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夢者班四十會期夢工作報告 (2009/01)

 

現代詩作

攝影與詩

 

閱讀系列

閱讀摘記

閱讀周記

閱讀札記

 

新的札記

做夢者班

做夢論壇


電子信箱

訪客留言

回到首頁


Editorial Note  

 

入睡是要回到「真實存在狀態」之「明性」

 

人為何要睡覺?南開諾布仁波切如此說:

The process of falling asleep is itself the cause of our being able to enter into the clarity of the real condition of existence. The functioning of all our senses, in a state of presence, finds itself absorbed entirely into the Dharmadhatu. Until we have fallen asleep entirely, we can find ourselves present in that state of contemplation. (The Cycle of Day and Night, p. 85)

Dharmadhatu 不知道又是什麼?不過我查雪謙•冉江仁波切《大藥:戰勝視一切為真的處方》一書的「詞彙解釋」,Dharmata 是法性:「真如,現象的究竟自性,空性」。入睡是要讓我們回到「真實存在狀態」之「明性」(clarity),這我有點不明,為什麼不是回到「真實存在狀態」就好,還要多個「明性」?需要藉由雪謙冉江仁波切的話來解釋一下,他說:「佛性其自性為空,其展現為明。佛性是一種了悟的狀態,而不是本來就具有實體的本體。它離於『存在』與『不存在』的概念。它不是一個永恆的本體。」(《大藥》p. 99)所以《當下的力量 the being 翻成「本體」也不對,應該差不多是 the real condition of existence

 

如果我們將「真實存在狀態」理解成「空」,「真實存在狀態之明性」理解為「顯」(顯象),似乎便合於顯空雙運的「空為自性,明為展現」(p. 99),也是這裡說的「心的本體」及「所有心之活動和戲論(elaborations)」(p. 98)。至於上段說的也就是藉入睡回到「真實存在狀態」——也就是心之本體——的空性展現,所以做夢當然是心之本體之活動,以資深佛友的話簡言之:夢是明體所現。南開諾布解釋如下:

 When we fall asleep, we become disengaged from the karmic traces of the material body, the karmic traces of vision, and the karmic traces of mental functioning. These karmic traces, during the waking state, manifest as our material body, the external appearances which we perceive, and the functioning of our minds, respectively. Why do we speak of being disengaged? For example, the solid walls of a room present material limitations. We cannot pass freely through them. But when we are present in the state of Rigpa, then we are not conditioned by the material body. When we are present in this state, there is a way to overcome these limitations and we find ourselves in the real condition of existence. How is this? From one's falling asleep right up to the moment when we begin to dream, there is no functioning of the mind and we find ourselves in the presence of the real condition of existence. (The Cycle of Day and Night, pp. 85-86)

這個「falling asleep right up to the moment when we begin to dream」差不多等同於現實監控程式倒數計時到零,我們如果保持覺知並按下登出醒時(註),就可進入 Rigpa 的無心智作用的本初覺知狀態。厲害吧?!

 

 

石曉蔚

2009/02/20 00:11AM

 

註:小六的兒子連破兩款青少年電腦使用家長監控軟體,包括知名付費軟體 iCare「愛管家」,破解方法就是利用時間到時倒數計秒到零時同步按登出,程式卸載與登出指令相互抵銷,結果暨沒登出,監控程式卻已卸載,控管失效。

 

Gulubee's January Dreamwork


Summary

視像:1
抽象夢:
1
普通夢:
11
Total:13

Special Findout:

1. 這個月我弟媳生產,有關她的夢。

2. 能量時強時弱,落差很大的感覺,表現在記憶夢上特別明顯。大部份知道作夢,但醒來後常只空留感覺,不記得細節。

3. 我還需要花時間學會如何分別夢的種類。

視像

01/22 Dreamed of one stylish woman.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01/22 Leon was singing a song in the dream, but for some reason his body appeared as a skeleton wearing black leather jacket.

S.W.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1/07

It’s about a school teacher, I didn’t remember his name.  (I’m not good at memorizing Japanese people’s name.)  He was teaching PE in the dream.

01/07

The next day in the morning, I saw him walking toward me on the corridor right after I got school.  And later he came to my classroom to tell me about the new comer who needed an interview.

01/20

夢見弟媳從高樓掉落。

01/?

農曆過年前弟媳剖腹產生一女

普通夢 Ordinary Dreams

2009/01/07

It’s about a school teacher, I didn’t remember his name at that time.  He was teaching PE in the dream.  He showed students how to do some kind of stretching postures. 

 

2009/01/09

Dreamed of looking at my own hands with strong will, and I did see my hands.  As I wanted to see my hands again, they showed up again.  It felt great.

Tomomi and something about her, but I couldn’t remember.

A group of women were saying something like Taiwanese and Chinese woman are all united.

 

2009/01/13

I was scratching on some part of my tooth, which was ever fixed by a dentist before.  The part that was fixed just kept falling out.  It showed some kind of worries in the dream.

S.W. Edgar Cayce 提到如果牙齒目前是好的,夢到牙齒的問題,他說:「If the dreamer's teeth are in good condition, then teeth in the mouth may be a symbol for too much talking. Loose teeth may mean loose or careless speech. The common dream of teeth falling from the top or bottom of the mouth represents a verbose 囉唆的 person.」(Dream: Your Magic Mirror, p. 75)你自己可以核對一下。

2009/01/14

I dreamed of an environment with boys and girls having their life there together.  I was in it, too.  For some reason, the girls in that world dressed with sheer veil robe covering their bodies, so actually each woman looks like naked in that world, even their pussy parts were shown.  Haha!  And I was in it, too!  My gosh!  I saw my part and tried to cover it with the veil robe that I was wearing, but it didn’t cover anything.  I was still looking naked.  I could still see the pussy part.  And I remembered there’s a popular guy in that world, and he’s a bit familiar to me, but I couldn’t relate him to anyone here in the reality.  Who’s he?  Why did everyone focus on him?  And this dream seemed ended up nowhere.

S.W. Edgar Cayce 提到有關暴露的夢,他說:「This is presented symbolically through the subconscious forces. Losing the clothing presents the bareness, the nakedness, the nudeness, to which self is reduced by being close-minded. ...Therefore, an improper state of undress in public is a dream of censorship and warning, even though the nudity is unseen by any one else.」(Dream: Your Magic Mirror, p. 111)你自己可以核對一下。 

 

因為不是很清楚 Gulubee 作夢意識鍛鍊狀態及藏密修行深度,南開諾布在新版 Dream Yoga 中所披露他自己的幾個 Dreams of Clarity,空行淨土裡的空行們近乎全裸僅著骨飾;如果妳修行藏密有一定程度,我們或者可以猜測你到了空行勇士俱樂部,但由夢中妳依然吃驚自己的暴露,可能自我關注的成分依然高了一些。還有一點可以注意,空行勇士們私處都沒有毛髮,唐卡裡也是這樣畫的。

2009/01/19

Some scenes about the mother-in-law came out from one place, taking Leon and Lance (my two boys) with her.  There were more, but I didn't remember about this dream.

