弟還有結婚的哥哥,他們和現實不太一樣,後來就醒了。

Chuck夢到最後,一直到醒來,感覺很特別記憶很清楚——很連貫。

 

特殊普通夢 Ordinary Dreams

2008/11/01 Dream

如得法師在講授等流果的道理,我在夢裡感覺很有安全感,因為只要我注意每個當下都是種下善因,未來就不怕了。

 

2008/11/01 Dream

游泳訓練,整個游泳池被設計成一個錯綜複雜的軌道,我是第三個出發,游到深入的軌道的時候,我看到一個裝在袋子裡的人在漂浮,我覺得他已經死了,不去理他,結果她突然咳嗽,我趕緊幫他把垃圾袋拆開,心裡很懊悔,應該不管怎樣都去確認的。

 

2008/11/17 Dream

哥哥決定不開車,要去淋雨,我很生氣,在山路上看到一個小廟,後來知道哥哥是擔心媽媽的平安,我覺得自己很差,沒想到這層。

 

2008/11/27 Dream

和昆林阿偉千千,我們好像來到一個民宿,很普通很簡樸,有點像電影《花樣年華裡的樣子。進去前看到一個挖土機挖出來的池塘,我看到幾條金魚受困,我把他們放到水充足的地方,但我的感覺是,有一天水還是會沒有。

Chuck有些普通夢感覺像是很有意義的寓言故事。

 

 

Joyce's November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 1

清明夢: 1

半清明夢:8

視像:0

抽象夢:0

插播夢:1

普通夢:59

Total70

Max/day 7 (11/15)

Ave/day 3(缺席11/4.10.14.18.19.27.287天未記錄)

Special Findout

1. 11月開始公司很忙,每天要到九點或十點後才回到家。白天幾乎都要開3-5個會,普通夢開始有公司的人物,雜念升起,能量自然無法集中。比起去年沒工作,專心做夢記夢,現在比較挫折,睡不夠又怕爆肝。但是盡量保持錄夢的工作。時時刻刻提醒自己要保持清明。
2. 本月的一次出體夢失敗,沒有能量。
3. 普通夢大多反應現實生活,夢中狀況也適時提醒自己保持清明、保持能量。

S.W.時刻提醒自己清明,或者說 be present,王靜蓉說的「歸於中心」。Joyce 可以每晚從事靈氣靜心,至少十分鐘。可以稍微沈澱一下白天上班接觸的人與事,這樣比較不容易形成日有所思的業力型的夢,而會有較多的 Dreams of Clarity,且多去觀察這類的夢境。

 

關於出體,你們跳階得太快,要回到第二關去好好觀察夢中出現異狀的情況,這部份主要是訓練觀察力,自己克制 involve 入夢境的慣性,找出夢中詭異或不尋常之處,將可大大鍛鍊你的夢覺知,也就是做夢注意力。如此才能影響到你普通夢的性質,從反映日常到覺性顯現,很容易發現自心或外來存有展現或攜帶的訊息,而不是周遭親友重複又重複的主題。

我從做夢練習中發現,一個教授做夢的老師必須要創造出一套綜合的系統才能够强調某些重點。實際上,唐望要我做的第一個任務是集中做夢注意力於夢中的事物上,爲了達到這個目的,他用覺察進入夢鄉的觀念做爲箭頭。他的藉口是,唯一能覺察進入夢鄉的方法是去觀察夢中的事物。

當我開始我的做夢練習之後,我馬上發覺做夢注意力的練習才是做夢的重點。但對於心智而言,這種對夢的覺察程度幾乎是不可能訓練出來的。唐望說此種訓練的要訣是堅持:心智與理性的防禦抵擋不住堅持,遲早心智的圍棶|在堅持的衝擊下瓦解,於是做夢注意力便會發生。

我告訴他我已在練習中證實了他所告訴我的,如果只快速短暫地注視夢中的事物,影像便不會消失,困難的是打破那最初的障礙,使夢能變成我們意識覺察的一部分。我要聽唐望關於這方面的意見,因爲我確信那障礙是由我們的社會化思想所造成的心理障礙,我們根本不重視夢。

「那障礙不僅是社會化造成的。」他回答道,「它是做夢的第一道關口,現在你已經通過了,就會覺得無法觀察夢境是件很笨的事。這是種虛假的確信,做夢的第一關與宇宙的能量流有關,它是個天然的障礙。」(《做夢的藝術》pp. 51-52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1/02

08:00AM. 開會說明又和同事辯解

12/2?