The other dream I had on the same night:

I was biking on a town, where no one was living there when I was biking.  It's night time.  I biked and saw lots of houses like those in our old time.  And then I went to a novel store.  I wanted to pay some money for buying two novels.  I was bargaining with the female boss.  She let me buy just one novel at the end, and the other I bought a comic book.

 

2009/01/20

This dream felt like a movie.

My third sister-in-law dived up from the top of an over 100 stories of a department store. She was like in panic and asked if somebody could help her since she's getting closer to the lowest few stories... Then we all knew that someone dropped from the top and we saw blood on the floor of a parking lot.  “We” means Fred's family.

The next scene, the sister showed up, saying how panic she was when she's about falling. Her husband and the parents all said that at least she's fine.  She kept saying, but I was in panic.  But nobody really cared about what she said.  Then she described how someone led her on the falling process and how she became safe.  One westerner, like a coach of hers, said, “Do you remember the purpose of diving from the top?  Remember that?”  And asked her to remember some kind of tricks she could use during falling, which will lead her to a safe place.

After hearing that, I went over to her and hugged her, saying, “It's so great that you're safe and you're back!”  For some reason I noticed that people were neglecting her feelings, but I was still tried to offer her concerns to comfort her.  Then we all went to a special dessert shop.  The shop had a stand with tons of yummy food which I wasn’t familiar with much in the real world.  It felt so real that I was also ordering something to eat too, like jelly thing.  It looked delicious and very yummy.

 

2009/01/22

Lots of scattered dreams I had this night.  But I only remember some rough dreams.  I had one déjàvu, which I knew that I had the same kind of dream before in other dream.  In the dream, my awareness was awake that I knew it was exactly the same déjàvu I had in the past, but the point is, as I woke up I totally forgot the content.  Another one was about Leon, who was singing a song in the dream, but for some reason his body appeared as a skeleton wearing black leather jacket.  One more dream was about the naked woman’s world again.  And I also recalled there’s an image of a stylish woman, dressing nice clothes and with a hair band on the head.  But in reality I don’t know this woman.

 

 

Chuck's January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2
清明夢:4
視像:0
抽象夢:0
插播夢:0
普通夢:57
Total:63
Max./day:4 ( 01/17 )
Min./day:0
Ave./day:
2

Special Findout:

1. 這個月很累常在下午或傍晚就小睡一下,這種時候睡覺似乎很難出體。

2. 業績不佳,睡回籠覺的時候應該要繃緊一點,不是順其自然發生,不然每次都會睡下去,快睡著然後在黑暗中觀察,身體真的會輕微抖動。

3. 有些夢會夢到師父還有參加法會,但內容卻記不住。

4. 很多時候清明夢發生在夢境中有溺水或是生命危險的時候。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1/11

我上了公車,撿到一個皮包,我把裡面的錢都拿走。

01/14

有個人在我面前掉了皮包,我撿到後馬上拿給她。

很久以前

忘記哪個月曾經夢到西藏一片殘骸,很多破掉的牆壁,達賴喇嘛和我說了一個四句偈。

01/28

看影片達《賴喇嘛10問 》,看到西藏被入侵很像的場景。

出體夢 Out-of-body Dreams

2009/01/10 06:00AM Out-of-body dream
飄了起來,看到天色卻還是黑的,可卻不是新搬的房子,看到自己的手,很清楚,有白白弱弱的光。牆上有掛幾張幾何圖形的畫,現實中其實沒有,但仍感覺是我以前的房間,跳出窗戶我飄了一下,卻還是出現在成功國宅17樓的家,晃了一遍後,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找個窗戶跳出去會更清醒,爬到欄杆上,我再確定一下這是夢不然真的摔死,觀察到很多的感覺不如真實那樣多和明顯,確定是個夢後我往下跳,一開始速度很快很快,離地板最後一刻停住,然後我開始網上慢慢的飛,速度卻沒辦法很好控制,想快卻快不起來。
 

2009/01/26 09:00AM Out-of-body dream
沒有過程,有感覺的時候我已經站在床旁邊,很擔心會被貓吵醒,是新的房間沒錯,看了自己的手,有點縮小,提醒自己一有不對馬上再回來看手,希望可以延長時間。從窗戶跳出去,是一片淡藍色的沙漠,我一直飛還不時看手,看到遠方的山後面有個小城市,我一邊飛一邊唱誦百字明咒,唱到完的時候剛好醒來。

清明夢 Lucid Dreams

2009/01/17 05:00 AM Lucid dream
我掉到水裡,快不能呼吸,我告訴自己這是個夢,其實可以呼吸,還是很怕,怕會吸進去水,慢慢呼吸真的可以,但還是有點擔心,我一直往水底游,速度很慢,就醒了。

2009/01/17
07:00AM Lucid dream
走在火車上,我突然察覺自己在夢裡,從窗戶跳出去,是一片海,不想去海裡卻被吸進去,被沾濕的感覺很真實,涼涼的,沒多久就醒了。

2009/01/20 8:00AM Lucid dream
我夢到在一片草原上,看夜景,滿天星星很漂亮,發現是個夢的同時就醒了。

2009/01/27
05:30AM Lucid dream
很多人在追我,自己在跑卻感覺不到累很奇怪,就發現是個夢,觀察身體的感覺,和醒的時候狀態不太一樣,沒有肩膀酸痛,不覺得累,捏自己的身體雖然還是有感覺,但像是告訴自己應該會有感覺所以有感覺那樣,醒來後回想其實與實際上的觸感還是有點差異。

普通夢 Ordinary Dreams

2009/01/07 08:00AM Dream
媽媽死了榮華也死了,但卻坐在我面前,我問他們死後的狀況是什麼,榮華說他每堂課都會遲到,然後還是每天到去LAB,媽媽說看到她討厭的人,卻變的很小。我很難過,想要出家幫助媽媽,但想到負債,哥哥和爸爸怎麼辦。