在公司開會,說了很多話是為了辯解無意義的問題。

11/17

08:00AM. 夢到被LXT抓到的話,要被割手腕,同歸於盡…

11/18

看到LXT過世的消息

11/29

06:30AM. F家像是展覽空間,F介紹什麼,T像是攝影師在紀錄…

11/30

參加LXT告別式,F說要辦展覽…

出體夢及清明夢 Out-of-body & Lucid Dreams

2008/11/24 11:45:00AM Out-of-body dream  Failed

夢到貍貓卡通。醒了又睡,還沒睡著,提醒自己要出體,好像還沒入睡就出體,整個人是愣住,全身僵直,停在那裡,好像能量不足,忘了下一步要做什麼,就昏睡過去。

 

2008/11/23 10:00AM Lucid dream

我看到小布和裘莉說要去哪裡拍片,裘莉忽然跳入深淵說這是夢,所以無所不能,要敢做,她一直往下(頭下腳上)進入岩漿,整個人是火紅的,然後又到極冷的冰塊中降溫。我想知夢就是要有這種無所不能的勇氣。

 

2008/11/02 04:30AM Semi-lucid dream

我和MZ在床上,我睜開眼看到天板有小吊燈,叫MZ看,他迷糊答應,我覺得很怪,睜眼閉眼,吊燈變形,再試一次,吊燈移到旁邊,頂上天板有煙霧偵測器,我心想這才對嘛,可是蚊帳怎麼不見了,覺得很懷疑,再看旁邊吊燈,我好像變得很奇怪,MZ在旁邊看我,我好像有點分裂,S&S也在旁邊看,我忽然覺得有鬼,要立刻走。我跳下床衝去抽屜拿台胞證……

 

2008/11/02 08:00AM Semi-lucid dream

我和S&S在開會,我滔滔不絕地說明流程,YV還有S反駁,我急著辯解,一直說明什麼,忽然感覺自己在「輪迴」,突然閉嘴,覺得自己說太多無意義的話……醒來。

  

2008/11/05 08:00AM Semi-lucid dream

姊變成一張紙,被拿去烤,我覺得她快要死了,很擔心,小J和媽說應該死了,我好難過,很想哭,她變成一張紙,所以完全無法說話。我心想她為何要這樣,她很痛苦,只是為了要讓我們了解這個過程,她默默承受一切,就如同現實生活中的事,我很想哭,醒來……

 

2008/11/11 07:50AM Semi-lucid dream

Ad用摩托車載我要去潛水,摩特車卡在一個水溝裡,我坐在後座覺得腳濕濕的很不舒服,想到以前去潛水的事情,Ad對我們好好……醒來

 

2008/11/15 09:50AM Semi-lucid dream.

在一個大池旁邊,我問MZ這樣的池是否可以游800公尺?覺得自己很輕鬆就可以游完,告訴旁邊長得像Mi的女生我第一次游泳的比賽經驗……省略

插播:廣告時間,XX教練教游泳,教XX式,教XX……

大家都進去吃飯了,我一人留在外面,看到一棵大樹,覺得好舒服。

 

2008/11/16 09:30AM Semi-lucid dream

我要去HK,跟一些女的,看起來是模特兒還是演員坐在那裡等HK Ju,她要我一定要過去一趟,我說好嘛。忽然又想到現在的公司假該怎麼請,去三天還好吧。但要申請什麼名義呢?以前我不是都說走就走嗎?現在怎麼會這麼麻煩,又還沒訂房,要不要先跟G連絡呢?應該先去再說,上次E-mail給他都還沒回,不知他現在如何?

 

2008/11/17 08:00AM Semi-lucid dream

在夢中我在躲一個人,不太確定是誰,好像是LXT,被他抓到的話要被割手腕,同歸於盡,我想到F的事……

 

2008/11/23 09:00AM Semi-lucid dream

我去看影展,看到哪媦g著是「碧海藍天之意濃X情」,是小J寫的劇本,幾個女的穿著藍色唐裝在舞台上跳舞,又忽然變成高中生制服,我忽然想到她寫的劇本就是性別難分……

 

le galant's November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4

清明夢:9

半清明:11

視像:7

抽象夢:40

插播夢:46

普通夢:194

Total311

Max./day1611/29

Min./day411/04, 13

Ave./day10.4

Special Findout:

1. 基本上我很少危機四伏感 的夢,但又能再下一個夢中克服困難。

2008/11/02 12:20PM Dream

在一個像看台的地方,好像旅遊最後一天,我上來,見一個男的便問說:「夕陽好看嗎?」「還不錯啊。」就去拿來相機,還附著專業腳架,跨在欄杆上要拍。我拍了一張彩霞好藍喔,像卡通一樣,這時飛來幾台飛行器,我拍了一張,接著左右拍。突然它們來到我面前,隊形散開,像炸彈,也不像,反正卡通嘛,再一拍的時候就出現巨大的警告的聲音,嗯?我去看我的相機,剛拍的全部都沒了,就是有那個警告的聲音一直出現。我想我毀了,怎麼辦呢剛拍的照片都沒了,而且我這相機要去哪裡修?後來我又繼續拍拍看,因為已經沒有戰鬥場景了。再察看時,在警告聲音之後的又可以拍了。但現在拍的夕陽就沒有剛剛拍的漂亮,好像就只有一半的畫面。

 

2008/11/02 09:30AM. 我繞路要回去,變成搭一輛計程車,本來往左邊要上高架橋,但他不聽我的或錯過了變成走右邊這條,路越走越窄,眼見完全無法倒車回頭,一個極陡的斷坡車子筆直頭往下栽(這一幕印象深刻),我又變成在車子外面(上方)。變成三個人,我、「業主」跟司機。我面前是一座垂直爬梯,寬約六十,兩邊垂直構件是10cm立體三角形成串珠狀,很滑,我本來要放棄,「業主」要我先爬。我劈開兩腳踩在立體三角形上往上爬,終於快要到上面,我望到再過去是平路接一條緩下坡。

 

2008/11/02 12:24PM. 剛剛計程車那條路好像我又去了一次,這一次帶著堅毅的決心。本來像是纜車往下,我還觀察到右側住宅是不通的,所以即便從右邊住宅區巷道也過不來這。好像要一直跳、在一直跳,像一個電纜車廂換一個電纜車廂,到最後一個要跳得很遠。

2. 一些不知道是不是跟我前世及前世的能力有關的夢

2008/11/14 10:15AM Dream

在我房間正要出去,因為我換了一雙腿,就把原來的腿拆下來塞在衣櫃大抽屜第二格。腿有點胖,關抽屜時硬擠下去,可我覺得這樣腿會不會爛掉?所以把腿重新拉直一點平放。本來還想換回來,算了,我現在換的這一雙腿是以前的,比較結實但不是那麼好看,就是比較曬過太陽的感覺,原來的腿比較白白泡泡的。我把腿放直就不會擠壓到,關好抽屜便出門了。

(按:腿代表「行」、「修行」,用以前練過的腿就是這個意思。)

Out-of-body Dreams (Dreaming):

1. 10/17 以後一直到11/16 才順利出體 ,中斷三十天,是出體練習四年所未見。

No. 363 2008/11/16(日)10:36AM (recorded 02'15")  

我不知道有沒有睡著,反正我看到一個畫面在拍片。那是在一處群山圍繞的高空,本來都沒有人的,突然陸續出現兩個傢伙在空中出現。第一個人晃一眼過去,第二個,他跳傘,我沒看到跳的動作,他已經在空中了,他一直往下掉,四肢向上晃動,他的傘在隨後經過我們固定視窗時才打開。 

鏡頭沒有繼續帶到他,其實是我在飛機裡,透過窗戶看到,也許是飛機後來才長出來。那個視窗變成飛機窗戶,外頭全部都是白雪皚皚覆蓋的的群山,啊,好漂亮!我隱約覺得是夢,所以就想要衝出去。但是我還聽到 Stream of Dreams,所以也不大能夠確定,朝窗破窗而出後,便在做很激烈的拉鋸戰。一方面在唸上師心咒,心中請蓮師加持我。噢,好像在鑽金庫門一樣,法界在頑強抵抗。其實也不叫拉鋸,我也沒有過去又過來這樣,只是一直無法突破順利換景,不管是到無偽裝地帶或是其他夢場景 