2009/01/18 11:00AM
Dream
我跟著師父旁邊學習,我看到師父旁邊的侍者,師父的眼神很有神,好像年輕了很多歲,他在堂上講法。

S.W.Chuck 的清明夢看起來都像出體夢,算是很老實在分類。Chuck 出體夢的練習至今依然關卡不清似乎沒有一段較長時間的關卡訓練重心與任務,就這點我已經寫過很多次了。如果肯老老實實按照《做夢的藝術》第幾關與其任務分類,記得每次出體前提醒自己要做的工作項目,如此的進步才會是穩固的。不然出體能力起起伏伏,一直達不到所謂的能量體的完整與流暢。我在出體的頭兩年,每次出體前都會預想工作內容,如果要練習換景就大致先想一下想去哪裡,哪種氛圍,若還有剩下時間就去其他地方冒險。《做夢的藝術》經常放在手邊參閱,可以有提示作用。

 

如果你覺得記普通夢太無聊,就詳詳細細記錄出體夢,我至今沒有看過你任一則時間稍微長一點或過程描述豐富一點的出體記錄,因此無法得知是出體太短還是你簡化記錄的關係。以你的繪畫背景,仔細觀察與詳細描述應該不是問題,錄音筆是可以考慮的工具,或其實出體記憶都很鮮明也不用錄音筆,可能真的是你描述的問題了。

 

 

Joyce's January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 3
清明夢: 2
半清明夢:7
視像:0
抽象夢:1
插播夢:0
普通夢:54
Total:67
Max/day: 6 (1/19)
Ave/day: 2.6(缺席1/3. 10. 17. 27. 33共5 天未記錄)

Special Findout

1. 元月開始選擇有計畫專注的出體,成績還不錯,兩次完成出體加上一次很短的出體夢。
之前SW提醒多觀察及記錄細節的部份,我必須承認一是目前還是無法每做一個清明夢或出體夢就醒來記錄,延後錄的細節就遺失了許多。二是在描述上的確需要一些努力和智慧才能描述出無法描述的境界,我會努力的。

2. 這次有個出體夢被打斷,從夢中到現實拉回來,快累死掉了,還好有了時間長度的錄。

3. 我的清明夢和普通夢經常都是戲劇性強和白話文的感覺,人物多到不知如何去分析代表人物,以前會去想誰誰出現在我夢堙A是不是他現實生活真的發生什麼事,後來只是讓自己變得疑神疑鬼。有時剛好對方發生什麼事,就以為自己預知了什麼。為了要維持清明的能量,過去一年只是錄著普通夢,即使是很灑狗血、很特別很精采都只是錄著,不帶情緒地記錄著。等到我更能夠不去理會那些頻繁出現的家人、同學、朋友、同事的時候,再來解析這些普通夢也許就不會落入不斷投射自己情緒的戲劇性中。

S.W.Joyce 不像我們其他做夢者,在出體回來後都能馬上起身記錄,多半覺得疲累,而對應於其他做夢者的精神百倍我覺得是件奇怪的事情。

 

曾有一種情況做夢者會感覺肉體稍微不適,那是當我們碰上「無機生物」或進入法界接觸某種存有後,有時會獲得大量的能量,這時出體醒來會覺得能量滿溢——有點類似靈氣點化出來手指都散發靈氣必須要找其他學員搭在他肩上——有點接地的意味——把多餘的靈氣傳導掉,這時感覺能量像水在身體這個瓶子裡晃,也會暈,建議碰到這種情況先不要動,多做幾次呼吸等能量晃停了再起身錄夢。另一種情況則是出體太久回來,因為聚合點偏離比較遠,所以好像身體還沒凝固的感覺,會鬆飄飄的。無論如何兩種情況意識都很清醒與連貫,只有出體後面掉到普通夢醒來會覺得睏,如果接二連三再夢其他夢,出體夢的記憶便稍微被沖淡了。

 

不過如果真的肉體不舒服,可能就是肉身這個容器不健康了。Sherry 以前出體經常卡在喉嚨,或者不完全出得來而覺得四肢非常沈重無法使喚。這是對於肉身過於執著所致。如果我們心意識能夠離開肉體單獨存在,便能理解我們不是我們的肉身,所以藏密將肉身視為旅店,資深佛友說:「人生短暫,旅館雖很舒服,但不是旅行目的地,沒必要過多留連。建議你探索一條『直指人心』之路」所以我們必須要探索如何「直指人心」,而不是直指肉體。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9/01/21 08:00AM. 落到「純比較」就不好了…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1/13

08:10AM.U4一人開Benz去哪裡喝酒

2/8

遇到U4一人開Benz回家

01/13

08:30AM. 有個大陸男子演武戲,我說他才20歲…

1/13

當晚我們討論一個同事完全看不出來只有20多歲

01/24

08:00AM.夢到一隻會變成地毯的狗,我很擔心狗會被人踐踏,又想著帶他出去就很方便…

1/25

除夕晚,姊來電話說師父的狗被車撞死了

出體夢 Out-of-body Dreams

2009/01/01 08:00:00AM Out-of-body dream

MZ出門騎車時說了太陽出來了。我醒來。)

我又快睡著前告訴自己,太陽出來應該會有能量,我試著出體看看。還沒有完全沉睡,感覺自己的頭好像又進入液態空間,不能呼吸,有點耳鳴,但我不會緊張也不會不舒服。很平靜地告訴自己要慢慢去感覺整個出體的過程,我沒有睜開眼睛的「看見」,可以說沒有任何影像,又像是電影放映前有光亮空白的螢幕,接著就出體了。向上飛出。

我從空中仔細俯瞰飛出的地方,是從三層的建築出來,我回頭看,很像什麼機構,是美國內華達州(自己在夢中想到的)沙漠的基地,有三根很高的煙囪還是管子,好像有什麼工程,沒看到半個人。稍微專心看久一點就往下掉了,我看手,十分真實的手,又飛起,往前飛去,能量不穩定,忽然又掉到一間房間,我瞄了一眼,大概是4坪大的房間,有桌椅和床,有一張太師椅,我趕快飛走想換景,用力換,結果還是一個房間,跟剛才的很像,但大了一點,有三四張太師椅疊在一起,我想還是不行,趕快再看手,向上飛,被水泥天板卡住,心想又來了,跟自己說要擺脫這些障礙,閉起眼睛,用意識穿透過去。到天空中,空中沒有東西,前方有個紅紅的像是太陽,我不知去哪裡,想說好吧這次就朝太陽飛去,就往太陽的方向向前飛,想到SW說去過別的星球,我還是向前飛去,我看到太陽被遮了一半,看起來像是夕陽,想到太陽能量那麼強,不知飛過去會怎樣,忽然往上升又掉下,模糊……

聽到電鈴聲,我想我出體還沒回到肉體,怎麼去開門,先以出體過去看看好了,下床看到Lai開門進來,我想她大應該看不到我,可是她看了我一眼,笑著說她拿了東西就要走,她朋友(男朋友)在樓下等。我覺得一她沒鑰匙應該進不來,二她不應該看到我,三她沒男友,所以我不是在出體狀況囉?我掉到普通夢了嘛?