中間有一段期間,我沒有聽到 Stream of Dreams,可是也沒有換景成功,只有風聲鼓譟、風馳電掣,跟霹靂火差不多在鑽法界大門,最後又聽到 Stream of Dream,終於意識潰守,就回來了。

 

No. 364 2008/11/16(日)11:49AM (recorded 07'16") 

比較長的出體。前面是清明夢,我進我房間,居然看到一個頭,就在(面對床)右邊枕頭與床頭櫃間,就水平倒著一個頭朝外。我把它扶起來,就好像是一個完整身體把他扶正躺在枕頭上,接著我就趴在他身上。由於他是一個人類原型,沒有任何毛髮,跟一個假人模特兒差不多,所以我開始想他的臉,臉實在是不大會想,就當有好了。

……,這是很清明的意識,我覺得我真的可以被頒獎耶,我真的是……!我可以出體,我幹嘛還在這裡意淫呢?所以呢,我就連人帶他從右邊窗戶跳走了。 

Stream of Dreams 的聲音一直跟著我,不過我想也不要緊啦,只是這一次出來也是蠻辛苦的,便一直念上師心咒。眼前一直閃過畫面,有點像半夢半醒時看到的一些畫面,也是不是很凝聚啦,也不是什麼景。後面一幕我覺得有水,像是在一個磚造的廊下,兩側是磚牆、上方是屋簷,我在那往後急速穿梭。景象像是加了水花飛濺似的,所以我才感覺有水吧。 

Stream of Dreams 聲音還是在,我飛在一處鄉間的泥土路空中,我感覺全身依然沒穿衣服,所以看了一下自己。迎面而來有一匹馬,繩子連接到後面跟著一隻駱駝,實在也是蠻奇怪的。我分神想了一下裸體騎馬,但沒有真去嘗試。那裡就是純鄉下,兩旁一些枯枝樹,天氣陰陰的,沒看到什麼房子跟人跡。我還下來踩了幾步,覺得一副很英勇的樣子,終於給我恢復出體能力了,隨後就穿破這個夢場景而去。 

又開始唸上師心咒。我覺得我的身體可能很久沒出來了,顯的有點僵硬,腳心相對的兩腳有點不是很自然的感覺。也有打轉,本來是比較大圈的轉,後來乾脆像鑽子在鑽,這其實是可以控制的,轉就轉也沒什麼了不起。我本來想要不要換別的咒念,既然上師心咒唸得很好就算了。Stream of Dreams 聲音還是在,唸一唸就回來了。

2. 意識程度一路起起伏伏從清明、出體掉到普通夢意識,再回到清明繼而再出體

No. 365 2008/11/18(二)09:15AM (recorded 10'59"+29")  

非常長的出體。(倒敘)那男的叫「東南亞」,最後掉到水裡,還是繼續唸,水的感覺還是有,好像唸是為了大眾在唸還是什麼,百字明咒。 

我一個人在家,好像忘了吃飯了,下午四點多,這邊模糊了。突然變在公館開車,不知為何開到羅斯福路。開車的感覺非常奇怪,街景看起來都好遠,好像戴一個近視眼鏡看東西。上了一個小段高架,下來岔一條路,突然就到 dead end4Mx4M 方形 square,灰色水泥護欄,端點還橫置一輛車。把車子 U-turn 過來,車窗打開外面已經天黑了,下面是湖或是很大的河,我聽見我所在的河岸平面下方有住戶,太太跟老公在吵架。我想要原路回去,路不大對,後來覺得無聊咧,這應該是夢吧,因為我怎麼可能北二高會接到羅斯福路來? 