SW坐在一張四方桌,對面坐了一個短髮個子小的女生,我坐在他們中間說明剛才出體的事情,忽然看到SW後方的窗戶有個人影從空中過來,我有點驚訝,跟他們指了一下,那人影從窗戶閃進來坐下,也是一個短髮的女子。我恍然大悟說原來你是天行者-SkywalkerSW和另外的人好像原來就知道,一點也不以為然。我想天行者蠻酷的,而且自己出體也飛來飛去,也沒什麼好奇怪的。醒來

 S.W.我覺得換景的練習,在初期還是最好設定一個明確的地點,即便是想像的也好。如此可以體驗一下意念即建構的立即性,這是一種創意性夢境,也讓我們後來越發能體會夢場景都是虛幻的本質。但如果一起步就任由聚合點隨意定著,在態度上較為認知那是某種真實的場景。這一點至關重要,這個夢場景皆空幻的經驗,讓我們逐步帶入醒時現實世界,才會慢慢放掉對許多事物的執著。

2009/01/19 04:00AM Out-of-body dream Secondary dream

(半夜MZ起床出門後,我醒了。)

再次睡著前提醒自己出體,好像進入了一個全真空的狀態,好像過了幾分鐘的時間感,我走在街上,看到SW和她的朋友要去法會還是法會剛剛結束,我說我想練習出體,但是能量太低了,說著就倒在馬路上,她們扶著我,我完全無法移動身體,因為意識已經抽離,身體像是快死僵硬的。我又可以感覺到身體僵硬的虛弱感覺。過了一會SW和她朋友不見了。RD出現,我要他扶我,他走過來看到我的嘴裡有什麼,湊過來看,我說是血,他嚇一跳,很怕自己被傳染什麼,可是還是很勉強扶我到旁邊,我一直想為何出體會變成這樣,一直覺得自己快要死掉了,意識回到床上,我摸到在床上有個ZH以前送我的玩偶……

 

2009/01/29 08:58AM Out-of-body dream

MZ出門,我被吵醒)

覺得是出體的好機會,從閉眼開始慢慢進入出體的過程,頭部感覺到很強看不見的能量流,影像像是黑白的砂畫漸漸被風吹散,又像電視雜訊不清楚,整個過程感覺好久。我伸出雙手,手不清晰,我再看,還是不清晰,大概看了五次手,才開始上升。在一個很大的房子裡,像是廠房內,還有手腳身體的感覺,我再專注看手,影像比較清晰了。上升較快,閉眼卻看見有強烈的白光。一直出不去房子,穿天板時頭還震動一下,跟自己說不要想著身體界線,又穿上層,還是又有天板,再上升了幾十公尺,看到窗戶,立刻從窗戶衝出去,還看到有碎玻璃噴出,覺得真誇張,居然還會有碎玻璃。看到四周都是廢墟,有幾個小朋友在找什麼,我過去看看他們,一個小男生大概10歲左右慢慢轉過頭來,臉看起來有點狠,我問他們找什麼,他們說什麼我聽不清楚,看到旁邊一袋袋的麻布袋,心裡想可能是屍體,是小孩子的家人,這裡曾經經過戰爭,不知道自己出體是否能夠幫他們什麼?

(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MZ回來,我聽得很清楚,他叫了四聲,我才從出體狀況回到床上。覺得快累死掉了,爬起來幫他開門,我問他離開了多久,他說他去吃早餐10分鐘左右,我看鐘時間是09:15

清明夢與半清明夢 Lucid & Semi-lucid Dreams  

2009/01/13 04:00AM Lucid dream

前面有夢,穿插一個大陸男子演員演武藏,我說他才20歲。媽在聊天:你來也好,大家跟你相處也很愉快,否則大家都老很快。我忽然想人一生才活一次,只有一次20歲而已,就沒有了,真的耶,在夢中想到不會再有一次20歲了,真的很感慨。

 

2009/01/18 10:00AM Semi-lucid dream

我和MZ在一家餐廳裡,遇到小學同學KL,我和他聊天,MZ趴在旁邊睡著了,我和KL想起小學的往事,KL問起我有沒有男友,我指了指MZKL做了一個怪表情,我介紹他們兩個名字……

 

2009/01/18 11:00AM Semi-lucid dream

我和MZ跟哪個教授借了一頭小牛,帶牠出去玩,還有一個女的,好像是Liu,我們在一個像是瞭望台看風景,天色晚了,我們要回家,我牽那頭牛下樓梯,中間有個階梯空了,牠直接跳下去,沒有受傷。慢慢走在有坡度的小路上,旁邊有些平房,那個像是L的女的先回家了,我牽著小牛到很陡的下坡,我蹲著馬步拉著牠,有點怕我們都滾下去。MZ和另一個男的在旁邊出主意,卻沒來幫忙。我們平安地滑下去。我牽著小牛走到一個房子,有西式木造的窗台。裡面有黃色的燈光。我要小牛自己走回家,用蹄子敲門,沒人應。MZ跑去開門,我想這牛代表牛年還是哥呢?

 

2009/01/22 09:00AM Semi-lucid dream

遇到XG,他在Café二樓寫劇本,他走在陽台抽菸還是打手機,我在裡面跳舞,覺得他狀況很好,很為他高興,想贊助他消費券……

S.W.牛在夢中代表誰,你要帶他回家,可能只有你自己知道,也許跟生肖或星座有關,多出現幾次你依自己的情感反應可以越來越清楚。不過 Edgar Cayce 解夢提到「The Cow is in the harmless category, but in dreams cows often represent undesirable traits or habits.」(Dream: Your Magic Mirror, p. 216)。另外,Cafe 代表 Selfp. 143)。

 

 

le galant's January Dreamwork


Summary:

出體夢:3

清明夢:4

半清明:8

視像:9

抽象夢:39

插播夢:49

普通夢:181

Total293

Max./day1601/17

Min./day301/19 失眠

Ave./day9.5

Special Findout:

1. 我來講講我每月如何處理三百個夢:

(1) 我用錄音筆盡量什麼記得的都記,特別是初醒後回憶夢或還沒睡著的當兒會聽到說話聲音,那便是大部分抽象夢的來源。

(2) 每天都有八個左右的錄音檔,涉及上師的部分或較特殊的夢我會當天打字下來。

(3) 每天晚上我固定(聽錄音)抄夢一小時,如果晚上有活動,夢錄音就會積壓得越來越多。即便如此我已經落後塊兩個月整。

(4) 要彙整夢報告的前兩週開始就已抄在作夢記錄本上的夢,挑些比較重要的打字成 Word 檔好自己留存,並再剔除一些私人夢發給資深佛友審評,他會標示我哪些夢可以上網、哪些不行。

(5) 以上不算抄寫在本子上的,整理每月的夢記錄文字檔差不多要六個工作天(一天算兩至三小時工時),也就是兩三個週末時間。

(6) 夢分類統計表光統計就要半小時,夢與現實核對表差不多一小時,這還得隨時就現實事件用紅筆附註在作夢記錄本上,不然還要上網查事件日期。

(7) 總計每月夢工作報告(上網只是小部分),粗略估計約花掉 45-50 小時。

所以當作夢者夢越來越多,花時間整理夢是必然的,有什麼好抱怨說要花多久時間呢?不然只有兩種選擇:只作夢不整理;要作夢也要整裡。與其花時間誦經唸佛,名之為累積功德,不如好好鍛鍊意識心,終有一天我們能夠認識自心本性。要鍛鍊就要持之以恆,精進說的不是努力而是不懈,做不到這點,別講六度最後的禪定、智慧了。出體就是一種禪定,而智慧則是成果(佛果)
 

2. 我現在越來越覺得夢不是什麼需要特別分析的東西,有時候夢只是一種享受或者心之所嚮,在能量顯現的過程摻雜一些外部成份形成沿路人及物;就跟我越來越不喜歡指稱人世是什麼地球學校一樣,其認為每個人來此都有什麼課程要學習,名之為生命藍圖或人生使命。我們能有什麼意識心在中陰生能保有、轉世不忘記?如果還隱約記得前世印記的事也不過是業力軌跡使然。曾當屠夫的喜歡宰殺打獵,文人雅士的繼續感風吟月,人生使命?天賦聖命?誇誇之談而已。

 

3. 半清明夢

2009/01/02 12:00PM Semi-lucid dream. 

(節錄)……後來在看照片,我看了第一張之後就無法翻第二張,因為我似乎在想我到底去了哪裡。夢中照片沒辦法這樣翻,除非我先想好。好像中間我記得有個男的他在觀察我,幫我拍了幾張。……

 

2009/01/03 06:23AM Semi-lucid dream.

我回到大臥房,前一間是王靜蓉的房間,距天亮只剩一小時,本打算和衣就睡,後來還是決定換睡衣。我看見綠橫條連身裙,想不起來我現在都是穿什麼睡(這裡判定是半清明,因為目前並不穿短袖)。……,又再進來一遍,變成這裡是業主她家,還是一樣前面間王靜蓉房間外走道燈四方形吸頂燈亮著,但這邊客廳鋪著厚地毯燈在哪關?關了進我房間前瞥見隔壁房,天花板像是包的草席有點掉下來。進房間,又走一遍王靜蓉房間前走道,地上全鋪的草席,只是一條蓋上去,想到不是褐色木地板嗎?再蓋草席噢?

穿過兩個房間居然通到一間超大教室,像兩個籃球場這麼大,在端點牆面畫了一個金色的圖樣。碰到一個學靈氣的女學員,我說:「哦,這是你們的教室。」我從來沒有走過來這裡。一些帶著斗蓬的人進來似乎要早課了,應該都是靈氣內室弟子。我看一下這氛圍還蠻神祕圈的咧,有個男的還披了件短披風像小飛俠在合十膜拜,蠻宗教氣的。這裡好像是王靜蓉帶課程的地方,我看了看往回走,經過一個廳,高牆上正在放電視卡通,好些人站在對牆前倚著櫃臺看。

那卡通畫得非常好我覺得,譬如有一個是用黑色線條畫了個門框,一男一女兩小孩兩手張開用力想推開這個限制性的框框,事實上那只是兩根繩子,便在那對話說:在幹嘛呀?那麼費力的要擠破限制,可是事實上只是兩根繩子。因為前面在做掙扎狀,後面放鬆後發現就不過是兩根線。我覺得:嗯?這卡通還蠻好的,可以給兒子看,而且很有深度、對話很有意思。我想到以前看過(三毛譯的阿根廷漫畫)《瑪法達看世界》,這個要更好一點。我沒有想要加入或流下來,就要回房睡覺。

最後插播:「歡迎來到神的殿堂,光之蘋果。」

4. 插播夢和當觀察員的反而還比較精彩。

2009/01/13 10:00AM Double dream.

插播:一個旅館兩層樓高,地坪是白色,中央走道一些推行李箱的 waiter 過去。中央走道上一個中島,服務人員在調什麼在那灑灑灑,結果那些液體集中在他前面成一灘水,他就往裡面跳,再出來時變成窮兇惡極的惡魔。那惡魔還是古代皇帝的樣子咧,戴一個金黃色有流蘇的頭冠,還說什麼:給我弄來百萬元我就如何如何。

我聽到「百萬」,開始跳著想:美國的「百萬」跟台灣的「百萬」其實不一樣價值,不可以直接翻吧?他只要百萬就好,那實在是太容易了!

 

2009/01/17 10:15AM Dream. .

一個媽媽躺在床上,可能生病很久,他們是西藏人,有一個同樣看護她的像是台灣過去的,因為她穿明道中學制服。我被上面木樑擋著,所以只看到女兒過來丟給她一條毛毯,女兒好奇怪她說:「媽媽,妳再醒過來的時候,妳就披這個。」我在想不是睡覺才要披的嗎?後來女兒走了,留明道女生坐在一旁無靠背沙發上,弓著腳穿白襪子。

我在二樓天花位置,那有個口,一個木梯斜擺著通到床上。老媽媽眼睛睜大大嘴巴開開往上看,不知在講什麼,突然站起來。明道女生也抬頭往天花板看。老媽媽爬上梯,那像是一個閣樓中央挑空的有三層樓。但好奇怪她都是走跟樓梯相反方向,我右手邊有個樓梯是從上往下,可是她是從樓梯正下方往上走,剛好呈一個「X」交叉。

她上到最上面時,因為我在二樓跟姪子——感覺像我弟弟,她到第三樓時突然把電燈關了,「啪」一聲,嗯?好像驚動到我們了,所以我快要掉下去了,幾乎在樓版邊,它沒有欄杆,旁邊一堆雜物。我罵姪子,每次嚇死我差點掉下去,他回嘴說:「妳每次說掉下去也都好好的啊?