想到此便往湖跳,因為河岸還蠻高的,所以就一直往下墬,感覺我的衣服都被掀起來,無所謂呀,繼續唸上師心咒。接下來非常戲劇性,我持續唸到心咒最後一個字「吽」,「吽」一出口,我居然在剛剛原處醒來,正站著看著一幅牆上的畫,就回到剛剛在家寫札記的場景了。都沒有人,我想這真是太奇怪了,一下子又掉回普通夢的意識裡,時間是六點多。沒有人的情況下,我往走道走,有點像外婆家配置,左邊房間都是人在打麻將,有姨媽、外婆、媽媽;右邊房間看到「小表哥」。 

再出來時客廳坐一個男的,他是我情人好像,我想跟他講前面發生離奇的事,我剛剛在打電腦,突然恍個神,再回來,已經過了一天了,所以我說:「你很擔心我對不對?」札記也因此沒有寫。我發現他不是我認識的,所以我就再瞄他,他左胸口袋有繡名字——三個雄壯威武的字,第一次看不知道像什麼,後來看像是「東南亞」。我想起來了,在某個夢裡面有這個名字。 

(又恢復清明意識)繼續跟他不動聲色地哈拉,「我哥」出來,講了什麼我忘了,後來我就丟下他們,朝窗戶再一躍出來。 破窗出來之後,繼續唸上師心咒,但還是繼續往下掉,是頭往下栽,所以因此頭髮都是往下垂的。我本來想分神去摸頭髮確定一下,算了就繼續唸,不怕你呀。唸的時候有去想蓮師的像,還有想師父的像,然後想師父說不可以觀他這個人相,所以還是回來想蓮師的像。因為蓮師像實在太多了(帽子形式就有三種),所以還是想我床頭那張的樣子。奇怪,唸不順,唸唸好像唸到百字明,那就百字明好了。 

唸百字明時越過一堵磚牆,過去是水,蠻黑的,那水好像不是很乾淨的水,像是污水處理廠的水。結果就一路往下沈,還好只是稍微要嗆到,因為我張口在唸咒,那水就灌進來,所以就只好默唸。我當然知道是假的,老子也不大理你,但感覺還是比較固著一點,還是有肉體的感覺水進來嘴巴,那只好閉起來默唸。唸到幾乎快要到最後的時候就醒了,非常持續完全沒有打斷的把它唸完。

 

No. 366 2008/11/18(二)10:28AM (recorded 04'06")  

前面普通夢。在像五樓,突然 C 來,我才想到不然來做飯好了,反正冰箱還有蠻多菜,就拿出來。我有兩個砧板,配置有點像六樓了。她在吃我的餅乾,問我百字明,我跟她說:「妳什麼咒都可以不要相信,百字明咒妳一定要相信,因為金剛薩埵是報身佛,就是第一位報身層次的佛。」那時候我正料理餐,說來煮飯,還問她說:「妳怎麼知道我在?」她說她只是過來喝咖啡。

我在洗碗的時候看到對面,蓋起來一棟像希臘地中海式的 coffee shop,那是第四樓頂了,可是它那個露台室內並沒有開大窗或落地窗出來,蠻單調。我正下方地面好像有幾個像印度人的,跟我在那對視,我便先關外面玻璃、再關內層紗窗,繼續洗我的東西。

後來去廁所,……,才看到這個地是怎麼回事?地坪磁磚跟磁磚之間的縫好大,差不多有四公分,而且還看到下面一層。我想奇怪了,這石英磚地是新舖的,看到下面一層是怎麼回事?而且它上面那層也是整修前舊磁磚的顏色。再看一眼的時候,它恢復成舊的、還沒整修前的地磚。所以就發現了。

我出來跟 C 說:「我要走了。」直接破窗出來,唸上師心咒。唸得還不錯,而且我在想這個咒的意義:嗡啊吽,班雜是金剛,古魯是上師,悉地吽。還是往下掉,奇怪,怎麼最近都往下掉?繼續唸,就回來了。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1. 因為抄夢抄得慢幾乎都沒有在核對。我再重頭看一遍夢記錄,這樣湊湊應該可以了。所以你會發現現實核對都是比較接近床前的夢境,我都是中午起床的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11/01