5. Dream of Clarity:我陸續夢到回康乃爾或回高中唸書,都代表我的心態是以前我修過,然後再重來修一遍。如果我回到高中或更低階的話,我會認為說:我都已經研究所畢業了,回來唸大學甚至高中,這種心態反映在修習佛法上,好像也應該是我以前都修過,而且修到比較高階,現在回過頭來再修這種一年級的課,顯然有點不大耐煩。特別是一些守戒什麼的生活戒律,我覺得我絕對不會犯,但夢中女學長還要我再看一遍。以前到底修到哪裡我也不知道。

2009/01/15 12:20PM Dream of clarity.

去一個地方長途跋涉的。先經過一個小學,之前有個印象工人在鑿石頭嗎?後來他們完成了,是小朋友畫的,因為它鑿的不是很規則的一條不平行線,他們就在外牆上面畫圖。它是轉角處,繞過去,一個老師在教小孩,教得好古,有陝西耶,什麼「重」——最重的,因為很重,隆重的意思,舉辦什麼典禮。

左轉過去穿過一個吊橋,王靜蓉正在帶學生,剛好下面溪水出海口,啊風景好漂亮!我跟王靜蓉說:「老師好!」她笑了一下,長得也不大像。我扒在欄杆上往下看,陽光照得溪水都是湛藍色的。再往裡頭走,嗯樣子變了而且有水泥掉我頭上,整個建築拆了。我看到一台清運卡車上標語:「蔣中正自拆自建」。剛好有兩三個女的來,我問她們,因為我要到上面的藏經閣,我常來,上次兩禮拜前看到有一些經書,(這次來)想拿。她說他們派了十八輛卡車已經全部載走了,將來這裡再修復,我說是不是再公開展示(經書)?她說會吧,然後鼓勵我:「啊我們期待有這一天哪。」

我沿路回去時不知哪一條,左邊吧。看到一個教堂正在舉行婚禮,台階上還擺了好多像非常平的方形的木框裡面放了些白色的花。不是這條,便往右邊過去,旁邊房子好像再辦喪事,二樓窗戶掛了很多橘色的方形的布——像人家「坎兒肩」、一個一個橘色綢緞的。下條巷子應該從這兒走。我好像被拉住了,因為巷子裡有天主教神父在那丟火輪圈(腳踏車輪胎大有火),除障吧。一個女的好像認識路便跟著她走,不過她又好像不大認識,因為快到巷底前一個右邊開口她要岔去像木材場的,我說:「不是啦,下一個。」我在那探頭探腦,我記得那個端點是有一個像廟的頭——小的水泥牌坊,沒有看到。

說完,她變成好像很資深的樣子,就講起我們有一個新生手冊上面有好幾頁規定什麼,她講到女的胸前放了幾個蠟燭——像油燈這樣,示威還是自殺。我看到插播:「你們沒有光明,那我就給你光明。」是這意思吧。(資深學姊)她叫我要看這個說明文字,我說:「我不至於會做這種事吧!」她一直叫我要看,我反問她:「妳新生的時候妳有看嗎?」她說她有,「好,妳有看那我就看。」

後來變搭公車,有點開過站,我們住的不過馬路這頭,我跟她講:「我們是新生哪,第一堂課安排在早上 05:40,我們要怎麼去?」她說:「妳們自己要想辦法啊。」「是啦,我是借到車沒錯(前一個夢跟學長借車,他本來不願意借,說坐計程車過去 30 塊美金。塞為了一堂課 30 塊),你們學會應該要關心一下新生,為什麼第一堂 05:40Cannot make it! 稍微關心一下我們感覺比較好吧?」

後來下車,她變成Betty了,叫她看站名,哦,「新心」站,94 路。跟她講剛剛那位女學長說的。後來過馬路後一直走,好像是Betty的住處,我說:「不是這,到我住的地方,泡咖啡給妳喝啦,我再跟妳聊一下嘛。」我還跟Betty說第一堂課 05:40 肯定是用來加分的,看誰有來就加分,所以一定要去。

Out-of-body Dreams (Dreaming):

1. 2009/01/06 出體前還有一個比較抽象的夢,我忘了。那時醒來時,我掙扎了一下,我想要不要起來錄音還是要直接出體?我想趁還沒有很醒的時候直接出體,也認為我隨後還會記得這個夢,它是一個蠻有意義的抽象夢

No. 372 2009/01/06(二)10:50AM (recorded 14'38"+52")    

出體很長。前面夢忘記了,醒來前最後一幕還看到天花板一個像氣球的上面數字一直在換。我趕快坐起來,已經看到了就沒揮手了。拉門出去,本來還不大確定,一出去看客餐廳全空的情況之下,便朝玻璃門衝出來。唸咒,後面又有點忘記,唸兩遍變成百字明,也是後面有點唸不順。後來唸唸,往下栽了。這過程中出現一些蠻幻象的影像,都是比較恐怖,所以我難免受到一點驚擾。所謂「恐怖」是說不大屬於我們這個世界的東西,不知道是什麼生物。然後,也不是什麼空間,受到驚擾就回到床上。

回到床上的時候,又趕快再出來,這我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是夢是醒)反正。這次床變好寬啊,我也是跟剛才一樣只有下半截微弱視力,慢慢摸到左邊下床,看到了(視力稍微恢復),再拉門出去。也不大確定,因為跑得很快我想應該是可以,到外面之後又不大對勁(通常要確定家具不對才能確定出體),因為我的餐桌比較靠牆,靠窗一排流裡台好漂亮啊!非常高檔,大理石檯面,而且窗戶是固定玻璃,整片是無縫的,白色捲簾拉到剩 60cm

我看到外面有一些很奇特的房子,面前有幾棟比較突出的房子。一片看過去斜屋頂居多,像是下雨過後的屋頂濕答答黑黑的,背光;每個屋簷都閃著水珠的晶光——就像 LED 一條,像是陽光反射。本來要朝習慣的玻璃門出來,層板架上有〈達賴喇嘛十問〉的 DVD 包裝盒,還有其他東西都蠻熟悉不過順序被放亂了,看了眼還是決定從餐廳這頭出來,也沒有要繼續看。

因為剛剛蠻恐怖的,我不想唸咒了,想去找朋友。就一直很仔細地想那條巷子的樣子,結果出現在一個人家裡,簷下的 deck,下面有三個小朋友在做功課。左邊看上去有幾棟現代房子,我爬下來右邊則是山麓往下,他們家種一大堆植物,蠻難爬的,出來院門後往回頭走上一條斜坡石頭路,頂上站了一個警察和幾個人。覺得腳下刺扎扎的,而且走斜坡上來還會喘耶,還真神奇!

終於上來之後,對面好像是一個 museum——展場,還要再上面,我看我右後有橫個招牌看板,一個男的跟著我在那看。我好像很熟噯,寫的很奇怪的字,白底三個黑字,感覺有點像日文的漢字,非常粗的毛筆字體,線條端點都鬚鬚的那種——毛筆破筆的寫法。三個字我忘記了,其中有一個像馹站的馹還是駝。「我看過這,我來過。」我說,然後他就在跟我講第二個字,有四個口,像個「器」但還要複雜一點。我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累,可能我爬個上坡上來覺得好累,就乾脆躺著繼續看那個看板招, 我躺著感覺像沈進鬆散的流沙中。他後來就坐我面前,叫我坐起來。

我一坐起來就換了一個空間了,在室內,跟他隔個 60cm 深的桌子對坐,他身後牆面貼了四個美兆健診的圖樣,不知道他是搞什麼醫療的。他是一個作者,他還有一個弟子在一旁。他認識我、他知道,他說,他來這邊總共被給了兩個名字,可以幫忙他,其中一個是女的名字,他本來以為沒有這個人,不過真的是叫石曉蔚。他好像想出書,他說如果不出點書,他怎麼介紹他自己、說自己如何如何呢?我說:「是啦,我是可以幫忙,這方面我還可以。」可是我一直以為他以為我是日常狀態,就是他其實是個夢、我是出體,他跟我講好久。……。

後來實在是他講太久了,我跟他說:「我要走了耶,而且我現在沒有辦法幫你做這件事情,我可能……」他說:「好,那妳再來呀。」我說:「我怎麼再來?你給我地址啊?」他就給我指看門上有一條不袗門牌地址,剛開始看像和平東路二段,再看就變了,變成不可辨認的字體。他叫我晚上來,「幾點?」「十一點。」我說:「十一點我還沒睡耶。」「ㄏㄚˊ妳從早上六點睡到十一點?」「不是,我從兩點半睡到十二點。」另外有個人說:「哦,這樣還差不多。」我說:「不然三點啦,三點可以啦。」我後來了解他要我睡覺的時候來。

好吧,我就走出來,寬寬的街道都沒車子黑黑的,就朝端點飛出來。飛出來後唸咒,本來是垂直的,慢慢變成水平,而且腳本來要很費力才合十,所以後來我就算了,隨那個力量要怎樣就怎樣,……。後來就回來了。

 

No. 373 2009/01/22(四)08:40AM (recorded 06'34")   

最後的時候,兒子把我吵醒,所以我覺得(睡覺的)身體抖了一下,就被拉回來的。 

前面在一個夢裡搭計程車去捷運站,從左邊下車的,進了捷運站才想到我是不是還有一個袋子啊?嗯,想不大清楚。走到裡面的時候,我想我在這裡幹什麼啊,我可以出體吧?這是很清楚的感覺。看到我的咖啡色圍巾被丟在地上還有手套,有點沾到灰塵,我把圍巾撿起來。從入口下來是一個斜下坡,還有一段距離,便朝上飛出來,邊飛邊把鞋子脫了。 

風還不錯,來唸咒,後來我才發現我一直在重複的是祈請文。因為狀態好像是在一處環場裡面繞,這個過程蠻長的。剛開始是唸咒嘛,本來空無一物時把身體放得很鬆,我想成一整體好像在環抱什麼。這次都沒有往下掉也沒有任何不舒服,覺得還不錯,所以我就玩自己更大一點。好像合十的手朝上,然後指到下,就是一條中央能量線,但我不是這樣指的,我忘記怎麼指的。或者這不是我有意識的動作,我現在一點都沒印象。我在比的時候完全是亮的環境,是灰灰白白的場景,不大像以前都是摸黑,我手相觸可以感覺到是我手的質感,但是沒有看到手。 

後來發現在唸的是祈請文,出現在一個室內環場,中央有一個圓形的構築,在那做環形大繞場,都是模糊不算成形的場景。因為前面比手勢了以後,我就想乾脆比大一點,我好像就在跳舞了。感覺肢體有點僵,不大靈活,因為我坐在一個椅墊上,它是一個 U 形包布厚約三公分,我感覺深藍色的,剛好環抱我的臀部,所以就好像坐在椅子上舞蹈有點呆啦。再回過頭來唸咒。

慢慢看到那是一個大中庭,配置左上方有個出入口有個人,也開始有人進來。是不是有天窗啊?反正氛圍都還是蠻霧的,也不是看得見看不見的問題。我等於坐在椅子上吧,去摸才知道坐的是一個椅墊,彎腰去摸腳邊、腳跟摸都沒有。最後在椅墊的下方,才摸到兩隻手,這時我睡覺的的身體抖了一下,唉,醒來立即聽到兒子從廁所走出來的腳步聲,我知道被他吵醒了 

這次的風非常的溫馴,還蠻舒服的,不會像以前那麼狂暴,所以我本來手腳合十決定打開、完全手腳敞開這樣,隨便它把我怎麼帶。那風是微微溫溫的,柔風一直在四周,我想蓮師還有 上師就在我面前一個很大的量體——就是一個大能量團,心念與之合一。

補述:那時坐在椅子上跳舞是想要獻舞,而且我想我以前肯定跳得更好,但是為什麼坐了一個椅墊呢?

 

補述:早上有些清晰的夢,尤其我七點多醒來,好一會才睡著,夢中馬上知夢而出體,但最後我終於摸到兩隻手時,感覺睡覺的身體抖了一下,瞬間回體時聽到兒子從廁所出來的聲音,唉呀真是的!兒子不記得他有起來上廁所,因為我醒後乾脆起來打電話到公司,兒子這時才起來上廁所,我想他並不會 08:40 跟九點多各起來一次,我聽到的腳步聲是如此清晰,因為我還叫他不要沖水,用浴缸的水沖,因為馬桶的水管埋在我房間的隔間牆,那是水泥板輕隔間,會有聲音。這實在太奇怪了。

 

No. 374 2009/01/28(三)12:42PM (recorded 03'13")   

我在唸咒,有點睏的時候,我就馬上下床,揮揮手,視覺影像時有時無,拉開房門到客廳,隨後影像就消失了,不過我還是朝著玻璃門飛出來,唸咒。

唸的時候,本來沒多想的,不知為何就在翻筋斗,往後整個繞,也沒很大啦,反正我好像踢到天花板了,好像紙糊的一樣,我身體攪進去也沒有什麼實體感,因為我不想理它。……

……。隨後不久我也退場了。

Dream/Real-world Check List:

日期

夢事件節錄 (醒來時間)