08:00AM. 誰在那講:內裝有問題呀,卡車經過沒辦法。

12/27

前業主說診所落地玻璃在鐵捲門關著的情況今早破了,懷疑是半夜卡車經過震動所致,還說隔壁銀行一年破三次。

11/02

07:40AM. 我去圖書館找水喝,到時才發現鐵捲門拉下來的,覺得一堆小學生在操場集合會渴死。

01/07

到台北中心上課,到處都沒水喝。請朋友來時順便幫我買瓶水,一師兄也跟進一瓶。

11/05

11:00AM. 插播:「只有吃藥才有憐惜。」——在講某明星做愛很變態、喜歡吃藥。主夢:有人告訴我他死了。

12/25

A 片名女優飯島愛疑似用藥於自宅身亡。

11/08

07:15AM. 我在看我的相簿,「代表人」過來看到了說不錯。

12/17

更新個人網路相簿。

11/15

12:00PM. 7-11 老闆說買了房子,在我辦公室再過去一點點。

12/16

7-11 老闆說房東租金不肯降價,三月起搬至隔壁棟一樓。

11/16

07:40AM. 競圖沒拿到,想起我以前做過這家爛公司,也感慨今年一連摃龜五個案子。 

11/18 

拖了四個月即將簽約的某案,簡報時橫生枝節,憤而退席走人。是今年第五件競圖失利案。

11/17

10:52AM. 聽廣播,主持人訪問一女,她男友是外國人。

12/27

S 電話中提到她朋友的男友是外國人。

11/20

12:55PM. 有人告訴我世華銀行倒了的事。

11/27

新聞報導杜麗萍幫忙扁家運 7.4 億從國泰世華銀行到元大。

11/22

01:00PM. 跟一女講靈氣的事,她不想聽,另外一個女的則很有興趣。她認為靈氣自己學,我說要跟師父,這是授證的,沒辦法自己修。

01/10

將靈氣課後心得寄給 Jean Joyce

11/23

12:20PM. 修屋頂,叫 Edward 他們上去調燈,他們擔心會掉下來。

12/30

某辦公室設計案完工初驗,挑空區燈光不理想,要求 Edward 兩位上升降工作梯,上去調整燈具位置。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8/11/01 08:00AM. 一個山洞,2.6m 高上面寫的字:「ㄗㄨㄛˋ」改它成「ㄗㄨㄛˋ」(錄音沒說明哪個字),好像搞懂了。

2008/11/01 11:00AM. 「如果不嫌麻煩的話,我一天十件薩埵薩給他弄。」(醒時)

2008/11/01 12:35PM. 「有時候你好像是唯一的徵兆者,能夠穿越一切風雨。」(醒時)

2008/11/02 12:50PM. 「想要進入大圓滿殿堂」。(醒時)

2008/11/03 11:40AM. 你在什麼內、什麼內,一樣都是活著的」。 

2008/11/04 06:25AM. 插播:「XXXX 說的,離假又離心」。 

2008/11/05 05:10AM. 「當前者可以確實檢驗,我們有一個拜燒的一串XX」。 

2008/11/05 06:05AM. 「都自然而然的製造或自然供應(音)」。 

2008/11/07 11:44AM. 「我這個實體世界維安,就一直在查現世」。(醒時)

2008/11/07 11:45AM. 「或是大圓滿法以什麼取代」。(醒時)

2008/11/09 09:45AM. 文字視像:「傳聲裡,受相似。」——他唸不是我唸。

2008/11/10 12:05PM. 我好像聽到什麼「住持、住持就是平靜」。後面在看一個文件,在那唸「in that love——本來是「in love」。 

2008/11/11 10:50AM. 「心中有個情感缺口的…… 

2008/11/15 12:00PM. 插播:「秉抬頭、啟威感」還是「啟威感、秉抬頭」——我看到的是這樣。 

2008/11/18 04:40AM. 「我不知道怎麼弄到尼古瑪的那洛六法(的)。」——最後插播。

2008/11/20 06:40AM. 「諸如證法之類,嗡啊吽,班雜咕嚕貝瑪悉地吽」——咒語,看起來像 XX 吽。

2008/11/20 06:40AM. 「意引導為導」。(醒時) 

2008/11/20 11:00AM. 25% 從雲端醒來」。(醒時) 

2008/11/25 03:15AM. 「一切所見不過是聚合點移動的結果」。我剛很冷,一直聽到解釋,像有人在講話,這是最後一句,我覺得還真有道理呢。

2008/11/25 06:50AM. 「他所接觸的怕衰老癌症」。(醒時)前面還有一個描述,忘了。 

2008/11/25 08:10AM. 「他們往往忽略這個重要」——還是「這個重要性」。 

2008/11/28 04:20AM. 「一個人的真槍實彈最好能反映到XX上面來」。(醒時)

2008/11/30 11:55AM. 有個人在說:「弄來這麼多無明幻覺,這麼多……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