日期

現實事件

01/03

12:45PM. 跟「SeenNet 去改善這一端」(醒時)。

03/23

SeedNet 主機故障,斷訊十幾個鐘頭。聽說是跟遠傳合併之故。

01/04

09:15AM. 插播:原設計師是男的,在講他設計提案(地下室)可不可以有些新的用途。

01/18

路過一間由室內設計師設計的咖啡館,店長說這位設計師想給地下室一些用途及創意。

01/05

05:40AM. 看到他們在弄主牆裝飾。他拿些乾的樹枝當裝飾。

01/18

路過一間由室內設計師設計的咖啡館,店內用乾樹枝當裝飾。

01/07

09:00AM. 回前設計公司幫忙。經過讀書陳列區碰落一堆卡片,檢起來說:「哇,你們現在賣卡片了!」

01/18

在一間由室內設計師設計的咖啡館,看到陳列一些卡片,店員介紹是寄賣品。

01/09

01:20PM. Neal 扛瓦斯跟我上樓。

02/20

聯合報〈瓦斯行老闆之子 李宗盛變成歌壇大師〉「瓦斯行老闆之子」李宗盛,示範扛瓦斯的專業姿勢

01/10

01:00PM. 文字型的,在放映什麼,一個什麼帶一個圓的,很難描述。後來看配樂字幕,有愛的什麼。

03/11

Joyce 寄來郵件:涅瓊.秋寧喇嘛導演的《密勒日巴03/27 上映。電影海報是圓的紅色光芒。文案寫:以大愛化解仇恨。

01/12

04:15AM. 喇嘛問誰把螢光燈管吊這樣?有人說是「陶大偉」問我認不認識,我沒看到他便說:「我不認識。」 

01/18

路過一間由室內設計師設計的咖啡館,進去瞧瞧。店長問我認不認識這位設計師,我沒看到他,便說:「我不認識。」 

01/13

08:20AM. 在家店見到高中同學,她說他在泰國工作,兩禮拜回來一次。

03/14

大學同學會,其中一位在越南炒地皮,從事地下經濟活動,兩禮拜回來一次。

01/13

11:45AM. 「白鷹」說那小孩不錯就是不像他,我問那小孩誰的,他說是他的。我說:「沒事生那麼多個幹嘛?」

01/18

朋友生兩個小孩了,我覺得太多了。

01/15

10:50AM. 插播:「新改的 7-11」。女老闆其實我不是很熟,進去看她改的。

02/14

常去的 7-11,遷移至附近重新開店,之前有跟去看改裝的樣子。

01/17

11:25AM. 我拿本子敲一女的說:「妳到底有沒有接受過教育,唸到什麼程度啊?」

02/02

本公司宅男全都不認識「女王」。我覺得她不能跟王文華相提並論,王文華起碼還是台大外文系畢業、史丹佛大學企管碩士,女王混哪個學校的啊?

01/23

08:40AM. 同事在講說管理員天花板怎樣,房間不是很好,要來幫忙整理。

03/07

佛法中心天花板漏水整修完畢,簡訊通知大家去打掃幫忙整理

抽象夢 Abstract Dreams:

2009/01/02 05:15AM. 「利大於弊行者」。

2009/01/02 09:00AM. 「……這是錯的,後面還個雨傘……」

2009/01/03 06:23AM.「歡迎來到神的殿堂,光之蘋果。」——最後插播。

2009/01/03 12:2PAM. 插播:一個反射的光,是好像太陽能版,有的是反射可以繞,有的反射長的(波)、有的反射短的,我想跟反射面的設計有關。

2009/01/04 10:55AM. 插播:「簡弟樂」。

2009/01/05 06:50AM. 在唱歌:「一點寂寞……,一點……」,被吵醒。

2009/01/07 06:55AM. 「畢竟世界不那麼精確和安全」。(醒時)

2009/01/09 04:20AM. 「那本一定要還我。」有個男的在講。(醒時)

2009/01/13 12:10PM. 「他光陰很短,與光明有關。」那時在講夢瑜伽,也是一個人在口述。(醒時)

2009/01/14 05:25AM. 有一個主角中間曾經 miss 掉,發生什麼事,在講回來重頭開始,然後把那個扣掉。是這樣講的,不過我忘了。

2009/01/15 07:20AM. 在想南開諾布說的清明性的男女顛倒(側臥,男右側臥、女左側臥睡)這件事,好像在看……謄稿還是我寫的文字稿。

2009/01/17 04:00AM. 收到一個文件還是我在摘,反正要查一下,因為上面寫什麼一些重點,後面有個佛,要注意什麼,結果看了一下,都是好的意思啦。插播:「Budha Nature」。 

2009/01/17 10:00AM. 插播:跟拍戲有關。是 DL 喇嘛,他說離開西藏的時候,他很想擁抱物質世界,不過後來這個經驗可以加強他對於禪定修行的堅定的信心。經過一晚的秋夜的禪定,他們做了一個什麼酒,更好喝的。

2009/01/18 10:40AM. 「最後被你放鬆下來」。(醒時)

2009/01/19 11:08AM. 「難道燙手為謎題,還要我找給他?」(醒時)

2009/01/21 08:58AM. 「維納身邊」。(醒時)

2009/01/22 11:05AM. 最後插播:這是在軌道上沒有辦法快或慢的,也沒有辦法脫離,如果你在軌道上倒下來的話,那它會陪你睡幾個鐘頭。

2009/01/24 10:50AM. 「燈脈能夠與共」——最後插播。

2009/01/25 04:40AM. 很抽象。是最後才發現到一段中間是一個變影像了,一個禪坐的,佛像。出來回去對照原來或是來源,不知道是哪裡有這個樣子的打坐的佛像嗎?好像是某天的有一個佛像。本來不是這樣寫的,也不是要修「止」,就是那一天要修「止」。

2009/01/27 12:20PM. 插播:「一樣含流星,全部都怪罪在所有女人身上。」

2009/01/27 11:40AM. 室內,一群外國人看到一隻狗,牠叫了一聲,他們就叫牠「Echoechoecho。」意思是:有種再重複啊! 

2009/01/28 06:40AM. 「一切都是幻境」。(醒時)

2009/01/28 01:15PM. 「你要把氛氣放輕鬆」。(醒時) 

2009/01/29 05:05AM. 「這個叫做空性慈悲啊!」(醒時)也不是夢到,聽到。

2009/01/29 11:50AM. 「意思就是說,他可以自由自在離開城堡」。(醒時)

2009/01/29 12:25PM. 「能——量——平——均」。一個字一個字唸。(醒時)

2009/01/29 12:40PM. 「純粹XX要來拿的」——最後講的。

2009/01/30 10:50AM. 「會有一種祥和的象徵」。(醒時)


Copyright © 石曉蔚 All rights reserved.